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 Blog Posts (27,305)

維基百科·後真相政治

後真相政治(英語:post-truth politics)是一種政治文化,亦是當今國際出現的一種新趨勢。該詞首次出現在1992年美國劇作家史蒂夫·特西奇(Steve Tesich)發表在《國家雜誌》(The Nation)的文章,在2016年美國總統選舉以及2016年英國去留歐盟公投事件期間變得普遍[1]。所謂「後真相」,是指忽視真相、不顧事實的委婉說法。後真相政治是「事實勝於雄辯」的相反,即是「雄辯勝於事實」,意見重於事實,立場決定是非;人們把情感和感覺放在首位,證據、事實和真相淪為次要(甚至毫不重要);政治人物說謊,不再是為了瞞騙,而是鞏固目標群眾的偏見,換取共鳴與支持[2][3]此外,主流媒體的政治偏見,民眾及政治人物不再信任媒體的報導,是造成後真相政治出現的主因。…

Continue

Added by TV Plus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1pm — No Comments

凱特·肖班 葛林:一小時的故事

大家都知道馬拉德夫人的心臟有毛病,所以在把她丈夫的死訊告訴她時是非常注意方式方法的。

是她的姐姐朱賽芬告訴她的,話都沒說成句;吞吞吐吐、遮遮掩掩地暗示著。

她丈夫的朋友理查德也在她身邊。正是他在報社收到了鐵路事故的消息,那上面“死亡者”一項中,布蘭特雷·馬拉德的名字排在第一。他一直等到來了第二封電報,把情況弄確實了,然後才匆匆趕來報告噩耗,以顯示他是一個多麽關心人、能夠體貼入微的朋友。

要是別的婦女遇到這種情況,一定是手足無措,無法接受現實。她可不是這樣。她立刻一下子倒在姐姐的懷里,放聲大哭起來。當哀傷的風暴逐漸減弱時,她獨自走向自己的房里,她不要人跟著她。…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1pm — No Comments

小芸·一夜平安覺

沒有人比我更喜歡旅行,因公或是因私,步行或是坐船,我都不在乎。任何時任何地方我都很樂意去。但是現在,我正坐在火車站的候車室里,詛咒著離開家的那個壞日子。

理由十分簡單,我的火車將晚點三個小時。我喜歡旅行——但我討厭等待!忽然,我有了個主意,為什麽不改乘長途汽車呢?我正要沖出候車室,一個服飾整齊的老先生一把拽住了我的胳膊:“年輕的女士,在趕長途汽車之前為什麽不先看看時刻表?”我張大嘴吃驚地望著他:他如何知道我的心思?沒容我吐一個字,他又笑著說:“你很奇怪我怎麽知道你的計劃是不是?你看,我的火車也晚點了,我也動了同樣的念頭。但是過去的經驗告訴我,出門在外時,頭腦太靈活往往得不償失。願不願聽我談談如何得此經驗的?愉快的談話能打發時間,在你知道這點之前,你的火車恐怕早到站了。”好吧,事實上我很喜歡聽故事,所以是不會拒絕的。

一俟我坐下,老先生便開始了他的故事。“你看見了,我帶著幾個照相機,我是個職業攝影師,幹得不壞,能自由選擇何去何從。但在我年輕的時候,情況可大不一樣。我必須接受給我的工作。那一年,我的主要工作是在奧地利冬季奧運會上攝影,我沒日沒夜地幹了8天。…

Continue

Added by Scarborough 黃岩 on October 13, 2018 at 1:40pm — No Comments

藍野詩選·關機

關機

關機,關機

關機

你撥打的用戶現在已經關機

請稍後再撥

關機,你關不住

運河裏流淌的水,關不住

京滬線上奔馳的火車,關不住

北方來的風,關不住…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October 13, 2018 at 1:39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不欠》仇不須記,恩不可忘

「仇不須記」這話我是很容易說得出口的,主要是不覺得跟誰有什麼仇怨,也許人家認為有,我卻不認為有,這是各人的觀點與角度問題,亦與性情有關。有些人喜歡大事化小,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人卻喜歡小事化大,芝麻綠豆的事也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仇怨多了。

我自然有我憎惡的人,不過憎惡不同仇怨,對於憎惡的人,見不到便忘了,心裡一樣沒事,仇怨卻是盤繞在心中的事,比憎惡更嚴重一層。

說起來,我沒有憎惡的女人,倒有幾個男人是我相當憎惡的,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對不起我,只是時辰八字不對,見之便憎之惡之,嫌他們小氣自私、諸多做狀,是很主觀的憎惡,也許有很多入覺得他們很可愛也說不定,不過不順我眼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October 12, 2018 at 1:05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不欠》仇不須記,恩不可忘

「仇不須記」這話我是很容易說得出口的,主要是不覺得跟誰有什麼仇怨,也許人家認為有,我卻不認為有,這是各人的觀點與角度問題,亦與性情有關。有些人喜歡大事化小,小事根本不放在心上,有些人卻喜歡小事化大,芝麻綠豆的事也放在心上,那麼自然仇怨多了。

我自然有我憎惡的人,不過憎惡不同仇怨,對於憎惡的人,見不到便忘了,心裡一樣沒事,仇怨卻是盤繞在心中的事,比憎惡更嚴重一層。

說起來,我沒有憎惡的女人,倒有幾個男人是我相當憎惡的,不是因為他們有什麼對不起我,只是時辰八字不對,見之便憎之惡之,嫌他們小氣自私、諸多做狀,是很主觀的憎惡,也許有很多入覺得他們很可愛也說不定,不過不順我眼而已。…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October 12, 2018 at 1:05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不欠》自用金句

很多不開心的事是本身的性格造成的,例如敏感、獨佔欲強、善妒、好勝、過分要人寵愛、受不得批評、太過純情、容易被人欺負等等……幾乎可以說,每一種性格,都是有弱點的,當發生的事和人際關係「與性格不符」時,我們便不開心。

我自用的金句之一是:「只記住朋友的好。」

這個金句很有效,我當然想朋友最疼我、對我最好,但發覺並非如是時,免不了傷心一下,不過,與其愈想愈不開心,倒不如記住朋友曾經對我怎麼好。人不能太鑽牛角尖,凡事都要百分之百滿意。要是放縱自己對人的不滿情緒,只往朋友對自己不好的地方去想,那便很容易恨盡天下所有人,自己弄到沒有朋友的地步。要是每生氣時便只想朋友的好,惱意自消。

另一個金句是:「伸手出去找溫情。」…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October 12, 2018 at 12:57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不欠》完美?開心好了!

大概沒說過「我是個追求完美的人」這句話。

世上沒有什麼是完美的,所謂追求完美,不外是盡自己能力做到最好而已,你所做得到的完美,在能力較高的人眼中可能是不完也不美,你拼了小命所做到的一百分,在天賦較好的人眼中可能只是舉手之勞。

所以,懶得談完美。

其實,有缺陷的東西也很可愛。

不用說別的,我們自己所愛的人一樣充滿缺陷,說只愛完美的人其實不知道想愛什麼,也放找遍天下也無事可愛。

我覺得,開心便夠了,開心比什麼都好。…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October 12, 2018 at 12:57am — No Comments

日本現代詩人木下夕爾(Yuji Kinoshita 1914-1965):鄉下的一張桌子

鄉下的一張桌子上

乾草色的時光

燃燒在我身邊。

蜜蜂嗡嗡叫

在一鍋的憂傷裡煮著我。

啊!在把我慢慢煮。

註:詩人從名古屋大學藥劑系畢業候就在老家經營家傳的藥店,但從高中時代就對詩歌感興趣,經常發表詩歌在詩刊,日後他創建“木鞋”詩刊社。他的詩歌在傳統的自然背景下表現現代人的敏感。

Added by 摘星 on October 12, 2018 at 12:18am — No Comments

郭沫若《百花詩》向日葵

我們當然沒有牡丹那樣高華,

但和死不了一樣是到處開花。

老百姓們誰個不知道向日葵?

我們是向著太陽,也向著農家。

這麽大的花在植物中可少有,

像動物中的鯨魚,並同樣出油。

我們的植物油你可不要藐視,

促進工業化,才好趕上約翰牛。…

Continue

Added by 開篷樂勢力 on October 11, 2018 at 8:13pm — No Comments

郭沫若《百花詩》百合花

“百合花敵賽過所羅門的榮華”,(註一

兩千年來我們就喜歡這句話;

並不是要表示我們自高自大,

猶太國王所羅門到底算得啥?

但我們在老百姓面前不敢自誇,

是他們把我們栽培,使我們長大。

我們是要體會他們的獻身精神,…

Continue

Added by 開篷樂勢力 on October 11, 2018 at 8:11pm — No Comments

露易絲·海《我的哲理》

我們的生命經歷,完全是我們自己造就的。

我們的一思一念,都在創造我們的未來。

最富有力量的是“當下”,而不是過去或將來。

每個人都受到自我憎恨和內疚的傷害。

每個人最後的防線都是“我不夠好。”這只是一個念頭,它是可以改變的。

我們創造了我們身體的每一個稱為“疾病”的東西。

怨恨、批評和內疚是最具有害的心理模式。…

Continue

Added by Baghdad Janim on October 11, 2018 at 6:48pm — No Comments

林子·多峇湖

到印尼棉蘭參加“蘇北文學節”,順道遊覽了多峇湖。

通往馬達山多峇湖的山路崎嶇難行,九曲十八彎,僅100多公里的路程,車子竟顛簸了將近6小時才抵達目的地。

晚風迎面吹來,暑氣全消。 舉目遠眺,遼闊的多峇湖面平滑如鏡,周圍峰巒環抱。



瞬間,落日余暉染紅了半邊天,將湖水映得閃閃發光,微風撩起輕波,增添了湖水的動感。 此刻,多峇湖猶如一位披上金縷玉衣的絕代佳人,風情萬種,嬌美得懾人心弦,頓把路途上的疲勞都拋往九霄雲外了!…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October 11, 2018 at 5:01pm — No Comments

陳清葉·峇淡島之旅

我們來回峇淡島的行程,都是乘搭安全舒適的遊艇(Batam Fast),船艙座位分為上下兩層,乘客可以任意選擇座位。從新加坡海港碼頭出發,大約1個小時就可以抵達目的地——印尼的Sekupang 碼頭(下图)。兩地的交通非常方便。





12月18日…

Continue

Added by Sogno Realtà on October 11, 2018 at 4:50pm — No Comments

羊令野·紅葉賦

我是裸著脈絡來的

唱著最後一首秋歌的

捧出一掌血的落葉啊

我將歸向我第一次萌芽的土

風為什麽蕭蕭瑟瑟

雨為什麽淅淅瀝瀝

如此深沈的漂泊的夜啊

歐陽修你怎麽還沒有賦個完呢

我還是喜歡那位宮女寫的詩…

Continue

Added by 文學 庫 on October 11, 2018 at 12:12am — No Comments

羊令野·竹韻

蕭疏的竹影
賦除了秋詩裏最精致的句子
那是一首激情的月光裝飾的秋歌
讓向晚的風重復的朗誦
仿佛是箏
仿佛是瑟
調弄悠悠杳杳的和音

Added by 文學 庫 on October 11, 2018 at 12:11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小百姓》反葛柏

香港的電視新聞節目,以報告新聞為主,時事評論則不多見,在外國,時事評論卻佔很大的比重。很多新聞,單是讀給觀眾聽是不夠的,那只能傳達出最表面的事實,而未能給予深入的分析與研究。

例如政府票控在摩士公園參加捉葛柏運動的學生,為什麼政府要這樣做?學生們的反應如何?那是在新聞報告節目之內所不可能包括的。新聞報告是一個客觀,甚至客氣的節目,時事分析卻是個可以主觀可以不主觀、可以客氣可以不客氣的節目,性質如何,在乎主持人的作風和電視臺的保守或開放。

我想起一位紐約ABC「Eyewitness News」(目擊證人新聞)節目的主持人謝立都·韋華拉(Geraldo…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October 11, 2018 at 12:10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小百姓》民族自尊

有幾位電影明星到廣島拍電影,適逢廣島人民原子彈死難紀念日,日人群集悲悼,那幾位中國影星亦潸然淚下。有人批評他們不應該為日本人而哭,因為為了日本的軍國主義,我國死了四千萬同胞,比廣島犧牲的人多上很多倍,但是生靈塗炭,無論是哪一個國家的人,都是令人傷心的事。

我沒有看見過戰爭,但是翻開近代史,我國所受的恥辱令我痛哭失聲,我並不鼓吹民族主義,我夢想天下大同,但是當我們願意與人家「大同」而人家不與我們「大同」之時,我們唯有暫時歸回到狹窄的民族主義。

日本對我國的侵略雖然不是這一代日本人的罪過,但是我相信民族性是天生的,上一代和這一代不會有截然的不同。在歷史上,日本侵華罪無可恕,展望將來,我希望中國不會再讓這種事情發生。…

Continue

Added by Sena Wang on October 11, 2018 at 12:10a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 孔雀

上帝啊,我來了。喲,這些音樂是為我奏的吧?當然,我相信除了我也沒有別人配聽這些音樂。

說起音樂,他們還以為是為大耳朵的動物造的,其實,凡是聰明的人都知道,音樂是為有尾巴的動物預備的。上帝啊,我感謝你,因為我不像那隻非洲象,白白地長了那麽大的耳朵,那麽長的鼻子和那麽突出的牙,卻只有那麽小小的一截尾巴。我想你一定不喜歡它吧?我猜如果它再不悔改,恐怕連一小截尾巴都保不住了!

至於我,上帝,我感謝你。我的尾巴是最好的料子織的,花樣也最華貴大方。我最看不起長尾雞了,拖了那麽長那麽鬆軟的一截尾巴,不過給樹枝子撣灰罷了。還有珍珠雞也不要臉,不知從哪裏弄來的一身白點子,裝得像個暴發戶似的。其實呢,我看不過跟出麻疹差不多罷了。還有天鵝老兄,一天到晚穿得像戴孝,把禽類的臉都丟盡了,我猜它準有點異端。…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6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動物園中的禱告》刺猬

我感謝你,上帝,因為經過長期的觀察、比較和研究之後,我發覺我是同類刺猬中刺兒最短的一隻。

我怕極了跟那些乖戾的刺猬相處,我真不得不從他們中間分別為聖了。唉,你真不敢想像他們有多討厭,我想除了我姓“猬”以外,他們大概全姓“刺”吧!他們的刺那麽長,誰一靠近就準被刺得混身發顫,唉,唉,和他們共事真是苦死人了——所以我只好做一隻孤獨的刺猬。

老實說,刺兒能生得像我這麽短,真是很難得的。我想你一定喜歡我比喜歡長針刺猬多得多吧!你看,我一大清早就來守晨更了,你是我唯一不討厭的對象。

好吧,再見,上帝。從此刻到明天早上,我又將有一段漫長的孤獨。保護我不遇見其他的刺猬,免得我犯罪,(如果他們把我惹火了,罪過在你不在我,因為我早就通知你了。)阿門。

Added by 水牆 繪 on October 10, 2018 at 11:45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