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無耳芳一(1)

耳なし芳一 【注一】

 

距今七百多年前,在下關海峽的壇之浦海灣,平家一族與源氏一族之間長期的爭鬥【注二】,終於畫上了句號。平家在這最後的決戰中全軍覆沒,幼帝安德天皇與平家滿門俱喪生於此役。此後的七百餘年間,平家的怨靈就一直在壇之浦及附近的海邊徘徊遊蕩……我在另一篇作品裡【注三】講過,在那裡有一種奇怪的蟹,它們被稱為「平家蟹」,背上可以看到酷似人臉的花紋。傳說這些就是平家武士的亡魂所變。 

許多怪異的事陸續發生在這一帶的海岸邊。每當夜幕降臨,漆黑的壇之浦海面上總有數不清的青白色光球在燃燒,或者盤旋在浪濤之上飛舞──漁夫們管這叫「魔之火」或「鬼火」。風起時,海上還會傳來淒厲的號叫聲,彷彿千軍萬馬正在呐喊廝殺,喧囂擾攘。

 

據說在較早前,平家亡靈的狂躁、恐怖尤盛於今時。它們會在半夜裡從夜航的船邊突然冒出,把船弄沉;在海邊游泳的人一個不小心,也會被平家亡靈拖入海底溺死。 

地方上的民眾為了平息這些鬼魂作祟,就在赤間關建了一座阿彌陀寺。寺院造好後,又依傍海岸為投海的幼帝和平家重臣們設了墓地,立起墓碑,並定期舉辦佛事,替往生者祈冥福、求平安。自從佛寺和墓地建好後,平家亡靈比以前稍微平靜了些,但仍然時不時會發生令人毛骨悚然之事。這說明它們尚未得到真正的安息。

 

時光匆匆流逝,幾百年彈指一揮間。赤間關來了一位名叫芳一的盲琵琶師【注四】。芳一從童年起就苦練彈琵琶之技,少年時技藝便超越了師長,成為一個職業的琵琶琴師。他最拿手的節目,是彈唱以源平合戰為主題的《平家物語》,在當時無人能及,相當出名。其功力已臻化境,連天地鬼神聽了也難免為之動容傷情。每當他和著琵琶,說唱平家一族在壇之浦英勇而悲壯的故事時,聽眾無不摧肝斷腸、潸然落淚。 

芳一剛出道時極為貧困,幸虧阿彌陀寺的住持喜好詩歌雅樂,經常邀請芳一到寺裡彈奏吟唱。住持十欣賞芳一的絕技,乾脆就讓他長住寺裡,免卻了奔波流浪之苦。芳一滿心感激,搬進阿彌陀寺的一間宿屋中安頓下來,從此他食宿不愁。作為回報,自然也竭盡全力地為住持彈唱。住持一般都是在晚間閒暇時,前來欣賞芳一的技藝。 


一個夏日的夜晚,阿彌陀寺的住持帶著小沙彌,去一位過世的檀越家裡做法事,寺中只留下芳一一人。當晚天氣悶熱,芳一獨守空寺,頗覺無聊,便想到臥室前的走廊上乘涼,走廊正對著阿彌陀寺後的一個小庭院。
 

芳一靜坐在走廊上,等著住持回來,隨手彈起了琵琶。彈著唱著,不覺過了子夜,住持還未歸來,屋裡又熱得很,令人無法入眠,芳一隻得繼續留在走廊上。 

忽然,後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有人正穿過後院,逐漸靠近走廊。這腳步聲十分陌生,不像是寺裡的僧人。芳一正疑惑到底是誰時,腳步聲已在他面前停了下來。

 

一個陰森粗魯的聲音叫道:「芳一!」這嗓門嘶啞低沉,口吻就像是武士在使喚下人。 

芳一被這怪異的來人嚇了一眺,一時不說出話來。那聲音變得更嚴厲了: 

「芳一!」 

「在!」芳一顫顫兢兢地答道:「請問是那一位?我的眼睛看不見。」

 

那人語氣緩和了一些,說道: 

「不要怕,我就住在這附近,來此有事相商。我家尊貴的主人率家臣們出遊,這兩天正好停留在赤間關,遊歷壇之浦會戰的遺跡。聽說你是彈《平家物語》的名手,所以想請你去彈奏一曲。請立刻帶上琵琶,隨我去主公的府邸走一趟。」

 

那個時代,武士的命令,平民百姓是不能違抗的。芳一只好穿上草鞋,抱起琵琶和陌生人一道出發。 

武士拉著芳一的手,給他帶路。芳一感覺他的手堅硬冰冷,如鐵鑄一般。伴隨著腳步聲,武士身上還發出鏗鏘咯嚓的聲音,一聽就知道是穿著甲胄。芳一猜測,他可能是某位公卿貴藩府上的值夜武士吧?念及此,芳一初時的恐懼平息了,反而有些受寵若驚──因為,他記得武士曾說過,主公是一位非常尊貴的大人物。那麼,要聽他彈唱的人,地位決不會低於第一流的大名!

Views: 1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