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琳娜
  • Female
  • Kuala Pil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瑪琳娜's Friends

  • INGENIUM
  • Syota ElNid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Baghdad Janim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SRESCO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TV Plus
  • Jambatan Tamparuli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Poèmes lieu

Gifts Received

Gift

瑪琳娜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瑪琳娜's Page

Latest Activity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4)

七歷史不僅是生命,而且還是對生命的敏感性。而歷史學則是努力保持這種對生命的敏感性。喚醒人類的生存意識,喚醒人類的生命敏感性,並不是歷史學研究歷史的一種手段,而是歷史學研究歷史的目的,甚至是最終的目的。歷史並不是活人同死人或生者同死者開的一個無傷大雅的粗俗玩笑。歷史是快要死的人與剛剛死去的人之間在靈魂中展開的一場關於生命意義之問題的嚴肅討論和對話。所以,寫什麽並不重要,寫出什麽也不重要,關鍵在於是否寫著。因為,在這裏,生命的敏感性已不是一種既定的結論和完成的事實,而是一種需要捕捉和把握的感覺和意象。它是一種未定之天。在不確定的廣袤天宇自由自在獨往獨來地流動和漂泊。生命在其自身的歷程中往往產生兩種可能性的形態,即碎化與僵化。把碎化的生命整合起來,把僵化的生命激活起來,是第三種歷史努力嘗試的事情。思考可以使人恢復活力,可以使人的生命敏感性得以確鑿無疑地證實。生命的敏感性在於,我們不能把生命與死亡當作兩種不同的東西來看待和處理。生命與死亡的關系與其說是一個事實,不如說是一個問題。是問題就必須思考。但思考又常常是無效的。因而,無濟於事的思考就只能使問題依然處於一種割舍不斷、懸而未決的“中立”位置…See More
11 hours ago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3)

五 歷史學的功能之一在於把人類經驗和個體經驗綜合在一起,從而塑造出一種“新經驗”。新經驗既是人類的,又是個人的。但必須指出的是,新經驗之所以“新”,並不是一般歷史的產物,甚至也不是一般歷史學的產物,而恰恰是第三種歷史即歷史新聞學努力的結果。歷史新聞學要求人們用新經驗的眼光去看待人類經驗和個體經驗。而新經驗的本質就在於它是一種包含有心靈體驗的史學視野。所以,如何用心靈去感知歷史便成為第三種歷史塑造人類經驗總體的關鍵要素。歷史作為人們心靈世界保存最完整的原始內核,從一開始就注定了在人們對世界和人生的整個認知活動中必然具有一種深刻的原型意義。在這裏,我們試圖提出一個觀點:歷史是人類心靈的對應物。這句話的意思有兩個:(一)歷史依賴於人類的心靈而存在;(二)歷史首先不存在於人類的心靈之中。作為心靈的對應物,歷史既是客觀的,但又不是獨立的。所謂不是獨立的,就是說,歷史既依賴於人類的心靈而存在,但又不能為人類的心靈所改變。…See More
Jun 12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2)

三經驗可分為人類經驗和個人經驗兩個方面。那麽,究竟是用人類經驗來解釋個人歷史,還是用個人經驗去解釋人類歷史?這二者顯然有著較大區別。當然在某些時候,這二者卻又驚人地相互一致。其中的奧秘在於,我們如何理解這種奇特的現象,並進一步尋找到靈活地掌握和運用這種高度復雜的理智體操和思想舞蹈之正確技巧的微妙平衡點。一切偉大的歷史學家從來不是單獨使用其中的一種方法,而是交替使用或同時使用兩種不同的方法。這樣,歷史在歷史學家的筆下將變得豐滿起來、立體起來、活起來,歷史將充滿著勃勃生機、情趣盎然,歷史將變得厚實和沈甸甸的。歷史不僅有重量,而且還有熱量。歷史就象從煉鋼爐中剛剛流出的鐵水,泛著透明的紅光,挾帶著灼人的熱氣,生成為一種富有沖擊力的沸騰的實體,使人不得不正視和尊重歷史的深沈。偉大的歷史學家就象一個奇妙的魔術師,任何一件普通的枯燥乏味的歷史事實在他手中也會變得具有靈性和生命。不過,我們也必須註意到這樣一個基本事實,即一般說來,歷史學家大都不是一個個人經驗十分豐富的人,他在進行歷史研究時,更多的是憑借人類的集體經驗而不是依賴自己的個體經驗。但毫無疑問,歷史學家自己的個體經驗將在他的歷史思維中起到一種…See More
Jun 2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1)

摘要:歷史學不是對經驗的總結,而是對經驗的綜合。一方面,歷史學試圖把碎化的個體經驗綜合為總體化的人類經驗;另一方面,歷史學又必須努力把抽象的人類經驗落實為具體的個體經驗。歷史學的功能之一在於把人類經驗和個體經驗綜合在一起,從而塑造出一種“新經驗”。心靈感應歷史的方式始終制約著我們對歷史的一般認識。一歷史學不是對經驗的總結,而是對經驗的綜合。因為經驗本身總是分散的、支離的、破碎的。把破碎的經驗綜合為一個整體,以便使生活獲得一個堅實的基礎。這樣,無窮無盡的瑣碎的日常細節便都具有了非凡的意義。基於這個觀點,歷史學無疑應該對人生經驗持有一種永恒不衰的激情、敏感和親和力。在歷史學手中,經驗成為一種堅實的結構、完整的形式。歷史是人類的經驗總體,故而,歷史研究就是對人類經驗總體的重構。所謂人類經驗總體並不是屬於別人的,而是為所有人即整個人類所共同擁有。但這並非說人類經驗總體就是一種毫無任何個性的簡單抽象,或是某種抽象之物的簡單總和。事實上,人類經驗總體乃是基於人類獨特心靈而產生的一種普遍結構。歷史研究便是基於這種人類經驗總體的普遍結構而對人類獨特心靈的深刻溝通和本質詮釋。歷史研究作為對人類經驗總體的…See More
Mar 1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王平:“西遊戲”與《西遊記》的傳播(下)

最明顯的是陶君起《京劇劇目初探》○22所收“西遊戲”,百回本《西遊記》的前九十回都有相應的京劇劇目。有的是一劇搬演小說一回的內容,如《水簾洞》又名《花果山》、《美猴王》,演鬧龍宮事,見小說第三回;《五行山》演悟空拜玄奘為師事,見小說第十四回;《鷹愁澗》演收伏白龍馬事,見小說第十五回;《流沙河》又名《收悟凈》,演收伏沙僧事,見小說第二十二回;《女兒國》又名《女真國》,演西梁女國事,見小說第五十四回;《琵琶洞》演蠍子精事,見小說第五十五回等等。有的是小說中的一回由幾劇搬演,如小說第十二回便有《唐王遊地府》、《李翠蓮》、《劉全進瓜》等三種劇目。因為百回本《西遊記》常常由相關幾回構成某一故事單元,因而許多京劇劇目往往包括了小說幾回的內容。如《拜昆侖》演孫悟空拜須菩提為師事,見小說第一、二回;《鬧天宮》又名《安天會》,演悟空大鬧天宮事,見小說第四至第六回;《高老莊》演悟空降伏八戒事,見小說第十八、十九回;《五莊觀》又名《萬壽山》,演偷吃人參果事,見小說第二十四至第二十六回;《黃袍怪》又名《寶象國》、《美猴王》,演寶象國事,見小說第二十七至第三十一回;《平頂山》又名《蓮花洞》,演金角、銀角大王事,…See More
Feb 27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王平:“西遊戲”與《西遊記》的傳播(中)

第六折“村姑演說”似也從吳劇而來,吳劇第一套曲文開頭交代:“雜隨意扮眾男女鄉民;醜扮王留兒……旦扮胖姑兒,穿衫背心系汗巾;同從上場門上。”這說明“胖姑兒”是眾多鄉民中比較突出的一個,但可惜有關她的唱詞未能保留下來。楊劇此折通過“胖姑兒”的獨特視角寫唐僧與眾送行官員的形象,風趣幽默。尤其是寫唐僧的一段更令人忍俊不住:“則見那官人們簇擁著一個大擂槌,那擂槌上大生有眼共眉,我則道瓠子頭葫蘆蒂。這個人也忒煞蹺蹊,恰便似不敢道的東西,枉被那旁人笑恥。”再如寫眾文官:“一個個手執著白木植,身穿著紫褡背,白石頭黃銅片去腰間系,一雙腳似踹在黑甕里。”這種表現形式與著名的元代散曲《高祖還鄉》異曲同工,但卻與小說的描寫相去甚遠。“木叉售馬”、“華光署保”兩出也不見於小說,但保留了較古傳說的痕跡。第三卷第九折“神佛降孫”和第十出“收孫演咒”寫孫悟空被降伏事。孫悟空已經由《取經詩話》中的“白衣秀才”猴行者變為了“孫行者”。他說:“一自開天辟地,兩儀便有吾身。曾教三界費精神,四方神道怕,五嶽鬼兵嗔,六合干坤混擾,七冥北鬥難分,八方世界有誰尊,九天難捕我十萬總魔君。”說明他與天地同生,並曾攪亂三界。他還娶了金鼎國…See More
Feb 23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王平:“西遊戲”與《西遊記》的傳播(上)

長篇章回小說《西遊記》在“唐僧取經故事”歷代傳播積累的基礎上完成,…See More
Feb 21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新發現的《西遊記》資料及其解讀(下)

清人捧花生《畫舫餘譚》記載曰:無業遊民,略熟《西遊記》,即挾漁鼓詣諸姬家,探其睡罷浴余,演說一二回,藉消清倦。所給不過杖頭,已足為伊糊口。擅此藝者,舊推周某,群呼為周猴。自入京為某公所賞,名遂益著。某公敗,猴乃喪氣而歸,今且不知所往。孫供奉一寒至此,真為樹倒猢猻散耳[16]22。據作者所撰《畫舫餘譚序》,末署“嘉慶戊寅九月朔捧花生漫志”,知《畫舫餘譚》成書於嘉慶二十三年(1818)。由此條文字可知,當時以專門演說《西遊記》故事而聞名的民間藝人“周猴”,不僅為青樓妓女所喜愛,亦為京城貴族所賞識。《西遊記》成就了“周猴”,“周猴”也傳播了《西遊記》。惜“周猴”將自己的命運和貴族完全聯系到了一起,而脫離了《西遊記》的民間土壤,最後落了個失敗的結局。《西遊記》的主人公孫悟空本是文學作品所虛構的人物,並無實際籍貫。但長期以來,關於孫悟空的老家究竟在何處,卻議論紛紛。據筆者不完全統計,就有江蘇連云港、山西婁煩、福建順昌、甘肅敦煌、河南桐柏山、山東泰山等多種說法。更有學者認為,最早為孫悟空找老家的人是董作賓[17]。筆者查清人崔述《豐鎬考信別錄》卷二,有“羑里城”條,文曰:羑里之事,本戰國人所述。既…See More
Feb 20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新發現的《西遊記》資料及其解讀(中)

二、新發現的《西遊記》版本和評論資料…See More
Feb 4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曹炳建:新發現的《西遊記》資料及其解讀(上)

【內容提要】近幾年陸續發現九條有關《西遊記》的文獻資料。這些資料既不見於有關資料匯編,亦不見於諸家論文與著作,對研究《西遊記》的思想內涵、版本、故事演變乃至傳播與影響,都具有重要意義。 最近幾年,筆者陸續發現一些有關《西遊記》的文獻資料。這些資料既不見於朱一玄的《〈西遊記〉資料匯編》、劉蔭柏的《西遊記研究資料》,亦不見於諸家論文與著作。這些資料對我們研究《西遊記》的思想內涵、版本、故事演變乃至傳播與影響,都具有重要意義。茲披露於下,以饗學界同仁。 一、新發現的《西遊記》繪畫資料…See More
Feb 1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薛梅:心學視野下的《西遊記》研究(4)

當然,心學視野下的《西遊記》人物形象研究並不僅限於對孫悟空形象的探討上,對豬八戒、唐僧等人物也有涉及。如鄧軼芳《呆子的童真與對人生欲望的追求——豬八戒形象新論》和霍雅娟《神魔皆有人情、精魅亦通世故——從豬八戒形象看明代市民意識》二文就從分析豬八戒形象入手,認為:“八戒形象明顯地帶有明代後期啟蒙思想的印記”,正是在明代心學思潮的影響下,《西遊記》在豬八戒身上表現了作者對人欲的寬容態度。對於唐僧,易翔宇在《心化“西遊”——論明代陽明心學在〈西遊記〉中的投影》中分析,唐僧的為善大都適得其反,“但從唐僧自己來看卻是在本著自己的良知行事,這正合了王陽明對良知的論述。”楊俊先生的《試論〈西遊記〉與“心學”》對作品中的這些人物形象進行了總體論述,指出:“唐僧師徒取經的核心,就是求得‘放心’,尋找失去的善良本心。孫悟空從猴王到孫行者、鬥戰勝佛,豬八戒從野豬精、悟能到凈壇使者,唐僧從玄奘到旃檀功德佛,均形象地說明,西行取經的‘經’就是修心向善、格物致良知。”認為作者正是通過這些形象的塑造來詮釋心學基本思想的。(三)心學視野下的《西遊記》作者研究。幾乎和《西遊記》與心學研究第二階段同時,《西遊記》的著作權…See More
Jan 26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薛梅:心學視野下的《西遊記》研究(3)

論文方面,金紫千在《文史哲》1984年第2期上較早地撰文《也談〈西遊記〉的主題》,認為:“《西遊記》是通過神話故事形象地喻明一個‘求放心’的道理”。王齊洲先生的《〈西遊記〉與宋明理學》(《天津社會科學》1992年第4期)一文研究了《西遊記》與主張“明心見性”的王陽明心學的密切關系,指出《西遊記》是藝術化的心學,但卻比心學更為注重現實,肯定人欲,對抗社會政治和社會秩序。楊俊先生的《試論〈西遊記〉與“心學”》(《云南社會科學》1993年第1期)提出:《西遊記》的誕生過程與中國哲學史上的‘心學’的發展歷程是同步的”“倘若尋求《西遊記》思想意蘊的直接聯系,陽明心學便是十分重要的組成部分”“《西遊記》不僅在大的框架、總體構思上依據了心學的基本思想,而且結合小說藝術的實際,在某種程度上突破和超越了心學”。應當說,金紫千、王齊洲、楊俊等人對於《西遊記》與心學的關系只是有所涉及,並未展開論證,而宋克夫教授在《湖北大學學報》上撰寫的《吳承恩與明代心學思潮及〈西遊記〉的著作權問題》(1996年第1期)及《主體意識的弘揚與人格的自我完善》(2000年第2期)兩篇文章仍應是較早正面、全面、專門探討《西遊記》心…See More
Jan 22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薛梅:心學視野下的《西遊記》研究(2)

清人張書坤的《新說西遊記總批》直稱《西遊記》為“理學淵源”:“《西遊》一書,古人命為證道書,原證聖賢儒者之道。”⑦“《西遊》一書,自始至終,皆言誠意正心之要,明新至善之學,……上追洙泗之余風,下本程朱之正派。”⑧並說:“《西遊記》是把《大學》誠意正心,克己明德之要,竭力備細,寫了一盡,明顯易見,確然可據。不過借取經一事,以寓其意耳。”⑨清人劉一明的《西遊原旨讀法》也云:“《西遊》即孔子窮理盡性至命之學。”⑩清人王韜序《新說〈西遊記〉圖像》稱:“所歷三災八難,無非外魔。其足以召外魔者,由於六賊;其足以制六賊者,一心而已。一切魔劫,由心生,即由心滅。此其全書之大旨也。”(11)清人尤侗《西遊真詮序》中指出:“蓋天下無治妖之法,惟有治心之法,心治則妖治。記西遊者,傳《華嚴》之心法也。”(12)總觀明清時期的《西遊記》序跋評點,可見他們對《西遊記》的儒釋道內涵用力甚巨,以為《西遊記》是一部修心的寓言,既包括儒家的“存心養性之學”,也包括道家的“修心煉性之功”和佛家的“明心見性之旨”(語見清人尤侗的《西遊真詮序》)。但這畢竟已經構成《西遊記》與心學關系研究的一個重要階段,拋開表面的三教迷霧,我們…See More
Jan 18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薛梅:心學視野下的《西遊記》研究(1)

《西遊記》與陽明心學之關系研究述評【內容提要】…See More
Jan 16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陳寅恪:《西遊記》玄奘弟子故事之演變(下)

時具壽牛臥在憍閃毗國,住水林山出光王園內豬坎窟中。後於異時,其出光王於春陽月,林木皆茂,鵝雁鴛鴦鸚鵡舍利孔雀諸鳥,在處衰嗚,遍諸林苑。時出光王命掌園人曰,汝今可於水林山處,周遍芳園,皆可修治。除眾瓦礫,多安凈水,置守衛人。我欲暫住園中遊戲。彼人敬諾,一依王教。既修營已,還白王知。時彼王即便將諸內官以為侍從,往詣芳園。遊戲既疲,偃臥而睡。時彼內人,性愛花果,於芳園里隨處追求。時牛臥苾芻須發皆長,上衣破碎,下裙垢惡,千一樹下跏趺而坐。宮人遙見,各並驚惶,唱言:有鬼!有鬼!苾芻即往入坎窟中。王聞聲已,即便睡覺,拔劍走趁。問宮人曰,鬼在何處?答曰,走入豬坎窟中。時王聞巳,行至窟所,執劍而問,汝是何物?答言,大王!我是沙門。王曰,是何沙門?答曰,釋迦於。問言汝得阿羅漢果耶?答言不得。汝得不還,一來,預流果耶?答言不得。且置斯事,汝得初定,乃至四定?答並不得。王聞是已,轉更瞋怒,告大臣曰,此是凡人,犯我宮女,可將大蟻填滿窟中,蟄螯其身。時有舊住天神近窟邊者,聞斯語已,便作是念:此善沙門,來依附我,實無所犯,少欲自居。非法惡王,橫加傷害。我今宜可作救濟緣。即自變身為一大豬,從窟走出。王見豬已,告大臣…See More
Jan 9
瑪琳娜 posted a blog post

陳寅恪:《西遊記》玄奘弟子故事之演變(上)

印度人為最富於玄想之民族,世界之神話故事多起源於天竺,今日治民俗學者皆知之矣。自佛教流傳中土後,印度神話故事亦隨之輸入。觀近年發現之敦煌卷子中,如《維摩詰經•文殊問疾品》演義諸書,益知宋代說經與近世彈詞章回體小說等,多出於一源,而佛教經典之體裁與後來小說文學,蓋有直接關系。此為昔日吾國之治文學史者,所未嘗留意者也。 僧祐《出三藏記集》玖《賢愚經》記云:…See More
Jan 8

瑪琳娜's Blog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4)

Posted on October 17, 2017 at 4:00pm 0 Comments



歷史不僅是生命,而且還是對生命的敏感性。而歷史學則是努力保持這種對生命的敏感性。喚醒人類的生存意識,喚醒人類的生命敏感性,並不是歷史學研究歷史的一種手段,而是歷史學研究歷史的目的,甚至是最終的目的。歷史並不是活人同死人或生者同死者開的一個無傷大雅的粗俗玩笑。歷史是快要死的人與剛剛死去的人之間在靈魂中展開的一場關於生命意義之問題的嚴肅討論和對話。所以,寫什麽並不重要,寫出什麽也不重要,關鍵在於是否寫著。因為,在這裏,生命的敏感性已不是一種既定的結論和完成的事實,而是一種需要捕捉和把握的感覺和意象。它是一種未定之天。在不確定的廣袤天宇自由自在獨往獨來地流動和漂泊。…

Continue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3)

Posted on October 17, 2017 at 3:00pm 0 Comments



歷史學的功能之一在於把人類經驗和個體經驗綜合在一起,從而塑造出一種“新經驗”。新經驗既是人類的,又是個人的。但必須指出的是,新經驗之所以“新”,並不是一般歷史的產物,甚至也不是一般歷史學的產物,而恰恰是第三種歷史即歷史新聞學努力的結果。歷史新聞學要求人們用新經驗的眼光去看待人類經驗和個體經驗。而新經驗的本質就在於它是一種包含有心靈體驗的史學視野。所以,如何用心靈去感知歷史便成為第三種歷史塑造人類經驗總體的關鍵要素。…

Continue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2)

Posted on October 17, 2017 at 2:00pm 0 Comments



經驗可分為人類經驗和個人經驗兩個方面。那麽,究竟是用人類經驗來解釋個人歷史,還是用個人經驗去解釋人類歷史?這二者顯然有著較大區別。當然在某些時候,這二者卻又驚人地相互一致。其中的奧秘在於,我們如何理解這種奇特的現象,並進一步尋找到靈活地掌握和運用這種高度復雜的理智體操和思想舞蹈之正確技巧的微妙平衡點。一切偉大的歷史學家從來不是單獨使用其中的一種方法,而是交替使用或同時使用兩種不同的方法。這樣,歷史在歷史學家的筆下將變得豐滿起來、立體起來、活起來,歷史將充滿著勃勃生機、情趣盎然,歷史將變得厚實和沈甸甸的。歷史不僅有重量,而且還有熱量。歷史就象從煉鋼爐中剛剛流出的鐵水,泛著透明的紅光,挾帶著灼人的熱氣,生成為一種富有沖擊力的沸騰的實體,使人不得不正視和尊重歷史的深沈。偉大的歷史學家就象一個奇妙的魔術師,任何一件普通的枯燥乏味的歷史事實在他手中也會變得具有靈性和生命。…

Continue

雷戈:经验、心灵与生命(1)

Posted on October 17, 2017 at 1:00pm 0 Comments

摘要:歷史學不是對經驗的總結,而是對經驗的綜合。一方面,歷史學試圖把碎化的個體經驗綜合為總體化的人類經驗;另一方面,歷史學又必須努力把抽象的人類經驗落實為具體的個體經驗。歷史學的功能之一在於把人類經驗和個體經驗綜合在一起,從而塑造出一種“新經驗”。心靈感應歷史的方式始終制約著我們對歷史的一般認識。



歷史學不是對經驗的總結,而是對經驗的綜合。因為經驗本身總是分散的、支離的、破碎的。把破碎的經驗綜合為一個整體,以便使生活獲得一個堅實的基礎。這樣,無窮無盡的瑣碎的日常細節便都具有了非凡的意義。基於這個觀點,歷史學無疑應該對人生經驗持有一種永恒不衰的激情、敏感和親和力。在歷史學手中,經驗成為一種堅實的結構、完整的形式。…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