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河水退去's Blog (186)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13)

谷中三崎町、動阪、駒迂千馱木町各有薩摩藩士三人被殺,三橋、築前藩士一人被殺,因州藩的彈藥輸送隊的輜重也被強奪。

這時,益次郎的居停在西本願寺附近的法衣屋。長州藩和西本願寺關係十分密切,益次郎是西本願寺介紹過來的房客。房東丹波除了這些對益次郎一無所知。

一開始丹波認為這是個鄉下暴發戶,到京都來收古董了。可是仔細一看大村還帶著刀,一付桀驁不馴的態度更讓別人不知道益次郎的本來面目。

益次郎整天早出晚歸,一回來就把自己關在房間裏不出來。

他雇了個女傭小琴照顧他生活,兩人之間多少有些交談。…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31, 2023 at 8: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12)

益次郎回師山口,並且指揮其他戰線的戰鬥。到了八月一日小倉城陷落,幕軍全線敗退。

第二年,慶應三年春,村田又回到了山口的藩廳,幹他的翻譯老本行去了。

從來不在背後談論別人、不茍言笑的小五郎,這時也笑瞇瞇的對人說:“火吹達磨是鹹魚翻身,臉上寫著:我打過仗了!”

慶應四年,鳥羽伏見一仗,幕軍被薩長聯軍打敗,前任將軍德川慶喜逃回江戶。京都、大阪一起歸入《新政府》的管轄下了。

益次郎再次奔往京都,新政府讓他去當“軍防事務局判事加勢(幫辦)”,這個官職和他創下的功勳相比實在不相當。…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31, 2023 at 4:3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11)

大隊司令和大部分士官,向司令部提出嚴重抗議:“庸醫(大村)是在亂用虎狼藥。”

益次郎聽到這個報告時,正在營帳裏乘涼,他抓著蚊子叮紅的膝蓋答道:“(當時)對岸的敵人還在臆測這裏的情況,這時不把士兵肝火激起來,他們是不會拚死沖鋒的。不過等他們撤退回來,用什麼辦法他們都不會跳下水了。所以我才架了浮橋。”

大村總在戰鬥前夜夾著石盤,離開軍營。他是去偵查地形了,敵方的哨兵即使發現這個穿著浴衣的胖子,也不會認為他是對方的參謀。等他回到了宿營地,會在石盤上描上方位,比如:“明天我們這麼進攻敵人”,“敵人明天會這麼進攻我們”他的預測可以說百發百中。…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31, 2023 at 2: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10)

藏六被長州藩大用,要等到幕府第二次長州征伐前,動員征長軍的謠言四處流傳之時。

這時小五郎已經從但馬的潛伏地回到了長州。

小五郎終於進入了他人生的最活躍時期,他終於將藩裏的清議平息,又采購了四千枝新式的米尼埃步槍。此外薩摩藩在土佐阪本龍馬、中岡慎太郎的斡旋下和長州藩結成同盟。倒幕的時機已經成熟了。

小五郎剛回到長州藩,第一件事就是到山口的藩廳質問:“為什麼還不重用村田藏六。”語氣十分激烈。…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31, 2023 at 1: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9)

“周布,我們總說幕府因循守舊。你看,現在幕府也是不拘一格用人才啊!”小五郎這樣說道。

當時的地方藩鎮其實比幕府更看重人才原來的社會地位。

“火吹達磨比英庵更優秀,如果幕府盯上了他怎麼辦?”

“我會想辦法的。”

在兩人討論村田的時候,藏六接受了藩命的正在趕回萩城路上,他要回去籌備西洋學問所(軍事教學中心)。…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31, 2023 at 1: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8)

周布的小把戲,還是有效果的。

有天,藏六出席了長州藩的主持的舍密會(化學試驗會),除了碰見青木周弼這些老朋友,又交了東條英庵、手冢律藏這些新朋友。這時大家討論的話題是物理學,後來又轉到彈道論,大家都向藏六提問,藏六用簡潔的語言解釋了彈道公式的物理學概念公式,說完是滿座皆驚、為之瞠目。

藏六很輕蔑的對眼前的學者們說:“各位有餘興鑽研一下這個公式,其實無妨,精通公式不等於能夠發射炮彈。如果讓頭腦靈活的人學習火炮射擊,會被這些公式所吸引,最後連炮彈也打不了的。”

小五郎正巧也在席,感慨良多,藏六不是個只會抱牘案頭的知識分子。…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29, 2023 at 1:3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7)

藏六用了諸藩這個詞,他現在根本沒把長州當作自己的故國。

藏六替長州藩翻譯了兩三、本書。

幕府的大臣大鳥圭介,對這位緒方私塾的高徒如此評價“自從他來到幕府講武所,軍事書籍的翻譯工作煥然一新,如果碰上原文晦澀難懂,其他翻譯人員還要找村田請教。”

長州藩的蘭醫,青木周弼看到了村田翻譯的書籍說:“桂先生,這人堪稱鬼才。”桂小五郎也吃了一驚。村田翻譯的書籍,不是簡單的照抄原文,而是將其中,對日本各個藩鎮兵制改革有用的東西整理出來,說得更確切一點就是一套軍事改革方案。

比如藏六翻譯的《海軍火槍兵練習規範》,其中用了足輕這個詞。…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25, 2023 at 2: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6)

幕府比起長州來,似乎更能識人。雖然藏六的工作關係在宇和島藩,但是幕府還是任命他為藩書調所教授手傳(助教授/專職翻譯),每月支給二十人扶持米(代替工資的糧食),年底還要給二十兩的金子。除此之外村田還兼任了幕府講武所的炮術教官。這時,整個江戶像村田職務這麼多的男人很少。他擁有自己的私塾,在幕府的兩個教學機構裏做教員,工作關係在宇和島藩,加賀藩也支給他扶持米,讓他幫忙翻譯外國書籍。

小五郎聽到這裏苦笑一聲:“不知道這個奇才的恐怕只有長州了。”

為了亡羊補牢,小五郎馬上找到了江戶藩邸的重要人物周布政之助,商談長州藩招聘村田的事情。周布是個不愛高談闊論的政客,辦事雷厲風行,可聽到了村田的事情,也說:“其他藩我不知道,可他只是個長州的百姓啊!”長州藩沒有從百姓中破格提拔人才的慣例。…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22, 2023 at 11:3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5)

在村間行醫的時代,藏六曾經到羽賀台觀看長州藩的軍事演習。當時長州藩出動了三萬藩兵,兩千匹軍馬,演習搞得翻天覆地,村田心里卻是波瀾不驚:“我的才學,無所使也。”在當時懷才不遇的情況下,村田還是安之如飴般地幹著村醫。

村田並不是個喜歡“毛遂自薦”的人,也不是樂天派。

“金子總是要發光的。”終於有個外藩終於發現了他的才華。

嘉永六年,瀨戶內海對面的伊予宇和島藩,悄悄派了一個使者,來請處於隱居狀態三年的村田出山做官。…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22, 2023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4)

話說的簡單明了,村田的性格也暴露得清清楚楚。

村田話鋒一轉,“不過,我對諸藩的志士實在不太喜歡,平時不和他們交往。如果您有話,譬如時下流行的橫議空論,免談。”

桂挨了一記悶棍,實在不知怎麼回答才好。

村田說完“恭候大駕”便匆匆忙忙走了。

等小五郎回到櫻田的藩邸,他還是好長時間說不出話來。心里那股亢奮心情難以抑制。桂小五郎一生會過的大人物不計其數,但是村田讓他感到一種奇妙的沖擊。…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21, 2023 at 12: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 (3)

話說的簡單明了,村田的性格也暴露得清清楚楚。

村田話鋒一轉,“不過,我對諸藩的志士實在不太喜歡,平時不和他們交往。如果您有話,譬如時下流行的橫議空論,免談。”

桂挨了一記悶棍,實在不知怎麼回答才好。

村田說完“恭候大駕”便匆匆忙忙走了。

等小五郎回到櫻田的藩邸,他還是好長時間說不出話來。心里那股亢奮心情難以抑制。桂小五郎一生會過的大人物不計其數,但是村田讓他感到一種奇妙的沖擊。…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15, 2023 at 11: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2)

據僧人所說,女屍原本是千住的流浪女,時年三十七歲。她在監獄里已經生活了多年,死前身體很健康,身上的肌肉沒有一點衰老的跡象,作為解剖的樣本最好不過。

不過江戶的學習西洋醫學的醫生里,居然沒有人敢主刀。種痘所只好請宇和島藩邸雇傭的某蘭學學者來執刀,此人原本是大阪緒方洪庵的門下。

“誰?”

桂小五郎不動聲色的問道。

“好像叫村田藏六。”

“村田藏六!”桂小五郎倒吸了一口涼氣。…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10, 2023 at 10: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鬼謀之人(1)

最近,桂小五郎風聞有個村田藏六,號稱“奇才”。更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這人居然是長州藩的出身。

眼下長州藩為了進行軍隊制度的洋式改革,正在四下里尋覓通曉蘭語(荷蘭語)的人才。誰都沒想到,自己的藩里居然有這麼個人才,小五郎認為自己實在是太粗心大意了。

桂小五郎在江戶的藩邸,花了好長時間調查村田的底細。知道這人不是標準武士,祖上也不是什麼鄉士、村長、足輕(最低等的步兵)。但是除了村田是長州人以外,其他一無所知。村田的來歷實在是“神龍見頭不見尾”,桂小五郎是個忙人,看來理不出個頭緒,也就放棄了。不過他心里牢牢記下了“村田藏六”這個名字。…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9, 2023 at 9: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11)

走廊裏橫著一張書案。

他被書案給絆倒了,芹澤急忙用手支撐自己不穩的身體,但土方一刀捅了過來,慢慢地,冰冷的刺進了他的胸口。

這時阿梅早就咽氣了,她連哼都沒哼一聲,就被人當成臭蟲一般捅死了。但是誰都不知道是誰下了的手,應該不是土方,難道是沖田?平山五郎被原田一刀砍掉了腦袋,非常奇怪的是,侍寢的桔梗屋吉榮不知道哪裏去了,她算是個聰明的女人。

平間的臥榻上也空無一人,是不是聽見響動溜掉了?但是大家把各個房間走了個遍,還是沒找到人。這個男人可能知道刺客的來頭,從這天開始,平間就從新選組消失了。到了明治時代,這個時期新選組的隊員都開始出頭,發表各自的回憶錄,但即使到了這個時期,芹澤派最後的一個成員也沒有出現在人們的視線中。…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y 7, 2023 at 8:00a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10)

傍晚時下起的小雨,到了夜裏雨滴漸漸變大,打在周圍的灌木上,沙沙作響。到了姑娘們“留髡送客”時又颳起了大風。

“芹澤先生,您要回營房嗎?”

近藤異常誠懇地問道,芹澤已經喝的連北都找不到了,但還是說:“我要回去。”他扶著心腹平山五郎的肩膀站起來:“阿梅在屯營裏等我。”

土方心裏咯登一下,但還是若無其事地說:“平間,平山你們照顧芹澤先生回去。”

芹澤前腳剛出門,近藤就跟了出去,風大雨大,他連傘都撐不住了。

“正是月黑風高夜。”…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rch 31, 2023 at 9: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9)

來討債,結果連貞操都陪上了,真是又滑稽,讓人扼腕嘆息。土方妒火中燒,暗下決心準備殺掉芹澤。

可是讓人吃驚的是,阿梅從此之後,每到傍晚,都會濃妝艷抹,梳著時下流行的“松葉返”頭型到駐屯地來。據說她一到屯所,就直奔芹澤的臥房,兩個人“風雨如晦,雞鳴不止”,直到天亮才回家。土方聽到這件事,心裏想:“阿梅被操了還這副樣子,女人啊,真是搞不懂。”

這事當然瞞不過近藤,不久之後有天晚上把土方歲三叫到自己房間,海闊天空扯了一通,突然說:“芹澤算是個有德之人?”

土方當然是一頭霧水,“您在說什麼?”…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rch 30, 2023 at 9: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8)

芹澤也確實是個“不看山水”的人,就在這次鬥毆之後,又發生了所謂的“阿梅事件”。還是老樣子,土方還是在九月初,和沖田閑談中聽到的消息。沖田是個從不談論別人感情問題的人,可是這次突然說道:“土方先生,你知道這樁故事嗎?”

“什麼事?”

“你真是個老古板,永倉都說了,這種尤物在江戶都看不到了。那個女人把大家的心都給俘虜了,當然,我不喜歡那種女人。”

“你在說女人啊?”

“真是的,你以為我在說馬啊!”…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rch 29, 2023 at 9: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7)

領頭的一個人大聲叫到:“有種的就滾下來,我們來替朋友報仇來了,別人怕新選組,大阪三鄉的相撲手可不怕你們!”

近藤噌地一下跳起來

“土方君,你來安排一下。”

“要幹嘛?”

“到了這個份,不幹也不行了!”

近藤甩掉外衣,往自己的三尺二寸五分的傳虎撤的目釘上噴了一口酒。…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rch 28, 2023 at 9: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6)

只見炮口轟的一聲,炮彈射入了商店倉庫厚厚的墻壁,但是並沒有燃起火災。

“再來一次!”

打了兩、三發炮彈,芹澤瞄準的目標倉庫,就是不起火,可是崩散的流彈卻點燃其他地方的雜物堆,開始還是冒青煙,頃刻就變成火焰熊熊了。

眼看大和屋著了回祿之災,負責地面治安的官員,馬上找火消(消防隊)來救火,但是一看見到新選組,這幫人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一般。更要命的是新選組隊員晃著明晃晃的刀說:“我們是奉命辦事,現在正在懲治奸商,誰要是敢滅火,就是對政府的背叛!”…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rch 27, 2023 at 9:00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暗殺芹澤鴨(5)

土方聽說這件事,嚇了一跳:“大和屋,是不是因為那個舍劄(告示牌)?”

“對就是那個和舍劄相關的大和屋。”沖田一如往常,嬉皮笑臉地回答道。

大和屋指的是不久之前,發生在京都一起和攘夷志士相關的暗殺事件。

後來才知道,這是準備在大和地方舉兵的天誅組藤本鐵石、吉村寅太郎幹下的勾當。他們為了籌劃起事的經費,假借誅伐奸商的名義,悄悄闖進了佛光寺高倉油商八幡屋卯兵衛的家,大肆掠奪一番,還把主人卯兵衛拖到千本西野砍頭,把腦袋擺到了三條大橋旁邊還立了一塊舍劄。

近藤現在正焦頭爛額的尋找兇手。…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March 26, 2023 at 8: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