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ssion for Style's Blog (34)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江西民歌

“見笑見笑!”

“呀,彈得真好,我們還以為是在放錄音。”

“你彈的那些曲子好動人,一聽就是中國味道的。我們本來只想在這里坐坐就走的,結果你看,聽著聽著就不想走了,一直坐到現在。”和高一起的一位臺灣女生說。

 

“真的?”聽了她的話,我心裏說不出有多高興。連忙回過頭去招呼我的夥伴:

“喂——你們聽見了沒有?他們居然也喜歡聽咱們的曲子!”…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February 23, 2020 at 9:11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追求中國女孩

“你們中國的女孩子是不是越喜歡,就越對誰表示出冷淡呢?” 

“那可不一定,中國的女孩子也是各式各樣的。” 

“她說她畢了業以後一定要回中國,難道你們都必須回去嗎?”

 

“不能說必須,可是想回去的恐怕不是少數吧。”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21, 2019 at 11:16a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日本語學校

一般說來,日語基礎差的自費留學生初到日本都得先專門進修一段時間的日語。在日本各地,為外國人提供這種學習條件的日語學校數量相當不少。我到日本的第一年就是在東京拓殖大學附設的日本語學校學習日語的。這所學校在同類學校中雖不能說首屈一指,卻也堪稱名列前茅。它有五十多名教師和幾百名來自世界各地的學生。學校根據學生的不同需要開設了各種教學課程。以程度劃分,有初,中,高級班;以學習期間劃分,有三個月一期的,也有六個月一期的;設有日間班,夜間班等等。

進入這個學校感覺最新奇的是,學生的所在學習班級並不固定,而是根據每次考試的成績不斷加以調整。成績好的不斷提上去,成績壞的不斷刷不來,一次又一次地循環。剛進日語學校的頭一天就是一場考試,根據程度編班。我最初是被編在B班(A班為程度最低),後來經過一場又一場的考試,漸漸由B班升到C班,D班………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56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嘴饞

到味道園做打工以前的日子是我覺得最難熬的一段。日語學校的課每天都是下午4點結束。我卻害怕下課,害怕回家。我怕在那四處散發著寒氣的幽暗屋子里幾個小時眼巴巴地等待川崎回家,我怕在那寂靜得如同墳墓般的空屋子里聽窗外嗚嗚嘶叫的風聲。

那時,時間過得是多麼慢,慢得叫人簡直受不了。紅光閃閃的煤氣取暖器幾乎不能給這座日本舊式木板屋帶來多少暖意。呆呆地蜷縮在沙發上的我,只有一遍又一遍無可奈何地咀嚼著寒冷,饑餓,寂寞的苦味。活像安徒生筆下那個賣火柴的小女孩,我閉上眼,眼前一會兒是北京那燒著暖氣的溫暖如春的家,一會兒是朗聲大笑的父親,日夜操勞的母親,一會兒又是大盤大碗香噴噴熱騰騰的餃子,燉雞,涮羊肉……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55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籬下

身居海外的人常愛用“寄人籬下”這個詞來概括自己的生活感受。到日本以後,我多少也算是領略了一些“籬下”的滋味。這種滋味說透了,其實就是感覺受到某種無形桎梏的不自由的困苦。所謂“桎梏”,有時可能來自人為,但也常常來自另一個國家,民族的另一種截然不同的思想方法或社會習俗。

別看中國和日本僅僅一水之隔,坐上飛機用不了兩三個小時,可在思想觀念,生活習慣上卻天差地別般地不同。

比方說“吃”,中國人是講究實惠,首先從好吃,從增進食欲出發。而日本人則是營養價值第一,好吃不好吃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一頓飯(早、中晚飯還各不相同)要向身體里輸送多少維生素,蛋白質,熱量……。為此,他們不但雞蛋,牛奶,魚,蔬菜全都生著吃,而且把水果看得比飯更重要。…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54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天堂不比洪湖美

“聽說松下君下個月就辭工不幹了,是嗎?”我問。“他馬上就要大學畢業,該正式工作了。還有山本君也要走。他母親病重,他得回鄉下去。”

松下,山本都是烹飪的主力。他們一走,店里的工作,尤其是店長更要忙得四腳朝天了。我甚至可憐起店長來。

“那店里的工作怎麽辦呢?”

 

“沒關係!”他反倒滿不在乎:“只要咱們每個人再加一把勁兒!”

“如果再有人要走呢?要是店里的打工的人都走光了呢?”我故意把情況說得嚴重。…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53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店長

松下面還在唱著,不喊著。我覺得很煩,真想找個什麽地方清靜清靜,正巧店長過來了:

“在你旁邊坐一坐,可以嗎?”

“歡迎歡迎!”我連忙旁邊挪挪,給他騰也個地方來。老板這時已經轉移到別處跟人交談去了。我早就想跟店長聊聊,可平時總礙著上下級的身份,以及緊張的工作。今天他摘掉了“店長”的牌牌,穿上了漂亮的藍毛衣,成了一個“普通人”,我和他“平等”了。還沒等他開口,我就來了個先發制人:

 

“店長,你每天這麽幹,不累嗎?”店長每天都是不間歇地幹十三四個小時(從下面午四點到淩晨五六點),一個月只有三天休息。我覺得他太辛苦了。…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49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女性美

現在輪到山川君唱了。山川君今年二十二歲,在一個麵包公司工作,我們當中唯有他不是學生。他為了多賺一點外快,每天晚上來打工。這個人極老實。老實到了接近“笨”,接近“可憐巴巴”的程度。他眼睛小,鼻子小,腦袋也很小,別人戴著都挺合適的工作帽到了他頭腦上——仿佛成心欺負他似的,總是連眉毛帶眼睛都罩住。他幹起活來特別慢,板是板,眼是眼。人家三下五除二就幹了的事,到了他手里非費上好一番功夫不可。為此整天挨主任的訓,挨同伴的埋怨,往往滿頭大汗地完成了一件工作後接著就吃一頓批評。可他從不會生氣,也從不跟人記仇,任憑怎麽挨,幹起活來照就還是他那個板他那個眼。…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46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生日

還有一件事令我難以忘懷。正好是我過生日那天,我去上班。一走進更衣室我就楞住了:更衣室黑板上竟然寫滿了祝賀我生日的話。正當中一行紅筆寫的大字:“祝小陳生日快樂”,四周是每個人用不同筆體寫的祝辭:

那棱角分明,筆體剛勁的一行字是“熱情開朗的小陳,祝你在日本永不感到寂寞!”落款:店長。

那用流利的英文寫的一行是:“青春永遠屬於你!”落款:高木。

那用中文寫的一行是:“你好,小陳!”落款:山本……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45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喝酒就要唱歌

“多多關照!”高聲的應和與酒杯的撞擊組成一片交響聲。

這是一家典型的日本式小飯館。不但有純粹的日本式菜肴,同時還為想唱歌的客人提供卡拉OK。或許是個習慣吧,日本人一喝酒就要唱歌,似乎只有唱起來才能夠盡興。於是,許多為人們所熟悉,喜愛的民歌,流行歌曲之類就被制成了伴奏音樂形式的磁帶,甚至帶有歌詞,映像的伴奏音樂錄像帶,這轉而又成為一些飯館的服務項目之一。

 

你瞧,幾杯酒下肚,唱歌的欲望就來了。

“怎麽樣,唱一段兒吧!”不知是誰打了頭。…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44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特殊姿態

“我說,關於二樓客人的鞋的問題。”坐在角落里的三城君發言了:“客人多的時候,臺沿下擺不了,我們最好能給放進鞋箱里。不然,連個走路的地方都沒有,常常像踢球似的踢過來踢過去,又礙事又不禮貌。”三城君地東京電機大學物理系三年級學生。

他有著一雙深深凹進去的大眼和一副寬寬厚厚的肩膀。如果說,鈴木具有典型的日本女子的氣質,那麽三城君就是具有日本男子氣質的另一個典型——像一部機器似地百分之百地絕對服從命令。特別是接到店長“令箭”時,那一聲飽滿的“是!”必定伴著“刷”地一個立正,“刷”地六十度鞠躬。簡直就是武士道的活標本。

“還有,咱們的擦手巾有個別洗的不那麽乾淨。”拓殖大學經營系的三年級的山本君說:“這件事是否需要跟洗衣店交涉交涉。”我們店的擦手巾是每天送到某家洗衣店洗的。…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42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

“是啊,二樓確實是個問題。”店長沈吟著。 

“這樣試試看好不好。”穿著筆挺西裝,戴眼鏡的高木君忽然開口了:“星期天,廚房里的各種準備工作——該洗的,該切的,都提前多準備出來一些。這樣,在二樓最緊張的時候,就可以臨時抽出一個人手去幫忙。等高峰過去了,再回到廚房來。”他說話的聲音不大,但字字清晰。他長得像個電影演員——大家全這麽認為——有神的大眼,清秀的眉毛,輪廓分明的鼻子和嘴,方正的前額,以及高大厚實的身板,使他渾身上下透著一股俊氣。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39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

“那麽,我們開始吧。”老板既像是對大家又像是對店長說道,接著從兜里掏出一個筆記本。店長放下正端著的一杯果汁,把胸挺了起來: 

“今天把大家招集起來,是希望聽聽大家對店里工作的意見。‘味道園’搞得好搞不好,靠著在座各位的協助。大家認為我們店還有哪些方面存在問題要改善——服務方面也好,菜肴方面也好,歡迎直接了當,不留情面的提出來。”他用期待的目光掃視著每一個人:“談談吧,請都談一談!” 

片刻的寧靜顯視著二十來個大腦正進行著緊張的思索。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38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開會

“星期三晚上咱們店要開個會,你來參加嗎?” 

開會?沒想到在日本,在味道園又聽到了這個詞。可為什麽要開會,怎麽個開法呢?正因為一無所知,反倒引起了我的好奇。 

“行呀,我參加。”

 

“地點就在車站左邊那個叫‘白十字’的咖啡館。6點半,準時!”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9, 2019 at 6:36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國際交流”

作為飯店的服務員,與各種各樣的來客交談是常有的事。尤其我胸前那塊姓名牌明明白白標誌著我是個“老外“,於是更引得客人們喜歡我拉話。

“你不是日本人?”

“是的。我是中國人。”

 

“哦,是從臺灣來的還是從香港來的?”

“都不是,是從北京來的。”…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17, 2019 at 2:21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口頭禪

“一號桌的菜,(請送去)勞駕了!”

“這只玻璃杯(請洗一洗)麻煩你了!”

“二號桌子(還沒來得及擦)拜托你了!”



包括店長開口閉口也同樣是“對不起,勞駕拜托”之類。

 …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6, 2019 at 11:20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配合

經常,我剛給客人開完菜單回來,別的夥伴早已幫我把客人需要的茶水,酒杯,小碟子準備好擺在托盤上了;客人吃完走了,我去收拾桌子;剛把髒碗,髒盤摞成一摞兒,一個夥伴路過立刻把它們全捎走了;我正擦著桌子,又一個夥伴過來幫我把用過的烤爐拿走,換來一個乾凈的。於是,我也很快地學會了——只要自己的手一空下來立刻去助其他夥伴一臂之力。 

然而,僅僅在動作上的配合不夠,還必須在聲音上互相呼應。當誰一喊道:“歡迎光臨!”或“謝謝!”時,其他所有人都要馬上高聲配合道:“歡迎您光臨”,“謝謝”,就像一聲領唱引出的齊聲合唱。同樣,當廚房外邊的人把開好的菜單,或收拾回來的髒碗盤送到廚房窗口時,一定要高聲對里面招呼道:“勞駕,拜托你們了!”里面的人一定會齊聲回答:“是。”……這種一呼百應,有唱有和的工作配合,是當作一項嚴肅的原則來看待的。…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December 5, 2019 at 3:35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討厭的傢伙”

來吃飯的客人,不論貧富,絕大多數我都是喜歡的。為他們服務,與他們交往,常常是愉快的。可也有我不喜歡的,盡管只是個別。就拿那麽幾個“討厭的傢伙”來說吧——



……他們上樓來了。擦得錚光瓦亮的高統皮靴踩著樓板“吱嘎吱嘎”作響。我猛一擡頭四五個漢子,一式的光頭,一式的仁丹鬍子,一式的黑漆漆硬挺挺的呢制服,一式的白得晃眼的襯衫領。一張張臉不僅沒有絲毫笑容,而且像一堵冰冷的墻一樣完全沒有表情。

我請他們點菜。肅靜了足有一分鐘之後,一個人開口了——全然不使用也沒有任何客氣話。一個字一個字都是從牙縫里擠出來的,臉上的肌肉紋絲不動,目光像兩道鋒利的冷箭。…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November 28, 2019 at 7:38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形形色色的顧客

看使你不承認如此,也必須對客人表示歉意,讓這種意思通過道歉傳達出來。在味道園,我覺得每天工作中用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對不起”。開口閉口,即便與我八桿也打不著的,也要說聲“對不起”。至於說到向客人賠償損失,那也是常有的事。比方說,一個菜,如果客人提出不好吃,那麽不僅立刻要給他重新做一份,同時還得賠上一連串的“對不起”。

有一次,一個客人從他的菜里挑出了一個小蟲子,我們頓時如臨大敵,不僅重新做了一份菜,而且他這頓飯的全部費用——一共八千日元——一個子了不要,算白送他。臨了還得一句又一句地道歉。還有一次,我給客人上湯時,把湯灑在了客人的毛衣上。於是店長立刻把客人的毛衣送到洗衣店去洗,洗好後又親自送到他家里。…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November 28, 2019 at 7:34pm — No Comments

小草《日本留學一千天》日本服務觀念

偷眼一看鐘,竟還不到8點。怎麽忙了這麽老半天,還不到8點!地球為什麽轉得這麽慢——我簡直憤怒了!還要挨三個小時才能到10點半。三個小時在這里實在比三年還顯得漫長,遙遙無期。三個小時,這意味著:我還要迎接多少批客人,還要端上端下走馬燈似地來回轉多少個圈兒,還要洗多少個玻璃杯,開多少個啤酒瓶,收拾多少次桌子……

掙錢——這就叫“掙”錢。談何容易!這是用自己的身體——從大腦的每一根神經到全身的每一條肌肉去拼來的,是緊咬著牙關一分一秒地拼來的。

瞧我們這些自費留學生:不光白天要為學習而奮斗,而且晚上還要為掙錢而拼命。學習與生活兩副重擔一並壓在肩頭。不上學吧,你求的是什麽學?不幹活吧,學費,生活費全打哪兒來?我真羨慕那些公費留學生,他們可以一門心思去鉆研學問而不必為生活發愁。…

Continue

Added by Passion for Style on November 28, 2019 at 7:30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