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雷艾弗斯
  • Female
  • Piraeus
  • Greec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比雷艾弗斯's Friends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KyrGyz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Cheung Po Tsai Cave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Gifts Received

Gift

比雷艾弗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比雷艾弗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9)

“唉……我當時是要攻讀美國文學的博士學位,可是放棄了,開了這家書店。我的研究方向是埃德加愛倫坡。《厄舍古屋的倒塌》[37]是一篇挺好的入門作品,告訴人們不能對兒童做什麼。” “不簡單。”詹妮說。她的意思是那完全沒有幫助。“你真的有把握你能勝任嗎?這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錢、感情以及時間。” “沒有,”A.J.說,“我沒有把握。但是我覺得瑪雅跟我在一起和跟別人在一起相比,會有同樣不錯的人生機會。我工作時可以照看她,我們互相喜歡,我覺得。” “愛你。”瑪雅說。 “對,她老是那麼說。”A.J.講,“要先贏得別人的愛才能付出,我一直這樣提醒她,可是說實話,我覺是這是那個狡猾的艾摩帶來的影響。它誰都愛,你知道嗎?”…See More
Dec 31,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8)

“你顯然是折服於清唱的魅力。” 她點點頭。“愛你。” “愛我?你還根本不了解我呢。”A.J.說,“小姑娘,你不應該如此輕易地到處拋撒你的愛。”他把她拉到自己跟前,“我們處得挺好、挺愉快,至少對我來說,是難忘的七十二小時,但是有些人註定不會永遠留在你的生命中。” 她瞪著那雙疑慮的藍色大眼睛看著他。“愛你。”她又說了一遍。 A.J.用毛巾擦乾她的頭髮,然後聞聞香不香。“我擔心你。要是你誰都愛,大多時候到頭來會受到感情傷害。我想,相對你短短的人生,你覺得似乎已經認識我很久了。你對時間的看法事實上是扭曲的,瑪雅。可是我老了,很快你就會忘了你曾認識我。” 莫莉克洛克敲了敲住處的門。“社會福利部門的那個女人在樓下。我讓她上來好嗎?” A.J.點點頭。 他把瑪雅拉到他的腿上,他們等著,聽著社會福利工作人員走上吱嘎作響的樓梯。“別害怕,瑪雅。這位女士會為你找到一個完美的家,比這里好。你不能將來一輩子都在一個墊子上睡,你知道的。你不會想去認識那種一輩子都在墊子上睡覺的人。”…See More
Dec 29,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7)

蘭比亞斯調整了一下瑪雅睡在他腿上的位置。“我一直在考慮那一點。也許她對去哪里沒有計劃,也許她只是坐上第一列火車,然後是第一趟大巴,然後是第一班渡輪,最終到了這里。” A.J.出於禮貌點了點頭,但他不相信有什麼無緣無故的行為。他愛讀書,他認為該有個解釋。如果第一幕中出現了一把槍,那把槍最好在第三幕中開火。 “也許她想死在一個風景不錯的地方,”蘭比亞斯補充道,“哎,兒童與家庭服務局的那位女士星期一會來取這個開心的小包裹。既然那位母親沒有家人,孩子的父親又不知道是誰,他們就得給她找個寄養家庭。” A.J.數著抽屜里的現金。“如此安排,對孩子來說挺不容易的,不是嗎?” “有可能,”蘭比亞斯說,“可是她這麼小,大概會一切順利吧。” A.J.又數了一遍抽屜中的現金。“你說那位母親就被安排過寄養?” 蘭比亞斯點點頭。 “我想她認為這個孩子在書店里會有更好的生活。” “誰說得準呢?” “我沒有宗教信仰,蘭比亞斯警長。我不相信命運。我的妻子,她相信命運。” 就在這時,瑪雅醒了,她朝A.J.伸出胳膊。A.J.合上收款機的抽屜,從蘭比亞斯那里把她接過來。蘭比亞斯覺得自己聽到那個小女孩叫A.J.“爸爸”。…See More
Dec 2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6)

晚飯後,他們把孩子放到第二間臥室里的蒲團上讓她睡覺。 “你幹嗎不索性把孩子留在警察局?”伊斯梅問。 “感覺那樣做不合適。”A.J.說。 “你沒想留下她,對吧?”伊斯梅摩挲著自己的腹部。 “當然沒有。我只照看她到星期一。” “我想那位媽媽到時候也會出現,改變主意的。”伊斯梅說。 A.J.把那張紙遞給伊斯梅看。 “可憐的人。”伊斯梅說。 “我看也是,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就那樣把自己的孩子遺棄在一家書店里。” 伊斯梅聳聳肩。“那個女孩很可能有自己的理由。” “你怎麼知道是個女孩?”A.J.問,“有可能是個實在山窮水盡的中年婦女。” “我覺得那封信的語氣聽著年輕,我想。或許筆跡也是。”伊斯梅說。她的手指在自己的短頭髮中劃拉了一下,“你別的方面怎麼樣?” “我還行。”A.J.說。他意識到自己有幾個小時沒有想到《帖木兒》或者妮可了。 伊斯梅洗了碗,盡管A.J.讓她別管了。“我不會留著她的,”A.J.又說了一遍,“我一個人住,又沒存下多少錢,而且生意也不算紅火。” “當然不會,”伊斯梅說,“你這樣的過法要養個孩子太說不過去了。”她把盤子擦乾後放好,“不過,你開始偶爾吃點新鮮蔬菜也沒有壞處。”…See More
Dec 19,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5)

“蘭比亞斯警長,我覺得你對此事沒有表現出足夠的關心。” 蘭比亞斯清清喉嚨,站直了身子。“好吧,這麼說吧。現在是星期五晚上九點鐘,我會給兒童與家庭服務局打個電話,可是現在下雪,又是周末,再考慮到渡輪的班次,恐怕沒有誰能趕過來,最早也得到星期一吧。我們會努力去找孩子的媽媽,還有她的爸爸,萬一有人在找這個小淘氣鬼呢。” “瑪雅。”瑪雅說。 “你叫這個名字嗎?”蘭比亞斯用童稚的聲音說,“這是個好名字。”蘭比亞斯又清清喉嚨,“得有人周末帶這個孩子。我,以及另外幾個警察可以輪流在這兒照看,要麼——” “不,沒事,”A.J.說,“讓小孩一直待在警察局好像不太合適。” “你知道怎麼帶孩子嗎?”蘭比亞斯問。 “只是一個周末而已,能有多難?我會打電話給我的妻姐。有什麼她也不知道的,我會上谷歌搜索。” “谷歌。”孩子說。 “谷歌!那可是個很大的詞,嗯哼。”蘭比亞斯說,“好吧,我星期一會去你那里看看情況如何。世界真有趣,對吧?有人偷了你一本書,還有人給你留了一個孩子。”…See More
Dec 16,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4)

“你到底是誰?”A.J.問那個小孩。不知何故,她不再哭了,而是對他微笑。“瑪雅。”她回答。這個問題容易,A.J.想。“你幾歲了?”他問。瑪雅伸出兩個手指。“你兩歲?”瑪雅又露出微笑,然後朝他伸出胳膊。“你的媽咪呢?”瑪雅哭了起來。她一直朝A.J.伸著胳膊。因為看不到自己還有別的什麼選擇,A.J.把她抱了起來。她至少有一箱二十四本精裝書那樣重,重得能讓他閃了腰。那個小孩摟著他的脖子,A.J.注意到她身上很好聞,像是爽身粉和嬰兒油的氣味。顯然,這不是個被疏於照顧或者受虐待的幼兒。她對人友好,穿得漂亮,期待——不,是要求——關愛。當然,這個包裹的主人隨時會回來,還會作出一番完全站得住腳的解釋。比如說車壞了,要麼那位媽媽突然食物中毒。他以後要重新考慮自己不鎖門的做法。他只想到可能會有人偷東西,卻沒想到可能會有人留下什麼東西。她把他摟得更緊了。越過她的肩膀,A.J.注意到地板上有個艾摩娃娃,它亂蓬蓬的紅色前胸上用一枚安全別針別著一張紙條。他把孩子放下,拿起了艾摩,A.J.一直討厭這個角色,因為它顯得太窮了。“艾摩!”瑪雅說。“對,”A.J.說,“艾摩。”他取下紙條,把娃娃遞給那個小孩。紙條上寫著…See More
Dec 5,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3)

很奇怪的是,妮可去世對生意卻有著相反的影響。盡管他像一位納粹黨衛軍軍官一樣沒什麼感情色彩地定時開門、打烊,妮可去世後那三個月,書店的銷售額是史上最低的。當然,人們那時同情他,但人們是過於同情他了。妮可是本地人,是他們中的一分子。當這位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也是艾麗絲島中學的致辭學生代表)和她眼神嚴肅的丈夫回到艾麗絲島開了一家書店時,他們被感動了。看到總算有年輕人回到家鄉尋求改變,這令人振奮。而她一死,他們覺得自己跟A.J.再無共同之處,除了跟他一樣,都失去了妮可。他們怪他嗎?有些人的確有點怪他。那天晚上為什麼不是他開車送作者回家?他們安慰自己,悄聲說他一直有些怪怪的,還有點異類(他們發誓這麼說絲毫沒有種族歧視的意味);但顯然這個傢伙不是附近這兒的,你要知道。(他出生在新澤西。)那時他們走過那家書店時會屏住呼吸,仿佛那是處墓地。A.J.看了一遍他們的賒帳卡,得出結論:失竊是種可被接受並能促進社交的損失,而死亡卻會讓人們被孤立。到了十二月,銷售額跌回失竊之前的通常水平。星期五——離聖誕節剛好還有兩星期——就在打烊前,A.J.把最後的顧客攆走,收好書款。一個穿著鼓鼓囊囊的外套的男人正對著亞歷…See More
Dec 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2)

盡管A.J.愛書,還擁有一家書店,但他不是特別喜歡作家。他覺得他們不修邊幅、自戀、傻乎乎的,通常也不討人喜歡。他盡量避免認識那些寫了他很喜歡的書的作家,擔心作家本人會破壞他對那些書的感覺。幸好,他不是很喜歡丹尼爾的書,就連他那本受歡迎的第一部長篇也不是很喜歡。至於丹尼爾其人呢?嗯,他一定程度上讓A.J.感到開心。換句話說,丹尼爾帕里什是A.J.最親密的朋友之一。 “這要怪我自己。”第二杯啤酒下肚,A.J.說,“本來應該買保險的,本來應該放進保險櫃的,本來不應該在喝酒時把它拿出來的。不管是誰偷的,我不能說自己完全沒有過失。”鎮靜劑加上酒精,讓A.J.放松下來,把他變得像位哲學家。丹尼爾拿起酒壺又給他倒了一杯。“別那樣了,A.J.,別自責了。”丹尼爾說。“這對我就是當頭棒喝啊,”A.J.說,“我絕對要少喝點酒了。”“喝完這杯再說。”丹尼爾打趣道。他們碰了杯。一個女高中生走進酒吧,她穿著粗斜紋布毛邊短褲,短得底邊那里露出了一點屁股。丹尼爾朝她舉起酒杯。“衣服不錯!”那個女生對他豎起了中指。“你得戒酒了,我也不能再背著伊斯梅偷情了,”丹尼爾說。“可是緊接著我就看到了那樣的短褲,我的决心遭遇嚴峻…See More
Nov 30,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1)

在醫院里,A.J.等待,填表,等待,脫衣服,等待,接受檢查,等待,穿上衣服,等待,接受更多的檢查,等待,再脫衣服。最後,一位中年的全科醫生為他看病。女醫生並不特別擔心他這樣的突然發作。然而各項檢查表明對於他這樣三十九歲的男性來說,他的血壓和膽固醇水平正好處於偏高這一區間。她詢問A.J.的生活方式。他實話實說地回答道:“我不是您所稱的那種酒鬼,不過我的確喜歡至少每星期一次把自己灌醉。偶爾抽煙,吃的全都是冷凍食品。我很少用牙線。我曾是個長跑運動員,但是現在根本不鍛煉。我一個人住,也沒有值得維系的人際關係。自從我妻子去世後,我也討厭起自己的工作。”“哦,就這些嗎?”醫生問,“您還是個年輕人,費克里先生,可是一個人的身體只能承受那麼多。如果您想自殺,我當然能想到更快、更容易的方式。您想死嗎?”A.J.一時答不上來。“因為要是您真的想死,我可以安排對您進行精神方面的觀察。”“我不想死,”過了一會兒A.J.說,“我只是覺得很難一直待在這里。您覺得我瘋了嗎?”“不。我能明白您為什麼有那種感覺。你正在經歷一段艱難時期。先從鍛煉開始吧,”她說,“您會感覺好些的。”“好吧。”“您妻子挺可愛的,”醫生說,“…See More
Nov 27,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0)

A.J.搖搖頭。“我不知道,我蠢,喜歡它在身邊,我想。我喜歡看到它,讓它提醒我什麼時候我不想幹了,什麼時候就可以不幹。我把它放在一個配組合密碼瑣的玻璃盒里。我本來想著那夠安全的了。”確實,除了旅遊季節,艾麗絲島上極少有盜竊案。而此時是十月。“這麼說,有人打破了玻璃盒子還是破解了密碼?”蘭比亞斯問。“都不是。昨天晚上我想一醉方休。真他媽蠢,可是我把那本書拿出來,好讓自己能看著它。就是讓它跟我做個伴吧,我知道這借口很糟糕。”“費克里先生,你為《帖木兒》投過保嗎?”A.J.把頭埋進雙手當中。蘭比亞斯把那理解為書沒有投保。“我大約一年前才發現那本書,是我妻子去世後兩三個月的事。我不想多花錢,就一直沒去辦。我不知道,有上百萬個白癡理由,主要的一條是,我是個白癡。蘭比亞斯警官。”蘭比亞斯沒有費事去糾正他應該是蘭比亞斯警長。“我準備這樣做。首先,我會跟你做一份筆錄。然後,等我的探員來上班後——淡季她只上半天班——我會派她去你那里尋找指紋和別的證據。也許會有所發現。我們還可以做一件事,就是給所有拍賣行和經營這類物品的其他人打電話。如果它像你說的那樣,是本珍本書,那這樣一本來路不明的書出現在市場上,大家…See More
Nov 2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9)

《像里茲飯店那樣大的鑽石》 1922/F.司各特菲茨傑拉德從技術角度說來,這是一部中篇,但是話說回來,中篇屬於灰色地帶。然而,如果你置身於那種不怕麻煩、想要進行這類區分的人群中——我以前就是那種人——你最好還是知道有什麼不一樣。(如果你最後進了一所常春藤聯盟大學*,很可能會遇到這種人。用知識來武裝自己以對付這幫傲慢的傢伙。不過我扯遠了。)埃德加愛倫坡把短篇小說定義為一口氣能讀完的小說。我想像在他那時,“一口氣”持續的時間更長。不過我又扯遠了。這個故事寫作手法巧妙、劍走偏鋒,寫的是用鑽石建造的一個鎮所遇到的挑戰,還寫到富人們為了保衛自己的生活方式極盡所能,展現了菲茨傑拉德的精湛寫作技巧。《了不起的蓋茨比》無疑令人眩目,但是在我看來,那部長篇小說有些地方寫得過於雕琢,就像花員里修剪過的灌木。對他來說,短篇小說發揮空間更大,可以寫得更淩亂一點。《像里茲飯店那樣大的鑽石》就像一個被施了魔法的花員侏儒那樣,富有生氣。關於:何以列入此篇。我應不應該做這件顯而易見的事,告訴你就在我遇到你之前,我也丟失了一件——若估價的話——價值不菲的東西?——A.J.F.*對此,我有自己的看法。要記著,除了通常那些…See More
Nov 21,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8)

那位警察(很少讀書,休假時才會偶爾讀一本傑弗里迪弗的大眾市場版平裝本)想把談話轉回現實。“沒錯,你是書店老板。”“我和我妻子,”A.J.想也沒想地脫口而出,“噢,天哪,我剛才做了件蠢事,就像書中的人物忘記他妻子已死,不經意地使用了‘我們’一詞。真是廢話連篇啊——”他頓了一下去看那位警官的徽章——“蘭比亞斯警官,你跟我都是一部糟糕的長篇小說中的人物。你知道嗎?我們他媽的怎麼到了這里?你很可能自個兒在想,真是個倒霉蛋,然後今天夜里你擁抱自己的孩子時會抱得格外緊,因為那種長篇小說中的人物就是那樣做的。你知道我所說的那種書,對嗎?那種熱門文學小說嘛,會略微著筆於幾個不重要的配角,好顯得很有福克納的風範,無所不包。看看作者多麼關心小人物!普通人!作者的胸懷多麼寬廣!甚至還有你的名字。對於一個形象陳腐的馬薩諸塞州警官來說,蘭比亞斯警官是個完美的名字。你是個種族主義者嗎,蘭比亞斯?因為你那種角色,應該是個種族主義者。”“費克里先生,”蘭比亞斯警官說,“我可以幫你給什麼人打電話嗎?”他是位好警察,習慣了看到悲痛的人以各種方式垮掉。他把手搭到A.J.的肩膀上。“沒錯!對極了,蘭比亞斯警官,此時此刻,你一…See More
Nov 3,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7)

三杯酒之後,他醉倒在桌前。他只有五英尺七英寸高,體重一百四十磅,甚至沒有吃冷凍咖喱肉來補充能量。今晚,他的讀書計劃不會有絲毫進展。“A.J.,”妮可悄聲說,“上床睡覺吧。”終於,他在做夢了。喝了那麼多酒,就是為了這個目的。妮可——他醉後夢中的鬼妻——扶他站了起來。“你很丟人,傻子。你知道嗎?”他點點頭。“冷凍咖喱肉和五美元一瓶的紅酒。”“我這是尊重我繼承的悠久可敬的傳統。”他跟那個鬼魂拖著腳步進了臥室。“恭喜,費克里先生,你正在變成一個貨真價實的酒鬼。”“對不起。”他說。她讓他躺到床上。她的褐色頭髮短短的,像個假小子。“你剪了頭髮,”他說,“怪怪的。”“你今天對那個女孩很糟糕。”“都是因為哈維。”“顯然如此。”她說。“以前認識你的人死了,我不喜歡這樣。”“所以你也沒有炒掉莫莉克洛克?”他點點頭。“你不能繼續這樣下去了。”“我能的,”A.J.說,“我一直是這樣,以後還會這樣。”她吻吻他的前額。“我想我的意思是我不想你這樣。”她不見了。那次事故不怨任何人。下午的一個活動後,她開車送作者回家。她大概在超速駕駛,想要趕上回艾麗絲島的最後一班汽車輪渡;她或許突然急轉,想避免撞上一頭鹿;可能只是因…See More
Nov 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6)

六點,A.J.讓莫莉克洛克下班。“門羅那本新作怎麼樣?”她嘆息了一聲。“為什麼今天每個人都要問我這個問題?”她只是指阿米莉婭,不過莫莉說話愛走極端。“我想是因為你在讀它。”莫莉又嘆息了一聲。“好吧。人物,我說不好,有時候太人性了吧。”“我覺得那更應該說是門羅的優點。”他說。“不知道。更喜歡老式的那種。周一見。”得對莫莉采取點措施了,A.J.把牌子翻到“結束營業”時想。除了喜歡看書,莫莉真的是個非常糟糕的書店店員。但她只是兼職,而且培訓新手很費事,另外,至少她不偷東西。妮可請她,肯定是看中了莽撞無禮的克洛克小姐身上的什麼優點。也許明年夏天,A.J.就能下决心炒了莫莉。A.J.把剩下的顧客都攆了出去(他對一個有機化學學習小組特別惱火,他們什麼都不買,但是從四點鐘起,就在雜誌區那邊安營紮寨——他還相當肯定其中有一位把廁所給堵了),然後他開始處理收據,這項任務跟聽起來一樣令人沮喪。最後他上樓到了所住的閣樓房間。他取出一盒冷凍的咖喱肉放進微波爐,按照盒子上的說明,要加熱九分鐘。他站在那里時,想起了奈特利出版社的那個女孩。她看上去像一位來自上世紀九十年代西雅圖的時間旅行者,穿著上面印著錨形圖案的橡…See More
Oct 27,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5)

阿米莉婭的書目上只有一本短篇小說集,是本處女作。阿米莉婭還沒有把整本書讀完,時間關係,她也很可能不會讀完,但是她喜歡其中第一個短篇。一個美國的六年級某班跟一個印度的六年級某班参加了一個國際筆友活動,敘述者是美國班級里的印度小孩,他一直給美國人提供關於印度文化的滑稽的錯誤信息。她清了清仍然特別乾的喉嚨。“《孟買改名的那年》。我覺得它特別有意——”“別說了。”他說。“我根本還沒跟您說它是關於什麼的書呢。”“就是別說了。”“可是為什麼呢?”“如果你夠坦誠,就會承認你之所以跟我提這本書,只是因為我有部分印度血統,你覺得這本書會合乎我的獨特趣味。我說得對嗎?”阿米莉婭想像著把那臺古董臺式電腦砸到他頭上。“我之所以跟您說這本書是因為您說您喜歡短篇小說集!我的書目上只有這一本。請記住——”她在這里撒了個謊,“——它從第一篇到最後一篇都無比精彩,即使它是本處女作。“還有一點您知道嗎?我喜歡處女作,我喜歡發現新東西。我做這份工作,部分就是因為這一點。”阿米莉婭站起來。她的頭咚咚跳著疼,也許她真的喝得太多了?她的頭咚咚跳,她的心臟也是。“您想聽聽我的想法嗎?”“不是特別想,”他說,“你多大啦,二十五歲?”…See More
Oct 1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4)

阿米莉婭看得出A.J.沒心情聽她推銷冬季書目。她應該主動提出改天再來,可她轉念想到這一路開車到海恩尼斯的兩個小時、坐船到艾麗絲島的八十分鐘以及渡輪十月之後更不定時的班次。“既然我都來了,”阿米莉婭說,“我們過一遍奈特利出版社的冬季書目,您不介意吧?”A.J.的辦公室就是個小儲藏間,沒有窗護,墻上沒掛畫,辦公桌上沒有家人照片,沒有小擺設,沒有逃生通道。里面有書、車庫里用的那種廉價的金屬架、文件櫃和一臺可能來自上世紀的老古董臺式電腦。A.J.沒有問阿米莉婭要喝點什麼,盡管阿米莉婭口渴,她也沒有開口要喝的。她把一張椅子上的書搬開,坐了下來。阿米莉婭開始介紹冬季書目,這份書目是一年中最小的書目,內容最少,期望值最低。有幾本重要的(至少是有前途的)處女作,但其余的都是些出版商只抱最低商業期望值的圖書。盡管如此,阿米莉婭通常最喜歡“冬季書目”。這些書不被看好,可能爆冷門,風險也大。(如果說她也是這樣看待自己的,倒不算太牽強。)她把自己最喜歡的書放到最後來介紹,這是一位八十歲的老人所寫的回憶錄,他單身了大半輩子,七十八歲時結婚。婚後兩年,新娘因癌症去世,享年八十三歲。根據間介,作者在中西部好多家報紙…See More
Oct 2, 2018

比雷艾弗斯's Blog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9)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2:55pm 0 Comments

“唉……我當時是要攻讀美國文學的博士學位,可是放棄了,開了這家書店。我的研究方向是埃德加愛倫坡。《厄舍古屋的倒塌》[37]是一篇挺好的入門作品,告訴人們不能對兒童做什麼。”



“不簡單。”詹妮說。她的意思是那完全沒有幫助。“你真的有把握你能勝任嗎?這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錢、感情以及時間。”



“沒有,”A.J.說,“我沒有把握。但是我覺得瑪雅跟我在一起和跟別人在一起相比,會有同樣不錯的人生機會。我工作時可以照看她,我們互相喜歡,我覺得。”



“愛你。”瑪雅說。…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8)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2:54pm 0 Comments

“你顯然是折服於清唱的魅力。”



她點點頭。“愛你。”



“愛我?你還根本不了解我呢。”A.J.說,“小姑娘,你不應該如此輕易地到處拋撒你的愛。”他把她拉到自己跟前,“我們處得挺好、挺愉快,至少對我來說,是難忘的七十二小時,但是有些人註定不會永遠留在你的生命中。”



她瞪著那雙疑慮的藍色大眼睛看著他。“愛你。”她又說了一遍。…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7)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2:54pm 0 Comments

蘭比亞斯調整了一下瑪雅睡在他腿上的位置。“我一直在考慮那一點。也許她對去哪里沒有計劃,也許她只是坐上第一列火車,然後是第一趟大巴,然後是第一班渡輪,最終到了這里。”



A.J.出於禮貌點了點頭,但他不相信有什麼無緣無故的行為。他愛讀書,他認為該有個解釋。如果第一幕中出現了一把槍,那把槍最好在第三幕中開火。



“也許她想死在一個風景不錯的地方,”蘭比亞斯補充道,“哎,兒童與家庭服務局的那位女士星期一會來取這個開心的小包裹。既然那位母親沒有家人,孩子的父親又不知道是誰,他們就得給她找個寄養家庭。”



A.J.數著抽屜里的現金。“如此安排,對孩子來說挺不容易的,不是嗎?”…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6)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2:52pm 0 Comments

晚飯後,他們把孩子放到第二間臥室里的蒲團上讓她睡覺。



“你幹嗎不索性把孩子留在警察局?”伊斯梅問。



“感覺那樣做不合適。”A.J.說。



“你沒想留下她,對吧?”伊斯梅摩挲著自己的腹部。



“當然沒有。我只照看她到星期一。”



“我想那位媽媽到時候也會出現,改變主意的。”伊斯梅說。



A.J.把那張紙遞給伊斯梅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