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ing Link
  • Female
  • Johore Street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keting Link's Friends

  • Copil
  • Bayrut Alhabib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Marketing Lin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keting Link'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侯傑 王曉蕾:記憶·文本·性別——以20世紀30年代賽金花為中心 (三)

在揭示賽金花個人生命歷史所具有的社會意義時,不同地區的媒體發揮著各自不同的作用。為何報紙媒體要不斷挖掘賽金花身上所具有的社會意義?這是因為“九一八事變”以後,中日矛盾日益激化,在越來越多的男性逐漸投入到抗戰之中的同時,記者們越來越清楚地認識到隨著戰爭的爆發,女性的整體生存狀態勢必會受到影響;隨著婦女解放思想的日益普及,已經有所覺悟的女性或許可以成為輔助男性、支援抗戰的社會力量;仍有一些女性在觀望,需要被動員和鼓動起來。因此,他們要通過一個個具有典範意義的個案,使廣大女性用實際行動支持這場民族戰爭。隨著報道的不斷增加,賽金花的社會意義逐漸凸顯出來。與此同時,不同的報刊媒體也自覺或不自覺地從事著確立輿論風格、樹立自身社會形象的各種實踐。作為民國時期享有盛譽的報紙媒體,天津《大公報》一貫秉持“忘己之為公,無私之為大”[10]的辦報理念。自創辦之日起,該報即將“開女智”作為一項重要任務,並致力於促進廣大婦女的覺醒與解放。因此,賽金花及其個人在戰爭中的生命歷史受到了報人的格外關註問:外人初到時,有否越軌行動?答:先到五天,秩序不好,以後頗守紀律…………問:女士向瓦將軍如何解釋?答:我向聯帥說,此…See More
Aug 11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侯傑 王曉蕾:記憶·文本·性別——以20世紀30年代賽金花為中心 (二)

你們不必害怕,洋人是最講道理不過,公買公賣,不欺不瞞,現在要辦糧台,由我主持。你們誰願意承辦,就請到琉璃廠羅家大門去找我——這時我已搬在此處——有賽二爺給你們作擔保。經我這樣一說,第二天果然有些膽大的就來找我,表示願意承辦。[4](P34)此時,在賽金花的眼中,“最無紀律,整日價在外邊吃酒尋樂,胡作非為”的外國侵略者已經“不必害怕”;洋人也已經變成“最講道理不過,公買公賣,不欺不瞞”。而她自己不僅擁有了新的社會角色“辦糧台,由我主持”,還有了新的居所“琉璃廠羅家大門”以及新的威權“有賽二爺給你們作擔保”。此外,賽金花也必須獨自應對覆雜的戰爭環境,處理各種充滿風險也頗為棘手的事情。於是,賽金花從外在形象上也做出了一定的性別重整:身著男性服裝,騎上高頭大馬。於是,她還多了一個男性化的名稱:“賽二爺”,意在肯定、重申這種具有權威性的全新性別身份。不能忽視的是,該稱謂還暗示了她對其自然性別的憎惡,以及她對身邊各色人等的某種控制力。需要特別指出的是,公共空間內充斥著對男性權益的尊重。因此,賽金花通過對自己性別身份的調適,滿足了這一需求。由於賽金花利用她與瓦德西的特殊關系獲得了一定的權威,讓一些希…See More
Aug 5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侯傑 王曉蕾:記憶·文本·性別——以20世紀30年代賽金花為中心 (一)

歷史是現實與過去的動態性交匯。在民族危機深重的20世紀30年代,具有不同訴求的人群究竟是如何通過書寫、口述等方式生產文本、構建集體記憶、凸顯女性與戰爭這一主題的?所謂集體記憶包含兩方面的內容:其一,社會性記憶即個人的記憶會受到各種社會力量的制約;其二,以社會為單位的記憶,社會成員所擁有的集體記憶不但定義著過去,還啟發並表達著他們的觀念與情感,體現著社會普遍的價值觀念,其產生的文化象征意義也是不容忽視的。為此,筆者擬以賽金花為研究對象加以探討。一方面,作為一位具有傳奇色彩的青樓女子,賽金花早年曾以公使夫人的身份跟隨丈夫、狀元洪鈞一同出訪歐洲列國,贏得“東方之美人”①的聲譽。八國聯軍侵華時期,賽金花利用聯軍統帥瓦德西再度登上外交舞台。她的人生軌跡起伏較大,主體身份幾經變化,頗有幾分戲劇性。另一方面,她個人生命歷史中的某些細節尚存不確定性,並引來一些爭議,為不同言說主體之間的交鋒提供了各種想象的空間。這一時期,圍繞賽金花所形成的文本包括賽金花的自我言說與他者的言說。而以往的賽金花研究大多采用20世紀30年代以前依男性視角所形成的文本。如胡纓在《翻譯的傳說:中國新女性的形成(1898-1918…See More
Jul 18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戴錦華、午荷:化解花木蘭式文化困境 (下)

戴錦華:對這個問題我很矛盾,一方面,我認為所有加前綴稱謂的都帶有某種歧視性:青年作家、少數民族作家、女性作家,這意味著他們是某種弱勢群體。似乎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更寬容的標準,不能用統一的標準衡量他們。事實上,就女作家而言,古往今來,有太多的女人是她們自己時代最優秀的作家,無需前綴。我自己也一向反對文學藝術上的雙重標準。這算是我的文學藝術立場吧。但換一個角度,我也始終讚成女性文學的命名。感謝你舉了米蘭·昆德拉的例子,他也是我喜愛的作家——因為他的睿智和幽默。但是我一向不喜歡昆德拉塑造的女性角色。 我不喜歡的原因不在於你所說的“不忠”,而是一種高明的定型化。事實上,我自己認為昆德拉筆下有兩種女性形象,一種是所謂的“不忠”——自由、狂放與男人一般地“獵艷”。而另一種是“永恒的母親”——忠誠的女性。而昆德拉筆下的男主角,我稱之為“忠實的登徒子”,這類男人通常處處艷遇,但是他心中的愛只屬於一個女人——那個忠貞的母性的女人;在他的艷遇中,他是獵人,也是獵物。 這也正是我認為需要女性文學的原因。為什麽說她們筆下的她們和他們筆下的她們有很大的不同?原因在於,只有在女性筆下我們才會遇到千姿百態、千差萬別…See More
Jul 3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戴錦華、午荷:化解花木蘭式文化困境 (上)

——解構女性主義悖論對話嘉賓:戴錦華: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電影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高興:《世界文學》主編、翻譯家 作為性別研究、女性文學研究專家,電影與文化研究學者,戴錦華一直有著超高的人氣。她還是新時期中國女性主義文化思潮的先驅和推動者,因而有“中國的蘇珊·桑塔格”之美譽。其智慧與鋒芒已成學界“傳奇”。那麽,在她看來,女性文學和女性主義存在的意義何在?在花木蘭這個經典符號的背後,又有著怎樣的文化隱喻?作為女性,怎樣實現個體突圍、獲得真正的幸福?……在不久前記者與人民文學出版社共同策劃的一次以女人書寫女人為主題的讀書活動中,我們有幸請到了戴錦華教授與讀者共同探討這些問題。於是,受中國社會科學報委托,《世界文學》主編高興與戴錦華老師進行了一場“他問她答”的精彩對話。 物質和精神的女性生命困窘 高興:在美國女作家威拉·凱瑟(Willa…See More
Jul 2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馮象:美極了,珍珠——譯經散記(下)

五有一種關於譯經的俗見,拖了中文舊譯的後腿:寧肯犧牲閱讀的順暢,也不要“以辭害義”。此話乍一聽似乎有理。經書乃先知聖人傳世的啟示,套用中世紀猶太密宗(Kabbalah)學說,便是一筆一畫,每一個字母,都蘊涵著上帝創世的無窮奧秘,怎好意譯、變通或有所取舍呢?然而以西文經典譯本的實踐觀之,稍加比較,這密宗式的教條就行不通了。嚴格的直譯,須是“遣詞用字”“準確劃一”(呂振中牧師語),詞序與句式盡量照搬。但那是機器的活計,“準確”得讓人哭笑不得——盡管翻譯軟件日新月異,目前還沒法拿來譯經。“劃一”的前提,是原文已有(且僅有一樣)普遍接受的理解或“正解”,並在母語(目的語)中可以找到完全對應的表達,在相關語境下不會誤讀、不生歧義。那自然是不可能的。經典之為經典,能夠支撐宗教、哲學或文學傳統,激勵百家爭鳴,其要件之一,就是文本的術語、比喻、意象、敘事、對話等等,富於覆義、歧義,乃至包容彼此抵牾的解讀。《聖經》譯本之層出不窮,拒絕“劃一”,正是這經典性生命力的展現。由此想到《馬太福音》六章“主禱文”的這一句:我們每日的面餅,求你今天賜予(6:11)。“每日”(譯自希臘文epiousios)是通行本之…See More
Jul 1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馮象:美極了,珍珠——譯經散記(上)

一海風中一個低沈的聲音,開始,我沒有留意。我在享受腳心裏陰涼的細沙摩挲,看浪花推來的一粒粒貝殼,在夕照下變得金黃。遠處,兩個嬉戲的小女孩蹲下,驚喜地尖叫著……直至天色漸晦,金貝不見,礁巖化作嶙峋的黑影,如一座傾圮的寺院,那聲音才伴著波濤的節拍,慢慢響了起來:En una noche oscura, con ansias, en amores inflamada…這是誰的詩呢?我問,好像在哪兒讀過。風,在礁巖下應答:是一個昏黑的夜心裏焦灼,燃燒著愛情啊,幸福又幸運的一刻!出來了,沒人看見。我的小屋,終於安寧……走開去的時候,我認出了聖者的名字;晚潮送來,他遺骨的芬芳。天才的博爾赫斯說過,這詩節的末行,estando ya mi casa sosegada,如果脫離上下文,本是極平淡的一句:我的[小]屋終於安寧。但尾韻-ada之前“s”一連重覆三次(casa sosegada),營造了一種寧謐而寂寥的氣氛,是譯文不易傳達的。所以,他讚許蘇格蘭詩人Roy Campbell的英譯的靈活處理:When all my house was…See More
Jun 29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戴錦華:我為什麽會變成女性主義者(下)

我現在很難再重新建立“你們男人”“我們女人”的敘述模式,因為“我們女人”自身碎裂了 你們可能會註意到,除了《簡·愛》的對話,或者包括《簡·愛》的對話當中,我近年來很少單獨去處理性別議題,或者熱衷於出席性別研究或者是女性主義研究這樣的會議。我也很久沒有以性別為單一議題撰寫我的學術論文或者學術著作。原因是我難於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幾個面向,一個面向是我個人認為我最近一直在對自己說,是時候了,該再一次地站在性別的議題當中,用女性主義者的身份去言說或者回應。但是我一再猶豫,一再延宕這個時間,是因為很多的原因,或者因為很多的層面。而這些原因就是說,也就是孫柏提出的這個問題和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的所在。 我不是那麽熱心於專門討論女性主義,但是性別議題是我高度內在的立場,和充分必要的維度。不可能說我思考一個問題的時候性別維度不在,但是我沒有單獨去談這個問題。從最低層面來說,當我們進入性別議題的時候,我們不必在每一個議題當中再一次去發現男權。請大家記住,迄今為止,這天是男權的天,這地是男權的地,這文化是男性的文化。 到現在為止,在歐洲所有主要語言當中,man還是男人,而男人也就是人類,human,歷史就是…See More
May 29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戴錦華:我為什麽會變成女性主義者 (中)

我們今天回到那個歷史的節點上,其實是為了讓大家重新獲得那個歷史的感知和體認。35年前還沒有人去討論《簡·愛》是不是一部女性主義著作。35年前,大家認為《簡·愛》就是哥特羅曼斯,這是一種評價。今天有更刻薄的評價,說那不就是瑪麗蘇的開山之作麽?還有人說那不就是“霸道總裁愛上我”嘛!嚴肅的說法:《簡·愛》是歐洲文學史上第一部現代主義小說,西方現代主義文學的奠基之作。盡管有這樣高的評價或者那樣低的評價,它在那之前完全沒有被從女性、女性的生命、女性的生命體驗、女性在特定的歷史結構當中所可能產生的表達方式來解讀。 我經常碰到年輕的女性主義者,她們並沒有看過原書,但是告訴我:《閣樓上的瘋女人》說,《簡·愛》這部小說中,柏莎和簡·愛才是姐妹,柏莎應該跟簡·愛兩個人手拉手走出桑菲爾德莊園,永遠把羅切斯特拋在身後。這種觀點我不反對,作為一種選擇也不是問題,看上去柏莎又高大又美麗,好像他們倆也挺般配的。然而,這不是《閣樓上的瘋女人》裏的敘述,也不是《簡·愛》的作者夏洛蒂·勃朗特,作為一個貧窮的牧師的女兒,在那種衣食不周的德文郡的荒原裏可能產生的想象。我們每個人都是歷史的兒女,我們每個人都是現實的囚徒,我們每…See More
May 28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戴錦華:我為什麽會變成女性主義者(上)

 摘編自戴錦華6月6日在雨楓書館·百盛館的講座,和孫柏談《那些膽敢握筆的女人——“閣樓上的瘋女人”與性別意識》,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我為什麽會變成一個女性主義者…See More
May 27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馮象:正義的蒙眼布

歐洲的肖像紋章之學(iconologia),過去念中世紀文學時鉆研過一陣子。最近重新查閱一次,卻是因為耶魯法學院校友會波士頓分會的一封通知,征文紀念柯維爾(Robert…See More
May 6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雷頤:拿伯的葡萄園

19世紀德皇威廉一世強拆平民磨坊被法庭判決違法、不得不賠償“業主”的損失並原地照舊重建之事現已廣為人知,成為“法治”的象征。其實,在幾千年前的以色列也曾有過類似的故事,並被載入《舊約》而成為“經典”,培養社會的法治精神。 據《舊約•列王紀上》記載,耶斯列城的平民拿伯的葡萄園靠近以色列王亞哈的宮殿,有一天,亞哈對拿伯說:“你將你的葡萄園給我作菜園,因為是靠近我的宮;我就把更好的葡萄園換給你,或是你要銀子,我就按著價值給你。”看來此時以色列即無“普天之下,莫非王臣;率土之濱,莫非王土”的概念,不然以亞哈為一國之主的權位之尊,完全可以“朝廷”“國家”“政府”乃至國王為國工作要好好休息的條件等種種名義一道命令就白白征用或僅象征性付一點點費用即得到此園,而他卻不得不以優厚條件置換或高價購買。按說亞哈開出的條件不薄,但沒想到拿伯卻毫不識趣,一口回絕,表示自己“萬不敢將我先人留下的產業給你”。亞哈被認為是以色列歷史上最邪惡的王之一,就在此前曾率兵與亞蘭人惡戰一場,殺死了十幾萬亞蘭士兵,大勝回朝。一個如此兇狠的國王此時對一介平民卻毫無辦法,倒也可見當時的“法治”精神。無奈之中,亞哈只得怏怏而回。回宮後…See More
May 5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徐賁:集體記憶的倫理和往事紀念的權利

集體記憶是一種有別於“歷史”的社會群體自覺意識,集體記憶總是發生在特定的人群範圍之內,不僅不在無限範圍中被普遍認同,而且還會受到一些群體外力量的抵制或壓制。因此,集體記憶也常常被研究者稱為公共記憶、社會記憶、文化記憶、團體記憶、歷史意識、記憶鬥爭等等。作為一個抽象的人群,“集體”並不能像個人那樣進行一種可以稱作為“記憶”的認知心理活動。集體不能回想往事,只有具體的個人才能有這樣的思考行為。因此,集體記憶不是由集體來進行的活動,而是個體在集體中的個人活動。參與集體記憶也就是選擇加入一個集體,自我認同為這個集體的一個成員。當一個群體有它自己的集體記憶時,外在於它的其他人可以理解和尊重,但卻不能真正分享這種集體記憶。集體記憶可以為一個國家的部分人們所共有,也可以由更為廣大的“人民”或“民族”所共有,這是兩種不同的“集體”。前者有可能不被國家內的其他人或政府所認可,而後者則可能不被其他民族所接受。無論是哪種集體,集體記憶都不是個體記憶的累加,既不能還原為個人記憶,也不能僅僅用個人記憶來證實或證偽。例如,像辛特勒那樣幫助過猶太人的德國人,他們的個人記憶並不能抹殺猶太人對來自德國人的殘害和罪行的集…See More
May 2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尚君:古希臘演說與雅典民眾政治認知(6)

不僅如此,在公元前330年的這次公共訴訟中,作為起訴方的埃斯基尼斯似乎也深受德謨斯提尼所建構的“事實”模式的影響。哈裏斯驚訝地發現,在起訴演說《訴科忒西豐》中,埃斯基尼斯關於腓羅克拉底和約責任問題的表述竟然與德謨斯提尼《使團辭》(公元前343年)中的模式相同,都試圖表明自己在制訂和約期間並未損害雅典盟邦,而是承擔了雅典對希臘人所負的責任,維護了其他城邦的利益。(74)這與前文所述德謨斯提尼將弗基斯因和約而致滅亡的事實歸咎於埃斯基尼斯如出一轍。可以想見,當雅典民眾普遍運用德謨斯提尼所建構的模式來認識和判斷政治事務的時候,作為德謨斯提尼政敵的埃斯基尼斯也只得服從於這一“事實”模式。另一方面,德謨斯提尼在建構這種“事實”模式的同時,還特別對民眾的認知能力予以關注,將他自己對政治事務的呈現與民眾“明智”的認知聯系起來,而將政敵對政治事務的呈現與民眾的“愚蠢”乃至認知能力的完全喪失聯系起來。這樣,德謨斯提尼所建構的“事實”模式本身也就為民眾提供了一種衡量標準,用於對政治家所呈現的政治事務加以評判,並作出選擇。根據這一標準,民眾會作出如下判斷:德謨斯提尼的政敵是“受賄者”,是“為腓力進行演說的人”…See More
Apr 22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尚君:古希臘演說與雅典民眾政治認知(5)

對於德謨斯提尼所呈現的這種模式,現代學者已經意識到它所產生的誤導作用。例如,哈裏斯曾明確指出,德謨斯提尼的說法會造成我們認識上的盲區,使我們過於簡單地理解馬其頓取得希臘統治權的原因;實際情況比德謨斯提尼的說法遠為覆雜,並非所有親馬其頓派都是被腓力二世賄賂收買的政治家,而腓力二世其實也從未表現出真要摧毀雅典的意圖。(61)無論現代學者對當時歷史事實的推斷是否準確,或者現代學者對德謨斯提尼的批評是否公允,我們都不妨認為,德謨斯提尼所呈現的模式是他在某種程度上對政治“事實”進行建構的結果。這種建構的目的則在於影響當時雅典民眾的政治認知,引導民眾按照這種兩極化的模式對各位政治家的主張和立場進行歸類,而“忠實於民眾”還是“忠實於暴君(指腓力二世)”之類具有明顯道德與意識形態色彩的評價標準又很容易使民眾在兩極對立中選擇一方,摒棄另一方。同時,德謨斯提尼還特別強調了民眾的認知能力在這種選擇中所應發揮的作用。在《使團辭》中敘述奧林圖斯的事例時,他就曾指出:面對受賄的政治家,奧林圖斯民眾“由於愚蠢”(di’abelterian)而相信他們的欺騙;(62)相反,雅典民眾則“應該是明智的”(eu phron…See More
Apr 20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李尚君:古希臘演說與雅典民眾政治認知(4)

三、模式化的“事實”呈現 接下來需要考察的是,德謨斯提尼針對腓羅克拉底和約向民眾傳達了怎樣的“事實”。為此,我們首先有必要關註他的《第二篇反腓力辭》(PhilippicⅡ),這是一篇公民大會演說辭,時間上應該屬於公元前344年,稍早於《使團辭》,也是德謨斯提尼演說辭中最早涉及腓羅克拉底和約的一篇。這篇演說辭明確指出所要反駁的觀點:有人對腓力二世的權力表示信任,認為腓力二世的軍事準備並非針對雅典,不會給雅典帶來危險。對此,德謨斯提尼強調自己的觀點是與之“對立”的(tanantia),並且指出應該將腓力二世視為敵人,進而列舉腓力二世在制訂腓羅克拉底和約之後所攫取的利益:控制溫泉關和摧毀弗基斯。(38)總之,腓力二世的一切行動都是針對雅典的。(39)這些說法體現了德謨斯提尼所要表達的兩種對立關系,其一是馬其頓的腓力二世與雅典及其盟邦之間的敵對,其二則是德謨斯提尼本人與其他親馬其頓政治家之間的對立,而腓羅克拉底和約則成為集中反映這兩種對立關系的典型例證:腓力二世利用該和約欺騙雅典人,危害其利益,並摧毀其盟邦;親馬其頓的政治家又推波助瀾,促成和約的訂立,作為腓力二世的幫兇,共同損害雅典。關於前一…See More
Apr 19

Marketing Link's Blog

戴錦華、午荷:化解花木蘭式文化困境 (下)

Posted on June 29, 2017 at 10:50pm 0 Comments

戴錦華:對這個問題我很矛盾,一方面,我認為所有加前綴稱謂的都帶有某種歧視性:青年作家、少數民族作家、女性作家,這意味著他們是某種弱勢群體。似乎我們應該給他們一些更寬容的標準,不能用統一的標準衡量他們。事實上,就女作家而言,古往今來,有太多的女人是她們自己時代最優秀的作家,無需前綴。我自己也一向反對文學藝術上的雙重標準。這算是我的文學藝術立場吧。但換一個角度,我也始終讚成女性文學的命名。感謝你舉了米蘭·昆德拉的例子,他也是我喜愛的作家——因為他的睿智和幽默。但是我一向不喜歡昆德拉塑造的女性角色。…

Continue

戴錦華、午荷:化解花木蘭式文化困境 (上)

Posted on June 29, 2017 at 10:50pm 0 Comments

——解構女性主義悖論

對話嘉賓:戴錦華:北京大學教授、北京大學電影與文化研究中心主任

高興:《世界文學》主編、翻譯家

 

作為性別研究、女性文學研究專家,電影與文化研究學者,戴錦華一直有著超高的人氣。她還是新時期中國女性主義文化思潮的先驅和推動者,因而有“中國的蘇珊·桑塔格”之美譽。其智慧與鋒芒已成學界“傳奇”。…

Continue

馮象:美極了,珍珠——譯經散記(下)

Posted on June 29, 2017 at 10:49pm 0 Comments

有一種關於譯經的俗見,拖了中文舊譯的後腿:寧肯犧牲閱讀的順暢,也不要“以辭害義”。

此話乍一聽似乎有理。經書乃先知聖人傳世的啟示,套用中世紀猶太密宗(Kabbalah)學說,便是一筆一畫,每一個字母,都蘊涵著上帝創世的無窮奧秘,怎好意譯、變通或有所取舍呢?然而以西文經典譯本的實踐觀之,稍加比較,這密宗式的教條就行不通了。嚴格的直譯,須是“遣詞用字”“準確劃一”(呂振中牧師語),詞序與句式盡量照搬。但那是機器的活計,“準確”得讓人哭笑不得——盡管翻譯軟件日新月異,目前還沒法拿來譯經。…

Continue

戴錦華:我為什麽會變成女性主義者(下)

Posted on May 26, 2017 at 9:23am 0 Comments

我現在很難再重新建立“你們男人”“我們女人”的敘述模式,因為“我們女人”自身碎裂了

 你們可能會註意到,除了《簡·愛》的對話,或者包括《簡·愛》的對話當中,我近年來很少單獨去處理性別議題,或者熱衷於出席性別研究或者是女性主義研究這樣的會議。我也很久沒有以性別為單一議題撰寫我的學術論文或者學術著作。原因是我難於回答這個問題。因為幾個面向,一個面向是我個人認為我最近一直在對自己說,是時候了,該再一次地站在性別的議題當中,用女性主義者的身份去言說或者回應。但是我一再猶豫,一再延宕這個時間,是因為很多的原因,或者因為很多的層面。而這些原因就是說,也就是孫柏提出的這個問題和我不能回答這個問題的所在。…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