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s Blog (167)

紀伯倫《光與靜默》二十二·你們有你們的思想,我有我的思想

  我們都是窮人,除了生命別無餘財。我們都是求乞者,除了生命別無可獻。



  你們有你們的思想;你們的思想本是一株大樹,根插傳統土地,枝靠慣性生長。我有我的思想;我的思想原是一片烏雲,飄移在天空,之後化作雨滴降下,匯成小溪流入大海,然後又化作霧升上雲天。



  你們有你們的思想;你們的思想本是一座堅固高塔,大風吹不動,狂飆摧不垮。我有我的思想;我的思想原是柔韌青草,隨風四下搖擺,以搖擺尋歡取樂。



  你們有你們的思想;你們的思想本是一種舊學說,不會發生變化。我有我的思想;我的思想原是一種新創造,我每早晚都在篩它,它也在篩我。



  你們有你們的思想,我有我的思想。



  你們想讓你們的強者打倒你們的弱者,讓你們的足智多謀計算你們的天真無邪者。我則想用我的犁杖耕地,用我的鐮刀收割,用石頭和泥土建房,用毛或麻織衣。



  你們想讓體面與財富聯姻,而我卻想依靠自己。



  你們想奮力追求聲譽、美名,而我卻想把聲譽和美名當作兩粒沙子拋在永恒海岸邊。…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anuary 5, 2022 at 12: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二十一·致美籍敘利亞青年

  我相信你們,相信你們的命運。



  我相信你們為這種新文明做出了貢獻。



  我相信你們從你們的父輩那裏繼承了舊夢、歌和語言,你們完全可以將之作為在美國的知恩的禮物豪邁地加以描述。



  我相信你們能對這個偉大國家的奠基人說:「看哪,我是一個青年,一棵從黎巴嫩丘陵連根拔起的樹苗,但我的根深深紮在這裏;我將成為一棵碩果累累的大樹。」



  我相信你們能對易卜拉罕姆說:「當你說話時,拿撒勒的耶穌觸摸你的嘴唇;當你寫字時,耶穌會握住你的手;我將擁護你說的一切話和寫的所有文章。」



  我相信你們能對易姆遜、惠特曼和傑姆斯說:「我的血管裏流著詩人和賢哲的血。我願意來你們這裏取經,但決不兩手空空而來。」



  我相信你們的父輩為獲得財富而來到這塊土地之時,你們已經出生在這裏,以便用智慧和勞作淘金。



  我相信你們能夠成為良好公民。



  怎樣做良好的公民呢?…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anuary 3, 2022 at 12: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二十·我愛極端主義者

  我愛極端主義者。



  我愛能夠下到生活的低谷和登上生活高峰的人們。



  我愛那些全身心傾向孤獨、決不在兩種相反事物之間停留的人們。



  我愛充滿堅定希望的心神,我愛天性不接受拼裝、內核不容分裂的樸素靈魂。



  我愛極端分子,他們熱情奔放,強烈愛好的火炬熾烈燃燒;他們的心總在劇烈地跳動,屈從於自己的情感;他們避開原則的鬥爭而進入個人法規,脫離思想的混合而轉入單純的原始思想,那原始思想帶著他們上升到雲彩之上,又降到大海之底。



  我考驗過溫和主義者們,用秤稱過他們的目標,用尺量過他們到達的地方,發現他們是膽小鬼,害怕真理如同害怕國王,害怕虛妄如同害怕魔鬼。於是,他們求助於既無益又無害的中間法規保護,沿著明路走去,那條明路把他們引向既無向導,又不會迷途的荒蕪沙漠,既遠離幸福,又遠離貧困。…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January 1, 2022 at 12: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九·致敘利亞兄弟

敘利亞兄弟: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你是敘利亞人,對著永恒世界說著一句話的國家,已對我低聲說出另外一句話。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孕育你的國家生下了我;孕育發自於你內心深處的第一聲吶喊的宇宙,也孕育了由我的內心生下來的第一聲吶喊。

 

你是我的兄弟,因為你是我的一面鏡子。每當我看到你的面孔,我便看到了我自己的一切:我內心里的堅強與懦弱、協調與混亂、沈睡與蘇醒。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8, 2021 at 10:32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八·你們留在美國吧

你做何選擇?你是留在工資待遇優厚,充分享受機會、幸福、美食和自由的獨立國家美國呢,還是返回你的工廠凋零、債臺高築、工資微薄、食物缺乏、稅種繁多的你那滿目瘡痍的國家呢?為了人道主義的福利,你們還是留在美國吧! 

請你們站住——每一個男人或女子,都想返回祖國——且慢,好好思考一下你們的行動吧!人道主義決定你們現在要留在美國,從事你們力所能及的工作,以便幫助你們的古老祖國在美國得到必不可少的東西。 

難道你們不知道祖國在呼喊你們幫助她,使饑者得食,令裸者著衣!因為美國是唯一沒有被戰爭破壞的國家,而且有足夠能力幫助你們的國家,防止廢墟進一步增加。…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7, 2021 at 7:46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七·上帝在暴風中

東方人天生喜歡生活的細膩外表,討厭粗糙,就連事實在內;厭惡堅硬,哪怕是真理。因此,你會看到東方人觸摸輕柔、言談平穩、話語綿軟、待人和氣,雖然你會感覺到所有這些光滑、柔軟的面紗後面不乏性格的粗魯、思想的沙粒、原則和目的的生硬。 

在上帝的每一塊土地上,你都會發現社會批評家有著崇高的文學地位。至於在東方,批評則是一門不為人知的藝術。即使有一些人能夠將醋與酒區分開來,但他們卻不被人知,原因在於無論是文學批評還是社會批評,均發自思想的正直;而正直之中存在著冷酷無情;在懷著細柔美夢和晚香玉般的東方人看來,冷酷無情是可憎可惡的。 

在東方,君王是上帝留在大地上的影子。在東方,長官是國家的憲法。在東方,主教是閃光的星辰。至於撰寫支離破碎的賀詞和悼詞的愚笨反動家夥,那則是天生精力旺盛的詩人。…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7, 2021 at 7:43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六·紀伯倫的話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六·紀伯倫的話

敘利亞兄弟,請聽我說。我心里有話,想把它發送到你的心中。來呀,讓我們交談一分鐘吧!就讓我們的話毫無客套之詞——沒有客套的話益於相互了解——兄弟之間的相互了解是太陽光下最高尚的事情。 

你像我一樣知道,你的數以千計的同胞已被餓死。就在我說你聽到的時刻,你的和我的數以千計的同胞正因饑餓而掙扎。 

安拉有意,困難消隱,條條大道在我們面前展開,我們能夠寄金錢和食品給他們。…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7, 2021 at 7:38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四·艾卜·努瓦斯

伊瑪目沙菲儀說:「若非艾卜·努瓦斯荒淫,我定拜他為師。」 

艾卜·努瓦斯是叛變巨人之一,又是一位思想英雄,也是一位空前的自由英雄。那些自由英雄們生在一個得不到人們應有評價的環境中,忍受著虐待,仍努力奮鬥,爭取將思想的火炬從專制與不義的桎梏下解救出來,並因之喪命;但是,他們自由的天賦本能之果並未消亡。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7, 2021 at 7:29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五·存在的良心

當一種災難降臨到某一民族頭上時,人們心靈中的堅強與懦弱、積極與消極、慷慨與吝嗇就清清楚楚顯示出來。 

一場史無前例的巨大災難,已經降臨到敘利亞人頭上。如今,他們站立在災難面前,每個人臉上的表情足以顯示其內心里的目的、傾向與願望。 

假若我們當中沒有人能夠看出寫在那些面孔上的東西,那麽,他應該知道這些可見物的後面有一隻眼睛,任何一個字母也閃不過它,它也不會忽視任何一個字母。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6, 2021 at 7:00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三·掘墓人與活著的人

  我不要求我的老朋友幫助我掘墓,因為我不想讓任何人做力不能及的事情。
 
  我知道他們的心靈拒絕扛鐵鍬,他們那靈敏的鼻子討厭腐屍散發出的臭味。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6, 2021 at 7:00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二·掘墓人與燒香人

  敘利亞人啊,來呀,讓我們為我們的心神建造一尊象牙鑲金像吧!因為我們的心神在太陽面前建立了許多功業。
 
  來呀,讓我們在我們的靈魂面前頂禮膜拜!因為我們的靈魂所到之處已經到了神王寶座。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5, 2021 at 6:30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一·安德羅瑪克

  昨天,幾位朋友對我說:「今晚和我們一道去看由一群女性和桃金娘式的美麗小姐表演的阿拉伯故事吧!」
 
  「什麽故事?」我問。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4, 2021 at 6:30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十·我愛我的國家

我愛我的國家,其愛有一千隻眼睛在看,有一千隻耳朵在聽。

我愛我的國家,雖然她多病;我愛我的國民,雖然他們屢遭不幸。假若不是我的國家有病在身,我的國民神魂受損,我便不會信守誓言,也不會日夜將我的國家和國民掛在心間。

 

我愛我的國家,心明眼亮;愛若失明,會化為愚昧;愛中的愚昧既傷害愛者,也欺騙被愛者。 

我愛我的國民,神清志醒;愛中的清醒,既不穿紗織之衣,亦不著用贊美所做之裝。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23, 2021 at 9:01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九·艾卜阿拉·邁阿里 (下)

這就是艾卜·阿拉·邁阿里。 

天命把邁阿里賜予我們,並使他的輝煌成了留給我們的遺產,正需要有一個人能引以自豪的我們,應該開發利用這種輝煌,並且教育後來人如何利用、開發它。我們應該對我們的子孫後代盡初步的義務,即在我們為他們建造的房舍里,為艾卜·阿拉·邁阿里豎立一座巨大塑像,供我們的子孫瞻仰、遮蔭、朝拜,以便日後與那些以莎士比亞、但丁、彌爾頓和瓊斯而自豪者的子孫相遇時,他們也一樣為自己的先人感到豪邁。 



敘利亞人哪,因此,我要求你們和我一道分享執行這一計劃的光榮。我要求你們每一個人,無論男女,我要求工人、文人、商人和記者,要求每一個自愛自重的人,幫助我償還這筆生命給我們帶來的不得不償還的債務。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18, 2021 at 10:30p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和平感染》

一枝開花的樹枝同它鄰近的丫枝說:"這是沈悶而空虛的一天。"那鄰近的丫枝答道:"這日子確實是空虛而又沈悶。"
 
此刻有一麻雀躲到一枝丫枝上來了,接著又有一躲到鄰近的一枝上。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December 3, 2021 at 8: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八·艾卜阿拉·邁阿里 (上)

艾卜·阿拉·邁阿里時代已過去一千年,然而艾卜·阿拉仍然伴著人類思想的生活而活著,依舊隨著絕對精神的存在而存在著。 

艾卜·阿拉·邁阿里被遮在一千層面紗之後,本無需手握尺度的贊揚與尊崇。我們無論怎樣行事,在他擺脫了生活的虐待和肉體的昏暗十個世紀之後,我們也無法給他以榮譽。不過,我們卻能夠把他的大名作為凈化我們靈魂的中介,把他的高尚品格當作提高我們道德的學府,用他那不朽靈魂建造我們的精神殿堂。當我們為他慶賀節日時,我們會像一群饑餓的孩子,圍坐在美食佳釀的餐桌四周。當我們因想起他而受到鼓舞引吭高歌時,我們會像夜間受驚嚇的人們一樣,立即起身握住寶劍和長矛——東方能找到比艾卜·阿拉的名字更鋒利的寶劍,或比他的存在更堅韌的長矛嗎?在敘利亞出現過比艾卜·邁阿里的思想更聰慧的思想嗎?邁阿里的靈魂叛逆之前,在伊斯蘭教或基督教中出現過叛逆歷代幻夢和傳統的靈魂嗎?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6, 2021 at 10:18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七·生命多麽慷慨

生命多麽慷慨,生命的贈禮多麽華美! 

大地何其大方,大地的手掌何其寬廣! 

可是,我是多麽無力取拿、接納! 

面對生命的湧泉,我的水罐顯得多麽微小! 

面對大地的寶庫,我的提包顯得何其狹窄! 

但期我有一千只手,伸將過去,抓取滿把,然後騰空,再次抓滿把,替代那只隱藏在衣褶裏巍巍顫抖的手!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5, 2021 at 10: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六·雪杉青年

——獻給完美靈魂哈納·達希爾 

雪杉青年已經死去,雪杉的兒女們,快來吧,讓我們把他安放在用月桂樹葉和玫瑰花做成的靈床上,擡著他遍遊山谷和坡地吧! 

大山青年已經死去,讓我們把他父親的寶劍給他佩帶上,用他祖父的旗幟做他的殮衣,把他安葬在巨人埋葬他們的英雄的地方。 

騎士之子已經死去,快給他的馬韝上鞍,掛上銀鎖鏈,讓它跟在靈床後;騎士之子聽到馬的嘶鳴聲會感到親切,馬蹄的節奏會使他感到欣喜。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5, 2021 at 10: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五·里·達·陶菲格貝克

假若天命要對抗一個民族,便會使其先哲們處於其愚昧的憐憫之下。 

先人們說:「天命是一種隱蔽的盲目強大思想,漫遊在大地的東方和西方。」如果這種說法正確無誤,那麽,我要說,這種思想在同所有的民族開玩笑,但它在譏笑奧斯曼人,有時耍笑人民,卻常常戲弄土耳其人。 

幾周前,奧斯曼哲學家裏達·陶菲格貝克在伊斯坦布爾的公眾集會上發表演說,結果剛剛離開講臺,就被判監禁二十五天。那是因為他想說話時和在說話想讓人們去思考之前,沒有得到政府的許可。 

兩周前,裏達·陶菲格獲釋,去了庫勒曼城。當他談到目前的選舉時,立即遭到十五個土耳其流氓攻擊,他們把他打得頭破血流。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5, 2021 at 10:00am — No Comments

紀伯倫《光與靜默》二·人分四類

人分四類:第一類人,你一見他便會害怕他;第二類人,你不會怕他,說不定初見之時,還以為他是個弱者。但暫短相處之後,你會認為他是個強者,說不定會被迫怕他;第三類人,你一見他便會怕他,但暫短或長期相處之後,懼意便會從你心靈中消失,說不定會使他感到害怕;第四類人,你一見他便認為他是個弱者,你會使他常常懼怕你。 

你始終害怕的第一類人,那是靈與肉俱偉大之人,而且靈魂的偉大與天資聰慧、心力強大緊緊結合在一起,肉體的偉大與機敏的外貌緊緊結合在一起,也就是說其性格全部表露在他的兩眼裏和面容上。 

這類莊重嚴肅之人以意誌堅定、莊嚴可怕、機靈警覺、思想敏銳為特點,對事事關心,不乏正確見解。仿佛力量和智慧集之一身,如果你不是他的對手,他便立刻狠撲向你,把你當作弱者,使你不得不怕他。 …

Continue

Added by Copil on November 4, 2021 at 9:30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