戴建業:憑什麼主宰別人的生命和生活?——柬埔寨旅遊雜感之二

我的小學和中學都是在文化大革命中混過來的,一提起那場“史無前例”的荒唐運動,我至今仍然本能地反胃。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天天以野菜充饑,但在外面必須口口聲聲說自己“長在紅旗下”,聲稱日子像“倒吃甘蔗節節甜”;正是求知的時候,天天只能看那種“一句頂一萬句”的“紅寶書”,還時不時批鬥給自己傳授知識的老師——我的肚子和腦子長期處於饑餓狀態,生理和心理上都嚴重營養不良。當然,在所謂“三年自然災害”中沒有成為餓死鬼,在文革中沒有成為刀下鬼,我可能要算是那個歲月裏的幸運兒。那時候,解放三分之二受苦受難的人類最讓我們掛心,中國是世界革命的中心最讓我們自豪。我們的偉大領袖不斷向世界輸出革命,柬埔寨紅色高棉的“偉大領袖”波爾布特,就是中國人民偉大領袖的“好學生”。波爾布特這個柬埔寨的“大救星”,也讓柬埔寨人民有幸分享了共產主義革命的“幸福”。

七月三號,我們旅遊團參觀了位於金邊市郊的監獄博物館,這個監獄博物館就是波爾布特留給世人的“傑作”。1975年,波爾布特的衛兵占領金邊Tuol Svay Prey高中後,便將它改建成“21號安全監獄”,很快它就成了全國最大的拘禁和拷打場所,這就是後來臭名昭著的“S-21集中營”。從1975—1978三年多時間裏,有17000多人從這裏帶到鐘屋殺人場處決。

進門入口處就能看到14座墳墓,從介紹才得知這是越南軍隊逼近金邊時,最後被折磨致死的14名囚犯的墓地,墓地旁邊有英、法、高棉三種語言的簡介。一號囚牢前面樹有“管理條例”,其中有幾條是這樣說的:“1\You must answer accordingly my questions , Don’t turn away. 2\Dont be fool for you are a chap who dare thwart the revolution. 3\ While getting lashes or electrification you must not cry at all. 4\Don’t tell me the your immoralities or the essence of the revolution.”從這些囚犯的管理條例就可以看到,任何囚犯都沒有申訴解釋的權利,任何申訴解釋都是狡辯抗拒;即使被鞭笞和電擊的時候,也不允許囚犯們哭喊;審問者和折磨者都是革命的化身,囚犯們都是應被“革命”的對象;囚犯們不能誇耀什麼自我犧牲,不能侈談什麼自己革命的本質。

原來學校裏學生們鍛煉身體的高低杠,改成了拷打和絞刑支架;原來學生們洗手的水缸,成了溺斃和悶死囚犯的刑具;原來學生上課的教室,隔成了很多很小的囚室;原來便於上下的教學大樓,層層都安了密密麻麻的鐵絲網;原來明媚敞亮的學校,變成了陰森恐怖的集中營。看看每間囚牢那些折磨拷打的刑具,想想每個囚犯被折磨拷打的野蠻程度,我估計大多數囚犯最大的願望可能就是但求早死。我奉勸那些心臟不好,或那些心腸太軟的朋友,最好不要到這座監獄旅遊。我們在電影《紅巖》中見到的腳鐐,囚犯還能慢慢地挪動雙腳,“21號安全監獄”中的腳鐐讓囚犯不能站立,雙腳完全無法伸縮動彈。紅色高棉領導人都是一些施虐狂,可能折磨囚犯能夠給他們帶來極樂快感,所有囚犯在受刑前後都要拍照。監獄裏的男女囚犯都留有黑白照片,這些照片上的男男女女幾乎都遭殺害,只有七個人因身懷監獄用得著的一技之長躲過劫難,其中有一位幸存者現在是監獄博物館的門衛,我們進門時他還和我們打招呼。

這裏的囚犯最後被處決的鐘屋殺人場,沒有德國納粹集中營中那種現代化的殺人工具,甚至沒有電影電視中機關槍掃射的殺人場面。偉大領袖為了節省子彈,囚犯們經受各個階段的折磨拷打之後,或者從後腦勺敲死,或者直接割斷喉嚨,施刑工具都原始的木棍、鐵棒、彎刀、鐵鍬。比起德國納粹的毒氣室,這裏殘酷的程度可能有過之而無不及。

“21號安全監獄”開始是囚禁共產主義的敵人,包括資本家、地主、小商人、與前朝政府有染的人、與西方有聯系的裏通外國者,這個政權喪心病狂的時候便進行自我毀滅,大量清洗柬共內部的同志,無情清洗異己是所有共產黨國家的“光榮傳統”,柬共把這一傳統“發揚光大”,連這兒施刑者和劊子手的後代,也被他們的接替者全部殺光。我們的領袖準備進行內部清洗之前,就開始制造防止“革命隊伍變修”的輿論,波爾布特著手清洗之前,也聲稱“革命隊伍沾染了細菌”。被害者中除寥寥可數的幾個外國遊客外,絕大多數都他們自己人,他們像屠宰牲畜一樣殺害自己的同胞。

波爾布特這些魔鬼憑什麼主宰自己同胞的生命和生活?

為了實現偉大的共產主義理想!

為了快步進入共產主義,盡快將柬埔寨改造為不分任何階級的社會,紅色高棉在兩天之內把首都金邊變成了一座空城,把所有男女一夜都變成了農民,把所有居民一夜都變成窮人。紅色高棉將金邊解放以前生活在農村裏的農民稱為“舊人”,而那些在城裏謀生的市民們則是“新人”,“新人”必須到值得信賴的“舊人”中間去接受改造。能說英語、法語、德語和其他外語的人,能寫作和思考的人,甚至那些戴眼鏡的人,一經發現統統都將被殺害。他們的中國老師通常都是對知識分子進行洗腦——社會主義思想改造,這些青出於藍的學生則直接把知識分子幹掉。他們廢除了貨幣,廢除了婚姻,廢除了家庭,關閉了學校,所有人都在人民公社裏勞動,而且不得在人民公社食堂外用餐。最後這條規定其實完全多余,那時人民公社食堂之外你也找不到別的餐館。紅色高棉統治不到四年時間,柬埔寨人口減少五分之一以上。波爾布特不需要另建那麼多監獄,整個柬埔寨就是一座恐怖的人間地獄,所有柬埔寨人民都是他的囚犯。

波爾布特聲稱要把柬埔寨建成共產主義的天堂,最後他把柬埔寨變成了人吃人的魔窟。我們的導遊是一位名叫李偉的柬埔寨華人,他說自己的一個哥哥在紅色高棉時期餓死,死前他全身水腫,葬後第二天他屍體就被人偷走。他母親見此慘狀想一死了之,後來是因為還有更小的兒女需要哺養才忍辱偷生。小李說偷吃死人屍體那時很普遍,有些死人剛下葬不久,屍體就被刨出來割下人肉留下人骨。很多年以前聽老人說我國“三年自然災害”時期,國內也有人吃人的現象,我一直不敢信以為真,導遊李偉使我確信“人吃人”的現實:那些下層餓鬼吃別人的屍體,那些上層領袖“吃”國家的活人。

如果波爾布特及其追隨者都像其他人一樣,到農村去每天勞動一二十個小時,每天只喝兩頓稀飯,我們會覺得他們只是一夥被意識形態洗腦後的瘋子,為了實現遠大理想而折磨自己和他人。但是他們集中全國的土地、財產、資源以後,在河邊、海邊建高檔別墅,他們只是強迫別人為共產主義獻身,自己則在花天酒地中鬼混。他們視別人的生命為草芥,而他們自己後來卻在叢林中茍且偷生。紅色高棉副總理英薩利在他起草的一份文件中表示,“‘新人’們毫無價值,失去他們我們毫無損失”。史料載,“在波爾布特執政期間,其家人存在獨裁掌權現象。其妻子喬藩娜莉時任柬埔寨全國婦聯的領導人,其妻妹喬蒂迪則任社會運動部部長,只有高等小學畢業文化程度的喬蒂迪女兒則擔任柬埔寨最先進的一家醫院的院長。而這對姐妹同時也是喬森潘的表親。”

我不認為波爾布特等人犯下的種族屠殺罪,是因為他們有意識形態的偏執狂癥,假如是共產主義的狂熱信徒,他們也應像其他人一樣到田間勞動,也會像別人一樣成為一個新式農民。他們病態地殺害同胞,是因為他們心理的陰暗,在殺害同胞過程中他們有一種主宰他人命運的快感。從斯大林、齊奧賽斯庫、米洛舍維奇、金日成、金正日……一直到大家都熟悉的那些所謂“革命領袖”,都是一些被權力欲腐化了的邪惡獨裁者,他們絕對不相信自己嘴上說的那些共產主義,這一切只是他們隨意殺害別人的借口而已。所有為共產主義奮鬥獻身的人們,最後換來的差不多都是獨裁者的天下,甚至就是赤裸裸的家天下。不是將政權傳給他們的兒子,就是傳給他們的弟弟,或者傳給他們同夥的後代。當年那些熱血兒女誰曾料到,播下龍種,收獲跳蚤?

不管以什麼名義,不管為什麼目的,任何人都沒有權力主宰別人的生命和生活,只允許別人過指定的生活,只允許別人相信指定的思想,這種被指定的生活絕對是豬的生活,這種被指定的思想絕對就是不讓你思想。只允許人民擁護,只允許人民愛戴,只允許人民支持,像波爾布特這樣的政權,絕對是世上最邪惡的政權。雖然希特勒屠殺的多是外國人和猶太人,波爾布特屠殺的多是自己的同胞,但在邪惡殘忍這一點上,波爾布特與希特勒兩個惡魔不相上下。

柬埔寨紅色高棉政權,是中國紅色革命政權的血腥翻版,我們的領袖一直是波爾布特強大的後台。波爾布特上台後肆意殺害華僑,波爾布特倒台後高棉人又極度仇恨華僑,這個政權肆虐時華僑被害,這個政權崩潰後華僑被欺,可憐的華僑裏外都不是人。導遊小李在車上不斷給我們講柬埔寨華人的血淚史。身為中國人,我覺得愧對自己的兄弟,愧對柬埔寨鄰居。

無數冤魂的白骨,無數無辜的鮮血,無數民族的災難,但願能幫助後人揭穿竊國者的醜惡嘴臉。別被那些野心家鼓動,別相信那些迷人的謊言。離開“21號安全監獄”時,我對旅遊團的同伴說:“自稱偉人的肯定是小人,自稱救星的肯定是災星。”(收藏自愛思想網站)

Views: 7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