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ptember 2019 Blog Posts (31)

林文月·江灣路憶往──擬《呼蘭河傳》(7)

日本天皇在電台廣播中宣布投降的沉重話語,我們都親耳聽到。但是隔不多久,臺灣人就轉變身分為中國人,所以我家倒不必像左鄰右舍的日本人那樣慌張遷走。

日租界裡的臺灣居民都分到一面青天白日滿地紅的中國國旗,鄉人競相走告:要趕緊把日本的太陽旗焚燒掉。

我家大門前插上一面簇新的中國國旗。我覺悟到,我們突然變成「支那人」了。

而支那人一夜之間卻變得凶狠起來。永樂坊與我家只一牆之隔,從二樓浴室的窗口,可以清楚地俯瞰衖堂裡瘋狂的掠奪。許多上海當地的男女,爭先恐後地湧入日本人的住宅內,不管主人在或不在,肆意地搬走他們所見到、所欲望的東西。…

Continue

Added by 楊薇 on September 27, 2019 at 7:47pm — No Comments

安德烈·紀德《田園交響曲》(12)

我最好離開她,覺得同她單獨關在小教堂里畢竟不妥,一來要敬重這個聖地二來也怕惹起非議——盡管平常我根本不理睬那些流言蜚語,但這又牽連到她,而不僅僅是我一個人的事了。我每次巡視要到那里,就帶她去,把她一個人丟在教堂里,往往幾個小時之後,到了傍晚再去接她,只見她還在聚精會神地學琴,耐心地發現和聲,面對一個和音久久沈浸在喜悅中。…

Continue

Added by Kehtay Dream on September 26, 2019 at 8:34pm — No Comments

《群山淡景》石黑一雄(47)新稿

那晚為了慶祝次郎的成功,我預備了一頓比平日豊盛的晚餐。尾形桑絕口不提白天去看松田繁男的事。不過,我們進餐時,他很突然地說:

「次郎,我打算明天就回去了!」

次郎抬起頭,「就回去了?真不捨得您走。希望您住得還開心。」

「嗯。在這兒算是好好休息了一陣。我已經比原先計畫的住得久了。」

「爸,您願意來住請隨時來。」次郎說。「也不用急著走,真的。」

「謝謝。不過我是得走了。家裡還有不少事要做。」…

Continue

Added by Spratly Island on September 23, 2019 at 2:52pm — No Comments

勞倫斯·馬販子的女兒(15)

“文雅地跟你說話。”他說。弗蘭西斯滿臉通紅,把頭低下,然後愉快地笑了,仿佛她喜歡這笨拙的暗示。

“哎,現在,你小心自己說的話。”安妮叫道,告誡似地打了他胳膊一下。

“你用不著打鼴鼠很多下。”他取笑道,退到安全的地方,揉著胳膊。

“確實用不著,它一下就給打死了。”弗蘭西斯說,帶著對她來說很討厭的坦率。

“你並不擅長打它們吧?”他對她說。

“我不知道,要是讓我碰上的話。”她果斷地說。…

Continue

Added by 水牆 繪 on September 23, 2019 at 10:10am — No Comments

《陳東東詩選》第一場雪

砌成白色的石頭矮墻,它曾是月光的墻

我的窗框已經充盈

我的願望在更遠的街上

 

當我起身

出門,走過灰色的工商銀行

冬天的第一場雪就已經落下

 …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September 22, 2019 at 7:27pm — No Comments

喬治·薩杜爾《世界電影史》(140)

尼日利亞



拉各斯是英國政府為進行戰爭宣傳與基層教育而在1939年成立的「殖民地電影隊」的主要中心。這個由威廉·塞勒斯領導的組織僱傭了一些高水平的技師。它除了致力於教育工作之外,還進行調查,調查結論認為,供非洲看的影片應該由非洲人來攝制。塞勒斯在1955年之后似乎達到了這一目標,他曾培訓了一批攝制電影與電視片的技術人員,這些人員后來在十幾個爭取獨立的國家里進行工作。1961年可能有一部長片由尼日利亞人自己攝制完成。但是,儘管擁有相當多的流動放映隊,這個非洲人口最多的國家(3500萬人)在1964年卻只有102家電影院。



加納…



Continue

Added by Berlin im Speicher on September 20, 2019 at 8:51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5)

當吉村將他放在玄關的木板上時,人已經氣絕身亡了。

(再說到負責狙擊三條中納言的這一組,由於中納言手下隨從眾多,結果是棄戰而逃。)

這天晚上,雖然有薩摩藩的仁禮源之丞的證言證明:田中新兵衛確實和他一起在東洞院蛸藥師家過夜。

可是,現場卻留下了證物。

一柄寶刀,銘文“和泉守忠重”,長二尺三寸,寬一寸一分,刀背八分,黑色鮫皮刀鞘,鐵制鞘柄,上頭還刻有著”藤原”的印記。以及刀面為“英”,反面為“鎮”的兩個字。…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4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4)

這晚的天空,無星無月。

背後是皇宮圍墻,前方是伸手不見五指的一片漆黑。

“沒問題吧!”大庭再次詢問著眾人。接著又吩咐道:“你們三人負責牽制金輪勇和吉村右京,姊小路公卿就交給我來應付。”

來了。

大庭輕扯大家的袖子警告著。此刻,亥時的鐘聲剛響過不久。…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4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3)

明天,就要決一死戰了。

這晚,大庭對於自己視死如歸的淡然心情,也感到有些不可思議。不過,一想到死後自己的名字仍不見經傳,難免有些寂寞淒涼。打從他決定當個密探時,他的名字便教會津藩以脫藩的名義給削去了。

大庭前往會津藩邸,向家老橫山主稅簡要說明有關明晚的行動,主稅聽完一驚,立刻向二條城的松平容保征求意見。沒多久,傳信的人回來,只說道:“話已傳到。”雖然,容保沒有作任何表示,但身為武士的人,仍應一死效之。恭平是這麽被教育出來的,所以,他沒有半點懷疑。

不過,容保確實得知這件事的證據是由橫山主稅那兒代傳過來的五十兩賞金。大庭將這些賞金分給了浪士們,只說是某藩所捐獻。…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3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2)

大庭硬將頹廢不振的新兵衛帶到木屋町的“丹虎”酒店。

“心情不好時,只有酒可以解愁。”

“丹虎”老板的女兒優子(土佐藩脫藩浪人吉村寅太郎的戀人)也在一旁頻頻勸酒,結果,新兵衛喝得爛醉如泥。隨後,兩人又沿著三條繩手往下走,準備再到鴨川河畔的“小川亭”繼續痛飲一番。就在過橋的時候,新兵衛突然開口:“一色君?”

大庭恭平立刻接道:“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你知道什麽?”…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2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1)

大庭恭平抱著視死如歸的決心。

回到京裏,大庭馬上又出現在木屋町三條通的“丹虎”酒店。意外的,碰上木偶事件中漏網的幾位浪人也在一起飲酒。他們都為一色鮎藏能夠平安歸來感到慶幸。

“鮎藏的腰間,還殘留著被繩索捆綁的痕跡呢!”諸藩志士為他大肆宣傳著。

那天,大庭還從他們口中聽到有關姊小路最近的一些奇怪傳聞:少將背叛了尊王派,轉投向公武合體(佐幕)論。

“這──這是真的嗎?”大庭由於過分激動,握著石硯的手,不禁灑了一地的墨汁。…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41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10)

“原來如此!還是你有先見之明。”

這些浪人在木屋町三條通的“丹虎”正式結盟,時間是文久三年二月。

在這群人中,小有名氣的,如江戶浪人中也是國學者的諸岡節齋,其餘的人,也非泛泛之輩(謹慎起見,茲列名單如下:伊予三輪田綱一郎、下總宮和田勇太郎、信州高松趙之助、因州仙石佐多男、石川一、陸奧長澤真古登、下總青柳健之助、京都百姓長尾郁三郎、小室利喜藏、江州中島永吉等人。這些人下場悲慘,不是自殺、被殺,就是死在獄中,一直到大正年間才追封官位)。

大庭恭平雖然漂亮地把這些小藩結合起來,中途卻有意料不到的發展。席間,信州人高松趙之助臨時起意,說道:“為了慶祝我們這次的結盟,不如在京裏幹它一樁斬奸快事。”…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38pm — No Comments

司馬遼太郎·猿路口的血鬥(9)

猿路口?究竟是怎麽一回事呢?

這地方,只要是京都的人,沒有人不知道的。它位於皇宮朔平門外,即使大白天,也很少有人在那兒走動。附近大都是下級公卿的屋邸。

“你剛才說猿路口。”

“我說了嗎?”

“是的!”小里沈靜的望著大庭,大庭卻避開了她的眼神。

“今天上街觀看容保先生所率領的大軍後,信步逛到皇宮附近,正好在猿路口的地方碰到從皇宮裏出來的姊小路少將──”…

Continue

Added by 等河水退去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4:36p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新稿)

林燕妮《情為何物》女人



女人對愛情很難滿足,再幸福的女人也不會覺得滿足。




最好的是讓她走過一條坎坷路,才嫁著個好郎君。




讓她愛上個根本配不上她的憤怒青年,讓她在家長反對,親朋壓力之下,死命地去跟他擁在一塊,讓她以為偉大過。




讓她愛上個浪子,不羈的風,不可靠的男人,讓她浪漫過,也讓她傷心過。




讓她愛上個公子,高攀不起過,被人始亂終棄過,自尊心被踩了一下,虛榮心收回一點。…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55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審情人

我不審情人,也不喜歡他審我。



少年愛侶,一個搭九位,然而最愛是誰,自己心里有數。




青春年華,並非三心兩意,而是情感泛濫,眼中可愛的男子甚多。




我從來不高興男朋友審我,思疑我,跟蹤我,調查我。郎未娶妾未嫁,

我有我的自由。




心中自有個最心愛的,但是求愛敢死隊前仆後繼,聽不同的男孩子唱不同的談美詞,再碰上感情多得過剩,少不了每人消受一點。…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54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女性的童話

美國有本暢銷小說,在女友巴黎家中翻開了頭,看看停停的,總之百無聊賴時便看幾章。以寫作人的觀點來看,文章不算太精彩,但那故事,倒是很多悶得半死的家庭主婦大大歡迎的。



故事一開頭,已婚多年的家庭主婦便悄悄離家出走,因為她發現她的中產階級丈夫跟女秘書偷情,還在外邊築了愛巢。




丈夫老愛挑剔她,既說她的抽屜永遠收拾不整齊,又說她燒的菜不好吃。丈夫愛叫她的小名“蛋糕”,事實上他和左鄰右里都當她是塊好性子好相與的蛋糕。




忠誠持家多年,換來的就是蛋糕的評價,終於她也反叛了,但還是蛋糕形式的,松松軟軟的,不吵也不鬧,獨個兒仿徨地飛到紐約去。…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53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情緒低落時

情緒低落的時候,脾氣一定不好,出外面對大眾時還可以勉強不發作,遭殃的永遠是最親近自己的人。



雖然你知道他最愛你,但是最愛的人一樣至少有十樣八樣承諾長久未能向你兌現。平日你會覺得他非不為也,實不能也;甚至明知他能而未為,在心情好時也不介意等待一下。




但是,在情緒低落時,你必然會想起前塵往事,覺得他其實是非不能也,實不為也,老是把你的權利排到最後,那麽情緒只有更加低落,總之就是他千不是萬不是。




碰上他也情緒低落時,那便更加糟糕,不論你說什麽他也覺得你在挑剔他,總之沒一句話是對的,你說什麽都是錯的。你殷勤伺候,他覺得你在騷擾他,你訴半句苦他不但不會了解,還會惡言相向。…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52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愛罪無關

這幾個月真是喜事重重,結婚請帖收完一張又一張,整天代人高興。



有些朋友的喜酒吃了不只一次,即使結完又結,現代人都沒有什麽避忌,只要興到,便第一、第二、第三、第四次結婚都大宴親朋。




上一輩人多受壓力,似乎第一次結婚才值得恭喜,第二次結婚便要隱隱蔽蔽,甚至不敢見人,再甚至要一死謝世。現在看起來,前人所受的社會壓力是十分多餘的。與其做社會壓力的犧牲品,不若尋求真愛,只要不是偷哄搶騙,不妨領風氣之先。



數十年前阮玲玉因為受不了“人言可畏”這四個字便自殺死掉,換了在今天,何有那種“人言可畏”,何足致她以死?想想也真正死得冤枉。…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51am — No Comments

林燕妮《情為何物》偶爾銘心

有女子在多次戀愛、結婚、離婚後,還是只記得初戀情人,年年月月,時刻不忘那位男子,舊日切切之情,聽她道來,親若夫妻,這輩子耿耿於懷的,就是這段情,反而那段相當痛苦的婚姻,似乎只在她心間輕輕留痕,她的心,自始至終,只有那個男子。



問那男子還記得舊時愛人嗎?男子倒是不想褻瀆他人,只說,哪里有戀愛過,頂多拖拖小手而已。




這是否,他的偶爾,就是她的刻骨銘心?




見過不止一次這類事情,總難定論,幸福的是哪一個。




假如你的偶爾,往往是他人的刻骨銘心,那麽你便根本事事沒有印象,有等於無,反而銘記你的人畢生有個美麗的記憶。…


Continue

Added by Bleach on September 15, 2019 at 12:51a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2014

2013

2012

2011

2010

2009

1999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