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
  • Male
  • 太平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Easy Tree'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Easy Tre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Easy Tree's Page

Latest Activit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梁曉聲·孩兒面

那天晚上,我在友人家做客。友人乃中年書法家,舉辦了國內國外個人書法展後,名聲鵲起,墨跡就很值錢來。正聊著,忽聞敲門聲。友人妻開了門,讓進一位20多歲的青年。看其衣著氣質,不但是外地人,而且定是山里人無疑。他在門外聲稱要找“汪銘老先生”,歸還一樣東西。汪銘老先生,友人之父,數年前已故去。生前也是一位名字極有分量的書法家”“。友人問青年從何處來?答曰從大興安嶺林區來。問歸還什麽?青年猶豫不語。於是友人將青年引入另一房間,指墻上其父遺像說:“我是你要找的人的兒子。而且他只我這麽一個兒子。”青年沈吟半晌,默默從肩上取下布袋,放於桌上。又默默從袋中取出布包,一層、兩層、三層,展開三層包裹,現出一塊硯來……此硯不尋常!開扇般大小,一寸許厚,呈雙龍護月形。中間圓如滿月的硯面,石質堅韌,光潤瑩潔,紋理縝細。雙龍雕刻,刀法俊秀有力,精湛渾樸。好一塊古色古香的文房之寶!友人不禁“呀”了一聲,急問:“此硯是怎麽落在你手中的?”青年說:“為了歸還,十幾年間我專程到北京四五次,尋找它的主人尋找得好苦!今總算尋找到了,我也從此了卻一樁心事……不過我現在好渴……”友人立即吩咐其妻:“快沏茶來!”並將青年從椅上讓座於…See More
Sep 9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騰利娜·高原的茶花

在祖國邊陲的昆侖山巔,常年積雪不化,積百年千年之雪。幾乎半個世紀以來,中國人民解放軍的上萬名官兵像鉚釘一樣駐紮在高原的永凍層上。他們都知道同一個故事,就是關於高原的茶花。那一年茶花4歲,第一次和媽媽出門走的就是遠路。那一年也是在這辭舊迎新的時節。被冰雪覆蓋的高原依然以它千百年的沈靜和冷寂來對待人類任何一個火紅的節日。高原恢宏的美麗是殘酷的。長長的青藏公路上,車越來越少,偶爾有一輛,也是從雪線回格爾木過年的。從山東來的賀嫂帶著4歲的茶花站在路口,焦急地盼望著能有一輛開往昆侖山深處不凍泉兵站的車,她要去那兒尋夫。此時此刻她只有一個願望:無論如何仨人要一起過年,那叫團圓。這也是老賀每封信里一定要說的話。賀嫂早已忘記兵站有條不讓大人帶小孩上雪線的規定,另外她怎麽也不相信高原的空氣真的就是什麽“冷面殺手”。大家不是都活得好好的嗎?賀嫂抱著小茶花,手腳都凍得麻木了。好不容易才攔住一輛進山的便車。但司機很不情願捎這個腳。“別人都下山,你偏上山,還帶著個娃娃!”“我從山東老家來探望丈夫,約好在格爾木過節,誰知他臨時有任務下不來,我這才往山里趕。”“你這是千里尋夫啊,丈夫在哪兒工作?”“他在不凍泉兵站當…See More
Aug 16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張驊·浮冰上的兩者

餓到第三天的晚上,諾尼想到了尼瑪克。在這座漂浮著的冰山上,除了他們兩個以外,再也沒有別的有血有肉的生靈了。冰塊裂開時,諾尼失掉了他的雪橇、食物和皮大衣,甚至失去了他的小刀。冰山上只留下他和他那忠實的雪橇犬——尼瑪克。現在,他們兩個臥在冰上,睜大眼睛註視著對方——雙方保持著一定的距離。諾尼對尼瑪克的愛是真真實實的——就像這又餓又冷的夜晚和他傷腿上的陣痛一樣真實。但是,村里的人在食物短缺的時候,不就毫不遲疑地殺犬充饑嗎?“尼瑪克餓久了也要尋覓食物的。我們當中的一個很快就要被另一個吃掉。”諾尼想。空手他可殺不死尼瑪克,這畜牲身強體壯,現在又比他有勁,所以,他需要武器。諾尼脫去手套,解下了傷腿的繃帶。在幾個星期以前,他摔傷了腿,用兩塊小鐵片和繃帶捆紮固定。他跪在冰上,把一塊小鐵片插入冰塊的裂縫中,把另一塊鐵片緊貼在上面,慢慢地磨。尼瑪克看著他。諾尼覺得犬的兩眼似乎閃著異光。諾尼仍然磨著鐵片,盡量不去想磨鐵片干什麽。鐵片的邊緣磨薄了,天亮時分,小刀磨好了。諾尼從冰塊中撥出小刀,用拇指輕輕試著刀鋒。太陽光照在小刀上,折射到他眼里,使他一時看不見東西。諾尼硬起心腸來。“來,尼瑪克。”他輕聲叫犬。尼瑪…See More
Aug 1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錢立志:禮物

今天是老奶奶格蘭特的生日。她早早地起了床,等待著郵件。如果有郵差沿街走過來的話,她能從二樓的一個套間里看見。她很少有信或其他郵品;若有了,底樓的那個小男孩約翰尼會給她送上樓來的。她今天確信會有郵件。盡管平時女兒米拉很少寫信來,但是米拉是不會忘了母親的生日的。米拉很忙,她丈夫去年當上了市長,米拉也因十分孝敬老人而獲得了獎章。女兒以此為榮;她也為女兒感到驕傲。她還有一個女兒伊尼德,更是她所疼愛的。伊尼德沒有結過婚,她能同母親生活在一起,並在街頭拐彎處的一個小學校里教書,就似乎已經很滿足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她說:“母親,我已經講好了,請穆列森太太來照顧您幾天。明天我不得不去住醫院了。哦,不過是個小手術。我不久就會回家來的。”第二天早上她就去了,但她再也沒有回家,而是永遠地住在了那淒風四起的山丘墓地里。米拉趕回來參加了葬禮並以高效率的辦事能力,安排穆列森太太住在家里照顧媽媽。這已是兩年前的事情了。米拉以後曾三次回來探望母親,但她丈夫從未來過。老奶奶今天八十歲了。今天她穿上了她最好的衣服。也許,也許米拉能回來吧!老奶奶心想。畢竟八十壽辰是具有特殊意義的生日。萬一米拉不回來,她會收到一份禮物的。老…See More
Jun 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雅·哈謝克娃:結婚禮物

劉星燦譯“無論如何,”卡麗契卡說,“我們得給他們寄去點什麽。”耶尼克說:“卡麗契卡,把那只花瓶送給他們吧!”卡麗契卡睜大眼睛問道:“什麽花瓶?”“那只刻花的紅花瓶,安娜姑姑送給我們的那一只。”“可那花瓶已經斷了瓶頸啊!”“等一等!”耶尼克打開衣櫃,小心翼翼地將一只斷了頸的刻花紅花瓶放到桌上,又將另一個紙包打開,取出那節花瓶頸,將它安在瓶上。“要是瓶頸沒斷就值錢了,對不對?”“是啊,真可惜!”刻花玻璃像淚血般地閃著光,這是耶尼克的姑姑送給卡麗契卡的,貴重的花瓶寄到他們手里時已經斷了頸。“有啦,卡麗契卡,奧琳卡在我們家不是從來沒見到過這只花瓶嗎?咱們將花瓶裝到一個小木箱里,寫上一張賀婚卡。喏,他們準會以為花瓶頸是在郵寄的路上斷的。這樣一來,他們頂多只會感到遺憾,但在蜜月中這一點遺憾還是承受得了的。”“我們怎能這樣糊弄惟一的妹妹?”“那你說還有什麽別的辦法嗎?”“那好吧!”卡麗契卡琢磨了一會兒說,“把這只花瓶給他們寄去,等將來我們什麽時候有了錢,再給他們補上這個禮。”奧琳卡結婚了。“親愛的貝比克,我真遺憾卡麗契卡他們沒有來。他們該來參加我們的婚禮呀!她不是總說他們過得如何順心,耶尼克對她如何…See More
May 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劉墉·厲司河卜者

話說在那天庭之中,厲司河之畔,有位能洞曉未來吉兇的算命先生。許多等著降世投胎的孩子,都要找他卜上一卦,知道自己來生福祿富貴的,自然要多塞個紅包給卜者,至於獲悉自己來世蹇滯短命的,則少不得要悉眉苦臉。所幸他們跟著便得飲那忘川之水,忘去了前生和來世,才能各自懵懵懂懂地奔赴娘胎。最先去算命的,是一個叫孔丘的孩子,算命先生打量了一下這個眉清目秀的娃”“兒,長長地嘆了口氣:“你看來十分聰明,口才也不錯,天生是個做哲學家和都師的材料,只可惜生的時辰不對,雖然你的祖先曾是貴族,你卻是個貧賤的私生子;雖然你的學生不少,可惜得意的學生,有的被剁成了肉醬,有的又早死;雖然你四處講學,可惜有時連飯都沒得吃……”“成事不說,遂事不諫。’孔丘鞠個躬,傷心地走了。接著來了一個叫蘇格拉底的孩子,算命先生一見,就推掌而嘆:“妙啊!妙!你怎麼跟孔丘那麼像呢?你也適合當老師、做哲學家,而且生在不怎麼高貴的家庭,你爸爸是石匠,媽媽是接生婆,老婆是悍婦。只可惜,你比孔丘的命更壞,因太好辯論而得罪人,到後來不得好死,一生難得什麼享受。”“禁欲克己謂之善!”蘇格拉底也忍著淚,轉身走了。接著又來了一個叫司馬遷的孩子。算命先生大笑:…See More
May 1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金力明·戀愛的程序

誰都知道朱繞才華出眾,容貌非凡,可是不知怎麼,自從來到這里,她的運氣非常不佳。無論是住房學習,還是其他方面的種種問題,她都覺得非常非常的不順心。這天,天悶熱得很,放了學她沒回家,竟信步來到了離住處不遠的公園里。“還是寫封信給芳罷。”她想。於是找出了紙筆。“可是該寫什麼呢?向她述說我的不幸?……可這正是她一直等待著,希望發生的事呢。”她想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一個人是可以以誠相待的。——這正是她的痛苦所在呢!一種突如其來的郁悒充塞了她的腦,她的心,使她開始一動不動地註視著地面。……這時,她感到了一種近在咫尺的,有意減輕了的腳步聲。她轉過身體發現是一個男子。她有些吃驚,見他一聲不吭地在她身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就更是緊張得有點透不過氣來。“他一定是看出了點什麼,才決定坐到這里來的罷。”她想。“你是從日本來的嗎?”那男子問話時的神態十分自如,但那種嚴謹的紳士風度,多數像是英格蘭人。“不,是從香港。”她的情緒還沒有完全轉過來。“是寫小說的,畫畫的,還是唱歌的?”剛聽他這麼說,那原是亂亂的、正不知馳騁在何處的思緒便猛地恢覆了原狀。她知道自己遇上了對手。“您看得不錯,我幾樣都會。”她的英語顯得很流利。“…See More
May 1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汝榮興·非動物故事

貓性某曾偶遇一貓於路途。雖見其骨瘦如柴,羸弱不堪,且庶幾乎奄奄一息,因念家中鼠害甚烈,遂抱歸之。既抱之,則養之。某不惜代價,一日六餐,頓頓以小魚小蝦之類食貓,雖身用醬瓜腐乳而不怠,亦不悔。如此,時不過旬,貓則脫胎換骨一般,其身壯,其色艷,其神威,其“喵喵”之聲見聞於一里之外。某甚喜,亦甚慰,曰:“余得以‘拜拜’於鼠害矣!”果然,一月之內,某家中已斷鼠聲,絕鼠影。自此,某乃高枕無憂,待貓亦日漸冷漠,當然更不再食之於小魚小蝦矣。某曰:“余患已除,小魚小蝦自食矣!”然則,某食之未咽,乃有“吱吱”之聲響於頭頂。某仰首而望,但見綠豆似光亮兩粒,正閃爍於梁間。鼠輩尚在?!某不禁驚而哽喉。旋即驅貓捉鼠。貓則雙目定定盯著桌上之小魚小蝦,任憑某左呼右趕,一律做懶得動之狀。無奈,某只得請貓上桌,任其奪己口中之味。然後,魚蝦落肚,貓乃“喵喵”兩聲,梁上之綠豆光亮迅速匿跡。於是某更驚,斥貓曰:“食余魚蝦,何以僅以聲嚇鼠,而不堅決、干凈、徹底消滅之?”貓答:“老鼠消滅之日,亦余挨餓之時也。余不忍。”聞此言,某不由破口大罵貓為騙子,並怒曰:“不忠不義之東西!爾良心何在?又貓性何在?”是時,貓一邊悠悠然以腳洗面,一…See More
May 9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迪克·努塞:樑上君子

黃偉。譯淩晨兩點,我被妻子的叫聲驚醒。借著廁所微弱的燈光,我看見她站在離床不遠的地方,對著一個敞著衣服、滿身橫肉的男人吼道:“滾出去!”我一怔,陣陣恐懼牽動著全身,緊接著,一個筋斗,我啊地一聲從床上彈起,擺出格斗架式。那沈悶的嚎叫聲似乎摻著血,好久沒那樣了。盡管我在海軍陸戰隊受過訓,這不期而至的際遇,還是著實嚇了我一跳。見我眼露兇光,那混蛋反而鎮靜地轉過身,背對著我,似乎對我不屑一顧。接著他熄滅了廁所里的燈,房間里漆黑一片。他要傷害妻子?又沒見他拿兇器。容不得多想,我跳下床,向妻子奔過去。此時,只見那家夥忙亂地從我眼前掠過,徑直奔向只有五歲的兒子房間。他要加害我的兒子?!天,我發狂的追了過去。我隨手按亮了燈,那家夥正穿過兒子的房間。兒子沒事,正坐在床上,揉眼睛。“呆在那別動!”我急急地告誡兒子。我緊跟著進起居室,發現陽台門的門簾已被掀開,那家夥正欲溜走。月光下,我見他竄到釘有防護架的陽台盡頭。陽台離地面有十四層樓之高。木架是我用來防盜的,用來保護陽台上的玫瑰花。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會對那個混蛋窮追不舍,然而,我的確那樣做了。我實在是怒不可遏。他踐踏了我神聖的家庭,使親人成了無辜的驚弓之鳥…See More
May 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Pete 歸來

幾年前我第一次聽到這故事,是在紐約格林尼治碰到的一個女孩子說的。她說當時那些人里有她。此後別人聽我提起這件事,便說他們記不起是在哪本書上看到過大致相同的故事,或說聽熟人講過,是那位熟人的朋友的親身經歷。這故事很可能就是那種深藏在人們心底的神秘民間傳說,每隔幾年,就以不同的說法流傳一次。盡管故事中的人物不同,寓意卻始終如一。我倒願意相信某時某地真有其人其事。他們到佛羅里達去,3個男孩,3個女孩。他們用紙袋帶著夾肉面包和葡萄酒,上了長途公共汽車,夢想著金黃色的海灘和海潮。灰暗寒冷的紐約,在他們後面消失了。長途汽車隆隆南駛,溫哥引起了他們的註意。他坐在他們的前面,身穿一套不稱身的襤褸衣服,動也不動,灰塵蒙面,使人看不出年紀。不斷地咬嘴唇內部,寡合得仿佛處身愁繭,默無一言。長途汽車深夜駛抵華盛頓郊外,停在路旁一家餐館門外。大家都下了車。只有溫哥沒下,像在座位上生了根似的。這批青年覺得奇怪,就猜想他究竟是何等人物:也許是船長,是拋妻別家的人,是解甲歸田的老兵。他們回到車上,有個女孩就在他旁邊坐下,向他自我介紹。“我們是到佛羅里達去的,”她爽朗地說,“聽說那兒風景很美。”“不錯。”他淡然回答,仿佛…See More
May 2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周潔茹·天使有了慾望(5)

一直單身下去的理由 王菲說的,香煙也不再香,單人床,也沒有什麼慾望。1999年3月7日 有些事情是從一開始就知道結果的,就像我的第一次戀愛,我曾經有過無數次戀愛,每一次我都希望這是最後一次了,我迫切地想做一個壞男人的最後一個女人。可是每一次都會結束,很快,我從來就沒有耐心重複我做過的事情,尤其是戀愛,所有的戀愛都只是在幸福中痛苦,或者在痛苦中幸福,我有什麼必要讓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地幸福或痛苦呢?我不想做壞男人的女人,不想做好男人的女人,不想做第一個女人,也不想做最後一個女人,我什麼都不想。而且要去分辨一個男人的好壞,根本就沒有道理。於是我現在的戀愛,連結果也沒有了。我的朋友們都認為我十四歲時候的那個電台DJ是我的初戀情人,那些認為顯然是錯了。那是八年前的一件事情,那時候我真的還是一個孩子,我從早到晚地欺騙他,心安理得,於是那不是愛,真實的狀況是,如果我愛那個男人,我會盡量克制住不去欺騙他,也許很偶爾地,我說些謊,我解釋那是一種輕度的精神病,很多時候我無法分辨什麼是真的,什麼是假的,有時候幻想中的東西會跳出來,變成真的,把我自己都騙過了。也許要過了25歲,我才能夠解釋,我為什麼要欺騙。我曾…See More
Apr 29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周潔茹·天使有了慾望(4)

身體和愛的關係 要麼是愛,要麼不是。淡的愛根本就不是愛。1999年3月1日 每天下午與我媽一起看MTV,那些歌每一首都要唱,愛你啊你愛啊我愛啊愛我啊。我媽說,真是奇怪,一天到晚愛啊愛的。我說,這是現在的趨勢嘛,越沒有的東西才越想著要有。我媽說,真正有愛的人可從來都不說來。我說,是啊是啊,就像您和我爸,那麼經典的愛,真是以後也不會有啦。我知道,真正生活在愛中的人是從來都不說來的,可是我不太相信這個,我以為我看陳果和《香港製造》會感動,可是我看完了,我發現他要講的是成長,而不是愛情。我看王家衛,可是我把《墮落天使》《春光乍現》什麼的都搞混啦……我發現他們與我們有非常相同的問題,就是我們總免不了要自我重複的,人物是不同的,語言是不同的,卻還是重複著,重複著。後來我在淩晨一點看周星馳和《月光金盒》,我看到周星馳說,「愛你一萬年」,我就在沙發上哭出來了,我哭得一塌糊塗,我覺得我很丟臉,我看周星馳的電影,我哭了,我真是丟臉。我有一個朋友,她生活在有罪中。因為她有很多問題,最重要的問題就是她沒有愛。不是不愛什麼人,而是根本就沒有愛。可是她從不愛,卻與不愛的男人做愛,她解釋說,她被慾望戰勝了,她被誘惑…See More
Apr 27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周潔茹·天使有了慾望(3)

上帝的孩子都有槍 很多時候並不是愛,只是互相安慰。1999年3月7日 我在夜晚聽音樂,十一點鐘的時候,他們播放了布宜諾斯艾利斯的探戈,說的是一個放蕩的女子,失去了少女的小辮,又沒有女人的快樂。有一個男人的聲音。他說,哎啊,米隆加。我想起了兩個相愛的男子,他們的故事就發生在布宜諾斯艾利斯,那真是一個放蕩的城市。我在等待男人的電話,我等待他們說,愛你啊。我不管那是一個什麼男人,他說,睡去吧,好好的。我就會去睡,我從不管他是誰,即使男人每天都在變換著,即使那愛還是假的。我的女朋友,她也許在十年前就應該死了,可她到現在還活著。我很怕她死去,在睡夢中,我怕她睡著了就再也醒不來,我怕極了。我很孤單。我們住在一起的時候,她說,我睡不著,所以我每天都要聽著鼓點睡著,那些有規律的節奏,像我心跳的聲音。我看著她的樣子,她說過,有一天我醒來,我發現我變成了另一個女人,我看她的樣子,其實,每天醒來,她都變成了另外一個女人。每天我下班,我總要路過一片色情場,那些店很類似,紫色的燈光,門面和女人的臉都模糊著,我看得見那些女人們,她們很胖,妝很濃,她們生意清淡,她們互相仇恨,她們有競爭。我穿著保守的衣裳走過去,我看…See More
Apr 26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周潔茹·天使有了慾望(2)

我在深夜裡尖叫 我欺騙他,卻把罪給他。1999年4月11日 以前我總是在黑暗來臨的時候才恐懼,可是現在,我一閉上眼睛就恐懼極了。在黑暗中。如果我一直這麼墮落下去,我就會永遠都看不到光,永遠都在黑暗中,我知道那是很恐懼的,還有無止境的痛苦,可我還是墮落下去。我在夜深的時候洗澡,我閉上眼睛,我馬上就感受到了恐懼,我開始尖叫,但尖叫也是無意義的。我對自己解釋說,你閉上眼睛,惡會來,你不閉上眼睛,惡還是會來,所以,無論我閉不閉眼,惡都會來,小時候我認為惡是一個固體,長得很醜陋,而且無所不能,到現在我才知道,惡其實是從心裡來的,它有很多碎片,分散在每個人的身體裡,很多時候人都被它控制住了。我尖叫了,因為惡從心裡出來了,包圍了我,它使我變得不快樂,邪惡,攻擊性,傷害別人,又傷害自己。即使卸妝水都進到我的眼睛裡,讓我疼痛,我也要睜大眼睛,不知道為什麼,我一看到亮光,就會安靜。很多時候我無法選擇,因為我聽見兩個女人在爭吵,一個很奴性,熱愛利慾,另一個的臉總是離我很遠,我看不見她,但她讓我知罪,卻寬容我所做的,可是我很茫然,我等待她們有個結果,可是她們爭吵了二十年了,還沒有結束。See More
Apr 2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周潔茹·天使有了慾望(1)

如果我信神,為什麼我又如此恐懼,如果我不信神,為什麼我又如此恐懼。1999年2月26日 我害怕夜晚來臨的時候,我害怕極了。《善惡》的書裡女巫說:午夜前半個小時是為了行善,午夜後半個小時是為了行惡。我相信她說的話。我最好的女朋友梅蕓送給我一個木頭雕的女巫,女巫的頭髮很長,戴著橄欖枝的手鐲,她的右手平放在胸前,她的臉總是笑著,我不明白她笑什麼,我把她放在我的電腦前面,我每天都看著她,她每天都在笑。我看到她,我就充滿了恐懼。我不停地看她,不停地恐懼。有一天深夜,我寫小說,我寫到有一個女人,這個女人起先有些憂鬱,後來開始懶惰,後來她開始不知道自己是誰,後來她過馬路,被車撞死了。然後我就覺得有一把刀從窗口伸進我的房間裡來了,我目不轉睛地看著那把刀,然後我打電話給梅蕓,我問她,為什麼我如此恐懼?梅蕓說,因為你不寬容,你的心裡有太多惡了,你的心裡有一把刀,那麼那一把刀就出現了。我認為她的話很有道理。我不寬容,我的心裡充滿了仇恨,所以天一黑就果真什麼都黑了。很多恨是突如其來的。我翻雜誌,我又看到了那個男人,他喜歡這樣陳述故事:我在橋洞下看見了一個小妓女,我給她錢可是我不要與她做愛,因為我可憐她;我上街…See More
Apr 2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周潔茹·從這裡到那裡(17)

三毛茶樓(周莊) 早晨六點,茶樓還沒有開門,從門縫看見裡面昏黃的燈光,角落裡有一隻壺,灌滿了水,在爐上響。我喝了一碗茉莉花茶,和以前一模一樣,書架上有三毛所有的書,牆上有三毛所有的照片,還有一封三毛寫來的信,三毛說,大閘蟹真是好吃。我看貼在牆上的紙,還留著一年前我寫下的字:我來過了。字跡舊了,墨水化得很開,很快就會有新的人在上面寫新的字,所有的一切都會被完完全全地覆蓋掉。陳舊的收錄機裡齊豫永遠都在唱《橄欖樹》。不要問我從哪裡來不要問我從哪裡來。看茶樓的老頭問我:是不是三毛在唱歌?我說,不是,三毛從不唱歌。See More
Apr 22

Easy Tree's Blog

迪克·努塞:樑上君子

Posted on May 2, 2017 at 10:11am 0 Comments

黃偉。譯

淩晨兩點,我被妻子的叫聲驚醒。借著廁所微弱的燈光,我看見她站在離床不遠的地方,對著一個敞著衣服、滿身橫肉的男人吼道:“滾出去!”

我一怔,陣陣恐懼牽動著全身,緊接著,一個筋斗,我啊地一聲從床上彈起,擺出格斗架式。那沈悶的嚎叫聲似乎摻著血,好久沒那樣了。盡管我在海軍陸戰隊受過訓,這不期而至的際遇,還是著實嚇了我一跳。

見我眼露兇光,那混蛋反而鎮靜地轉過身,背對著我,似乎對我不屑一顧。接著他熄滅了廁所里的燈,房間里漆黑一片。…

Continue

金力明·戀愛的程序

Posted on May 2, 2017 at 10:10am 0 Comments

誰都知道朱繞才華出眾,容貌非凡,可是不知怎麼,自從來到這里,她的運氣非常不佳。無論是住房學習,還是其他方面的種種問題,她都覺得非常非常的不順心。

這天,天悶熱得很,放了學她沒回家,竟信步來到了離住處不遠的公園里。

“還是寫封信給芳罷。”她想。於是找出了紙筆。

“可是該寫什麼呢?向她述說我的不幸?……可這正是她一直等待著,希望發生的事呢。”她想了一會兒,覺得沒有一個人是可以以誠相待的。——這正是她的痛苦所在呢!一種突如其來的郁悒充塞了她的腦,她的心,使她開始一動不動地註視著地面。……這時,她感到了一種近在咫尺的,有意減輕了的腳步聲。她轉過身體發現是一個男子。她有些吃驚,見他一聲不吭地在她身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就更是緊張得有點透不過氣來。…

Continue

劉墉·厲司河卜者

Posted on May 2, 2017 at 10:08am 0 Comments

話說在那天庭之中,厲司河之畔,有位能洞曉未來吉兇的算命先生。許多等著降世投胎的孩子,都要找他卜上一卦,知道自己來生福祿富貴的,自然要多塞個紅包給卜者,至於獲悉自己來世蹇滯短命的,則少不得要悉眉苦臉。所幸他們跟著便得飲那忘川之水,忘去了前生和來世,才能各自懵懵懂懂地奔赴娘胎。

最先去算命的,是一個叫孔丘的孩子,算命先生打量了一下這個眉清目秀的娃”“兒,長長地嘆了口氣:“你看來十分聰明,口才也不錯,天生是個做哲學家和都師的材料,只可惜生的時辰不對,雖然你的祖先曾是貴族,你卻是個貧賤的私生子;雖然你的學生不少,可惜得意的學生,有的被剁成了肉醬,有的又早死;雖然你四處講學,可惜有時連飯都沒得吃……”“成事不說,遂事不諫。’孔丘鞠個躬,傷心地走了。…

Continue

錢立志:禮物

Posted on May 2, 2017 at 10:08am 0 Comments

今天是老奶奶格蘭特的生日。

她早早地起了床,等待著郵件。如果有郵差沿街走過來的話,她能從二樓的一個套間里看見。她很少有信或其他郵品;若有了,底樓的那個小男孩約翰尼會給她送上樓來的。

她今天確信會有郵件。盡管平時女兒米拉很少寫信來,但是米拉是不會忘了母親的生日的。米拉很忙,她丈夫去年當上了市長,米拉也因十分孝敬老人而獲得了獎章。

女兒以此為榮;她也為女兒感到驕傲。她還有一個女兒伊尼德,更是她所疼愛的。伊尼德沒有結過婚,她能同母親生活在一起,並在街頭拐彎處的一個小學校里教書,就似乎已經很滿足了。直到有一天晚上,她說:“母親,我已經講好了,請穆列森太太來照顧您幾天。明天我不得不去住醫院了。哦,不過是個小手術。我不久就會回家來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