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Hérétique'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突然突闕起來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風華正茂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 客家 庫
  • Easy Tre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Hérétiqu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érétique's Page

Latest Activit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沙灘上的貝殼

我的耳朵像貝殼,時常懷念著海的聲音。這不知是法國哪一位現代詩人的兩句斷句,我忘記了他的名字。我很喜歡這兩句詩,每見了孩子們從沙灘上擡回來的貝殼,就不禁要想起這樣的詩。而事實上也是,你如將貝殼貼近耳朵上去聽,由於外面的聲響傳到空貝殼裡所引起的回聲,使你覺得裡面好像還殘留著海濤的澎湃和風的呼嘯聲。於是就挑動詩人的幻想,認為雖然早已海枯石爛,久經滄桑,但是放在案頭上的空貝殼,只要你拿起來側耳去傾聽,裡面仍始終殘留著海的聲音。夏天到海灘上去拾貝殼,可說是遊水以外的最有趣的娛樂。這種娛樂對於成人和孩子是一樣的適宜。香港本是一個搜集貝殼的理想地點。只是開闢已久和遊客大多的沙灘,如淺水灣等處,已經不容易找到完整的和新奇少見的種類。有搜集貝殼癖的人,是該向較冷僻的以及離島的沙灘上去搜尋的。不僅香港的海濱有多少種貝類,無法數得清,就是世上的貝類共有多少種,也沒有正確的統計。從前志秉先生曾寫過幾篇研究香港貝殼的文章,發表在《香港自然學家》季刊上,一共著錄了八十種。他的資料都是從香港島、九龍以及長洲、舶寮洲等處搜集來的。文章並不曾寫完,後來不知怎樣竟沒有繼續寫下去了。「貝類」本來都是活的軟體動物,但我們在沙…See More
Fri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蠟嘴·竊脂

這是兩種有趣的籠鳥,因為它們性情乖巧,容易馴熟,所以獲得玩鳥者的歡迎。兩種鳥得名的由來,都因為它們那一張又大又厚重的嘴,閃閃有光澤,像是一層蠟,因此黃嘴的一種便名為蠟嘴,紅嘴的一種則名為竊脂。後一種的名字很香艷,說它偷吃了胭脂,所以留下了一張紅嘴。外國人稱它們為爪哇麻雀,因為蘇門答臘和馬來都是它們的原產地。蠟嘴的身材確是有點像普通的麻雀,只是毛色不同。黑頭,紫灰色的背,腹下藕灰色,臉上頰有兩塊白斑,黃嘴的黃腳,粉紅嘴的粉紅腳。香港鳥店裡所賣的粉紅嘴的竊脂,都是從馬來和爪哇輸入的,每年還要大批的經過香港運到中國內地去。這種小鳥雖然為我們中國人所愛玩,但在原產地則很粗賤,它們不折不扣的是爪葉麻雀,在建築物的隙縫或簷下做窠,也像麻雀一樣的成群飛到地上覓食。因為又多又賤,而且時常在有人的地方往來,南洋華僑念佛的老太太,時常大批的買來放生,並禁止孩子們捉來玩,說是會令人讀書不聰明。蠟嘴古名桑扈,江浙和北方人都喜歡養它們。養蠟嘴有時不用籠而用一隻鐵叉。蠟嘴又厚又大的嘴,是最宜於啄食穀類的。養熟了的蠟嘴,可以任它立在鐵叉上,然後將一粒黃豆一類的東西拋在空中,它會飛起來噙住再飛回到架上來。蠟嘴又會銜紙…See More
Nov 1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狐貍

太平山下本來是有很多迷信的。有洋迷信,有中國迷信。尤其是本地人,鬼怪的傳說和迷信更多。香港就有幾間很有名的鬼屋,又有猛鬼橋,筲箕灣的舊炮台也有女鬼迷人。但是奇怪得很,卻不見本地人說起有狐貍精迷人和狐仙的傳說。本來,狐仙作怪的故事,在中國是流傳非常廣的。在舊時,北京和南京的那些古老大屋,十間有九間都是傳說有狐仙的。就是福建人對於狐仙也很迷信:福州人家多數供有「大仙」的牌位,連大聲提起「狐仙」兩字也不敢。但是一到廣東,「狐仙」顯然就失勢了。《聊齋誌異》和《閱微草堂筆記》裡搜羅了那麼多狐貍精故事,卻少有《廣東狐貍》的。因此廣東人就從沒有用「狐貍精」這三個字來罵女人的習慣。廣東的狐貍不成精,連帶香港也沒有狐貍的傳說了,然而這並非說香港沒有狐貍。在香港很少有機會見到狐貍,然而香港確實是有狐貍的。不僅九龍新界一帶有,就是香港的山上也有。北京福州的狐貍,是像老鼠一樣住在人家裡的,你可以在屋脊和神樓上見到它們,但是香港的狐貍卻是住在野外山上的,因此便不容易有機會見到了。香港的狐貍是屬於南中國狐的一種,與福建廈門山上常見的野狐同屬一種,它們的足跡遠及印度南洋。毛色是火紅的,本地人稱為紅狐貍。大的有兩尺長…See More
Nov 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談香港的鴨

春江水暖鴨先知。在江南水鄉,嫩黃的新柳樹下,一群雛鴨在小河上往來嬉水,在河面上晃出一道一道的波紋,這是非常恬靜的江南初春鄉村風景,因此,使得詩人能寫出「春江水暖鴨先知」這樣的富於自然風趣的名句。這樣的情調,在香港的鄉下是很難找得到的。鴨是僅次於雞的主要家禽,但本地人對於鴨似乎不大感到興趣,甚至有許多人對它有反感。不僅做生意的人最不喜歡「吃全鴨」,就是學生哥提起了「吃全鴨」也頭痛。生病的人也忌吃鴨,尤其是患瘡癤等外癥的人,認為鴨肉性毒,吃了能使患處愈加發炎腫脹。就因為這樣,意頭不好(「吃全鴨」是「零分」和一點生意都沒有之意),又沒有雞那樣滋補有益,於是鴨遂被本地人所輕視了。但在外江,鴨是非常普遍而被看重的家禽。不僅送禮饋贈要用成對的活鴨,就在筵席上,全鴨也比全雞更名貴,尤其是北京館子的烤鴨,更是比廣東魚翅更看重的上菜。本地人過年過節,第一是削雞,很少人殺鴨的。只有吃不起雞的人才殺鴨。紹菜扒鴨、八珍鴨一類的菜,總是被認為是次一等的益食家的粗菜。本地街市上所供應的鴨,大都來自廣西梧州,有時南洋暹羅等地也有「番鴨」運來。但香港新界的西貢沙田一帶,養鴨的人也不少。鹹淡水交界的小河和泥灘,充滿了小…See More
Nov 2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行不得也哥哥

鷓鴣是春天的鳥。「行不得也哥哥」,這是我們向來對於鷓鴣鳴聲的形容。仔細聽起來,那聲音確是有一點像是如此。可是香港的外國人,對於春天鷓鴣的鳴聲聽來卻不同,他們說它的鳴聲所喊的是:「Come to the peak Ha…See More
Oct 21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孔子家禽

孔子家禽就是孔雀,這個類似笑話的出典見於《世說》。據說梁國楊氏子,九歲,甚聰慧,孔君平詣其父,父不在,兒出,為設果。果有楊梅,孔指以示兒曰,此是君家果。兒答曰,未聞孔雀是孔子家禽。這位姓孔的客人想用楊梅向楊姓的孩子開玩笑,不料反被孩子用孔雀向他的姓氏幽默了一下,可謂非常機智。不過,據說孔雀的「孔」字系作大字解,因為它是鳥雀之中最巨型者,所以稱為孔雀。那麼,即使真是孔氏家禽,不僅不辱沒孔子,也不致辱沒孔雀。孔雀的美麗在它的尾巴,開起屏來金翠照眼,尤其富麗堂皇。女人很喜歡孔雀向她們開屏,引為榮事,說是同她們比美。其實這舉動若據靄理斯的性心理研究立場看起來,實在是很不敬的。因為只有雄孔雀才有美麗的長尾巴,而它之所謂開屏,實際上只是衝動而已。法國詩人阿坡尼奈爾的《動物詩抄》,其中有一首詠孔雀的,寫得非常妙,我記得魯迅先生曾譯過刊在《譯文》上。大意是說孔雀開屏的樣子很美麗莊嚴,自以為很了不起,可是它忘了這樣做的時候,後面的屁眼已經露在外邊給人看見了。這首詩雖然寫得很刻毒,但是卻無情地嘲笑了許多偽善者的裝模作樣。我覺得實在是一首很好的詠物詩。其實,孔雀身上金翠燦爛的羽毛,在我們人類看來固然覺得很美…See More
Oct 1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百足

香港的百足很可怕,又長又大,它不像中國長江流域和北方的百足那樣,腳細體小。香港的百足已經屬於南方的熱帶種,普通一條大百足總有四五寸長,最長的可以長至八英吋,同一種類在西印度群島和南美洲的,有時可以長至十二寸至十四寸,是比蛇類更令人可怕的一種爬蟲。香港的大百足,背上是青黑色的,烏油油的發光,它的紅黃色的腳上有一層殼,像蟹爪一樣,爬起來索索有聲,這是中國內地百足所沒有的特點,也是更令人可怕的原因之一。百足是晝伏夜出的,尤其是夏季,它最喜歡在夜間爬入屋內來捉蟑螂,這是它的主要食料,也是夏季夜間時常會在屋內發現它的原因。中國北方人呼百足為蜈蚣,蘇滬一帶則稱為百腳。百足和百腳,其意義是一樣的,都是表示它的腳多,這個俗名非常有趣,因為英文呼百足為「Centipede」,這字的語源是拉丁文,它的原義就是「一百隻腳」。另有一種百足的同類,身體較小,生活在潮濕處和泥土中的,爬行得較慢,全身像笛子一樣的紅黑相間,它的腳,比百足更多,英文則呼為「millipede」,它的拉丁文原義則是「一千隻腳」。香港的百足究竟有多少足,這是一個很有趣的問題。其實,一隻長成的大百足,僅有二十二對腳,這還包括尾巴似的最後一對…See More
Aug 2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杜鵑花

凡是愛好花木的人,我勸他們應該抽暇在每年春天到植物公園(俗稱兵頭花園)去欣賞一下盛開中的杜鵑。若是有時間,更不妨到山頂或是新界的青山沙田一帶去走走,因為那一帶的杜鵑花也不少,而且都是野生在山上的。但也不必太心急,盡可選一個最適當的天氣去仔細的飽看一下,因為杜鵑花是很耐開的。在整個三月,它們可以繼續開花,將枝頭點綴得燦爛似錦。香港的杜鵑花共有六種,五種是野生的,另有一種是從廣東輸入的。植物公園所見到的開花最密的一種,就是這種。這種杜鵑花,樹身很矮,開花最密,花色從深紅以至淺紅,隨了地勢高低和水上而定。另有一種是紫色的,花朵比紅色的大,但在香港沒有紅色的一種那麼多。野生的杜鵑,有一種樹身很高,可以高至十五尺至二十餘尺,花朵很小,顏色從淡紫以至白色都有。它們開花較遲,可以維持至四月初旬。在新界的馬鞍山和大嶼山的鳳凰山上面,另有一種白色的野杜鵑,花朵很大,多數生在二千尺以上的高處;有的白色花瓣上還有紅點,最為美麗,這是在較低的地方從來見不到的。杜鵑俗名映山紅,又名山躑躅。香港因了天氣關係,杜鵑的開花比國內略早,往往在農曆正月,香港的杜鵑早已開得如火如荼了。但在福建和浙江,杜鵑則要在春三月杜鵑鳥…See More
Aug 22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白蘭·含笑

從前蘇州的賣花女郎,挽著小竹籃沿街叫賣「梔子花白蘭花」,你若是指著香港的白蘭花樹告訴她說,這就是白蘭花,她一定不肯相信,因為蘇州花園裡的白蘭花,至多僅有二三尺高,人家栽在盆裡的,更只有一尺多高。賣花女郎每天所賣的用細銅絲兩朵穿在一起的白蘭花,就是從這些小樹上摘下來的,所以非常名貴。可是香港的白蘭花,戰前一個銅仙十朵二十朵。就是現在,一毫也可以買到五六朵。一棵丈餘高的白蘭花樹,一年正不知可以不斷的開出幾千朵花哩。在香港市內,最容易見到的一棵大白蘭花樹,是植物公園側門外山坡上的一棵,地點就在鐵崗對上堅道的那條通到公園的斜路旁,就在那個管理交通的燈號的對面。這棵白蘭花樹已經粗得不止合抱,看來簡直有十餘丈高。在夏季開花的時候,因為樹太高了,站在樹下不容易看見枝頭細小的白蘭花,可是那一股幽香就夠你陶醉,尤其是在夜晚,差不多很遠就可以嗅得到。白蘭是熱帶植物,葉子有蠟光,在東南亞一帶都很多見。雲南的白蘭花樹,其高大就不輸於香港。它們被稱為白蘭,是因為白色的花朵有點似建蘭,其實並非蘭科植物。與白蘭花相似的是含笑花。它們也是常綠灌木,普通有四五尺高,有時可以高至二三丈。開花的時候,花販就沿街叫賣,因此,…See More
Aug 1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黃(鹿京)

羌鹿,本地人俗呼為黃(鹿京)。其形頗似獐,只是獐沒有角,而雄黃(鹿京)卻是有角的。(鹿京)是香港所出產的惟一較大而又較多的野獸。歐洲人稱它們為「南中國鹿」或「吠鹿」。它之所以名為吠鹿,是因為那特殊的吠聲。在春季雨天或多霧的夜晚,如果住在香港山頂區或是新界郊外,很容易聽到它的吠聲。黃(鹿京)比一隻普通的家犬略大,全身栗黃色,頭部頸部及腿部的毛色略深,呈棕黑色,腹下較淡,近於白色。雌黃(鹿京)沒有角,雄者頭上有一對小角,長約五六寸,老雄(鹿京)的角在根下有一小叉。雄黃(鹿京)嘴上又有一對獠牙,露出在唇外,像野豬一樣,牙尖上翹,約有兩英吋多長。這是用來挖掘樹根及球根植物用的,因為這些都是它們的主要食料。由於長期的挖掘使用,黃(鹿京)的牙尖多數是鈍的。尤其是老黃(鹿京),有時更折斷了一節。香港島上、新界大陸及大嶼山,都是出產黃(鹿京)的地方,可是為了它們是晝伏夜出的,白天便不容易見得到。它們最喜歡霧,因此在夏天多霧的季節,如果在山上林中散步,便常有機會可以遇見它們。黃(鹿京)的生活習慣和性格都和野豬相似,只是不似野豬那麼兇猛。它們喜歡棲息在峻斜的山坡上和深澗的旁邊,野草愈深愈是它們喜歡的地方。…See More
Aug 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魚蝦蟹鱟的鱟

鱟是海錯,我們若是到新界大埔去旅行,在市墟上便時常可以見到這東西。它的形狀很古怪,若不是生長在濱海地方的,多數叫不出它的名字,有的更從未見過。但在濱海區域則時常可以見得到。中國沿海各地,從江浙以至海南島都有,但最多的是在福建和潮汕一帶的海濱,香港的出產則沒有上述這幾處地方的多。鱟有在春天上岸到淺水處產卵的習慣,這時在沙灘上最容易見得到,它們有時會爬到山坑裡或溝渠口。有一年春天,就有一隻鯊從鵝頸橋的海邊大水渠裡一直爬到了跑馬地,給人拎起尾巴捉住了。鱟的形狀像一隻鐵鏟,從正面看來又像一頂鋼盔,那一條尾巴就恰如一把刺刀,三稜形的尾巴上有尖刺,它能翹起尾巴來鞭人,給它們刷著一下就要流血。它的一切器官都隱藏在鋼盔似的硬殼底下,殼比蟹殼還要堅硬,四周有刺保護得非常周密,香港新界的鄉下人將鱟殼用來車水,或者用作舀水的工具。很多人不曾見過鱟,也不識鱟字。鱟音候,寧波人談到海味,慣說「魚蝦蟹鱟」,許多人都不知道這個「候」字應該怎樣寫,其實就是鱟。廣東人則將這個字讀成「豪」,因此本地人都叫鱟為「豪」。本地人罵女人淫蕩或賣弄風騷,為「發豪」或「豪婆」,這是俗語。他們慣常將這個「豪」字寫成「姣」,「發姣」或「…See More
Jul 2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相思——繡眼

相思是廣東人最喜愛玩的一種籠鳥,他們的眼上像畫眉一樣有一道白圈,不過白圈後面沒有那一條長的白眉,因此一名繡眼,有時又名白眼圈,外國人就稱它們為南中國白眼鳥。但最通行的名字還是相思。相思全身僅有三寸多長,除了眼上的白圈以外,身上上部草綠色,腹下灰白色,跳躍活潑,又善唱歌,所以是極得人愛的一種小鳥。養馴了的相思,不僅會唱,而且不怕人,即使打開了鳥籠,它能夠跳出來停在你的肩上,甚或在屋裡飛幾個圈子,然後又飛回自己的籠內。相思喜歡在小灌木叢以及竹樹上做窠。養相思的人,要買結巢在竹樹上的相思,因為它們比其他的同類更會唱,行家稱它們為「唱大喉」。這種相思比其他的相思價貴,可是鳥店裡人喜歡欺騙顧客,時常拿並非從竹樹上捉來的相思矇混。可是這舉動只能欺騙外行,騙不過內行。據一位玩相恩有經驗的行家告訴我,在竹樹上做窩的相思,一定比其他的相思稍大,而且眼圈上的那一圈白毛也較厚,所以一望就知道。至於小鳥則較難分別,但也有方法,那就是使它立在一根小枝上,突然將小枝轉動,若是在竹樹的案裡孵出來的小鳥,它一定會緊緊的抓住樹枝,決不至跌下來,因為竹樹容易被風吹動,它們早已有了經驗。若是一轉動便從樹枝上跌下來的,就一定…See More
Jul 2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蜘蛛

香港的蜘蛛很多。有一位捨裡夫先生,是英國南安普登大學的動物學教授,發表一篇關於香港蜘蛛的研究。舉列了二十幾種常見的香港蜘蛛的名目。他說這是別人採集了寄給他的,事實上恐怕只是代表香港蜘蛛的極小部分,也許五分之一還不到。因為在香港常見的在人家屋內結網做巢的蜘蛛已經有多種,此外還有在花園花草上結網的,以及做巢在水草上或是草根和地底下的。它們種類各自不同,每一類又包括許多種,所以香港的蜘蛛至少會在一百種以上。在昆蟲裡面,蜘蛛的種類最多最複雜。已經被著錄的已有二萬五千種之多,但是據說這數字距離完備還很遠。它們不僅種類多,而且大小也極懸殊,並且分佈的區域也極廣闊。小種的蜘蛛細如粟米,但是南美洲有一種蜘蛛大如螃蟹,身體竟有三英吋半長。熱帶的森林和草莽中固然最多蜘蛛,但是攀登喜瑪拉雅山的探險隊,他們在將近最高峰珠穆朗瑪峰的二萬五千尺高處,在那亙古不溶的冰雪巖穴中,竟也發現了蜘蛛的蹤跡。它們的繁殖能力既如此高強,這也難怪會衍化成那麼多的種類香港最常見的是一種結網在樹上的黑蜘蛛。這是一種大蜘蛛,雌的有五公分長,但是雄的卻很小,小得可憐。那位研究香港蜘蛛的英國動物學家曾作了一個有趣比喻。他說,一隻這樣的雄蜘…See More
Jul 1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野百合花

百合花在西方被認為是聖潔堅貞的象徵。所羅門的《雅歌》上說,「他的戀人像山谷的百合花,潔白無瑕。」這種被歐洲人所尊重的百合花,乃是從中國移植過去的。尤其是英國人花園中的百合花,被稱為「布隆氏的百合花」的一種,乃是在一百多年前中英通商初期,東印度公司派在廣州的英國商人,在廣州花地看見這種百合花開得可愛,便將它的球根托商船帶回給倫敦的友人。這位友人姓布隆氏,是由他首先將中國的百合在英國種植起來的,因此,後來就稱這種百合花為「布隆氏的百合花」。這種百合花,就是我們在香港常見的那種白色的百合花(百合花也有紫紅色的,法國小說家法郎士就有一部小說題作《紅百合》,但這種花是以白色為貴重)。有盆栽的,也有野生的,香港的野百合花是受著保護花木法令保護的。這條法令是在一九二五年公佈施行,對於十一種香港野花加以保護,禁止採摘或販賣,第五種便是「布隆氏百合花」。香港和新界的山上,現在這種野百合已經很繁殖,這都是不許人隨意亂摘的收穫。在香港方面,扯旗山頂、西高山,都是野百合最多的地方。初夏時候,白色的大花朵從草叢中伸上來,使人老遠就能嗅到它們馥郁的清香。這種野百合花,它們的球根就是我們平日所說的百合,在香港街市上…See More
Jul 10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再談杜鵑鳥

對於杜鵑鳥產卵在別種鳥巢中寄養的怪習慣,我們的大詩人杜甫也早已提到過了。杜甫是四川人,四川又是杜鵑最多和杜鵑傳說發源的地方,難怪詩人觀察得特別真切。他在有名的五古《杜鵑》詩裡說: 西川有杜鵑,東川無杜鵑,涪萬無杜鵑,雲安有杜鵑……杜鵑暮春至,哀哀叫其間……生子百鳥巢,百鳥不敢嗔,仍為□其子,禮若奉至尊…… 不僅杜鵑,就是與杜鵑同類的郭公鳥,古人稱為鳲鳩和布谷鳥的,也有產卵在別的鳥巢中的習慣。它們這樣的偷懶方法也並不是完全盲目無選擇的。它們懂得選擇在食料與自己相類的母鳥巢中來產卵,而且每一巢中僅產一顆或兩顆。有時又將卵產在地上,然後偷空銜入別的鳥巢。它所寄養的那座鳥巢中的其他小雛,一定沒有小杜鵑或小郭公鳥那強壯,所以結果總是逐只被它擠得跌出巢外。就是巢中有兩隻小杜鵑,較弱的一隻也往往遭遇同樣的命運,被較強的一隻擠跌出去。據說小杜鵑這種排擠同類的方法是先天遺傳的。它們懂得先將身體挨近巢中的其他小雛,然後張開沒有毛的肉翅一陣亂抖,這樣就可以將另一隻小鳥擡高起來,從巢邊拋出去。懷特的《塞爾彭自然史》,是英國十八世紀一部有名的科學小品傑作,其中就一再提到杜鵑郭公等的這類怪習慣。他的這本書是書信體…See More
Jul 8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杜鵑鳥的疑案

杜鵑可說是我國一種有名的鳥,有許多關於它有趣的和動人的傳說。僅是它的啼聲已經提供了古今詩人無數歌詠的資料。據說猩紅色的杜鵑花,就是由於杜鵑鳥苦啼不休、嘴裡滴出來的血染紅變成的。許多書上都描寫杜鵑在春天所發出的哀怨啼聲。望帝、杜字、子規,都是它的別名,向來傳說這種鳥是古代一位皇帝的精靈所化,啼聲淒惻,差不多成為中國文藝作品中寄托哀怨鄉恩閨怨一類情緒的象徵。而在實際上,真正聽過杜鵑啼聲的人已經不多,至於親眼見過杜鵑和知道它生活習慣的人則更少。杜鵑雖是一隻有名的鳥,但是什麼鳥才算是「杜鵑」,不要說一般人,就是許多鳥類學家也不很弄得清楚。從前嶺南大學的生物學教授德國人密爾,寫過一篇文章,說一種被稱為「中國大巴八鳥」的野鳥,乃是中國人所稱的杜鵑。這是有一尺多長的烏鴉型的大鳥,黃色的大嘴,頭背青黑色,腹下黃綠色,尾下橙紅色。他說,這種鳥在廣東羅浮山鼎湖山很多,啼聲鳴鳴,徹夜不停,下雨的天氣啼得更起勁。他說這就是中國人所說的杜鵑。向來喜歡研究香港自然的大學堂的香樂思教授,也附和密爾的意見。在他的《香港的鳥類》小冊子裡,註明說中國大巴八鳥就是杜鵑。說它們在薄扶林和新界的林村谷一帶做巢。香港的植物公園大…See More
Jul 5

Hérétique's Blog

葉靈鳳·孔子家禽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11:07pm 0 Comments

孔子家禽就是孔雀,這個類似笑話的出典見於《世說》。據說梁國楊氏子,九歲,甚聰慧,孔君平詣其父,父不在,兒出,為設果。果有楊梅,孔指以示兒曰,此是君家果。兒答曰,未聞孔雀是孔子家禽。

這位姓孔的客人想用楊梅向楊姓的孩子開玩笑,不料反被孩子用孔雀向他的姓氏幽默了一下,可謂非常機智。不過,據說孔雀的「孔」字系作大字解,因為它是鳥雀之中最巨型者,所以稱為孔雀。那麼,即使真是孔氏家禽,不僅不辱沒孔子,也不致辱沒孔雀。

孔雀的美麗在它的尾巴,開起屏來金翠照眼,尤其富麗堂皇。女人很喜歡孔雀向她們開屏,引為榮事,說是同她們比美。其實這舉動若據靄理斯的性心理研究立場看起來,實在是很不敬的。因為只有雄孔雀才有美麗的長尾巴,而它之所謂開屏,實際上只是衝動而已。…

Continue

葉靈鳳·行不得也哥哥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11:06pm 0 Comments

鷓鴣是春天的鳥。

「行不得也哥哥」,這是我們向來對於鷓鴣鳴聲的形容。仔細聽起來,那聲音確是有一點像是如此。可是香港的外國人,對於春天鷓鴣的鳴聲聽來卻不同,他們說它的鳴聲所喊的是:「Come to the peak Ha Ha.」(上到山頂來,哈哈)。…

Continue

葉靈鳳·沙灘上的貝殼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10:22pm 0 Comments

我的耳朵像貝殼,時常懷念著海的聲音。

這不知是法國哪一位現代詩人的兩句斷句,我忘記了他的名字。我很喜歡這兩句詩,每見了孩子們從沙灘上擡回來的貝殼,就不禁要想起這樣的詩。而事實上也是,你如將貝殼貼近耳朵上去聽,由於外面的聲響傳到空貝殼裡所引起的回聲,使你覺得裡面好像還殘留著海濤的澎湃和風的呼嘯聲。於是就挑動詩人的幻想,認為雖然早已海枯石爛,久經滄桑,但是放在案頭上的空貝殼,只要你拿起來側耳去傾聽,裡面仍始終殘留著海的聲音。

夏天到海灘上去拾貝殼,可說是遊水以外的最有趣的娛樂。這種娛樂對於成人和孩子是一樣的適宜。香港本是一個搜集貝殼的理想地點。只是開闢已久和遊客大多的沙灘,如淺水灣等處,已經不容易找到完整的和新奇少見的種類。有搜集貝殼癖的人,是該向較冷僻的以及離島的沙灘上去搜尋的。…

Continue

葉靈鳳·蠟嘴·竊脂

Posted on June 3, 2017 at 10:16pm 0 Comments

這是兩種有趣的籠鳥,因為它們性情乖巧,容易馴熟,所以獲得玩鳥者的歡迎。兩種鳥得名的由來,都因為它們那一張又大又厚重的嘴,閃閃有光澤,像是一層蠟,因此黃嘴的一種便名為蠟嘴,紅嘴的一種則名為竊脂。後一種的名字很香艷,說它偷吃了胭脂,所以留下了一張紅嘴。外國人稱它們為爪哇麻雀,因為蘇門答臘和馬來都是它們的原產地。

蠟嘴的身材確是有點像普通的麻雀,只是毛色不同。黑頭,紫灰色的背,腹下藕灰色,臉上頰有兩塊白斑,黃嘴的黃腳,粉紅嘴的粉紅腳。…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