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夫的詩《血的再版--悼亡母詩》 (三)

鄉音未改,兩鬢已衰
母親
三十多個寒暑匆匆的催逼
我仍只是一只
追逐天涯的孤雁
日升月落
山高水長
我仍堅持最初展翅的方向
春天,我曾涉過多雨的江湖
夏天,我曾鼓翼掠過大地
盤旋峰頂如一制造風雲的鷹隼
到了秋天
我困頓如一只紙鳶
斷了線後才擁有全部的天空
入冬後
我惴惴然踏著薄冰
再一次展開河底激流的旅程
千年前屈原在汨羅的那種
冷冷的旅程
而我的離騷
則以亞熱帶的濕疹與孤寂寫成
癬一般頑固
無邊無際擴張的鄉愁寫成
是青青的芰荷而無根
是多手的荇藻而抓不到泥土
隨著水面浮雲的足跡
向滾滾而來的塵煙
向一座從雲霧中升起的城堡
向一聲聲
激越清朗而聽不懂的晚鐘
踽踽獨行
汗流東南,血灑西北
任時間
一刀一刀地
將我削得無鱗無鰭
全身只剩下一把多刺的梗骨
怕只怕,夕暮多風
風中多落葉
颯颯聲中
又見到
秋,捧著霜楓血紅的兩頰而來


據說某月某日會圓
會嗎?母親
有人偏說今年秋天有雨
果然可惡
天際萬裏皆墨
在五樓的陽臺上
人淡如菊
而登臨之前
早就按捺不住陣陣的驚怯
迎風解衣
披襟而歌
余音中挾有嗆嗆的輕咳
唉,中秋豈可無月
無月叫我如何想象你早年的容顏
教我如何能感應
一夜的鄉心
五處的悸動

母親,你是一株蒼松
伸展手臂等候鳥的歸來,而
十年雷轟電掣
十年蟲蛀霜襲
十年渾渾噩噩
你已枯成了禿枝敗葉
風來再也不聞松濤哀哀無告亦如滿上的夕陽
山崗沈寂
你額頭上的星光,無聲且盲
你也曾仰首問天
天空比你的雙瞳更為茫然
你伸手向雪
雪片冷冷地給你一巴掌
沒有詛咒,沒有逃避
你安安靜靜地咀嚼著
別人分配給你的孤獨和絕望
身旁子女們滾鐵環的山坡
山坡上躺著大朵大朵的山茱萸
蒲公英隨風遠揚
再過去是一條淺溪
正在等待春水暴漲
為它帶來一群魚嬰的嘻鬧
這時,母親
我仿佛聽見
你俯身對著水中的自己輕呼:
“我的孩子們呢?
我的乳汁雖幹
但被猛力吸吮的余痛猶在
你們在哪裏?
你們在哪裏?

一夜的鄉心
五處的悸動
悸動正因為我們與你的血同其濃度
淚,同其鹹度
母親,你可知道
在天涯之外的天涯
在每夜的碧海青天中
我是唯一在光年以外的太空中
燃燒自己的海王星

Views: 269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