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 February 2019 Archive (8)

小泉八雲《怪談》阿貞的故事(下)

對於阿貞臨死前所說的不可思議之事,長尾無時無刻不在回味思索。為了不負阿貞的在天之靈,他嚴肅地提筆寫下一紙婚約,並摁下手印:

「如果阿貞藉由他人的軀體歸來,無論是誰,我都一定會與其結為夫妻。」隨後,鄭重地將婚約密封好,藏於阿貞的靈位牌旁邊。 

然而,長尾畢竟是家中的獨子,肩負傳續香火之責,結婚是必須的。迫於家人不斷催逼的壓力,長尾不得不屈服,迎娶了父親挑選的一個女子為妻。婚後,長尾依然每天都到阿貞的靈位牌前祭拜。他對阿貞的愛慕之心,並不因為時光的流逝而稍有遞減。儘管阿貞的一顰一笑,早已如夢般消逝,黯淡在他的記憶深處。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48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阿貞的故事(上)

お貞の話

 

很久很久以前,在越前國的新潟【注一】,住著一位叫長尾長生的年輕人。 

長尾是一個醫生的兒子,從小就受到良好的培養,準備繼承父親的職業。他在幼年時,訂下了一門婚約,女方是父親一位好友的女兒──阿貞。雙方家長約定,只要長尾一完成學業,立即為兩人操辦婚禮。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45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4)

住持凝神思索,嘆息道: 

「芳一君,我可憐的朋友,你該早點和我商量的,現在你已身陷險境了!你在琵琶上令人驚嘆的造詣,已給自身帶來了離奇的災禍。這是件非常恐怖的事,你所耳聞的種種,皆是幻象。來接你的並不是活人,而是平家的亡魂呀。你也不是到什麼貴人府上去彈琵琶,去的只是寺後那個墓園而已。那些戰歿的平家亡魂,想把你永遠地帶到陰界,為他們彈唱,所以就幻化異相引誘於你。你聽從了鬼魂的召喚,鬼魂的意志力就會附著在你身上。如果你繼續服從鬼魂的命令,或遲或早,你鐵定會被撕成碎片,送掉性命!糟糕的是,今晚我又不能留在你身邊,因為我還要主持一場法事。不過,在走之前,我會在你身上寫下辟邪經文,這樣便能保你安全。」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36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3)

芳一雙手觸地,深深地行了一禮,以示答謝。一個女侍牽著他的手,帶他走到門口,再由那個武士將他送回寺院的走廊上。兩人相互道別分手。 

芳一回到寺裡時,天已大亮,但誰也沒注意到他。因為住持自己回來得也很晚,以為芳一自去睡了。 

對於昨晚發生的奇事,芳一未向任何人說起。白天,他稍事休息;到了子夜,那武士如約前來,引領他來到貴客雲集的府邸彈唱平家曲。和上回一樣,芳一的獻藝再次博得了齊聲讚嘆。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31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2)

不久,武士停住腳步,芳一仔細聆聽左右,感覺好像是到了一扇大門前。他有點奇怪:方圓百里,除了阿彌陀寺正門外,怎會另有如此巨大的門呢?真是蹊蹺。 

「開門!」武士喊道。跟著傳來了門閂拉開的聲音。武士牽著芳一走進門裡,穿過寬闊的庭院,好像又在某個門口停了下來。武士大聲喊道: 

「裡面的人,還不快點出來迎接?我把芳一帶來了!」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29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1)

耳なし芳一 【注一】

 

距今七百多年前,在下關海峽的壇之浦海灣,平家一族與源氏一族之間長期的爭鬥【注二】,終於畫上了句號。平家在這最後的決戰中全軍覆沒,幼帝安德天皇與平家滿門俱喪生於此役。此後的七百餘年間,平家的怨靈就一直在壇之浦及附近的海邊徘徊遊蕩……我在另一篇作品裡【注三】講過,在那裡有一種奇怪的蟹,它們被稱為「平家蟹」,背上可以看到酷似人臉的花紋。傳說這些就是平家武士的亡魂所變。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26pm — No Comments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下)

接上一篇: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上)



自從大洪水以來便被分隔在兩個世界裡的東西方,由於地理上的隔絕造成了文化上的隔膜,單從物質層面進行溝通,想要相互深入瞭解,基本是不可能的。西方人真想瞭解東方,第一必須懷有客觀的無利害衝突的心態;第二必須具備詩人般的同情之心。要不然,單從物質方面是不能抓住東方人的心的。歷來到過東方的諸多西洋觀察家中,能真正做到同東方文明水乳交融的,只有小泉八雲等寥寥數人。

受了東方民族與宗教充滿魅力的文化影響,小泉八雲從民俗與情感方面入手,去解釋、透視日本人的靈魂。當時的日本正大踏步地走在全盤西化的路上,全民沉迷於物…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00pm — 1 Comment

王新禧·櫻花之美與妖異之魅──小泉八雲和他的《怪談》(上)

一、小泉八雲這個人

今天,在中國提起小泉八雲 (日名:Koizumi Yakumo, 1850-1904) 這個名字,有不少人可能會感到陌生。這位與馬克‧吐溫、契訶夫、左拉、莫泊桑等大文豪身處同一時代的作家,身後卻略顯寂寥。然而,小泉八雲之於日本民間文學的光大、之於東西方文化的交流,卻有著了不起的貢獻與成就。 

小泉八雲,愛爾蘭裔希臘人,本名拉夫卡迪奧‧赫恩(Lafcadio Hearn),一八五○年生於希臘的聖毛拉島…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February 14, 2019 at 10:00pm — 4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