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雷艾弗斯
  • Female
  • Piraeus
  • Greec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比雷艾弗斯's Friends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KyrGyz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Cheung Po Tsai Cave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比雷艾弗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比雷艾弗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5)

A.J.摸了摸他口袋里的訂婚戒指。現在時機恰當嗎?不,太引人注目了。 “擁抱我一下。”弗里德曼告訴阿米莉婭。她身子探過桌子,A.J.覺得自己看到那位老先生低頭往阿米莉婭的上衣里面看。 “那就是小說在你們身上產生的力量。”弗里德曼說。 阿米莉婭端詳他。“我想是這樣。”她頓了一下,“只不過這不是小說,對嗎?是真人真事。” “是的,親愛的,那當然。”弗里德曼說。 A.J.插話道:“也許,弗里德曼先生是想說這就是敘事的力量。” 阿米莉婭的媽媽——她的個頭像螞蚱,性格像螳螂——說:“也許,弗里德曼是想說以喜歡一本書為基礎建立起來的一段關係算不上什麼關係。”阿米莉婭的媽媽這時把手伸向弗里德曼先生。“瑪格麗特洛曼。我的丈夫也是幾年前去世的。我的女兒阿米莉婭非要我在查爾斯頓喪偶者讀書會讀您的這本書。大家都覺得這書很精彩。” “哦,真好,真……”弗里德曼對著洛曼太太露出燦爛的笑容。“真……” “怎麼?”洛曼太太又說了一遍。…See More
May 16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4)

“嗯,我不想讓她感覺被逼到了墻角,不得不答應,因為周圍有好多人,你懂吧?”他九歲時,他爸爸帶他去看了一場巨人隊的比賽。結果他們坐到了一個女人旁邊,中場休息時,有人在超大屏幕上向這個女人求婚。攝像機對準那個女人時,她說“我願意”。但是第三節剛一開始,那個女人就無法控制地哭了起來。從那以後,A.J.就不再喜歡橄欖球了。“或許我也不想讓自己感到難堪。” “在派對之後?”瑪雅說。 “對,如果我能鼓起勇氣的話。”他看著瑪雅,“對了,你贊同的吧?” 她點頭,然後在T恤衫上擦了擦她的眼鏡片。“爸爸,我跟她說了動物造型園藝公園的事。” “你到底說了什麼?” “我告訴她我根本不喜歡,而且我相當肯定我們那次去羅得島就是為了看她。” “你為什麼要跟她說這個?” “她幾個月前說過,你這個人有時候讓人難以猜到心思。” “恐怕那大概是真的。”…See More
May 13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3)

“事實並非如此,”A.J.說,“我喜歡抱怨他們,但是我賣給他們很多書。另外,妮可曾說過,跟通行的觀念相反,為作家舉辦活動最好的時間是八月。那時人們都會感到很無聊,為了解悶干什麼都行,甚至去聽作家朗誦。” “作家朗誦會,”阿米莉婭說,“天哪,那可算不上是種娛樂。” “跟《真愛如血》比起來吧,我想就算不上了。” 她充耳不聞。“事實上,我喜歡朗誦會。”她剛入出版這一行時,有位男朋友拉她去参加了在九十二街Y[79]舉辦的一次憑票入內的艾麗絲麥克德莫特[80]的朗誦會。阿米莉婭本以為她不喜歡《迷人的比利》,但是當她聽到麥克德莫特朗讀時——她揮動胳膊的樣子、她對某些詞的強調——她意識到之前自己根本沒有看懂那本小說。他們参加完朗誦會離開時,那位男朋友在地鐵上向她道歉:“如果這次安排得有點糟糕,對不起。”一周後,阿米莉婭結束了他們的關係。她現在禁不住想當時自己是多麼年輕氣盛,標準是高得多麼離譜。 “好吧,”阿米莉婭對A.J.說,“我會安排你跟宣傳人員聯系。” “你也會來的,對吧?” “我盡量。我媽媽八月份來看我,所以……” “帶她來!”A.J.說,“我想見見你媽媽。”…See More
May 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2)

《卡拉維拉縣馳名的跳蛙》1865/馬克吐溫一個初具後現代主義風貌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嗜賭之人和他被打敗的青蛙的故事。情節沒什麼,但是值得一讀,因為吐溫信筆書寫的敘述富有樂趣。(讀吐溫的作品時,我經常懷疑他比我更開心。) 《跳蛙》總是讓我想到利昂弗里德曼來這里的時候。你還記得嗎,瑪雅?如果不記得,哪天讓艾米跟你說說吧。…See More
May 1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1)

在那座豪宅里,瑪雅想起了《天使雕像》,蘭比亞斯沒有看過那本書。 “哦,你一定要看,蘭比亞斯,”瑪雅說,“你會愛上它的。里面有個女孩還有她的弟弟,他們離家出走了……” “離家出走不是件可以一笑置之的事。”蘭比亞斯皺起眉頭,“作為警察,我可告訴你在街頭的小孩不會學好。” 瑪雅接著說:“他們去了紐約的一家大博物館,藏在那里。那……” “那是犯法的,就是這樣,”蘭比亞斯說,“那絕對是非法闖入。很可能還是打破什麼東西闖進去的。” “蘭比亞斯,”瑪雅說,“你沒有抓住重點。” 在豪宅里吃過一頓不菲的午餐後,他們開車前往普羅維登斯,登記入住賓館。 “你去看阿米莉婭吧,”蘭比亞斯對A.J.說,“我在考慮和孩子去市里的兒童博物館。我想讓她看看藏身一家博物館里不可行的諸多原因。至少在‘九一一’之後的世界是這樣。” “你不必那麼做。”A.J.本計劃帶著瑪雅一起去,好讓去看望阿米莉婭這件事顯得沒那麼刻意。(是的,他就是這麼不爭氣,還想用自己的寶貝女兒打掩護。) “別滿臉愧疚的,”蘭比亞斯說,“教父就是幹這個的。後援。”…See More
Apr 26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0)

“對了,婚禮是什麼時候?還是已經舉辦過了?” 她擡頭看著他。“事實上,婚禮取消了。” “對不起。”A.J.說。 “有段時間了,聖誕節的時候。” “因為是他打的電話,我才想著……” “他當時正好闖上門來。我跟我的前男友們努力做朋友,”阿米莉婭說,“我就是那種人。” A.J.知道自己冒昧了,但還是忍不住問:“出了什麼事呢?” “布雷特人很不錯,但悲哀的事實是,我們真的沒有多少共同點。” “情趣相投的確挺重要。”A.J.說。 阿米莉婭的手機響了。“是我媽媽,我得接這個電話,”她說,“幾個月後見,好嗎?” A.J.點頭。Skype斷掉了,阿米莉婭的狀態變成了“離開”。 他打開瀏覽器,搜索下面的短語:“教育性家庭景點,普羅維登斯,羅得島。”沒搜到什麼很特別的:一家兒童博物館、一家玩具娃娃博物館、一座燈塔和一些他在波士頓更容易去到的地方。他選定了樸茨茅斯的一座格林動物造型園藝公園。不久前,他和瑪雅看過一本繪本,里面有園藝造型的動物,她似乎對這個主題有點興趣。另外,他們出一下小島也挺好,對吧?他會帶瑪雅去看那些動物,然後往普羅維登斯拐一下,去看望一位生病的朋友。…See More
Apr 22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9)

終於,三月到了。道路解凍了,一切都變得汗穢不堪。渡輪服務恢復了,丹尼爾帕里什又開始了漫遊。銷售代表們帶著夏季的書目來到這里,A.J.不辭辛勞地對他們熱情相待。他開始以打領帶來向瑪雅表明他“在工作”,與“在家”相區別。 或許因為這是他最期待的會面,他把阿米莉婭的上門推銷安排到了最後。在他們約定日期的前兩周,他給她發了條短信:“你覺得裴廓德餐廳可以嗎?還是你更想試試新地方?” “這次去裴廓德我請客。”她回覆道,“你看《真愛如血》了嗎?” 那年冬天的天氣特別不方便人們社交,所以晚上瑪雅入睡後,A.J.看完了四季《真愛如血》。他挺快就看完了,因為他比預期的更喜歡——它把幾種元素雜糅在一起:弗蘭納里奧康納式的南方哥特風格、《厄舍古屋的倒塌》加上《羅馬帝國艷情史》。他一直計劃著阿米莉婭來到這里後,隨意引用他所掌握的《真愛如血》的知識,讓她嘆服。 “來了你就知道。”他寫道,但是沒有按發送鍵,因為他覺得這則短信聽著調情意味太濃。他不知道阿米莉婭的婚禮定的是什麼時候,所以現在她有可能是位已婚女士。“下星期四見。”他寫道。…See More
Apr 19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8)

“你覺得有孩子就夠了,可孩子會長大。你覺得有工作就夠了,可工作並不像溫暖的身體。”他懷疑奧倫斯卡夫人已經猛灌了幾杯蘇紅伏特加。 “節日愉快,奧倫斯卡夫人。” 跟瑪雅一起走回家時,他思忖著那位老師的話。他已經獨身過了近六年。悲傷讓他不堪承受,但是獨自生活呢,他倒是從不特別在意。另外,他不想要一個溫暖卻朽老的身體,他想要阿米莉婭洛曼,還有她那寬闊的胸懷和糟糕的著裝。至少是某個像她那樣的人。 開始下雪了,雪花沾在瑪雅的鬍鬚上。他想拍張照片,但是他不想專門去做停下來拍一張照片這種事。“鬍鬚跟你挺稱。”A.J.告訴她。 這句對她鬍鬚的贊美引出一連串對於那場表演的評論,可A.J.心不在焉的。“瑪雅,”他說,“你知道我有多少歲嗎?” “知道,”她說,“二十二。” “我比那要大得多。” “八十九歲?” “我……”他把兩只手掌舉了四次,然後伸出三根手指。 “四十三歲?” “算得好。我四十三歲了,這些年,我學到的是愛過然後失去只有更好,等等等等,和跟某個你並不是很喜歡的人在一起相比,更好的是一個人過。你同意嗎?” 她嚴肅地點點頭,她的老鼠耳朵幾乎要掉了。…See More
Apr 13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7)

她又押了一口酒。 “或者說說你最近讀了什麼?” “我最近讀的……”她皺起眉頭,“我最近讀的是這份菜單。” “那麼我最近讀的就是你的項鏈,”他說,“瑪麗亞。” 此後這頓飯吃得融洽無比。他永遠不會知曉瑪麗亞讀了什麼。 接下來,書店里的瑪吉妮安排他跟她的鄰居約會,那是一位活潑的女消防員,名叫羅西。羅西一頭黑髮,有一道挑染成藍色,胳膊上的肌肉特別發達,笑起來聲音特別洪亮,她把她短短的指甲塗成紅色,上面還有橙色的火苗。羅西讀大學時曾獲得跨欄跑冠軍,她喜歡讀體育史,特別是運動員的回憶錄。 他們第三次約會,當她正在描述何塞坎塞科[67]的《棒球如何做大》中的精彩片斷時,A.J.打斷了她。“你知道那些書全都是有人代筆的嗎?” 羅西說她知道,她無所謂。“這些表現突出的人們一直在忙著訓練,他們哪有時間去學習寫書呢?” “可這些書……我的看法是,從根本上說來,它們都是謊言。” 羅西的頭朝A.J.探過去,用艷紅的指甲敲打著桌子。“你是個勢利鬼,知道嗎?那讓你錯過很多東西。” “以前有人這樣跟我說過。” “人這一生就是一部運動員回憶錄,”她說,“你努力訓練,取得成功,但是到最後你的身體不行了,一切就結束了。”…See More
Apr 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6)

“我的朋友們叫我艾米。”她說。瑪雅從沒見過A.J.這麼忙。“爸爸,”她問,“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家庭作業?” “有些是課外的。”他說。 “‘課外的’是什麼意思?” “我要是你,就會去查一查。” 對於除了有一個愛講話、上幼兒園的女兒,另外還要打理一份小生意的人來說,讀完整整一個季度的書目——即使是像奈特利這樣中等規模出版社的——需要花大量時間。他每讀完一本奈特利出版社的書,都會給阿米莉婭發一封郵件講講他的看法。在郵件中,他沒辦法讓自己用上“艾米”這個昵稱,盡管已經得到允許。有時如果他確實感覺對什麼很有共鳴,就打電話給她。要是他討厭哪本書,他會給她發條短信:“不適合我。”對阿米莉婭而言,她從來沒有被一位客户如此關注過。 “你難道沒有別的出版社的書要讀嗎?”阿米莉婭給他發短信。 A.J.想了很久該怎樣回覆。第一稿寫的是“我不像喜歡你那樣喜歡別的銷售代表”,但是他認為在一個有位美國英雄式的未婚夫的女孩眼里,這樣說太放肆了。他重寫:“我想是因為這份奈特利出版社的書目很引人入勝。”…See More
Mar 16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5)

“你的童年在那時正式結束了。” “我再也回不到從前那樣了。”A.J.說。 “也許白女巫的不一樣,施了魔法的土耳其軟糖味道更好。” “要麼也許劉易斯是想說明愛德蒙不需要怎麼哄,就會背叛自己的家人。” “這話說得很尖刻。”阿米莉婭說。 “你吃過土耳其軟糖嗎,阿米莉婭?” “沒有。”她說。 “我得給你弄點。”他說。 “我要是很喜歡該怎麼辦?”她問。 “我大概會看低你吧。” “嗯,我不會為了讓你喜歡而撒謊,A.J.。我最突出的優點之一,就是誠實。” “你剛剛跟我說過你本來會裝作對海鮮過敏,好免於在這里吃飯。”A.J.說。 “對,可那隻是為了不傷害客户的感情。對於像土耳其軟糖這等重要的事,我絕對不會撒謊。” 他們點了食物,然後阿米莉婭從她的大手提袋里取出冬季書目。“好了,奈特利。”她說。 “奈特利。”他也說了一遍。…See More
Feb 2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4)

“有時書本也要到適當的時候才會引起我們共鳴。” “對弗里德曼先生來說,這可沒多大安慰啊。”阿米莉婭說。 “嗯,我要訂一箱封面同樣糟糕的平裝本。另外,等夏天遊客到來時,也許我們可以請弗里德曼先生過來做一次活動。” “如果他能活那麼久的話。”阿米莉婭說。 “他病了嗎?”A.J.問。 “沒有,不過他好像有九十歲了!” A.J.哈哈大笑。“嗯,阿米莉婭,兩周後再見,我想。” “也許下次我跟你說什麼是冬季書目上的最佳圖書時,你就會聽我的了!”阿米莉婭說。 “很可能不會。我老了,各方面定型了,秉性難移。” “你還沒那麼老呢。”她說。 “跟弗里德曼先生相比還不老,我想。”A.J.清清喉嚨,“你過來時,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吃個晚飯什麼的。” 銷售代表和書店老板一起吃飯根本沒有什麼不尋常,但阿米莉婭察覺出A.J.說這話時帶著某種語氣,她接著澄清道:“我們可以過一遍最新的冬季書目。” “對,那當然,”A.J.也回答得太快了,“你來一趟艾麗絲島真是太遠了,你會餓的。我以前從來沒有提議過,是我失禮。” “那我們晚一點吃個午飯吧,”阿米莉婭說,“我需要坐回海恩尼斯的最後一班渡輪。”…See More
Feb 20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3)

瑪雅按住A.J.的手,讓他先別翻頁。她掃了一眼圖畫,又看看那頁字,然後再看圖畫。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紅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瑪雅,A.J.費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島書店一樣。“怎麼了?”他問。 “紅色。”她說。她抓起他的手,把它拉過來指向那個詞。《好人難尋》1953/弗蘭納里奧康納[55]全家出遊出了岔子。這是艾米最喜歡的一篇。(她表面上顯得那麼可愛,不是嗎?)我跟艾米並非總是品位完全一致,但是這一篇呢,我喜歡。 她告訴我她很喜歡這一篇時,我想到之前沒有猜到過的她的性格中那些奇怪而精彩的方面,一些隱秘的地方,我也許想去探究一下。 關於政治、上帝和愛,人們都講些無聊的謊話。想要了解一個人,你只需問一個問題:“你最喜歡哪本書?”…See More
Feb 1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2)

書店有十五個瑪雅寬,二十個瑪雅長。她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她有次花了一下午時間,通過在室內一次次躺下而測量出來的。幸好沒有超過三十個瑪雅長,因為那天她最多只會數到三十。 從她在地板上的有利位置望出去,人們就是鞋子。夏天是涼鞋,冬天是皮靴。莫莉克洛克有時穿高度到膝部的紅色皮靴。A.J.穿的是鞋頭為白色的黑色運動鞋。蘭比亞斯穿的是圓圓的大頭鞋,伊斯梅穿時而像昆蟲時而又像珠寶的平根鞋。丹尼爾帕里什穿棕色的懶漢船鞋,鞋里還裝著一便士。 就在書店上午十點鐘開門營業之前,她到了她的目的地,繪本書全都在那一排。 瑪雅拿到一本書會先去聞。她拆掉書的封套,然後舉到臉前,讓硬紙板包著自己的耳朵。書本典型的味道有這些:爸爸的香皂,青草,大海,櫥房里的餐桌以及奶酪。 她研究那些畫,盡量用它們編出故事。這工作挺累人,但即使才三歲,她就了解了一些比喻。例如,繪本里的動物並不總是動物,它們有時代表父母和孩子。一頭打著領帶的熊可能是爸爸,一頭戴著金色假髮的熊可能是媽媽。從圖畫中可以了解挺多故事內容,但有時圖畫會誤導你。她更喜歡認字。…See More
Feb 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1)

瑪雅的非受洗派對在萬聖節前一周舉行。除了参加派對的幾個小孩穿著萬聖節服裝,這場派對跟洗禮派對或圖書派對並無太大區別。A.J.看著穿粉紅色禮服的瑪雅,心里隱約沸騰著一種熟悉的、略微有點讓他難以忍受的歡欣感。他想大笑,想一拳砸在墻上。他覺得自己醉了,或者至少是喝了太多汽水。精神失常了。一開始他覺得這是快樂,而後才知道這就是愛。要命的愛,他想。真是煩人。這完全毀了他打算把自己喝死、把生意做垮的計劃。這其中最令人惱火的是,一旦一個人在乎一件事,就發現自己不得不開始在乎一切事。 不,這其中最令人惱火的是,他甚至開始喜歡艾摩了。折疊桌上放著有艾摩形象的紙盤子,盤子里裝著椰味蝦。這些都是A.J.愉快地從各商店采購回來的。在書店對面暢銷書那邊,蘭比亞斯在高談闊論,都是些陳詞濫調,但都發自內心,恰當得體:A.J.怎樣把壞事變成好事,瑪雅如何絕處逢生,上帝關上一扇門卻又打開一面窗的做法在這里確實如此,等等。他朝A.J.微笑,A.J.舉起酒杯,回以微笑。後來,盡管事實上A.J.不信上帝,他卻閉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感謝起所有人,那種更強的力量。…See More
Jan 31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0)

她很嚴肅地點點頭,然後翻動書頁。 “這些作者中有些人真是才華橫溢,”A.J.說,“我以前真的不知道。” 瑪雅輕輕拍了拍那本書。他們在讀《小豌豆》[46],故事是說一顆豌豆得把他的糖全吃了,然後才能吃作為餐後甜點的蔬菜。 “這叫說反話,瑪雅。”A.J.說。 “熨斗[47]。”她說。她做了個熨衣服的動作。 “反話。”他又說了一遍。 瑪雅仰著頭,A.J.想還是以後再教她什麼是反話。蘭比亞斯警長是書店的常客,為了使自己的到訪理由更充分些,他買書。因為蘭比亞斯不願意浪費錢,他也真的閱讀那些書。一開始,他主要買大眾市場平裝版圖書——傑弗里迪弗和詹姆斯帕特森(或者替他寫作的不管什麼人)——後來A.J.讓他上了個臺階,賣尤奈斯博[48]和埃爾莫倫納德[49]的平裝書給他。這兩位作家都讓蘭比亞斯一讀鐘情,A.J.就又給他提升了一點,讓他讀沃爾特莫斯利[50],然後是科馬克麥卡錫[51]。A.J.最近跟他推薦凱特阿特金森[52]的《塵封舊案》。…See More
Jan 24

比雷艾弗斯's Blog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5)

Posted on May 13, 2019 at 10:15pm 0 Comments

A.J.摸了摸他口袋里的訂婚戒指。現在時機恰當嗎?不,太引人注目了。



“擁抱我一下。”弗里德曼告訴阿米莉婭。她身子探過桌子,A.J.覺得自己看到那位老先生低頭往阿米莉婭的上衣里面看。



“那就是小說在你們身上產生的力量。”弗里德曼說。



阿米莉婭端詳他。“我想是這樣。”她頓了一下,“只不過這不是小說,對嗎?是真人真事。”



“是的,親愛的,那當然。”弗里德曼說。…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4)

Posted on May 12, 2019 at 1:58pm 0 Comments

“嗯,我不想讓她感覺被逼到了墻角,不得不答應,因為周圍有好多人,你懂吧?”他九歲時,他爸爸帶他去看了一場巨人隊的比賽。結果他們坐到了一個女人旁邊,中場休息時,有人在超大屏幕上向這個女人求婚。攝像機對準那個女人時,她說“我願意”。但是第三節剛一開始,那個女人就無法控制地哭了起來。從那以後,A.J.就不再喜歡橄欖球了。“或許我也不想讓自己感到難堪。”



“在派對之後?”瑪雅說。



“對,如果我能鼓起勇氣的話。”他看著瑪雅,“對了,你贊同的吧?”



她點頭,然後在T恤衫上擦了擦她的眼鏡片。“爸爸,我跟她說了動物造型園藝公園的事。”…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3)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3:09pm 0 Comments

“事實並非如此,”A.J.說,“我喜歡抱怨他們,但是我賣給他們很多書。另外,妮可曾說過,跟通行的觀念相反,為作家舉辦活動最好的時間是八月。那時人們都會感到很無聊,為了解悶干什麼都行,甚至去聽作家朗誦。”



“作家朗誦會,”阿米莉婭說,“天哪,那可算不上是種娛樂。”



“跟《真愛如血》比起來吧,我想就算不上了。”…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32)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3:09pm 0 Comments

《卡拉維拉縣馳名的跳蛙》

1865/馬克吐溫

一個初具後現代主義風貌的故事,講的是一個嗜賭之人和他被打敗的青蛙的故事。情節沒什麼,但是值得一讀,因為吐溫信筆書寫的敘述富有樂趣。(讀吐溫的作品時,我經常懷疑他比我更開心。)



《跳蛙》總是讓我想到利昂弗里德曼來這里的時候。你還記得嗎,瑪雅?如果不記得,哪天讓艾米跟你說說吧。…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