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 Tanem
  • Male
  • Ankara
  • Turkey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ir Tanem'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Zenkov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Bir Tane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ir Tane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邪眼 The Evil Eye (上)

[俄羅斯] 安德烈·格拉西莫夫 文導微 譯 “你們接我來就對了,”老波塔皮哈一邊說,一邊倒騰她的魔法面團,“現在人們愛找的是庫茲米奇。好像只有他的咒語靈驗似的。不過我倒想知道,是誰替祖博夫的新娘安了胎,又是誰治好了馬卡羅夫兒子的疝氣?”波塔皮哈不斷猛捶她木盆裏的神奇面團。這番力氣一出,再加上那個不得已在夏天生起的火爐,她很快就滿身大汗,脫下了她那件由厚實鋥亮的料子制成的黑色高領短上衣。彼得卡不知道它叫什麽,他確實只知道的是,有好長一段時間,達裏婭媽媽都想要一件這樣的衣服,可阿爾喬姆爸爸就是湊不到錢到克拉斯諾卡緬斯克…See More
9 hours ago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一分鐘:蠢蛋之死 One Minute:Dumbo’s Death

[塞爾維亞] 弗拉基米爾·阿森尼耶維奇吳冰青…See More
Sep 17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4)

當瓦倫緹娜初次遇見鮑時,她給他施洗,取名斯威特斯肯,並直奔主題;該發生的發生了。他,因為越來越肯定自己要與她保持冷靜,在美國的蘇打店默默地陪在她身邊,一連好幾個小時,悄悄地,愛在萌芽;瓦倫緹娜非常安靜,斯威特斯肯最後拉著她的手,甚至在聽到她說話後,也不讓她再走。希望他們能更進一步的話從他嘴裏吐露出來,作為對她的回應。一天又一天,穿過卡門大街[3]到達蘭布拉大街[4],然後沿著所有的蘭布拉大街走,一個午後接著一個午後地待在美國蘇打店。愛的情愫在彼此纏繞,並在不知不覺中被沈默的藝術成就奇跡,知道沈默也是一種紐帶,且本能地知道這——愛變成一個海洋,它除了自己靜靜的音樂、唯一的音樂,無需任何解釋。一句也不曾提到性,一句也不曾說到他們如何共度夜晚。尼拉和伊西抗議著、譴責著,猶如被拋棄的情人。那是怎樣的一個學期啊!它讓我發笑。但是我必須這樣看待事情,因為我在講述另一個人生,另一個也是我的人生。我們講故事的人只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選擇我們講什麽——畢竟,我們被賦予這個珍稀的天賦,我們憑著某種有失禮節的運氣成為這種不可言喻的講述者。書寫是抄寫,講述是描述、復述。瓦倫緹娜和鮑為他們自己營造了一個親密的家,一…See More
Sep 6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3)

當她們不是在彼此之間交談時,使用強制性的假名。但是,巴特,她們一直稱巴特。那不是什麽老的綽號,而是,由他自己精算出來的效果,希望以完全另一種角度看待事情,她們三人都記得她們遇見他的那天,好像最先是伊西想出給他一個假名的,不過她們三個女孩都覺得再恰當不過了,如同一件量身定做的衣服:他像一個流行藝術的卡通蝙蝠!就像那樣,蝙蝠粘住了。嗨,巴特,第二次見到他時她們就這樣說,引得他哈哈大笑,原來他可以這樣笑的。在那些恐怖而甜蜜的歲月裏,她們總是與他一起大笑。她們披堅執銳,最重要的是,找到活著的一種形式——為尼拉的緣故——或,說得更好點,因為尼拉——正如三十年後,現在瓦倫緹娜所想的。不知為什麽,在女人們成為了朋友,並在彼此身上仍依稀可見昔日的女孩時,那個親密的傷口構成的紐帶猶在。無名的紐帶。尼拉的臉上失去了昔日所有的溫柔,她不再關註政治,而關註所有舊的常規習俗。她是一個催化反應,一種內心的震撼使她相信她是一個堅不可摧的武士——安德洛墨達、聖女貞德或瑪格達倫納,看是哪一天了。如果委員會支持她說的話,首領滿意地看著她,她的恐懼會隨之消失。那時,她會安安靜靜,她的臉顯得完美而古典。她會直奔衛生間,拿出她…See More
Sep 2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2)

“我們不會長期是處女的!”伊西和瓦倫緹娜幾乎異口同聲地叫道。“我會再來問你的情況的,過不了多久。到時,我們見分曉。”“那與你沒有什麽關系。”伊西答道。尼拉用手梳理著她又長又直的頭髮。瓦倫緹娜同意伊西的看法。那與她沒什麽關系。尼拉笑著用椰奶油塗著她的唇。然後是我,那個在給你講故事的人(那是我的活,我的工作)。我的確沒有隨行兜風,只是個偶然聽點,與委員會有業務往來的人……我也來自一個鄉鎮,我也被寫上告示,什麽必須停止不做,什麽必須做。我正是另一個女孩。那是什麽樣的年代啊!那一年,喬奧裏亞·蓋諾以她輝煌的《我將活下去》主宰了迪斯科,一個來自紐約名字叫安納特·皮科克的詞作家歌手,一個神話般的人物,謝絕了所有各種各樣的邀請,與從(查爾斯)門古斯、布雷到大衛·鮑威的偉大的音樂家一起演奏,錄制了一首歌曲,它不僅僅將我構建成另一個女孩,而成為我時代的一個裏程碑……它叫《我的媽媽從不教我做飯》。這是真的:母親們不教她們的女兒們做飯了。不是她們不知道如何教,就是沒有興趣學,或者就是人也找不到。啊,皮科克的穆格電子琴……尼拉是一個略帶亞洲人容貌特征的大美人,堅守她的激進政治路線。她有著別的女孩都妒忌、男孩們…See More
Aug 2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1)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語] 瑪斯·伊巴茲 陳姝波…See More
Aug 4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下)

就此而言,我覺得,他就像加菲爾德——我是說加菲貓[1]。他的存在或缺席對文本其他部分沒有任何影響,但他覺得他有正當的理由待在裏面,什麽都不做,就是浪費點空間。所以,恩克上校就是文學中的一只加菲貓。不過,真正的加菲貓盡管沒什麽用處,不再時興,卻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好,能發布命令,扮演上校,並能因為這項特權獲得厚報。所以,“真正的”上校恩克為什麽不能活下來?沃曼不同意。恩克必須得受懲罰。他必須得在保密會設伏的那棟公寓的地下室中慘遭殺害,然後被塞進袋子,扔到河裏。他的屍體被湍急的水流沖到威廉港…See More
Aug 3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中)

我最受不了那些為“讀者”提供圓滿、封閉結局的小說。那些小說家一門心思就想著為打造完美結局而編排情節,除了那些構成他們所謂“收尾”的詞句,不留一絲余地。我恨這些吸血鬼。假如小說的主人公是一位退休警官,如果一開頭就用“鬼迷心竅”、“滿眼邪光”等詞語來描述他,如果他的言辭與個性和其他小說中的許多警察一樣陳腐老套(所有那些常用的能指都在表明他是個惡心、危險的家夥……),那我可真讀不下去了。要是讓我翻譯,我就會給這位退休警官——他到小說結尾的時候,會因為花園圍籬跟鄰居發生爭執,繼而拿起屠刀把鄰居大卸八塊——一個機會,讓他完成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至善之舉。我就是要打破原著強加給“讀者”的那種期待,而且,我這麽做純粹是出於憎惡。再比如說,還有個小說中的人物,剛出場,就被“原”作者幹掉了,也許是覺得他已經無助於情節發展了。於是,我就自己編造情節,讓他一直活到小說結尾。結果,你瞧,所有“讀者”都非常喜歡這個人物,一位著名批評家甚至(在一份口碑很好、發行量很大的報紙上)說,我的創作既有普魯斯特筆下多維人物的影子,又有貝克特筆下怪誕而又淒慘的滑稽人物的影子。正如我反對任何人癡迷於圓滿封閉的結局,我也無法忍受…See More
Jul 30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國威爾士] 威廉·歐文·羅伯茨:職業人士(下)

馬修沒有如約進行下一次的治療,接下來又爽約了。我開始焦慮,於是給他打電話,但接通的只有電話應答機。秋夜越來越長。到十一月底時,新聞裏鋪天蓋地報道的都是針對市內銀行業的抗議活動。一幅幅照片展示的是混亂的人群,推搡著、噓聲抗議著,窗戶被砸碎,警察看似中世紀的步兵,竭力控制著局面。我理解這憤怒,但不太理解這暴力。十二月初一個寒冷的清晨,馬修順道來訪。“我來不是預約治療的。就是來把賬結清了。”“我的秘書會處理好這些的。”他比往常更顯蒼白,仿佛重感冒了一場。“我跟安娜結束了。”我沒有立即作答,我忍住不回應,是怕他覺得有必要做解釋。但他只是盯著窗外望去。風吹得窗戶嘎吱作響,他只是默默凝望著窗外。過了片刻,我問:“你覺得如何?”馬修聳聳肩,松弛了一下身子。這回,閑話填充了時間的縫隙,直到我再次試圖問起安娜。他機警地假意一笑,岔開了話題。“不過,也不都是壞消息……”“那好啊。”“我戒煙了!”“但願我也能戒掉。”他拿手抹了抹鼻子。“我還找到工作了。”“祝賀你!”(這算條消息。)“在這兒?”“不。”“倫敦?”看得出他煙癮難耐。“你一定很開心,馬修。”“你覺得呢?”(“多傻的問題!”)我沈默著,等他開口。時…See More
Jun 1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國威爾士] 威廉·歐文·羅伯茨:職業人士(上)

尚曉進 譯要不是那次,我並不會結識他。當然啦,我時不時會在肉店裏遇見他。那次,酒吧打烊後,我們一起站在人行道上,他跟我借火點煙。“一起玩個通宵?”“明兒要上班。”我把打火機放回口袋。“我也是。”他眼睛下吊著大眼袋。我們在黑獅旅店旁叫了輛出租車,來到市內的一家酒吧。周四的夜晚,學生不少。馬修拿酒去了老半天,我煩了,起身走過去。吧臺前:他和一個剪精靈系短發[1]的女人在激烈地爭吵,兩口子吵架的那種。“抱歉。”他回到桌前,杯裏的酒濺到桌子上。全盤招供,盡管我什麽也沒問。名叫雅德維加,他的前妻,來自克拉科夫[2]。(他強打精神。)三年的婚姻生活,沒有孩子。“抱歉,”他是不是說得太多?…See More
Mar 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格蘭] 希拉里·曼特爾·她的心臟急性衰竭了(下)

莫娜最近掉了幾顆牙,這倒是千真萬確。不過她知道,母親在撒謊。“如果你把我送回去,我就去喝漂白水。”她說。蘿拉說:“那你就會變成白骨精啦。”二月:他們討論要把她隔離起來:那就意味著,母親說,把你強制關押在醫院裏;那就意味著,莫娜,你不能像以前那樣從裏頭出來了。“決定權完全在你手裏。”父親說,“莫娜,如果現在開始吃東西,就不至於到這個地步。你不會喜歡關在精神病房裏。他們可不會哄著你出去散步,給你烤好吃得要人命的蛋糕。他們會給所有門都掛上鎖,往你的嘴裏灌各種藥片。我告訴你,那跟護療中心可不一樣。”“我覺得那更像是狗窩,供吃住的。”蘿拉說,“裏頭的人都是用狗鏈牽著的。”“你會救我出去嗎?”莫娜問。“你要自己救自己,”父親說。“沒人能替你吃東西。”“如果他們肯的話,”蘿拉說,“也許我可以替你吃。不過,我是要收費的。”莫娜如今正在逐步把自己拆裝。她要恢復成出廠的設置。蘿拉成了她的翻譯,她清脆的聲音自上鋪傳來,如同女祭司在發話。父母和醫生都需要來問她莫娜心裏的想法。莫娜自己大多時候都默不作聲。從新年開始,蘿拉就和莫娜對調了床位,讓她睡下鋪。她害怕莫娜從床上滾下來,在地板上摔成了碎塊。她聽母親在臥室的…See More
Mar 5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英格蘭] 希拉里·曼特爾·她的心臟急性衰竭了(中)

昨晚蘿拉看到莫娜輕輕地從上鋪溜了下來,在寒夜裏,她看似一根瑟瑟發抖的柱子;中央暖氣系統這時已經關閉,畢竟人是熱血動物,這時辰有誰會起來四處走動?蘿拉推開身上的被子,站了起來,跟著莫娜走到黑暗的樓梯平臺。兩個人都光著腳。莫娜身上的睡衣皺巴巴的,好像埃德加·愛倫·坡故事裏人還沒死就出竅的幽魂。蘿拉穿著一套老舊的“奇先生”[2]睡衣,大概有八九年的歷史,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這麼迷戀這套睡衣,就像沒了理智一般。上衣洗得縮了水,罩不住全身,露出了圓圓的小肚皮,上頭的“懶洋洋先生”幾乎快洗沒了,剩下一團顏色,模模糊糊的;睡褲的褲腿只到小腿肚的中間,腰間的松緊帶已經斷了,她每走幾步都要用手提一下褲子。天上掛著半圓的月亮,在樓梯平臺處,她看到了姐姐的臉,煞白煞白的,有月亮的陰影,月亮的凹坑,顯得神秘而遙遠。莫娜正要下樓去,到電腦前取消超市的訂單。莫娜到了父親的辦公室,坐在了他的寫字椅上。她沒穿鞋襪,腳後跟在地毯上磨蹭著,借著摩擦力把椅子轉到了桌前。電腦是專供父親工作用的。父親事先就警告過她們這點,而且還說,她們的母親當年會考十門課全過,除了筆和紙外什麼也不用;她們可以使用電腦,但必須受到嚴格監控;當然她們…See More
Feb 24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Feb 9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讓你久等了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時候,一個年輕的日本男孩被迫從軍而與他的未婚妻分手。在分手前,他們每次約會總約在某棵大樹下見面,那男孩因為工作關系,每回總是遲到。每次他遲到的第一句話,都是靦腆地說:“對不起,讓你久等了。”但那女孩總是笑著對他說:“還好,我也沒有等很久。”那男孩起先以為是真的,後來有一次他準時到,卻故意在一旁等了一個小時才過去,沒想到,那女孩一樣露出微笑說著同樣的話。他這才知道,不管他遲到多久,她總是會為了不讓他尷尬而體貼地騙他。後來,他在被派去從軍前,為了怕一去不知幾年,或回來人事已非,便與她約好,回來彼此如果找不到對方,就記得到這棵大樹下等。時光荏苒,二十幾年過去了,那男孩一直都沒有回來。因為他流落到韓國,曾被炸藥擊中的他,因昏迷而失去記憶力。直到十來年過去了,他才在無意中恢覆記憶,無奈他已經在韓國娶妻,而他也相信他的未婚妻也該以為他已死了。又過了5年,他的韓國妻子去世,他於是帶著一顆忐忑的心回到日本。他想起這段刻骨銘心的舊情,帶著緬懷的情緒,下飛機的第一天,就直接驅車前往那棵舊時的大樹下。出租車飛馳駛到,他在距離兩米左右的地方下了車。但第一眼映入眼簾的卻是繁華喧嚷的商店和街道,…See More
Feb 7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做兩個相交的圓

她是一個風風火火的女人,凡事喜歡大包大攬,喜歡越俎代庖,他的事兒當然更不在話下。大到公司裏人際關系的處理,工作的安排;小到家庭生活的瑣事,穿什麼衣服,配什麼鞋襪,戴什麼領帶,她都要插手。她常說,兩個人相愛,就應該愛得毫無保留,才不算辜負愛情這兩個字。可是她忘了,他亦是一個有思想的人。有一次,他犯了胃疼的毛病,公司來電話說,有一份重要的文件在他那裏,等著用。她自作主張地回答,他病了,等好一點再讓他去公司上班。過了兩天,他下班回來,頹喪地坐在沙發上。她問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說,是心裏不舒服。他被公司辭退了,因為他沒有去上班,公司失掉了一單生意。她有些懊惱地想,是不是因為自己的好心幫了他倒忙呢?吃過了豆子,很快就忘記了豆子的味道。又一次,他喝醉了酒,老家來了一個舊鄰居,說是有重要的事情找他。她悄悄地把門開了一條縫,說他被公司派到外地出差了。那個舊鄰一臉黯然地離去。許久之後,他問她,那個舊鄰的母親去世了,人家說之前曾經來找過我,想讓我幫忙推薦一家好一點的醫院,我怎麼不知道?她想了一下說,是有這麼一回事,當時你喝醉了酒。他聽了,一下子惱怒起來,說,你知道嗎,小時候我去水塘玩兒,差點兒淹死,如果不是…See More
Feb 6

Bir Tanem's Blog

邪眼 The Evil Eye (上)

Posted on October 20, 2018 at 9:28pm 0 Comments

[俄羅斯] 安德烈·格拉西莫夫

文導微 譯



“你們接我來就對了,”老波塔皮哈一邊說,一邊倒騰她的魔法面團,“現在人們愛找的是庫茲米奇。好像只有他的咒語靈驗似的。不過我倒想知道,是誰替祖博夫的新娘安了胎,又是誰治好了馬卡羅夫兒子的疝氣?”

波塔皮哈不斷猛捶她木盆裏的神奇面團。這番力氣一出,再加上那個不得已在夏天生起的火爐,她很快就滿身大汗,脫下了她那件由厚實鋥亮的料子制成的黑色高領短上衣。彼得卡不知道它叫什麽,他確實只知道的是,有好長一段時間,達裏婭媽媽都想要一件這樣的衣服,可阿爾喬姆爸爸就是湊不到錢到克拉斯諾卡緬斯克…

Continue

一分鐘:蠢蛋之死 One Minute:Dumbo’s Death

Posted on August 4, 2018 at 10:55pm 0 Comments

[塞爾維亞] 弗拉基米爾·阿森尼耶維奇

吳冰青 譯…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