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ta Na
  • Female
  • Klias Sab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ata N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yrGyz
  • Spratly Island
  • 馬厩 儺淄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Gifts Received

Gift

Tata N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ata Na's Page

Latest Activity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迷案催人狂

又名:不完美的偵探大偵探坐在辦公室。他穿著一身長長的綠禮服,上面別著半打神秘的徽章。三四副假絡腮胡子掛在他旁邊的胡須架上。遮風鏡、藍色鏡和摩托鏡均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他能在轉瞬之間完全偽裝成另一個人。他手肘邊的一把椅子上放著半桶可卡因和一個長柄勺子。他的臉絕對深不可測。一堆用密碼寫的材料堆放在桌上。大偵探匆忙地把它們一份接一份撕開,然后破譯它們,把它們扔進旁邊的密件槽里。門口有人敲門。大偵探急忙穿上一件帶假面具的衣服,戴上一副假胡子,喊道:“進來。”他的秘書走了進來。“哈,”偵探說,“原來是你呀!”他退下偽裝放在一旁。“先生,”那個年輕人非常激動地說,“發生了一件神秘的迷案。”“哈!”大偵探頓時目光閃亮,說,“它是不是把整個大陸的警察搞得暈頭轉向了?”“何止暈頭轉向,”秘書說,“他們成堆成堆地累垮了,很多警察甚至自殺了。”“竟有這等事,”偵探說,“是不是翻遍倫敦警察的所有檔案,都找不出一件比這更棘手的案件呢?”“沒錯。”“如此說來,我猜此案一定與某些大人物有關,這些人的大名會嚇得你喘不過氣來,至少你得先用清喉劑潤潤喉,才不會憋死。”“太對了。”“而且我猜此事弄不好會導致最嚴重的外交后果…See More
Friday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一個超級靈魂的傷心事

又名:瑪麗·瑪什納夫回憶錄(由機器譯自俄語原文)你常看自己映在鏡子里的臉嗎?我可常常這樣。有時候我一連幾個小時站著,凝視自己鏡中的臉,對它驚奇不已。有時我把鏡子顛倒過來,目不轉睛地盯著它。我苦思冥想那張臉意味著什麽。看來它在用褐色大眼睛回望我,好像它認識我而且想和我說話似的。我為什麽要出生呢?我不知道。我每天對我的臉問一千次,但是得不到答案。有時候別人——我的女仆尼特尼茲卡,或男仆賈卡勃——經過我的房間,看見我在對自己的臉說話,他們認為我是個蠢姑娘。可我並不蠢。有時候我撲到沙發上,把頭埋在靠墊里。即使這時候,我還是找不到自己出生的理由。我現在十七歲了。我能不能活到七十七呢?啊!我少說點能不能活過六十七,或活到六十七呢?噢!要是我能活到這些歲數,那我能活到八十七嗎?我不知道。我經常在夜間驚醒,眼神狂亂,為自己能不能活到八十七而迷惘。接著的一天。今天出去散步時我碰到一朵花。它長在河岸邊的草地里。它正站在長長的花梗上做夢。我知道它的名字。它叫楚普夫斯卡婭。我愛美麗的名字。我彎下身子,對它說話。我問它我的心是否懂得愛。它說它想我是懂的。回家的路上我碰到一棵洋蔥。它躺在路上。有人踩在它的莖上。把…See More
Thursday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一個布衣英雄

又名:赫澤基亞·海洛夫特的奮鬥史“你能給我一份活干嗎?”泥水匠工頭從腳手架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在下面說話的那個人。那小夥子仰著的臉上的某種東西引起了他的興趣。他操起一塊磚頭朝小夥子砸去。這小夥子名叫赫澤基亞·海洛夫特。他穿著一身家織布衣服,每只手都提著一個氈制旅行袋。他到紐約這個殘酷的城市來,為的是找一份工作。赫澤基亞繼續往前走。不久,他在一個警察面前停了下來。“先生,”他說,“您能告訴我去——”沒等他說完,那個警察已在他的一邊腦袋上狠狠地勾了一老拳。“我得教教你才是,”警察說,“竟問這種該死的蠢問題——”赫澤基亞又繼續往前走。過了一會兒,他遇到一個戴黑禮帽、穿黑背心、系白領帶的男人,一眼便可看出此公是一個神父。“好心的先生,”赫澤基亞說,“你能告訴我——”隨著一聲土狼似的嗥叫,那神父一把抓住他,並把他的耳朵咬下一塊來。沒錯,讀者朋友,他真那麽干了。一個神父在光天化日之下咬一個孩子,你想象一下!不過這種事在紐約是每時每刻都在發生的。這就是那個殘酷的大都市,想象一下在其中找工作是何種滋味!整天都在想方設法逃避工作的你我之輩,料想是沒法明白那到底意味著什麽的。想想看,孤零零一個人呆在紐約,周圍…See More
Jul 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家庭女教師傑楚德

又名:純真的十七歲前面章節概要:前面沒有章節。在蘇格蘭西洋岸這一夜狂風大作。不過,這一點對本故事並不重要,因為故事並不是發生在蘇格蘭西部。其實說到氣候,愛爾蘭東部海灘也是同樣糟糕的。本故事的大背景是英格蘭南部,具體發生在諾泰珊提勒姆塔樓(人們稱之為諾珊塔)及其附近,此地是諾泰珊特侯爵(人們常稱之為諾什侯爵)的邸宅。不過,在讀本故事的時候,沒有必要把這些地名、人名都拼讀出來。…See More
Jul 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根特城的“鉆子”基多

一個騎士浪漫故事故事發生在騎士制度盛行的年代,俠義精神正方興未艾。太陽緩緩東沈,偶爾上下晃動。縷縷殘陽斜照塔樓,布根斯堡城堡一片陰森。“苗條女”艾素苔站在一座塔樓上,樓外圍著高高的城墻。她雙臂伸向前方,前方只有空幻的空氣;她臉兒向上仰著,有如在和天堂對話;她的臉色如此愁悶,流露出無盡的思戀。不久,她開始喃喃念叨:“基多!”——接著,從她的胸膛發出一聲五臟俱裂似的嘆息。她纖巧輕盈,美如精靈,看上去好像沒有呼吸似的。事實上她幾乎就不呼吸。她的身材苗條而秀麗,雅致如地球儀的經線。她的身體那麽虛弱,看起來幾乎連動一下都不行。而她的臉蛋兒,更是精致無比,予人以此臉只應天上有的感覺。她身穿飄拂的深藍色長袍,系著一條帶銀制皮帶扣的腰帶,還穿著一件及腰的有針織花邊的三角胸衣,胸衣上端在她的喉口處與帶皺邊的鯨骨圈連在一起。她的頭上是一頂棒棒糖帽子,它形狀像個滅火器,呈45度斜向后方。“基多!”她喃喃地呼喚,“基多!”接著她又像心亂神迷的人那樣一邊扭自己的手,一邊對自己咕噥:“他沒有來。”太陽沈落,黑夜降臨,陰森的布根斯堡城堡和它腳下的根特古城被陰影吞沒了。夜色越來越濃,城堡的窗戶射出火紅的燈光。今晚是聖…See More
Jun 25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Q遊魂顯形的故事

我不能企望我的任何一位讀者相信我即將講述的故事。回想起來,連我自己都對它難以置信哩。然而,我的故事又是那麽不同尋常,足以讓讀者諸君對我們與另一個世界的人的支流別有一番認識,因此我覺得自己無權不把它公之於眾。我的確去安勒里的住處拜訪過他,那是10月31日,星期六。那一天的日期我記得很清楚,因為那一天是發薪日,我領到六金鎊十先令,錢的數目我記得很準確,因為我把那筆錢放進了我的口袋,而且我還記得把錢放進了哪一個口袋,因為我的其他口袋里都沒有錢。關於這幾點我心里一清二楚。安勒里和我坐在一起抽了一會兒煙。然后突然——“你相信有超自然現象嗎?”我大吃一驚,好像受到了突然襲擊似的。…See More
Jun 22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A、B和C數學中的人性成份

學算術的學生在掌握了四則運算並能得心應手地計算錢財和分數之后,接下來便會遇到大量被稱為“應用題”的習題。這些應用題是一個略去結尾的冒險和若干的故事,盡管它們彼此之間頗多雷同之處,但其中還是不乏某種傳奇色彩的。應用題故事里的人物有三個,人們稱他們為A、B和C。習題一般是以下列形式出現的:“A、B和C一起干某項工作,A一個小時所干的活兒相當於B兩個小時干的活兒,或C四個小時干的活兒。問他們需要干多少個小時。”或者是這樣:“A、B和C一起受雇挖一條溝。A一個小時完成的活兒,相當於B兩個小時完成的,而B干活兒的速度又是C的兩倍。問他們需要多長時間……等等,等等”。要不然就是這樣:“A打賭說,他走路比B和C都要快。A走半個小時的路程,B要走一個小時,而C則走得更慢。問多遠的距離,等等,等等。”A、B和C所從事的活動是多種多樣的。在老式的算術課本里,他們滿足於干“某一項工作”。不過這一表述讓人覺得太含糊玄虛,另外或許還缺少點兒浪漫魅力。后來新的表述應運而生並蔚然成風,他們所干的活兒也被描述得更為具體了,有競走、挖溝、劃船以及壘木頭。有時候他們還合夥經商,所投資金額按老式的神秘說法是“若干”。不過他…See More
Jun 1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回到叢林去

我有一個叫比利的朋友是“叢林癖”。他的本行是行醫,因此我覺得他根本沒有必要去野外歇宿。在通常情況下,他的心智看來是健全的。當他向前弓著身子和你說話的時候,從他的金邊眼鏡上方流露出的唯有和藹與仁慈之光。像我們其他所有人一樣,他是一個極其有教養的人,或者說,在他把教養完全忘掉之前,他是這麽一個人。我感覺不出他的血液中有任何犯罪素質。可實際上比利的反常已到了不可救藥的地步。他有一種“叢林露宿癖”。…See More
Jun 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白手起家的人

他們倆都是我們通常所說的成功的生意人——兩人都肥頭大耳的,香腸一般的手指上戴著沈甸甸的圖章戒指,身上穿著寬松舒適的馬甲,腰圍足有一碼半長。他們倆對坐在一家一流餐館的餐桌邊,一邊等侍者前來點菜,一邊神叨叨地聊起天來。他們的談話很快就扯到了過去的日子,各自談起了他們當年初到紐約時是如何如何創業的。“告訴你吧,瓊斯,”其中一個說,“我永遠也忘不了我剛來這個城市的頭幾年。真的,那段時間實在是太艱難了!你知道吧,先生,我初到此地時,我名下的所有財產不超過一毛五分錢,除了身上穿的那身爛衣服我再也沒有別的了,而我不得不借以過夜的地方——你準會不相信,可那是千真萬確的——是一個空蕩蕩的瀝青桶。不,先生,”他往后一仰,閉上眼睛,露出感慨萬千的表情,繼續說,“你不會相信的,像你這麽一個過慣了養尊處優日子的人,是絕對不明白睡在瀝青桶里是怎麽回事的,諸如此類的事和你沒緣。”“我親愛的羅賓遜,”另一個人立即回敬道,“假如你憑空想象,以為我從沒經歷過那一類磨難,那你就犯了有生以來最大的錯誤了。哼,剛到這個城市的時候,我一分錢都沒有,先生,一分都沒有。而說到住處,我度過一個又一個月的棲身之所只是巷子深處的一個舊鋼琴…See More
May 23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借火柴

你或許以為在大街上向人借火柴是一件輕而易舉的事兒。但任何一個曾在街上向人借過火柴的人,都會向你保證那決不是件容易事兒,而且在聽了我幾天前的傍晚的經歷之后,他們還會賭咒說我所講的事兒絕對千真萬確。那天傍晚我站在一條街的拐角,手里拿著一支雪茄想點燃抽一抽,可是身上沒帶火柴。我便在那兒等著,直到有一個體面的普通漢子走了過來。於是我說:“勞駕,先生,請您借根火柴給我使使好嗎?”“一根火柴?”他說,“噢,當然可以。”然后他解開大衣的扣子,把手伸進馬甲口袋里摸索起來。“我記得我是有一根的,”他繼續摸索,“而且我幾乎可以發誓它是在下面的口袋里——噢,別急,話雖這麽說,但我想也有可能是在上面的口袋里——請等一等,待我把這些小包先放到人行道上。”“噢,不用麻煩了,”我說,“這沒什麽大不了的。”“噢,說不上麻煩,我一會兒就找出來了。我記得我是有一根在身上某個地方的。”——他一邊說一邊把手指伸進一個又一個口袋——“可是,你瞧,這不是我通常穿的那件馬甲……”我發現那漢子激動起來了。“好了,沒什麽的,”我鄭重其事地說,“既然不是您通常穿的那件馬甲——嗨,那您就不用麻煩了。”“等一等,噢,等一等!”那漢子說,“我…See More
May 16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魔術師的報復

“女士們,先生們,”魔術師說,“現在大家看清了,這塊布里什麽也沒有,接下來我要從里面變出一缸金魚來。說變就變!”全場的觀眾紛紛讚嘆:“噢,太妙了!他是怎麽變出來的?”可是坐在前排的那個機靈鬼卻不以為然。他用不小的聲音對他周圍的人說:“魚——缸——早——就——藏——在——他——衣——袖——里——啦!”周圍的人向機靈鬼會心地點頭致意,說:“噢,那當然。”結果,全場的人都交頭接耳地說:“魚——缸——早——就——藏——在——他——衣——袖——里——了”“我的下一個魔術是舉世聞名的印度斯坦環,”魔術師說,“你們可以看出,這些環是明顯分開的,我只要敲一下,它們就會串連起來(叮當,叮當,叮當)——說變就變!”全場響起一片激動的嗡嗡聲,可很快又聽見那個機靈鬼低聲說:“他——袖——子——里——肯——定——藏——著——另—————套——環。”觀眾們再一次點頭並交頭接耳:“那——套——環——他——早——就——藏——在——袖——子——里——啦。”魔術師開始皺眉頭了,臉色陰沈起來。“現在,”他接著說,“我要表演一個最有趣的魔術,我將從一頂帽子里變出雞蛋來,想變多少就有多少。有哪位先生願行行好,把帽子借給我用一下…See More
May 3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指出他的毛病來

“噢,賽普林先生,來,”夏日賓館那個美麗的女郎說,“您得讓我看看您的手相!我能把您所有的毛病全指出來。”賽普林先生含混不清地格格一笑,臉上掠過一陣赧然的緋紅。盡管他感到難為情,但他還是把手掌伸了過去,讓那個迷人的小女巫抓在了手里。“噢,您簡直是一身的毛病,一身都是,賽普林先生!”她叫道。賽普林先生那樣子有點兒像。“我首先要指出的是,”她慢條斯理、字斟句酌地說,“您玩世不恭、憤世嫉俗到了可怕的地步,您壓根兒對什麽都不相信,另外對我們這種窮女子,您是沒有一絲誠意的。”賽普林先生臉上那一絲先前使他顯得憨態十足的微笑,這會兒被她刻意地看成了玩世不恭的表現。“其次是,您剛愎自用,太剛愎自用了。您一旦想去做什麽事,就會一意孤行到底,把一切障礙踩在腳下。”賽普林先生馴順地低下頭看著他的網球鞋,他感到比先前沈靜些了,興致也更高了。也許他真有這些毛病而自己卻不知不覺哩。“再其次是,您冷酷寡情,而且愛挖苦人。”賽普林先生有意裝出冷漠寡情、愛挖苦人的樣子,通過惡狠狠地橫小女巫一眼,達到了目的。“還有,您完全看破了紅塵,除了無聊厭世,您不再關心任何事情。您如今已是大徹大悟之人,天下萬事萬物全是您嘲笑的對象。”…See More
Apr 30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里柯克·病理學新論

服飾對人的心身兩方面的健康都有一定影響,人們對此早已有所領會,盡管領會得未免有點模糊。有道是:“三分長相,七分衣裝。”此諺語可謂盡人皆知。之所以有此一說,歸根究底,是因為人們有一種共識,即:衣著反過來會對其穿戴者施加強烈影響。日常生活中的很多事例都足以證明此言不假。一方面我們注意到,大凡步履雄健,精神抖擻之人,無非因一襲新衣得以意氣風發而已;而另一方面,某人若是意識到自己屁股后面有一補丁或是發現自己的紐扣所剩無幾,他準會自慚形穢之至,形情沮喪至極。然而,盡管日常所見已使我們對典型的衣著病及其不良影響有了一定的了解,迄今還沒有人做任何努力使這方面的知識得以系統化。而敝人自以為在這方面有所造詣,能對我們的醫療科學做頗有價值的補充。由衣著失調這一致命弊病導致的種種惡疾,理應得到科學的分析,而其療法亦應包含在醫療技藝的原理之中。五花八門的衣著病,可以粗略地分為內科和外科兩大類;而根據使各患者遭罪的衣物不同,這兩大類又可分為若干小類。內科在所有的衣物中,最容易致病的恐怕莫過於褲子了。因此,首先探討褲子諸癥,當為最得要領者。一、Contractic…See More
Mar 28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柯克·新型食品

我從報紙的時事專欄里讀到這樣一條新聞:“芝加哥大學的普拉姆教授最近發明了一種高濃縮食品。人體所需的所有營養成分都被濃縮在一粒粒小九里,每粒小丸的營養含量相當於一盎司普通食物的一至兩百倍。通過加水稀釋,這種小九能形成人體必需的各種養分。普拉姆教授自信此發明能給目前的食品結構帶來一場革命。”就其優點而言,這種食品也許是再好不過的,但是它也有其不足之處。我們不難想象,在普拉姆教授所憧憬的未來歲月里,或許會有這樣的事故發生:喜洋洋的一家子圍坐在熱情好客的餐桌邊。桌上的擺設可豐盛啦,每一個笑盈盈的孩子面前都擺著一個湯盤,容光煥發的母親面前擺著一桶熱水,桌子的首席則擺著這個幸福家庭的聖誕大餐——它被放在一張撲克牌上,還用一枚頂針畢恭畢敬地罩著哩。孩子們交頭接耳地企盼著,一見父親站起身來,他們馬上鴉雀無聲了。那位父親揭開那個頂針,一顆小小的濃縮營養九赫然亮了出來,就在他面前的撲克牌上。哇!聖誕火雞、野櫻桃醬、梅子布了、肉末餡餅——應有盡有,全在那兒,全濃縮在那顆小小的丸子里,就等著加水膨脹啦!那位父親的目光在丸子和天堂之間打了幾個來回,接著他懷著發自內心的虔敬開始大聲祝福。就在這時候,那位母親發出一…See More
Mar 9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莫雅平: 尷尬人生的笑與淚——論李柯克的幽默創作(6)

另一方面,李柯克作品里的主人公也常常表現出這種天真爛漫。比如說在《一個超級靈魂的傷心事》里,奧托某一天向女主人公“我”索要了鉆石腰帶扣作信物,第二天他又索要了一個金盧布,第三天他又問“我”是否還有另一個金盧布。讀者一眼便可看出奧托是一個貪婪之徒,可是“我”卻始終天真爛漫地執迷不悟。“我”的日記是這樣寫的:今天我給了奧托另一個金盧布。看到它的時候他雙眼閃爍著愛意。作為回應他給了我一個銅戈比。我們的愛將像黃金一樣純粹,像黃銅一樣堅硬。瞧,就是這樣,當局者迷,而旁觀者清。兩者的反差構成故事以外的喜劇沖突,予讀者以旁觀者清的優越感和快感。(》里的主人公“我”和《易澤太太算命記》里的易澤太太也都是當局而迷者,同樣令旁觀者——讀者忍俊不禁。四、利用出人意外的情節或結局構成喜劇沖突。所謂出人意外,也就是說願望和現實“之間存在巨大反差,這是構成喜劇沖突的一個必要條件。李柯克深請此道,難怪他為我們成功地構思出了一個又一個出人意外、令人拍案的故事情節或結局。比如說,在《迷案催人狂》里,驚動英國首相和坎特伯雷大主教的大駕並讓大偵探絞盡腦汁的所謂“沃騰堡王子”,竟然是一條小狗!在《根特城的“鉆子”基多》里,艾…See More
Mar 7
Tata Na posted a blog post

莫雅平: 尷尬人生的笑與淚——論李柯克的幽默創作(5)

李柯克的平民意識和保守傾向李柯克的眾多作品和他通過演講為難民募捐的事跡,都表明他是一個富於同情和悲們之心的人。他這種同情和悲們之心,首先表現在他與普通人尤其是下層小人物的認同上(他本人便是平民百姓出身),這就決定了他的作品鮮明的平民色彩。李柯克的平民意識在作品里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一是對普通人尤其是下層百姓的深切同情,二是對權貴者尤其是為富不仁者的無情嘲弄和鞭撻。比如說,在《瓊斯先生的悲慘命運》里,李柯克對因不會說謊而陷入絕境的瓊斯表示了深切的同情。在《A、B和C》里,他對社會不公平競爭的犧牲品B和C表示了深切同情。他還以飽蘸同情的語言寫了窮洗衣婦(《洗衣問題》)、窮裁縫(《平淡生活研究》)、小洗衣店主(《五十六號》)和家庭女教師(《家庭女教師傑楚德》)等的苦難。即使是對為善不成只好作惡的布衣英雄赫澤基亞,他都是懷著某種程度的同情的。相反,他對權貴者尤其是為富不仁者的嘲弄和針砭卻是十分辛辣的,盡管他有時也為他們的可悲嘆息。比如說,闊佬們常常標榜自己是“靠五分錢”努力奮鬥致富的,李柯克不僅戮穿了他們的謊言,而且還揭露了他們靠壓榨孤兒寡母發財的本質(《怎樣成為百萬富翁》)。又如在《紐瑞奇太…See More
Mar 4

Tata Na's Blog

里柯克·迷案催人狂

Posted on July 12, 2018 at 11:52am 0 Comments

又名:不完美的偵探

大偵探坐在辦公室。

他穿著一身長長的綠禮服,上面別著半打神秘的徽章。

三四副假絡腮胡子掛在他旁邊的胡須架上。

遮風鏡、藍色鏡和摩托鏡均放在伸手可及的地方。

他能在轉瞬之間完全偽裝成另一個人。

他手肘邊的一把椅子上放著半桶可卡因和一個長柄勺子。

他的臉絕對深不可測。…

Continue

里柯克·一個超級靈魂的傷心事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30pm 0 Comments

又名:瑪麗·瑪什納夫回憶錄

(由機器譯自俄語原文)

你常看自己映在鏡子里的臉嗎?

我可常常這樣。

有時候我一連幾個小時站著,凝視自己鏡中的臉,對它驚奇不已。有時我把鏡子顛倒過來,目不轉睛地盯著它。我苦思冥想那張臉意味著什麽。看來它在用褐色大眼睛回望我,好像它認識我而且想和我說話似的。

我為什麽要出生呢?

我不知道。…

Continue

里柯克·一個布衣英雄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29pm 0 Comments

又名:赫澤基亞·海洛夫特的奮鬥史

“你能給我一份活干嗎?”

泥水匠工頭從腳手架上居高臨下地看著在下面說話的那個人。那小夥子仰著的臉上的某種東西引起了他的興趣。他操起一塊磚頭朝小夥子砸去。

這小夥子名叫赫澤基亞·海洛夫特。他穿著一身家織布衣服,每只手都提著一個氈制旅行袋。他到紐約這個殘酷的城市來,為的是找一份工作。

赫澤基亞繼續往前走。不久,他在一個警察面前停了下來。

“先生,”他說,“您能告訴我去——”…

Continue

里柯克·根特城的“鉆子”基多

Posted on February 14, 2018 at 10:28pm 0 Comments

一個騎士浪漫故事

故事發生在騎士制度盛行的年代,俠義精神正方興未艾。

太陽緩緩東沈,偶爾上下晃動。縷縷殘陽斜照塔樓,布根斯堡城堡一片陰森。

“苗條女”艾素苔站在一座塔樓上,樓外圍著高高的城墻。她雙臂伸向前方,前方只有空幻的空氣;她臉兒向上仰著,有如在和天堂對話;她的臉色如此愁悶,流露出無盡的思戀。

不久,她開始喃喃念叨:“基多!”——接著,從她的胸膛發出一聲五臟俱裂似的嘆息。

她纖巧輕盈,美如精靈,看上去好像沒有呼吸似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