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 March 2016 Archive (10)

契訶夫·必要的前奏

一對剛舉行過婚禮的年輕夫婦從教堂乘馬車口到家裏。

“餵,瓦莉婭,”丈夫說,“抓住我的胡子,使勁揪。”

“天知道你想出什麼主意!”

“不,不,有請啦!我求你呢!抓住,使勁揪,別客氣……”

“得了,你這是何苦呢?”

“瓦莉婭,我要求你,……簡直是命令你!要是你愛我,就抓住我的胡子揪……這是我的胡子,揪吧!”

“說什麼也不行!叫人痛苦,而這個人我又愛他勝過愛自己的生命……不,我永遠也不幹!”…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31, 2016 at 10:42am — No Comments

契訶夫·拔蘿蔔

從前有個老爺爺和老奶奶。他們活得很久,生下個孩子叫謝爾日。謝爾日耳朵很長,該長腦袋的地方,卻長著一個蘿蔔。後來謝爾日長得又高又大……老爺爺常揪他的耳朵,揪呀揪呀,就是不能把他揪到上流社會裏去。老爺爺叫來了老奶奶。

老奶奶拽住老爺爺,老爺爺拽住蘿蔔頭,拽呀拽呀,卻拽不起來。老奶奶叫來了姑媽,她是公爵夫人。

姑媽拽住老奶奶,老奶奶拽住老爺爺,老爺爺拽住蘿蔔頭,拽呀拽呀,就是不能把他拽進上流社會。公爵夫人叫來了孩子的教父,他是將軍。

教父拽住姑媽,姑媽拽住老奶奶,老奶奶拽住老爺爺,老爺爺拽住蘿蔔頭,拽呀拽呀,還是拽不起來。老爺爺忍不住了。他把女兒嫁給了一個家財萬貫的富商。老爺爺把女婿也叫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27, 2016 at 6:16pm — No Comments

契訶夫·農民

莫斯科一家旅館“斯拉夫商場”的一名跑堂尼古拉·奇基利傑耶夫得病了。他的下肢麻木,行走困難,結果有一天,他在過道裏絆了一下,連同托盤上的火腿燒豌豆一起摔倒了。他只得辭去職務。他去求醫,花光了自己和妻子的積蓄,已經難以維持生計,再說沒有事做實在無聊,於是他拿定主意不如回到鄉下老家去。在家裏不只養病方便些,生活費用也會省得多。難怪俗話說:“在家千日好,出門一時難”呢。…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24, 2016 at 9:52pm — No Comments

契訶夫·名貴的狗

杜博夫,一個老兵出身、年紀不輕的中尉和誌願入伍的克納普斯正坐在一起喝酒。

“好一條公狗!”杜博夫指著他的狗米爾卡對克納普斯說,“名-貴-的狗哪!您註意它的嘴臉!光憑這嘴臉就值大錢了!遇上喜歡狗的人,沖這張臉就肯甩出二百盧布!您不信?這麼說您是外行……”

“我懂,不過……”

“這可是長毛獵,英國純種長毛獵!發現野物時那副姿勢別提多漂亮了,還有那鼻子……真靈!天哪,多靈的鼻子!當初米爾卡還是一條小狗崽子,您知道我花了多少錢買下的?一百盧布!好狗啊!米爾卡,你這機靈鬼!米爾卡,你這小壞包!過來,過來,上這兒來……哎呀呀,我的小寶貝,我的小乖乖……”…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18, 2016 at 11:10pm — No Comments

契訶夫·胖子和瘦子

在尼古拉鐵路①的一個火車站上,兩位朋友,一個胖子和一個瘦子,相遇了。胖子剛剛在火車站餐廳裏用過午餐,他的嘴唇油亮亮的,像熟透了的櫻桃。他身上有一股核烈斯酒②和橙花的氣味。瘦子剛從車廂裏下來,吃力地提著箱子、包裹和硬紙盒。他身上有一股火腿腸和咖啡渣的氣味。在他背後,有個下巴很長的瘦女人不時探頭張望--那是他的妻子,還有一個瞇著一只眼的中學生,他的兒子。

--------

①莫斯科至彼得堡的鐵路,以沙皇尼古拉一世命名。

②一種烈性白葡萄酒。

“波爾菲裏!”胖子看到瘦子大聲喊道,“是你嗎?我親愛的!多少個冬天,多少個夏天沒見面啦!”…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17, 2016 at 11:40am — No Comments

契訶夫·普裏希別耶夫中士

“普裏希別耶夫中士!你被指控於今年九月三日出言冒犯並動手毆打了本縣警察日金、村長阿利亞波夫、鄉村警察葉菲莫夫,見證人伊凡諾夫和加夫裏洛夫,以及另外六個農民,並且前三人是在執行公務時受到侮辱的。你承認自己有罪嗎?”

普裏希別耶夫,一個滿臉皺紋和肉刺的退伍中士,手貼褲縫立正,操起沙啞而低沈的嗓子,回答時咬清每一個字,像發布命令似的:…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14, 2016 at 10:07pm — No Comments

契訶夫·乞丐

“仁慈的老爺!行行好,諸顧念一下我這個不幸的挨餓的人。我三天沒吃東西了……身無分文,沒有住處……向上帝起誓!我當了八年的鄉村教師,後來由於地方自治局搞鬼丟了職位。我成了誣告的犧牲品。這一年來,我沒有工作,失業了。”

律師斯克沃爾佐夫打量著這個求告的人,瞧瞧他那件灰藍色的破大衣,混濁的醉眼和臉上的紅斑,他覺得以前好像在什麼地方見過這個人。

“現在卡盧加省有人為我謀到一份差事,”那人繼續道,“可是我連去那裏的盤纏都沒有。請幫幫忙,行行好!真不好意思求人,不過,出於環境的逼迫……”

斯克沃爾佐夫又瞧瞧他的雨鞋:雨鞋一只高腰,一只淺幫。這下他突然記起來了。…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12, 2016 at 9:11am — No Comments

契訶夫·哀傷

旋匠格裏戈裏·彼得羅夫,這個當年在加爾欽鄉裏無人不知的出色手藝人,同時又是最沒出息的農民,此刻正趕著一輛雪橇把他生病的老伴送到地方自治局醫院去。這段路有三十來俄裏,道路糟透了,連官府的郵差都很難對付,而旋匠格裏戈裏則又是個大懶漢。迎面刮著刺骨的寒風。空中,不管你朝哪方看,到處都是密密層層飛旋著的大雪。雪大得叫你分不清是從天上掉下來的,還是從地上刮起來的。除了茫茫大雪,看不到田野、電線桿和樹林。每當強勁的寒風襲來,弄得格裏戈裏都看不見眼前的車軛。那匹瘦弱的老馬一步一步吃勁地拖拉著雪橇。它的全部精力全耗在從深雪裏拔出腿來,並扯動著頭部。旋匠急著趕路。他常常不安地從趕車人的座位上跳起,不時揮鞭抽打馬背。…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7, 2016 at 1:25am — No Comments

契訶夫·套中人

在米羅諾西茨村邊,在村長普羅科菲的堆房裏,誤了歸時的獵人們正安頓下來過夜。他們只有二人:獸醫伊凡·伊凡內奇和中學教員布爾金。伊凡·伊凡內奇有個相當古怪的復姓:奇木沙-喜馬拉雅斯基,這個姓跟他很不相稱①,所以省城裏的人通常只叫他的名字和父稱。他住在城郊的養馬場,現在出來打獵是想呼吸點新鮮空氣。中學教員布爾金每年夏天都在n姓伯爵家裏做客,所以在這一帶早已不算外人了。

--------

①因舊俄用復姓者多為名人,望族,而伊凡·伊凡內奇只是個普通的獸醫。

暫時沒有睡覺。伊凡·伊凡內奇,一個又高又瘦的老頭,留著長長的胡子,坐在門外月光下吸著煙鬥,布爾金躺在裏面的幹草上,在黑暗中看不見他。…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3, 2016 at 10:47pm — No Comments

契訶夫·變色龍

警官奧楚美洛夫穿著新的軍大衣,手裏拿著個小包,穿過市集的廣場。他身後跟著個警察,生著棕紅色頭發,端著一個粗羅,上面盛著沒收來的醋栗,裝得滿滿的。四下裏一片寂靜。……廣場上連人影也沒有。小鋪和酒店敞開大門,無精打采地面對著上帝創造的這個世界,象是一張張饑餓的嘴巴。店門附近連一個乞弓都沒有。

“你竟敢咬人,該死的東西!”奧楚美洛夫忽然聽見說話聲。“夥計們,別放走它!如今咬人可不行!抓住它!哎喲,……哎喲!”…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March 2, 2016 at 2:0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