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沙巴的沙邦
  • Male
  • Sapong, Tenom,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來自沙巴的沙邦'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VR
  • Kolkata Bachcha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ku
  • Zenkov
  • KyrGyz
  • Kehtay Dream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中砂礁群
  • 等河水退去
  • 1 Dimensional Man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來自沙巴的沙邦's Page

Latest Activit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上

香織結束熟食店的打工後,回到家已過晚上八點。平常她習慣立刻換運動服,但今晚決定穿著外出服等冬樹進門。今天下午五點多,香織收到冬樹的簡訊,說是找到可能錄用他的公司,馬上要去面試。香織原本打算,冬樹若順利錄取,兩人便到附近的居酒屋慶祝──冬樹點最愛的啤酒,我就來杯烏龍茶吧。然而,冬樹遲遲不見人影。時針很快通過九點,到了十點依舊沒消息,打手機也沒接。於是,她傳簡訊關切:“你在哪里?我很擔心,看到留言回我一下。”大概是面試沒通過吧,之前也曾發生類似的狀況。冬樹告訴她,要去應征池袋一家飛鏢酒吧的店員,但直到天亮都沒回來。香織不安地外出找人,發現他醉倒在公園,身旁的啤酒空罐堆成小山。一問之下,才曉得店家以“表情太陰沈”為由拒絕他。大受打擊的他自暴自棄,跑去便利商店買一堆酒狂灌。雖然這行徑很傻,香織卻頗能理解他的心情。他肯定是覺得沒臉見女友,也很氣自己這麽沒用吧。至於冬樹今天前往哪里面試,香織並不清楚,但應該不是服務業。因為冬樹天性木訥,不擅長與別人相處,一旦面對陌生人,便會當場口吃。他常說,還是面對機械比較輕松。實際上,他至今幾乎都在工廠上班。這次同樣想找類似的工作,但或許是不景氣,加上他本身有些…See More
yesterday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下

快抵達醫院時,後座的史子突然翻起皮包,窸窸窣窣地不知在找甚麽,連坐在副駕駛座的悠人也明顯感受到她的焦慮。“怎麽啦?”遙香問。“我好像忘了……”史子悄聲回答。“該不會沒帶錢包吧?”“嗯。”“欸?”遙香一臉難以置信,悠人也忍不住咂嘴:“妳在幹嘛!”“沒辦法,出門時太匆忙。”這不能當借口吧,但悠人忍住沒發牢騷。緊要關頭,母親總會出些小狀況。司機聽到他們的對話,主動關切:“東西落在家里嗎?”“是啊……”史子不好意思地應道。“需不需要掉頭?”“沒關係,我身上還有些錢。”悠人瞄一眼里程計價表,從位於目黑的家搭車趕往目的地,金額沒想像中多。不過,保險起見,他仍掏出皮夾確認,“應該夠吧。”“那就好……”史子低語,話聲卻十分虛弱。此刻,她的心思想必不在錢包上頭。當然,悠人也一樣。盡管已近深夜十一點,路上交通依舊繁忙,而且其中包括不少顯眼的警車。“看樣子是出事了。”司機出聲,悠人也不好當沒聽見,只好隨口應句:“嗯,大概吧。”不久,出租車抵達醫院,三人在大門前下車,玻璃門卻文風不動,門內一片漆黑。“咦,該從哪邊進去?”史子東張西望。“媽,剛剛電話里,對方有沒有交代走夜間用的側門?”遙香問。史子一聽,不禁掩嘴…See More
Nov 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上

刑警連忙搖手,“不是的。有些細節需要你們協助確認,況且,對方不一定是兇手。總之,還請移步警署。”史子想不出拒絕的理由,於是望向悠人。“走吧。”他說。約三十分鐘後,悠人一行搭警車抵達日本橋署。雖然已是深夜,警署外仍聚集許多媒體的探訪車。原本悠人擔心會受這些人窮追猛問,下車後媒體卻沒衝上來,消息似乎尚未發布出去。警署外觀是標準的辦公大樓,顯得相當利落都會,但走進里頭,氣氛立刻一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正面的大階梯,精雕細琢的扶手散發出穩重的氛圍,接待櫃臺也以古意盎然的大理石材質打造,而天花板垂吊的照明顯然歷史悠久。據刑警說,當初改建時,許多人舍不得舊建築的傳統之美毀於一旦,才特意留下部份內裝。母子三人被帶到一間狹小的會客室。刑警詢問需要甚麽飲料,三人回說不用了,但幾分鐘後,女警仍送來日本茶。史子啜口茶,咕噥著:“是個年輕男子啊……”“妳知道可能是誰嗎?”悠人問。史子無力地搖搖頭,“不過,你爸公司應該很多年輕人吧。”他們的對話僅止於此。關於武明的工作,悠人比史子更不在乎,他只曉得父親的公司是建築零件制造商,而且父親的職位頗高。約莫一小時後,刑警終於露面。“抱歉,久等了。三位請隨我來。”刑警帶他們…See More
Oct 2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3)下

緊鄰人行道的是知名證券公司的辦公大樓【註:指的是“野村證券株式會社”總公司,與“三越百貨”本店同為日本橋地區知名的老建築。】,即使在黑夜中,依然感受得到建築物外觀散發的歷史氛圍。胸口中刀的被害人走在這條路上時,心里究竟想著甚麽?…See More
Oct 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3)上

松宮修平抵達案發現場時,日本橋上已圍成單向通行的狀態。封鎖的這一側停著成排警車,橋頭附近一條連接中央大道與昭和大道的單行道也全面禁止通行。十字路口中央有制服警察指揮交通,馬路的另一側則看得到一些電視臺工作人員的身影。不過,圍觀群眾並不多。一方面是被害人早就送往醫院,加上周遭較顯眼處沒留下類似行兇的痕跡,引不起行人的好奇心。剛得知地點時,松宮還有些厭煩地想著,又得撥開重重人墻才能進到封鎖線內,實際狀況卻頗為冷清。戴上手套、環好臂章後,有人拍拍他的右肩。回頭一望,雙眼細小、尖下巴的主任小林站在身後。“啊,您辛苦了。”“真不走運啊,松宮。你剛剛在約會吧?”帶手套的小林面無表情地豎起小指【註:日本人的肢體語言當中,豎起的小指通常指女友。】。“才沒有。您怎會這麽說?”“傍晚下班時,你不是一臉暗爽?看就知道你很慶幸沒遇上召集。”“輪值時沒接到出動命令,主任也會感到開心吧?這樣就能好好陪家人。”小林哼一聲。“真想讓你瞧瞧方才我女兒的表情。我在家接到聯絡、準備出門時,她說有多樂就有多樂,八成是好一陣子不用面對惹人厭的老爸的緣故,一旁的老婆也是同一副德性。記住,要是結婚生了個女孩,她上中學就等於離開你,…See More
Sep 2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下

登紀子忍住咂嘴的衝動,手伸向茶杯。瞄一眼時鐘,已過晚間九點。今天從醫院下班,到常去的定食店解決晚餐後,大老遠跑來銀座的咖啡店,就是因為在日本橋署工作的加賀說要這時間才有空碰面。加賀刑警一臉嚴肅地回座,登紀子馬上察覺情況不太妙。“抱歉,突然接到上面的命令。”加賀語帶歉疚。“這麽晚還要回去工作?你們沒在管勞動基準法噢。”她當然是在調侃,加賀卻沒笑。“是緊急動員。這附近發生案子,我得趕過去。”瞧見加賀認真的眼神,登紀子也無法再談笑以對。“那,此事怎麽辦?”她指指仍顯示著月曆的手機。加賀尋思片刻,旋即點點頭。“按剛剛討論的日程進行吧,一切交給妳。只不過……”他直視登紀子,舔舔唇說:“當天我不一定抽得出空。”登紀子板起臉,擡眼瞅著加賀。“我希望你承諾會出席。”見加賀為難地皺起眉,登紀子的神色稍稍和緩。“看來是沒辦法。你在天國的父親大人,也會要你以工作為重吧。”加賀尷尬地搔搔頭,回道:“我會努力的。”兩人踏出店門,加賀立刻舉手招出租車,請登紀子上車,但她搖搖頭。“我搭電車就好。加賀先生,你先走吧。”“這樣嗎?那我就不客氣了。妳路上小心。”“你也別太拚命。”加賀點點頭,微笑上車。不過,告訴司機目的地…See More
Sep 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2)上

叫出手機的月曆功能,液晶屏幕顯示出下個月的月曆,登紀子接著將手機平放到桌面,好讓對座的人也能清楚看見。“忌日是下個月的第三個星期三吧?那麽,選在前一周的星期六或星期天如何?當周我應該空得出時間。”她指著屏幕上的日期問,對方卻沒吭聲。擡頭一看,才發現對方的目光一徑落在她身後。…See More
Aug 30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1)

晚上接近九點時,男人經過日本橋派出所旁。走出派出所察看四下的巡查,剛好目擊男人步履蹣跚的背影。當時巡查心想,怎會這麽早就喝得爛醉如泥?由於只瞧見背影,不是很確定年紀,但依髮型推測,應該是中年人。中等身材,穿著得體,遠遠也看得出那身深褐西裝應該是高檔貨。巡查略一思索,判斷沒必要特地叫住對方。男人搖搖晃晃地走近橋頭。那是建於明治四十四年(一九一一),目前已列為國家指定重要文化財產的日本橋(編註:見下圖)。男人邁步過橋,似乎是打算前往三越一帶。…See More
Aug 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劉繼明:夏日里最後一朵玫瑰

女高音在春天即將過去的時候,被一場致命的疾病擊倒。她整日臥病在床,回憶自己剛剛綻放的青春年華和藝術生命,猶如窗外天幕上一閃即逝的流星,心里充滿了憂傷。在那些日子,她不止一次地支撐著虛弱的身體走到鋼琴邊,但她的手指已經無力掀開琴蓋。她只能任憑往昔的音樂在腦子里發出空洞的回響,然而又無可挽回地彌散,消失,徹底地歸於冥寂……而小偷將在這個故事里不可避免地出現。小偷的出現顯然帶有極大的偶然性。 由於故事本身的邏輯,他拿著一束塑料玫瑰花,在一個細雨朦朦的黃昏敲開了一扇關閉多日的門。而在此之前,這個手拿玫瑰的小偷已經走遍了這座城市的大部分私人住宅區,並且成功地完成了一次又一次的偷竊。他作案的主要伎倆是當確信室內空無一人時,便毫不猶豫地撬門而入;而倘若門不幸被敲開,他便捧著那束玫瑰花彬彬有禮地問:請問您要花嗎?小偷敲開故事中的那扇門時,看到的是一雙美麗得令人心悸的瀕死者的眼睛。…See More
Aug 6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李靖·五十鎊

對英國鄉下的路來說,這輛紅色的美國轎車實在是太寬了。眼看它迎面而來,波爾只得讓自己的車靠邊給它讓路。 大轎車小心翼翼地從近旁緩緩擦過。波爾借機打量了一下對面這位先生:這張臉真令人不敢恭維,鼻梁上架副墨鏡,一頭黑髮剪得太短,嘴巴看起來也太大,而耳朵卻又太小了。 “這家夥我好像在哪兒見過?”波爾心念一動,“等等,我想起來了,是在昨天的報紙上。”他扭頭問一旁的妹妹:“勞拉,昨天的報紙還在嗎?你沒像往常一樣在我需要的時候在早上拿它點爐子吧?”“不,我沒有。”勞拉笑起來,“不過它已經骯臟不堪了。在魚店里我找不到合適的紙包魚,只好用它湊合了。就放在後面,如果你需要的話,我可以給你拿來。” 她打開後門把魚從報紙里拿出來,把報紙遞給了波爾。他很快翻到中央把一張照片指給她看。那上面有的部分已經沾了魚血,但臉部仍清晰可見。就是這副醜陋的嘴臉,大嘴巴,小耳朵,還戴副墨鏡。…See More
Jul 28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波登·迪爾:西瓜的滋味

羊本榮·譯那個夏天我16歲,我家搬到那個地方才不過一年。那些男孩子們對我還捉摸不透,就連弗萊第·格雷和約翰也是這樣。這也許是因為我是從城里來的。委拉黛安的家緊挨我家,我們對她可不敢生什麽非份之想,頂多只能跟她道聲“早上好”罷了,因為我們都害怕她的爸爸威爾斯先生。 威爾斯先生又高又大,目光嚴厲。在這種目光下,你會覺得自己縮小了一半。 論種地,他是這一帶數一數二的好把式,那年夏天,他在自己牲口棚後面的沙地里種出了那一帶從來沒有見過的一個大西瓜。他打算留它做種,第二年要種出許多許多這麽大的西瓜來。 弗萊第·格雷、約翰和我雖然談論過要偷這個瓜,但我們心里明白,這只不過是說說罷了,因為一想到威爾斯先生大發雷霆時的那副模樣,我們心里就發怵。 晚上在房前走廊上聊天時,我們總看見威爾斯先生坐在那個窗前,威嚴的目光巡視著他的“西瓜兵團”。有時我坐上一個鐘頭盯著他,心里不知怎麽就變得又緊張又激動。…See More
Jul 23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J·M·巴利:我丈夫寫書

周林東·譯我跟喬治結婚之前,早就知道他是個雄心勃勃的人。那時我們還沒有訂婚,他就把心底里的秘密告訴了我:他要寫一本大部頭著作,書名叫做《倫理學研究》。“不過我還沒有動手,”他習慣地說,“冬天一到我就動手,每天晚上堅持寫。”白天里,喬治在一家公司供職當秘書。公司器重他,他只得把自己一天里最好的時間花在寫信記帳上。他說,等書出版了,他就出名了。我說:“要是你能多些時間自己支配來寫書就好了。” “我倒不在乎忙。”他像一個永遠壓不垮的英雄那樣輕松愉快地說,“你留意到麽:世界上大凡偉大的著作,幾乎都是出自忙人的手筆。毫無疑問,一個人只要有寫作天才,作品是遲早要問世的。” 他說這些話的時候,眼睛熠熠發亮,語調充滿激情。這種激情很快感染了我。 每次我們一見面,便盡談些未來,或由他滔滔而論,我合掌傾聽。不久,我們就訂婚了。喬治可不是個一般見識的情人,他不會三天兩頭嚷嚷“好人兒”呀“漂亮”呀這類詞——他從不屑這樣。我們單獨呆在一起時,他就把手伸給我,讓我一邊兒牽著,一邊兒聽他熱切地描述他那本《倫理學研究》。 我們訂婚不久,喬治好言好語,要同我結婚。 “我定不下神寫書,除非結了婚。”他說。…See More
Jul 22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詹姆斯·斯特瓦特·加:我應該吻她

我初戀的時候,既浪漫又害羞,整天在夢幻般的迷宮里徘徊……那時我18歲,每天忙完專業課後,不是踢足球、玩網球,就是到拳擊俱樂部練拳擊,從來不知道女孩子的事情。到了周末,要是我所在的球隊沒有比賽的話,我就直奔電影院,買票看故事片,這些故事片往往使我加深了少兒時代特有的想象。 一個下雨的周末,我看電影之前,無意之中走進影院隔壁的小商店里。在糖果櫃台後面,站著一個和我年紀相仿、亞麻色頭發、長著小酒窩的姑娘,我從未見過這樣漂亮的女孩子!為了吸引她的注意,我向她不自然的笑了一笑,想說句俏皮話,可是聲調卻是顫抖和不自然的:“請給我買點糖。” 她把糖稱了以後裝進一個白紙袋里。遞錢給她時,我們的手幾乎碰著了。在回來的途中,我的手一直捂著這個紙袋,甚至不願打開它。 那之後的一個星期中,我每天都生活在一個夢境般的世界里,到處是亞麻色頭發和小酒窩。我總是模仿電影男主角那樣喜氣洋洋地和她講話;她呢,每當我說完,也總像女主角那樣嫣然一笑。…See More
Jul 19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馬克·薩爾茨曼:小米

陳紅雯·譯1982年我從耶魯大學中國文學專業畢業。我的漢語很流利,廣東話也不錯,並且好不容易學會了古漢語。因需要找個工作,我便向耶魯——中國協會提出申請,結果被派到地處長沙的湖南醫學院教英語。那年我22歲。 有一天,我的一個學生問我:“馬克老師,能否麻煩你一下?我有位親戚,她是位醫生,從哈爾賓來,她英語說得很好,可還想多學點。我能不能領她來見見你?只要一二次就行。” 他接著又介紹道:“她叫小米,聰明又有個性。在班上總當班長什麽的,甚至還當過校團支部書記。‘文革’時她主動下鄉,幾乎給餓個半死。她終於有機會上醫學院念書,是班上最聰明的人。 聽上去小米這個人枯燥極了。我清了清喉嚨,希望我的學生幹幹脆脆定個時間完事。可他又說道;“她的專業是小兒科,她喜歡跟孩子打交道,可在畢業分配時,有人散布謠言說,她和其他一些英語專業的同學在課余時間讀西方文學著作而不是讀醫學書籍。他們被斥責為‘仿羊皮’——模仿西方人。”…See More
Jul 15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席勒·五個過路人

一個人落到了一夥強盜手中,他們把他的衣服剝光,並在凜冽的寒風中把他拋在道路上。 一個過路人乘車走到他身旁,受害者向他申訴自己的遭遇並且懇求幫助。過路人同情地回答:“我可憐你,我也情願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給你。不過請你不要請求別的效勞,因為你的樣子使我難過。你看,那里來了人,請把這只錢袋給他們,他們會幫助你的。”受難者答道:“謝謝,不過,如果人道的義務需要這種苦難,那應該也有力量正視苦難。你的整個錢袋連你感覺神經微小努力的一半都不值。” 這種行為是什麽?它既不是有益的,也不是道德的,又不是慷慨的,更不是美的。這種行為僅僅是善心的閃爍,僅僅是善心的突發。 第二個過路人出現了;受害者又提出了自己的請求。對這第二個人來說他的錢是很珍貴的,但他仍然想要履行人道的義務。他說:“如果為你浪費時間,我就錯過了賺錢的機會。如果你支付我所失掉的那些錢,那我就背你到離這里一小時步行路程的修道院去。”那個受害者反駁道:“這是個理性的決定,但是應該說,你的甘願效力使你花費不大。你看,那里來了一個騎馬的人,他會給我幫助,你卻為錢出賣這種幫助。”…See More
Jun 27
來自沙巴的沙邦 posted a blog post

王水林·我的海底

一濃霧般深沈的生命,把人類分為兩截,一半是苦澀的海水,一半是堅冰般的陸地。我一出生,就被扔在了那冷酷而又陰森的海底。 家境的貧困,構成我生命磨難歷程的第一個牢籠,孩子們應享有的權利,諸如幸福、溫暖、玩具、上學之類的名詞,對我幾乎是不可企及的童話世界的夢幻。童年的坐標上,留下的唯有風化的淚水、凝固的苦難和生命幾經掙扎的微光。 母親的眼淚,父親的暴躁,和著我的痛苦,像一股洶湧的激流,咆嘯在渭北高原上這個貧窮破落的小村莊。 …See More
Jun 26

來自沙巴的沙邦'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來自沙巴的沙邦's Blog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5)上

Posted on August 6, 2018 at 8:57am 0 Comments

香織結束熟食店的打工後,回到家已過晚上八點。平常她習慣立刻換運動服,但今晚決定穿著外出服等冬樹進門。

今天下午五點多,香織收到冬樹的簡訊,說是找到可能錄用他的公司,馬上要去面試。香織原本打算,冬樹若順利錄取,兩人便到附近的居酒屋慶祝──冬樹點最愛的啤酒,我就來杯烏龍茶吧。

然而,冬樹遲遲不見人影。時針很快通過九點,到了十點依舊沒消息,打手機也沒接。於是,她傳簡訊關切:“你在哪里?我很擔心,看到留言回我一下。”…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下

Posted on August 6, 2018 at 8:54am 0 Comments

快抵達醫院時,後座的史子突然翻起皮包,窸窸窣窣地不知在找甚麽,連坐在副駕駛座的悠人也明顯感受到她的焦慮。

“怎麽啦?”遙香問。

“我好像忘了……”史子悄聲回答。

“該不會沒帶錢包吧?”

“嗯。”

“欸?”遙香一臉難以置信,悠人也忍不住咂嘴:“妳在幹嘛!”

“沒辦法,出門時太匆忙。”…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4)上

Posted on August 6, 2018 at 8:53am 0 Comments

刑警連忙搖手,“不是的。有些細節需要你們協助確認,況且,對方不一定是兇手。總之,還請移步警署。”

史子想不出拒絕的理由,於是望向悠人。“走吧。”他說。

約三十分鐘後,悠人一行搭警車抵達日本橋署。雖然已是深夜,警署外仍聚集許多媒體的探訪車。原本悠人擔心會受這些人窮追猛問,下車後媒體卻沒衝上來,消息似乎尚未發布出去。

警署外觀是標準的辦公大樓,顯得相當利落都會,但走進里頭,氣氛立刻一變。首先映入眼簾的是正面的大階梯,精雕細琢的扶手散發出穩重的氛圍,接待櫃臺也以古意盎然的大理石材質打造,而天花板垂吊的照明顯然歷史悠久。據刑警說,當初改建時,許多人舍不得舊建築的傳統之美毀於一旦,才特意留下部份內裝。…

Continue

東野圭吾《麒麟之翼》(3)下

Posted on August 6, 2018 at 8:51am 0 Comments

緊鄰人行道的是知名證券公司的辦公大樓【註:指的是“野村證券株式會社”總公司,與“三越百貨”本店同為日本橋地區知名的老建築。】,即使在黑夜中,依然感受得到建築物外觀散發的歷史氛圍。胸口中刀的被害人走在這條路上時,心里究竟想著甚麽?



“這段路平常不太有行人嗎?”石垣問。

藤江點點頭,“先不談白天的情形,入夜後確實很少人經過,畢竟附近只有這家證券公司。”

“所以,身受重傷卻沒人發現也不奇怪?”

“是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