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érétique
  • Male
  • Beijing
  • China, mainland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Hérétique's Friends

  • Syota ElNido
  • 突然突闕起來
  • Qyzylorda
  • 中砂礁群
  • 馬厩 儺淄
  • Uta no kabe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風華正茂
  • 垂釣 尼亞河
  • Khalak Khalayak
  • 客家 庫
  • Easy Tre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Hérétiqu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Hérétique's Page

Latest Activit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四月的花與鳥

對於自然的愛好者,香港的四月是一個可喜的月份。基督教徒的復活節是排在四月的。對於愛好自然的人,四月裡復活的不僅是「神」,隨著春天的甦醒,整個大自然都從冬眠中復活了。從北方和南方到香港來過夏天的鳥類,現在都開始一個一個的來了。還有從南方回到北方去的候鳥,它們路過香港時,大都要在新界一帶停留幾天,整理羽毛,休養體力,然後再繼續北上。新界的樹林和田野,富於果實嫩苗和小蟲魚介,自能供給它們豐富的食料,從不向它們要入境證,也不向它們索取過鏡稅。在這個月內,香港有好幾種有名的花樹都開始開花。蛇、蜥蜴、青蛙和其他許多爬蟲,從這個月份起,也應有盡有的一起四出活動了。桐油本是中國的特產,現在正是桐樹開花的時候。好多年以前,港英當局曾有在新界山上試種桐林的計劃,苗圃就在將近沙田的公路兩旁,這是從廣西移植來的樹苗,因此我們現在鳳凰木。在我住處的近旁,本來有一棵高大的影樹,每逢夏初開花的時候,乘船從海中望上來,遠遠的也能望見樹頂上的那一片紅花。我坐在窗前,落花有時會從半空一直飛墮到我的案上。去年那塊空地為要建新屋,這棵大影樹便被人七手八腳的鋸倒了。連帶我至今對那一帶新屋也沒有好感。從這個月開始,香港可以有機會…See More
yester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藍鵲——香港最美麗的野鳥

藍鵲,一名山鵲,這是香港出產的最美麗的一種野鳥,俗名長尾升。我找不出在《爾雅》之類的中國書上該叫作什麼名字。有人說該叫「鸒」,但這是山雀而不是山鵲,而且身體很小,所以決不是它。又有人說該叫「鸒」,即《爾雅》上所說的「卑居」。這雖是烏鴉屬,多少有一點近似,但是沒有那美麗的長尾、巴。中國舊時的讀書人雖注重格物,但關於鳥獸蟲魚之名,就一直是這樣弄得人一頭霧水。藍鵲不愧是香港出產的最美麗的野鳥。它的身體很大,長至二十三英吋至二十五英吋,另外還有一根可以長至十五英吋的尾巴。它的嘴和腳爪是朱紅色的。頭上黑帶寶藍色,頭頂上是帶紫的珠灰色,胸前黑色,背上是紫灰,雙翅是明亮的寶藍色,長長的尾羽黯藍色,在尖端上還鑲著白邊。這種鳥喜歡成群結隊的飛,時常十餘隻在一起,它們不喜歡干地,因此,只有到香港半山區以上的山上才有機會可以見得到。藍鵲性情愛活動,群居在一起時便互相追逐遊戲。它們飛行的姿勢是滑翔式的,翅膀不輕易拍動,因此,在山上的大榕樹上或是山坡的松林頂上,見到一大群藍鵲拖著長尾巴忽上忽下這樣的滑翔飛行時,實在是一種眼福。藍鵲雖是香港最美麗的鳥,美中不足的是它們的名譽不很好。因為這種鳥性情愛活動,又好群居,…See More
Mon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貓頭鷹

住在香港市區的人,沒有機會能聽得見貓頭鷹叫,可是,如果住在新界鄉下或是香港半山區以上,尤其是在薄扶林一帶林木密茂的區域,夜晚時常會聽到屋外傳來一種「嗚嚕嚕,嗚嚕嚕」的怪聲,使人聽了毛骨悚然,這便是貓頭鷹在叫了。貓頭鷹是晝伏夜出的。白天裡睡覺,夜幕既降,它便拍拍翅膀,霎一霎那一對圓而且大的眼睛,這樣「嗚嚕嚕,嗚嚕嚕」的叫幾聲,準備飛出去覓食了。貓頭鷹的叫聲有多種,有時會像病人或是像老牛的呻吟;有時又會發出一連串的格格怪笑聲,響徹夜空。棲息在香港島上和新界一帶的貓頭鷹,共有十種之多。不過種類雖多,它們本身卻不常被人見到。這一來因為貓頭鷹是過夜生活的,白天不易見到,二來種類雖有十種,但這只是就歷來鳥類學家在香港曾經見過者而言,其中有半數都是偶然從內地飛入香港境內,住了幾天又飛走的。香港常見的幾種貓頭鷹,其中一種是錫蘭產的棕色吃魚貓頭鷹,它們喜歡在薄扶林水塘的山上做窠。另一種被稱為鷲種的貓頭鷹,棲息在新界的山上,從廣東直至雲南境內都可以見得到。還有一種日本種的小貓頭鷹,它們遍佈於中國東南沿海一帶,因此香港境內也有它們的蹤跡。香港最多的貓頭鷹,是一種被稱為赤腳項上有圈環的貓頭鷹,從雲南四川直至廣…See More
Saturday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山狗與水獺

香港人在重陽節去拜山,你可以聽見他們這時會提起一個在平時少提起的名詞:山狗。他們所說的山狗,是人而不是狗。有時指負責巡查山林的園丁,有時指出沒墳場盜竊花木物件甚或掘墓的歹徒,有時又指打掃墳山的土工。除了對歹徒,山狗這名詞實在太不妥。特別在江浙一帶,對於打掃祖墳山地的鄉下人,是尊之為「墳親家」的。但是香港山上卻有真的山狗。它們不是普通的野狗,也不是流浪山野的喪家之犬,而是近於狼的被稱為「dhole」的動物,一般人稱它們為紅毛狗。這種野狗,據說在印度很多,它們能夠集體攻擊老虎。描寫印度風物著名的英國小說家吉卜林,就曾有一篇題名《紅毛狗》的短篇描寫它們的生活。香港的紅毛狗當然沒有印度那麼多,但新界一帶卻偶然會有這種東西出沒。它們的模樣頗似本地人稱為中國種狼狗的那種大黃狗,毛色黃得近紅,腳很短。它們喜歡吃海邊的小蟹和死魚,因為,在夜裡時常三四隻一群走到海邊來覓食,過去曾有人在啟德機場見到過。此外,青山、大帽山、九龍山,都曾經發現過它們的蹤跡。香港島上則從未見過。紅毛狗顯然不同於由家犬流浪山頭而成的野狗。《廣東通志》云:「韶州有赤狗,穴居,吠則不祥。」所指的就是它們。廣東少狼,赤狗就替代了狼的位…See More
May 1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三月的野花

在三月的香港看花,當然最好看的是杜鵑。但除了杜鵑以外,香港這一個月可欣賞的野花,可正多著。因為從三月到五月,正是香港的各種野花竟秀的季節,從山上幾丈高的大樹,以至山坡上的雜草堆裡,都能出其不意的鑽出奇異可愛的花朵來。香港有很多種蘭花,已經由植物學家著錄的共有七十五種,它們都是野生的。中國向來稱讚蘭為王者之香,因為它們生於幽谷。因此在香港要欣賞野生的蘭花,你得到比較陰濕的山邊,大樹根下,岩石底下,以及瀑布山澗的旁邊,更好的是平日人跡少到的懸崖峭壁去尋找。中環上面仰望上去的維多利亞峰的那一片峭壁,就是香港出生野蘭著名的地方。此外,香港島上的德忌笠角,馬己仙峽;新界的馬鞍山,大帽山頂,大嶼山的鳳凰山頂,都是出產少見的奇種野蘭的地方。在三月裡開花的野蘭,值得推薦的僅有兩種。一種本地人名為「石仙桃」,花淡黃色,中間伸出一條乳白色的舌,一根莖上可以開花十幾朵至二十朵。它們喜歡生在大樹根下和岩石腳下暗濕的地點;在香港的扯旗山,西高山和其他的山上都可以見得到。葉子約有兩尺高,是香港春天最常見的野蘭。另一種本地人名為鶴頂蘭,因為未開花時很像仙鶴頭,西洋人稱它們為「尼姑蘭」,花莖很高,可以有三尺長,每莖上…See More
May 12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的茶花

本地人慣稱茶樓酒家女招待為茶花。雖然將女性比作花該是一種美譽吧,但過去本地人的這種稱謂,卻是多少含有一種輕薄的。不過我現在所要講的香港茶花,卻是真正的茶花,是香港特產的山茶科植物之一。山茶有紅白兩種。香港的白山茶花多是盆栽的,野生的很少,而且花也少。新界大帽山頂有野生的茶樹,生在三千尺的高處,花開得小而密,它們就是著名的雲霧茶。紅山茶在香港除了園栽的以外,還有野生的。這是香港特產的野花之一,它們是灌木,可以高至二丈至四丈,花是大紅色的,盛開時每朵直徑有兩寸,正中有黃色的花蕊。那樣子雖然比不上雲南特產的雙瓣山茶那麼富麗,但在香港卻已經是頗足觀賞的一種野生花木了。它們從十一月底開始先後開花,可以一直繼續至次年的三月。野生的紅山茶在香港已經有很多年的歷史。一八四九年到香港來搜集植物標本的艾利氏,就已經注意到這美麗的紅色花樹。他當時僅見到有三株,地點當在今日干德道的上面。次年,更著名的植物學家張比翁氏來港,則說僅能找到兩棵。但是相隔百餘年之後,今日香港山上的野生紅山茶花已很普遍。在跑馬地的山上可以見得到,薄扶林道的兩旁也有。在山頂纜車站近旁的盧押道上,也有一棵很高大的,這幾天正開著滿樹的紅花。…See More
May 10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香港蚊蟲的現在和過去

東方朔的蚊蟲謎語說:長喙細身,晝亡夜存,嗜肉惡煙,為指掌所捫。這謎語若以香港的蚊蟲為對象,就未免有點不恰當。因為香港的蚊蟲不僅白晝也出來咬人,它們簡直是一年四季都在活動的。今日香港雖然仍舊有不少蚊蟲,但就蚊蟲本身來說,已經成為強弩之末了。因為在早年的香港,蚊蟲曾經是當年那些最初的殖民地開拓者的最大敵人,黃泥湧道的山上是最初被當作理想住宅區的,可是山下水田裡所滋生的蚊蟲,使得住在那裡的人多數直著走進屋去,卻要橫著被抬出來。後來趕緊將所有的水田和溪流填沒(這就是今日跑馬地的前身),但是今日快活谷裡仍留著島上最舊的墳場遺跡。赤柱原本是重要的駐軍區,可是駐在黃麻角一帶的軍隊的死亡率之高,使得當局趕緊將軍營中心從赤柱搬到西環(這就是西營盤這名稱的由來),然後又從西環搬到今日的瑪麗兵房一帶。但是你如到赤柱墳場去看看那些一八五○年時前後墓碑的題記,墓中人十九是當年駐防赤柱的兵士,就可以知道當年的死亡率之高。而這一切都是香港蚊蟲的成績。甚至後來修築水塘,並且已經有了對付瘧疾的奎寧,可是無數工人仍成了瘧疾的犧牲者。據說當年香港人有一種荒唐的迷信,認為吃了奎寧便會斷種,不能生子,因此,患瘧疾的建築水塘的泥…See More
May 9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害蟲的天堂

香港有許多美麗的徽號:東方之珠,帝國皇冠上的寶石,民主櫥窗,人間天堂,走私者的樂園……這已經不少了。可是昨天看書,忽然發現香港還有一個別名,雖然不大冠冕,卻是我以前從未聽到過的。我一向自負「淵博」,這一來才發覺自己實在很鄙陋,現在提起筆來還覺得臉紅哩。這個別名是一位英國生物學家給香港題的。他是香港大學醫學院的生物學教授,喜歡研究昆蟲,尤其是對人類有害的害蟲。他說香港害蟲之多和大家對它們放任不管的情形,實在令人驚異。他認為照這情形看來,香港實在毫無問題可以稱為「害蟲的天堂」。對於香港害蟲之多,他舉出蟑螂、白蟻、蚊蟲、蒼蠅、木虱為例。他說他初到香港來授課時,有一天想找幾隻木虱來做試驗標本。拿了兩隻玻璃管交給大學堂的「苦力」,吩咐他們給他捉幾隻木虱來。第二天苦力交還玻璃管給他,兩隻玻璃管裡裝得滿滿的都是木虱,他說那情形比他想像中的整個香港殖民地所有的木虱還要多,而他們還說只是隨乎從床上捉來的。對於蒼蠅之多,他舉出長洲和大埔墟兩個地方為例。他說這是新界清潔程度最好的兩個地方,可是只要看看街邊賣的鹹魚豬肉和甘蔗上面的蒼蠅的情形,他說如果有人能數得清楚,他真可以不經考試就給他一個數學學分。香港的蚊…See More
May 8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青草池塘處處蛙

香港雖然在春末夏初多雨,可是缺少小池塘,除了到新界郊外以外,不容易聽到蛙聲。因此,如要欣賞鋪滿浮萍的綠色小池裡的閣閣蛙聲的詩境,只有到江南去尋求了。但香港另有一種青蛙,它們不喜歡入水,卻喜歡上樹,普通稱為樹蛙。樹蛙全身黃褐色,背上有一個暗黑色斜十字形的花紋。它們的趾尖有很大的吸盤,所以能爬樹,而且能坐在樹葉上面不致滑下來。樹蛙像變色□蠍一樣,有很驚人的變色能力。它們能適應環境,將黃褐色的身體變成灰暗的樹幹或是泥土的顏色。若是有陽光,它們又能隨著藏身的樹葉變成明亮的綠色。生物學家研究樹蛙變色的過程,認為是它們吸收了光線以後在皮膚上所起的反射作用,因為若是失去視覺,它們的變色能力也消失了。這種情形頗與鯉魚差不多。因為一條青灰色的大鯉魚,若是失去視覺,立刻就變成黑色的了。樹蛙在香港很多,從山頂直至筲灣都有。只是因了它善於變色,所以不容易被人發覺。據說大學堂的生物學教授,有一次捉了幾隻樹蛙在實驗室裡做實驗,逃走了一隻,這位教授同學生在實驗室裡找了好久找不到。後來才發現它停在當眼的牆上,已經將身上的顏色變得同灰黃的舊石灰牆差不多,因此一時找不到。樹蛙僅有兩寸多長,雌的比雄的略大。目前正是它們的產…See More
May 7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後海灣的鷺鷥

後海灣一名深灣,是深圳河入海的出口,在新界元朗西北面。因為地點空曠冷僻,是香港唯一可以見到大批各種水鳥的地方。從鷺鷥、鶴鶴以至鵜鶘,都有機會可以見到。尤其在冬季,因為許多水鳥都喜歡從北方到香港來過冬,所以能夠見得到的更多。香港最容易見到的是大白鷺和塘鷺,鷺鷥是喜歡縮頭縮頸的,它們飛起來也是如此,喜歡縮著頸子,但是同時卻將雙腳伸直到後面。這是它們的特點,所以一望就知道。這是鸛鶴與鷺鷥最容易辨別的地方。因為鸛鶴和野鶴飛起來,則喜歡伸長了頸子,同時卻將雙腳掛在身下。中國舊時畫家畫空中飛著的仙鶴,往往將它們的雙腳姿勢畫成像鷺鷥一樣,這是觀察不真之故。我們對於鸛鶴不大看重,但是外國人則對它們發生極大的興趣,尤其是兒童,因為民間傳說,所有的孩子都是由鸛鶴銜了從壁爐煙囪裡送來的。後海灣一帶,容易見到鷺鷥等水鳥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喜歡在水裡覓食。元朗屏山鄉一帶的水田很多,因此,它們都聚集在這一帶了。它們的主要食料是小魚,但是也吃田螺、田雞、老鼠,甚至蛇。鷺鷥的嘴很堅硬有力,一條蛇被它一啄就是兩截。鷺鷥是有群居習慣的。它們雖是水鳥,結巢卻在大樹頂上,而且喜歡大家結伴處在一起,井在固定的地方。每年在北上避暑…See More
May 6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夜雨剪春韭

有人註釋杜甫的這句名句:「夜雨剪春韭」,認為不是用剪刀到後園裡去剪韭菜,而是在下鍋炒的時候,將它們剪齊。這真是上海人所說的纏夾二先生的胡纏。韭菜是種一次可以繼續採用多次的。因此不便像青菜蘿蔔一樣連根拔起來。又因為太多,不能像蔥一樣的隨手摘幾根,所以不用剪刀去剪,便要用小刀去割。江西人的兒歌,就有「剃頭刀兒割韭菜,寅時割丁卯時有」之句,形容韭菜愈割長得愈快;陸佃的《坤雅·說韭》,也說韭菜用剪,並且不宜在日中剪,引古諺「觸露不搯葵,日中不剪韭」作證。此外,《齊民要術》所載種韭的方法,也一再提到用剪。可見杜老的「夜雨剪春韭」,是深懂園藝生活而又有季節感的寫實名句;不能用灶下婢或伙頭的觀點去曲解它也。香港的韭菜非常好,又肥又長,韭黃更好。但是香港人平日家常似乎不大吃非菜,只有吃狗肉的時候才一定要用茼蒿韭菜。平時是連韭菜炒蛋、韭菜豆腐煮燒肉也少吃的。這可便宜了北方人,韭菜包餃子烙餅,非菜煮豆腐、炒肉絲、炒螺一肉。最妙的是炒豆腐,用於鍋將豆腐烘得黃黃的,然後弄碎了炒韭菜,干香開胃,實在是一味價廉物美的家常好菜。北方人還懂得醃韭菜,將肥大的韭菜整把的塞在罈子裡用鹽去醃,不久就可以拿出來切了生吃,別有…See More
May 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夜雨剪春韭

有人註釋杜甫的這句名句:「夜雨剪春韭」,認為不是用剪刀到後園裡去剪韭菜,而是在下鍋炒的時候,將它們剪齊。這真是上海人所說的纏夾二先生的胡纏。韭菜是種一次可以繼續採用多次的。因此不便像青菜蘿蔔一樣連根拔起來。又因為太多,不能像蔥一樣的隨手摘幾根,所以不用剪刀去剪,便要用小刀去割。江西人的兒歌,就有「剃頭刀兒割韭菜,寅時割丁卯時有」之句,形容韭菜愈割長得愈快;陸佃的《坤雅·說韭》,也說韭菜用剪,並且不宜在日中剪,引古諺「觸露不搯葵,日中不剪韭」作證。此外,《齊民要術》所載種韭的方法,也一再提到用剪。可見杜老的「夜雨剪春韭」,是深懂園藝生活而又有季節感的寫實名句;不能用灶下婢或伙頭的觀點去曲解它也。香港的韭菜非常好,又肥又長,韭黃更好。但是香港人平日家常似乎不大吃非菜,只有吃狗肉的時候才一定要用茼蒿韭菜。平時是連韭菜炒蛋、韭菜豆腐煮燒肉也少吃的。這可便宜了北方人,韭菜包餃子烙餅,非菜煮豆腐、炒肉絲、炒螺一肉。最妙的是炒豆腐,用於鍋將豆腐烘得黃黃的,然後弄碎了炒韭菜,干香開胃,實在是一味價廉物美的家常好菜。北方人還懂得醃韭菜,將肥大的韭菜整把的塞在罈子裡用鹽去醃,不久就可以拿出來切了生吃,別有…See More
May 1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夜雨剪春韭

有人註釋杜甫的這句名句:「夜雨剪春韭」,認為不是用剪刀到後園裡去剪韭菜,而是在下鍋炒的時候,將它們剪齊。這真是上海人所說的纏夾二先生的胡纏。韭菜是種一次可以繼續採用多次的。因此不便像青菜蘿蔔一樣連根拔起來。又因為太多,不能像蔥一樣的隨手摘幾根,所以不用剪刀去剪,便要用小刀去割。江西人的兒歌,就有「剃頭刀兒割韭菜,寅時割丁卯時有」之句,形容韭菜愈割長得愈快;陸佃的《坤雅·說韭》,也說韭菜用剪,並且不宜在日中剪,引古諺「觸露不搯葵,日中不剪韭」作證。此外,《齊民要術》所載種韭的方法,也一再提到用剪。可見杜老的「夜雨剪春韭」,是深懂園藝生活而又有季節感的寫實名句;不能用灶下婢或伙頭的觀點去曲解它也。香港的韭菜非常好,又肥又長,韭黃更好。但是香港人平日家常似乎不大吃非菜,只有吃狗肉的時候才一定要用茼蒿韭菜。平時是連韭菜炒蛋、韭菜豆腐煮燒肉也少吃的。這可便宜了北方人,韭菜包餃子烙餅,非菜煮豆腐、炒肉絲、炒螺一肉。最妙的是炒豆腐,用於鍋將豆腐烘得黃黃的,然後弄碎了炒韭菜,干香開胃,實在是一味價廉物美的家常好菜。北方人還懂得醃韭菜,將肥大的韭菜整把的塞在罈子裡用鹽去醃,不久就可以拿出來切了生吃,別有…See More
Apr 25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新蟬第一聲

「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這是大詩人白居易聞新蟬詩中的兩句。他這首詩大約是在北方什麼地方寫的,因為詩題是「六月初三夜聞蟬」,一定那地方氣候比較冷,所以六月始聞新蟬。但在香港,則一到四月初,你就可以聽到蟬聲了。前幾天天氣比較暖,我已經聽過窗外樹上第一聲的新蟬,那聲音斷斷續續的,叫了幾聲就停住了,好像很生怯。這幾天天氣又轉冷,便不再聽見它叫了。遙想它一定在枝上竭力抑捺自己的興奮,靜候這寒流的尾潮一過,從此就可以放懷唱個痛快了。蟬聲一來,就表示夏天已到,香港叫得最早的蟬,並不是我們通常所見稱為「知了」的那種大蟬,而是一種黑色的小蟬,翅上有兩點黃色的斑點。它的叫聲也不像普通的蟬那樣,而是「滋——滋」。聲音叫得非常響亮。這種小蟬,中國舊時稱為螓,又名螗綢。有青色的,香港更有一種紅色的,它們的鳴聲都與那種褐黑色的大蟬不同。雌蟬不會叫,所有會叫的蟬都是雄的。因此古希臘詩人薩拉朱斯曾有兩句非常幽默的《詠蟬》小詩:蟬的生活多麼幸福呀,因為它們有不會開口的太太。據著名的昆蟲學家法布耳說,雌蟬不僅不會叫,它們似乎連聽覺也沒有。因為他曾在有蟬的樹下放了一槍,它們似乎一點不受驚擾。人類對於蟬素來有好感,尤其注…See More
Apr 23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新蟬第一聲

「微月初三夜,新蟬第一聲。」這是大詩人白居易聞新蟬詩中的兩句。他這首詩大約是在北方什麼地方寫的,因為詩題是「六月初三夜聞蟬」,一定那地方氣候比較冷,所以六月始聞新蟬。但在香港,則一到四月初,你就可以聽到蟬聲了。前幾天天氣比較暖,我已經聽過窗外樹上第一聲的新蟬,那聲音斷斷續續的,叫了幾聲就停住了,好像很生怯。這幾天天氣又轉冷,便不再聽見它叫了。遙想它一定在枝上竭力抑捺自己的興奮,靜候這寒流的尾潮一過,從此就可以放懷唱個痛快了。蟬聲一來,就表示夏天已到,香港叫得最早的蟬,並不是我們通常所見稱為「知了」的那種大蟬,而是一種黑色的小蟬,翅上有兩點黃色的斑點。它的叫聲也不像普通的蟬那樣,而是「滋——滋」。聲音叫得非常響亮。這種小蟬,中國舊時稱為螓,又名螗綢。有青色的,香港更有一種紅色的,它們的鳴聲都與那種褐黑色的大蟬不同。雌蟬不會叫,所有會叫的蟬都是雄的。因此古希臘詩人薩拉朱斯曾有兩句非常幽默的《詠蟬》小詩:蟬的生活多麼幸福呀,因為它們有不會開口的太太。據著名的昆蟲學家法布耳說,雌蟬不僅不會叫,它們似乎連聽覺也沒有。因為他曾在有蟬的樹下放了一槍,它們似乎一點不受驚擾。人類對於蟬素來有好感,尤其注…See More
Apr 22
Hérétique posted a blog post

葉靈鳳·後海灣的鷺鷥

後海灣一名深灣,是深圳河入海的出口,在新界元朗西北面。因為地點空曠冷僻,是香港唯一可以見到大批各種水鳥的地方。從鷺鷥、鶴鶴以至鵜鶘,都有機會可以見到。尤其在冬季,因為許多水鳥都喜歡從北方到香港來過冬,所以能夠見得到的更多。香港最容易見到的是大白鷺和塘鷺,鷺鷥是喜歡縮頭縮頸的,它們飛起來也是如此,喜歡縮著頸子,但是同時卻將雙腳伸直到後面。這是它們的特點,所以一望就知道。這是鸛鶴與鷺鷥最容易辨別的地方。因為鸛鶴和野鶴飛起來,則喜歡伸長了頸子,同時卻將雙腳掛在身下。中國舊時畫家畫空中飛著的仙鶴,往往將它們的雙腳姿勢畫成像鷺鷥一樣,這是觀察不真之故。我們對於鸛鶴不大看重,但是外國人則對它們發生極大的興趣,尤其是兒童,因為民間傳說,所有的孩子都是由鸛鶴銜了從壁爐煙囪裡送來的。後海灣一帶,容易見到鷺鷥等水鳥的原因,是因為它們喜歡在水裡覓食。元朗屏山鄉一帶的水田很多,因此,它們都聚集在這一帶了。它們的主要食料是小魚,但是也吃田螺、田雞、老鼠,甚至蛇。鷺鷥的嘴很堅硬有力,一條蛇被它一啄就是兩截。鷺鷥是有群居習慣的。它們雖是水鳥,結巢卻在大樹頂上,而且喜歡大家結伴處在一起,井在固定的地方。每年在北上避暑…See More
Apr 19

Hérétique's Blog

葉靈鳳·四月的花與鳥

Posted on May 20, 2017 at 9:31pm 0 Comments

對於自然的愛好者,香港的四月是一個可喜的月份。基督教徒的復活節是排在四月的。對於愛好自然的人,四月裡復活的不僅是「神」,隨著春天的甦醒,整個大自然都從冬眠中復活了。

從北方和南方到香港來過夏天的鳥類,現在都開始一個一個的來了。還有從南方回到北方去的候鳥,它們路過香港時,大都要在新界一帶停留幾天,整理羽毛,休養體力,然後再繼續北上。新界的樹林和田野,富於果實嫩苗和小蟲魚介,自能供給它們豐富的食料,從不向它們要入境證,也不向它們索取過鏡稅。

在這個月內,香港有好幾種有名的花樹都開始開花。蛇、蜥蜴、青蛙和其他許多爬蟲,從這個月份起,也應有盡有的一起四出活動了。…

Continue

葉靈鳳·藍鵲——香港最美麗的野鳥

Posted on May 20, 2017 at 9:31pm 0 Comments

藍鵲,一名山鵲,這是香港出產的最美麗的一種野鳥,俗名長尾升。我找不出在《爾雅》之類的中國書上該叫作什麼名字。有人說該叫「鸒」,但這是山雀而不是山鵲,而且身體很小,所以決不是它。又有人說該叫「鸒」,即《爾雅》上所說的「卑居」。這雖是烏鴉屬,多少有一點近似,但是沒有那美麗的長尾、巴。中國舊時的讀書人雖注重格物,但關於鳥獸蟲魚之名,就一直是這樣弄得人一頭霧水。

藍鵲不愧是香港出產的最美麗的野鳥。它的身體很大,長至二十三英吋至二十五英吋,另外還有一根可以長至十五英吋的尾巴。它的嘴和腳爪是朱紅色的。頭上黑帶寶藍色,頭頂上是帶紫的珠灰色,胸前黑色,背上是紫灰,雙翅是明亮的寶藍色,長長的尾羽黯藍色,在尖端上還鑲著白邊。這種鳥喜歡成群結隊的飛,時常十餘隻在一起,它們不喜歡干地,因此,只有到香港半山區以上的山上才有機會可以見得到。…

Continue

葉靈鳳·香港的茶花

Posted on May 9, 2017 at 11:15pm 0 Comments

本地人慣稱茶樓酒家女招待為茶花。雖然將女性比作花該是一種美譽吧,但過去本地人的這種稱謂,卻是多少含有一種輕薄的。不過我現在所要講的香港茶花,卻是真正的茶花,是香港特產的山茶科植物之一。

山茶有紅白兩種。香港的白山茶花多是盆栽的,野生的很少,而且花也少。新界大帽山頂有野生的茶樹,生在三千尺的高處,花開得小而密,它們就是著名的雲霧茶。

紅山茶在香港除了園栽的以外,還有野生的。這是香港特產的野花之一,它們是灌木,可以高至二丈至四丈,花是大紅色的,盛開時每朵直徑有兩寸,正中有黃色的花蕊。那樣子雖然比不上雲南特產的雙瓣山茶那麼富麗,但在香港卻已經是頗足觀賞的一種野生花木了。它們從十一月底開始先後開花,可以一直繼續至次年的三月。…

Continue

葉靈鳳·香港蚊蟲的現在和過去

Posted on May 6, 2017 at 6:46pm 0 Comments

東方朔的蚊蟲謎語說:

長喙細身,晝亡夜存,嗜肉惡煙,為指掌所捫。

這謎語若以香港的蚊蟲為對象,就未免有點不恰當。因為香港的蚊蟲不僅白晝也出來咬人,它們簡直是一年四季都在活動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