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雷艾弗斯
  • Female
  • Piraeus
  • Greece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比雷艾弗斯's Friends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Gwadar 瓜達爾
  • Taklamakan
  • 突然突闕起來
  • KyrGyz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Cheung Po Tsai Cave
  • 字詞過度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比雷艾弗斯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比雷艾弗斯's Page

Latest Activity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6)

“我的朋友們叫我艾米。”她說。瑪雅從沒見過A.J.這麼忙。“爸爸,”她問,“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家庭作業?” “有些是課外的。”他說。 “‘課外的’是什麼意思?” “我要是你,就會去查一查。” 對於除了有一個愛講話、上幼兒園的女兒,另外還要打理一份小生意的人來說,讀完整整一個季度的書目——即使是像奈特利這樣中等規模出版社的——需要花大量時間。他每讀完一本奈特利出版社的書,都會給阿米莉婭發一封郵件講講他的看法。在郵件中,他沒辦法讓自己用上“艾米”這個昵稱,盡管已經得到允許。有時如果他確實感覺對什麼很有共鳴,就打電話給她。要是他討厭哪本書,他會給她發條短信:“不適合我。”對阿米莉婭而言,她從來沒有被一位客户如此關注過。 “你難道沒有別的出版社的書要讀嗎?”阿米莉婭給他發短信。 A.J.想了很久該怎樣回覆。第一稿寫的是“我不像喜歡你那樣喜歡別的銷售代表”,但是他認為在一個有位美國英雄式的未婚夫的女孩眼里,這樣說太放肆了。他重寫:“我想是因為這份奈特利出版社的書目很引人入勝。”…See More
Mar 16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5)

“你的童年在那時正式結束了。” “我再也回不到從前那樣了。”A.J.說。 “也許白女巫的不一樣,施了魔法的土耳其軟糖味道更好。” “要麼也許劉易斯是想說明愛德蒙不需要怎麼哄,就會背叛自己的家人。” “這話說得很尖刻。”阿米莉婭說。 “你吃過土耳其軟糖嗎,阿米莉婭?” “沒有。”她說。 “我得給你弄點。”他說。 “我要是很喜歡該怎麼辦?”她問。 “我大概會看低你吧。” “嗯,我不會為了讓你喜歡而撒謊,A.J.。我最突出的優點之一,就是誠實。” “你剛剛跟我說過你本來會裝作對海鮮過敏,好免於在這里吃飯。”A.J.說。 “對,可那隻是為了不傷害客户的感情。對於像土耳其軟糖這等重要的事,我絕對不會撒謊。” 他們點了食物,然後阿米莉婭從她的大手提袋里取出冬季書目。“好了,奈特利。”她說。 “奈特利。”他也說了一遍。…See More
Feb 2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4)

“有時書本也要到適當的時候才會引起我們共鳴。” “對弗里德曼先生來說,這可沒多大安慰啊。”阿米莉婭說。 “嗯,我要訂一箱封面同樣糟糕的平裝本。另外,等夏天遊客到來時,也許我們可以請弗里德曼先生過來做一次活動。” “如果他能活那麼久的話。”阿米莉婭說。 “他病了嗎?”A.J.問。 “沒有,不過他好像有九十歲了!” A.J.哈哈大笑。“嗯,阿米莉婭,兩周後再見,我想。” “也許下次我跟你說什麼是冬季書目上的最佳圖書時,你就會聽我的了!”阿米莉婭說。 “很可能不會。我老了,各方面定型了,秉性難移。” “你還沒那麼老呢。”她說。 “跟弗里德曼先生相比還不老,我想。”A.J.清清喉嚨,“你過來時,也許我們可以一起吃個晚飯什麼的。” 銷售代表和書店老板一起吃飯根本沒有什麼不尋常,但阿米莉婭察覺出A.J.說這話時帶著某種語氣,她接著澄清道:“我們可以過一遍最新的冬季書目。” “對,那當然,”A.J.也回答得太快了,“你來一趟艾麗絲島真是太遠了,你會餓的。我以前從來沒有提議過,是我失禮。” “那我們晚一點吃個午飯吧,”阿米莉婭說,“我需要坐回海恩尼斯的最後一班渡輪。”…See More
Feb 20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3)

瑪雅按住A.J.的手,讓他先別翻頁。她掃了一眼圖畫,又看看那頁字,然後再看圖畫。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紅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瑪雅,A.J.費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島書店一樣。“怎麼了?”他問。 “紅色。”她說。她抓起他的手,把它拉過來指向那個詞。《好人難尋》1953/弗蘭納里奧康納[55]全家出遊出了岔子。這是艾米最喜歡的一篇。(她表面上顯得那麼可愛,不是嗎?)我跟艾米並非總是品位完全一致,但是這一篇呢,我喜歡。 她告訴我她很喜歡這一篇時,我想到之前沒有猜到過的她的性格中那些奇怪而精彩的方面,一些隱秘的地方,我也許想去探究一下。 關於政治、上帝和愛,人們都講些無聊的謊話。想要了解一個人,你只需問一個問題:“你最喜歡哪本書?”…See More
Feb 1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2)

書店有十五個瑪雅寬,二十個瑪雅長。她之所以知道,是因為她有次花了一下午時間,通過在室內一次次躺下而測量出來的。幸好沒有超過三十個瑪雅長,因為那天她最多只會數到三十。 從她在地板上的有利位置望出去,人們就是鞋子。夏天是涼鞋,冬天是皮靴。莫莉克洛克有時穿高度到膝部的紅色皮靴。A.J.穿的是鞋頭為白色的黑色運動鞋。蘭比亞斯穿的是圓圓的大頭鞋,伊斯梅穿時而像昆蟲時而又像珠寶的平根鞋。丹尼爾帕里什穿棕色的懶漢船鞋,鞋里還裝著一便士。 就在書店上午十點鐘開門營業之前,她到了她的目的地,繪本書全都在那一排。 瑪雅拿到一本書會先去聞。她拆掉書的封套,然後舉到臉前,讓硬紙板包著自己的耳朵。書本典型的味道有這些:爸爸的香皂,青草,大海,櫥房里的餐桌以及奶酪。 她研究那些畫,盡量用它們編出故事。這工作挺累人,但即使才三歲,她就了解了一些比喻。例如,繪本里的動物並不總是動物,它們有時代表父母和孩子。一頭打著領帶的熊可能是爸爸,一頭戴著金色假髮的熊可能是媽媽。從圖畫中可以了解挺多故事內容,但有時圖畫會誤導你。她更喜歡認字。…See More
Feb 5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1)

瑪雅的非受洗派對在萬聖節前一周舉行。除了参加派對的幾個小孩穿著萬聖節服裝,這場派對跟洗禮派對或圖書派對並無太大區別。A.J.看著穿粉紅色禮服的瑪雅,心里隱約沸騰著一種熟悉的、略微有點讓他難以忍受的歡欣感。他想大笑,想一拳砸在墻上。他覺得自己醉了,或者至少是喝了太多汽水。精神失常了。一開始他覺得這是快樂,而後才知道這就是愛。要命的愛,他想。真是煩人。這完全毀了他打算把自己喝死、把生意做垮的計劃。這其中最令人惱火的是,一旦一個人在乎一件事,就發現自己不得不開始在乎一切事。 不,這其中最令人惱火的是,他甚至開始喜歡艾摩了。折疊桌上放著有艾摩形象的紙盤子,盤子里裝著椰味蝦。這些都是A.J.愉快地從各商店采購回來的。在書店對面暢銷書那邊,蘭比亞斯在高談闊論,都是些陳詞濫調,但都發自內心,恰當得體:A.J.怎樣把壞事變成好事,瑪雅如何絕處逢生,上帝關上一扇門卻又打開一面窗的做法在這里確實如此,等等。他朝A.J.微笑,A.J.舉起酒杯,回以微笑。後來,盡管事實上A.J.不信上帝,他卻閉上眼睛,全心全意地感謝起所有人,那種更強的力量。…See More
Jan 31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0)

她很嚴肅地點點頭,然後翻動書頁。 “這些作者中有些人真是才華橫溢,”A.J.說,“我以前真的不知道。” 瑪雅輕輕拍了拍那本書。他們在讀《小豌豆》[46],故事是說一顆豌豆得把他的糖全吃了,然後才能吃作為餐後甜點的蔬菜。 “這叫說反話,瑪雅。”A.J.說。 “熨斗[47]。”她說。她做了個熨衣服的動作。 “反話。”他又說了一遍。 瑪雅仰著頭,A.J.想還是以後再教她什麼是反話。蘭比亞斯警長是書店的常客,為了使自己的到訪理由更充分些,他買書。因為蘭比亞斯不願意浪費錢,他也真的閱讀那些書。一開始,他主要買大眾市場平裝版圖書——傑弗里迪弗和詹姆斯帕特森(或者替他寫作的不管什麼人)——後來A.J.讓他上了個臺階,賣尤奈斯博[48]和埃爾莫倫納德[49]的平裝書給他。這兩位作家都讓蘭比亞斯一讀鐘情,A.J.就又給他提升了一點,讓他讀沃爾特莫斯利[50],然後是科馬克麥卡錫[51]。A.J.最近跟他推薦凱特阿特金森[52]的《塵封舊案》。…See More
Jan 24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9)

“唉……我當時是要攻讀美國文學的博士學位,可是放棄了,開了這家書店。我的研究方向是埃德加愛倫坡。《厄舍古屋的倒塌》[37]是一篇挺好的入門作品,告訴人們不能對兒童做什麼。” “不簡單。”詹妮說。她的意思是那完全沒有幫助。“你真的有把握你能勝任嗎?這需要投入大量的金錢、感情以及時間。” “沒有,”A.J.說,“我沒有把握。但是我覺得瑪雅跟我在一起和跟別人在一起相比,會有同樣不錯的人生機會。我工作時可以照看她,我們互相喜歡,我覺得。” “愛你。”瑪雅說。 “對,她老是那麼說。”A.J.講,“要先贏得別人的愛才能付出,我一直這樣提醒她,可是說實話,我覺是這是那個狡猾的艾摩帶來的影響。它誰都愛,你知道嗎?”…See More
Dec 31,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8)

“你顯然是折服於清唱的魅力。” 她點點頭。“愛你。” “愛我?你還根本不了解我呢。”A.J.說,“小姑娘,你不應該如此輕易地到處拋撒你的愛。”他把她拉到自己跟前,“我們處得挺好、挺愉快,至少對我來說,是難忘的七十二小時,但是有些人註定不會永遠留在你的生命中。” 她瞪著那雙疑慮的藍色大眼睛看著他。“愛你。”她又說了一遍。 A.J.用毛巾擦乾她的頭髮,然後聞聞香不香。“我擔心你。要是你誰都愛,大多時候到頭來會受到感情傷害。我想,相對你短短的人生,你覺得似乎已經認識我很久了。你對時間的看法事實上是扭曲的,瑪雅。可是我老了,很快你就會忘了你曾認識我。” 莫莉克洛克敲了敲住處的門。“社會福利部門的那個女人在樓下。我讓她上來好嗎?” A.J.點點頭。 他把瑪雅拉到他的腿上,他們等著,聽著社會福利工作人員走上吱嘎作響的樓梯。“別害怕,瑪雅。這位女士會為你找到一個完美的家,比這里好。你不能將來一輩子都在一個墊子上睡,你知道的。你不會想去認識那種一輩子都在墊子上睡覺的人。”…See More
Dec 29,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7)

蘭比亞斯調整了一下瑪雅睡在他腿上的位置。“我一直在考慮那一點。也許她對去哪里沒有計劃,也許她只是坐上第一列火車,然後是第一趟大巴,然後是第一班渡輪,最終到了這里。” A.J.出於禮貌點了點頭,但他不相信有什麼無緣無故的行為。他愛讀書,他認為該有個解釋。如果第一幕中出現了一把槍,那把槍最好在第三幕中開火。 “也許她想死在一個風景不錯的地方,”蘭比亞斯補充道,“哎,兒童與家庭服務局的那位女士星期一會來取這個開心的小包裹。既然那位母親沒有家人,孩子的父親又不知道是誰,他們就得給她找個寄養家庭。” A.J.數著抽屜里的現金。“如此安排,對孩子來說挺不容易的,不是嗎?” “有可能,”蘭比亞斯說,“可是她這麼小,大概會一切順利吧。” A.J.又數了一遍抽屜中的現金。“你說那位母親就被安排過寄養?” 蘭比亞斯點點頭。 “我想她認為這個孩子在書店里會有更好的生活。” “誰說得準呢?” “我沒有宗教信仰,蘭比亞斯警長。我不相信命運。我的妻子,她相信命運。” 就在這時,瑪雅醒了,她朝A.J.伸出胳膊。A.J.合上收款機的抽屜,從蘭比亞斯那里把她接過來。蘭比亞斯覺得自己聽到那個小女孩叫A.J.“爸爸”。…See More
Dec 2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6)

晚飯後,他們把孩子放到第二間臥室里的蒲團上讓她睡覺。 “你幹嗎不索性把孩子留在警察局?”伊斯梅問。 “感覺那樣做不合適。”A.J.說。 “你沒想留下她,對吧?”伊斯梅摩挲著自己的腹部。 “當然沒有。我只照看她到星期一。” “我想那位媽媽到時候也會出現,改變主意的。”伊斯梅說。 A.J.把那張紙遞給伊斯梅看。 “可憐的人。”伊斯梅說。 “我看也是,可是我做不到,我做不到就那樣把自己的孩子遺棄在一家書店里。” 伊斯梅聳聳肩。“那個女孩很可能有自己的理由。” “你怎麼知道是個女孩?”A.J.問,“有可能是個實在山窮水盡的中年婦女。” “我覺得那封信的語氣聽著年輕,我想。或許筆跡也是。”伊斯梅說。她的手指在自己的短頭髮中劃拉了一下,“你別的方面怎麼樣?” “我還行。”A.J.說。他意識到自己有幾個小時沒有想到《帖木兒》或者妮可了。 伊斯梅洗了碗,盡管A.J.讓她別管了。“我不會留著她的,”A.J.又說了一遍,“我一個人住,又沒存下多少錢,而且生意也不算紅火。” “當然不會,”伊斯梅說,“你這樣的過法要養個孩子太說不過去了。”她把盤子擦乾後放好,“不過,你開始偶爾吃點新鮮蔬菜也沒有壞處。”…See More
Dec 19,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5)

“蘭比亞斯警長,我覺得你對此事沒有表現出足夠的關心。” 蘭比亞斯清清喉嚨,站直了身子。“好吧,這麼說吧。現在是星期五晚上九點鐘,我會給兒童與家庭服務局打個電話,可是現在下雪,又是周末,再考慮到渡輪的班次,恐怕沒有誰能趕過來,最早也得到星期一吧。我們會努力去找孩子的媽媽,還有她的爸爸,萬一有人在找這個小淘氣鬼呢。” “瑪雅。”瑪雅說。 “你叫這個名字嗎?”蘭比亞斯用童稚的聲音說,“這是個好名字。”蘭比亞斯又清清喉嚨,“得有人周末帶這個孩子。我,以及另外幾個警察可以輪流在這兒照看,要麼——” “不,沒事,”A.J.說,“讓小孩一直待在警察局好像不太合適。” “你知道怎麼帶孩子嗎?”蘭比亞斯問。 “只是一個周末而已,能有多難?我會打電話給我的妻姐。有什麼她也不知道的,我會上谷歌搜索。” “谷歌。”孩子說。 “谷歌!那可是個很大的詞,嗯哼。”蘭比亞斯說,“好吧,我星期一會去你那里看看情況如何。世界真有趣,對吧?有人偷了你一本書,還有人給你留了一個孩子。”…See More
Dec 16,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4)

“你到底是誰?”A.J.問那個小孩。不知何故,她不再哭了,而是對他微笑。“瑪雅。”她回答。這個問題容易,A.J.想。“你幾歲了?”他問。瑪雅伸出兩個手指。“你兩歲?”瑪雅又露出微笑,然後朝他伸出胳膊。“你的媽咪呢?”瑪雅哭了起來。她一直朝A.J.伸著胳膊。因為看不到自己還有別的什麼選擇,A.J.把她抱了起來。她至少有一箱二十四本精裝書那樣重,重得能讓他閃了腰。那個小孩摟著他的脖子,A.J.注意到她身上很好聞,像是爽身粉和嬰兒油的氣味。顯然,這不是個被疏於照顧或者受虐待的幼兒。她對人友好,穿得漂亮,期待——不,是要求——關愛。當然,這個包裹的主人隨時會回來,還會作出一番完全站得住腳的解釋。比如說車壞了,要麼那位媽媽突然食物中毒。他以後要重新考慮自己不鎖門的做法。他只想到可能會有人偷東西,卻沒想到可能會有人留下什麼東西。她把他摟得更緊了。越過她的肩膀,A.J.注意到地板上有個艾摩娃娃,它亂蓬蓬的紅色前胸上用一枚安全別針別著一張紙條。他把孩子放下,拿起了艾摩,A.J.一直討厭這個角色,因為它顯得太窮了。“艾摩!”瑪雅說。“對,”A.J.說,“艾摩。”他取下紙條,把娃娃遞給那個小孩。紙條上寫著…See More
Dec 5,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3)

很奇怪的是,妮可去世對生意卻有著相反的影響。盡管他像一位納粹黨衛軍軍官一樣沒什麼感情色彩地定時開門、打烊,妮可去世後那三個月,書店的銷售額是史上最低的。當然,人們那時同情他,但人們是過於同情他了。妮可是本地人,是他們中的一分子。當這位普林斯頓大學的畢業生(也是艾麗絲島中學的致辭學生代表)和她眼神嚴肅的丈夫回到艾麗絲島開了一家書店時,他們被感動了。看到總算有年輕人回到家鄉尋求改變,這令人振奮。而她一死,他們覺得自己跟A.J.再無共同之處,除了跟他一樣,都失去了妮可。他們怪他嗎?有些人的確有點怪他。那天晚上為什麼不是他開車送作者回家?他們安慰自己,悄聲說他一直有些怪怪的,還有點異類(他們發誓這麼說絲毫沒有種族歧視的意味);但顯然這個傢伙不是附近這兒的,你要知道。(他出生在新澤西。)那時他們走過那家書店時會屏住呼吸,仿佛那是處墓地。A.J.看了一遍他們的賒帳卡,得出結論:失竊是種可被接受並能促進社交的損失,而死亡卻會讓人們被孤立。到了十二月,銷售額跌回失竊之前的通常水平。星期五——離聖誕節剛好還有兩星期——就在打烊前,A.J.把最後的顧客攆走,收好書款。一個穿著鼓鼓囊囊的外套的男人正對著亞歷…See More
Dec 2,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2)

盡管A.J.愛書,還擁有一家書店,但他不是特別喜歡作家。他覺得他們不修邊幅、自戀、傻乎乎的,通常也不討人喜歡。他盡量避免認識那些寫了他很喜歡的書的作家,擔心作家本人會破壞他對那些書的感覺。幸好,他不是很喜歡丹尼爾的書,就連他那本受歡迎的第一部長篇也不是很喜歡。至於丹尼爾其人呢?嗯,他一定程度上讓A.J.感到開心。換句話說,丹尼爾帕里什是A.J.最親密的朋友之一。 “這要怪我自己。”第二杯啤酒下肚,A.J.說,“本來應該買保險的,本來應該放進保險櫃的,本來不應該在喝酒時把它拿出來的。不管是誰偷的,我不能說自己完全沒有過失。”鎮靜劑加上酒精,讓A.J.放松下來,把他變得像位哲學家。丹尼爾拿起酒壺又給他倒了一杯。“別那樣了,A.J.,別自責了。”丹尼爾說。“這對我就是當頭棒喝啊,”A.J.說,“我絕對要少喝點酒了。”“喝完這杯再說。”丹尼爾打趣道。他們碰了杯。一個女高中生走進酒吧,她穿著粗斜紋布毛邊短褲,短得底邊那里露出了一點屁股。丹尼爾朝她舉起酒杯。“衣服不錯!”那個女生對他豎起了中指。“你得戒酒了,我也不能再背著伊斯梅偷情了,”丹尼爾說。“可是緊接著我就看到了那樣的短褲,我的决心遭遇嚴峻…See More
Nov 30, 2018
比雷艾弗斯 posted a blog post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11)

在醫院里,A.J.等待,填表,等待,脫衣服,等待,接受檢查,等待,穿上衣服,等待,接受更多的檢查,等待,再脫衣服。最後,一位中年的全科醫生為他看病。女醫生並不特別擔心他這樣的突然發作。然而各項檢查表明對於他這樣三十九歲的男性來說,他的血壓和膽固醇水平正好處於偏高這一區間。她詢問A.J.的生活方式。他實話實說地回答道:“我不是您所稱的那種酒鬼,不過我的確喜歡至少每星期一次把自己灌醉。偶爾抽煙,吃的全都是冷凍食品。我很少用牙線。我曾是個長跑運動員,但是現在根本不鍛煉。我一個人住,也沒有值得維系的人際關係。自從我妻子去世後,我也討厭起自己的工作。”“哦,就這些嗎?”醫生問,“您還是個年輕人,費克里先生,可是一個人的身體只能承受那麼多。如果您想自殺,我當然能想到更快、更容易的方式。您想死嗎?”A.J.一時答不上來。“因為要是您真的想死,我可以安排對您進行精神方面的觀察。”“我不想死,”過了一會兒A.J.說,“我只是覺得很難一直待在這里。您覺得我瘋了嗎?”“不。我能明白您為什麼有那種感覺。你正在經歷一段艱難時期。先從鍛煉開始吧,”她說,“您會感覺好些的。”“好吧。”“您妻子挺可愛的,”醫生說,“…See More
Nov 27, 2018

比雷艾弗斯's Blog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6)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3:03pm 0 Comments

“我的朋友們叫我艾米。”她說。



瑪雅從沒見過A.J.這麼忙。“爸爸,”她問,“你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家庭作業?”



“有些是課外的。”他說。



“‘課外的’是什麼意思?”



“我要是你,就會去查一查。”…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5)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3:01pm 0 Comments

“你的童年在那時正式結束了。”



“我再也回不到從前那樣了。”A.J.說。



“也許白女巫的不一樣,施了魔法的土耳其軟糖味道更好。”



“要麼也許劉易斯是想說明愛德蒙不需要怎麼哄,就會背叛自己的家人。”



“這話說得很尖刻。”阿米莉婭說。



“你吃過土耳其軟糖嗎,阿米莉婭?”



“沒有。”她說。…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4)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3:00pm 0 Comments

“有時書本也要到適當的時候才會引起我們共鳴。”



“對弗里德曼先生來說,這可沒多大安慰啊。”阿米莉婭說。



“嗯,我要訂一箱封面同樣糟糕的平裝本。另外,等夏天遊客到來時,也許我們可以請弗里德曼先生過來做一次活動。”



“如果他能活那麼久的話。”阿米莉婭說。



“他病了嗎?”A.J.問。



“沒有,不過他好像有九十歲了!”…



Continue

加布瑞埃拉·澤文《島上書店》(23)

Posted on December 16, 2018 at 3:00pm 0 Comments

瑪雅按住A.J.的手,讓他先別翻頁。她掃了一眼圖畫,又看看那頁字,然後再看圖畫。突然她明白了“r-e-d”就是“紅色”,就像她知道自己名叫瑪雅,A.J.費克里是她的爸爸,世界上最好的地方是小島書店一樣。

“怎麼了?”他問。



“紅色。”她說。她抓起他的手,把它拉過來指向那個詞。

《好人難尋》

1953/弗蘭納里奧康納[55]…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