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Hérétique'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突然突闕起來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風華正茂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 客家 庫
  • Easy Tre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Hérétiqu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érétique's Page

Latest Activit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啄木鳥

據說全世界的啄木鳥共有二百五十種之多。中國可以見到十八種,有十二種是獨有的,馬來亞可以見到的也有二十五種。但是香港所能見到的啄木鳥僅有一種,是屬於福建區域特產的野鳥,被稱為「福建青灰啄木」。它們只棲息在新界屏山林村谷一帶多樹木的地方,不常飛到香港島上來。這種啄木鳥是青灰色的,雄的頭上有一撮紅毛,雌的沒有。多數的啄木鳥都是頭上或兩頰有紅毛的,有的尾下也是紅的,這是它們的特色之一。啄木鳥是一種古怪而有趣的小鳥。它的生活方式最特別,喜歡攀在樹幹上用它的鐵嘴將樹身啄得發響,一連串拍拍的響聲。你在樹林中如果聽到這種像是木匠敲木板的響聲,循這聲音去找,很容易就可以在樹幹上見到它。尤其是頭上的那一塊紅色容易惹人註意。它們會全身貼在樹幹上,拍拍的啄一陣,然後向上爬幾步,有時又會向下倒退。啄木鳥就靠這方法,從樹皮的下面和枯朽的樹心裡,找昆蟲和昆蟲的幼蛹來維持生活。因為要靠一張嘴來生活,它的嘴生得特別長而銳利,是椎形的,所以能啄開樹皮。它的舌頭也很長,尖端還有倒刺,可以從樹身的裂縫裡將昆蟲鈞出來。為了適應這特殊的生活方式,啄木鳥的頸部也生得強勁有力,以便可以靈活的接連啄樹而不疲倦。它的腳上僅有四趾,攀在樹…See More
11 hours ago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苦惡鳥的傳說

苦惡鳥的別名很多,古人稱它為「姑惡」,又名苦鳥。北方人稱為苦哇鳥,又稱苦娃子。它是秧雞的一種,廣東人稱為水雞。苦惡鳥是水鳥,動物學家稱它們為「中國種的白胸水雞」,是中國民間傳說最多的野鳥之一。它的土名叫來叫去總離不了「苦」字,就與這些民間傳說有關。苦惡鳥是出產在南方的鳥,從我國的福州以南,直至緬甸、印度和南洋都有,因此香港也是它們的棲息地之一。它們有時在夏天會從炎熱的南方飛到長江一帶去避暑。這時正是它們不停「苦苦」地叫著的季節。這也就是沿江各省發生關於苦惡鳥各種傳說的由來。苦惡鳥的傳說雖多,但平常總不大容易見到。這是因為它們不喜歡高飛,又不棲息在樹上,而是藏身在河邊或低窪地方的草叢中。雖然喜歡不停的苦叫著,但是一聽到有聲響,就寂然貼伏在草叢裡不動,所以很難有機會見到它們,只有偶然在稻田或低地上覓食,無意被人撞見了,它就一溜煙竄入草叢中,這時才有機會可以看見,但有許多人,又不會知道這就是有名的苦惡鳥。苦惡鳥的形狀像一隻瘦瘦的母雞,腳長尾短,全身約十一二英吋長,頭尖嘴長,嘴端綠色,嘴角有一段紅色,背上是灰色,胸上白色。我國向來說苦惡鳥是一種黑色的鴉狀水鳥,大約就是匆促一瞥之間所獲得的不正確…See More
yester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海鮮

香港的海鮮是有名的。對於吃海鮮,香港人有兩句俗語:「欲吃海上鮮,莫計腰中錢。」這是說海鮮的時價不同,隨了氣候節令,海鮮的大小和捕獲的地點,以及「生猛」的程度而異,因此代價是無法預算的。本來,所謂海鮮,應該包括魚蝦蟹介,凡是可吃的海產都可以稱為海鮮,但現在本地人提起海鮮,大都是指魚蝦,甚至僅指魚而言。譬如酒家在報上所刊的酒菜廣告,其中有一項便是「原條海鮮,足一斤十兩」,這就簡直將海鮮兩字作為魚的代名詞,而這裡所說的魚,又往往僅是指石斑而言。石斑可說是香港海鮮的代表,是香港出產的鹹水魚之中最享盛名的一種,那模樣頗與江浙有名的「桃花流水鱖魚肥」的鱖魚相似,因此在外江人眼中看來也不陌生,也對它有了好感。這益發造成了石斑的地位。凡是初到香港來的外江人,一定會自動的或被朋友請去試一試香港的著名海鮮滋味,而所嘗到的第一樣往往總是石斑魚。於是石斑自然就成為香港海鮮的代表了。其實,石斑在本港的海鮮之中,並不能算是真正的上品。香港人吃魚,有一句經驗之談的口訣:「第一鎗,第二鱣,第三馬家郎。」馬家郎是指馬頭魚。這都是認為味道好的家常吃的鹹水魚,其中並未提到石斑。至於真正上品的海鮮,有人認為應推比目魚類的龍舌…See More
Mon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芋·芋仔

中國人對於芋的尊重,遠在薯仔蕃薯之上。雖然同是大眾的雜糧,但是芋卻列入山家清供,與筍蕨菰蒲一樣,成為齋食的妙品。中國舊小說裡就時常有深山古寺,老僧擁絮煨芋,向熱中名利的來客談禪的場面。這是真的,將乾爽的小芋頭埋在熱炭灰中煨熟,剝了皮來吃,甘香清淡,這種滋味實在不是熱中名利之徒所能領略的。在香港八月十五要用紅芽芋仔拜月,人們喜歡先期買了芋仔在太陽下曬乾,拜過了月宮就連皮煮了,剝皮點砂糖吃,滋味也不輸於煨芋。香港街市上出售的芋頭種類很多。北方人所常吃的芋,頗近於本地的紅芽芋仔,通稱芋芳。據說這就是古時所稱青芋。但香港除了紅芽芋仔以外,還有白芽芋仔,此外還有檳榔芋和荔浦芋。後兩種每個都很大,有時一棵有幾斤重。檳榔芋切開來有檳榔花紋,所以稱為檳榔芋,吃起來最粉最香。廣東的芋很有名,方書上說有十四種之多,春種夏收者為早芋,夏種秋收者為晚芋,它們與早稻晚稻並登,乃谷米之佐,所以俗稱「大米」。據屈大均說,廣芋之美者,首黃芋,次白芋,次紅芽芋,皆小,惟南芋大。南芋色紫生沙,甚可食。而白者優良,又有銀芋,苗莖瑩白,與葉皆可生食。芋的葉子很大,盛夏時看來恍如荷葉,不僅銀芋的莖葉可食,就是荔浦芋的粗梗,剝去…See More
Jan 11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豬屎渣

豬屎渣,又名豬屎雀,是一種青黑色的白胸小鳥,尾巴很長,喜歡在垃圾堆、荒地、山溝水邊,以及人家園地裡覓食。行路時尾巴向上一翹一翹的。它們不很怕人,見人來了唧的一聲飛走,人走開了又飛回原地。這是香港最常見的一種小鳥,並且,既名為豬屎渣,顧名思義,可知也是最被人瞧不起的一種小鳥。從前廣東人最喜歡斗鳥,西關少爺和有閒階級喜畜畫眉百靈或是鶴鶉,沒有錢的人只好養一隻豬屎渣過過癮。其實,講鬥勁或是唱工,豬屎渣決不輸過百靈畫眉,並且它們還有一種長處,就是養起來容易養,一隻鳥可以活到五六年,在鳥雀店裡的價錢很便宜,不似畫眉百靈那麼矜貴難養。至於鶴鴉,好的善鬥的鶴鶴更是以黃金論價的。從前的廣州西關少爺可以為了一隻鶴鶉同人家打官司,請扭計師爺,弄得傾家蕩產。香港的豬屎渣不會在樹上結巢做窩,它們往往在樹洞、石壁的裂縫,或是磚牆的破洞裡安身,每年產卵兩次,所以一年有兩案小鳥。每一窠總是五隻。養豬屎渣的人,認為一定要從小養大,這才易馴,也好唱好鬥。因此小鳥孵出了至多半月以後,就給捕鳥的人捉去了。小豬屎渣養一個月以後,內行的捕鳥人就能分辨它們的雌雄,只有雄豬屎渣會唱會鬥,雌的根本不值錢,它們就往往被放走了。這種情形…See More
Jan 8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龜與鱉

太平山下的烏龜很多,可以見到的有海龜兩種,水龜六種,泥龜三種,還有一種長尾尖嘴的大水龜,俗稱大頭龜,即所謂「呃倒大頭龜」者是也。鱉也屬於龜一類。鱉與龜最大的區別,是鱉的頭上有一層光滑的薄皮,龜的頭上則是蒙著鱗甲的。海龜如玳瑁等的腳則成了鰭狀,它們的角質的嘴有時彎而尖,形如鷹嘴。海龜在七八月間要爬到沙灘上來產卵,它們就是所謂綠頭龜,身體非常龐大,有時一隻可以重至四百磅。母龜總是在夜裡上岸來產卵的,中國向來認為會作怪的千年癩頭黿,可能就是它們的同宗。本港南丫島的沙灘,就經常有海龜在月夜上岸來產卵。香港市上時常陳列著等候「善長仁翁」買去放生的大烏龜,也就是它們。綠龜的卵和肉的滋味都是非常鮮美。英國和美國都有一種罐頭的綠龜湯,價錢很貴,是老饕的珍品。這種大龜在南太平洋的海裡很多,它們不過偶然會出現在香港附近的海中而已。另一種較小的鷹嘴海龜,就是所謂玳瑁,這是廣東特產,自雷州半島直至海南島都有。它們的甲殼可以製成各種裝飾品。從前中國婦人最愛用玳瑁簪和玳瑁梳。市上所賣的較小的淡水龜,都是生活在河邊或是泥塘裡的,這就是所謂金錢龜。肉的滋味不下於水魚,這是富人的食品。許多人只是將它當藥吃,平時是很少吃…See More
Jan 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紅嘴綠鸚哥

香港山上有野生的小鸚哥,紅嘴綠身,尾上開叉,乃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最典型的紅嘴綠鸚哥。鸚哥本來有多種,有純白、紅胸、黃胸。或者紅黃兼備五色的,更有一種頭上有一簇冠毛,俗稱鳳頭。它們都形體較大。一般都稱較大的為鸚鵡,而將這種較小的紅嘴綠身者稱為鸚哥。鸚鵡是熱帶的鳥類,以南太平洋所羅門群島一帶所產的最美麗,也最多。它們是人類最愛畜的籠鳥之一。這不僅因為毛色美麗,而且更因為它們的舌頭和氣管的構造,與一般鳥類不同,能夠學人說話,因此更成為人類的恩物。九龍有一家規模稍大的鳥雀店,就經常有這樣美麗的鸚鵡出售。鸚鵡成為中國封建帝王宮廷和富豪家庭的玩物,已經有很久的歷史,漢朝的詩人已經用它們為歌詠的題材了。在西洋歷史上,羅馬時代的貴族階級不僅飼養鸚鵡作玩物,而且將它們當作席上珍品。有時又將鸚鵡縱入獸籠中,看獅子老虎跳躍攫取鸚鵡取樂。香港可以見到鸚哥的地點,是從跑馬地峽道上面為起點,向西直到香港仔一帶的山上。在香港島北面見到的機會比南面更多。鸚哥是喜歡成群結隊飛的,時常十餘隻或二十餘隻在一起,所以不遇見它則已,一見到了總是一大群,這與香港另一種美麗的野鳥——藍鵲的習慣差不多。鸚哥很喜歡紅棉樹。紅棉開花的時候…See More
Jan 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薯仔和蕃薯

薯仔和蕃薯最大的區別,乃是前者一定要煮熟才可以吃,後者卻可以生吃。兩者都是從外國傳入的,並非中國原生的植物,可是在中國久己滋生繁殖得非常普遍,已經漸漸化為中國本土的東西了。像葡萄、胡桃、胡瓜、胡蘿蔔一樣,只是在名字上還殘留著外來的痕跡而已。香港近年經常有大批從內地運來的薯仔。這是我國西北邊疆的土產,不遠千里橫斷了大陸,運來供應香港民食的。薯仔本是南美洲的土產,十六世紀時始由荷蘭的航海家帶到歐洲,然後逐漸傳播到全世界。香港人至今仍呼薯仔為荷蘭薯,就說明了它的最初來源。北方人呼薯仔為土豆兒,它們在東北和蒙古一帶接壤的地方繁殖得最早也最多。這就說明了為何遼遠的西北能有薯仔運來供應香港的原故。那裡的居民像歐洲人一樣,也以薯仔為日常主要的副食,正如長城以南的人吃麥,黃河以南的人吃米差不多。北方人不像上海人那樣稱薯仔為洋山芋,而稱它們為土豆兒,就因為久已吃慣了這東西。蕃薯據說是由葡萄牙人在明末才傳入中國的,但中國人對於它的愛好,比對薯仔更甚。我想這原因,可能是由於它們從田裡掘起來就可以往嘴裡送,成為貧民的恩物,是雜糧之中最普遍的一種,並且是荒年惟一的救星。蕃薯在華中一帶最多繁殖,比在華南和華北都更…See More
Jan 4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麻鷹

本地人稱鷹為麻鷹,上海人則稱老鷹,有些地方又稱鷂鷹、蒼鷹,其實都是同一種東西。在香港天空,乃至在內地到處所見的在高空盤旋著的,都是這種鷹。它們喜歡在城市附近有人住的地方覓食,所以我們到處擡頭都可以見得到。嚴格的說,它們其實並不是鷹,應該稱為鳶,同鷹一樣都是屬於隼目的猛禽,古人所說的「鳶飛戾天」,就是指它們。因了平日最常見,從許多時候以來,它們早已成為鷹的代表了。香港的麻鷹,喜歡在山中大樹頂上做巢,很少結巢在懸崖峭壁之上,這是它們與海鷹、魚鷹不同的地方。在國內,寺院裡的寶塔是老鷹最喜做巢的地方。春天是老鷹產卵孵雛的季節,它們為了防護被人探巢取卵,上到塔頂上的遊人時常會受到意外的襲擊。麻鷹不僅目力好,飛行的技術也極高明。終日盤旋高空,有時凝然不動,好像停在空中似的,然後翅膀一斜,便能從空中滑翔下來。它們獵食的範圍很廣,從鼠雀雞雛,海中的魚,草叢中的小蛇,而至垃圾堆中的魚腸腑臟等,都是它們在空中註意的對象。它們從高空突然翻身下來獵食的迅速和準確程度,實在令人佩服。我們時常看見麻鷹像一條黑影似的從海面掠過,隨即攫到一條魚飛走了。麻鷹的巢很大。若是舊巢,由於每年修補整理,往往愈來愈大。有人在青山…See More
Dec 20,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比目——撻沙·龍舌

撻沙魚有一個很香艷的別名:「比目」。《爾雅·釋地》說: 東方有比目魚焉,不比不行,其名謂之鰈;南方有比翼鳥焉,不比不飛,其名謂之鶼。 為什麼稱為比目魚呢?中國舊時的格物家加以註釋說: 比目狀似牛脾,鱗細,紫黑色,一眼,兩片相合乃得行,故稱比目魚。 這註釋將比目魚的形狀倒描摹得不錯,但是說它只有一隻眼睛,而且要「兩片相合乃得行」那就錯了。比目確是一邊有眼睛,一邊沒有眼睛,但那有眼睛的一邊,卻是兩隻眼貼近生在一起,並非僅有一隻,而且它在水中游動時是平游的,不似其他的魚類那樣豎著游的(比目魚的性格根本就不喜游動),因此它並不需要「兩片相合乃得行」。這種情形,我們只要從本港任何一個街市的魚攤上找一條撻沙魚看一下就可以明白了。比目魚是一個大族,撻沙魚不過是其中的一種。龍刪、尖舌、方舌、地寶、左口、花布帆之類,大家都是同宗。這類魚的眼睛,有的兩隻一起生在右面,便用左面貼水而游;有的兩眼一起生在左面,用右面貼水而游。有眼和無眼的一面色澤不同,大都無眼的一面較淡,多是淡白或粉紅色,有眼向上的一面較深。比目魚類在初生時,兩隻眼睛本是同普通魚一樣的,但是從小魚漸漸長成時,兩隻眼睛就慢慢的移近到一邊了。撻沙…See More
Dec 12,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老榕樹

木棉和榕樹,都是南方特產的樹木。榕樹枝幹橫出,往往可以陰籠十畝;木棉則一技挺秀,上聳雲霄。因此在木棉開花的春天,時常可以從榕樹頂上望見綴著大紅花的木棉,高出四周綠陰之上,如鶴立雞群。這種情形,就是在本港多樹木的山坡上,也隨時可以發現。為了這種特性,木棉有英雄樹之稱。至於榕樹,則因了它喜寄生在他種樹木之上,起初不過是一小枝,後來逐漸長大,根枝四出,往往將原來所寄生的那棵樹包圍,使它不見天日,得不到陽光水分,以致枯竭而死,因此有霸王樹之稱。廣東人最喜歡在榕樹叢中植一兩株木棉,使它們高出榕樹之上,形成英雄壓倒霸王的場面。南方人見慣了榕樹,不以為奇,可是一個初到這裡的北方人,第一次見到榕樹,才真夠他驚異。他以為是幾十棵甚至幾百棵小樹生在一起,其實僅是一棵大樹。那些無數小樹,乃是由大樹上的根須,從枝上垂下來,鑽人士中,長大後便變成一根新樹幹。這種根須,被稱為氣根,可以循環生長,使得一棵榕樹化成一間屋甚至幾間屋那麼大,使它本身成為一座樹林。廣東鄉下就有好些地方有老榕樹的根枝結成了拱門,可以容行人車馬通過,號為榕樹門。從前香港利園山上也有一棵著名的大榕樹,有人在樹枝上裝了電燈,將那下垂至地的無數枝根…See More
Dec 11,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翡翠·魚郎

美麗的翠鳥,在香港可以見到它們的地點和機會都很多。隨著天氣一天一天的和暖,許多在冬天離開香港的鳥類都先後飛回來了。在香港島四周的海濱,新界大陸深圳河的沿岸,尤其是沙頭角的海面,以及深圳河的出口,元朗對面的後海灣一帶,都是最容易見到美麗的翠鳥的地方。本地人俗呼翠鳥為魚郎。顧名思義,翠鳥的羽毛應該是翠藍色的,但這僅是指翠鳥而言。另有其他幾種魚郎,它們的生活習慣和形狀都同翠鳥一樣,但是羽毛卻不是翠藍色的。在香港可以見到的翡翠魚郎一類的鳥共有五種。其中兩種是正式的翠鳥,較大的一種名為白胸翡翠,小的一種名為小翠鳥,又名印度種或東方種的小翠鳥,一般所說的翡翠鳥就是指它們而言。其他三種的毛色便不是翠藍的。一種是白身有褐色斑點的,被稱為斑點魚郎,還有一種同白胸翡翠差不多,頭上有黑毛,背上有藍黑色的,白胸的下半則變成橙黃色,珊瑚紅的長嘴,色彩可說與白胸翡翠一般的美麗。大約就因了那尖而長大的紅色嘴巴,俗名稱為秦椒嘴,又名黑頭魚郎,另有一種與斑點魚郎差不多,可是形體較大,頭上的黑羽向後伸長,成為顯著的冠形。這種魚郎被稱大斑點魚郎,鳥類學家則稱它們為喜馬拉雅高原斑點魚郎。這種魚郎在港僅偶爾一見,因為它們要棲息…See More
Dec 2,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街邊和水邊的蛤乸

報上的「街頭巷尾」小新聞,紀錄兩個過路人見到一家油店買油送手錶廣告的對話,一個說:「咁買一擔油又得個手錶,唔繫好抵值?」另一個回答:「你真系傻慨,有時大只蛤乸隨街跳咩?水野都唔定架!」「有時大只蛤乸隨街跳?」這是一句廣東俗語,有時還要在開頭內加「邊處」兩字,加強這語氣。蛤□就是青蛙,也就是田雞,在郊野的水田裡或香港山邊都很多,但是在大街上卻不容易見得到,就是偶然有一隻,也早已給第一個見到的幸運兒捉去了,因為蛤□正是廣東人認為美味之一,煲田雞飯,走油田雞,是酒樓裡的熱門食制,因此,決不會有一隻蛤□漏網在街上亂跳而無人去捉的。這就是「邊處有咁大只蛤□隨街跳呀」這句俗語的由來,表示世間決不會輕易有便宜的事情。即使有,實際上仍多數是「乸搵老襯」,因為「邊處有時大只蛤乸隨街跳呀」!蛤□雖不會隨街跳,可是一旦到了郊外或山邊水窪,它們卻是隨處可見可捉的。蛤□是兩棲類動物之一,通常可以分為青蛙、田雞和蝦蟆三大類,後者包括傳說中著名的「劉海戲金蟾」的那只三腳蟾,以及被人當作笑談的想吃「天鵝肉」的癩蝦膜,還有本地人所說的「乸八月」的乸八。其實也是這東西。嚴格的說,它們一律該稱為蚌,是兩棲類中的無尾類,有尾…See More
Nov 27,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糯米包粟

到了夏天,街上整天的有喊著賣「糯米包粟」。包粟就是粟米。香港農家種粟米的人並不多,因此賣起來價錢倒不便宜,它被人當作是一種很時鮮的食品。酒樓裡的雞茸粟米的身價更名貴。這在北方人看了真要搖頭歎氣。因為粟米在北方正是棒子面和窩窩頭的原料,乃是從前人家最普通的終年主要食糧。粟米有粘糯兩種的分別。粘米包粟色黃,咬起來像吃普通白米飯那樣很有韌性,顆粒也較大;糯米包粟色白,吃起來像糯米飯那樣軟軟的,顆粒也較細小。香港很少見到新鮮的粘米包粟,所賣的全是糯米包粟。不知怎樣,我倒喜歡吃黃色較硬的一種,從小就是如此,一粒一粒用手摘下來吃,覺得特別有風味。粟米在各地方有許多不同的名稱,上海人稱它為珍珠米,北方人叫玉米,華中又叫包谷;有些地方又叫玉蜀黍,這是一個古名,據說,最初是種在四川的,所以名字上有一個蜀字。但它其實是從外國傳入的,因此有些地方又叫它為「番麥」。粟米的原產地是美洲。這是從前美洲印第安人的食糧,所以,即使在外國也有許多有趣的俗名,種類也很多。有一種綽號「鄉下紳士」,另一種名為黃金小雞,據說滋味最好。香港薄扶林的大公司農場裡也有種植。這些都是糯米的,吃起來軟而甜,罐頭粟米就是屬於這一種。至於黃…See More
Nov 21,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沙灘上的貝殼

我的耳朵像貝殼,時常懷念著海的聲音。這不知是法國哪一位現代詩人的兩句斷句,我忘記了他的名字。我很喜歡這兩句詩,每見了孩子們從沙灘上擡回來的貝殼,就不禁要想起這樣的詩。而事實上也是,你如將貝殼貼近耳朵上去聽,由於外面的聲響傳到空貝殼裡所引起的回聲,使你覺得裡面好像還殘留著海濤的澎湃和風的呼嘯聲。於是就挑動詩人的幻想,認為雖然早已海枯石爛,久經滄桑,但是放在案頭上的空貝殼,只要你拿起來側耳去傾聽,裡面仍始終殘留著海的聲音。夏天到海灘上去拾貝殼,可說是遊水以外的最有趣的娛樂。這種娛樂對於成人和孩子是一樣的適宜。香港本是一個搜集貝殼的理想地點。只是開闢已久和遊客大多的沙灘,如淺水灣等處,已經不容易找到完整的和新奇少見的種類。有搜集貝殼癖的人,是該向較冷僻的以及離島的沙灘上去搜尋的。不僅香港的海濱有多少種貝類,無法數得清,就是世上的貝類共有多少種,也沒有正確的統計。從前志秉先生曾寫過幾篇研究香港貝殼的文章,發表在《香港自然學家》季刊上,一共著錄了八十種。他的資料都是從香港島、九龍以及長洲、舶寮洲等處搜集來的。文章並不曾寫完,後來不知怎樣竟沒有繼續寫下去了。「貝類」本來都是活的軟體動物,但我們在沙…See More
Nov 17, 20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蠟嘴·竊脂

這是兩種有趣的籠鳥,因為它們性情乖巧,容易馴熟,所以獲得玩鳥者的歡迎。兩種鳥得名的由來,都因為它們那一張又大又厚重的嘴,閃閃有光澤,像是一層蠟,因此黃嘴的一種便名為蠟嘴,紅嘴的一種則名為竊脂。後一種的名字很香艷,說它偷吃了胭脂,所以留下了一張紅嘴。外國人稱它們為爪哇麻雀,因為蘇門答臘和馬來都是它們的原產地。蠟嘴的身材確是有點像普通的麻雀,只是毛色不同。黑頭,紫灰色的背,腹下藕灰色,臉上頰有兩塊白斑,黃嘴的黃腳,粉紅嘴的粉紅腳。香港鳥店裡所賣的粉紅嘴的竊脂,都是從馬來和爪哇輸入的,每年還要大批的經過香港運到中國內地去。這種小鳥雖然為我們中國人所愛玩,但在原產地則很粗賤,它們不折不扣的是爪葉麻雀,在建築物的隙縫或簷下做窠,也像麻雀一樣的成群飛到地上覓食。因為又多又賤,而且時常在有人的地方往來,南洋華僑念佛的老太太,時常大批的買來放生,並禁止孩子們捉來玩,說是會令人讀書不聰明。蠟嘴古名桑扈,江浙和北方人都喜歡養它們。養蠟嘴有時不用籠而用一隻鐵叉。蠟嘴又厚又大的嘴,是最宜於啄食穀類的。養熟了的蠟嘴,可以任它立在鐵叉上,然後將一粒黃豆一類的東西拋在空中,它會飛起來噙住再飛回到架上來。蠟嘴又會銜紙…See More
Nov 13, 2017

Hérétique's Blog

葉靈鳳·薯仔和蕃薯

Posted on October 1, 2017 at 11:00pm 0 Comments

薯仔和蕃薯最大的區別,乃是前者一定要煮熟才可以吃,後者卻可以生吃。兩者都是從外國傳入的,並非中國原生的植物,可是在中國久己滋生繁殖得非常普遍,已經漸漸化為中國本土的東西了。像葡萄、胡桃、胡瓜、胡蘿蔔一樣,只是在名字上還殘留著外來的痕跡而已。

香港近年經常有大批從內地運來的薯仔。這是我國西北邊疆的土產,不遠千里橫斷了大陸,運來供應香港民食的。薯仔本是南美洲的土產,十六世紀時始由荷蘭的航海家帶到歐洲,然後逐漸傳播到全世界。香港人至今仍呼薯仔為荷蘭薯,就說明了它的最初來源。北方人呼薯仔為土豆兒,它們在東北和蒙古一帶接壤的地方繁殖得最早也最多。這就說明了為何遼遠的西北能有薯仔運來供應香港的原故。那裡的居民像歐洲人一樣,也以薯仔為日常主要的副食,正如長城以南的人吃麥,黃河以南的人吃米差不多。北方人不像上海人那樣稱薯仔為洋山芋,而稱它們為土豆兒,就因為久已吃慣了這東西。…

Continue

葉靈鳳·豬屎渣

Posted on October 1, 2017 at 11:00pm 0 Comments

豬屎渣,又名豬屎雀,是一種青黑色的白胸小鳥,尾巴很長,喜歡在垃圾堆、荒地、山溝水邊,以及人家園地裡覓食。行路時尾巴向上一翹一翹的。它們不很怕人,見人來了唧的一聲飛走,人走開了又飛回原地。這是香港最常見的一種小鳥,並且,既名為豬屎渣,顧名思義,可知也是最被人瞧不起的一種小鳥。從前廣東人最喜歡斗鳥,西關少爺和有閒階級喜畜畫眉百靈或是鶴鶉,沒有錢的人只好養一隻豬屎渣過過癮。

其實,講鬥勁或是唱工,豬屎渣決不輸過百靈畫眉,並且它們還有一種長處,就是養起來容易養,一隻鳥可以活到五六年,在鳥雀店裡的價錢很便宜,不似畫眉百靈那麼矜貴難養。至於鶴鴉,好的善鬥的鶴鶴更是以黃金論價的。從前的廣州西關少爺可以為了一隻鶴鶉同人家打官司,請扭計師爺,弄得傾家蕩產。…

Continue

葉靈鳳·啄木鳥

Posted on October 1, 2017 at 10:30pm 0 Comments

據說全世界的啄木鳥共有二百五十種之多。中國可以見到十八種,有十二種是獨有的,馬來亞可以見到的也有二十五種。但是香港所能見到的啄木鳥僅有一種,是屬於福建區域特產的野鳥,被稱為「福建青灰啄木」。它們只棲息在新界屏山林村谷一帶多樹木的地方,不常飛到香港島上來。這種啄木鳥是青灰色的,雄的頭上有一撮紅毛,雌的沒有。多數的啄木鳥都是頭上或兩頰有紅毛的,有的尾下也是紅的,這是它們的特色之一。

啄木鳥是一種古怪而有趣的小鳥。它的生活方式最特別,喜歡攀在樹幹上用它的鐵嘴將樹身啄得發響,一連串拍拍的響聲。你在樹林中如果聽到這種像是木匠敲木板的響聲,循這聲音去找,很容易就可以在樹幹上見到它。尤其是頭上的那一塊紅色容易惹人註意。它們會全身貼在樹幹上,拍拍的啄一陣,然後向上爬幾步,有時又會向下倒退。…

Continue

葉靈鳳:芋·芋仔

Posted on October 1, 2017 at 10:30pm 0 Comments

中國人對於芋的尊重,遠在薯仔蕃薯之上。雖然同是大眾的雜糧,但是芋卻列入山家清供,與筍蕨菰蒲一樣,成為齋食的妙品。中國舊小說裡就時常有深山古寺,老僧擁絮煨芋,向熱中名利的來客談禪的場面。這是真的,將乾爽的小芋頭埋在熱炭灰中煨熟,剝了皮來吃,甘香清淡,這種滋味實在不是熱中名利之徒所能領略的。在香港八月十五要用紅芽芋仔拜月,人們喜歡先期買了芋仔在太陽下曬乾,拜過了月宮就連皮煮了,剝皮點砂糖吃,滋味也不輸於煨芋。

香港街市上出售的芋頭種類很多。北方人所常吃的芋,頗近於本地的紅芽芋仔,通稱芋芳。據說這就是古時所稱青芋。但香港除了紅芽芋仔以外,還有白芽芋仔,此外還有檳榔芋和荔浦芋。後兩種每個都很大,有時一棵有幾斤重。檳榔芋切開來有檳榔花紋,所以稱為檳榔芋,吃起來最粉最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