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人偶爾飛's Blog (170)

陳明發《後現代·差異的视角》

這十餘年來,馬來西亞社會許多現象,愈發稀奇古怪。最天才的連續劇編劇,傷壞了腦筋恐怕也沒法子想像其三成的荒謬。

搞創作的,不是累極了坐在一旁抹汗、嘆息,靜觀其變;就是模仿網紅似地隨著流行的調子哼幾句。反正夠報刊的專欄填滿文字就沒事了。



剩下的,繼續“感性”;繼續堅持沒必要而又過時的“文藝腔”,多愁善感而可預測的固定反應。就像余秋雨那般,很多事情說不清了就跪倒。而且,一個大男人動不動就哭。

有者稍勝一籌,忘記了寫作與百貨大樓過節裝飾玻璃櫥窗不同,不能老像找女朋友似地,遣詞用字盡是一味要“夠美”。結果,倒像是遇上塗脂抹粉過度的姑娘,只讓人注意到她的不諧調,而看不見她的靈魂。大家都尴尬。…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December 27, 2020 at 11:51pm — No Comments

應星:敘事在中國社會學研究中的運用及其限制 (下)

其三,中國社會日常生活的模糊性。

自從現象學社會學和常人方法學興起以來,帕森斯主義所代表的社會學“正統共識”對日常生活的忽視日漸被打破。尤其是隨著後現代主義對“宏大敘事”的猛烈攻擊,日常生活越來越成為社會學家關注的焦點。



但研究日常生活最大的困難,就在於我們如何能讓沈默者發聲。所謂的日常生活,它指的不僅僅是普通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它指的是與宏大歷史話語不同的生活,是福柯意義上“稀薄”而“貧乏”、充滿“偶變性”和“錯誤”的生活。對於這幾乎不可言說的日常生活,如何能夠進入?福柯給我們的啟示是:對不可言說的東西,可以展現。…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November 17, 2020 at 8:25pm — No Comments

應星:敘事在中國社會學研究中的運用及其限制 (上)

西方主流社會學研究的實證化趨向與敘事的價值



敘事研究作為一種有鮮明特點的質性研究方法,對於豐富我們的社會學想像力,有著重要的價值。

在歐洲古典社會理論大師那里,本來一直並行著兩個既相互對立,也相互補充的研究路向。但自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後,開始占據社會學主流地位以來,社會學研究方法越來越實證化,量化方法在西方社會學中運用得遠比定性方法廣泛,其所享有的“科學”地位,似乎也遠在定性方法之上。而質性研究則越來越被排斥到了邊緣地位。

 …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November 15, 2020 at 1:00am — No Comments

周憲:文化研究的新領域——視覺文化(5)

盡管我們還可以羅列出更多的,關於視覺文化問題結構的看法,但有一點似乎是顯而易見的,那就是視覺文化研究關心的,是我們所生活的現實世界中,人們對視覺形象的理解和解釋,它不但包括主體對形象的關係,也涉及到個體與群體、現在與傳統、人與環境的複雜的互動關係。



由此出發,我想提出中國當代視覺文化研究的問題意識和問題結構。



西方視覺文化研究已經相當成熟,且成就可觀,顯而易見,這種新的文化研究將,會在中國當代文化研究中展開。於是,中國當代視覺文化的問題意識和問題結構,便不可忽略。所謂中國視覺文化的問題意識,主要是指我們在考察中國視覺文化時,必須具備某種中國的本土視野和理論,但本土問題意識又是建立在對本土問題結構的深刻體認基礎上的。…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28, 2020 at 10:41pm — No Comments

周憲:文化研究的新領域——視覺文化(4)

更進一步,由於視覺文化研究超越了具體的學科和大學體制的限制,進入日常生活的層面,成為一種“後學科的努力”;作為一種策略,它更關注靈活的解釋結構,關注個體和群體對視覺事件的反應和理解(註:Shohat, E. & R .Stam," Narrativizing Visual Culture", in N. Mirzoeff, ed., Visual Cultural Reader.London:Routledge,1998,pp.3~4.)。



在西方視覺文化研究中,激進的後現代主義所關注的三個基本問題——性、種族和階級——都貫穿在視覺事件的分析中,形成了對歐洲白人男性中心主義的視覺暴力的抗拒和顛覆。比如,在視覺文化中如何由“良好的眼光”轉向“批判的眼光”,便是一個重要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24, 2020 at 6:30pm — No Comments

周憲:文化研究的新領域——視覺文化(3)

關注視覺性一方面說明現實世界視覺性,或視覺化的支配結構業已形成,另一方面又反映出文化思考的推進。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下,視覺文化研究成為80年代以來的一種景觀,因為我們身處“景觀的社會”(德波)。

 

視覺文化研究——範式與策略

 

也許我們有必要問:為何視覺文化會在這樣的背景下出現?較之於哲學,視覺文化研究提供了什麽新思路?…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24, 2020 at 5:30pm — No Comments

周憲:文化研究的新領域——視覺文化(2)

關注視覺性

從西方思想史角度說,語言對形象的優越始終和理性崇拜密切聯系在一起。將人視為“邏各斯的動物”(亞里士多德),這個界定本身就隱含了某種深義,那就是語言優於形象,話語高於圖形。這種傳統又是和西方一以貫之的“語言中心論”聯系在一起的。當我們以現代性/後現代性二元對立視角來審視這個問題時,一些令人感興趣的歷史線索便赫然呈現於眼前。

後現代“轉向”出現伊始,流行文化興起是助了一臂之力的。伴隨著波普藝術的流行,視覺性和視覺圖像逐漸奪取了文化的“主因”的顯赫位置。從影視到廣告,從雜誌到MTV,從建築到造型藝術,視覺圖像及其“權力”在日常生活中的廣泛滲透,導致了視覺圖像的霸權漸趨形成。…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18, 2020 at 4:51pm — No Comments

周憲:文化研究的新領域——視覺文化(1)

視覺文化研究的興起

 

文化研究近來頗有些聲勢,在西方自世紀初韋伯和齊美爾的社會學,後經法蘭克福學派、英國文化研究,到了80年代已蔚為大觀。文化研究已經超越了學科界限,成為一種跨學科的研究。各個大學相繼開設了文化研究的課程,相關的研究機構雨後春筍般地湧現,成果更是令人矚目。中國自90年代以來,文化研究也煞是熱鬧,承繼80年代的文化熱的餘音,以及西方文化研究的感召,文化研究集中在審美文化、大眾文化和媒介文化等層面上,起步雖晚,聲勢頗為浩大。…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18, 2020 at 4:48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8)

德勒茲和章太炎的差異觀抵抗資本主義



德勒茲在對柏格森的闡釋中,將差異(difference)從確定(determination)那里區分出來。照德勒茲看,黑格爾的辯證法代表一種線性的運動,因為他關於差異的看法是外在於事物本身的,因此不得不同時牽涉著確定(determination)和矛盾(contradiction)。…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15, 2020 at 4:09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7)

慕唯仁教授·對抗黑格爾:章太炎與德勒茲



晚清與黑格爾

 …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59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6)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57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5)

安靖教授:“褶子”的海德格爾起源與德勒茲的形而上學批判

關於德勒茲與海德格爾這兩位二十世紀重要哲學家的關係,Leonard Lawlor在他的Thinking through French Philosophy中做出了如下富有激發性的評論:“與人們的預期不同,德勒茲在《差異與重復》中提到的第一位哲學家並非柏格森、尼采或斯賓諾莎,而是海德格爾。德勒茲所說的‘海德格爾的存在論洞見’——亦即差異必須在不經過任何同一中介的條件下使不同之物相互發生關係——的確全面指引著德勒茲在《差異與重復》中的思考。



因此,我認為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差異與重復》就是德勒茲的《存在與時間》。我甚至認為我們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德勒茲的《差異與重復》在1968年的出版和《存在與時間》在1927年的出版同樣重要。”在《差異與重復》中,德勒茲是在“關於海德格爾的差異哲學的註釋(Note surla…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54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4)

巴洛克哲學家…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52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3)

音符動態簡約分割線

 

邁克爾·達頓教授 

德勒茲的“根莖”和“強度”與中國的關係 

從三個出自《千高原》的詞展開—— 



(1)莠草…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51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2)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49pm — No Comments

德勒茲與褶子(1)

如何理解德勒茲?什麽是德勒茲?

 

德勒茲作為撰寫過文學、電影、音樂和繪畫等眾多藝術領域評論的後現代哲學家,其理論和概念的影響都遠遠超出了哲學領域。“褶子”作為德勒茲重點闡述的概念之一,與他的“根莖”、“差異”、“運動-生成”、“欲望”等詞匯一起構成了其激情的生命哲學。而由新世紀當代藝術基金會主辦、汪民安教授主編的當代藝術評論期刊《褶子》正是受到了這個概念的啟發,將目光聚焦在當代優秀的國際藝術評論以及哲學家撰寫的思考藝術的經典文本,期望對國內藝術評論和藝術創作起到一定的推動作用。 …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October 4, 2020 at 7:47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7)

永恒回歸

偉大的文學是少數文學,總有一種意義深遠的重復,不是表面形式的重復,而是生成的重復。不模仿結果而是重復時間的力量與差異。就像莎士比亞十四行詩的重復,不是復讀莎士比亞所說,而是激發創造原作的力量。  …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September 23, 2020 at 5:26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5)

“少數派政治犯”卡夫卡



“少數文學的第二個特征,是文學的每一件事物都是政治性的。”由於使用語言的少數與解域化,因此已經在現有的社會文化體系種產生了一種“革命”傾向。並且描述的人與物都是具有精神分裂性質的,逃離國家機器和體制的各種規制,而且欲望之間的矛盾沖突是重要主題,人的欲望面對巨大的利維坦的四處奔逃,開拓出一條“逃逸線”。…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August 26, 2020 at 7:00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3)

而“多數”更多指的是一種已成型的。德勒茲將多數主義看成是一種標準或規範,多數就意味著一種統治的狀態,具有主導性。多數主義模式將對立呈現為業已給定的東西和建立在優先性和本源性之上的東西。



譬如“人”是多數主義的,有一種普遍性的存在者,而後才有本地化變量:種族、性別與文化。男人相對女人是多數的,那麽女性在少數上就具有生成性質,成為一個創造性的概念,而當女性被歸類於“呵護、照料、被動或憐憫”時,就成為了多數主義的東西,因為這具體指向了一種標準,而那些不能實現標準的人被排除。(這個問題具體可以參看德勒茲思想中的女性主義觀)。

 …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August 10, 2020 at 6:30pm — No Comments

卡夫卡與德勒茲:永恒回歸的少數文學(2)

但是過度的資本流通也帶來了經濟危機,因此無法容忍非理性的無限蔓延,而采用了一種抽象的符號體系將欲望重新納入理性的編碼體系,實現對人的欲望“再編碼”(recode)或“再轄域化”(reterritorialization)。形成經濟的市場化、生活的程序化、政治的官僚化、思維的(理性)邏輯化。無視壓抑欲望的生產性革命性,將其限制在一個極小的範圍內。譬如弗洛伊德的精神分析學從匱乏與滿足的關係上來解釋欲望,以此把人的欲望“俄狄浦斯化”,從而名正言順地要將其限定在(俄狄浦斯式的)家庭範疇(我-父親-母親)里。 …

Continue

Added by 超人偶爾飛 on August 5, 2020 at 6: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