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子正绿's Blog (390)

波德萊爾散文詩·沈醉吧

應該永遠地沈醉。這就是一切;這是惟一的問題。為了不感到時間那可怕的沈重,它壓斷了你的肩膀並把您向地下彎曲,您應該不停地沈醉。

 

醉於何物?美酒,詩歌,還是德性,隨便。但要沈醉。

 

如果有時在一座宮殿的臺階上,在溝壑的綠草上,在您房間的憂郁的孤獨中,您醒了,醉意減弱或消失了,那麽您去問風,問浪,問星,問鳥,問鐘,問所有逃逸的東西,問所有呻吟的東西,問所有滾動的東西,問所有歌唱的東西,問所有說話的東西,問問幾點了;風,浪,星,鳥,鐘會回答您:“是沈醉的時候了!為了不做時間的殉葬的奴隸,沈醉吧,不斷地沈醉吧!醉於美酒,詩歌,還是德性,隨您。”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7, 2020 at 11:11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在淩晨一點鐘

終於一個人了!只聽得見幾輛遲歸的、疲憊的出租馬車在行駛。幾個小時內,如果不是休息的話,我們至少可以得到安靜。人臉的暴政終於消失了,我只因我自己而痛苦了。 

終於,我可以沈浸在黑暗之中了!首先把鑰匙旋上兩圈。我覺得這一轉增加了我的孤獨,加固了把我和這世界分離的障礙。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October 6, 2020 at 8:38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繪畫的欲望

人可能是不幸的,但是被欲望撕扯的藝術家則是幸福的。 

我渴望畫下那對我來說非常罕見之瞬間消失的她,仿佛夜間暴躁的旅行者身後一件令人惋惜的美麗事物。她已經消失很久了!

 

她很美,而且不止於美;她令人驚奇。她一身黑,她給人的感覺就是黑夜和深沈。她的兩個眼睛是兩個洞穴,模模糊糊地閃著神秘,她的目光則像一則閃電一樣發亮,這是黑夜之中的爆炸。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23, 2020 at 6:32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巴黎的憂郁》跋詩

心中滿懷喜悅我登上了山崗, 

從那裏可以靜觀城市的廣大, 

醫院,妓院,煉獄,地獄和苦役場, 

那裏所有的罪惡都盛開如花。 

你知道,撒旦啊,我苦難的主宰,…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18, 2020 at 9:30pm — No Comments

蘇珊·貝爾納《關於散文詩》

“它必須成為一個整體,一個封閉的世界”

 

有機的統一性、無功利性和簡短性。“統一性”說的是,一首散文詩無論多麽復雜,表面上多麽自由,它必須成為一個整體,一個封閉的世界,否則它可能失去詩的特性;無功利性說的是,一首散文詩以自身為目的,它可以具有某些敘述和描寫的功能,但是必須知道如何超越,如何在一個整體內、只為詩的意圖而起作用,換句話說,一首散文詩沒有時間性,沒有目的性,並不展現為一系列的事件或思想,它在讀者面前呈現為一個物,一個沒有時間性的整體;一首散文詩不進行脫離主題的道德等的論述或解釋性的展開,總之,它擺脫了一切屬於散文的特點,而追求詩的統一和致密。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5, 2020 at 11:2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給阿爾塞·胡塞

親愛的朋友,我給你寄去一本小書,不能說它既無頭又無尾,那將有失公正,因為恰恰相反,這裏一切都既是頭又是尾,輪流交替,互為頭尾。我請您注意,這樣的組合給予我們多麽值得贊嘆的方便啊,給您,給我,給讀者。我們可以隨意切割,我是夢幻,您是手稿,而讀者是閱讀,因為我並不把讀者的倔強的意志系在一根多餘情節的沒玩沒了的線上。去掉一節椎骨吧,這支迂回曲折的幻想曲的兩端會不費力地接上。把它剁成無數的小塊吧,您將看到每一塊都可以獨立存在。我希望這裏能有某些段落使您喜歡、高興,所以才把整條蛇獻給您。

我有一句小小的心裏話要對您說。至少是在第二十次翻閱阿洛修斯·貝特朗…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September 5, 2020 at 10:5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世界以外的任何地方

人生是一座醫院,每個病人都渴望著調換床位。這一位願意面對著爐火呻吟,那一位認為在窗邊會治好他的病。 

我覺得我總是在我不在的地方才好,這個搬家的問題,我不斷地和我的心靈討論著。告訴我,我的心靈,已經冷了的可憐的心靈,去裏斯本居住怎麽樣?那麽天氣一定很熱,你會像蜥蜴一樣恢復活力。這座城市在水邊;人們說它是用大理石建造的,居民恨植物,拔掉了所有的樹。這風景正合你的口味;一處用光和礦物造成的風景,而且還有液體來反射!”



我的心靈不回答。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31, 2020 at 11:0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港口

對於一顆卷於生活的鬥爭的靈魂來說,港口是一個迷人的居所。天之廣闊,雲之變動不居的結構,海之變幻不定的色彩,航標燈之明滅,這一切都是一個棱鏡,特別適合愉悅眼睛,並使之永不厭倦。修長的船身,復雜的帆索,浪使之和諧地搖晃,在人心裏保持著節奏和美的興趣。尤其是,對一個既沒有好奇心又沒有野心的人來說,躺在平臺上或俯在防波堤上觀望那些人東奔西走,真有一種神秘而高貴的樂趣,有的走了,有的回來了,他們還有力量去渴望,還想旅行或發財。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28,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徐志摩·波特萊的散文詩

 “我們誰不曾,在志願奢大的期間,夢想過一種詩的散文的奇跡,音樂的卻沒有節奏與韻,敏銳而脆響,正足以跡象性靈的抒情的動蕩,沈思的迂回的輪廓,以及天良的俄然的激發?”

波特萊(Charles…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26,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異鄉人 L'étranger

- 謎一般的人,說說看,你最愛誰呢?是你父親、你母親、你姐妹、還是你兄弟呢?

- 我無父母,也沒有兄弟姐妹。

- 那麽朋友呢?

- 您使用這個詞兒,至今,我還不知其含義。

-你的祖國呢?

- 我不知道我的祖國位於何方。

- 那麽美呢?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25,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波德萊爾散文詩·我想在黑暗中贖回自身

“這裏一切都既是頭又是尾

輪流交替,互為頭尾。”

1842年,阿洛修斯·貝爾特朗的《夜之帕斯卡爾》正式出版,這本書的出版標誌著法國散文詩(prose poetry)作為一壹個獨立的文類的誕生並激發了波德萊爾對散文詩這壹詩體的創作熱情。1869年,收錄了波德萊爾五十篇散文詩,冠名為《小散文詩·巴黎的憂郁》出版,此後散文詩的創作風潮日盛。波德萊爾的後繼者有馬拉美(《離題》)、蘭波(《彩畫集》)、泰戈爾(《飛鳥集》)、魯迅(《野草》)等。但與之相伴的是對散文詩介於詩與散文之間的文體曖昧性的持久不斷的討論,單論《巴黎的憂郁》的中譯版,亞丁譯本和懷宇譯本均稱之為散文,而錢春綺、刑鵬舉和郭宏安則譯之為“散文詩”。如此看來,時至今日,散文詩的存在和發展仍有其不確定性,但這也正是它的魅力所在。…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ugust 24,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8)

到了店里,向印度人交代之後,就去睡覺,一面脫衣,一面突然想著:

“這不對哪!  ”

但一記起老劉剛才說的。“這一晚,一個擺夷女人也沒來哪!  ”

便安靜地睡下了,雖然那麽一付笑容曾使我不舒服了好些時候。

第二天早上,我在馬場上,一面打掃馬糞,一面就從樹蔭疏處,向老劉的門前望去。糟糕透哪!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ne 29, 2020 at 10:25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7)

我想他一定還沒有認出這是男子吧,原因是,一則醉眼昏花了,一則想不到世界上竟有這麽樣的旅館,不相熟的男女會睡在一張大床上的。他的嘩笑大概是奇怪我怎麽會發出那樣的愚問罷了。

這樣遊戲了好一陣,每個房間都去玩過了,終於沒有找著一個好看的姑娘。當然的,這位歐洲紳士是非常的頹喪,嘴里就仍舊憂郁地哼著他那老是哼不完的調子。

“Where  is  she? My  sweet  girl-”

我卻高興極了,愉快極了,簡直想跑上山峰去,大叫幾聲, 讓山澤林莽都知道我的快樂呵。…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June 24, 2020 at 5:58pm — No Comments

陳明發《2019新冠肺炎 觀察紀事》

1 從前有人戴口罩進商店搶錢,現在人人戴口罩進商店花錢。匆匆進去,匆匆出來,情況卻是一樣。



2 我說我戴口罩在隔間裏唱歌好了,KTV還是不願意營業。




3 某水果鋪大喇叭在唱:後面的女孩快站開,快站開,快站開,請妳站到三公尺外........。調子怎麼那麼熟?原來是把那首“對面的女孩望過來”改了詞,宣傳“安全距離”。




4 我心裏想起另一首歌,童安格的“其實你不懂我的心”————怕自己不能承擔妳的深情,所以不敢靠你太近。




5 這新冠肺炎是孤僻鬼,妒忌人可以活得沸沸騰騰、親親密密,活活把人拆開。…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April 2, 2020 at 5:20pm — 74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6)

老板依舊現著大不滿意的樣子,但也不說什麽話,就把手電筒交給我,很快地便抽身轉去,那樣子,宛如是在說,倘若和那些擺夷姑娘弄不上手而又鬧起來了的話,那是不關我的事的,因為這是你自己甘願做的哪。

於是,這一件丟臉的不愉快的工作,便全放在我的肩上了。但我這時的心上,卻非常地平靜,因為應付這事的計劃,已經一下子布置在腦子里了。走到那些擺夷少女睡的房間門口,我驀地站住了,立在洋鬼子的面前,靜靜地問:

“What  do  you  want? ”



意思是想使他小小生點氣,故意裝做不懂的神情。“I want a girl—beautiful girl.”…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December 7, 2019 at 7:22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5)

印度人在對面那一列屋里等著,身子正像死屍似地攤在老板的煙鋪上面,只有两隻還是活著的手,卻在緩悠悠地燒炙著鴉片的泡子。清油燈映出來的面孔,棕黃色里透出紫黑的顏色, 光景像是喝過不少的酒了。

旁邊坐著一位年青的歐洲紳士,裝束是:翻領的白色汗衣,短的黃斜紋布褲子,長毛襪,黑皮鞋。手里握著手電筒,正把電光一下子放出,一下子關閉,那麽地玩耍著。樣子自然全是歐洲的模型制出的,只是一頭光溜溜的短髮,卻是東方人的黑色,看起來大約是白種人和印度人的混合兒吧。

印度人勉強向我笑了一笑,並不說明叫我的用意,卻對那歐洲紳士說著我所不懂的印度士坦里話,隨即那位歐洲紳士帶著命令的語氣,直對我講:



“I want a girl,boy! …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December 7, 2019 at 7:20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4)

這事以後,小孩子們一看見這位印度人走來,便遠遠地站著,笑嘻嘻地喊過得果了,有時還故意蹲在地上,拍著兩手,學他前次下蛋的樣子。這位被叫做過得果的印度人呢,就只有不好意思地,難為情地笑著。

後來,他偶然知道我是懂得一點子英語的,便在買東西的時候,就叫我來解決他的難關。比如他一進店門,就喊著:

“姐馬!  姐馬!  ”

馬上覺得不生效,便趕忙找著我喊: “Hen!  Hen!  ”

經了我的說明,才把緬甸話的“姐馬”和中國話的“雞母” 連系起來,而他要的東西,也就毫不費力地得到手了。…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December 7, 2019 at 7:18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3)

這人也是住在山谷里的,專門管理山中培治道路的事情, 倘若山路上,有一塊地方,突然給山洪沖毀了,從八募到騰越去的馱貨馬隊,沒法兒通過,那末,八募的英國當局派人來查出了,便要責備他的。他是印度人,懂緬甸話和英語。但他叫野人下山來修路的時候,卻必然先要找個會講緬甸話的野人做工頭的。

一天,他到我們店里來買東西,嘴里說著緬甸話“姐伍” 那個名字,他滿以為住在緬甸地方的人,總會懂緬甸話的。隨即看見大家莫明其妙,就用拇指和二指做個圓圈圈,嘴里重又說著:

“姐伍,……姐伍!  ”

我們店里的兩位外交人材,老板娘和她的大女兒,便把“姐伍”這個名字,費力地推測著。

“芒果嗎?…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December 7, 2019 at 7:02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2)

對於這些夷家少女的樣子,似乎沒有誇寫的必要,不過我要略為說一點,就是走過好些地方,看過好些民族了,但要像擺夷婦女那樣的清秀,確是很少有的。第一稍稍使我感到詫異的,是她們生息的家鄉──怒江流域,檳榔江流域 (又名橄欖江及太平江) 全是些煙瘴毒烈漢人不敢長住的地方,怎麽會長出這麽佳麗的花呢? 大約在昆明吧,同時也在滇西的旅途中,都聽到這麽相似的話:

“到夷方麽? 那危險,誰也不會回來了。” 自然要尋根究底問下去,而回答的話是:

“你說為什麽? 你會給那里的女人抓著哪!  ”



意思就是說滇緬滇暹交界間,有一種夷人,女的要比漢人姑娘,好看些,容易誘惑人些。話雖是不免過分一點,但含義卻有一部分是對的。…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December 7, 2019 at 6:52pm — No Comments

艾蕪《我詛咒你那麽一笑》(1)

如今一想起那麽一付笑容,我還要狠狠地說一聲,我詛咒你! 

事情的發生,原是有好幾年了。但印象太深,總使人不易忘去,雖然我是極願意在心里埋葬了這麽一件不愉快的事情。

那時候,我正在野人山中的一家客店里,做一名不三不四的夥計,過著半天苦工半天教書的日子。



每天日頭落山的時候,總有好些馱貨的馬隊,從山峰上面, 帶著黃昏,走了下來,在谷里的店家過夜。另外,隔不兩三天, 還有干崖壩 (雲南人叫做夷方壩) 的擺夷婦女,尤其多的是農家少女,挑著本鄉的產物:像雞呀,鴨呀,鵝呀,蛋呀,果物呀, 以及一些不知名的,夷地才出產的東西,經過這兒,也來在山家店里,息宿一晚,才走到緬甸北部的大商埠,八募去,換了些洋線,洋布,洋針,洋油,洋火之類回來,再行經過這兒,…

Continue

Added by 葉子正绿 on December 7, 2019 at 6:4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