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分合理的疑問,於是加賀解釋:“其實,不久前東京發生一樁命案,我們負責調查。”

“命案……”美重子的表情蒙上一層陰影。

“請放心,我們並非懷疑府上與那案子有關。只是,我們查出被害人生前的一些行徑,似乎與您兒子發生的意外有關,所以想來打探詳情。”

“那位被害人是?”

“他姓青柳,青柳武明先生。您有印象嗎?”

“青柳先生……好像聽過,不過很抱歉,應該不是我們認識的人。”

松宮心想,大概是吉永曾與家人提過社團前輩,美重子才隱約記得青柳這個姓氏。

但上門造訪前,松宮與加賀商量過,今天暫時別告訴吉永的家人,青柳武明是吉永社團前輩的父親。

“您曉得日本橋的水天宮嗎?那座神社以保佑安產著名,但對保佑除水難似乎也很靈驗。”

聽加賀一提,美重子眨著眼,回道:“雖然曉得……”

“依我們調查,青柳先生會固定前往水天宮參拜,而且每次都折一百只紙鶴供奉,關於這部份,您有沒有──”

加賀不禁一頓。只見美重子的神情驟變,雙眼圓睜,倒抽口氣。

加賀又問:“您想到甚麼嗎?”

美重子大大點頭。“是的。我想,那個人就是‘東京的花子小姐’。”

“花子小姐?”

“稍待一下。”美重子起身走出客廳。

松宮與加賀面面相覷。即使是身為菁英刑警的表哥,也露出莫名所以的表情,但目光比平日強烈,顯然已預見將取得關鍵線索。

美重子抱著一臺筆記型計算機返回。

“其實,我持續在寫部落格。原本只是想記錄照護我兒子的過程,卻陸續收到來自各方的鼓勵。”美重子按下電源開關。

“‘東京的花子小姐’就是其中一人?”加賀問。

美重子點頭,“我和那網友都是透過電子郵件聯系。我也猜過對方可能是男性,這樣啊,原來他不幸遇害……”

“所以,您曉得那一百只紙鶴的事情?”

“是的,他說要把千羽鶴分十次幫我送去供奉。至於詳細內容,看我的部落格就明白。不好意思,獻醜了。”美重子將筆電轉向松宮與加賀。

屏幕上映出部落格的首頁,頁面妝點著許多色彩繽紛的圖樣。

“喂。”加賀指著畫面上方。松宮一看,大吃一驚。

美重子部落格的名稱,就叫“麒麟之翼”。

30

下午兩點過後,松宮與加賀回到東京車站。接著,兩人依加賀的提議,直接前往修文館中學。

抵達學校,兩人先前往職員辦公室。再度見面,昨天帶他們到會客室的女職員一臉訝異。

“不好意思,我們想和糸川老師多聊一下。”加賀說。

女職員面向計算機查了一會兒。“糸川老師上課中,兩位很急嗎?”

“沒關係,等他下課再說。方便在昨天那間會客室等候嗎?”

“嗯。記得怎麼走嗎?”

“不要緊,我們自己過去就好。”

來到會客室,兩人和昨天一樣並肩坐在沙發上,卻沒交談。該討論的事,他們在新幹線的回程已全商量好。不過,說是商量,其實都是加賀陳述推理,松宮只有聽的份。

二十四小時內,厘清不少疑團。兩人有十足的把握,這起案子很快就能偵破。

鐘聲響起,校園內一陣騷然,走廊上腳步聲來來去去。

幾分鐘後,會客室的門打開,糸川帶著比昨日更甚的警戒神色出現。

松宮與加賀起身行一禮。

“今天有何貴幹?我所知的已全告訴你們。”糸川毫不掩飾內心的不悅,高聲道。

“抱歉又來打擾,我們希望能借閱一份文件。”加賀說。

“甚麼?”

加賀一頓,回答:“比賽成績。三年前那起意外發生前,有場遊泳大賽吧?我們想看當時的紀錄。”

“何必呢?”糸川的臉龐微微抽搐,語氣有些退卻。

“據先前的證詞,吉永友之同學是因比賽成績不理想,受到打擊才會溜回學校泳池自主練習,對吧?那麼,成績究竟多糟?我們認為得確認一下。”

糸川皺起眉,“沒必要吧?吉永那次賽績不佳眾所皆知,我也記得很清楚。”

“但是,”加賀逼近糸川一步,“警方需要具體的數字,麻煩您。”

被高頭大馬的刑警俯視,糸川似乎也沒轍。“我明白了。那麼,兩位稍候,我去拿。”

“不,我們直接去看就好。教師辦公室就在附近吧?”

“資料不在教師辦公室,都收在社辦。”

“這樣啊。沒關係,一塊過去吧。”

松宮也站到加賀身旁,催促糸川:“走吧。”

糸川苦著臉步出會客室,松宮與加賀隨後跟上。

校園到處是高聲談笑的學生,見糸川三人經過,紛紛露出好奇的眼神。對他們而言,校內出現老師以外的大人似乎相當稀奇。

遊泳社社辦位於泳池旁一棟小建築物的二樓,一樓則是更衣室。

糸川打開門鎖。社辦空間很小,只有書桌、置物櫃和收納櫃,書架上擺著成列的活頁夾。根據上頭的標示,那些顯然都是比賽成績的檔案。

“就是這個吧?”加賀拿出白手套,“方便借看嗎?”

糸川粗魯地應聲:“請便。”

加賀迅速翻開活頁夾。松宮也戴上手套,湊近加賀手上的資料。

翻到某一頁時,加賀手一頓。數據上標記著三年前的八月十八日,也就是那起意外發生的當天。

松宮目光掃過比賽項目與出場的選手名單,發現吉永友之的名字出現在五十公尺自由式的項目,青柳悠人也在同一組。


加賀指著一處,正是兩百公尺接力賽的紀錄。看到選手名單,松宮不禁咽下口水,因為上頭寫著:


第一棒青柳悠人(三年級)

第二棒杉野達也(三年級)

第三棒吉永友之(二年級)

第四棒黑澤翔太(三年級)

“記下來。”加賀低聲吩咐松宮。其實不用他提醒,松宮早拿出記事本和筆。兩人想調查的並非比賽成績,而是這份接力賽的成員名單。


青柳悠人和吉永友之沒再出現在別的項目。


加賀闔上活頁夾,放回書架。回過身,只見糸川陰郁地站在他們身後,眼神甚至帶著些許攻擊性。

“看夠了嗎?”糸川出聲。

“嗯。另外,方便請教一事嗎?”

“甚麼?能快點問完嗎?”

“糸川老師教的是哪門課?”


糸川微訝地皺起眉,回道:“數學。”


“這樣啊,中學的數學有很多公式,像畢達哥拉斯定理或公式解之類的。”

“是的,那又怎樣?”

“雖然背下公式便能解出許多問題,但要是一開始就記錯公式,只會不斷答錯,也有這種狀況吧?”

“對啊。”糸川臉上明顯寫著“你這個刑警到底想說甚麼”。

“請務必教導學生記下正確的公式。”

“不需要您提醒──”

“是嗎?嗯,今天打擾了,謝謝您的協助。”加賀很快說完,向松宮使個眼色,兩人便告辭。


踏出校門,兩人到附近的家庭餐廳吃了頓午晚餐。中午回東京的新幹線上,兩人討論得太專注,錯過用餐的時機。

Views: 2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