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正绿's Blog (404)

紀弦·夢終南山

那不是秦嶺的一部分麼?

唉!正是。正是那最美的所在:

最令人流淚的。

而那是終南山的一塊岩石。

我是坐於其上哼了幾句秦腔

和喝了點故鄉的酒的。

我曾以手撫之良久,

並能及其亙古的涼意。

而那些橫著的雲都停著不動了,…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ne 16, 2021 at 2:00pm — No Comments

紀弦·沙漠故事

已經成了木乃伊的帝王
仍嫌金字塔的內部怪難受的,
所以每當月明風清之夜,
便到外面去散散步,
呼吸點新鮮空氣;
而留其不朽的足跡在沙漠上,
讓那些戴著近視眼鏡的考古學者們
殫畢生之精力去悉心地研究。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ne 5, 2021 at 8:19a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窗》

從敞開的窗子向裏望,所看到的總是不如透過緊閉的窗子能夠看到的那麽多。沒有什麽東西比燭光映照的窗子更深奧、更神秘、更豐富、更隱秘、更令人神往了。凡是光天化日之下赫然可見的事物永遠比不上玻璃窗後面所發生的有趣。在這或明或暗的窟窿裏面,生命充滿活力,充滿幻想,但也在受著煎熬。

在一排排屋頂的那邊,我看到一個成熟的、額上已有了皺紋的婦女,她家境貧寒,總是在忙碌著什麽,從不出門。我只根據她的容貌、衣著和舉止就無憑無據地編造起這女人的故事來,或者毋寧說是關於她的神話傳說。有幾次我竟流著眼淚在心裏敘述這傳說。

假如他是個窮苦的老漢,我也會同樣容易地編出他的故事。

我躺下來,為能在他人身上感受到自己的生活和痛苦而覺得自豪。…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ne 1, 2021 at 8:30am — No Comments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貝奧武甫遺言

(2792—2820行)



年邁的國王忍著痛苦,望著財物說,

“為了跟前這些瑋寶明珠,

我要感謝那光榮的王,

感謝萬物的授與者和永恒的主,

在我臨死之前,能為自己的人民

獲得這麼多的財富!

既然我用自己的殘生換來這一切,…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30,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北歐古詩·貝奧武甫(Beowulf)塞西爾特的海葬

勇敢的塞西爾特氣數已盡,

從這塵世投入主的庇護所。

活著時他是塞西爾丁人的朋友而受尊敬

長期治理這方地面;

如今親密的夥伴按照他生前的囑咐,

把他的屍體擡到海邊。

港口停泊著一隻船,它是酋長的財產,

船首裝飾珠光寶氣,這會正準備啟航,…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9,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紀弦《太魯谷》

進入山中,乃得到一種靜。

不是靜謐,不是寂靜,

或什麽靜悄悄的之類,

而就是一種東臺灣的靜。

高峰。瀑布。流泉。峭壁。峽谷。

在這裏,應有猿啼,狼嗥與鷹呼。

但我所傾聽良久而共鳴交響的

卻是那些古老巨大巖石之沈默。…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7, 2021 at 8:46am — No Comments

紀弦散文詩·在公園

三歲的孩子在公園,如小魚遊泳在大海。

他張著眼睛看,在萌芽的廣袤的草地上,如此迷茫,生疏,驚異而驚喜地。

他跑跑。他跳跳。他爬爬。幼小的心臟發育著。幼小的心靈發展著。

他向一個正在學步中的比他小些的女孩招招手。於是兩個不相識的母親,兩個不相識的父親都微笑了。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6,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的詩《感應》

自然是一座神殿,那裏有活的柱子

不時發出一些含糊不清的語音;

行人經過該處,穿過象征的森林,

森林露出親切的眼光對人注視。

仿佛遠遠傳來一些悠長的回音,

互相混成幽昧而深邃的統一體,

像黑夜又像光明一樣茫無邊際,…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20, 2021 at 11:30am — No Comments

紀弦·一片槐樹葉

這是全世界最美的一生,

最珍奇,最可貴的一片,

而又是最使人傷心,最使人流淚的一片,

薄薄的,乾的,淺灰黃色的槐樹葉。

忘了是在江南,江北,

是在哪一個城市,哪一個園子裏撿來的了。

被夾在一冊古老的詩集裏,

多年來,竟沒有些微的損壞。…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16,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紀弦·狼之獨步

我乃曠野裏獨來獨往的一匹狼。

不是先知,沒有半個字的嘆息。


而恒以數聲淒厲已極之長嗥


搖撼彼空無一物之天地,


使天地戰栗如同發了瘧疾;


並颳起涼風颯颯的,颯颯颯颯的:


這就是一種過癮。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13,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紀弦·檳榔樹:我的同類

高高的檳榔樹。

如此單純而又神秘的檳榔樹。

和我同類的檳榔樹。

搖曳著的檳榔樹。

沈思著的檳榔樹。

使這海島的黃昏富於情調了的檳榔樹。

檳榔樹啊,你姿態美好地站立著,

在生長你的土地上,終年不動。…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12, 2021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墨客與誰攀談》(下)

普希金和群氓的爭端,也可以看做是墨客和我試圖點明的詳細聽眾之間那一對抗性抵牾的表現。普希金以驚人的公平給了群氓為自我辯解的權力。本來,群氓已不那麼蠻橫、不那麼不開化了。這些彬彬有禮的、布滿美妙希望的“群氓”在墨客眼前有甚麼錯誤呢?當群氓可以自我辯解,他們的嘴裏便會飛出一種不慎重的表達:它會灌滿墨客忍受的杯盞,燃起他的憤恨:

 

而我們在聽著你哪——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May 4, 2021 at 5:14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墨客與誰攀談》(中)

我的先天缺少,我的嗓音不大, 

但我生在世,我的存在 

會使這大地上的或人獵奇: 

我的一個悠遠的昆裔, 

會在我的詩中發明這一存在: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pril 29,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曼德爾施塔姆《墨客與誰攀談》(上)

叨教,在一個瘋子身上,給你們留下最恐怖的猖狂印象的會是甚麼?是那對大張的瞳孔,由於那瞳孔沒在凝視,它對甚麼都不留意,它是樸陋的。於是,瘋子雖在對你們說著一些瘋話,但他並未顧及你們,並未顧及你們的存在,好像他不願認可你們的存在,他對你們完全不感樂趣。在一個瘋子身上,我們覺得恐驚的開始就是他對我們所表現出的那種恐怖的、絕對的淡然。另一小我對你沒有任何樂趣,關於一小我來講,沒有比這更恐怖的了。文明上的假裝、規矩具有深入的意義,借助於這類規矩,我們時時辰刻都在誇大相互之間的樂趣。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pril 25, 2021 at 5:0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沈醉吧

應該永遠地沈醉。這就是一切;這是惟一的問題。為了不感到時間那可怕的沈重,它壓斷了你的肩膀並把您向地下彎曲,您應該不停地沈醉。

 

醉於何物?美酒,詩歌,還是德性,隨便。但要沈醉。

 

如果有時在一座宮殿的臺階上,在溝壑的綠草上,在您房間的憂郁的孤獨中,您醒了,醉意減弱或消失了,那麽您去問風,問浪,問星,問鳥,問鐘,問所有逃逸的東西,問所有呻吟的東西,問所有滾動的東西,問所有歌唱的東西,問所有說話的東西,問問幾點了;風,浪,星,鳥,鐘會回答您:“是沈醉的時候了!為了不做時間的殉葬的奴隸,沈醉吧,不斷地沈醉吧!醉於美酒,詩歌,還是德性,隨您。”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7, 2020 at 11:11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在淩晨一點鐘

終於一個人了!只聽得見幾輛遲歸的、疲憊的出租馬車在行駛。幾個小時內,如果不是休息的話,我們至少可以得到安靜。人臉的暴政終於消失了,我只因我自己而痛苦了。 

終於,我可以沈浸在黑暗之中了!首先把鑰匙旋上兩圈。我覺得這一轉增加了我的孤獨,加固了把我和這世界分離的障礙。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6, 2020 at 8:38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繪畫的欲望

人可能是不幸的,但是被欲望撕扯的藝術家則是幸福的。 

我渴望畫下那對我來說非常罕見之瞬間消失的她,仿佛夜間暴躁的旅行者身後一件令人惋惜的美麗事物。她已經消失很久了!

 

她很美,而且不止於美;她令人驚奇。她一身黑,她給人的感覺就是黑夜和深沈。她的兩個眼睛是兩個洞穴,模模糊糊地閃著神秘,她的目光則像一則閃電一樣發亮,這是黑夜之中的爆炸。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23, 2020 at 6:32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巴黎的憂郁》跋詩

心中滿懷喜悅我登上了山崗, 

從那裏可以靜觀城市的廣大, 

醫院,妓院,煉獄,地獄和苦役場, 

那裏所有的罪惡都盛開如花。 

你知道,撒旦啊,我苦難的主宰,…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18,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蘇珊·貝爾納《關於散文詩》

“它必須成為一個整體,一個封閉的世界”

 

有機的統一性、無功利性和簡短性。“統一性”說的是,一首散文詩無論多麽復雜,表面上多麽自由,它必須成為一個整體,一個封閉的世界,否則它可能失去詩的特性;無功利性說的是,一首散文詩以自身為目的,它可以具有某些敘述和描寫的功能,但是必須知道如何超越,如何在一個整體內、只為詩的意圖而起作用,換句話說,一首散文詩沒有時間性,沒有目的性,並不展現為一系列的事件或思想,它在讀者面前呈現為一個物,一個沒有時間性的整體;一首散文詩不進行脫離主題的道德等的論述或解釋性的展開,總之,它擺脫了一切屬於散文的特點,而追求詩的統一和致密。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5, 2020 at 11:2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給阿爾塞·胡塞

親愛的朋友,我給你寄去一本小書,不能說它既無頭又無尾,那將有失公正,因為恰恰相反,這裏一切都既是頭又是尾,輪流交替,互為頭尾。我請您注意,這樣的組合給予我們多麽值得贊嘆的方便啊,給您,給我,給讀者。我們可以隨意切割,我是夢幻,您是手稿,而讀者是閱讀,因為我並不把讀者的倔強的意志系在一根多餘情節的沒玩沒了的線上。去掉一節椎骨吧,這支迂回曲折的幻想曲的兩端會不費力地接上。把它剁成無數的小塊吧,您將看到每一塊都可以獨立存在。我希望這裏能有某些段落使您喜歡、高興,所以才把整條蛇獻給您。

我有一句小小的心裏話要對您說。至少是在第二十次翻閱阿洛修斯·貝特朗…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5, 2020 at 10:5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