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課 庫
  • Male
  • Mac Pheson
  • Singapor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慕課 庫'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Crna Gor
  • Bayrut Alhabib
  • 突然突闕起來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吉爾吉斯
  • Almaty 蘋果
  • Іле
  • 中砂礁群
  • Macclesfield
  • Scarborough 黃岩
  • 水牆 繪
  • 趁還來得及

Gifts Received

Gift

慕課 庫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慕課 庫's Page

Latest Activity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誠實的小偷(5)

“我說:‘您要不要喝點水呀,葉麥里亞·伊里奇?’“‘給點吧,願上帝和您在一起,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我給他送上一杯水,他喝了。“他說:‘謝謝,阿斯塔菲·伊凡內奇。’“‘還要不要別的什麽,葉麥里亞努什卡?’“‘不,阿斯塔菲·伊凡內奇,什麽也不要了,可是我……’“‘什麽事?’“‘這個……’“‘這個什麽呀,葉麥里亞努什卡?’“‘那條……褲子……當時是我從您這里拿去的……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我說:‘算啦!上帝會饒恕你的’葉麥里亞努什卡,你的命好苦啊!你安息吧……’先生,說著說著,我的心里也難受極了,淚水不住地從眼睛里往外湧出。我轉身背過去好一會。“‘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我轉身一看,葉麥里亞還想對我說什麽,他稍稍擡起身子,使盡力氣,嘴唇翕動著……突然他滿臉緋紅,望著我……我忽然又看到:他的臉色又變白了,越變越白,煞那間,就完全失去了血色,他頭向後一仰,籲了一口氣,於是馬上就把靈魂交給了上帝……”聖誕晚會與婚禮——摘自一位不知名者的筆記前些日子我見過一次婚禮……但是,不!我最好給您講講聖誕晚會吧,婚禮辦得不錯,我很喜歡,但是那次晚會卻更好。不知道為什麽,我望著這場婚禮,就想起那次聖誕…See More
Thursday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誠實的小偷(4)

我一看:他臉色慘白,像塊白床單。他稍稍站起身來,坐在我身邊的窗戶上,就這麽坐了十來分鐘之久。“他說:‘不,阿斯塔菲·伊凡內奇,’他突然站起來,走到我的跟前,樣子非常可怕,如同發生在現在一樣。“他說‘不,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您的褲子我沒拿……’“他渾身顫抖,用抖動的手指指著胸脯,他細小的聲音不斷地抖動,先生,使我自己都有點膽怯了,身子好像和窗戶長在一起了。“我說:‘好吧,葉麥里亞·伊里奇,就照您說的,請原諒!就算我是個蠢人,錯怪了您。至於褲子嘛,丟了就丟了,沒有褲子我們也能活。我們有雙手,謝天謝地,可是偷竊我們不乾……就是向別的窮哥兒們,我們也不伸手,我們自己可以掙錢餬口……’“我發現他聽完我的話後,在我的面前站了站,後來就坐了下來,一坐就是一整晚,一動也不動地坐著。就是我睡覺去了,葉麥里亞仍然坐在原地不動。直到第二天清晨,我起來一看,他還躺在光禿禿的地板上,彎著身子,蓋著他自己那件破大衣。他感到痛心,所以沒到床上去睡覺。先生,從這時起,我就不喜歡他了,或者說,在最初的幾天,我就開始恨他了。打個比方說吧,這就像我親生的兒子偷了我的東西,使我傷心極了。我心想:‘哎呀,葉麥里亞,葉麥里亞!’…See More
Aug 7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波爾祖科夫(3)

第二天早晨天不亮我就醒來了,總共才睡一兩小時,馬上又接著往下寫!我穿好衣服、洗完臉、卷好發,還抹了點發蠟,然後套上一件新燕尾服,就逕直走到菲多謝·尼古拉依奇家裏去賀節。寫好的紙條則放在帽子裏面。迎接我的是菲多謝·尼古拉依奇,他張開雙臂,又要我投進他父親般的懷抱中,貼在他的坎肩上!這時我卻拉起架子來了。昨天想好的一套還在腦子裏盤桓!我往後退了一步。我說:‘不,菲多謝·尼古拉依奇,如果您樂意的話,請您馬上看看我寫的字條!’說完我就把紙條遞給了他。你們知道那上面寫的是什麽嗎?上面寫的內容是這樣的:鑒於這樣或那樣的原因,奧西普·米哈依雷奇必須申請辭職,而且在辭職請求書上,全體官員都匆匆忙忙簽過名的!這就是我想出的新花招。主啊!我實在想不出更好的辦法了!今天是四月一日愚人節,所以我就做出一副還在生他們的氣的樣子,給他們開個小小的玩笑。我說經過一夜的考慮,我的想法改變了。不但改變了想法,而且覺得灰心喪氣了,比以前覺得更加委曲了。我還說,你們看吧,我的救命恩人哪,我根本沒有把您和您的女兒放在眼裏,至於錢嘛,昨天我已把它裝進口袋裏,今後生活有了保障,所以我就給您遞上辭職報告。我不想在菲多謝·尼古拉依奇…See More
Aug 3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波爾祖科夫(2)

“‘很久以來你就是我們家的朋友,甚至可以說,你已經成了我們家的兒子。——誰知道這是不是上天的安排呢,奧西普·米哈依雷奇!可不知道為什麽你突然想起來要告密,而且是現在就打算去告密!……你這樣做,叫我今後還要不要相信人呢,奧西普·米哈依雷奇?’“先生們,你們看吧,他就是這樣對我發表了一大通訓誡的話!他還說:‘不,請您告訴我,今後我還要不要相信人,奧西普·米哈依雷奇?’我心想,您相信不相信人與我何幹!您知道,我當時喉嚨怪癢癢的,聲音也發起抖來了,而且已經預感到我的壞脾氣馬上就要發作,於是我趕緊抓起帽子就走……“‘您到哪裏去呀,奧西普·米哈依雷奇?難道在節日前夕……難道您現在還在記我的仇,到底我做錯了什麽事得罪了您?……’“我急得連連直叫:‘菲多謝·尼古拉依奇,菲多謝·尼古拉依奇!’“唔,這就是說,我被他的話軟化了,就像白砂糖遇到了水,一下子就融化了,先生們!這還不算呢!連裝在口袋裏的那一大包鈔票也好像在大聲喊叫:‘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家夥,該死的強盜!’——而且那包鈔票好像竟有五普特①那麽重……(要是真有五普特重那就太好了!……)“‘我發現,’菲多謝·尼古拉依奇說道,‘我發現您在後悔……您知道,…See More
Jul 26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波爾祖科夫(1)

我開始仔細觀察這個人。甚至他的外貌都有點特殊。不論您多麽心不在焉,都會情不自禁地盯著他看。而且還會抑止不住地放聲大笑。我的情況就是如此。應當指出的是,這位矮個子先生的一對細小眼睛總在不停地轉動,或者說,他這個人的整個身子,對於投向他的目光,特別敏感。他幾乎總能本能地感覺出有人在對他進行觀察,於是他馬上轉過身來,面對自己的觀察者,然後抱著忑忐不安的心情,分析投射過來的目光。兩只眼睛老是不停地梭來梭去,身子不斷地左右轉動,使他看起來很像是一個活動的風標。說來真奇怪!他似乎害怕別人嘲笑。其實他幾乎就是一個為了糊口而不得不讓人取笑逗樂的小醜。他常常乖乖地伸出自己的腦袋,讓大家戲弄,不僅僅在精神上,而且在肉體上甘願忍受別人的戲弄。當然這要看他是與什麽人在一起羅。心甘情願自動當醜角的人,是不值得可憐的。但是,我發現這人是一個怪物,這個可笑的人根本不是職業小醜。他身上還殘存著某些高貴的品質。他忐忑不安的心情、他總是為自己而感到擔驚受怕的病態表現,就是最好的證明。我覺得他總想為別人效勞的願望與其說是為了撈到物質上的好處,不如說是出於他的一顆善良的心。他很高興別人當著他的面、以極其粗暴的方式對他進行嘲笑…See More
Jul 25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普羅哈爾欽先生(5)

就在這個時候,一支燒了大半的燭頭,給旁觀者照亮了一個極其有趣的場面。十來個房客聚集在床邊,他們穿著奇形怪狀的各種各樣的衣服,全都蓬著頭,沒刮胡子,沒洗臉,一個個睡眼惺忪,還是昨夜準備上床睡覺的那副模樣。有的人面如死灰,另一些人額頭出現了汗珠,還有的人渾身冷得發抖,另一些人則發著高燒。房東太太完全嚇呆了,靜靜地站著,兩手交叉在胸前,在等待雅羅斯拉夫·伊裏奇大發慈悲。女工阿夫多吉亞和房東太太寵愛的一只小貓懷著驚恐的好奇心從火爐上面探出頭來張望;周圍到處散的是撕碎、砸爛的屏風碎片;打開的箱子展出了它那並不珍貴的內容;亂丟在一旁的枕頭和被子上面,蓋滿了墊子裏弄出來的碎棉花;最後是放在一張三條腿的桌上一大堆越來越多的銀幣和各種錢幣,在閃閃發亮。唯獨謝苗·伊凡諾維奇始終保持絕對的冷靜,安安靜靜地躺在床上,好像完全沒有感覺到自己已經完全破產。剪刀拿來了,雅羅斯拉夫·伊裏奇的一名助手想討好上司,有點迫不及待地抖了一下墊子,以便更加方便地從它主人的背底下抽出來。這時候,謝苗·伊凡諾維奇好像很懂禮貌似的,先是身子一側,背對著搜查的人們,讓出一點點地方。第二次牽動時,他便臉朝下又讓出一點,因為床上最後的一塊…See More
Jul 17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普羅哈爾欽先生(4)

“薪水?你瞧薪水我已經吃光了,不然要是小偷一來,肯定會把錢偷走。可我還有個大姑子,你聽見沒有?大姑子!你這個不開竅的東西……”“又是大姑子!您這人真是……”“我這人怎麽啦?我倒是人,可您呢,讀了一肚子的書,可蠢得不能再蠢!你聽著,釘子釘不進的死腦袋,你就是個十足不開竅的人!我可不是在同你開玩笑,位子嘛,現在是有的,可是說不定哪天就會撤銷的。連傑米德,你聽著,就是傑米德·瓦西裏耶維奇也說,有的位子是要撤銷的……”“唉呀,您呀,傑米德,傑米德!他是個道德敗壞的好色之徒……”“是的,只要這麽一下就完了,你的位子就沒有了,不信,你走著瞧吧……”“要麽您簡直是在撒謊,要麽您就完全瘋了!您干脆對我說吧,到底是怎麽回事?既然犯下了這麽個罪,您就承認吧!沒必要害臊害羞!你是不是瘋了,老爺子?”“瘋了!他確實是瘋了!”四周都傳來這樣的喊聲,所有的人都絕望地絞著手,而房東太太已經把馬爾克·伊凡諾維奇緊緊抱住,生怕他去折磨謝苗·伊凡諾維奇。“你嘴尖舌利,有一顆喋喋不休的靈魂,你聰明!”齊莫維金苦苦哀求說道,“謝尼亞,你是個不易生氣的人,長相可愛,和藹可親!你生性純樸,與人為善……你聽見了嗎?這是你的德行引起…See More
Jul 15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普羅哈爾欽先生 (3)

對謝苗·伊凡諾維奇。人越聚越多,那漢子不停地叫喊,嚇得普羅哈爾欽先生呆若木雞。謝苗·伊凡諾維奇突然想起來了。原來那漢子不是別人,而是受過他一次騙的馬車夫。那是整整五年前發生的一件事。普羅哈爾欽先生當時昧著良心,在該付車錢之前,閃進大門就乘勢溜走了。他一邊跑一邊把應付的幾個五戈比銅幣揣進自己的懷裏,好像他是光著腳丫子跑在一塊燒紅的鋼板上。普羅哈爾欽先生絕望已極,想說話,想喊叫,但嗓子就是喊不出聲來。他覺得,整個狂怒的人群,已經像一條花斑毒蛇把他纏住,愈纏愈緊,快要把他憋死了。他拚命掙紮,終於醒過來了。這時他發現已經起火,一切都在燃燒,包括他所租用的那個小角落,他的屏風以及整套房子都在燃燒,就是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以及她所有的房客,也統統都著了火。他的那張床,枕頭、被子、箱子,最後還有他的那床貴重的墊子,都在燃燒。謝苗·伊凡諾維奇跳起來,抓住墊子,拖起來就跑。但是大家在房東太太的房裏將他截住,捆了起來,又強行將他送到屏風後面。我們的英雄當時衣著不整,他是赤著腳,只穿一件襯衫,跑到房東太太房裏去的。其實那時候並不是什麽東西起火,而是謝苗·伊凡諾維奇的腦袋在發燒。於是大家把他塞進被窩裏,這很…See More
Jul 13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普羅哈爾欽先生(2)

我們不打算純粹從他的荒誕方面來解釋謝苗·伊凡諾維奇的行為。但是,我們不能不向讀者指出:我們的主人公不是出身上流社會的人,非常溫順,直到加入房客這一夥之前,他一直過著離群索居的孤獨生活,為人文靜、安詳,甚至似乎有點神秘莫測。因為住在砂石街的那段時間,他老是躺在屏風後面的床上,默默不語,不與任何人發生聯系。同他一起的兩個老房客的生活方式,同他完全一樣。他們兩人也好像很神秘,也在屏風後面一住就是十五年。幸福、安閑的歲月,在古樸的寧靜氣氛中,一天接一天地,一小時接一小時地流逝。周圍的一切仍然照常進行,所以謝苗·伊凡諾維奇也好,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也好,甚至都記不清楚他們是什麽時候認識的。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偶爾對自己後來的房客說:“他呀——我的寶貝,願上帝溫暖他的心!——在我這兒住了不是十年,不是十五年,大概是有二十五年啦!”因此,在整整一年前,我們這篇小說的主人公,本不善於交際,為人謹小慎微,突然出現在十來個年輕的小夥子中,為一群吵吵鬧鬧、不安靜的新夥伴所包圍,感到很不習慣,極不愉快地感到震驚,也就很自然了。謝苗·伊凡諾維奇的失蹤,在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的小旅店裏,引起了不大不小的風波…See More
Jul 10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普羅哈爾欽先生 (1)

謝苗·伊凡諾維奇·普羅哈爾欽先生住在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家一個最黑暗、最不起眼的角落裏。此人有了一把年紀,思想健全而且不喝酒。因為普羅哈爾欽先生官職低,薪水給的雖然完全符合他的工作能力,但數目終究很少,所以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每月只收他五盧布的房租,再多就怎麽也不能再要了。有的人說她有她的特殊的盤算。不過,不管您怎麽說,普羅哈爾欽先生好像要故意報覆那些好惡毒嘲笑別人的人似的,居然成了女房東的親信,深得她的歡心,當然這是從光明正大這個意義上說的。應該指出的是:烏斯季尼婭·費多羅夫娜是非常可敬、身材粗壯的女人,對於葷食和咖啡,特別喜愛,每逢齋期,她可是費了大勁才熬過來的。她家經常住著幾位房客,他們付的房租錢,比謝苗·伊凡諾維奇付的多一倍,但是他們為人並不老實,恰恰相反,他們毫無例外地都是“惡毒的嘲笑家”,經常嘲弄她這個孤苦無靠的婦道人家,所以他們在她心目中的地位就不怎麽高了,只要他們不付房租,她不僅不讓他們進房裏來睡覺,而且不想在自己的房子裏見到他們。自從一個好酒貪杯的退休人員被送進沃爾科沃公墓以後,(其實不如說他是一個被開除的人員來得恰當)謝苗·伊凡諾維奇便加入了女房東的寵信者的行列…See More
Jul 5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九封信的故事》(下)

(六)(伊凡·彼得羅維奇致彼得·伊凡內奇)…See More
Jul 4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九封信的故事》(上)

(彼得·伊凡內奇致伊凡·彼得羅維奇)最最珍貴的朋友伊凡·彼得羅維奇閣下!可以說,我四處追尋您,我最最珍貴的朋友,已經有三天了。因為我有一件極其緊要的事情,要與您商量,卻又哪兒也找不到您。昨天我妻子在謝苗·阿列克謝依奇那裏順便給您開了個玩笑,取笑你們夫婦,說您和塔吉雅娜·彼得羅夫娜是一對屁股坐不住的忙人。結婚不到三個月,就已經不要自己的老家了。我們都忍不住哈哈大笑,當時是對您們充滿真摯的友情的。不過玩笑歸玩笑,除開玩笑之外,我最最珍貴的朋友,您可給我制造了不少麻煩。謝苗·阿列克謝依奇對我說,您或許是去聯合協會參加舞會了吧?我讓妻子留在謝苗·阿列克謝依奇的夫人處,自己便馬上飛身跑到聯合協會。真是又可笑又可悲,叫人哭笑不得!請您設想一下我的處境:我去舞場竟是獨自一人,沒帶妻子!伊凡·安得列依奇在門房碰到我,一見我是孤身一人,馬上就作出結論(這個壞蛋!),說我對舞會是情有獨鐘,特別熱情,於是夾住我的手,硬把我強行拖進舞廳。還說什麽聯合協會的地方太窄,年輕人的心沒法子得到舒展,由於使用了廣藿香香精加木樨草,他的腦袋痛得很厲害。我在那裏玩沒有找到您,也沒有看到塔吉雅娜·彼得羅夫娜。伊凡·安德列依奇…See More
Jul 3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陀思妥耶夫斯基·短篇小說》前言

費奧多爾·米哈依洛維奇·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名字,對於我國廣大的讀者來說,並不陌生。大家都知道,他是十九世紀俄國文壇上一顆耀眼的明星,與大作家列夫·托爾斯泰、屠格涅夫等人齊名,同為俄國文學卓越的代表。他走的是一條極為艱辛、覆雜的生活與創作道路,是俄國文學史上最覆雜、最矛盾的作家之一。他的創作,獨具特色,在群星燦爛的十九世紀俄國文壇上獨樹一幟,占有著十分特殊的一席。他於一八二一年出生在莫斯科一個普通的醫生家庭裏。父親在軍隊中擔任醫官時,取得貴族身份並擁有兩處不大的田莊。但總的說來,家境並不寬裕。他從小就跟著父親住在平民醫院,接觸到的全是貧苦的病人。這對他後來的思想和創作,都有很大的影響。由於家庭貧窮,他在上完三年寄宿學校以後,就進了彼得堡一家軍事工程技術學校學習。但他對工程技術工作並不感興趣,畢業後一年就申請退職,離開了工程局繪圖處。從此他就走上了職業作家的道路,專門從事文學翻譯和創作。就在退職後的一年之中,他譯出了巴爾紮克的名著《歐也妮·葛朗台》,寫出了他的第一部作品《窮人》。小說一出版,即轟動文壇,受到讀者的普遍讚揚。別林斯基稱之為“社會小說的第一次嘗試”。兩年以後,他因參加彼得拉謝夫斯…See More
Jun 24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芥川龍之介:筱竹叢中

受巡捕官審訊的時候一個砍柴人的證言是的,那屍體是我發現的。今天我照每天的習慣到後山去砍杉樹,忽然看見山後的荒草地上躺著那個屍體。那地方麽,是離開山科大路約一裏地,到處長著竹叢和小杉樹,難得有人跡的地方。屍體穿的是淺藍綢子外衣,戴一頂城裏人的老式花帽,仰躺在地上,胸口受了刀傷,好像不止一刀,屍體旁邊的竹葉全被血染紅了,不,血已經不流,傷口已發幹,恰好有一只馬蠅停在傷口上,沒有聽到我的腳聲。我沒有發現兇刀,不,什麽也沒有發現,只有旁邊杉樹上落著一條繩子。屍體邊便是這兩樣東西。不過地上的草和落葉,都踐得很亂,一定在被殺以前有過一場惡鬥。什麽?馬?沒有馬,那地方馬進不去,能走馬的山路,還隔一個草叢。受巡捕官審訊的時候一個行腳僧的證言這個現在已成了屍體的人,我昨天確實遇見過。是昨天…… 大概是中午,地點是從關山到山科的路上,他同一個騎馬的女人一起在走,女的低著腦袋,我沒看清 她的臉,只見到穿胡枝花紋的衣服,馬是棕色的,兩絡長鬣披在臉上,馬的高度大概是四寸①吧。我是出家人,所以不大內行。男的——不,他帶著腰刀,還帶著弓…See More
Jun 20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芥川龍之介:蜘蛛之絲

一天,佛世尊獨自在極樂凈土的寶蓮池畔閑步。池中蓮花盛開,朵朵都晶白如玉。花心之中金蕊送香,其香勝妙殊絕,普薰十方。極樂世界大約時當清晨。俄頃,世尊佇立池畔,從覆蓋水面的蓮葉間,偶見池下的情景。極樂蓮池之下,正是十八地獄的最底層。透過澄清晶瑩的池水,宛如戴上透視鏡一般,把三惡道上之冥河與刀山劍樹的諸般景象,盡收眼底。這時,一名叫犍陀多的男子,同其他罪人在地獄底層掙紮的情景,映入世尊的慧眼。世尊記得,這犍陀多雖是個殺人放火、無惡不作的大盜,倒也有過一項善舉。話說大盜犍陀多有一回走在密林中,見到路旁爬行一只小蜘蛛,擡起腳來,便要將蜘蛛踩死。忽轉念一想:“不可,不可,蜘蛛雖小,到底也是一條性命。隨便害死,無論如何,總怪可憐的。”犍陀多終究沒踩下去,放了蜘蛛一條生路。世尊看著地獄中的景象,想起犍陀多放蜘蛛生路這件善舉。雖然微末如斯,世尊亦擬施以善報,盡量把他救出地獄。側頭一望,說來也巧,凈土裏有只蜘蛛,正在翠綠的蓮葉上,攀牽美麗的銀絲。世尊輕輕取來一縷蛛絲,從瑩潔如玉的白蓮間,徑直垂向香渺幽邃的地獄底層。這邊廂犍陀多正和其他罪人,在地獄底層的血池裏載沈載浮。不論朝哪兒望去,處處都是黑魆魆暗幽幽的…See More
Jun 14
慕課 庫 posted a blog post

芥川龍之介:阿富的貞操

明治元年五月十四日午後,就是官廳發布下列布告的那一天午後發生的事:“明日拂曉,官軍進剿東睿山彰義隊匪徒,凡上野地區一帶居民,應立即緊急遷離。”下谷町二丁目雜貨店古河屋政兵衛遷離的空屋裏,廚房神壇前,有一只大花貓,正在靜靜地打噸。屋子裏關上了門窗,當然在午後也是黑魆魆的。完全沒有人聲,望不見的屋頂上,下著一陣陣的急雨,有時又下到遠處去了。雨聲一大,那貓兒便睜大了琥珀似的圓眼睛,在這個連爐竈在哪兒也看不見的黑廚房裏,發出綠幽幽的磷光。貓兒知道雨聲之外沒別的動靜,便又一動不動地瞇縫起了眼睛。這樣反覆了幾次,貓終於睡著了,再也不睜開眼來。但雨聲還是一陣急一陣緩。八點,八點半——時間在雨聲中移到日暮去了。可是在將近七點時,貓又忽然驚慌地睜開眼來,同時將耳朵豎起來,那時雨聲比剛才小多了,街上有轎杠來往的聲音——此外並無別的響動。可是在幾秒鐘的沈靜後,黑暗的廚房裏透進一道光亮,安在狹小板間中的爐竈,沒有蓋子的水缸的反光,供神的松枝和拉天窗的繩子,——都一一地可以瞧見了。貓兒不安起來,瞅瞅門口明亮的下水口,馬上將肥大的身子站了起來。這時候,下水口的門從外邊推開來了——不,不但門推開,連半腰高的圍屏也打…See More
Jun 12

慕課 庫's Blog

陀思妥耶夫斯基·普羅哈爾欽先生(4)

Posted on July 13, 2017 at 1:12pm 0 Comments

“薪水?你瞧薪水我已經吃光了,不然要是小偷一來,肯定會把錢偷走。可我還有個大姑子,你聽見沒有?大姑子!你這個不開竅的東西……”

“又是大姑子!您這人真是……”

“我這人怎麽啦?我倒是人,可您呢,讀了一肚子的書,可蠢得不能再蠢!你聽著,釘子釘不進的死腦袋,你就是個十足不開竅的人!我可不是在同你開玩笑,位子嘛,現在是有的,可是說不定哪天就會撤銷的。連傑米德,你聽著,就是傑米德·瓦西裏耶維奇也說,有的位子是要撤銷的……”

“唉呀,您呀,傑米德,傑米德!他是個道德敗壞的好色之徒……”

“是的,只要這麽一下就完了,你的位子就沒有了,不信,你走著瞧吧……”…

Continue

陀思妥耶夫斯基《九封信的故事》(下)

Posted on July 3, 2017 at 1:44am 0 Comments

(六)

(伊凡·彼得羅維奇致彼得·伊凡內奇)



月日彼得·伊凡內奇閣下!

我等了三天,我想方設法,竭力使這些天充分發揮作用,與此同時,我感到禮貌和客氣是每一個人的第一美德。從我寫完最後一封信即本月十日以後,我在言論和行動方面都沒有向您提到我自己,部分原因是為了讓您安安靜靜地對姑媽履行基督徒的義務,部分原因是為了使我有必要的足夠時間去思考我們熟悉的事情。現在我急於堅決、徹底地與您解釋清楚。…

Continue

陀思妥耶夫斯基·誠實的小偷(5)

Posted on June 13, 2017 at 12:28pm 0 Comments

“我說:‘您要不要喝點水呀,葉麥里亞·伊里奇?’“‘給點吧,願上帝和您在一起,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我給他送上一杯水,他喝了。

“他說:‘謝謝,阿斯塔菲·伊凡內奇。’“‘還要不要別的什麽,葉麥里亞努什卡?’“‘不,阿斯塔菲·伊凡內奇,什麽也不要了,可是我……’“‘什麽事?’“‘這個……’“‘這個什麽呀,葉麥里亞努什卡?’“‘那條……褲子……當時是我從您這里拿去的……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我說:‘算啦!上帝會饒恕你的’葉麥里亞努什卡,你的命好苦啊!你安息吧……’先生,說著說著,我的心里也難受極了,淚水不住地從眼睛里往外湧出。我轉身背過去好一會。

“‘阿斯塔菲·伊凡內奇……’“我轉身一看,葉麥里亞還想對我說什麽,他稍稍擡起身子,使盡力氣,嘴唇翕動著……突然他滿臉緋紅,望著我………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