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RESCO
  • Sarawak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SRESCO's Friends

  • INGENIUM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Dushanbe 杜善貝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TASHKENT HOLIDAY
  • ucun estutum
  • Zenkov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瑪琳娜
  • Virunga

Gifts Received

Gift

SRESCO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SRESCO's Page

Latest Activit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大地的形象

以前我沒有見過大地真正的形像。大地的模樣像是一個懷里抱著孩子的女人(生物偎依在她寬闊的懷抱)。我逐漸明白了事物的母性。俯視著我的山嶺也是母親,黃昏時分,薄霧像孩子似的在她肩頭和膝前玩耍。現在我想起了溪谷。溪底的流水給荊棘遮住,還看不見,只聽得它潺潺歌唱。我也像溪谷;我覺得細流在我深處歌唱,被我身體的荊棘遮住,還沒有見到光亮。See More
Saturday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致丈夫

丈夫,別摟緊我。你使他像水里的百合似的在我身體深處浮起。讓我像靜水一樣呆著吧。愛我吧,多給我一點愛!我多麽嬌小,將同你形影不離;我多麽可憐,將另給你眼睛、嘴唇,讓你享受世界的樂趣;我多麽脆弱,愛情將使我像陶罐一般坼裂,傾瀉出生命的美酒。原諒我吧!我步履蹣跚,替你端酒時笨手笨腳;是你把我充實成現在的模樣,是你使我的行動變得這麽怪里怪氣。比以往任何時候更親切地對待我吧。別熱切地攪擾我的血液,別激動我的呼吸。如今我只是一幅紗幕;我整個軀體只是一幅有個孩子在底下睡覺的紗幕!See More
Apr 15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黎明

我折騰了一宿,為了奉獻禮物,整整一宿我渾身哆嗦。我額頭上全是死亡的汗水;不,不是死亡,是生命!上帝,為了讓他順順當當出生,我現在管你叫做無限甜蜜。出生了吧,我痛苦的呼吸升向黎明,和鳥鳴匯合!See More
Apr 11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蒲寧·松樹一天天更見清新蒼翠

松樹一天天更見清新蒼翠,森林濃密了.田野露出了綠色,二月終於降服於潮濕的春風,溝谷里的積雪失去了鮮明的光澤。打谷場和花園還像冬天一樣,祖父的房子里籠翠著一片寧靜;但陰冷的、空蕩蕩的大廳里已有了春意,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吸引人來臨。透過門上霧氣騰騰的玻璃.我望著積雪尚未融化的陽臺,光禿禿的、潮濕的花園不再使我憂傷,我待椴樹枝頭寒鴉重來。像獄中等待渴望已久的自由,我等待三月的晨霧,蔥郁的山岡,等待白雲帶來光亮和溫暖,等待田野里先來的百靈鳥的歌唱! 張草紉譯 選自《俄羅斯抒情詩選》,上海譯文出版社(1992)See More
Mar 26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神聖的規律

人們說,經過生育,生命在我身體里受到了削弱,我的血像葡萄汁從壓榨機流出;可我只覺得像是吐了一口大氣,心頭舒暢!我自問道:“我是誰,膝頭能有一個孩子?”我自己回答說:“一個懷著愛的人,在被吻時,她的愛情要求天長地久。”大地瞧我懷抱著孩子,為我祝福,因為我像棕櫚一樣豐饒。雷怡譯——《世界文學》1982.5See More
Mar 2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蒲寧·晚霞頓時收斂了餘光

晚霞頓時收斂了餘光。我遙望四處,心中悵惘面前已經收割的田野,只剩下一片暮色蒼茫。伸向遠方的廣闊的平原,籠蓋著一層秋天的夜色;只有西天略紅的背景上,光線膝脆,樹影蕭瑟。四周靜悄悄,全無聲息,心中充滿了莫名的憂愁……是由於投宿的地方太遠?還是由於這漆黑的田疇?或者由於秋天的降臨帶來了熟稔而親切的氣息——鄉村間靜默無聲的愁思,草原上荒無人煙的淒寂? 張草紉譯See More
Mar 7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蒲寧·火車上

曠野越來越開闊,旋轉著在我們身旁掠過,農舍和白楊像在空中浮遊,轉眼間就在田野盡頭沈沒。瞧,山麓下牧場後邊,松林中露出潔白的隱修院……瞧,架在河上的鐵橋,在我們腳下轟的一聲飛到了後面……啊,森林來了!伴著隆隆的車輪聲綠林中發出轟轟的回音,和睦相處的白樺成群結隊鞠著躬歡迎我們……火車頭噴出的白煙像一團團棉絮向四處彌漫,或者隨風飄舞,或者抓住車頭,最後都無可奈何地落向地面。然而樹林越來越稀疏,出現了一叢叢灌木,隨即無涯無際的草原藍盈盈地展現在遠處。又進入了曠野,那麽開闊,只見它旋轉著從我們身旁掠過,農舍和白楊像在空中浮遊,轉眼間就在田野盡頭沈沒。1893年戴驄譯①高爾基盛贊《在火車上》一詩,說道:“天呀,多麽好的詩呀!新穎,響亮,有一種對大自然的敏銳的嗅覺。”選自《蒲寧文集》(一),安徽文藝出版社(1998)See More
Feb 23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蒲寧·已不見鳥的蹤影,樹林害了病

已不見鳥的蹤影,樹林害了病,正在無可奈何地凋零。蘑菇的季節已成過去,可溝壑里仍強烈地散發出蘑菇潮濕的氣息。密林比先前矮了,亮了,灌木叢中的草枯了,在連綿的秋雨下濃密的樹葉正在腐爛、變黑。曠野上秋風颼颼。在這寒冷、清新、陰沈的白晝,我遠離村落,整整一天在無拘無束的草原上漫遊。馬蹄聲令我似睡非醒,我憂喜參半地諦聽風怎樣用一個調門在槍管裏奏出嗚咽的歌聲。1889年戴驄譯這首詩,列夫·托爾斯泰讀後擊節贊嘆,連連說“好詩,非常好,非常正確!”蒲寧 (Ivan Bunin,1870-1953)是俄國重要作家,1933年獲諾貝爾文學獎金。他的作品感情豐滿、細膩,常常濃墨重染,色彩斑斕,很像一幅幅人間世態的圖畫。他的語言準確純正、玉潤珠圓,譜寫下許多優美的生活樂章。See More
Feb 22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佛手·學校場景片段

不經意就那樣把心安在了馬背上,熱鬧的迪斯科廣場搬進課堂。龍生龍鳳生鳳的格言掛在黑板上方, 課間操的間隙是一場零錢和玩具的比拼。黑壓壓的轎車把學校大門壓進臭水溝擡不起頭, 躲閃在暗處的商販拎著劣質的食品拉扯低頭啃書的孩子。See More
May 10,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佛手·舌頭

你不可否認是一種柔軟的物體,通常人們看不到你是哪種形狀。你受溫度和壓力影響比較明顯, 而且也容易因為內分泌失調而出現潰瘍。大多數時候你受制於大腦選擇味道, 偶爾受神經制約也會抗拒過分的刺激。非常時候你會忍受牙齒咬到自己的混亂, 痛苦使你伸出外面孤獨的生長叫涎的液體。See More
Apr 26,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佛手·桔子

一隻手熟練而迅速的剝開桔子,指著桔皮說∶“就這顏色命名為桔色。”大多數桔子零亂的掛在樹上, 剝開的桔子整齊的排列在盤子裏。脖子上圍著餐巾的嘴巴吹著哨子, 交響樂舞動著指揮棒的秩序。樹上的桔子被音樂誘惑紛紛落地, 一筐一車。努力改變自己的排序。See More
Mar 28,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祁國·自白

我一生的理想是砌一座三百層的大樓大樓裏空空蕩蕩 只放著一粒芝麻1997.4.3 鹽城See More
Mar 23,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祁國·打電話

喂您好是啊是我還行不忙什麽噢知道了沒問題小意思還湊合當然然而反正聽不清大點聲聽到了真的嗎哈哈哈有意思噓小聲點其實還有不過即使唉煩沒勁累人倒黴夠嗆哼活該媽的不要緊哪裏沒關系好說嗯是的假設肯定一定嘿胡扯扯蛋不行拉倒開玩笑嘖對了高見可是但是如果難講萬一再說掛了等等最後好沒說的還有不早說有你的隨便看看就這樣再見2002/5/17北京See More
Mar 11,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佛手·檢討書

 1舅母過世了, 我哭得很響。 卻是一滴眼淚沒有, 雖然她曾連夜為我借錢讀書。她躺在病床上, 媽媽代表我去看了三次。怎麽只病了一星期,我還來不及 看她最後一眼。我逢人就說。  2菜市場有個大媽, 逢人就說,有人把遊戲機的鋼蹦做一塊錢給了她, 那是別人找給我的。  3東施妹妹的詩真不錯, 東施妹妹的書法很好。東施妹妹的聲音很性感, 東施妹妹的舉止最優雅。只因為有一回看見了 水淋了沒穿內衣的她。See More
Mar 1,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祁國·你說

你說世上最大的廣場是大海你說世上最美的衣服 是用海水做的人世上最好的船 是漂在海面上的一滴油斑今天 我看見了你光著水淋淋身子的你 背著一只空空的大油桶正在這座城市的廣場上 準備下西洋2002/5/18北京See More
Feb 22, 2018
SRESCO posted a blog post

南蠻玉·有關廊橋

那個人沒有臉多年以後在這條河流你再也找不到一匹類似的桃花鯫 下午在河邊洗衣服 米篩潭中有漁人 劃著采菱舟 用絲綾捕魚他撒網 沿著湖岸短短的木槳拍打水面濺起魚群上空的 雷聲沿著廊橋一直往前走 水災不曾發生 姥姥和姥爺越長越象 水波模擬著陸上的風景(鏡子中的蘋果似乎更接近於真實)那是春天 古老的園林 日子潮濕 雨 就是從那個時候開始落下來的See More
Feb 19, 2018

SRESCO's Blog

(智利)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大地的形象

Posted on April 20, 2019 at 9:17am 0 Comments

以前我沒有見過大地真正的形像。大地的模樣像是一個懷里抱著孩子的女人(生物偎依在她寬闊的懷抱)。

我逐漸明白了事物的母性。俯視著我的山嶺也是母親,

黃昏時分,薄霧像孩子似的在她肩頭和膝前玩耍。

現在我想起了溪谷。溪底的流水給荊棘遮住,還看不見,只聽得它潺潺歌唱。

我也像溪谷;我覺得細流在我深處歌唱,被我身體的荊棘遮住,還沒有見到光亮。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黎明

Posted on April 11, 2019 at 11:16am 0 Comments

我折騰了一宿,為了奉獻禮物,整整一宿我渾身哆嗦。

我額頭上全是死亡的汗水;不,不是死亡,是生命!

上帝,為了讓他順順當當出生,我現在管你叫做無限甜蜜。

出生了吧,我痛苦的呼吸升向黎明,和鳥鳴匯合!

蒲寧·松樹一天天更見清新蒼翠

Posted on March 25, 2019 at 6:26pm 0 Comments

松樹一天天更見清新蒼翠,

森林濃密了.田野露出了綠色,

二月終於降服於潮濕的春風,

溝谷里的積雪失去了鮮明的光澤。

打谷場和花園還像冬天一樣,

祖父的房子里籠翠著一片寧靜;

但陰冷的、空蕩蕩的大廳里已有了春意,

好像有什麽東西在吸引人來臨。…

Continue

米斯特拉爾:母親的詩·神聖的規律

Posted on February 22, 2019 at 10:26pm 0 Comments

人們說,經過生育,生命在我身體里受到了削弱,我的血像葡萄汁從壓榨機流出;可我只覺得像是吐了一口大氣,心頭舒暢!

我自問道:“我是誰,膝頭能有一個孩子?”

我自己回答說:

“一個懷著愛的人,在被吻時,她的愛情要求天長地久。”

大地瞧我懷抱著孩子,為我祝福,因為我像棕櫚一樣豐饒。


雷怡譯

——《世界文學》1982.5

Comment Wall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At 10:19pm on November 2, 2016, FRANK KWABENA said…


Good Day,

How is everything with you, I picked interest on you after going through your short profile and deemed it necessary to write you immediately. I have something very vital to disclose to you, but I found it difficult to express myself here, since it's a public site.Could you please get back to me on:( mr.frankkwabena0022@yahoo.com.hk ) for the full details.

Have a nice day

Thanks God bless

Mr Frank.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