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矮·賓斯旺格·存在主義心理學 下

我害怕自己,害怕那種感覺,因為我對它毫無防御能力,每時每刻都在由它任意擺布。這是生命中最可怕的一部分,它充滿了恐怖。……生活不過是受折磨而已。……生命已變成一座監獄。……我渴望著被蹂躪,並且實際上我每時每刻都在蹂躪我自己。

她從一家精神病院轉到另一家精神病院,從這個心理醫生找到那個心理專家,但是都無濟於事。她幾次試圖自殺,但是都未遂。最後被送到了貝爾惟尤療養院,成為賓斯旺格的病人。在賓斯旺格的照顧下,她似乎開始變得平靜和舒適,並且奇跡般的開始進食。飲食的規律加上鎮靜劑的作用,她的身體恢復了一些,人也精神了很多。

但是她仍然產生無法控制的恐懼感,顯然還在受到求死欲的困擾,她說:「我找不到任何解脫的方法,除了死!」賓斯旺格對愛倫的訴說總是耐心地傾聽著,通過她的日記和她丈夫提供的資料,賓斯旺格將愛倫的病診斷為一種「進行性精神分裂症」。他又邀請另外兩位精神病學家對愛倫作了會診,而兩位專家都同意,認為愛倫的病情太惡劣而沒有治愈的希望。於是他們征求她丈夫的意見,看是讓愛倫繼續被關在精神病院裡,還是讓她回家。最終醫生和丈夫都選擇後者。

回到家,愛倫表現出異樣的放鬆和愉悅,甚至還吃了巧克力。這是13年來的第一次,第一次吃巧克力,第一次這樣滿懷欣喜的吃巧克力。回家的幾天裡,她表現得一直很開心,不停地與丈夫聊天,滿足地吃東西,愜意地讀了點文章,隨筆又寫了首詩歌,還給朋友們寄了信。可是在這之後,便服毒自盡了。在「愛倫·維斯特的案例」的報告中,賓斯旺格還跟我們分享了愛倫的另一首詩:我希望自己的死跟鱈魚一樣,能在生命最高潮的時候突然撕破喉嚨。

我不想自己活得跟蠕蟲一樣,慢慢地變老變丑,變得遲鈍變得愚蠢。在我生命的火焰中,只許有一次燦爛的綻放。賓斯旺格說,愛倫被撕裂成了兩個相反的世界:一個是墓穴的世界,是她軀體所存在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中,她就像墓穴的蠕蟲一樣,慢慢變老變丑。而她周圍的人看起來都很邪惡、很痛苦。在墓穴的世界中,愛倫的一切都變得墮落、消沉、毀滅,最終進入一個墳墓的黑洞裡;另外一個世界是蒼穹的世界,充滿了純潔與干淨的靈魂。

在這個世界裡,愛倫可以自由地飛翔。愛倫一心想要擺脫墓穴的世界,想要穿越平凡的物質世界到達無垠的蒼穹。所以她拼命地餓瘦自己,甚至變成一副骷髏都還不滿足。賓斯旺格認為,愛倫拼命地不想做自己,而同時又拼命地想做自己,這種絕望顯然同死亡有某種特殊的關系。當這種絕望的折磨降臨時,自殺以及隨之而來的虛無便成為「幸福的意義」。這樣看來,愛倫最後的自盡之所以顯得異常的輕鬆,「她只是在她的死亡決定中才找到了她自己,並選擇了她自己。安樂的死亡也就是她的安樂存在的誕生。然而,在那種存在只能透過放棄生命來存在的地方,那裡的存在實在是一種悲劇性的存在」。

[陳矮(偶爾叫坨坨肉)在讀《如何成為心理咨詢師》;章節名:賓斯旺格·存在主義心理學頁碼:第10頁;2018-07-30]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