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爾吉斯
  • Male
  • Kuala Muda,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吉爾吉斯's Friends

  • Suyuu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Jambatan Tamparuli
  • Cheung Po Tsai Cave
  • 水牆 繪
  • Yuna Conversation
  • 慕課 庫
  • Place Link
  • kkogdugagsi 小木偶
  • Marketing Link
  • Story Link
  • idée créative
  • 不是 很後現代

Gifts Received

Gift

吉爾吉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吉爾吉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好奇心(2)

不過在馬德裏,一切都已經知曉,所有的事物都已經測量好。大廣場的北側長約101。52米。它是在1619年,由德莫拉建成的。這裏的溫度是攝氏18。5度,風向朝西。大廣場中央的菲利普三世騎馬的雕像高5。43米,是由詹博洛尼亞和皮耶羅·塔卡合力鑄造而成。旅遊指南介紹這些詳情時,偶爾顯得有些急切。接著,它又指引我來到聖米格爾教堂。這是一座灰色的建築物,為了不被遊客一眼帶過,它建得與眾不同。書上這麽寫道:“這座由波納維亞設計的長方形教堂,是少數從18世紀意大利巴羅克建築風格獲得靈感的西班牙教堂。它弧形的外觀以精致的塑像點綴,展現了內外線條之美。拾階而上,可以看見聖尤斯圖斯和聖帕斯托爾的浮雕。這座教堂正是為紀念這兩位聖者而建。教堂的橢圓形屋頂與拱形的屋檐交叉著,而且灰泥粉飾濃重,使教堂內部顯得優雅高貴。”如果說我的好奇心遠不如洪堡,而回床睡覺的沖動卻是那麽強烈,那麽其中部分原因在於我們旅行的目的有別。對於任何旅人來說,一個為求得真知而進行的旅程,遠比一個四處觀光之旅得到更多好處。知識是有其用途的。對於測繪師和研究德·莫拉作品的學生來說,測量大廣場北側的尺寸是有用的。對氣象學家來說,獲知馬德裏中部四月…See More
yesterda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好奇心(1)

春天,我受邀到馬德裏出席一個三天的會議,會議預計在星期五下午結束。由於我從來沒有到過這個城市,而又聽說這裏有一些名勝古跡(顯然不限於博物館),我決定留下來多住幾天。接待我的朋友為我在旅館租了一間客房。這間旅館就坐落在城市東南部、一條樹木林立的大街上。從這裏可以俯視一座庭院。有時,我會看到一位個子矮小、長得很像菲利普二世的男子,站在那裏一面抽著煙,一面用腳輕叩著我想應該是通往地窖的一扇鐵門。星期五傍晚,我很早就回房休息。我並沒有向接待我的友人透露,我準備在這裏度過周末,因為我擔心那樣會增添他們的麻煩,反倒對大家都不好。不過,這意味著我的晚餐將沒有著落。在走回旅店的途中,我沒有膽子去路邊的餐館一探究竟。很多地方都是黑漆漆的木屋,好些餐館的天花板都垂吊著火腿。我害怕成為眾人好奇和憐憫的焦點,於是,我在客房的點心吧裏拿了一包辣味薯片,看完衛星電視新聞後倒頭便睡。第二天早上我起床時,卻覺得非常疲累,血管就像被砂糖或細沙堵塞著似的。陽光從粉紅和灰色的塑料窗簾透進來,而外邊巷子傳來車水馬龍的聲音。桌上擺放著幾本旅店提供的關於這座城市的雜誌,以及我從家裏帶來的兩本指南。它們都以不同的描述,向我們展示著…See More
Monda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8)

此外,盡管福樓拜希望能擺脫他所認為的歐洲現代資產階級的那種極端的愚蠢,但他發現,不管身處何地,這種愚蠢無時不伴隨著他:"愚蠢是一種頑固的東西;如果你試圖從你的生活中根除這種愚蠢,那麽,你的生活也就隨之毀掉了……在亞歷山大,一個叫湯普遜的家夥將自己的名字刻在龐培柱離地六英尺高的地方。他是一位來自桑德蘭的遊客,在四分之一英裏外你就能看見他的名字。只要你看到了龐培柱,你必然就會看見‘湯普遜’的字樣;自然,你就會聯想到湯普遜其人。這白癡已成了紀念柱的一部分,並使自己同龐培柱一起萬世留名。我能說什麽呢?他用巨型的字母刻寫了他的名字,這份壯觀幾乎讓龐培柱相形失色……所有白癡差不多都有桑德蘭的湯普遜這種德性。一生中,在那些最美麗的地方和那些最精致的景觀前,我們不知會碰上多少個這樣的白癡!旅行中,也會遇上無數……因為僅僅是擦肩而過,之後,我們尚能一笑,因而不同於日常生活中的境況,在日常生活中,白癡最終都會讓人惱怒不已。"然而,這些並不意味著福樓拜對埃及的迷戀是源自他判斷上的失誤。他不過是用一種更現實、卻依然讓他極度心動的圖景取代了原來的、理想得近乎荒謬的想象,他對埃及充滿的是一種了解後的心悅,而不再是…See More
Saturday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7)

福樓拜思想中的一個核心部分是,他認為人不僅僅是有思想的動物,同時也是需要拉屎撒尿的動物,我們必須把這種率直的理念納入世界觀。他對舍瓦利耶說:"我們的身體裏有泥土和糞便,還有比豬和陰虱更卑劣的本性,我不相信它們包容著任何純潔和精神的東西。"這並不是說人類沒有任何高於動物的地方。只是福樓拜所處時代的偽善和假道學使他萌生心念,以人類的種種不足來警策世人。因此,他不時地會站在當眾小便者的一邊,有時,他甚至同情馬奎斯·德·薩德的觀點,為雞奸、強奸、亂倫和未成年者性行為等作辯護。他曾對舍瓦利耶說:"我剛讀了知名評論家讓寧關於薩德的傳記文章。這文章使我心生憎惡——是對讓寧的憎惡,因為很顯然,他是在以仁慈、道義和被奸汙的處女的立場進行說教……"福樓拜發現埃及文化能坦然接受生活的雙重性:糞便-心智,生-死,純潔-性欲,瘋狂-理智,對此,他樂於接受。人們可以在餐館裏盡情地打嗝。在開羅街頭,一個只有六七歲的小男孩經過福樓拜的身旁時高聲問候說:"我祝福您百事興旺,特別祝福您有一根長長的肉棍。"愛德華·萊恩也註意到了埃及文化中的雙重性,但可以想見,他的反應更近於讓寧而非福樓拜:"在埃及,人們不分性別、不計身份,…See More
Nov 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6)

如果我們了解福樓拜的這些想法,我們就會明白他對中東有著特別的興趣決非偶然,也不只是追求時尚。東方同他的性情有著邏輯上必然的契合。我們可以在他個性中的一些主要方面找出他強烈喜歡埃及的理由。他自身的一些想法和價值觀念並不見容於他所生活的社會,但在埃及,這些想法和觀念卻能大行其道。從下船登上亞歷山大的第一天起,福樓拜就註意到埃及生活中的喧囂。這種喧囂既是視覺上的,也是聽覺上的,如水手們的叫喊聲、努比亞搬運工招攬生意的叫喊聲、商人們討價還價的聲音、雞被殺死時發出的聲音、驢子被鞭打的聲音、駱駝低沈的呻吟,這一切都讓他感到很自在。他說,在街上有"粗嗄的喉音,類似野獸的吼叫,有笑聲,到處可見白色的衣袍,在厚唇間閃爍的潔白牙齒,黑人塌塌的鼻子、臟臟的腳丫、項鏈和手鐲"。"那感覺就像沈迷於貝多芬的交響樂之中,銅管樂器聲震耳欲聾,低音樂器聲隆隆如雷,長笛聲淒然欲絕,任意擺蕩;每種聲音都讓你揮之不去,它們捏著你,你越是想讓註意力集中在某處,你越是無法把握整體……在城中各處走動時,當你的視線落在停滿白鸛的光塔之上,抑或是落在房屋露臺上橫躺在太陽底下、疲乏的奴隸們身上,或者是凝視靠墻生長的西克莫無花果樹的枝杈,…See More
Nov 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5)

建築師:都很弱智;總是忘記在建築物內設計樓梯。”也可以表現出他對異國及其動物的偏執和無知:“英國女人:對她們能生育漂亮孩子表示驚訝。駱駝:有雙峰,而單峰駝只有一個駝峰;也許是駱駝只有單峰,而單峰駝有雙峰——沒有人能記得清楚孰單孰雙。大象:因其記性和對太陽的崇拜而著稱。法國人:世界上最偉大的民族。酒店:只有瑞士才有第一流的酒店。意大利人:都懂些音樂,都不可靠。約翰牛:如果你不知道一個英國人的名字,叫他約翰牛。古蘭經:穆罕默德著述,全部內容都與女人相關。黑人:對自己白色的唾液感到奇怪,並因自己能講法語而詫異的人。黑種女人:比白種女人更熱辣的女人。黑:前面總有"烏木般的"作為限定詞。綠洲:沙漠中的客棧。共夫的女子:所有東方女人都是共夫的女子。棕櫚樹:體現地方色彩。”福樓拜追求的男子氣概、莊重也能從一些詞條看出:“拳頭:統治法國需要鐵拳。槍:在鄉下切記帶槍。胡須:力量的象征;胡須過多會禿頭;可以保護領結。”1846年8月,福樓拜寫給路易斯·科萊的信中有這樣的描述:“我本質上是一個嚴肅的人。但是,我發覺自己非常荒謬,而且不是滑稽劇中的那類小的荒謬,我的荒謬幾乎是人類生活中固有的,且體現在最簡單的…See More
Nov 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4)

我對公寓房子情有獨鐘,因為這樣的建築讓我感受到節制之美。它舒適,但不招搖。從這種樓房可以看出,這是個在財富上偏好中庸的社會。在建築設計方面,也透出一種淳樸來。在倫敦,建築物的前門通常傾向於模仿古典廟宇的外觀,但在阿姆斯特丹,人們坦然面對生活,他們避免在建築中采用石柱和石膏,選擇的是整齊且不加任何裝飾的磚石。這裏的建築最好地體現了現代意識,予人以整飭,乾凈,明亮的感覺。異國情調一詞包含有一些更細微、更讓人捉摸不定的意義,異域的魅力源發於新奇與變化,譬如在異域你看到的是駱駝,而在家鄉,你看到的是馬匹;在異域你看到的是不加粉飾的公寓房,而在家鄉,你看到的是帶有裝飾性石柱的公寓房。但除此之外,這一切還可能為我們帶來更深層次的快樂,因為我們看重這些域外特質,不僅僅是因為它們新奇,而且還因為它們更符合我們的個性,更能滿足我們的心願,相反,我們的故土並不能做到這一切。我之所以對阿姆斯特丹表現出如此的熱情,是和我對本國的不滿相關的。在我自己的國家裏,缺乏這種現代性,也沒有這裏素樸單純的美感,有的只是對都市生活的抗拒和封閉保守的心態。我們在異域發現的異國情調可能就是我們在本國苦求而不得的東西。先來考察一…See More
Oct 27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3)

那些生活在北非沿海地區、沙特阿拉伯、埃及、巴勒斯坦和敘利亞的人們可能不曾料到,他們棲身的土地,在一位年輕的法國人眼裏竟然是一切美好事物的朦朧化身。這位年輕人驚嘆道:"萬歲,太陽!萬歲,橘樹、棕櫚樹、蓮花!還有那鋪著大理石的涼亭,涼亭裏有用木板隔成的小間,專供墜入情網的年輕人談情說愛!……我是否永遠看不到那古城裏的墓群,在那裏,薄暮時分,有成群的駱駝靠著墓穴憩息,還能聽到地底下墓穴裏國王們的木乃伊旁狼狗的嚎叫?"他能夠實現他的夢想,因為二十五歲時,父親突然辭世,留給他一筆財產,使他得以擺脫那似乎早已命定的小資產者的生活,從此不必聽那些關於淹死的牛的無聊抱怨。他立即著手安排一次埃及之旅,參與他的計劃的還有坎普,他的好友,也是同學,和他一樣對東方充滿激情,並願意將此種激情付諸實踐,踏上通向東方的旅程。兩位東方迷1849年10月底離開巴黎,從馬賽上船,經歷了海上驚濤駭浪的顛簸後,於11月中旬抵達亞歷山大。福樓拜在給母親的信中寫道:"船再過兩個小時就要到埃及的海岸了。我們隨軍需官到了船頭,可以看見阿拔斯王朝帕夏的宮殿,從蔚藍的地中海望去,它像是一個黑色的圓穹,太陽正從它的穹頂下落。我便是透過,或…See More
Oct 26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2)

在這群人中有一位心事重重的十二歲男孩,他就是古斯塔夫·福樓拜。福樓拜的最大夢想便是離開魯昂,到埃及去趕駱駝,在後宮中找到一位有著橄欖膚色,上唇帶著一絲幽怨的女孩,並為她獻出自己的童貞。這個十二歲的男孩對魯昂——事實上,對整個法國——充滿了輕蔑。他在寫給學校時的朋友舍瓦利耶的信中表示,對這所謂的"優秀文明"他只有蔑視,盡管這個文明已經制造出了"鐵路、監獄、奶油餡餅、忠誠和斷頭臺",並以此自傲。他的生活"徒勞乏味,毫無新意,並充滿艱辛''。他在曰記中寫道:"我常希望自己斃掉過路的行人。我太無聊了,實在是太太無聊了!"在創作中,他常常會涉及到在法國,特別是魯昂生活的無聊。"今天我簡直是無聊透頂了,"在一個糟透了的星期天行將結束時,他這樣寫道。"外省的景色是多麼的迷人,生活在那裏的人們又是多麼的有趣。他們談論的是稅費、道路的修整……。‘鄰居’是一個多麼美妙的字眼。為了強調‘鄰居’在社會生活中的重要性,它永遠都應該是大寫的。"就福樓拜而言,對東方的凝視能幫助他從自己的生活環境中解脫出來,暫時將那種富足卻委瑣的生活以及世俗的思維定勢拋於腦後。對中東的描寫充斥於他早期的創作和通信。1836年,他還在…See More
Oct 2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1)

在阿姆斯特丹斯希普霍爾機場下飛機,進入航站才幾步,我就被一塊天花板下懸著的指示牌吸引住了。這是一個指明通往迎賓廳、出口和簽轉櫃臺的方向指示牌,鮮亮的黃顏色,長兩米,高一米。指示牌設計也簡單,鋁制的箱框,鑲著塑料的指示牌,通過小鋼柱連接,從電纜線和空調管路密布的天花板掛下來。指示牌很簡單,甚至太過普通,但它卻讓我快樂。用"異國情調"來形容這種快樂也許有些不同尋常,卻是合宜的。指示牌上有好幾處顯出這種異國情調,如荷蘭文寫的“迎賓廳”一詞中的兩個並置的a;“出口”一詞中字母u和i連在一起;除了荷蘭文,指示牌上還標有英文副標:用balies來表述desk的意思,還采用了一些實用新潮的字體。這個指示牌之所以讓我快樂,原因之一在於它是第一個肯定的見證,表明我已經到達了一個"別的地方"。它是異國的一個標誌。也許對那些不太註意的人來說,這指示牌並不顯眼,但在我的國家裏,這類指示牌是決不會以此種形式出現的。首先,它的黃色不會如此鮮亮,上面的字體可能會柔順些,並更多懷舊色彩;其次,它也不會考慮外國人是否會弄不清方向,不會加上其他語言的提示或副標,而且單從語言上看,指示牌上也不會出現並置的字母a,這種特別的…See More
Oct 20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4)下

在各種交通方式中,火車也許最益於思考:同輪船和飛機比較,坐在火車上,我們決不會擔心窗外的風景可能會單調乏味;其速度適中,既不會太慢而讓我們失去耐性,也不會太快而讓我們無法辨認窗外的景觀。在行進過程中,火車能讓我們瞥見一些私人空間,譬如說,我們可能剛剛看見一位女士正從廚房的餐臺上拿起杯子,緊接著看見一個露臺,露臺上正睡著一位先生,再接下來,看見公園裏一個小孩正在接一只球,至於拋球的人我們卻看不見……這些私人空間,雖是短短的一瞥,卻給人遐思。在一次旅行中,火車行進在平坦的原野上,我的思緒差不多完全放松下來。我想到了父親的死,想到了我正在寫作的關於司湯達的論文,還想起了兩個朋友間的猜忌。每次只要我的思考遇上死結,腦海一片空白,我就會把目光轉移到車窗之外,讓視線鎖住一個目標,然後跟住它一會兒。,直至新的想法開始成形,並能在沒有壓力的情形下將思緒厘清。在長時間的火車夢幻的最後階段,我們會感覺自己返歸本真——亦即開始清楚那些對我們真正重要的情感和觀念。我們並非一定得在家裏才最有可能接近真實的自我。在家時,家庭裝設會阻撓我們的改變,因為它們並沒有改變;家居生活的模式也讓我們維持著日常形象,而這形象,…See More
Oct 13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4)上

黃昏時分,汽車沿著盤旋的公路穿行於大片森林之中。車頭燈的強光,不時射在路旁大片的草地和路旁的樹幹上,以至於每塊樹皮和每根草莖的形貌都清晰可辨。在森林裏,車燈的光線慘白、強烈,似乎更適用於醫院病房。汽車繞過彎,車燈照在似在昏睡的路面上,這些草地和樹幹又沒入一片黑暗中。一路上很少見到別的車輛,偶爾碰到的,也是迎面來的,亮著車燈,像是在逃離其身後夜的黑暗。車內昏暗,儀表板發出紫色的光。突然,在前方一塊空闊地上出現一片亮光——是一個加油站。這是這條公路駛入這最茂密也是最大的一片森林之前的最後一個加油站,再往前方,一切都將落入黑夜的掌心——這就是油畫《加油站》所表現的場景。加油站的管理員離開了房間,在油泵前檢查汽油存量。房間內溫暖明亮,燈光強烈,一如正午的煦陽正撒滿室外的大院。室內也許還有一只收音機在開著。管理室靠墻處,除了有糖點、雜誌、地圖和車用窗簾,也許還整齊地擺著一排油桶。和十三年前創作的《自動販賣店》一樣,《加油站》表現的也是一種孤獨:一座加油站獨立於越來越濃的暮色中。在霍珀的畫筆下,這種孤獨同樣呈現得強烈深刻且令人神往。畫布右邊像霧一樣開始蔓延的黑暗同加油站形成鮮明對照,黑暗是恐懼的信…See More
Oct 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3)下

1906年,霍珀二十四歲,他前往巴黎,並在巴黎發現了波德萊爾的詩歌。從那以後,波德萊爾的詩作便成了他終生誦讀的對象。我們不難理解他對波德萊爾的迷戀:他們對孤獨、都市生活、現代社會,以及他們對夜的寧靜和旅行過的地方持有相同的看法。1925年,霍珀買了一輛二手道奇車,這是他一生中買的第一輛車,然後,從他在紐約的家一直開到新墨西哥。這之後,他每年都有幾個月的時間在外旅行,不管是在路途中、旅店房間裏、汽車後座上,還是在戶外和餐廳裏,他都留下了大量素描或油畫作品。1941至1955年間,他五次穿越美國。他住過西佳、戴爾·哈文、阿拉莫·普拉紮和藍頂等旅店或汽車旅館。路邊寫有"空房,配電視、有獨立洗澡間"的霓虹廣告牌一閃一爍,常常會吸引他;鋪有薄床墊和幹爽床單的床,正對著停車場或一塊塊修剪平整的草地的大窗臺;很晚入住卻又一大早離開的旅客留下的一絲神秘,接待櫃臺擺放的當地景點的宣傳冊子,以及停放在靜靜的過道上堆滿物品的酒店房間整理車等等,這一切都吸引著他。至於每日飯食,霍珀常在各種牛排、熱狗快餐店解決。經過有美孚、標準石油、海灣、藍太陽等標誌的加油站時,他也會給車子加油。而且,霍珀往往在這些人們忽略甚…See More
Sep 11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3)上

飛機上的食物,如果是坐在廚房裏享用,可以說是毫無特色,甚至讓人倒胃,但現在,因為面對的是雲海,這些食品卻有了不同的滋味和情趣,一如坐在海邊峭壁之巔,一邊看驚濤拍岸,一邊野炊,這時吃哪怕是普通的面包和奶酪也會讓人神采高揚。僅依賴飛行中的小餐板,在原本毫無家的情趣的機艙內我們感覺到了如家的自在:我們吃的是冷面包卷和一小盤土豆色拉,賞的是星際美景。細看之下,我們發覺機艙外陪伴著我們的雲朵並非是我們想象中的情形。在一些油畫作品中,或者是從地面上看去,這些雲朵看上去是平平的橢圓體,但從飛機上看去,它們像是由剃須泡沬層層堆砌而成的巨型方尖塔。它們和水氣的關聯是顯而易見的,但它們更容易散發,更加變幻無常,因而更像是剛剛爆炸的東西所產生的塵霧,仍然在變異之中。人們至今還在困惑,為什麼不可以坐在一團雲上。波德萊爾清楚如何表達對這些雲朵的喜愛。"告訴我,你這個神秘的人,你說說你最愛誰呢?父親還是母親?姐妹還是兄弟?哦……我沒有父親也沒有母親,沒有姐妹也沒有兄弟。那朋友呢?這……您說出了一個我至今還一無所知的詞兒。祖國呢?我不知道這個地方在哪。美人呢?如果她真的美若天仙,長生不老,我會很愛她,全心全意。金錢…See More
Aug 7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2)下

波德萊爾羨慕的不僅是旅程的起點或終點,如車站、碼頭、機場等地方,他也羨慕那些交通工具,特別是海上行駛的輪船。他曾寫道:"凝視一艘船,你會發現它散發出深邃、神秘的魅力。"他到巴黎的聖尼古拉斯港觀看平底船,到魯昂和諾曼底的港口觀看更大的船只。他驚訝於和這些船只相關聯的科技成就,它們竟能使如此笨重復雜的船體協調合作,優美地穿行海上。一艘巨輪讓他想起"一個龐大、復雜卻又靈活機敏的動物,它充滿活力,承載著人類所有的嗟嘆和夢想"。我在觀看一架較大型的飛機時也會有同樣的感想:飛機也是一個很"龐大"很"復雜"的動物,盡管機身龐大,盡管低層大氣一片混沌,它卻仍能找準自己的航向,穿越蒼穹。一架飛機停靠在一個登機口,相形之下,它周圍的行李車和檢修工是如此的渺小。看見如此場景,人們會拋開所有的科學解釋發出驚嘆:如此龐大的飛機如何能移動,哪怕只是移動幾米,遑論飛到日本!樓房,也算是人類所能建造的少數可與之相比的龐然大物之一,但地球的輕微震動便可能使它們四分五裂,它們透風滲水,強風下,還會遭受損壞,比不得飛機的靈活和泰然。生活中很少有什麼時刻能像飛機起飛升空時那樣讓人釋然。飛機先是靜靜地停在機場跑道的一頭,從機艙…See More
Jul 8
吉爾吉斯 posted a blog post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旅行中的特定場所(2)上

從機場北跑道附近的停車場看去,天空中的波音747飛機起初只是一個耀眼的白色光點,似流星墜向地球。波音747已在空中飛行了十二小時。它是拂曉時分從新加坡起飛,飛越了孟加拉灣、德裏、阿富汗沙漠和裏海,接著,它飛越羅馬尼亞、捷克、德國南部,然後開始平緩降落。降落過程非常平緩,以致很少有乘客感覺到在飛越荷蘭附近灰棕色、波浪翻滾的海面上空時飛機引擎細微的變化。接著飛機沿著泰晤士河飛過倫敦上空,再往北,到哈默史密斯附近,飛機機翼上的阻力板開始展開。飛機開始在阿克斯布裏奇上空盤旋,最後在斯勞的上空,調直方向,對準跑道。從地面看去,白點慢慢變大,成了一個兩層樓高的龐然大物,巨大的機翼下懸著的四只引擎像是它的耳環。在細雨中,飛機緩緩而近乎莊嚴地迫近機場,機身後成團的雨霧凝結,像是它拖曳的面紗。飛機的下方便是斯勞的郊區。時間是下午三時。在獨立的別墅裏,有人正在給水壺灌水。客廳裏,電視機正開著,但聲音關掉了。墻上有紅色和綠色的光影移動。這就是平常的生活。而在其上方,是一架幾小時前還在飛越裏海的飛機。從裏海到斯勞,飛機是塵世的一種象征,帶著它飛越過所有地方的風塵;它永不停歇的飛行給人們以想象的力量,藉此消解心…See More
Jun 19

吉爾吉斯's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吉爾吉斯's Blog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好奇心(2)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50pm 0 Comments

不過在馬德裏,一切都已經知曉,所有的事物都已經測量好。大廣場的北側長約101。52米。它是在1619年,由德莫拉建成的。這裏的溫度是攝氏18。5度,風向朝西。大廣場中央的菲利普三世騎馬的雕像高5。43米,是由詹博洛尼亞和皮耶羅·塔卡合力鑄造而成。旅遊指南介紹這些詳情時,偶爾顯得有些急切。接著,它又指引我來到聖米格爾教堂。這是一座灰色的建築物,為了不被遊客一眼帶過,它建得與眾不同。書上這麽寫道:

“這座由波納維亞設計的長方形教堂,是少數從18世紀意大利巴羅克建築風格獲得靈感的西班牙教堂。它弧形的外觀以精致的塑像點綴,展現了內外線條之美。拾階而上,可以看見聖尤斯圖斯和聖帕斯托爾的浮雕。這座教堂正是為紀念這兩位聖者而建。教堂的橢圓形屋頂與拱形的屋檐交叉著,而且灰泥粉飾濃重,使教堂內部顯得優雅高貴。”…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好奇心(1)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50pm 0 Comments

春天,我受邀到馬德裏出席一個三天的會議,會議預計在星期五下午結束。由於我從來沒有到過這個城市,而又聽說這裏有一些名勝古跡(顯然不限於博物館),我決定留下來多住幾天。接待我的朋友為我在旅館租了一間客房。這間旅館就坐落在城市東南部、一條樹木林立的大街上。從這裏可以俯視一座庭院。有時,我會看到一位個子矮小、長得很像菲利普二世的男子,站在那裏一面抽著煙,一面用腳輕叩著我想應該是通往地窖的一扇鐵門。星期五傍晚,我很早就回房休息。我並沒有向接待我的友人透露,我準備在這裏度過周末,因為我擔心那樣會增添他們的麻煩,反倒對大家都不好。不過,這意味著我的晚餐將沒有著落。在走回旅店的途中,我沒有膽子去路邊的餐館一探究竟。很多地方都是黑漆漆的木屋,好些餐館的天花板都垂吊著火腿。我害怕成為眾人好奇和憐憫的焦點,於是,我在客房的點心吧裏拿了一包辣味薯片,看完衛星電視新聞後倒頭便睡。…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8)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49pm 0 Comments

此外,盡管福樓拜希望能擺脫他所認為的歐洲現代資產階級的那種極端的愚蠢,但他發現,不管身處何地,這種愚蠢無時不伴隨著他:"愚蠢是一種頑固的東西;如果你試圖從你的生活中根除這種愚蠢,那麽,你的生活也就隨之毀掉了……在亞歷山大,一個叫湯普遜的家夥將自己的名字刻在龐培柱離地六英尺高的地方。他是一位來自桑德蘭的遊客,在四分之一英裏外你就能看見他的名字。只要你看到了龐培柱,你必然就會看見‘湯普遜’的字樣;自然,你就會聯想到湯普遜其人。這白癡已成了紀念柱的一部分,並使自己同龐培柱一起萬世留名。我能說什麽呢?他用巨型的字母刻寫了他的名字,這份壯觀幾乎讓龐培柱相形失色……所有白癡差不多都有桑德蘭的湯普遜這種德性。一生中,在那些最美麗的地方和那些最精致的景觀前,我們不知會碰上多少個這樣的白癡!旅行中,也會遇上無數……因為僅僅是擦肩而過,之後,我們尚能一笑,因而不同於日常生活中的境況,在日常生活中,白癡最終都會讓人惱怒不已。"…

Continue

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異國情調(7)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9:48pm 0 Comments

福樓拜思想中的一個核心部分是,他認為人不僅僅是有思想的動物,同時也是需要拉屎撒尿的動物,我們必須把這種率直的理念納入世界觀。他對舍瓦利耶說:"我們的身體裏有泥土和糞便,還有比豬和陰虱更卑劣的本性,我不相信它們包容著任何純潔和精神的東西。"這並不是說人類沒有任何高於動物的地方。只是福樓拜所處時代的偽善和假道學使他萌生心念,以人類的種種不足來警策世人。因此,他不時地會站在當眾小便者的一邊,有時,他甚至同情馬奎斯·德·薩德的觀點,為雞奸、強奸、亂倫和未成年者性行為等作辯護。他曾對舍瓦利耶說:"我剛讀了知名評論家讓寧關於薩德的傳記文章。這文章使我心生憎惡——是對讓寧的憎惡,因為很顯然,他是在以仁慈、道義和被奸汙的處女的立場進行說教……"…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