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Hérétique'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突然突闕起來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風華正茂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 客家 庫
  • Easy Tre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Hérétiqu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érétique's Page

Latest Activit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江蘇之塔

友人送來一本書:《江蘇之塔》。這可說正投我所好,因為我是江蘇人,同時又是一向喜歡寶塔的。這本書裡所著錄的江蘇寶塔,那些有名的幾座,我大都有機會見過了。如鎮江甘露寺的鐵塔,金山寺的江天塔,昆山馬鞍山頂上那座沒有頂的凌霄塔。因為在這兩處地方住過幾年,這幾座古塔都看得很熟了。但也有例外,如南京郊外棲霞山有名的隋代舍利塔,乘火車往來不知經過多少次了,但是始終未曾有機會去看過。還有南京城內有名的大報恩寺塔殘址,這是一座五彩琉璃塔,建築設計的瑰麗,有天下第一塔之稱,在二十多年前還有塔頂風磨銅的寶剎和殘磚可見,我也錯過機會不曾去看過。經過抗日戰爭之後,這些遺物都沒有了。《江蘇之塔》著錄了江蘇省境內現存的塔七十五座。其中有些是八型的石舍利塔,有些是喇嘛塔式白塔,都不是常見的「七級浮屠」式寶塔。建築年代,有些更是現代建築物,如睢寧縣高作鎮的玉皇塔,建於民國二十八年,洞庭湖東山的安定塔,建於民國初年,南京玄武湖的諾那塔,建於民國二十六年,覆舟山的三藏骨塔,建於民國二十三年,靈谷寺的靈谷塔,原本是陣亡將士紀念塔,建於民國二十年,這些都說不上是「古塔」。在《江蘇之塔》內,沒有著錄上海有名的龍華寺塔,這大約因為…See More
3 hours ago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江南園林誌

《江南園林志》,著者童雋。這書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本預定由北京中國營造學社出版。排校末竣就爆發了抗日戰爭,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最近寸由北京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著者是建築師,性喜研究文物史料。這書是他當年實地遊覽勘查江南各名園寫成的。全書由三個部分構成,即文字介紹、圖片與各園、林的平面圖。既是出自建築師之筆,後一部分當是本書最大的特色,因為可以作實際設計園林參考之用。這書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而由工業出版社出版,大約就是這個原因。對我來說,最感興趣的乃是文字部分。本書的圖片雖然很多,共有二百多幅,可惜原底有些不夠清晰,而且據說照片曾遭過水漬,因此印出來的成績就不大好。但是這些在抗日戰爭前所攝的照片,由於經過一次大兵燙和自然的摧殘,原來的景物早已今非昔比,有的己不存在,因此這些照片和那些當年測繪的平面圖一樣,對於今後要重建或是修復這些江南名園,仍有參考價值。冒著炎暑,我將這部印得很精緻的《江南園林志》讀了一遍,當作臥游。這些園林,多數是我不曾游過的,可是那些園名,甚至園中的景物和故實,卻是久已知道的。現在再作紙上臥游,竟彷彿舊地重臨了。在中國各地區內,園林之勝,自然不能不推我們江南。北方的…See More
Fri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江南園林誌

《江南園林志》,著者童雋。這書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本預定由北京中國營造學社出版。排校末竣就爆發了抗日戰爭,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最近寸由北京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著者是建築師,性喜研究文物史料。這書是他當年實地遊覽勘查江南各名園寫成的。全書由三個部分構成,即文字介紹、圖片與各園、林的平面圖。既是出自建築師之筆,後一部分當是本書最大的特色,因為可以作實際設計園林參考之用。這書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而由工業出版社出版,大約就是這個原因。對我來說,最感興趣的乃是文字部分。本書的圖片雖然很多,共有二百多幅,可惜原底有些不夠清晰,而且據說照片曾遭過水漬,因此印出來的成績就不大好。但是這些在抗日戰爭前所攝的照片,由於經過一次大兵燙和自然的摧殘,原來的景物早已今非昔比,有的己不存在,因此這些照片和那些當年測繪的平面圖一樣,對於今後要重建或是修復這些江南名園,仍有參考價值。冒著炎暑,我將這部印得很精緻的《江南園林志》讀了一遍,當作臥游。這些園林,多數是我不曾游過的,可是那些園名,甚至園中的景物和故實,卻是久已知道的。現在再作紙上臥游,竟彷彿舊地重臨了。在中國各地區內,園林之勝,自然不能不推我們江南。北方的…See More
Mar 2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紅樓夢》與南京的關係

「一夢紅樓二百秋,大觀園址費尋求;燕都建業渾閒話,旱海枯泉妄覓舟!」據說這是有人在北京和南京都尋不出《紅樓夢》裡所說的大觀園遺址後,寫出了這首寄慨的小詩,見吳柳先生所寫的《京華何處大觀園》一文。本來,大觀園原有在南京或在北京兩說,現在是後說佔了上風。由於有新材料的發現,大觀園是在北京之說,簡直已經被肯定了。但是,大觀園雖在北京,這並非說《紅樓夢》與南京就根本沒有關係了。《紅樓夢》與南京的關係仍是很密切,而且很大的。首先,《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的祖上,是在南京任「織造」官的,這固然不用說了。而且曹雪芹本人,就是在南京出世的,從前的傳記資料說他三四歲時離開南京,現在的新考證,則斷定他離開南京到北京時,至少已有十三四歲(見吳恩裕的《曹雪芹生平為人新探》)。這一來,他與南京的關係更加深了許多。十三四歲,自然懂得許多東西了,「秦淮舊夢憶繁華」(敦敏贈曹雪芹詩),自有許多事情可憶。曹雪芹的同時代人明義,《讀紅樓夢詩》的詩序,有句云: 曹子雪芹出所撰《紅樓夢》一部,備記風月繁華之盛,蓋其先人為江寧知府,其所謂大觀園者,即今隨園故址。 大觀園以袁子才的隨園為藍本之說,久已被推翻了,但當時南京為明朝故都…See More
Mar 22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朱氏的《金陵古跡圖考》

今人談南京六朝沿革和古跡名勝的專書,不能不首推朱偰的兩種著作:一是《金陵古跡名勝影集》,一是《金陵古跡圖考》。兩書都是在一九三六年左右出版的,一圖一文,圖片有三百多幅,文字有二十餘萬字,相輔而行,互相印證。對於南京殘存的古跡名勝,作了實地的調查報告,非常詳盡,而且翔實可靠,糾正了前人沿用舊說的許多錯誤。朱氏並不是金陵人氏,他僑居是地,能夠腳踏實地的完成這樣的著作,實在難能可貴。前幾年聽說朱氏仍在繼續他的南京一帶文物史地調查研究工作。現在的工作條件自然比二三十年前更好了,希望他能有新著作問世,以慰我這個羈旅天涯的遊子。在有關家鄉的史乘方志一類舊籍不容易到手的海外,能有機會讀一遍《金陵古跡圖考》,再參閱一下那幾百幅攝影,實在如前人所說:「過屠門而大嚼」,聊當一快。不僅能彌補了讀不到那些舊籍之恨,同時也足慰遊子的鄉懷。《金陵古跡名勝影集》,據朱氏自己說,是他前後經歷三年的時間,攝影千餘幅,再從其中選取了這三百多幅來印成的。他自己在《金陵古跡圖考》的「幾例」上說:著者於民國二十二年至二十四年三年間,旅居金陵,鳩集同好三人,對於金陵史跡,加以實際調查,從事攝影測量。計調查範圍,東至丹陽,西至當塗…See More
Mar 21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平山堂與鑒真和尚

這幾天報上一連讀了好幾篇文章,都是關於鑒真和尚的,因為今年正是這位了不起的僧人圓寂一千二百週年紀念,才使我知道他在揚州所住的大明寺,就是後來的法淨寺,就是有名的平山堂所在地。平山堂在瘦西湖的盡頭,遊湖的乘了小船來到這裡,上岸步行上山,就到了平山堂。我在揚州玩的日子不多,但是平山堂給我留下的印象特別深。那一座小山並不高,站在寬闊的平山堂的坪台上,遙看來時所經過的一片湖水和遠處的綠楊城郭,使人頓有胸襟開拓舒暢之感,我想平山堂迷人之處,大約就在這裡。平山堂,這個堂名就已經迷人。當時年紀太輕,也不知道那座小山名為蜀崗,更不知道這裡就是唐朝有名的鑒真和尚修行之地,只知道這裡是歐陽修最喜歡的地方,他在這裡修築了這座平山堂:不高不矮,恰可平山,這個堂名就已經夠迷人了。我去的時候,正是春末夏初。心裡有一點年輕人的苦悶,便接納了朋友的好意,從上海又回到曾經住過多年的鎮江,再渡江到揚州去,在那裡住了半個月,差不多有一半的時間是消磨在平山堂上的。記不起是誰的兩句詩了:「竹床高枕虛堂上,臥看江南雨後山。」這就是在平山堂可以享受到的情調,也就是在平山堂可以見到的令人神往的景色。因為揚州地處大江北岸,從南岸的鎮江…See More
Mar 18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顧二娘制硯詩話

這一次中華書局舉辦的書法文玩展覽,陳列硯石甚多,其中有一方款為顧二娘制,石作灰綠色,硯底鐫一佛像,真偽雖不可知,然頗可玩賞,顧二娘為清初吳門人,以善於制硯著名,非端溪老坑佳石不肯動手,因此雖以制硯著名,然親手所製者不及百方,余多偽作。相傳她辨別硯材,只須以腳尖點石,即能知道石質的好壞新舊,此殆好事者故神其說,於是顧二娘硯遂更為人所重,袁子才《隨園詩話》載杭州何春巢得顧二娘硯,背上鐫劉慈七絕一首,因題「一剪梅」一闋紀其事云云。據今人考證,硯上所鐫七絕乃黃革田詩,見黃著《香草齋詩集》,並非劉慈所作,其為作偽可知。《隨園詩話》的內容,所收多互相吹捧及應酬之作,市儈氣甚重,久為識者所詬病,所記何春巢《題顧二娘硯詞》一事,也可作證。袁氏云:何春巢在金陵得端硯,背有劉總絕句云:一寸干將割紫泥,專諸門巷日初西,如何軋軋鳴機手,割遍端州十里溪。破云:吳門顧二娘為制斯硯,贈之以詩。顧家於專諸舊裡,時康熙戊戌秋日。春巢困調《一剪梅》一闋鐫其旁云:「玉指金蓮為底忙,昔贈劉郎,今遇何郎。墨花猶帶粉花香,制自蘭房,佐我文房。片石摩挲古色蒼,顧也茫茫,劉也茫茫,何時攜取過吳閶,喚起情郎,吊爾秋娘。」何春巢這首詞,…See More
Mar 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讀枝巢回憶篇

前些時候,詩人一峰先生惠寄一冊《枝巢九十回憶篇》,翻了一下,見是一首述懷的古體長詩,我也不知道這位枝巢先生是誰,就放在一邊。昨日讀高伯雨先生的一篇記夏仁虎的文章,知道枝巢是夏仁虎先生的別號,是江寧人,去年秋天才去世的,享了九十高壽。那麼,是一位鄉先賢人,這才又取出來在燈下細讀一遍。以年歲來說,枝巢先生的輩分,該是我的祖父輩了。我生得晚,不及見到點過翰林,又放過學政的祖父,但是卻見過母親的王家外祖父和繼母的呂家外祖父。呂家外祖父也是官京曹的,與潘復、鄭洪年、譽虎先生都有來往,一定與這位「藏身百僚底,艤艇驚濤上」的同鄉是相識的。讀了這首長詩,才知道這位前輩對於家鄉的著述已經有過不少。「京市既成書,省志補耆獻」,他除了主修過《北京市志》以外,還重修《江蘇通志》,補耆獻傳三百篇。「秦淮與玄武,水利俱條貫」,據自注說,作《秦淮志稿》,由金陵文獻館印行。又作《玄武志》,已先刊行。「歲華書可讀,遣民表邦彥」。自注說:「作歲華憶語,述南京風習」,又作《南京明遺民錄》,為修志資料。枝巢先生詩中所提起的這些有關家鄉著作,我簡直一種也未曾讀過,這真是說來慚愧。尤其是敘述家鄉風習的《歲華憶語》,該是我最愛讀的…See More
Mar 1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家鄉的吉慶剪紙

最近在書店裡見到一本小書:《南京剪紙》。這是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出版的華東民間藝術小叢書之一,雖然只是選印了二十幾幅剪紙作品,但是我卻以無限的喜悅將它捧在手裡,愛不忍釋。我想在這海外很少人會像我用這樣珍愛的心情來翻閱這本小書的,因為這是來自迢迢千里外的我的家鄉的東西,而我又是一個藝術愛好者。見了這一本小書,使我不禁想起了兒時在自己家裡和外婆家裡的門上窗上所見的那些剪紙。雖然這本小書裡所選錄的剪紙,可能有一些是我以前未曾見過的,但我仍對它們覺得很親切,彷彿每一幅都是我從前見慣了的東西。我的老家是在南京城內九兒巷。去年我曾經回過家鄉一次,小住了三天。我已經三十年不曾回過家鄉了,因此下了火車幾乎連東南西北也分不出。我在街上亂走了一陣,問了幾個人,不要說找不到我從前往過的地方,就是我告訴他們這裡是我的家鄉,他們也有點不敢相信。但在我的記憶裡,我還清晰記得我們那一座老屋的情狀。那是一座至少該有四五進深的大屋,據說在太平天國時代曾經做過王府的。五開間的大廳屏門上,還殘留著斑駁的漆繪彩畫。若是這座老屋現在還不曾拆掉,該是很好的太平天國歷史文物。第三間是我們住的正房,在正房和兩旁廂房的明瓦窗、紙窗和玻璃…See More
Mar 15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鄉邦文獻

前些時候,托人到上海去買一部《金陵叢書》,信已經去了很久,至今還沒有回復。也許這樣整部的地方掌故叢書,只有零本還不難買,要想得一部完整的,怕已經不容易了。近年時時想讀一些有關鄉邦文獻的著作,可是自己手邊所有的實在太少,借又無處可借,買又不易買,徒呼奈何。自己雖然備有好多種廣東的地方志,可是自己家鄉的反而沒有。這種可笑的情形,實在不足為外人道。我曾經將手邊所有關於家鄉的典籍檢點一下,重要的簡直一部也沒有。比較重要的只有一部《白下瑣言》,而且是很壞的版本。此外就是《金陵古今圖考》、《莫愁湖志》、《靈谷志》、《秣陵集》,寥寥可數的幾種而已。沒有一部主要的關於家鄉的志書。近人的著作總算有了幾種,大都是朱偰的,如《金陵名勝古跡圖志》、《金陵六朝陵墓考》等等。朱氏對於我們家鄉的名勝古跡沿革變遷,可說做了很不少的功夫,但也只有他一人而已,第二個人就舉不出了。《白下瑣言》的著者是甘熙。我記得我們家裡同甘家還有一點親戚關係,可惜我已經記不起是怎樣的關係了。除了甘家以外,還有濮家,都是親戚,他們都是書香世家。但這些都是祖父手裡的事了,只是在孩子時代聽見講起過,已經無法能知道詳細。甘氏是有名的津逮樓主人,家…See More
Mar 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馬各:詞與物

——“上帝說要有光,於是就有了光。” 一 世界是符號的系統  “站在街頭的叫失足女,會所裏的叫小姐,擺根管子叫藝術鋼管舞,有攝像頭的叫主播,禮堂舞台上的叫將軍。” 語詞的功能是能指(聲音)和所指(概念),能指和所指之間的某種矛盾和沖突構成了一種荒誕,它造成了這個段子的黑色幽默效果。 結合段子中的語境,可以大致理解失足女、小姐、藝術鋼管舞這樣的語詞的意義的所指都是指出賣肉體的人,俗稱妓女。但如果去掉具體的語境,這些語詞的意義又具有各種各樣的能指,究竟什麽是一個語詞的意義? 對於人類來說,人是生活於由語詞的意義所構築的世界之中,世界是一個由符號所構成的有意義的系統,這個符號所構築的世界與作為單純客體的世界本身(這是一個假設)建立了一個橋梁,它使人和這個世界產生了聯系,但同時也對世界形成了一種遮蔽。離開了由語言符號所構築的意義的系統,世界將變得不可理解,所以離開了符號系統的世界本身這個概念對於人類來說是不可能的。那麽如果我們對世界本身這個概念無能為力,那麽究竟有什麽東西可以作為符號的意義系統能否精確指稱的參照呢?因為對於人類來說,世界就是符號系統。 二…See More
Feb 15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家鄉名稱沿革的小考證

我的家鄉南京,在歷史上是六朝舊都,堆集著一大堆歷代封建王朝的歷史舊渣滓。不說別的,單是這個地方的不同名稱,就多得使你弄不清,要整理考訂一下也不是易事。《金陵建置沿革表》的編著者傅春官,在他這本書的自序裡說:金陵之邑,帝王之州,古稱重鎮,八姓所都。東晉以還,復多僑置,欲考名實,最易混淆。最近有機會又重讀了幾種關於家鄉的志書,在名稱的沿革方面,讀到了不少很有趣的新資料。首先,我們的家鄉今日通稱南京。這個名字實在是很新的,在明朝才開始用,明以前是不通用的。明以前的南京,通稱金陵。朱元璋滅了元朝以後,在金陵建立了「大明王朝」,並且定金陵為國都,稱為南京,用來與元朝的舊都「北京」相對,這是南京的由來。後來鎮守北京的燕王起兵「靖難」,南下奪取侄兒的王位,成功後遷都北京,定南京為陪都,南京的名字不廢,從此成為近世通用的名字了。南京最古的名字是金陵,這是春秋戰國時代就已經有了。當然若要再往上推,還可以稱為「揚州」,因為《禹貢》所稱的當時「十二州」,其一「揚州」的範圍就包括今日的南京在內。但這是泛指一個專區而言,並非專指南京一地,所以不能算數。金陵這個名字,始於楚國,楚佔領了吳越以後,就稱今日的南京為金…See More
Feb 1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蠔和蠔田

近來報紙上時常有男變女,女變男的新聞,認為是現代的奇跡。其實,在生物界裡,男變女,女變男,或是亦男亦女,實在是家常便飯。就拿廣東人最愛吃蠔來說,這小生物在一年之中,就要從雌變成雄,然後又從雄變雌好幾次。蠔是有世界聲譽的美食。對於生蠔的嗜好,歐洲人比我們中國人更甚,歐洲的法國和英國都是以產蛇著名的,甚至古羅馬人就已經懂得吃生蠔,視為珍味之一。在羅馬帝國末年,荒淫的富豪們的奢侈宴會,每年就不知要消耗多少由奴隸們向大西洋沿海用冰車運來的生蠔。廣東人對於生蠔,除了冬天打邊爐和酥炸生吃以外,還懂得生曬製成蠔豉,又能夠提取蠔汁的精華,製成著名的蠔油。廣東產蠔的地方,以中山的唐家灣最著名,其次便要數到毗連香港的寶安了。中山的蠔,就是澳門蠔油的主要來源,但曬成的蠔豉,則沙井比中山更有名,因此,香港海味店裡賣的蠔豉,總是以「沙井蠔豉」來標榜。香港新界的大埔海、元朗、後海灣,從前都是寶安轄境,因此,這些地方至今仍以產蠔著名。蠔雖是天生的,但今日我們所吃的蠔,多數都是由人工種殖的。種蠔的地方稱為蠔田,最理想的地點是鹹淡水交界的海濱和小河口。今日我們只要到元朗去,就可以見到後海灣的蠔田。蠔田為廣東濱海居民利藪…See More
Jan 21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山豬和箭豬

野豬,俗名山豬,香港的山上沒有,可是新界則很多,這因為南中國一帶的野豬本來是很多的。它們是一種極兇猛可怕的動物,嘴上有一對獠牙伸出唇外,下面的一對有時向上反挑,這是用來挖掘泥土和植物根株的。山豬的衝擊力很大,咬人也極厲害。給它咬了一口,或是被它的獠牙戳了一下,往往能夠致命。因此不僅獵人怕它,就是獵狗也怕它。據說山豬的嗅覺極靈敏,視覺也極敏銳,奔跑迅速。它又有一見火光和響聲便立刻衝刺過來的習慣,因此,老於打獵的人時常告誡同伴,見了山豬萬不能從正面開槍,否則被它依著火光衝過來;萬一逃避不及,那就要吃大虧了。一隻普通的大山豬,可以重至三百磅以上。新界的大帽山、馬鞍山、西貢、沙頭角、大埔一帶的山林中,都有它們的蹤跡。它們是晝伏夜出的。一到黑夜,時常成群結隊的出現,能夠一夜之間將整塊田地毀爛,因此,對於農作物的害處很大。可是因了生性兇猛,便不像黃麂那麼容易對付。打山豬是鄉下人認為最興奮的一件事,這尤其因為山豬肉最好吃,在野味中可以說得上是珍品。箭豬雖與山豬同名為豬,它其實不是豬,倒與老鼠、野兔、松鼠等是同宗。本地人有時很古怪的又稱它們為豬魚。書上則慣稱為豪豬。箭豬的外表像刺蝟,但比刺蝟大得多,有…See More
Jan 19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青竹蛇

又到了農曆的驚蟄了。按照《月令》所記,驚蟄聞雷,冬眠蟄伏的百蟲皆驚醒,從此又開始出來活動了。其實,在整個冬天,香港就不曾斷過蚊蟲和蒼蠅,蟑螂也繼續在活動。不久以前我就在路上見過一條大百足,足足有七寸長,揮動它的二十二對腳(這是香港百足的腳的真實數目,但是除了最前的一對進化為鉗狀,最後的一對又退化成尾狀以外,一條百足其實僅為四十隻腳),如飛的爬了過去,可見它不待驚蟄的雷聲,早已東山再起,出來「撈世界」了。隨著樹木的萌芽,在新綠的樹叢中,時常會有一種小蛇隱伏著,全身綠色,尾上還有暗藍的條紋,恰似日光在樹叢上所投下的陰影,因此使它們構成了很巧妙的保護色。這是香港所出產的一種小毒蛇。因了它渾身綠色,被稱為青竹蛇,是香港所能見到的蝮蛇科的唯一毒蛇。它的眼鼻兩旁各有一塊凹痕,頗似響尾蛇,這是它們的特點。青竹蛇很細小,普通僅有一兩尺長,最長的也不足三尺。雖然可能會有四尺長的青竹蛇,但在香港還未有過這樣的正式記錄。青竹蛇咬人很快。過山風和響尾蛇之類,雖然有劇毒,但是它們在實行攻擊之前,先要絲絲作響發出警告,使對方有機會及時逃避。可是青竹蛇見了人往往立刻就咬。因了它全身細小,又是碧綠色的,隱在樹葉底下或…See More
Dec 23, 201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荔枝蟬·荔枝蟲

又到了荔枝快上市的時候了。每逢荔枝上市的時候,廣東就有一種小蟬,全身青綠色,在樹上滋滋的長叫著。這種小蟬不一定棲在荔枝樹上,就是別的樹上也有,因為是同荔枝一齊上市的,所以呼為荔枝蟬。我們現在從樹間所聽到的音調尖狹,沒有普通大蟬叫聲那麼寬大舒徐的,便是荔枝蟬的鳴聲了。這種小蟬,古名為螓,以別於普通的大蟬。大蟬俗稱馬蟬,就是古書上所說的綢,小蟬則名為螓。《詩經·衛風》,「螓首蛾眉」,用來形容女性的漂亮。據註解《詩經》的人說:「螓,雌蟟之小而綠色者,其額廣而方,故《碩人》詩曰,螓首蛾眉,言碩人之美也。古之選女者,非特取其蛾描靡曼,必合之法相,所謂角犀豐盈。螓首者,即角犀豐盈之謂也。」但我以為古代用「螓首」來形容女人額角天庭的廣闊,而且認為漂亮,不僅是依據相法,可能還與當時流行的髮式服飾有關。古代婦人所梳的雙髻,在額角左右高高的隆起兩隻圓角,那風致實在像是蟬頭上突出的一對眼睛。這種情形,我們一看唐朝的土俑或漢墓磚畫像中的舞倆樂伎的髮式,就不難想像得出。廣東的荔枝樹上,另有一種小蟲,是荔枝的害蟲,俗名石背。據說石背的背部堅硬如石,故名石背。這種小蟲不是吃荔枝果而吃荔枝花。冬天產子在荔枝葉底下,荔…See More
Dec 21, 2016

Hérétique's Blog

葉靈鳳·江蘇之塔

Posted on March 29, 2017 at 3:48pm 0 Comments

友人送來一本書:《江蘇之塔》。這可說正投我所好,因為我是江蘇人,同時又是一向喜歡寶塔的。

這本書裡所著錄的江蘇寶塔,那些有名的幾座,我大都有機會見過了。如鎮江甘露寺的鐵塔,金山寺的江天塔,昆山馬鞍山頂上那座沒有頂的凌霄塔。因為在這兩處地方住過幾年,這幾座古塔都看得很熟了。但也有例外,如南京郊外棲霞山有名的隋代舍利塔,乘火車往來不知經過多少次了,但是始終未曾有機會去看過。還有南京城內有名的大報恩寺塔殘址,這是一座五彩琉璃塔,建築設計的瑰麗,有天下第一塔之稱,在二十多年前還有塔頂風磨銅的寶剎和殘磚可見,我也錯過機會不曾去看過。經過抗日戰爭之後,這些遺物都沒有了。…

Continue

葉靈鳳·江南園林誌

Posted on March 19, 2017 at 11:10pm 0 Comments

《江南園林志》,著者童雋。這書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本預定由北京中國營造學社出版。排校末竣就爆發了抗日戰爭,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最近寸由北京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

著者是建築師,性喜研究文物史料。這書是他當年實地遊覽勘查江南各名園寫成的。全書由三個部分構成,即文字介紹、圖片與各園、林的平面圖。既是出自建築師之筆,後一部分當是本書最大的特色,因為可以作實際設計園林參考之用。這書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而由工業出版社出版,大約就是這個原因。…

Continue

葉靈鳳·江南園林誌

Posted on March 19, 2017 at 11:09pm 0 Comments

《江南園林志》,著者童雋。這書作於一九三七年,當時本預定由北京中國營造學社出版。排校末竣就爆發了抗日戰爭,一擱就是二十多年,直到最近寸由北京中國工業出版社出版。

著者是建築師,性喜研究文物史料。這書是他當年實地遊覽勘查江南各名園寫成的。全書由三個部分構成,即文字介紹、圖片與各園、林的平面圖。既是出自建築師之筆,後一部分當是本書最大的特色,因為可以作實際設計園林參考之用。這書不由文物出版社出版,而由工業出版社出版,大約就是這個原因。…

Continue

葉靈鳳·《紅樓夢》與南京的關係

Posted on March 19, 2017 at 11:09pm 0 Comments

「一夢紅樓二百秋,大觀園址費尋求;燕都建業渾閒話,旱海枯泉妄覓舟!」

據說這是有人在北京和南京都尋不出《紅樓夢》裡所說的大觀園遺址後,寫出了這首寄慨的小詩,見吳柳先生所寫的《京華何處大觀園》一文。

本來,大觀園原有在南京或在北京兩說,現在是後說佔了上風。由於有新材料的發現,大觀園是在北京之說,簡直已經被肯定了。但是,大觀園雖在北京,這並非說《紅樓夢》與南京就根本沒有關係了。《紅樓夢》與南京的關係仍是很密切,而且很大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