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na Gor
  • Male
  • Podgorica
  • Montenegro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rna Gor's Friends

  • Copil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Macclesfield
  • Virunga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 心勢 紀
  • 柏圖校友
  • Pabango
  • 慕課 庫
  • Bélgica querida
  • Berlin im Speicher
  • Easy Tree
  • 堅硬如水

Gifts Received

Gift

Crna Gor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rna Gor's Page

Latest Activity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陳丹青·讀書是件很安靜的事情

讀書是一件很安靜的事情。要是論教養,你真的是讀書人,你不要講出來。讀書也好,畫畫也好,不能弄成一種身份。這是我到國外才學會的。國外很“牛”的人都害羞得要命,躲著不講自己挺在行的那些事。出國之前還沒有人說我是讀書人,是知識分子,回來後聽到不少人說我是做學問的,是藝術家等等。我很害臊,這怎麽好意思說出來?陳寅恪先生周遊列國,通曉二十多種語言,可是他在清華填表時只填了兩種:梵語和德語。逃亡香港時,日本人到他家裏要挾他出來做事,他不肯,日本人就要行使暴力。當時樓裏有很多人,他突然站出來和日本人交涉,說很流利的日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的日語這麽好。不到萬不得已,你都不知道他會講日語,這就是教養。我讀書實在是少,但是我讀過的書,實在地告訴我:你知道的非常少,你還有非常多的不知道。所有書教給我的就是一件事情——你不要自以為是。弗吉尼亞·伍爾夫的《一個人的房間》中說:“若以書而論,每本書都會變成你自己的房間,給你一個庇護,讓你安靜下來。”確實,一本好書會讓我安靜下來,會讓我有內心生活。我每天出去都是應酬、謀生、作假,片刻的安靜都是讀書帶來的。法國人蒙田有句話,大意是人類一切災難在於人回到家還安靜不下來…See More
Apr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徐曉佳·煙雨西塘

杏花。春水。煙雨。江南。西塘沒有杏花,卻是有著絕好春水的碧波煙雨江南。清晨的西塘,是充滿生機的。推開木門,就是那“萬條垂下綠絲絳”,柳邊蕩漾著綠水,水上彎著一座石橋,駐在水上,已有千年。那是一個處於初陽的江南,日光很柔,紅光透著霞邊,照在房檐上——如象牙般的房檐。沿著綠波散步,呼吸與腳步同時放慢。河邊三兩婦女在浣衣,她們隔著十米來寬的河,用嘉興方言愉快地交談;幾個老爺爺撐著烏篷船,從上遊行到下遊,以此消遣。在此之前,我不曾到過江南。人家說,身處浙西,怎麽能說不在江南?試問,車水馬龍,汽笛喧囂,高層建築鱗次櫛比,這是江南?當然不是!江南是水鄉,是古時的房屋,是石橋,是碧水,是楊柳,是詩。沒錯,江南是詩。而西塘正是那如畫的詩。我見過雨中的西塘,推開窗戶,“淡妝濃抹總相宜”的西塘就會映入你的眼簾。如絲的細雨籠罩著這座古鎮,細雨之下,千年之前的景象仿佛就在眼前,這就像一幅畫。“你站在橋上看風景,看風景的人在橋下看你,明月裝飾了你的窗子,你卻裝飾了別人的夢。”夏季的夜,似乎更遲降臨。西塘的晚上,也是霓虹燈的世界,夜幕四合,西塘就活了。西塘的聞名,一方面取決於江南富有的濃郁水鄉之情,另一面,也有“…See More
Mar 7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冇戜·找“北”

“你找到北了嗎?”當這不只作為一句普通話,而是被刻在石碑並矗立在中國最北端的土地上作為“找到北”標志出現的時候,難道你不想趕快背上行囊,一路向北,親手觸碰它的碑身,來證明一下自己找到“北”了嗎?不管你想不想,反正,我是想了,而且,即刻就動身!起點是首都北京。路是要慢慢走的,“北”是要慢慢找的。可能很多人為了“找北”,直接飛到漠河,摸到那塊兒象征性的極北之石算是了事。我不否認這種成就感有種極速的樂趣,既不拖泥帶水也不懈怠拖沓。但就探尋而言,似乎少了點什麽。而我,摸到那塊石頭卻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從北京出發,歷經大連、白河、長春、大慶、哈爾濱,最後才落腳漠河。穿越大興安嶺,入目的全是廣袤的森林,我同當地的人們打聽著1987年的那場燃燒了近一個月的大火。是,旅行途中,對我來說風景的形成都有它的內涵,而這片土地就像烈火中重生的鳳凰,經過歲月的洗禮變得更加堅硬和挺拔。樹葉帶著回聲似的搖擺,樹根帶著蓬勃的生命力在黑龍江的土地上延伸著,向過路的人們展現著它的不屈。曾經有多麽狼藉,如今就有多麽壯觀。大興安嶺的風姿絲毫不減當年,當地人如是說。因此,我也愛上了這裏的人們。他們都同樣是經過錘煉的生靈,有著生…See More
Mar 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單身女孩在路上·隨想、隨感、隨筆

擁有過就是幸福的,美麗的回憶有時會支撐困倦的靈魂!——題記一個人,望著天,讓思緒在空中隨風飄蕩一顆心,在等待,滄桑後飽受風雨的洗禮我們都是為生活而奔波的人我們都對未來懷著美好的憧憬多少辛酸的往事記錄了多少個生活的彎曲相望以對,眼眸著閃爍耀眼的光輝我們看到了希望,看到了人生的亮點只因為未來給了我們一個幻想的虛構一個人,看向天,模糊著看到天的那邊呈現了動人的倩影一顆心,呼喊著,吶喊著聽見無隱的悲歌無形傳來我們都是孤獨的卻還無奈的忍受世故的變遷一次次的接受,再一次的折斷一次次的等待,再一次的傷懷一個人,望向遠方綿疊的山巒中矗立著以前自己不動的想戀一顆心,顫抖著蠢蠢欲動,為何而故我們都是忍住不哭的卻在無聲中留下了歲月的滄海與桑田傷痕,已烙今年輪回斑點,已埋入塵埃同樣的人生,同樣的生活卻在風雨中相互扶持,相互擁抱等待有一天,我們成為生活中亮點的時候再去追逐,再去遺忘然後,最終我們戰勝了一切追逐,遺忘不了已往的真純追逐,遺忘不了曾經的你我追逐,遺忘不了共同屬於我們夢的那個太陽!See More
Mar 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王開嶺·雪白

1叫人感念和思痛的東西愈來愈多了。比如雪。在我印象裏,雪是世界上最遼闊、最莊嚴、最有詩意和神性的覆蓋。她使我隱約想到了“聖誕、人類、福祉、博愛、命運”這些宗教意味很濃的詞。那神秘無限的潔白;龐大的包容一切的寂靜;純銀般安謐、祥和的光芒;渾然天地、夢色絕塵的巍峨與澄明……拿什麽更美的形容她呢?她已被拿去形容世間最美的意境了。童年時,我心裏漲滿了雪。比大地上的棉花還要多。那時候,大地依然貧窮,貧窮的孩子常常想:要是地裏的雪全變成棉花該多好啊!如今,我們身上有的是厚厚的棉了,而大地,卻失去了那相濡以沫的潔白。那時候,一個冬天常常有好幾場驚心動魄的雪。有時不舍晝夜地下,天凜地冽,銀裝素裹。夜晚自得耀眼,像火把節,像過年,令人亢奮。記得初中語文裏有篇《夜走靈官峽》,開頭即“紛紛揚揚的大雪又下了一整夜……”那盛大的雪況,現在憶起來很有些隱隱動容和“俱往矣”的悲壯。不知今天的孩子會不會問:真有那麽多雪麽?是真的,雪不僅多,而且美得痛心。記得小學班裏有個家境很窮的女生,又瘦又黑,像棵細細的老也長不大的豆芽兒。一次作文課上她靈機一動把雪比喻成了“雪花膏”,她說:“那天夜裏,我看見天上飄起了雪花膏……”她…See More
Mar 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黃智玲·美麗的八月

八月的天氣,絢麗,燦爛。連那天空遊蕩的雲,都在此停留,沈醉。遠山的眉黛,折疊著畫裏的音樂。古箏弦喉,桃紅點點隨風。岸上的木架,也爬滿了碧綠的青蔓,幾朵在綠色的襯托下格外耀眼的黃花向路人微笑著。還有湖畔裏輕蕩的竹筏,燕飛鶯唱蝴蝶舞,蜂湧花香熏煙塵,何人願意歸?濃綠的,是水,醉倒的,是美酒一盞。陽光綠蔭下,是繽紛的野花,在風裏釋放溫柔。我站在藤蔓旁,手拈一朵淡淡的野花,我久久的凝視它嬌嫩的花瓣,想看穿它的內容,可以迷倒多少風情。遠處,不知道是誰在眺望,我的獨自綻放。耳邊突然覺得隱約聽到一首山歌,這來自自然的、來自天籟的輕音,讓我有點莫名的感動。悠遠綿長的曲子,似娓娓而談,似輕輕低吟,似如泣如訴,總是纏綿悱惻。在鳥兒清脆的啁啾聲裏,一條如玉帶般的湖就在我眼前微漾著,在心間流淌著而過……青山倒映在盈盈碧水裏,白雲點綴著閃耀的波光粼粼,幾只雪白的鴨子輕輕地悠閑地湖心蕩去,魚兒無憂無慮地遊弋嬉戲,湖心漾開層層疊疊的細碎漣漪,湖畔斑斕的野花隨風輕舞……此刻,心靈是那樣的沈靜、無他,仿佛穿過迢遙的時空,一種感覺從靈魂深處醇厚地流出,一種深刻的靈性在沈醉和飄揚中蘇醒。我真的聽到了自己的心泉丁冬,婉轉的聲…See More
Mar 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李瑞芳·不開花的樹

這個冬天的每一個黑夜和每一個白天,我都以最迅疾的速度橫掃著這片森林。在經過那五棵樹時,我更是裹挾著嚴冬的威力,咆哮而來。然後讓滿身的怨怒傾泄而出,又一路追殺撕咬,歇斯底裏而去。我的身後,那五棵樹早被壓倒在地,他們顫抖著,弓著身子,咬著牙不住地呻吟。我是風。我的狂怒只因這五棵樹而起,他們是我森林裏唯獨五棵不開花的樹。對於我的狂暴和肆虐,五棵樹除了躲閃與承受外,他們沒有做出別的選擇。他們並不粗壯的枝條折了,斷了,散落了一地,但他們仍沒有開花。“開花!開花!如果你們能在這個最後的冬天開出哪怕一朵小花,我將吹散你們頭頂的烏雲,讓你們擁有一次親吻陽光的機會。哪怕長出一個花苞也行,如果能長出一個花苞,你們就將獲得兩次沐浴暖陽的殊榮。”這是多麽富有誘惑力的獎賞。五棵樹使勁兒點著頭,滿眼含淚,卻一言不發。接下來的每個夜晚,當我飛過森林的時候,整個世界一片寂靜,所有的樹都入睡了,五棵樹卻始終大睜著眼睛,他們心無旁騖,一心只在等待花開,期待著一個飄渺而又無比神聖的時刻降臨。 滿山的蠟梅一朵朵一簇簇地綻放,淡淡的清香在整個森林中彌漫。這個早晨,我再次呼嘯著拼盡全身的力氣,把五棵樹的枝幹全部推倒,然後把他們的…See More
Mar 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王丹楓·月光下的村莊

此時此刻,城市的夜,星光慘淡,悶熱似火焰炙烤著我回望的目光。窗外的霓虹淤積著深不可測的濃墨重影,呼吸遽然加速,猶如熱浪托舉著我虛脫的身體,在白晝中一步步下沈……村莊,銀河,星辰,老屋,白狗,河流,笑聲,這些零星的畫面拼湊不成完整的記憶,要說出月光浸淫的夜色,多麽不易。我老家村莊的夏夜是離不開月光的。那些月光瘋長的沁涼夜晚,滋潤了多少孩子物質匱乏的少年時光。在這座村落裏,每日最後一個踩著月光收工回來做晚飯的多是母親。當一天中最後幾縷炊煙漸漸散去,母親也開始收拾碗筷了。晚飯後,我和弟弟們揩揩黏著菜葉米粒的嘴巴一溜煙鉆出去了。月亮掛在村莊的枝頭,照亮了潺潺流淌的小河和笑聲蕩漾的稻場,俏皮的螢火蟲一閃一滅地在空中跳起探戈,有孩童用細密的網兜捕螢火蟲,不一會兒工夫,塑料袋裏就聚集了暖融融的光。美人坯子燕子在稻場上咯咯地笑,引來一只白狗吠聲四起,“狗,狗,叫麽嘶(方言,什麽),不許你這樣子!”白日裏男孩子們搶著替她推秋千,村裏的其他女孩子羨慕死了。晚上七八點鐘,老爸通常會下鱔魚籠子來改善家裏的菜品。每次老爸去田間荷塘下籠子都會帶上我,有時我家的老狗也會屁顛屁顛地尾隨著。清風徐徐地吹著,青蛙在田間咕…See More
Feb 26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徐成龍:菜鹹,菜淡

女人不愧是女人,長得漂亮,又有一手好廚藝。男人一進門,就高聲喊,我回來了,可以吃飯了嗎?女人說,菜燒好了,就等你了。說著,把熱騰騰、香噴噴的菜擺放在桌上。男人一看,饞涎欲滴,眼睛都放光了,未等女人拿來筷子就抓了一把直往嘴裏塞。女人見了,笑吟吟的,說,你這個饞鬼,猴子一樣。男人眨眨眼,說,誰讓你菜燒得這麽好吃呢!女人的臉上燦爛了,說,那你就多吃點。結婚近三年,都是女人燒菜,色澤好,品類多。偶爾,男人說,看你辛苦的,菜我來燒吧!女人說,別瞎摻和,我燒得好好的,你燒什麽燒?做你的作家夢去吧!男人喜歡寫作,業余時間都在電腦上碼字,還有許多文章發表了呢!見著男人頻頻發表文章,女人挺自豪的,家務事從不讓男人插手,一心一意操持家務,尤其是把菜燒得很專業。男人吃著女人燒的菜,笑口常開,連連讚嘆,味道好極了。看著男人生動的笑臉,女人心裏甜蜜蜜的,覺得很幸福。可是,過了幾年,情況就變了。一個晚上,女人燒了好幾道菜,擺放在餐桌上,香味氤氳了整個廚房。好吃嗎?女人說,臉上掛著笑。鹹了。男人一嘗,臉色一沈,甕聲甕氣地說。這個,你嘗嘗。女人指著另一道菜說。男人夾了一口送進嘴裏,嚼了嚼,眉頭一皺,說,淡了。女人不再…See More
Feb 25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莊秦·致命重逢

一吉村是在一個酒會上與山本重逢的,要不是聽到那熟悉的嗓音,他根本認不出眼前這個衣著考究的肥胖男子,竟會是自己的中學同窗。兩人來到旋轉餐廳的一個角落裏,吉村遞過一根細長的七星香煙,沒想到山本卻擺手拒絕了。吉村詫異地問:“你戒煙了?”山本輕輕咳了一聲,點了點頭:“沒辦法,結婚就等於找了個管家婆,抽煙對我來說已經是上輩子的事了。不說這個,這些年你過得怎麽樣?”聞聽此言,吉村黯然地垂下了頭,他是個郁郁不得志的保險公司小職員,步入中年仍升職無望,只能慢慢等待退休。為了解悶,他在業余時間玩起了地產股票,一開始賺了不少錢,可幾個月前的股市動蕩卻讓他失去了所有財產。為了挽回敗局,他不得不挪用本應上交的保險金。現在這虧空越來越大,連吉村自己都不知道這個窟窿到底有多深。這件事他一直埋在心裏,如今卻對久未謀面的山本和盤托出,剛說完他就後悔了。山本面無表情地輕啜著杯中的啤酒,然後告訴吉村,他現在是一名律師,妻子是律師行老板的女兒,容貌倒算過得去,不過卻不允許他吸煙,哪怕是應酬的時候吸一根都不準。山本指著舞池裏一個正在跳舞的女人說道:“那就是我的妻子,靜子——她是個醫生。”這次重逢之後,吉村常常約山本出來喝酒。…See More
Feb 23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李丹崖·遠方的夢與夢的遠方

在我很小的時候,去故鄉渦河的沙灘上去玩,在造船廠裏遇見了木船、水泥船、鐵船……船的兩端都會高高翹起來,如同高高昂起的頭顱。我問造船廠的師傅,為什麽要這樣做?師傅是個上海老知青,用一口文縐縐的話對我說,這就好比一個人有著高貴的夢想,在風浪打來的時候,只要我們頭顱高高昂起來,似一面不倒的旗幟,我們就有了繼續前行的力量。那麽,怎樣才能讓一條船走得更遠呢?造船廠的師傅說,讓鳥高飛,就賦予它一雙翅膀;讓船行遠,就給它架上一對船槳,或是在把柴油機裝在船艙,讓它遠航。船的終點在哪裏,是碼頭嗎?我繼續問。船沒有終點,就好像夢沒有最終的方向。造一條船出海,趕往海中央的小島,小島就是遠方的夢;小島終於到了,卻發現小島前方的日出很美麗,那裏就是夢的遠方。造船廠的師傅說這些話的時候,像一位哲人,在渦河的金波映照下,在迎面吹來的微風裏,這些話絲絲縷縷地進入了我的記憶深處。後來,在我讀到李白的詩句“兩岸青山相對出,孤帆一片日邊來”時,我竟然出奇地想象這是一艘追夢的孤帆。追逐夢想的人多半是孤獨的,那些倒退而去的青山,恰恰印證了孤帆的跋涉,印證了青春的水花被我們漂亮地拋出好遠。夢想總是永不停歇,遠方的夢如同兩岸青山一…See More
Feb 2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馬德:找一個可以說話的人

一我們不說話,不等於沒有話說。有時候,是別人磨嘰得太多,自己不想說了;有時候,是自己顧慮得太多,最終無心說了。因為說了未必有人聽,聽了未必有人懂。不聽,最多是失望;而不懂,叫人絕望。還是不說了吧,怕一出口,就傷了自己。有些人你不值得跟他說,有些人你不屑跟他說,還有更多的人,說了也是白說。遇不上合適的人,有些話就永遠不必去說了,千百年,千萬裏,就讓它爛在邈遠的時空中。有一個詞叫苦不堪言,不堪言,是因為言了,也只能是自言自語。而苦呢?大約就是天底下,幾十億人,熙熙攘攘,來來往往,居然沒有一個可以說話的人吧!二不要在追慕富貴的人那裏尋找擔當,就像你在孱弱的人那裏難以看到擔當一樣。如果說後者只是擔不起的話,前者就是靠不住。一個被欲望熏了心的人,不要期望他對你負責,他只會對欲望負責。在追慕金錢和權力的路上,除了富貴他們不能舍棄,其他一切都可以放下。在這些人的眼裏,你好不好是你的命,而比你的命更重要的,永遠是他的運。一個人,把命運的歸屬交付於這樣的人,命運已無歸屬。所以,不要把人生的賭註放在這些人身上。你的賭註,不是他的籌碼。他輸了,你會輸;他贏了,你還會輸。他贏下三千裏江山,萬萬人之上,不會安排…See More
Feb 18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姜維群·詩而畫和畫而詩

外國油畫許多是把事件作為題材變成了畫,稱其畫為“史篇”不為過;中國畫許多是由詩觸發了靈感,從而成為畫作,稱其畫為“詩篇”亦應剴切。許多畫家是詩人,即使畫家不是詩人,也多半喜歡讀詩、賞詩,他們或是觀畫而成詩,或是由詩而成畫。唐代的周昉擅畫美人,畫了一張打哈欠而雙臂欠伸的仕女背影,人見之皆認為美艷妍絕。蘇東坡觀後,為此畫賦詩《續麗人行》,其中有“隔花臨水時一見,只許腰肢背後看”的詩句。唐代王維的詩畫被人譽為詩中有畫、畫中有詩,就是說詩中有畫面,畫面裏含詩意。但真的把詩句變成畫面,談何容易。梁章鉅《浪跡叢談》中記有明英宗招天下畫師到京城,出題考試。題目就是一句詩——“萬綠枝頭紅一點,動人春色不須多。”面對這樣的題目,眾多畫師都在花卉上裝點,在工細上著意著筆,然而有兩幅立意新穎引起關註。一幅是畫家戴文進畫的松鶴圖,郁郁蔥蔥的松枝松葉上棲立一仙鶴,其一點紅頂在頭上;另一畫家畫一株芭蕉樹,樹下立一美人,美人唇上作一點紅。最後在眾多畫作中,皇帝取這張美人圖為第一。許多人為之抱不平,認為戴的松鶴圖立意高,應為第一。然而梁章鉅認為朝廷所選公允,因為松樹無關春色,而“紅了櫻桃,綠了芭蕉”描摹的正是春色動人…See More
Feb 14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肖水·黑板前的記憶

母親將我抱在懷裏送我去上學的那一天,我記得積蓄已久的山洪在窈窕河裏肆虐著,連平時在家門口就清晰可聞的上課鈴聲都淹沒了。我對離開母親的懷抱並不渴望,因為我並不缺少玩伴,充斥在我幼小心靈中的反而是對那個陌生世界的害怕。比如我就偷偷看見過表哥在黑板前被罰站,他的前面有一個戴著厚厚瓶底的老頭背著手,掃視著整個教室,氣氛凝重,所有人都低頭不語,臣服於他鷹一樣銳利的目光。表哥回家後,又被舅舅用幹透的竹枝暴打了一頓,他腿上的血線像一張緊密編制的網。到了教室門口,我才掙紮著從母親的懷裏滑下來。母親輕輕責怪道:早就叫你自己下來走,你看,現在被老師和同學看到多羞啊。我並不理會母親的話,因為我的目光立刻就觸到了一個人的身上。她大約二十一二歲的樣子,長長的辮子,桃紅的衣服,瓜子型臉蛋的嘴角下方點綴著一顆黑痣。她向我招手:進來,快進來。我猶豫不決,甚至在我要跨進門的那一刻,又抽身返回,並且緊緊地抓住了母親的衣服。母親拽開我的手,說:快進教室吧,好好聽胡老師的話。我慢慢走進教室,那位叫胡老師的人輕巧巧地拉起我的手,讓我走到黑板前。我再回頭望的時候,窗外母親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我正要奔出去尋找,卻發現我的手還在胡…See More
Feb 12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舒蕪·花下一低頭

讀過龔定庵《世上光陰好》詩後,還有點兒余意。詩的次聯雲:“靜原生智慧,愁亦破鴻。”什麼愁?什麼鴻?愁如何破鴻?破了怎麼就好?青春少女,天真一片,性別意識還沒有覺醒,是謂鴻。不知怎麼一來,忽然懂得了春愁,情竇頓開,是謂破鴻。這不知怎麼一來,最美妙,也最靈奇,只有偉大的詩心情眼能夠體察。王國維有《虞美人》一闋雲:金鞭珠彈嬉春日,門戶初相識。未能羞澀但嬌癡,卻立風前散發襯凝脂。近來瞥見都無語,但覺雙眉聚。不知何日始工愁,記取那回花下一低頭。我和對門女孩,天天一起揮鞭拋彈,玩得沒個夠。她一味嬌癡,嘻嘻哈哈,風吹亂發,更襯出膚如凝脂。近來少見了,偶然才得一瞥,她總是默然無語,雙眉凝聚。哪一天起她有了春愁呢?記得那回花下,她那麼一低頭,就是那一瞬間那麼開始的。那回花下一低頭不易覺察,能夠敏銳覺察者,只能是以偉大情眼註視,以偉大詩心關切者。王國維這闋詞給龔定庵那句詩做了箋註。胡適日記上說王國維形貌很醜,看王國維照片的確像個腐儒,可是他內心裏是個偉大的情人,繼承了龔定庵的詩心情眼。See More
Feb 11
Crna Gor posted a blog post

盤腿的小僧·《獸變》:多米諾酒

夜朦朧,月清明。小九出了自己的營帳,漫步在小溪邊。此時小溪邊有人,還有一頂帳篷。“他們是怎麼瞞過斥候,進入了我的魔眼覆蓋範圍的呢?”小九沈思,一邊不緊不慢地向帳篷走去,裏面的人並沒有睡。“你終於來了。”帳篷的門簾隨著聲音卷起,一點魔法燈光頓亮,帳篷內除了聲音的主人和一個臥榻之人,再無第三個。小九當然知道,對方在告訴自己他沒有惡意,而且還可能知道自己一夥人出現在此地的真正目的。但走出帳篷的人卻讓小九一陣緊張,是那個擁有“紅粉鬼域”和“幽冥旋燈”的寶甲人,臥在床榻上的是黑金蝙蝠清明柳,已經憔悴得不成樣子。人一旦被“截脈”所制,就少了一部分經絡的機能,黑金蝙蝠能活到現在全憑超強的體質。“想讓我救你的手下?”小九對走近的寶甲人問道,如此近的距離如果不是一個亡靈法師失去警惕,就只能說明一點———誠意。“是的,也不全是!”寶甲人在距離小九一米處立定,沈聲道。“是什麼讓你肯定我不會在如此近的距離殺了你?”小九好奇地問。“直覺。”“我相信!但我更好奇,除了給你的手下解了截脈,你我還有什麼故事會發生?”“喝酒。”寶甲人揮手從亡靈空間裏拿出兩只酒杯,透明的酒杯泛著瑩瑩的夜光,他伸手遞給小九一個。“有趣,可…See More
Feb 10

Crna Gor's Blog

陳丹青·讀書是件很安靜的事情

Posted on March 7, 2018 at 4:19pm 0 Comments

讀書是一件很安靜的事情。要是論教養,你真的是讀書人,你不要講出來。讀書也好,畫畫也好,不能弄成一種身份。

這是我到國外才學會的。國外很“牛”的人都害羞得要命,躲著不講自己挺在行的那些事。出國之前還沒有人說我是讀書人,是知識分子,回來後聽到不少人說我是做學問的,是藝術家等等。我很害臊,這怎麽好意思說出來?

陳寅恪先生周遊列國,通曉二十多種語言,可是他在清華填表時只填了兩種:梵語和德語。逃亡香港時,日本人到他家裏要挾他出來做事,他不肯,日本人就要行使暴力。當時樓裏有很多人,他突然站出來和日本人交涉,說很流利的日語,他的家人都不知道他的日語這麽好。不到萬不得已,你都不知道他會講日語,這就是教養。…

Continue

徐曉佳·煙雨西塘

Posted on March 7, 2018 at 4:03pm 0 Comments

杏花。春水。煙雨。江南。

西塘沒有杏花,卻是有著絕好春水的碧波煙雨江南。

清晨的西塘,是充滿生機的。推開木門,就是那“萬條垂下綠絲絳”,柳邊蕩漾著綠水,水上彎著一座石橋,駐在水上,已有千年。那是一個處於初陽的江南,日光很柔,紅光透著霞邊,照在房檐上——如象牙般的房檐。沿著綠波散步,呼吸與腳步同時放慢。河邊三兩婦女在浣衣,她們隔著十米來寬的河,用嘉興方言愉快地交談;幾個老爺爺撐著烏篷船,從上遊行到下遊,以此消遣。

在此之前,我不曾到過江南。…

Continue

賴鈺婷·台中武陵,煙聲瀑布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7pm 0 Comments

從台中出發,繞行宜蘭,經台七甲線,路途迢遠,繞了半個台灣,終於抵達台中縣和平鄉。武陵,這個名稱耳熟能詳,猶如山谷中一個不醒的夢,每當我讀《桃花源記》,跟著武陵人誤打誤撞進入桃花源之中,腦海中總飄忽著千百個瞬間閃滅的畫面。

我在反覆的想象中,進入山地部落。天清氣朗,山壁林樹掩映,土黃、淺藍、淡白、深綠穿插交錯為一幅山林大地。沿著山谷低處,俯望滿地碩大鮮綠的高麗菜。窗畔及目處望去,果樹沿著山坡層層叠叠,蘋果、桃子、梨子、李子……結實累累的印象,滿山滿谷,確實是夢一般的境地。

自然開闊、漫山遍野的氣息中,抵達武陵。綠是最大的布景,空氣微冷,冰涼中流動著淡淡草香。我是少數到訪的旅人,置身在一片遼闊的情境,在山林中靜謐的遠方。…

Continue

村上春樹·詩意地回歸自然

Posted on January 1, 2018 at 3:46pm 0 Comments

天色已近黃昏,空氣呈現出獨特的清澄來,彌漫著夏初深深的青草氣味。還有幾只狐貍在原野中集結成群,它們好奇地望著參賽者。仿佛19世紀英國風景畫一般意味深長的雲朵,沈穩地遮蔽了天空。一絲風兒也無。在我的周遭,許多人只是默默向著終點奔去。身處其中,我擁抱著異常靜謐的幸福感。吸氣,再吐氣,聽不出呼吸中有絲毫紊亂。空氣非常平靜地進入體內,再走出體外。我那寡言的心臟按照一定的速度重覆地舒張與收縮。我的肺好似勤勞的風箱,規規矩矩地將新鮮的氧氣攝入體內。我能夠“目睹”它們工作的身影,能夠“聽見”它們發出的聲響。一切都順暢無誤地運轉著。沿道的人們對著我們大聲呼喚:“加油啊!馬上就到終點啦!”那聲音像透明的風,穿透我的身體而逝去。我感覺,人們的聲音就這般穿透而過,直達身體的另一面。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ucun estutum posted a blog post
7 hours ago
Mystikós kípos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王祖藍 ·歌和老街

曲:翁瑋盈 詞:鄭國江, 郭薾多 編:黃艾倫, 翁瑋盈 監:John Laudon 聽說老街要拆除 我要到故居走一次 要故裏搬進內心去 戴上耳筒一起去  再聽聽當天伴你 極愛哼出的每段佳句 沿長街走過 地面的青磚灑滿我的淚 寂寞的街燈 仍呆立總不覺累 談情相擁歸家 靜靜偷聽我倆訴心事 長街雖清拆 情感收心裏 我已記不起幾歲 妳與我到冰室走去 說要慶祝我大一歲 與我愛戀更有誰 妳算最好的伴侶 大家都說早晚是一對 更多更詳盡歌詞 在 ※…
8 hours ago
TV Plus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iPLOP commented on MalaysianCinema's photo
10 hours ago
MalaysianCinema posted a photo
10 hours ago
Baghdad Janim posted a blog post
10 hours ago
A'Lessy posted a blog post
11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