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 在這裡
  • Male
  • Telupid,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家 在這裡'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Іле
  • 中砂礁群
  • Scarborough 黃岩
  • Virunga
  • écriture
  • 有格 台
  • Poèmes lieu
  • desafinado
  • Seltsames Denken
  • 梭羅河畔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家 在這裡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家 在這裡's Page

Latest Activity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9.6 冬天的花

苗子好像站不穩似的搖晃了一下,跪坐了下來。然後,搖搖頭。在搖頭的當兒,眼淚差點落在自己的膝蓋上。「小姐,現在你我之間的生活方式不同,教養也不一樣,我也過不慣大城市生活,我只要上你店去一次,只要一次也就行了。也想讓你看看你送給我的和服……再說,小姐還曾兩次光臨杉山來看我。」「小姐,你嬰兒時被我們的父母拋棄了,可我什麼都不曉得呀。」「這種事,我早就忘記了。」千重子無拘無束地說,「現在我已經不認為有這樣的父母了。」「我想,不知道咱父母是不是會受到報應……那時我也是個嬰兒。請別見怪。」「這事體有什麼責任和罪過呢?」「雖然沒有,但我以前也說過,我不願意妨礙小姐的幸福,哪怕是一星半點兒。」苗了壓低嗓音,「我想索性隱姓埋名算了。」「何苦呢,干嗎要那樣?……」千重子加強了語氣,「我總覺得很不公平……苗子,你覺得不幸福嗎?」「不,我覺得孤單。」「也許幸運是短暫的,而孤單卻是長久的。」千重子說,「咱們躺下好好再談談吧。」千重子從壁櫥里拿出卧具來。苗子一邊幫忙一邊說:「這就是幸福吧!」她側耳傾聽屋頂上的聲音。千重子看見苗子側耳傾聽,便問道:「是雷陣雨?雨雪?還是夾雜著雨雪的陣雨?」說著自己也停下手來。「是嗎…See More
Nov 7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9.5 冬天的花

太吉郎店鋪的生意日漸蕭條,由一個同行,且是個區區的年輕人來幫忙,實在有失體面。要說是去學習,從兩家商店的規模看來,應該是倒過來。「我倒很感謝他……」太吉郎說,「貴店倘使沒有龍助,恐怕也不好辦吧……」「哪裡,做生意,龍助也是個新手,還不在行。做父親的,說出這話未免那個,不過,這孩子辦事倒也牢靠……「「是啊,他到敝店來,馬上就擺出一副嚴肅的面孔坐在掌柜面前,真嚇唬人。」「他就是這麼個脾氣。」水木說了一句,又默默地呷了一口酒。「佐田先生。」「嗯?」「哪怕不是每天,若答應讓龍助到貴店來幫忙,他弟弟真一就會更加好好干,那我就省事了。真一是個性情溫和的孩子,龍助直到現在還動不動就喊他『童男』什麼的,這是他最討厭的……因為小時候他坐過祇國節的彩車。」「他長得很俊,和小女千重子是青梅竹馬之交……」「關於千重子小姐的事……」水木又講不下去了。「噢,關於千重子小姐的事……」水木重複了一句,然後用簡直像是生氣的口吻說,「你怎樣養育出這麼一個漂亮的好姑娘啊?」「這不是父母的本事,而是孩子天生的。」太吉郎直統統地答道。「我想你已經知道了,你我都是干類似行業的,龍助要求來幫忙,說實在的,是因為他希望更多地接近千重…See More
Nov 6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9.4 冬天的花

千重子回到家裡,向父親請安,父親沒好好聽完,就迫不及待地問道:「那孩子的事怎麼樣了,千重子?」「啊?」千重子頗感為難,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因為這件事用三言兩語是很難說清楚的。.「怎麼樣了?」父親再次追問。「嗯。」千重子本人對苗子的話,有的地方也是似懂非懂……苗子說,秀男實際上是想和千重子結婚,由於不能如願,只好死了心,而轉念於跟千重子一模一樣的苗子,並想同苗子結婚。苗子少女的心,敏銳地覺察到這點。於是,她向千重子說了一通「幻影論」。千重子心想:難道秀男真的要用苗子來慰藉他渴望千重子的心情嗎?如果是這樣,那就不完全是秀男自負了。但是,也許事情不儘是這樣。千重子不好意思正面看著父親的臉,她羞得幾乎連脖子都紅了。「那位苗子姑娘不是一心想見你嗎?」父親說。「是啊。」千重子猛然抬起頭來,「她說大友先生家的秀男向她求婚了。」千重子的聲音微微發顫。「哦?」父親悄悄望了女兒一眼,沉默了片刻。他彷彿看透了什麼,但沒有說出來。「是嗎,和秀男?……要是大友先生家的秀男,倒不錯嘛。真的,緣分這玩意兒是很微妙的。這同你也有關係吧?」「爸爸,不過我覺得她不會和秀男結婚的。」「哦?那為什麼呢?」「那為什麼呢?我覺得很…See More
Nov 3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9.3 冬天的花

「也許我變成六十歲老太婆的時候,幻影中的千重子小姐還是現在這樣年輕吶。」苗子這句話使千重子感到意外。「你連這樣的事都想到了?」「對美的幻影,總沒有厭倦的時候吧。」「那也不見得。」千重子好不容易才說出這句話來。「幻影是不能踐踏的。踐踏了只能自食其果。」「晤。」千重子看出苗子也有妒忌心,但她說,「真是的,什麼幻影在哪兒呢?」「就在這兒……」苗子說著搖了搖千重子的上身。「我不是幻影。是和你成對的雙胞胎。」「這麼說,莫非連你我的靈魂也成了姐妹不成?」「瞧你說的。那當然是和千重子小姐做姐妹啦。不過,只限於秀男才……」「你太過慮了。」千重子說了這麼一句,微低下頭走了—段路,又說,「找個時間,咱們三人推心置腹地談談好嗎?」「何苦呢……話有真心,也有違心的……」「苗子,你為什麼生這麼大的疑心呀?」「倒不是什麼疑心。不過,我也有一顆少女的心啊!……」「大概周山那邊下起了北山的雷陣雨。山上的杉樹也……」千重子抬起頭來。「咱們快點回去吧,看樣子要下雨雪哩。」「我為防萬一下雨,帶著雨具來了。」千重子脫下一隻手套,把手讓苗子看,「這樣的手,不像小姐吧?」苗子嚇了一跳,連忙用自己的雙手攥住千重子的那隻手。不知不覺…See More
Nov 2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9.2 冬天的花

多虧是冬天,人們覺察不出來。只是她的白眼球有點紅罷了。苗子將頭巾戴得低低的。兩個人默默地走了一段路程。的確,北山杉樹的枝椏一直修整到樹梢。在千重子看來,呈圓形殘留在樹梢上的葉子,就像是一朵朵雅淡的冬天的綠花。千重子認為此刻正是好時機,便對苗子說:「秀男不僅腰帶圖案畫得好,而且織功也很到家,很認真哩。」「是啊,這我知道。」苗子回答,「秀男邀我去參觀時代節的時候,他好像不大愛看盛裝的遊行隊伍,倒是很喜歡隊伍的背景——御所那松樹的蒼翠和東山那變幻莫測的色彩。」「時代節的隊伍,秀男可能不稀罕……」「不,好像不是這樣的。」苗子加重了語氣。「他要我遊行結束以後到家裡去一趟。」「家?是秀男的家嗎?」「是啊。」千重子有點吃驚的樣子。「他還有兩個弟弟。還領我去看後院的空地,說如果我們將來結合了,可以在那兒蓋間小屋,盡量織點自己所喜歡的東西。」「這不是挺好嗎?」「挺好?……秀男把我看作是小姐你的幻影,才要同我結合的呀!我是個女孩子,我很了解這點。」苗子又重複了一遍。千重子不知怎樣回答才好,她迷惑地走著。在狹谷旁邊的一個小山谷里洗刷杉圓木的女工們,圍坐成一個大圈休息,烤火取暖。篝火燃得煙霧騰騰。苗子來到自己…See More
Oct 28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9.1 冬天的花

千重子穿上了長褲和厚厚的套頭毛線衣。她從沒有這樣打扮過。厚襪子也很花哨。父親太吉郎在家,千重子跪坐在他面前,向他請安。太吉郎看到千重子這身少見的裝扮,不禁膛目而視。「要上山去嗎?」「是啊……北山杉村那孩子說想見見我,好像有什麼事要跟我說……」「是嗎?」太吉郎毫不猶豫地叫了一聲:「千重子!」「嗯。」「那孩子要是有什麼苦惱或困難,你就把她帶到咱家來……我收養她。」千重子低下頭來。「太好了。有了兩個女兒,我和你媽也就不寂寞了。」「爸爸,謝謝您,太謝謝您了。」千重子施了個禮,熱淚不禁奪眶而出。「千重子,你是我一手喂奶喂大的,我非常疼愛你。對那姑娘,我也盡量做到一視同仁,不分彼此。她長得像你,一定是個好姑娘。帶她來吧。二十年前,我討厭雙胞胎,現在倒無所謂了。」父親說。「繁!阿繁!」太吉郎呼喊妻子。「爸爸,我對您的好意是感激不盡的。不過,苗子那姑娘是決不會到咱家來的。」千重子說。「那又是為什麼呢?」「她大概是不願意妨礙我的幸福,哪怕是一星半點。」「怎麼說是妨礙呢?」「怎麼說是妨礙呢?」父親又說了一遏,然後歪了歪腦袋。「就說今天吧,我對她說:我爸媽都知道了,請你到店裡來吧。」千重子帶著含淚欲哭的聲音…See More
Oct 27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8.3 深秋的姐妹

老闆娘帶著一個少女走了進來。少女還是穿著她那身綠色長袖和服。「按您要求請她來了,她說只作一般性問候。瞧,畢竟年紀還輕啊。」老闆娘說。太吉郎瞧了瞧少女,說:「剛才端茶的……」「是啊。」少女到底是茶館的姑娘,沒有顯出一點羞怯的樣子,「我知道您是那位伯伯才給您端的啊。」「哦,那就謝謝你啦,你還記得我嗎?」「記得。」這時藝妓也折回來了。老闆娘對她說:「佐田先生特別喜歡小千子。」「是嗎。」藝妓望著太吉郎的臉說,「您很有眼力,不過還得等三年哩。再說,來年春天小千子就要到先斗街去。」「到先斗街?為什麼?」「她想當舞女去,她說她憧憬舞女的風姿。」「哦?要當舞女,在祇園不是挺好嗎?」「小千子有個姨媽在先斗街,大概就是這個緣故吧。」太吉郎望著這個少女,暗自想道:這姑娘不論上什麼地方,都會成為第一流的舞女。西陣紡織業工會採取了前所未有的果斷措施,決定自十一月十二日至十九日共八天,停止開動所有織機。十二日和十九日是星期天,實際上是停工六天。停工的原因很多,但歸根結蒂是由於經濟問題。也就是說,生產過剩,致使庫存達三十萬匹之多。停工八天,就是為了處理庫存和爭取改善交易。近來資金周轉困難,也是一個很重要的因素。自去…See More
Oct 24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8.2 深秋的姐妹

千重子感到渾身暖融融的,似是帶有幾分醉意。千重子連頸脖都搽上了一層淡紅粉。這脖子又白又嫩,光滑潤澤,富有青春的魅力,特別是上了淡紅粉,實在美極了。她不時撫摩著臉頰,眼睛里閃露出嬌媚的神態。千重子不曾喝過一滴酒。然而,甲魚火鍋的湯幾乎有一半是酒。有車子在門口等候,千重子還是擔心自己的腳步打顫。然而,她喜不自禁,話也多起來了。「真一先生,」千重子對喜歡侃侃而談的真一說,「時代節那天你看到在御所庭園裡的那一對,不是我,你看錯人啦。你是在遠處看見的吧。」「不要隱瞞嘛。」真一笑了。「我什麼都沒隱瞞呀。」千重子不知該講什麼好,只是說了聲:「其實,那姑娘是我的姐妹。」「什麼?」真一摸不著頭腦。千重子在花季的清水寺曾跟真一談過自己是個棄兒。這事,真一的哥哥龍助恐怕也有所聞。即使真一沒有告訴他哥哥,但兩家鋪子很近,消息會自然而然傳過去。也許可以這樣認為吧。「真一先生,你在御所庭園裡看到的是……」千重子猶豫了片刻,又說,「是我的孿生姐妹,我們是雙胞胎呀!」真一這是第一次聽說。三人沉默良久。「我是被遺棄的啊。」「若是真的,那扔在我們店門前就好了……真的,扔在我們店門前就好了。」龍助滿懷深情地反復說了兩遍。「…See More
Oct 23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8.1 深秋的姐妹

在節日甚多的京都,千重子喜歡鞍馬的火節勝過「大字」。由於地點不太遠,苗子也去看過。但是,以往在火節的活動場地上即使擦肩而過,她們倆彼此都不會留意的。從鞍馬道通往神社,一路上家家戶戶紮上松枝,屋頂灑上水。人們從半夜裡就舉著大大小小各式各樣的火把,嘴裡喊著「嗨喲嗨喲喲」的呼號,登上神社。火焰熊熊燃燒。兩座轎子出現時,村裡(現在是鎮)的婦女們全體出動去拉轎上的繩子。最後才獻上大火把。節日的活動一直持續到天快亮的時分。不過,這種有名的火節,今年停止舉行了。據說是為了什麼節約。伐竹節雖照舊進行,可是火節則不舉行了。北野天神的「芋莖節」①今年也取消了。據說是由於芋頭欠收,無法裝飾芋莖轎的緣故。在京都,經常舉行諸如鹿谷安樂養寺的「供奉南瓜」,或蓮華寺的「祭祀河童」⑨等儀式。這些儀式顯示了古都的風貌,也反映了京都人生活的一個方面。近年來又恢復了在嵐山河流上泛龍舟的迦陵頻伽③,和在上賀茂神社院內小河上舉行的曲水宴等儀式。這些都是當年王朝貴族的高雅遊樂。曲水宴,就是身穿古裝的人坐在河岸邊上,讓酒杯從小河上漂過來,在這工夫,或寫詩作畫,或寫別的什麼,待漂到自己跟前時,拿起酒杯,把酒一飲而盡,然後又讓酒杯漂到…See More
Oct 22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7.5 松林的翠綠

秀男將紙繩系好。「請你愉快地接受吧。雖說是我答應給你織,其實是千重子委託我的。你只當我是個普普通通的織布工就是嘍。」秀男對苗子說,「不過,我是誠心誠意為你織的呀。」苗子把秀男遞給她的那包腰帶放在膝上,默不作聲。「我剛才講過,千重子小姐從小就很會挑選和服,她送給你的和服,同這條腰帶一定配得上……」他們倆跟前那條淺淺的清瀧川,純潺潺的流水聲隱約可聞。秀男環顧了一下兩岸的杉山。然後說:「杉樹的樹干就像手工藝品般整整齊齊地排列著,這個我想象到了。可是杉樹上方的枝葉這樣像素淡的花,卻沒有想到。」苗子的臉上泛起了愁容。說不定父親是在砍樹梢枝椏的時候,想起了被拋棄的嬰兒千重子而傷心,以致從一棵樹梢盪到另一棵樹梢時不慎摔下來的?那時候,苗子和千重子都還是個嬰兒,自然什麼也不懂。直到長大以後,才從村裡人那裡聽說。因此,苗子對於千重子——其實她連千重子這個名字也不曉得——只知道她同自已是雙胞胎,但她是死是活,是姐姐還是妹妹,都不曉得。因此她想:哪怕見一次也好;如果能見面,從旁瞧瞧也願意。苗子那間破陋的像棚子似的家,至今依然在杉村裡荒廢著。因為一個單身少女,是無法呆下去的。長期以來,由一對在杉山勞動的中年夫…See More
Oct 20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7.4 松林的翠綠

為什麼叫高機呢?不言而喻,就是因為它是高架手織機。一說是:由於手織機安放在挖得很淺的地面上,地里的潮氣對絲有好處,所以叫高機。原先有人坐在高機上,現在還有人把沉重的石頭裝進籃子里,然後吊在高機旁邊。此外,也還有些紡織作坊兼用這種手工織機和機械織機。秀男家只有三台手織機,分別由兄弟三人使用,父親宗助偶爾也織織,因此在這小紡織作坊比比皆是的西陣,他們的家境還算過得去。千重子委託織的腰帶快接近完成,秀男也就越發高興了。這固然是因為自己傾以全力的工作快要完成,但更重要的是,由於在梭子穿梭、織機發出的聲響中,包含了千重子的音容笑貌。不,不是千重子,是苗子。不是千重子的腰帶,是苗子的腰帶。然而,秀男在紡織的過程中,只覺得千重子和苗子變成一個人了。父親宗助站在秀男身旁,久久地盯著腰帶說:「哦,是條好腰帶。花樣真新穎啊!」說著他歪歪腦袋問道,「是誰的?」「是佐田先生的千金千重子小姐的。」「花樣誰設計的?」「千重子小姐想出來的。」「哦,是千重子她……真的嗎?嗯。」父親倒抽了一口氣,望著還在織機上的腰帶,並用手去摸了摸,「秀男,織得很有功夫呀,這樣就行了。」「秀男,我以前也跟你講過,佐田先生是我們的恩人啊…See More
Oct 12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7.3 松林的翠綠

玻璃窗外,有一片杉樹叢,面積不大,卻很稀罕。「這叫什麼杉呢?」太吉郎問。「我也不曉得……大概是叫什麼廣葉杉吧。」「哪幾個字呢?」「有的花匠不識字,不一定可靠,好像是廣大的廣,樹葉的葉吧。這種樹多半是本州以南才有。」「樹干是什麼顏色?……」「那是青苔。」小型收音機響了。他們掉回頭去,只見有個年輕人在給三四個西方婦女介紹商品。「呀,是真一先生的哥哥啊。」千重子說著站了起來。真一的哥哥龍助也向千重子這邊靠過來。千重子的雙親坐在客廳椅子上,龍助向他們施了個禮。「你接待那些婦女?「千重子說。雙方一接近,千重子就感到這位哥哥和比較隨便的真一不同,他給人一種礎礎逼人的感覺,使人難以同他搭話。「不算什麼接待,我是給他們當翻譯跑跑腿,因為那位擔任翻譯的朋友,他妹妹死了,我替他干三四天。」「哦?他的妹妹……」「是啊。比真一小兩歲。是個可愛的姑娘……」「真一的英語不太好,又害羞,所以只好由我……本來這家商店是不需要什麼翻譯的……何況這些客人在這家商店裡只買小型收音機之類東西,她們是住在首都飯店裡的美國太太。」「是嗎?」「首都飯店很近,她們是順便來看看的。如果她們能仔細看看龍村的織品就好了,可惜她們只顧看小型…See More
Sep 29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7.2 松林的翠綠

「嗯。就是只給看看這些,也已經夠好的了。」太吉郎說。「是啊。青蓮院和尚拎著提燈相迎和參觀島原角屋的高級藝妓這兩個節目倒是蠻好的。」千重子答道,「我記得這些事,好像從前曾說過……「「什麼時候也帶媽去看看吧,媽還沒有看過角屋的高級藝妓吶。」母親正說著,車子已經到達青蓮院前了。千重子為什麼想到要看樟樹呢?是因為她曾經在植物園的樟樹林蔭散過步,還是因為她曾講過北山的杉林是人工培育,她喜歡自然成長的大樹呢?可是。青蓮院入口處的石牆邊上,只種著四株成排的樟樹。其中跟前那株可能是最老的。千重子他們三人站在這些樟樹前凝望著,什麼話也沒說。定睛一看.只見大樟樹的枝椏以奇異的彎曲姿態伸展著,而且互相盤纏,彷彿充滿著一種使人畏懼的力量。「行了吧,走吧。」太吉郎說著,邁步向南禪寺走去。太吉郎從腰包里掏出一張畫著通往出售房子那家的路線圖。一邊看一邊說:「喏,千重子,爸爸對樹木不太在行,這是不是南國的樟樹,生長在氣候溫暖的地方呢?在熱海和九州一帶都盛產吧?這裡的樟樹,雖說是老樹,但令人感到好像是大盆景一樣。」「這不就是京都嗎?不論是山、是河,還是人,都……」千重子說。「噢,是嗎?」父親點了點頭,又說,「不過,人也…See More
Sep 16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7.1 松林的翠綠

聽說南禪寺附近有所合適的房子出售,太吉郎想趁秋高氣爽散步之使出去看看。於是,帶了妻子和女兒同去。「你打算買嗎?」阿繁問。「看看再說吧。」太吉郎馬上不耐煩地說。「聽說價錢比較便宜,就是房子小了點兒。」「就是不買,散散步也好嘛。」「那倒是。」阿繁有點不安。他是不是打算買了那所房子后,每天都到現在這家店鋪來上班呢?——和東京的銀座、日本橋一樣,在中京的批發商街有許多老闆另外購置房子,然後到店裡上班的。若是這樣,那還好,說明園太的生意雖已日趨蕭條,但手頭還寬裕,可以另外購置一所房子。太吉郎是不是準備把這間店鋪賣掉,然後在那所小房子里「養老」呢?或者可以說,他也趁手頭還寬裕,早早下決心呢。要是這樣,丈夫在南彈寺附近的小房子里打算干什麼,又怎麼生活下去呢?丈夫已年過半百,她很想讓他稱心如意地過過日子。店鋪是很值錢的。雖然那樣,單靠利錢生活,恐伯也是維持不了的。要是有誰能好好運用這筆錢生息,那麼生活也就會過得很舒適了。可是.阿繁一時又想不起有那種人來。母親雖然沒有把這種不安的心情吐露出來,但女兒千重子是很理解她的。千重子年輕。她看著母親、眼睛里閑現了安慰的神色。可是話又說回來,太吉郎是明朗而快活的。…See More
Sep 14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6.3 秋色

雷聲彷彿從她們倆的頭上掠過。千重子腦子裡清晰地印上了苗子用身體復蓋自己的形象。儘管是夏天,然而山裡下過這場驟雨後,還是令人感到連手指尖都有點冰涼了。但千重子從頭到腳都被苗子復蓋住,苗子的體溫在千重子的身上擴散開去,而且深深地滲透到她的心底。這是一股不可名狀的至親的溫暖。千重子感到幸福,安詳地閉上了眼睛。「苗子,太謝謝你了。」過了一會兒,干重子又說了一遍,「在母親懷裡,你也是這樣護著我的吧。」「那個時候,恐怕是彼此擠來踢去的吧。」「或許是吧。」千重子笑了,笑聲里充滿了骨肉之情。驟雨和雷鳴都過去了。「苗子,實在太謝謝你……可以起來了吧。」千重子轉動一下身子,想從苗子的掩護下站起來。『「哦,不過,還是再等一會兒才好。積在杉樹葉上的雨點還在滴呢……」苗子掩蓋著千重子,千重子用手去摸苗子的後背。「全濕了,你不冷嗎?」「我習慣了,沒什麼。」苗子說,「小姐來了,我很高興,全身暖融融的。你也有點濕了。」「苗子,爸爸是從這附近的杉樹上摔下來的吧?」干重子問。「不清楚。那時我也是個嬰兒。」「媽媽的老家呢?……外公外婆還健在嗎?」「我也不清楚。」苗子回答。「你不是在媽媽老家長大的嗎?」「小姐,你干嗎要打聽這…See More
Sep 13
家 在這裡 posted a blog post

川端康成《古都》6.2 秋色

秀男出乎意外,幾乎連第二句話都說不出來。「你知道中川村吧?」千重子說。「知道,我是坐公共汽車經過……」「請秀男先生織一條腰帶送給這位姑娘好嗎?」「哦?」「給她織吧。」「哦?」秀男依舊疑惑不解,點了點頭說:「所以小姐才叫我畫赤松山和杉樹山的圖案?」千重子點點頭。「好吧。不過,這樣的圖案和她的生活環境是不是有點不協調啊?」「這就要看秀男先生的手藝了……「她會終生都珍惜的。她叫苗子,雖不是有山林產業人家的孩子,但她非常能干,比我這樣的人結實,堅強……」秀男依舊感到疑惑,但還是說:「既然是小姐吩咐,我一定精心地把它織出來。」「我再說一遍,這位姑娘叫苗子。」「知道了。可是,她為什麼長得這樣像千重子小姐呢?」「我們是姐妹嘛。」「雖說是姐妹,可是……」千重子還是沒有向秀男坦白她們是一對孿生姐妹。那天晚上,姑娘們多半是穿夏節①便裝,所以秀男在燈光下,誤把苗於認作千重子。然而,這不見得就是秀男眼花的緣故吧。那雅緻的格子門外還有一層格子門,那裡也擺上了摺疊椅,而且鋪面很深。這種格局,在今天看來,也許是舊時遺留下來的痕迹。秀男覺得疑惑的是:一個富有京都風采、堂堂和服批發商的女兒,同那個在北山杉村圓木廠當僱工…See More
Sep 10

家 在這裡's Blog

川端康成《古都》9.6 冬天的花

Posted on August 2, 2017 at 7:53pm 0 Comments

苗子好像站不穩似的搖晃了一下,跪坐了下來。然後,搖搖頭。在搖頭的當兒,眼淚差點落在自己的膝蓋上。

「小姐,現在你我之間的生活方式不同,教養也不一樣,我也過不慣大城市生活,我只要上你店去一次,只要一次也就行了。也想讓你看看你送給我的和服……再說,小姐還曾兩次光臨杉山來看我。」

「小姐,你嬰兒時被我們的父母拋棄了,可我什麼都不曉得呀。」

「這種事,我早就忘記了。」千重子無拘無束地說,「現在我已經不認為有這樣的父母了。」

「我想,不知道咱父母是不是會受到報應……那時我也是個嬰兒。請別見怪。」…

Continue

川端康成《古都》9.5 冬天的花

Posted on August 2, 2017 at 7:53pm 0 Comments

太吉郎店鋪的生意日漸蕭條,由一個同行,且是個區區的年輕人來幫忙,實在有失體面。要說是去學習,從兩家商店的規模看來,應該是倒過來。

「我倒很感謝他……」太吉郎說,「貴店倘使沒有龍助,恐怕也不好辦吧……」

「哪裡,做生意,龍助也是個新手,還不在行。做父親的,說出這話未免那個,不過,這孩子辦事倒也牢靠……「

「是啊,他到敝店來,馬上就擺出一副嚴肅的面孔坐在掌柜面前,真嚇唬人。」

「他就是這麼個脾氣。」水木說了一句,又默默地呷了一口酒。

「佐田先生。」…

Continue

川端康成《古都》9.4 冬天的花

Posted on August 2, 2017 at 7:53pm 0 Comments

千重子回到家裡,向父親請安,父親沒好好聽完,就迫不及待地問道:

「那孩子的事怎麼樣了,千重子?」

「啊?」

千重子頗感為難,不知怎麼回答才好。因為這件事用三言兩語是很難說清楚的。.

「怎麼樣了?」父親再次追問。

「嗯。」

千重子本人對苗子的話,有的地方也是似懂非懂……苗子說,秀男實際上是想和千重子結婚,由於不能如願,只好死了心,而轉念於跟千重子一模一樣的苗子,並想同苗子結婚。苗子少女的心,敏銳地覺察到這點。…

Continue

川端康成《古都》9.3 冬天的花

Posted on August 2, 2017 at 7:52pm 0 Comments

「也許我變成六十歲老太婆的時候,幻影中的千重子小姐還是現在這樣年輕吶。」

苗子這句話使千重子感到意外。

「你連這樣的事都想到了?」

「對美的幻影,總沒有厭倦的時候吧。」

「那也不見得。」千重子好不容易才說出這句話來。

「幻影是不能踐踏的。踐踏了只能自食其果。」

「晤。」千重子看出苗子也有妒忌心,但她說,「真是的,什麼幻影在哪兒呢?」…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