瑪琳娜's Blog (133)

馬來西亞泉州人(5)文化、宗教社团

2-體育社團



馬來西亞華族體育社團,由泉籍人士組建或任主要負責人的約100家,以國術、球類為多。 泉州是南少林的發源地。目前在馬來西亞源於泉州的國術團體據不完全統計有50餘家。其中以南少林五祖拳和南少林正宗為多,還有六合、七星螳螂拳等門派團體。



馬來西亞的五祖拳團體,主要是永春五祖拳宗師乾德源的門下創建。據1982年新加坡中華國術館出版的《福建永春五祖門宗師幹德源紀念特刊》載。新、馬乾德源門下所創國術社、院、隊、會,在砂拉越的古晉、詩巫、美里、峇南、民都魯計有10家,在麻坡及麻坡峇吉里有3家,在吉隆坡和沙巴斗湖、峇株巴轄各一家。…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19,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馬來西亞泉州人(4)文教社團

 (三)文學藝術



早年的馬華文學藝術包括新、馬兩地,而以新加坡為核心。1919年以前,馬來亞的華文文藝,只有個別舊詩和八股文作者。



1919年以後,受中國“五四”運勤的影響,馬來亞華文文學藝術開始出現新潮流,各主要華文報先後開辟文藝副刊;如《光華日報》的《檳風》,《星洲日報》的《文藝春秋》,《南洋商報》的《讀者文藝》、《小說天地》、《商餘》等。至30年代,西馬開始有了一些華文作家、詩人、書法家、畫家,其中泉籍的有洪絲絲、曾蘿筆、許清昌等。



抗戰勝利後至馬來亞獨立前,著名的泉籍作家和詩人、書法家、畫家有:…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13, 2021 at 7:30pm — No Comments

馬來西亞泉州人(3)文化教育

三、文化教育



 (一)華文教育



泉籍華僑在馬華文教育界具有重要地位。 1786年,當萊佛士初抵檳榔嶼,就發現該地有華人老師張理三的墳墓。1805年至1880年,馬六甲、檳榔嶼和砂拉越的古晉等地都辦有私塾,從國內聘塾師任教,用方言教授《三字經》、《百家姓》、《千字文》、《四書》、《五經》等。



 1902年,檳榔嶼設立第一間新式華文學校——中華學校。至1911年,新、馬地區先後創辦了100所華文學校。…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11, 2021 at 7:30pm — No Comments

馬來西亞泉州人(2)職業與經濟

二、職業與經濟



 宋代以後,泉州商人每年冬季揚帆南下,載去布帛、綢緞、大黃、瓷器、鐵器及家畜之類商品;到了夏季,乘東南風運回錫塊、珊瑚、玳瑁、明珠、藥材、香料等;並有一些人留在當地從事開采和冶煉錫礦。



18世紀,華僑在馬來亞的經濟活動進一步擴大。據馬來亞森美蘭永春會館資料,18世紀中葉起,較早移入馬六甲的永春華僑,以舢舨和牛車為主要交通工具沿著海岸線抵達叻務真那、寧宜河,擇地築舍。…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10, 2021 at 7:30pm — No Comments

馬來西亞泉州人(1)移居與人口

一、移居與人口



唐代,砂拉越的桑多邦已出現包括泉州人的華人聚居區。 宋代趙汝適《諸蕃誌》載有泉州至馬來亞的吉蘭丹、佛羅安、登流眉等地的航路、航程,是泉州人到達馬來亞的明證。元代汪大淵曾親往吉蘭丹,其著述《島夷誌略》較詳細地記載了當地的情況。



1511年8月,葡萄牙殖民者攻佔馬六甲。嗣後漳、泉人往者漸多。1641年1月,荷蘭殖民者攻陷馬六甲,有7000人被殺,1萬人離開馬六甲。有的華僑轉到柔佛等地,留下來的僅三四百人。



葡萄牙和荷蘭殖民者對華僑的管理都采用華人甲必丹制度,在荷蘭統治馬六甲的180多年間,先後委任13任(一說為14任)華人甲必丹。



據考證所有甲必丹均為閩南人。…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9, 2021 at 7:30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20)華人南移經歷 (完)

第二節 華人南移經歷

 

歷史上華人南移,直接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對此,《馬來西亞研究:民族與公民》一書的作者總結道:他們在中國遇到了困境、華南政治不穩定而馬來亞穩定、錫和橡膠工業的發展、移民設施(汽船和移民機構)的進步,以及華人的勤勞和喜歡遊歷的性格等均是其南移的原因。…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7, 2021 at 9:00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9)

還如,唐代赴海外求法的僧人中,不僅有“遇疾而殞”於東南亞一帶的,也有主動留居國外而不願回歸者,隨義凈赴海外4弟子的結局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法朗傾住訶陵國,在彼經夏,遇疾而卒。懷業戀居佛逝,不返番禺。唯有貞固、道宏相隨,俱還廣府”。當然近代以前乃至整個近代,也有出於其他原因而移居國外的,如漢代移居馬來半島並在此建都元國(屈都乾)者。



北魏酈道元《水經注》卷36引《晉書地道記》:“朱吾縣屬日南郡,去郡二百里。此縣民漢時不堪二千石長吏調求,引屈都乾為國。”還有如19世紀初葉在南中國海一帶活動的海寇張保(人稱張保仔)內爭失敗後,率部下來到吉蘭丹挖金,並建立了Pulai華人村。再如太平天國失敗後部分起義將士南下逃生而就地安身立命。總之,在中國與東南亞有著密切歷史聯系的這一大背景下,中國人留居海外應當被理解為一種正常現象,盡管對此並沒有多少歷史實證。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January 1, 2021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7)

實際上,當年奔忙於海上貿易之路而唱主角的,還應該是真正意義上的商人。他們的活動雖不像朝貢使團那樣較為集中地見諸史乘,但海上貿易這條商路本身就是為他們而存在的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如果說晉代法顯《佛國記》所載內容均屬實的話,那麼,在他那個時代已有至少能乘載200多人的大型商船來往於中國到印度的海路上。



張燮《東西洋考》(卷4)記載有中國商人至馬來半島東海岸港口進行交易的情形如:

 

關於彭亨: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55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6)與中國歴史關係

至於馬來群島,不僅以其豐富的自然資源以及自身的社會需求,成為中國的重要商業夥伴,它(尤其是馬來半島)本身自古以來還是印度、阿拉伯等國家和地區與中國通商的重要海上中介。馬來半島的吉蘭丹、彭亨、丁加奴、馬六甲、吉打等州的沿海港或以為《文萊王家世家書》中的中國欽差“王三品”,該書載:“第一世回轉君王穆罕默德(Paduka Siri Sultan Mohaned)之獨生女,嫁與中國欽差王三品,且傳禪為第二世君主蘇丹阿瑪德(Sultan Akhmed),生一女,招贅大食宗室名阿里(Sherff Ali)者,受禪為第三君主日蘇丹柏克特(Sultan Berkat)。”…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54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5)華人南移背景

第三章 華人 

第一節 華人南移背景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51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4)

這樣,在馬來人文化與民族性格相互關係考察方面,我們注意到,在各式各樣的影響要素中,馬來人學者放在核心位置的往往就是伊斯蘭教,也就是說,他們認為伊斯蘭教的影響對於本民族性格的形成起著關鍵性的作用,或者至少他們在談到本民族性格的時候都不忘記提到伊斯蘭教。如《馬來西亞研究:民族與公民》這樣概括道:“凡是馬來人都是穆斯林,但不是所有的穆斯林都是馬來人。馬來人信仰的伊斯蘭教沒有使他們變得心地狹隘、不容忍、狂熱,也沒有使他們具有進攻性。一般地,馬來人都被描述為謙遜的人,不把自己的願望強加於人。他們也被說成是秉性中和的人,能夠自我克制,認為火爆行為太過‘粗野’(沒教養),而不予以尊重。正因為如此,他們很少放縱自己的憤怒情緒,也很少直來直去。結果,人們就很難知道其感情、態度、觀點、意見,所以他們總是被誤解。這種誤解有時則會超出人與人之關係範疇,而進入經濟、社會、政治領域。”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50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3)馬來人文化性格

第三節 馬來人的文化與性格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50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2)馬來人族群結構

第二節 馬來人的族群結構

顯然,由於所有亞族群的移民來源及其社會、歷史和文化傳統不同,馬來西亞的馬來人並不是一個內在同質的族群共同體。 

而對這些亞族群的識別,有關看法亦難達成一致,或數量上沒有統一說法,或族群名稱上存在差異。如J. M. Gullick在《西部馬來亞的土著政治制度》所做的不完全的例舉有:Minangkabau(米南加保)、Batak、Rawa、Korinchi、Mandahiling、Achen(亞齊人,來自蘇門答臘島)、Bugis(武吉人,來自西里伯斯島)、Jawa(爪哇人)等。…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48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1)

《馬來民間信仰:異質因素之整合》一書,也在談到馬來亞半島的馬來人乃是那些源自馬來群島不同地區的人們構成的這一情況時指出,“但這並不否認這樣一個事實,即他們有整體意識並相互認同。而在相互認同方面,他們‘擁有共同的印度尼西亞文化要素基礎’與共同的伊斯蘭教信仰是一些重要的因素。例如,阿拉伯人、印度穆斯林以及馬來亞各族群中皈依的非穆斯林,都很容易地就被吸納為馬來人口。而皈依伊斯蘭教由此通常就被說成是‘masuk Melayu'意思是‘成為一名馬來人’,而不是成為一名‘穆斯林’。”“在馬來人和泰米爾人(及其他原始馬來人)的眼里,‘完全’吸收馬來文化要素,只有等到後者masuk Melayu(進入馬來人的生活方式,或成為馬來人)即皈依伊斯蘭教後才有可能。”總之,對於馬來人而言,是否接受一個人為該族群成員,其關鍵因素就是看他(她)是否信仰了伊斯蘭教。當然,也不是只要信仰伊斯蘭教就被認同為馬來人,其他因素也是要考慮的。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47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8)

唐代僧人義凈所著《南海寄歸內法傳》(卷1)則記載:郎迦戌(即狼牙修)、杜和缽底、臨邑(林邑)諸國,“並悉尊三寶,多有持戒之人,乞食杜多,是其國法”。杜佑《通典》亦謂丹丹國,“其大臣八人,號日八座,並以婆羅門為之”。其實,唐時東南亞一帶堪稱佛教文化傳播重地的應屬佛逝(即室利佛逝),不僅著名僧人義凈一度於取經途中在此“經停六月,漸學聲明”,回程時並存經“三藏五十余萬頌”,其弟子貞固等4人,後也“附舶俱至佛逝,學經三載,梵漢暫通”。此外,王圻《續文獻通考》卷236記載明代的彭亨,“俗尚怪,常刻木香為人,殺人血祭禱,祈福禳災,喜供佛”。佛教似也開始為當地人所信仰。另據汪大淵《島夷誌略》,“(彭亨)風俗與丁家盧小異”,或許至明代,馬來半島東海岸一帶亦開始有佛教傳播。

 …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10)

馬來西亞的移民族群除華人和印度人外,還有泰國人和阿拉伯人等。馬來半島與泰國為近鄰,歷史上長期受暹羅王國影響,所以,至今在馬來亞北部的玻璃市、吉打、吉蘭丹等州還分佈著數萬名泰國人,他們仍舊保留著屬於漢藏語系漢藏語族的泰語。阿拉伯商人的商業活動和伊斯蘭教的傳播,則把阿拉伯人和阿拉伯語傳人該地區。值得注意的是,“阿拉伯語盡管只是一種移民語言,但是它對馬來人似乎卻有很大影響。與其他移民族群比較(當然,蘇門答臘和印度尼西亞島嶼的馬來移民的語言除外),阿拉伯人由於通婚全部或幾乎全部同化於馬來人,其中,大多數人把馬來語當做第一語言,似乎忘記了原來的語言。這或許是統一的宗教信仰使然的。然而,具有諷刺意味的是,阿拉伯語卻不是由阿拉伯移民而是由土著人——馬來人得以永久保留的。馬來人主辦的阿拉伯語學校里,不僅有教阿拉伯語,還以之為教學媒介語,目前,已有高等學府如伊斯蘭學院就是以阿拉伯語為教學媒介語,並將很快被升格為大學。”其實,阿拉伯語也可以看做是一種與伊斯蘭教有關的宗教語言。…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0:27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9)

加拉必(Kelabit)人。他們與砂拉越摩祿人毗鄰而居,主要分佈在Baram河和Rejang河流域,其最著名的村莊位於Bario(婆羅洲最高的內地,達3700英尺),仍有部分人住長屋,而且被認為是“世界上最特殊和最有趣的住所”,即根據20世紀50、60年代的資料,它們不像其他長屋那樣分隔成許多適合單個家庭居住的房間,而是居住的一面也像走廊一樣是敞通的。加拉必人身材較高,他們亦有自己的語言。 

Kedayan人。據說有爪哇人血統,在砂拉越主要居住在第四、五省,傳說稱他們是由早期的文萊蘇丹帶入婆羅洲的,因此文萊現有他們許多同族人。他們現在都是穆斯林。…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0:27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8)

二、東馬的族群及其語言東馬的兩個州砂拉越和沙巴的族群及其語言情況都十分複雜,迄今為止似乎尚未得到徹底的研究,以至族群歸屬及其名稱難得統一。各族群的社會發展更是不平衡,有的已開始了現代化和城市化進程,有的則還堅持叢林生活,保留遊居的生計方式,一些古老的習俗如住長屋、吃碩莪、用吹筒、穿耳洞等,還在一定程度上得以保留,或剛剛放棄不久。 

伊班(lban)人。是砂拉越人口最多的族群,又名海達雅克人(Sea…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0:26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7)

這些族群被分為土著與非土著兩大類,後者是指移民族群。族群語言方面,亦被歸為4類,這就是土著語言、移民語言、殖民語言以及各種混合語。這些語言中,占優勢的是馬來群島的主流土著語馬來語,現為馬來西亞的國語。不過,各族群差不多都有自己的語言,有的還有方言。一般而言,由於若干族群通用某種語言乃是一個普遍現象,所以,語言往往不能隨意用來作為民族識別的標誌,但是,由於歷史上相對封閉的狀態,在馬來西亞的一些土著中,族群分界與語言分界存在著程度不同的重合情況,所以,族群分佈與語言分佈也在某種程度上呈現出同態性質。而在敘述上,也就方便將族群及其語言結合進行。(本節只涉及馬來人和華人之外的族群及其語言)另外,在馬來西亞也分佈著以下人群:歐亞人(Euraslans,分佈全國)、歐洲人(Europeans,分佈全國)、菲律賓人(Filipino,僅在沙巴分佈)、泰國人(Thai,僅在馬來亞分佈)、越南人(Vietnamese,僅在馬來亞分佈)等。…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0:25pm — No Comments

孫振玉《馬來西亞·馬來人·華人》 (6)

1963年9月16日,在聯合了新加坡(後又退出)、砂拉越和北婆羅洲(沙巴)三地的基礎上,馬來亞聯合邦進一步擴大為馬來西亞聯合邦。砂拉越本來屬於文萊蘇丹國。19世紀上半葉,處於衰退中的蘇丹政權,發生內亂,英國冒險家James Brooke(詹姆斯·布魯克)遂於1841年以協助平定內亂為名,趁機攫取了砂拉越州長一職,後來又以納貢為條件,從蘇丹手中獲得了該州的全部主權,同時還不斷侵奪蘇丹的土地,以此開始了所謂布魯克家族(White Rajahs)的統治,直到1946年。至於北婆羅洲,19世紀時,原是文萊蘇丹國和蘇祿蘇丹國(位於今菲律賓南部)的爭奪對象,但兩王國均未真正統治過該地區。1865年,文萊蘇丹擅自把它賣給了一位美國流亡冒險家,但是,最終卻轉到了一家英國公司( the Dent Brothers)手中,該公司為獲得該地的永久主權,分別於1877年、1878年與文萊和蘇祿都簽訂了條約。1881年,該公司改組為新公司,名“英屬北婆羅洲渣打公司”(the British North Borneo Chartered…

Continue

Added by 瑪琳娜 on February 5, 2020 at 10:24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