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r Tanem
  • Male
  • Ankara
  • Turkey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ir Tanem's Friends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ghdad Janim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Gwadar 瓜達爾
  • Zenkov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Gifts Received

Gift

Bir Tanem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ir Tanem's Page

Latest Activity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西班牙:卡斯蒂利亞語) 恩里克·維拉——瑪塔斯·远方(2)

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被宛如兩代人的兒女,被同一個屋檐下兩個家庭的沈重負擔壓得真連氣都喘不過來。更糟糕的是,還沒個老婆跟他一起挑這副擔子。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不由得又看了一眼瑪麗亞·傑吉耶夫,想向她求婚的念頭又浮現在腦海之中。不過,怕被她嚴詞拒絕的擔心最終還是占了上風,於是決定擔負起當爹的職責,把兩個不聽話的雙胞胎小姐妹叫到書房。盡管在法院開會,特別是在公眾慶典委員會開會已經把他累得精疲力竭,他還是想指導指導這兩個總是想入非非的小女兒。這兩個小傢伙一出生,媽媽就死了。這下子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擔了個克死先後兩任妻子的惡名。說實話,這也是他為什麽不敢向瑪麗亞·傑吉耶夫求婚的原因之一。毫無疑問,也是她——當初他從符拉迪沃斯托克請她來條件艱苦的諾沃尼古拉耶夫斯克當家庭教師的時候,她欣然同意——為什麽總是小心翼翼、盡可能和雇主保持距離的原因。她肯定害怕前兩位妻子遭到的噩運會落到第三任妻子的頭上。“她們的死和我無關呀。”此時此刻,他真想對瑪麗亞·傑吉耶夫這樣說。但他知道,最好什麽都不要說。過去,他敢想敢做,可是最近發現,他引以為豪的自由精神和勇敢大膽日漸消退,就…See More
Jan 6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Dec 22,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羅馬尼亞] 盧西恩·丹·特奧多羅維奇: 尋鵝記(4)

 “那,要是他們找出是誰的話,那女的會怎樣?”“嗯!”老吉卜賽人答道,揮了揮手。“嗯,”他又說,“我們有規矩。女人的老公會親手吊死她。”“啊。”爺爺回道。“不關我們的事。”老吉卜賽人說,然後把煙頭一扔,用破舊的鞋踩了踩。“不過,你最好等一會兒再帶鵝走。”老吉卜賽人又嘬了嘬牙,點點頭。“不知道為什麽他死活不說。畢竟不關我們的事,是吧?”“可不。”爺爺應道。“還是合計一下那两隻鵝的事吧。”“那,”爺爺說,“這樣:叫你兒子到我地裏幹四天活,一隻鵝抵兩天活,替我收馬鈴薯。”老吉卜賽人又把帽子拿在手裏。搔搔頭。“他人懶……”“不管懶不懶的,我告訴你,這樣,我們就算兩清了。”爺爺說。“四天?”老吉卜賽人問。“四天。”“再來支煙?”老頭子又拿出煙。兩個指頭一抽,抽出一根,遞給老吉卜賽人。然後,從口袋裏掏出火柴盒,劃燃,遞到老吉卜賽人嘴邊,替他點上。我又向前探了探身子。那兩個健壯的人已經把倒地的那個舉了起來。他們正把他往屋子那邊拽。他們想讓他靠墻站住。不過,那個被拖的沿墻滑下,又癱坐下去,而後身體一倒,刮著屋墻,倒在了那四個站在門道裏的女人腳邊。兩個壯漢中的一個朝那人肚子踢了一腳,另一個則一腳踢中那人…See More
Dec 17,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羅馬尼亞] 盧西恩·丹·特奧多羅維奇: 尋鵝記(3)

木樁上的血跡還滲著新鮮的顏色,老吉卜賽人用手指了指血跡,印證著他說的話,我們順著他的手指看去。“两隻嗎?”爺爺問,很吃驚。“我確實不知道,真該死!”老吉卜賽人說,然後朝屋子望去,“真該擰斷他的脖子,真的!”然後,他對我們說:“事先我真不知道,乘務長先生。我老婆給我們做油炸肉和肉湯,還在竈上煮著呢,就是這樣。”“但用了两隻?”爺爺又問了一遍,仍然很驚訝。老吉卜賽人又揮了揮手。爺爺嘆了口氣。“好吧,”他說,“剩下的五隻,我要回。然後,我們再談那两隻的事。”我松了口氣,真的,特別是覺得從老吉卜賽人的言行看,他確實真的很抱歉——所以,我以為整件事就到此為止了。沒想到的是,就在我開始放下心時,隔壁院子卻傳來人的尖叫聲,就是那家集滿了人的院子。我們三個全都朝那邊望去。爺爺站起來,從老吉卜賽人的頭頂望去。我繞過老吉卜賽人的一側望去。老吉卜賽人則扭過頭望去。兩個健壯的吉卜賽人拖著另一個吉卜賽人進了隔壁的院子,那個人身子癱倒在地,明顯已經被好好教訓了一頓。他們離我們大約有一百英尺遠,不過,仍看得清那人傷得很重。而後,拖人的兩個手一放,被拖的順勢倒在地上。其中一人彎下腰,撕開受傷人的襯衫。另一個拿出根鞭子…See More
Dec 5,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羅馬尼亞] 盧西恩·丹·特奧多羅維奇: 尋鵝記(2)

接著,爺爺敲了敲門,就是那扇只懸在一根鏈鎖上的門,當時,我想它一定會掉下來了。但它沒掉,門開了。門道裏站著一位吉卜賽人,戴著的帽沿底下溜出幾縷白發。他說:“嗨……”爺爺向他打招呼。“您,洪福。”他說。“啊,”吉卜賽人回道,“洪福洪福,乘務長先生!”之後,他沒再說話,看著爺爺。這時,爺爺似乎有點局促,不知道怎麽開口。“有事?”吉卜賽人問。“呃,”爺爺說,“能出來嗎?聊聊?”吉卜賽人往隔壁院子望了一眼,可以看見那群男男女女,他點點頭,摘下帽子,彈了彈,又戴上,再看著爺爺。“好,我出來。”他說。爺爺站到一旁,老吉卜賽人走了出來,隨手把門往身後一帶,指了指地上的一根原木樁。爺爺坐了下來,我跟著坐在爺爺一旁。老吉卜賽人四周看了看,像是要找什麽,終於,他發現附近立著的一個用來劈木頭的木樁,上面還斜放著一把斧頭。木樁和斧頭刀刃上都粘有血跡,老吉卜賽人走過去,把木樁挪了挪,擺在我們的面前,然後,徑直坐在木樁的血跡上。“好吧,”他說,“什麽事,乘務長先生?你該不是來聊家常的吧,對嗎?”“不是。”爺爺搖搖頭,“我家裏還有一堆事。”“那麽?”“是這樣,”爺爺撓撓頭,“有人告訴我一件你兒子的事。”“噢?”“我…See More
Dec 3,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Nov 24,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邪眼 The Evil Eye (下)

“給他拿個桶來。”老波塔皮哈說,“你看不到嗎,小東西不舒服,他要吐了。”瓦列爾卡媽媽的兩腳沈重踏向門廊後又返回。木桶猛地撞在床邊地板上。“嘿,”波塔皮哈說,“我家也有個一樣的。我敢說是阿爾喬姆做的。”“我不知道。”瓦列爾卡的媽媽回答,又坐到了凳子上。她真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是彼得卡把這只桶拖過來的,在他和瓦列爾卡認真考慮潛入前線的時候。不過他們沒有成功。他們等天氣變暖等得太久了。他們那時還不知道,阿塔馬諾夫卡變暖要比德國晚很多。“來,把他抱緊些。”波塔皮哈說,“你沒見他正渾身哆嗦嗎?”彼得卡從桌底探出頭來,想看看他們在對瓦列爾卡做什麽,但老波塔皮哈在床前拱起的寬闊後背堵住了他的視線。她的腦袋上方,瓦列爾卡使勁往上伸的手在晃動。像是溺水的樣子。這只手,從水底某處猛然伸向天花板,正竭力抓住空氣。“靜靜吧,靜靜吧。”瓦列爾卡的媽媽一邊透過她蒼白的嘴唇重復,一邊加大力氣把他按下去,試圖拽住他的手。“抱緊些!”波塔皮哈沖她噓道,“還要緊些。”“他們會悶死他的。”彼得卡想著,差點從桌底下爬了出來。他一直懷疑,像波塔皮哈這樣的老巫婆會暗中悶死小孩。要不,為什麽前兩年死了那麽多小孩?他甚至能以斯大林…See More
Oct 30,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邪眼 The Evil Eye (上)

[俄羅斯] 安德烈·格拉西莫夫 文導微 譯 “你們接我來就對了,”老波塔皮哈一邊說,一邊倒騰她的魔法面團,“現在人們愛找的是庫茲米奇。好像只有他的咒語靈驗似的。不過我倒想知道,是誰替祖博夫的新娘安了胎,又是誰治好了馬卡羅夫兒子的疝氣?”波塔皮哈不斷猛捶她木盆裏的神奇面團。這番力氣一出,再加上那個不得已在夏天生起的火爐,她很快就滿身大汗,脫下了她那件由厚實鋥亮的料子制成的黑色高領短上衣。彼得卡不知道它叫什麽,他確實只知道的是,有好長一段時間,達裏婭媽媽都想要一件這樣的衣服,可阿爾喬姆爸爸就是湊不到錢到克拉斯諾卡緬斯克…See More
Oct 23,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一分鐘:蠢蛋之死 One Minute:Dumbo’s Death

[塞爾維亞] 弗拉基米爾·阿森尼耶維奇吳冰青…See More
Sep 17,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4)

當瓦倫緹娜初次遇見鮑時,她給他施洗,取名斯威特斯肯,並直奔主題;該發生的發生了。他,因為越來越肯定自己要與她保持冷靜,在美國的蘇打店默默地陪在她身邊,一連好幾個小時,悄悄地,愛在萌芽;瓦倫緹娜非常安靜,斯威特斯肯最後拉著她的手,甚至在聽到她說話後,也不讓她再走。希望他們能更進一步的話從他嘴裏吐露出來,作為對她的回應。一天又一天,穿過卡門大街[3]到達蘭布拉大街[4],然後沿著所有的蘭布拉大街走,一個午後接著一個午後地待在美國蘇打店。愛的情愫在彼此纏繞,並在不知不覺中被沈默的藝術成就奇跡,知道沈默也是一種紐帶,且本能地知道這——愛變成一個海洋,它除了自己靜靜的音樂、唯一的音樂,無需任何解釋。一句也不曾提到性,一句也不曾說到他們如何共度夜晚。尼拉和伊西抗議著、譴責著,猶如被拋棄的情人。那是怎樣的一個學期啊!它讓我發笑。但是我必須這樣看待事情,因為我在講述另一個人生,另一個也是我的人生。我們講故事的人只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選擇我們講什麽——畢竟,我們被賦予這個珍稀的天賦,我們憑著某種有失禮節的運氣成為這種不可言喻的講述者。書寫是抄寫,講述是描述、復述。瓦倫緹娜和鮑為他們自己營造了一個親密的家,一…See More
Sep 6,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3)

當她們不是在彼此之間交談時,使用強制性的假名。但是,巴特,她們一直稱巴特。那不是什麽老的綽號,而是,由他自己精算出來的效果,希望以完全另一種角度看待事情,她們三人都記得她們遇見他的那天,好像最先是伊西想出給他一個假名的,不過她們三個女孩都覺得再恰當不過了,如同一件量身定做的衣服:他像一個流行藝術的卡通蝙蝠!就像那樣,蝙蝠粘住了。嗨,巴特,第二次見到他時她們就這樣說,引得他哈哈大笑,原來他可以這樣笑的。在那些恐怖而甜蜜的歲月裏,她們總是與他一起大笑。她們披堅執銳,最重要的是,找到活著的一種形式——為尼拉的緣故——或,說得更好點,因為尼拉——正如三十年後,現在瓦倫緹娜所想的。不知為什麽,在女人們成為了朋友,並在彼此身上仍依稀可見昔日的女孩時,那個親密的傷口構成的紐帶猶在。無名的紐帶。尼拉的臉上失去了昔日所有的溫柔,她不再關註政治,而關註所有舊的常規習俗。她是一個催化反應,一種內心的震撼使她相信她是一個堅不可摧的武士——安德洛墨達、聖女貞德或瑪格達倫納,看是哪一天了。如果委員會支持她說的話,首領滿意地看著她,她的恐懼會隨之消失。那時,她會安安靜靜,她的臉顯得完美而古典。她會直奔衛生間,拿出她…See More
Sep 2,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2)

“我們不會長期是處女的!”伊西和瓦倫緹娜幾乎異口同聲地叫道。“我會再來問你的情況的,過不了多久。到時,我們見分曉。”“那與你沒有什麽關系。”伊西答道。尼拉用手梳理著她又長又直的頭髮。瓦倫緹娜同意伊西的看法。那與她沒什麽關系。尼拉笑著用椰奶油塗著她的唇。然後是我,那個在給你講故事的人(那是我的活,我的工作)。我的確沒有隨行兜風,只是個偶然聽點,與委員會有業務往來的人……我也來自一個鄉鎮,我也被寫上告示,什麽必須停止不做,什麽必須做。我正是另一個女孩。那是什麽樣的年代啊!那一年,喬奧裏亞·蓋諾以她輝煌的《我將活下去》主宰了迪斯科,一個來自紐約名字叫安納特·皮科克的詞作家歌手,一個神話般的人物,謝絕了所有各種各樣的邀請,與從(查爾斯)門古斯、布雷到大衛·鮑威的偉大的音樂家一起演奏,錄制了一首歌曲,它不僅僅將我構建成另一個女孩,而成為我時代的一個裏程碑……它叫《我的媽媽從不教我做飯》。這是真的:母親們不教她們的女兒們做飯了。不是她們不知道如何教,就是沒有興趣學,或者就是人也找不到。啊,皮科克的穆格電子琴……尼拉是一個略帶亞洲人容貌特征的大美人,堅守她的激進政治路線。她有著別的女孩都妒忌、男孩們…See More
Aug 28,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尼拉和姑娘們 Nela and the Virgins (1)

[西班牙:加泰羅尼亞語] 瑪斯·伊巴茲 陳姝波…See More
Aug 4,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下)

就此而言,我覺得,他就像加菲爾德——我是說加菲貓[1]。他的存在或缺席對文本其他部分沒有任何影響,但他覺得他有正當的理由待在裏面,什麽都不做,就是浪費點空間。所以,恩克上校就是文學中的一只加菲貓。不過,真正的加菲貓盡管沒什麽用處,不再時興,卻還活著,而且活得很好,能發布命令,扮演上校,並能因為這項特權獲得厚報。所以,“真正的”上校恩克為什麽不能活下來?沃曼不同意。恩克必須得受懲罰。他必須得在保密會設伏的那棟公寓的地下室中慘遭殺害,然後被塞進袋子,扔到河裏。他的屍體被湍急的水流沖到威廉港…See More
Aug 3,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土耳其] 埃爾桑·烏爾德斯: 職業行為 (中)

我最受不了那些為“讀者”提供圓滿、封閉結局的小說。那些小說家一門心思就想著為打造完美結局而編排情節,除了那些構成他們所謂“收尾”的詞句,不留一絲余地。我恨這些吸血鬼。假如小說的主人公是一位退休警官,如果一開頭就用“鬼迷心竅”、“滿眼邪光”等詞語來描述他,如果他的言辭與個性和其他小說中的許多警察一樣陳腐老套(所有那些常用的能指都在表明他是個惡心、危險的家夥……),那我可真讀不下去了。要是讓我翻譯,我就會給這位退休警官——他到小說結尾的時候,會因為花園圍籬跟鄰居發生爭執,繼而拿起屠刀把鄰居大卸八塊——一個機會,讓他完成有史以來最不可思議的至善之舉。我就是要打破原著強加給“讀者”的那種期待,而且,我這麽做純粹是出於憎惡。再比如說,還有個小說中的人物,剛出場,就被“原”作者幹掉了,也許是覺得他已經無助於情節發展了。於是,我就自己編造情節,讓他一直活到小說結尾。結果,你瞧,所有“讀者”都非常喜歡這個人物,一位著名批評家甚至(在一份口碑很好、發行量很大的報紙上)說,我的創作既有普魯斯特筆下多維人物的影子,又有貝克特筆下怪誕而又淒慘的滑稽人物的影子。正如我反對任何人癡迷於圓滿封閉的結局,我也無法忍受…See More
Jul 30, 2018
Bir Tanem posted a blog post
Jul 25, 2018

Bir Tanem's Blog

(西班牙:卡斯蒂利亞語) 恩里克·維拉——瑪塔斯·远方(2)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10:37pm 0 Comments

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被宛如兩代人的兒女,被同一個屋檐下兩個家庭的沈重負擔壓得真連氣都喘不過來。更糟糕的是,還沒個老婆跟他一起挑這副擔子。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不由得又看了一眼瑪麗亞·傑吉耶夫,想向她求婚的念頭又浮現在腦海之中。不過,怕被她嚴詞拒絕的擔心最終還是占了上風,於是決定擔負起當爹的職責,把兩個不聽話的雙胞胎小姐妹叫到書房。盡管在法院開會,特別是在公眾慶典委員會開會已經把他累得精疲力竭,他還是想指導指導這兩個總是想入非非的小女兒。這兩個小傢伙一出生,媽媽就死了。這下子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擔了個克死先後兩任妻子的惡名。說實話,這也是他為什麽不敢向瑪麗亞·傑吉耶夫求婚的原因之一。毫無疑問,也是她——當初他從符拉迪沃斯托克請她來條件艱苦的諾沃尼古拉耶夫斯克當家庭教師的時候,她欣然同意——為什麽總是小心翼翼、盡可能和雇主保持距離的原因。她肯定害怕前兩位妻子遭到的噩運會落到第三任妻子的頭上。…

Continue

(西班牙:卡斯蒂利亞語) 恩里克·維拉——瑪塔斯·远方(1)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10:36pm 0 Comments

諾沃尼古拉耶夫斯克[1],天上飄著雪花。地區律師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回家後正在書房摘手套,負責看管雙胞胎女兒的家庭女教師就跑來訴苦,歷數兩個小姑娘一下午的斑斑劣跡。一天行將結束,對於安德烈·彼得洛維奇·彼得瑞斯科夫來說,這是在極其惡劣的天氣中,在西伯利亞的極度嚴寒中,忙得焦頭爛額的一天。 …

Continue

[羅馬尼亞] 盧西恩·丹·特奧多羅維奇: 尋鵝記(4)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10:03pm 0 Comments

 “那,要是他們找出是誰的話,那女的會怎樣?”

“嗯!”老吉卜賽人答道,揮了揮手。“嗯,”他又說,“我們有規矩。女人的老公會親手吊死她。”

“啊。”爺爺回道。

“不關我們的事。”老吉卜賽人說,然後把煙頭一扔,用破舊的鞋踩了踩。“不過,你最好等一會兒再帶鵝走。”

老吉卜賽人又嘬了嘬牙,點點頭。

“不知道為什麽他死活不說。畢竟不關我們的事,是吧?”…

Continue

[羅馬尼亞] 盧西恩·丹·特奧多羅維奇: 尋鵝記(3)

Posted on October 25, 2018 at 10:02pm 0 Comments

木樁上的血跡還滲著新鮮的顏色,老吉卜賽人用手指了指血跡,印證著他說的話,我們順著他的手指看去。

“两隻嗎?”爺爺問,很吃驚。

“我確實不知道,真該死!”老吉卜賽人說,然後朝屋子望去,“真該擰斷他的脖子,真的!”然後,他對我們說:“事先我真不知道,乘務長先生。我老婆給我們做油炸肉和肉湯,還在竈上煮著呢,就是這樣。”

“但用了两隻?”爺爺又問了一遍,仍然很驚訝。

老吉卜賽人又揮了揮手。爺爺嘆了口氣。…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