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牆 繪
  • Male
  • Bakri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水牆 繪's Friends

  • VR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Copil
  • Bir Tanem
  • Bayrut Alhabib
  • Eamman Habibatah
  • Baghdad Janim
  • Suyuu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Gifts Received

Gift

水牆 繪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水牆 繪's Page

Latest Activity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5)

“文雅地跟你說話。”他說。弗蘭西斯滿臉通紅,把頭低下,然後愉快地笑了,仿佛她喜歡這笨拙的暗示。“哎,現在,你小心自己說的話。”安妮叫道,告誡似地打了他胳膊一下。“你用不著打鼴鼠很多下。”他取笑道,退到安全的地方,揉著胳膊。“確實用不著,它一下就給打死了。”弗蘭西斯說,帶著對她來說很討厭的坦率。“你並不擅長打它們吧?”他對她說。“我不知道,要是讓我碰上的話。”她果斷地說。“是嗎,”他答道,帶著一絲懷疑。“我會的,”她加強了語氣,補充道,“要是必要的話。”他對她的話里有話反應很遲鈍。“難道你不認為這是必要的嗎?”他疑惑地問道。“呃……是嗎?”她說,鎮靜地冷冷地看著他。“我相信這一點。”他答道,移開目光,但固執己見。她一下笑了起來。“可是,對我是不必要的。”她略帶輕蔑地說道。“是的,是這麼回事。”他答道。她笑得發抖。“我知道是。”她說道,接著是一陣難堪的停頓。“怎麼,你想要我去殺鼴鼠嗎?”過了一會兒,她試探地問道。“它們給我們造成很多破壞。”他憤憤地說道,繼續堅持自己的觀點。“好吧,下次碰到我會留神的。”她挑釁似地許諾道。他們目光相接,她在他的目光的逼迫下退縮了。她的傲氣遭到了抵制。他覺得不…See More
Sep 25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4)

她們走進一塊田里。田里立著一排排大麥稭垛,淺黃色小麥穗直垂到地面上。炎炎夏日把地里的麥茬曬白了,白花花一片。鄰近的一塊地鬆軟而肥美,播撒了第二輪作物的種子,散亂在各處的苜蓿的粉紅色小圓頭安閑地躺在深綠色草叢中,香味很弱但令人作嘔。姑娘們排成單列往前走,領頭的是弗蘭西斯。…See More
Sep 2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3)

她笨拙地用手帕把這小動物包裹起來,然後在姐姐身邊坐下。有一段時間兩人都沒說話。安妮一直在對付鼴鼠的挣扎。“這次你沒說多少吉米的事。在利物浦經常見到他嗎?”安妮突然問道。“見過一兩次。”弗蘭西斯答道,絲毫沒顯示出這問題讓她多煩心。“那你再不愛他了?”“既然他訂婚了,我想我不應該。”“訂婚了?吉米·拜洛斯!嘿,隨便什麼事!我從來沒想到他會訂婚。”“他跟任何人一樣有權利,為什麼不會?”弗蘭西斯急促地說道。安妮手忙腳亂地對付鼴鼠。“也許是這樣,”她終於說道,“不過我從來沒有想到過吉米會這樣。”“為什麼沒有?”弗蘭西斯馬上問道。“我不知道——這隻該死的鼴鼠,總不安靜——他跟誰訂婚了?”“我怎麼知道?”“我以為你會問他。你認識他有很久了。我想他覺得現在該訂婚了因為他是化學博士。”弗蘭西斯不禁笑了起來。“他是博士跟訂婚有什麼關係?”她問。“我敢肯定有點關係。他現在想要擁有某個人,所以他訂婚了。嘿,別動,進去!”就在這個時候,鼴鼠差不多成功地掙脫開來。它拚命地扭動著,挣扎著,晃動著尖尖的盲目的腦袋,大張著嘴巴豎起來像支小箭。它皺巴巴的爪子朝兩邊伸開。“你給我進去!”安妮命令道,用食指戳著這小動物,想把…See More
Sep 8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2)

“噢,是的,我忘記那個了。”她又問道,“你發誓說要告訴我時他說什麼?”“他笑著說,‘她不會為那事操心的’。”“她確實不會。”弗蘭西斯嗤之以鼻道。兩人都不作聲了。原野上長著枯萎的頭莖淡黃的薊花,一堆一堆沈默的黑莓,棕色外皮的荊豆在陽光的照耀下給人以夢幻般的感覺。小河對面綿延著的是廣大的農業區:白色方塊的大麥地,棕色方塊的小麥地,一小塊一小塊的牧場,紅色狹長的休耕地,襯得幽暗的林地和小村莊有如裝飾品。這些地延伸到遠方的群山之中,方塊也變得越來越小,融進了微黑的發熱的煙霧中。遠處只有白色方塊的大麥地清晰可見。“嘿,這里有個兔子洞!”安妮突然叫道,“我們在這兒等著看一個出來好嗎?你用不著動的。”於是,兩個姑娘一動不動地坐著,弗蘭西斯盯著她周圍的物體,它們帶著奇怪、不友好的神情看著她們:紫莖上沈甸甸的微微帶綠的接骨木果實;叢生的野生蘋果樹上掛著閃閃發亮的略微泛黃的酸蘋果;櫻草花干枯、無生氣的葉子平平地躺在樹籬下邊。所有這一切看上去都對她產生奇異的感覺。這時她眼睛注意到有東西在動。一隻鼴鼠悄沒聲地在溫暖的紅壤上活動著,鼻子嗅著,東跑跑,西顛顛,黑乎乎地像個影子,四處竄著,輕快而無聲息,像個享受生活…See More
Jul 3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1)

僅次於最好的“唉呀,我累壞了!”弗蘭西斯使著性子呼喊道,同時一屁股坐在靠近樹籬的草地上。安妮驚訝地站了一會,她已習慣了惹人喜愛的弗蘭西斯的反復無常,說道:“是呀,昨天從利物浦回來,走了那麼長的路,能不累嗎?”說著她撲通一聲坐在姐姐旁邊。安妮是個14歲的聰明女孩,身體豐滿,全身洋溢著世俗的氣息。弗蘭西斯年紀要大得多,大約23歲,做事三心二意,忽冷忽熱。她是這個家庭最漂亮聰明的孩子。她神經質地、絕望地扯著衣服上的扣子。美麗的輪廓平靜得像個面具,她棕色的瘦骨嶙峋的手卻在神經質地拉扯著。“不是因為旅行。”她說道,對安妮的感覺遲鈍很反感。安妮探詢似地看著她親愛的姐姐。她以自信、實在的態度打量眼前這個變化莫測的人。可是,突然她發現自己整個都被弗蘭西斯瞧在眼里,覺得有兩只亮晶晶的黑眼睛挑戰似地盯著她,便開始退縮了。大膽而富有誘惑力的目光是弗蘭西斯所特有的。強烈、突然的目光常常使人困窘失措。“怎麼回事,可憐的寶貝兒?”安妮一邊問,一邊抱著姐姐苗條、任性的身體。弗蘭西斯發抖地笑著,安適地偎依在健壯女孩豐滿的胸前。“噢,我是有點累。”她含糊說道,似乎要哭了。“是呀,當然是,在想什麼?”安妮安慰著。對弗蘭西…See More
Jul 22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0)

“我愛你!我愛你!”他說道,聲音低沈,微微顫抖,不像他自己的聲音。她退縮著,低下了頭。他的手溫柔地,帶有穿透力地緊握她的手臂,令她憂傷。她又擡頭看著他。“我要去,”她說,“我要去給你拿些乾衣服來。”“為什麼?”他說,“我挺好。”“可我要去,”她說,“而且我要你換下濕衣服。”他鬆開她的手臂。她裹在毯子里,相當害怕地看著他,仍然沒有站起來。“吻我。”她渴望地說。他吻了她,但很短促,半生氣的樣子。片刻之後,她忐忑不安地站起來,全身都裹在毯子里。她試著排遣自己,把自己裹好,以便走路。他注視著她慌亂的樣子。她知道他正目不轉睛地看著她。她走動的時候,毯子拖曳著,他瞥見她的雙腳和白皙的大腿,並試著記起把她裹在毯子里時她是什麼樣子。可那時他根本沒想到要去記,因為那時她跟他毫無關係,而且他的天性對記起一個跟自己毫無關係的她的樣子也極為反感。昏暗的房子里一個急促、壓抑的聲音讓他吃了一驚。隨後他聽見她的聲音:“——衣服在那兒。”他站起身,走到樓梯口,拾起她扔下來的衣服,然後走回火邊,把身子擦乾,穿上衣服。穿好以後,他對自己的外表咧咧嘴。火逐漸黯淡下去了,因此他又加上些煤。現在,除了從遠處冬青樹間透射出來的微…See More
Jul 1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9)

伴隨著內心的呻吟,他讓步了,讓自己的心屈從於她。一個突如其來、溫和的笑意浮現在他的臉上。她的眼睛,一直沒有離開他的臉的那雙眼睛,慢慢地盈滿了淚水。他注視著她眼中冒出的這奇怪的水流,如同某個地方冒出的汩汩泉水。而他的心在胸中似乎燃燒、熔化了。他看著她,再也受不了。他雙膝跪下,胳膊摟著她的頭,把她的臉緊緊地貼著自己的喉嚨。她非常安靜,而他似乎已經碎了的心在胸中帶著一種痛苦的挣扎在猛烈燃燒著。他感覺到她滾燙的眼淚慢慢地潤濕了他的喉嚨,可他沒動。他感覺到滾燙的眼淚浸濕了他的脖子,滴到了頸根,然而他仍舊一動不動,似乎陷入了人類無休無止的永恒之中。只是現在,把她的臉貼緊他對他來說已經是必不可少的了;他永遠也不可能再放開她了。他永遠也不可能把她的頭從他胳膊緊緊的擁抱中放開,他要永遠保持這個姿勢,盡管內心痛苦地受到了傷害,但那對他來說也是生活。他不由自主地低頭看著她潮濕、柔軟的頭髮。接下來,好像是突然間,他嗅到了令人厭惡的濁水的氣味,而就在同時,她掙脫開他,看著他。她的眼睛若有所思,深不可測。他害怕這雙眼睛,他閉上眼睛吻她,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他只想要那雙眼睛不再顯露出那種可怕的若有所思、深不可測的神…See More
Jul 11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8)

突然她坐了起來,隨後立即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她發現毯子裹著她,感覺到軀體是赤裸裸的。一時間她似乎喪失了理智,狂亂的眼睛四處張望著,仿佛在尋找什麼東西。他驚恐地站著沒動。她看見她的衣服散落在地上。“誰給我脫的衣服?”她問道,眼睛睜得圓圓的,死死盯住他的臉。“我脫的。”他答道,“想讓你恢復知覺。”她張著嘴,楞楞地坐著,盯了他好長一會兒。“那你愛我嗎?”她問。他呆呆地站著,盯著她,心里好像熔化了一般。她突然跪著撲向他的膝蓋,雙手抱著他,抱著他的雙腿,胸脯貼在他的膝蓋和大腿上,奇異地痙攣起來。她自信地緊緊抱住他,把他的大腿緊緊貼著自己,貼著自己的臉、脖子。當她仰著臉看他時,眼睛謙卑而又閃閃發亮,充滿了第一次佔有一個男人的狂喜。“你愛我。”她異常狂喜地喃喃自語道,充滿渴望、喜悅和自信。“你愛我。我知道你愛我,我知道。”她隔著濕乎乎的褲子,充滿激情地親吻著他的雙膝,充滿激情不分青紅皂白地吻著他的膝、他的腿,似乎忘卻了一切。他低頭看著這濕亂的頭髮,狂亂、赤裸、肉感的肩膀,心里十分震驚,同時又迷惑不安,有些害怕。他從來沒有想到過愛她。他從來沒想到要去愛她。救她並且幫她恢復知覺時,他只是個醫生,而她只是個…See More
Jul 3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7)

這真是一段難以想象的長路,負擔這麼重,使他感到永遠也沒法走近那幢房子。但他終於站到了馬廄院里,隨後又走到了房前。他打開門,走進房子。他把她放在廚房爐前的地毯上,然後喊起來。房子空蕩蕩的,可壁爐里仍在燒著火。他接著跪下來護理她。她正均勻地呼吸著,眼睛睜得大大的,好像神志清醒了,可神情間似乎喪失了什麼東西。她清醒過來了,但不知道自己所處的環境。他跑上樓,從床上拿來幾床毯子,把它們放在爐前烘暖。接著,他脫掉她濕透了的帶有土腥味的衣服,用毛巾把她擦乾,赤裸裸地裹在毯子里。之後,他走進飯廳,去找些酒。還有一點威士忌。他自己喝了一大口,然後朝她嘴里灌了一些。立竿見影。她醒過來了,緊緊地盯著他的臉,似乎她一直在看他,看了一段時間,才意識到他。“弗格森醫生?”她說。“什麼?”他問道。他正在脫掉大衣,準備到樓上去找件衣服穿。他受不了那死寂泥水的氣味,擔心自己的健康受到影響。“我做了什麼?”她問。“走進水塘。”他答道。他開始像一個病人一樣發抖,幾乎沒法照顧她。她眼睛緊緊盯著他。他頭腦中似乎一片昏黑,軟弱無力地回頭看著她。他的顫抖變得輕微了,重新回到正常的生活中來了,盡管仍有些昏眩和麻木,但卻很強烈地感到這…See More
Jun 30
水牆 繪 posted a blog post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6)

“古牧場”下面,田野上淺淺的潮濕的窪地里有一個方形的深水塘。瀏覽著田野景色,醫生敏銳的目光捕捉到一個穿著黑衣的身影穿過田野朝水塘走去。他定睛一看,那可能就是梅布爾·柏文。他的頭腦突然變得敏感起來。她為什麼走到那兒去?他停下來,站在斜坡上凝視著。在漸漸暗下來的天色中,他只能肯定這小小的黑色身影在窪地里移動。朦朧中,他好像看見了她,好像他是一個有超人視力的人,不是用普通的視力而是在心目中看見。在他注意力集中時,他完全可以肯定看見她了,要是把目光從她身上移開,他覺得在濃重的暮色蒼茫中,他會失去她的。他盯著她,隨著她每一步的移動而移動,目光直接、專注,像是傳送什麼東西而不是引起的自發的行動,盯著她穿過田野直朝水塘走去。她在水塘邊站了一會兒。她從未擡頭看一眼,然後,她慢慢地蹚進水里。他一動不動地站著,目睹著這小小的黑影慢慢地、不慌不忙地走向水塘中央,非常緩慢,逐漸地走向這靜靜的水深處,而且當水湧到胸部時仍在向前移動。隨後,在這死寂的暮色中他再也看不見她了。“天哪!”他叫道,“怎麼發生這樣的事?”他徑直跑下去,穿過樹籬,飛跑在陰冷潮濕的田野上,衝進寒冷、朦朧的窪地里。花了幾分鐘時間,他才跑到水塘。…See More
May 13

水牆 繪's Blog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5)

Posted on September 23, 2019 at 10:10am 0 Comments

“文雅地跟你說話。”他說。弗蘭西斯滿臉通紅,把頭低下,然後愉快地笑了,仿佛她喜歡這笨拙的暗示。

“哎,現在,你小心自己說的話。”安妮叫道,告誡似地打了他胳膊一下。

“你用不著打鼴鼠很多下。”他取笑道,退到安全的地方,揉著胳膊。

“確實用不著,它一下就給打死了。”弗蘭西斯說,帶著對她來說很討厭的坦率。

“你並不擅長打它們吧?”他對她說。

“我不知道,要是讓我碰上的話。”她果斷地說。…

Continue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4)

Posted on February 3, 2019 at 5:20pm 0 Comments

她們走進一塊田里。田里立著一排排大麥稭垛,淺黃色小麥穗直垂到地面上。炎炎夏日把地里的麥茬曬白了,白花花一片。鄰近的一塊地鬆軟而肥美,播撒了第二輪作物的種子,散亂在各處的苜蓿的粉紅色小圓頭安閑地躺在深綠色草叢中,香味很弱但令人作嘔。姑娘們排成單列往前走,領頭的是弗蘭西斯。



一個年輕人正在門口用長柄大鐮刀割飼料,為下午餵牛作準備。當他看見姑娘們,忙停下手中的活計,無目的地等著。弗蘭西斯穿著白色的薄紗裙子,神情肅穆地走著,對一切都漠然而不經意。她的神態自若,她的漫不經心,使他神經緊張起來。她愛遠方的吉米已有5年了,得到的回報是他的不冷不熱。這個男人只能稍稍影響她。…

Continue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3)

Posted on February 3, 2019 at 5:19pm 0 Comments

她笨拙地用手帕把這小動物包裹起來,然後在姐姐身邊坐下。有一段時間兩人都沒說話。安妮一直在對付鼴鼠的挣扎。

“這次你沒說多少吉米的事。在利物浦經常見到他嗎?”安妮突然問道。

“見過一兩次。”弗蘭西斯答道,絲毫沒顯示出這問題讓她多煩心。

“那你再不愛他了?”

“既然他訂婚了,我想我不應該。”

“訂婚了?吉米·拜洛斯!嘿,隨便什麼事!我從來沒想到他會訂婚。”…

Continue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2)

Posted on February 3, 2019 at 5:17pm 0 Comments

“噢,是的,我忘記那個了。”她又問道,“你發誓說要告訴我時他說什麼?”

“他笑著說,‘她不會為那事操心的’。”

“她確實不會。”弗蘭西斯嗤之以鼻道。

兩人都不作聲了。原野上長著枯萎的頭莖淡黃的薊花,一堆一堆沈默的黑莓,棕色外皮的荊豆在陽光的照耀下給人以夢幻般的感覺。小河對面綿延著的是廣大的農業區:白色方塊的大麥地,棕色方塊的小麥地,一小塊一小塊的牧場,紅色狹長的休耕地,襯得幽暗的林地和小村莊有如裝飾品。這些地延伸到遠方的群山之中,方塊也變得越來越小,融進了微黑的發熱的煙霧中。遠處只有白色方塊的大麥地清晰可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