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keting Link
  • Female
  • Johore Street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Marketing Link's Friends

  • Copil
  • Bayrut Alhabib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比雷艾弗斯
  • Taklamakan
  • SRESCO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KyrGyz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Gifts Received

Gift

Marketing Link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Marketing Link's Page

Latest Activity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4)

(三) 個體記憶與集體記憶的共謀關系…See More
Dec 10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8)

5、記憶微光的倫理學意義記憶微光的提出,亦可以使我們反思對記憶研究的一貫的政治學解讀,記憶的倫理學得到強調,即從理解自身人手,有一些呈現為心智的活動,抑或情感的表達。在細化和深化記憶微光的時候,我們可以從這個路徑人手,如同柏格森以不同於塗爾幹的方式去認識圖騰制度一樣。我們認為,隱隱的記憶微光揭示了可能被遮蔽的痛苦或感受。如同方惠容研究中“無事件境”下的那些西村婦女的生活痛楚,知青ZSS並沒有作為主要事件表述的個人病痛,以及普魯斯特對“小瑪德萊娜”點心茶的奇跡般感受等等。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記憶微光是射進來的一束光,是認識世界的一條線索。這樣,個體就不再總是呈現曖昧不清的形象,對生活的解讀也不再總是呈現為幾根架子支撐起來的結構(或制度),個體命運的東西也會在其中彰顯,盡管後者對於研究者而言,往往呈現出一種“深淵”的狀態,但是,…See More
Dec 8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7)

(三)社會學範式之外的啟示 心理學研究的記憶問題給社會學的記憶研究帶來了直接的啟示,恰如哈布瓦赫對心理學記憶研究的體悟。有關記憶問題,不僅存在心理學研究傳統、哲學思辨傳統等,文學也有其思考。當然,文學領域內關於記憶的體察大多體現在作家們的小說中,其之細碎足夠稱得上“微光”,其細微更可能被認為瑣碎,不過,其對現實的洞察是不容忽視的。也就是說,面對記憶這一人類共同的體驗(經驗),其他學科,包括文學的理論洞見甚至感悟,不應該排除在社會學研究素材的之外。社會學文本的固定格式往往局限了研究者和閱讀者的視野。 事實上,如果我們有更廣闊的視野和研究胸襟,對記憶這個難以琢磨的現象進行真誠的探索,或許可以發展出更具洞察的視角和理論。 1、記憶是一個方法論…See More
Dec 6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6)

三、有關記憶微光的解釋 (一)“記憶微光”的提出 在關註宏大歷史與個人遭遇的記憶研究思路中,…See More
Dec 5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5)

(四)個體策略的作用在談到知青一紅衛兵經歷的時候,知青ZSS具有非常清醒的意識,即意識到自己講的內容可能不客觀,並指出,幾乎所有的人都站在自己的角度給自己正名。ZSS:等你聽幾百個人談文化大革命的事,你才能得到比較客觀的結論,要不每個人都從自己的角度來看文化大革命。…See More
Dec 3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3)

2、權力觀的繼續:一種對立視角的批判 (1)民間記憶與官方記憶對立的虛假成分。在權力觀下,存在著民間記憶與官方記憶的對抗性視角,在一些情況下,其表現為大眾和精英的區分,筆者認為這樣的對抗或者區分有時候是虛假的。在做知青記憶研究的時候, 當提到“青春無悔”是知青的一個主流記憶模式時,很多人會提出這樣的問題,這是否是一個知青中的精英記憶模式?我們認為,這樣的提問方式,事實上,也是在覆制精英與民眾(抑或所謂國家視野和民間視野)的對立立場。可以看到,這樣的區分明顯受到所謂“常人視角”的影響。例如,口述史研究者往往認為他/她是站在了底層民眾的立場上, 是對底層民眾的關懷,大有悲憫之義。這裏,似乎“精英”的視角就是有問題的。當然,我們並不是否認“常人視角”的價值,但“常人視角”在很多時候往往被灌輸了更多的主流意識,“常人”往往更具缺乏深刻反省的特征。因此,更多的事實反而是常人被奴役化的見證。在這裏,我們很難看到常人的反抗,或者僅僅是常人順從的歷史記憶;而一些情況至少是“常人”與精英權力之間的覆雜交錯,或者是兩者之間達成的合謀。…See More
Dec 1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2)

(二)權力觀照下的社會記憶研究 1、社會記憶研究的權力觀關於社會記憶研究,台灣學界的傳統大多圍繞著“族群”展開,因此,這一脈研究明顯帶有政治身份色彩,如王明珂等的一些研究。大陸的社會記憶研究,基本上也拷貝了這樣一種模式,即做社會記憶的研究者往往將記憶的政治問題置於核心地位,研究者關註的問題主要有:歷史與記憶之間的聯系、記憶的選擇與組織、傳授歷史和保存記憶、“記憶的責任”問題:…See More
Nov 29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1)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傳統下的集體記憶研究範式,重點反思社會記憶的權力觀和社會決定論問題,並試圖將研究重心轉移到對個體記憶的關注上。在此,遭遇到記憶的微光,它多存在於個體記憶之中,往往出現在個體記憶與集體記憶的縫隙之間,一般而言,是社會決定論與能動個體之間碰撞的產物。記憶的微光之於強勢的社會記憶研究範式,其力量之微弱甚至暫時不能構成一種獨立的記憶類型,但它描摹了另一種記憶的存在狀態,提示著被忽視的現實洞察。 就是有那麽一些經歷,它們是無法交流和無法傳達的。我們雖然能將它們加以互相比較,但只能從外部進行比較。從一定經驗自身來看,它們件件都是一次性的……原始經歷知識的不可交流性,卻是無法超越的。 ——賴因哈特·科澤勒克(轉引自阿斯曼,2007:7)…See More
Nov 26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侯傑 王曉蕾:記憶·文本·性別——以20世紀30年代賽金花為中心 (五)

四 集體記憶的產生和發展往往源於現實的需求,而某些記憶一旦被喚回,也會不斷被書寫和強化,其中被建構的人物、事件和現實一般多具有某種特殊的聯系。賽金花恰好具備了上述特點。人們既可以從她身上發現傳統的因素,又能夠看到時代變革的烙印,同時也為30年代不同言說主體詮釋近代以來女性與戰爭等議題的他者言說提供了可能。集體記憶的建構和演變,與人們歷史觀念的轉變息息相關,反映著社會文化的變遷以及各種社會力量的消長。這一點在賽金花的身上也有所表現。由於歷史事件具有不可再現性,因此各種文本的書寫者傾向於在已有文本的基礎上,通過記述賽金花的某些歷史片段向人們表明自己的觀點,影響到集體記憶的形成和發展、變化。進入20世紀30年代,隨著中日民族矛盾的日益上升,不同社會力量認識到重構賽金花及其個人生命歷史的社會價值與意義,遂通過撰寫各種形式的文本,表達了民族的憂患意識。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賽金花以口述的方式自我言說、參與集體記憶的建構,她對親歷事件的敘述不但擺脫了其原先在文本中“缺席”的尷尬,而且突出了來自女性的經驗,彰顯了有限的主體性。但正如波伏娃所說,“父權制下,女性永遠處在次等人的地位,女性只有自覺地否定自己…See More
Nov 19
Marketing Link posted a blog post

侯傑 王曉蕾:記憶·文本·性別——以20世紀30年代賽金花為中心(四)

你尚能奮鬥嗎?與其憑空念佛,不如再現身救國。[14]這固然反映了張競生對賽金花個人的期待,更表達了他對廣大中國女性的盼望。因此,他希望女性讀者,“將其人其事印在腦海中,並激起效法的沖動”[16](P198)。而賽金花的女性身份,更容易對女性產生號召力。眾所周知,賽金花參與對外交往的目的並不是為了爭取女權,但是經過各類文本書寫者的敘述與詮釋後,已經成為某種具有豐富內涵、無窮想象的特殊載體,在眾多場合以榜樣與權威的面目出現,扮演起指點迷津的角色。此外,一些作者還試圖探索以全新形式建構集體記憶。如1936年夏衍就開始著手創作話劇《賽金花》。在寫作中,他著意於舞台之上突出賽金花在庚子年間參與外交斡旋的場景。通過一系列的戲劇沖突,他生動地展示出賽金花剛烈豪爽的性格以及非同一般的人性光輝。經夏衍演繹後,賽金花勸說克林德夫人一段被這樣展現出來:在咱們中國,造牌坊是一件最難得最榮耀的事情,譬如說對國家有了什麽大的功勞,或者是忠臣孝子節婦,做了常人做不到的事情,皇帝才替他造一座牌坊,這是一種永久的紀念物,千古萬古的不使人家忘記,叫做“流芳百世”。[17]盡管夏衍筆下的話劇《賽金花》具有強烈的現實主義色彩…See More
Nov 12

Marketing Link's Blog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4)

Posted on December 5,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

(三) 個體記憶與集體記憶的共謀關系



我們可以從布迪厄的解放社會學那裏得到啟示:個體記憶與集體記憶之間的關聯可能是共謀的。

在布迪厄等看來,社會學的解放性和慈悲性在於,“使那種未被闡述、倍受壓抑的話語昭然若揭……協助被訪者發現和表述他們生活中所存在的慘痛的悲劇或日常的不幸背後所潛藏的規律,幫助他們擺脫這些外在現實的禁錮和襲擾,驅散外在現實對他們的內在占有,克服以‘異已’的怪獸面目出現的外在現實對人們自身存在之中的創造力的剝奪”(布迪厄、華康德,1998:263-278)。…

Continue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8)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34pm 0 Comments

5、記憶微光的倫理學意義

記憶微光的提出,亦可以使我們反思對記憶研究的一貫的政治學解讀,記憶的倫理學得到強調,即從理解自身人手,有一些呈現為心智的活動,抑或情感的表達。在細化和深化記憶微光的時候,我們可以從這個路徑人手,如同柏格森以不同於塗爾幹的方式去認識圖騰制度一樣。

我們認為,隱隱的記憶微光揭示了可能被遮蔽的痛苦或感受。如同方惠容研究中“無事件境”下的那些西村婦女的生活痛楚,知青ZSS並沒有作為主要事件表述的個人病痛,以及普魯斯特對“小瑪德萊娜”點心茶的奇跡般感受等等。在這個意義上,我們說,記憶微光是射進來的一束光,是認識世界的一條線索。…

Continue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7)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

(三)社會學範式之外的啟示

 

心理學研究的記憶問題給社會學的記憶研究帶來了直接的啟示,恰如哈布瓦赫對心理學記憶研究的體悟。有關記憶問題,不僅存在心理學研究傳統、哲學思辨傳統等,文學也有其思考。當然,文學領域內關於記憶的體察大多體現在作家們的小說中,其之細碎足夠稱得上“微光”,其細微更可能被認為瑣碎,不過,其對現實的洞察是不容忽視的。也就是說,面對記憶這一人類共同的體驗(經驗),其他學科,包括文學的理論洞見甚至感悟,不應該排除在社會學研究素材的之外。

社會學文本的固定格式往往局限了研究者和閱讀者的視野。…

Continue

劉亞秋:從集體記憶到個體記憶 (1)

Posted on November 26, 2017 at 4:00pm 0 Comments

摘要:本文立足干哈布瓦赫傳統下的集體記憶研究範式,重點反思社會記憶的權力觀和社會決定論問題,並試圖將研究重心轉移到對個體記憶的關注上。在此,遭遇到記憶的微光,它多存在於個體記憶之中,往往出現在個體記憶與集體記憶的縫隙之間,一般而言,是社會決定論與能動個體之間碰撞的產物。記憶的微光之於強勢的社會記憶研究範式,其力量之微弱甚至暫時不能構成一種獨立的記憶類型,但它描摹了另一種記憶的存在狀態,提示著被忽視的現實洞察。



就是有那麽一些經歷,它們是無法交流和無法傳達的。我們雖然能將它們加以互相比較,但只能從外部進行比較。從一定經驗自身來看,它們件件都是一次性的……原始經歷知識的不可交流性,卻是無法超越的。 ——賴因哈特·科澤勒克(轉引自阿斯曼,2007:7)…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