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
  • Male
  • 太平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Easy Tree'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Easy Tre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Easy Tree's Page

Latest Activit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葉山嘉樹·水泥桶中的信

松戶與三弄完水泥了。外表雖然不很明顯,但頭發和鼻口都被水泥沾成灰色。他想把手指伸入鼻孔,摳掉像鋼筋混凝土那樣黏住鼻毛的混凝土,可是為了配合每分鐘吐出十立方尺的水泥攪拌器,根本沒有時間把手指伸向鼻孔。他一直擔心自己的鼻孔,卻整整十一個小時沒空清理鼻子。其間雖有兩度休息:午飯時間和三點鐘的歇息。可是,中午時間,肚子很餓;下午那次歇息時間要清掃攪拌器,沒有空間,所以始終沒有把手伸到鼻子上。他的鼻子似乎像石膏像的鼻子那樣硬化了。快到下班時間了,他用疲憊的手搬動水泥桶,一個小木盒從水泥桶中掉出來。 “是什麽?”他覺得很奇怪,但已無暇顧及這種東西。他用鏟子把水泥送入水泥升鬥秤量;再把水泥從升鬥倒進槽里,很快就要把那桶子倒光了。 “且慢,水泥桶中不可能出現盒子。” 他撿起小盒子,投入肚兜的錢袋。盒子很輕。 “這麽輕,好像沒有裝錢。”…See More
Monda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尼)阿蕉:搬家

馬先生十年內搬了五次家。每次搬家總要忙上幾個星期,很覺得是件苦事。租金年年上漲,一家人只好從大街搬到小巷,從磚屋搬到木屋。房子越搬越遠,越搬越小。一家五口省吃儉用,期望有朝一日有個自己的家。後來馬先生終於買了一幢房子,十年分期付款。為了應付首期,馬太太變賣了所有首飾,馬先生約了一份人情會,外加東湊西借,算是度過了這一難關。 “這該是最後一次搬家了。” 馬太太說:“不用的舊物統統扔了吧。搬來搬去,塞得家里滿滿的,最後還不是成了廢物。” 馬先生覺得有理。兩口子便把要搬走的物件集中在右邊,把準備丟棄的雜物堆積在左邊。才半日時光,兩邊越積越高。每次搬家總會覺得,人實在是可笑的動物,該用的東西長年塵封舍不得用,沒用的廢物長期保存著舍不得拋棄,寧願一生背著兩個大包袱。一些破椅子、爛褥子,漏水的廚房用具全部集中在左邊,準備丟棄了。 “這里有一箱媽生前的衣服,怎麼處理?”馬先生打開一個箱子,說道。那是馬老太太八年前去世的時候留下的。 “扔了!”馬太太說,“我媽說呢,先人的遺物,別再搬到新家去。什麼事都要圖個吉利。你在公司幹了這麼多年沒升職,誰知道跟這些物事有關呢。”…See More
Saturda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尼)阿里安:應戰

自從一個月前他搬進這巷子里後,巷里人就對他敬而遠之。他皮膚黝黑,年紀四十左右,高大魁梧;右臂上紋刺著一條盤著身子、栩栩如生的蟒蛇,像要擇人而噬。他對巷里人說:“朋友們叫我神蟒。” 可是看他滿面橫肉,對人不那麼友善,巷里人背地給他一個不雅的綽號“黑毒蛇”。他在一間妓院當打手。其實,他也不是如何無惡不作,只在口袋羞澀時,會向巷里人討幾個錢或幾包香煙。人人見他一副兇神惡煞模樣,不得不依從。惟一對他不賣賬的是老唐。老唐年紀和黑毒蛇相若,在這里住了近十年,用手推車販賣綠豆粥。有次,黑毒蛇向他討兩千盾,他硬是不給,倆人之間就這樣結下了不大不小的梁子。老唐年輕住在幺村時,曾向鄰居一個老伯學了幾年功夫。他習武,純是為了強身。多年來,為祛病健身,每天依然會在小院里揮拳踢腳。黑毒蛇看在眼里,心中老大不舒服,就對巷里人傳言:“那小子竟敢向我炫耀,看,有一天,我神蟒把他截成兩段!”唐太太懦弱怕事,規勸丈夫:“你怎麼要跟這種人鬥,他是爛命一條。” “我不是跟他鬥,我只是不想受他任意欺負。” “算啦!退一步海闊天空,忍一時風平浪靜。”…See More
Nov 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尼)竹櫻:懺悔

我飄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著一群警察及記者,在忙著拍照並查看我那僵硬的軀體;突然一陣淒厲的哭喊聲,從外而入,我往門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媽媽和妹妹,她們怎麼了?只見她們奔向我那躺著的軀體。 “苦命的霞兒呵,你怎麼這樣狠心,丟下那未滿周歲的小雄……”媽媽嘶啞地哭喊著。 “姊,你錯了,你不該尋短見……你以死了結這痛苦,但你可想到,你給小雄幼小心靈的打擊,將使他純潔的心靈蒙上一層陰影!”這是二妹的聲音。我輕飄飄地往媽媽及妹妹身邊擠,並且大聲叫喚她們,但是她們一點兒也沒看見我,只一味地撫摸著我那冰涼的軀體,一面淒慘地哭喊著。我知道我是真的死了。我那苦命的孩子小雄,他一定在哭著找媽媽了,孩子,小雄,我要孩子,我還要抱他,親他,我大聲疾呼,但現在已遲了,陰陽兩相隔,死神把我們分開了……我飄遊在半空,我穿過茫茫雲霧,我飛越人群,跨過車水馬龍街道,抵達家門,小雄的哭喊聲頻頻傳來,使我萬箭穿心似的,看見淚流滿面的小妹,緊抱著小雄,小雄已哭得鼻紅眼腫,兩只小腳拚命地亂踢,兩只小手死命地亂抓小妹的頭發;我走近小雄,親他的臉頰,並柔聲哄著他:“乖乖,別哭,媽回來了。”…See More
Oct 3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尼)冰湖:斜陽

風拂碧波遠,孤帆釣夕陽;飄悠回眸處,身在海中央。她已沈醉在眼前令人迷惑的一刻;天邊夕陽如一顆紅球般似近若遠,水平線上染了一層淺紅色,配上那瞬息萬變、絢爛多彩的晚霞,幾只海鳥點綴雲海波中,矚目是綠波層層,更遠處是青山隱隱,加上拂面而來的柔風陣陣,如此美景,怎能不讓她心情激蕩?…See More
Oct 2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尼)歌林·大慈善家的父親

中午憩息時間,“愛心”老人院的一間寢室里,兩個暮氣沈沈的老人,正躺在床上交談著。 “再過兩天又是中秋節了,不知道我們有沒有福氣吃中秋月餅?”乙老人凝視著天花板,首先打開話匣。 “聽說'仁愛'老人院的老人就有這個福氣呢!”甲老人接腔地說道。回頭看了一下乙老人依然註視著天花板,於是繼續說:“聽說那邊的老人每人分得兩塊月餅。他們那邊,每年會有一位大慈善家送來數十盒月餅,還有那邊的老人從那位大慈善家另得到一個紅包,里面是兩張一萬盾的錢呢!”甲老人說完,一臉是羨慕的神色。甲老人的這段話,將乙老人引到往事的回憶里去。想起在家的那段日子,自己是多麼的風光。每年的中秋節,兒子、媳婦、女兒、女婿,都爭著買最最名牌、最最好吃的中秋月餅來孝敬老人家。不止月餅,還有外國果子、名貴酒,還每人包了個大紅包,里面是一百萬的錢,還有紅色封面寫著“壽比南山”的祝詞。那些日子里,自己真正是最幸福的老人呀!……想到這些,他那幹癟的皺臉浮現出一片光彩。可是,這一片光彩一瞬間就閃沒了……“餵,你怎麼發起呆來了。” 乙老人思路,被甲老人打斷了。 “不知道那位大慈善家叫什麼名字?”…See More
Oct 2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印尼)林萬里·大小通吃

上午,診室的門鈴響了兩下。我就知道看病的人來了。我一開診室的門,就看到診室里坐著三個人。左邊的長板凳上坐著兩位年齡大約都在四十上下的女人。其中一位愁容滿面、散發不梳、身披牛仔夾克,我暫時稱她為A;另一位呆頭傻腦、眼屎未除,頸項上縛一條灰色圍巾,我姑且叫她為B.這兩位汙垢滿臉的女人,從她們邋遢的樣子,一眼就能看出是病魔纏身的人。她們的對面,右邊的鐵椅上坐著一位明眸皓齒的紅裝女人。衣裙、嘴唇和指甲全是紅紅的,光彩奪目。看上去三十歲左右,端莊、秀氣、俏麗。我敢斷定地說,這種女人肯定人見人愛。她不像是有病的人。憑經驗我心里猜想,她八成是陪送A、B來的。人們常說寧可做導演,不要做醫生。因為導演是對著漂亮美麗的明星;而醫生是對著愁眉苦臉的病人。今早我可走好運了,總算對著一位美麗的女人。她比明星還要明星。我註視著她,心里美滋滋的十分舒坦。醫生和常人一樣都喜歡欣賞美的東西。 “醫生,早安。” 一見到我立在門旁,那一位“全是紅紅的”便開口說,她不但人長得嫵媚,聲音也十分悅耳。說了“早安”以後,她轉過頭對著A、B說:“你們兩位先看吧,你們一起進去吧。”…See More
Oct 2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智利〕佩德羅·普拉多:當玫瑰開花的時候

老園丁培育出了許多許多品種優良的玫瑰花。他像蜜蜂似地把花粉從這朵花送到那朵花去,在各個不同種類的玫瑰花中進行人工授粉。就這樣,他培育出了很多新品種。這些新品種成了他心愛的寶貝,也引起了那些不肯像蜜蜂那樣辛勤勞動的人的妒羨。他從來沒有摘過一朵花送人。因為這一點,他落得了一個自私、討人厭的名聲。有一位美貌的夫人曾來拜訪過他。當這位夫人離開的時候,同樣也是兩手空空沒有帶走一朵花,只是嘴里重復嘟囔著園丁對她說的話。從那時起,人們除了說他自私、討人厭之外,又把他看成了瘋子,誰也不再去理睬他了。 “夫人,您真美呀!”園丁對那位美貌的夫人說,“我真樂意把我花園里的花全部都奉獻給您呀!但是,盡管我年歲已這麼大了,我依舊不知道怎樣采摘,才能算是一朵完整而有生命的玫瑰花。您在笑我吧?哦!您不要笑話我,我請求您不要笑話我。” 老園丁把這位漂亮的夫人帶到了玫瑰花園里,那里盛開著一種奇妙的玫瑰花,艷紅的花朵?好像是一顆鮮紅的心被拋棄在蒺藜之中。…See More
Sep 22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王爾德·裁判所

裁判所里寂靜無聲。人裸著身體來到上帝面前。上帝打開了人的生命簿。上帝對人說:“你一生都做壞事,對那些需要救濟的人你表示殘酷;對那些急需幫助的人,你表示兇狠和無情;貧窮的人向你求助,你不去聽他們;你不理睬我那些受苦的人的哀叫聲。你將遺產據為己有,你把狐貍放進鄰人的葡萄園。你奪去小孩們的面包,拿給狗吃,我那些大麻瘋病人居住在沼地上,過著和睦的生活,贊美著我,你卻把他們趕到大路上;我用土造出你來,可是你卻使我的土地上流著無辜者的血。” 人回答說:“我的確做過這些事情。”…See More
Sep 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哈里特·L·奈:傑里

亨利·威廉斯和他的妻子萊拉,駕駛汽車到大樹林里去給傑里掃墓。他將幾枝冬青樹枝安放在墓碑上,一面鞠躬,一面默默地祈禱著。在墓前長久沈默的時刻是極其悲痛的,因為這使他回憶起歷歷在目的一段段往事。雖然這段往事的印象漸漸淡薄了,可是亨利絕對不願把它從記憶中抹掉。他要使他對這段往事的回憶如同冬青那樣四季常青。他年覆一年地到這里來,來的次數已多得數也數不清。在灰蒙蒙的冷雨中,萊拉密切地註視著他在墓地周圍的一舉一動,丈夫的臉部表情使她難受。她曾一次又一次地請求他告訴她有關傑里的事,然而他什麽也不願說──只告訴她這墓是傑里的,以及傑里是一只他所知道的最好最伶俐的狗。萊拉對這樣的敘述感到很不滿意,她要知道傑里究竟發生了什麽事。她感到去墓地的旅途一次比一次更難受,因為她丈夫在掃墓時所經受的痛苦似乎太劇烈了。他的一舉一動似乎在表明他犯了可怕的錯誤,而且至今還未償還這筆債務,甚至在許多年之後,仍難還清。在他們駕車回城時,萊拉認為這正是她再次嘗試要他講些內情給她聽的好機會。她想幫助他,分擔他的悲痛。她不能再站在一旁眼巴巴地看著他這般憂傷。她一定要使他消除郁結在心頭的苦悶。“亨利,”她以他從未聽到過的堅定的聲調對…See More
Aug 2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陳洧·將軍和士兵

月光如水。槍刺在月光下閃爍出一道寒光。士兵威嚴的站立在哨位上。將軍踏著月光走來了。身後跟著一大幫陪同和隨從人員。哨兵以規整的姿勢迎接將軍的到來。將軍打量了一下哨兵,以幾十年戎馬生涯鑄就的威嚴口吻發問:“想不想家呀?”“報告首長,為了革命,不想家!”“放屁!”將軍劍眉一豎,大聲斥責。哨兵的腿發抖了。他知道,眼前這位威嚴的將軍是戰爭年代被稱為“常勝將軍”的蘭州軍區司令員皮定鈞。“革命就不要家了?沒有家哪來的國?連家都不想咋保國?大話、空話、套話、假話!”人們被震住了。在這突出政治的年代,誰敢說這樣的話?“不想家的兵不是好兵。”將軍看出了哨兵的緊張,走上前去,拍了拍還稚嫩的肩,“記著,要想著家里的父老,才能對得起肩上的鋼槍。”將軍走了。士兵的眼睛濕潤了。不由悄悄將手伸進褲兜里去摸那封已看了無數次的家信。See More
Jul 29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劍賽

黃斐娟比賽快開場了,這是一場冠亞軍之爭超仔坐在場邊,額上汗涔涔的;想著去年以一劍之差敗給C大那家夥,心中怪不是滋味的;對面,C大那家夥挽著他的校花有說有笑的,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哼!”超仔啐了一口,轉過頭來對阿呆說:“阿呆,你說我今年能不能拿冠軍啊?”阿呆看著對面冷冷地說:“別緊張,今年你一定能把他‘刷’下來。”比賽終於開始了,校花笑吟吟地在場邊坐了下來,還不時對C大那家夥拋媚眼。阿呆看著,靜靜地走到校花身旁坐下來。比賽正式開始,超仔擦擦額上的汗水,把頭盔戴上。那家夥瞟了一眼超仔,也把頭盔戴上。“準備好了嗎?”裁判喊著。“準備好了!”“好了!”“開始!”就在裁判一聲“開始”說完,阿呆一反不跟女生說話的常態,開始跟那校花扯了起來,而且一臉諂媚的樣子。“干!”超仔心里罵著。“這小子不好好替我看那家夥的漏洞,還在那兒跟妞兒說話。不管了,好好打,再拿不到獎杯,教練會氣死。”場外一旁,阿呆愈說愈起勁了,兩只手比來比去的。那校花似乎很有興趣的樣子,兩個人不時發出笑聲;場內,超仔全神貫註,就想找個漏洞一劍剌進去。那家夥不知怎麽著,心情急躁,還不時別過頭去看阿呆和校花。一個空檔,超仔一個箭步,劍尖從…See More
Jul 27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謝爾巴切夫斯基:假面舞會

王標。譯一諾拉穿上了簇新的假面舞服裝。這套彩蝶造型的服裝讓身段勻稱、面容姣好的姑娘穿上,那是再漂亮不過了。她穿著也非常熨貼合身。諾拉從桌上拿起了面具。是的,她能夠用面具遮蓋住脖子上一塊挺大的燒傷的疤痕,在一年之中也只有這麽一次機會。這塊疤痕,是在四年前出現的。那時,諾拉中學畢了業,進了一家工廠,在實驗室工作。一次,實驗室里只有她一個人。突然,出人意料地發生了火災。姑娘沒有恐慌,也沒有跑開。她勇敢地獨自一人撲滅了大火。諾拉從火神手下救出了價值近百萬盧布的實驗室。談及她的功績的文章大量地出現在報紙上。姑娘把這些文章珍藏了起來。然而,在她脖子右側留下的一塊燒傷疤痕,卻老是喚起她對於那場大火的記憶。自從諾拉的功績見諸報紙以後,公眾嘩然,讚譽紛起,致敬信像雪片一樣從四面八方飛來。來信人既有天真爛漫的中學生,也有在遠東鋪設鐵路的工人,還有才華橫溢的大學生們。人們都讚美她,欽佩她的壯舉,羨慕她的功績。可是,隨著時光的推移,來信越來越少。最後,諾拉只能收到一個名叫考爾舒諾夫的大學生的信了。他的來信興味盎然,一如當初。姑娘呢,當然很高興給他覆信。考爾舒諾夫很想結識諾拉。他在每一封信中都執著地邀請諾拉去影…See More
Jul 26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J·A·湯姆:佳作

鄒小良。譯 那是十五年前的一個早春——這天,慘白的陽光照著剛吐綠芽的樹枝。年輕的我作為一名專門采訪治安消息的記者,正驅車駛向一處我不願看見的地方去。警方廣播報告說:一名男子在家中的車道上倒車時意外地撞倒了小孫女,導致了一樁死亡事故。我把車停在警車和電視采訪車之間,立刻看見一個身穿棉工作服的壯實的白發男子正站在一輛小型運貨車旁。幾只照相機對準著他,記者們把話筒伸到了他的面前。這位老人看來完全處於迷惑之中,正竭力回答記者的提問。他幾乎只是在抖動嘴唇、眨著眼睛,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不一會,記者們放過了那位老人,跟隨警察擁進了一間小白屋。在我想象中仍能見到那位倍受精神折磨的老人正俯首註視著車道上曾站著孩子的那塊地方。屋旁是一個剛培土的花台,不遠處有一堆黑油油的沃土。“我當時只想到那兒去撒那些肥土,”老人對我說著,盡管我並沒有向他提問什麽,“我甚至不曉得她在門外。”他伸手指著花台,爾後又讓手垂回腰際,重又陷入了思慮之中。而我正如一個合格的記者那樣踱進屋去看有誰能夠提供那蹣跚學步的孩子的近照。幾分鐘後,我速寫本上記滿了全部細節,口袋中插著一張那天真無邪的女孩在照相館拍的3×5寸的像片,又朝警察說的放…See More
Jul 20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凸凹: 記獵

在埡里,我家是獵戶。曾祖父的獵跡,我知道得甚少,便沒有幾個字可寫。祖父與父親打獵的方式不同,收益亦不同。祖父打獵的方式很傳統,為下絆索。在獵物蹄跡繁沓的棧道上,埋下絆索,三五天去尋勘一次,屬坐等式。這種方式獲得的獵物,只能是一些走獸,且多是一些腴重的走獸,如山羊,如野鹿。輕捷的走獸,比如野兔,狐貍:體輕,快捷,踏到絆索處,未等輔助絆索的那個陷阱陷下去,蹄腿早已蹦到前面去了。所以,祖父很恨這樣的獸。遇到被別的獸咬傷了的野兔,祖父會窮追不舍,用手中的棍子把它打翻。一年里,也偶或套到一兩只懵懂的狐貍,祖父會獰笑著,給它活扒皮。遇到祖父給狐貍活扒皮的時候,我心里忐忑,欲看又有些怯。將那只套住的活狐貍掛在樹權上,在狐嘴里塞上一團東西,便開始從嘴的豁處下刀。狐猩頭上的皮很薄,很難剝,須小心地慢慢動作。待頭皮剝下頸處,祖父便長長地噓一口氣,把刀子擱到一邊,徒手攥住剝下的皮脈,用力往下拉。會聽到嘶嘶的微音。俄頃,狐的皮便被整個地捋下來了。剝光了皮的狐貍,像一個粉紅的嬰兒。解了束縛,將裸體的狐放到地上,狐淒然地叫著,在腳下跌撞努力了很長時間,才不情願地死去。那場面,很生動,很悲壯。這是一種刺激,愛尋開心…See More
Jul 18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歐文·斯德恩: 計程車上的乘客

我在紐約市開計程車,有28年3個月零12天之久了。你現在如果問我昨天早餐吃的是什麽,我可能說不出。但是有一個乘客我卻記得非常清楚,終生也不會忘記。那是1966年春天一個星期一的早晨,陽光普照。我的車子在約克大街上走來走去找顧客。但是天氣太好,要乘計程車的人不多。在68街紐約醫院對面,我碰上紅燈,停車等候,這時我看到一個穿得很體面的人從醫院的台階上急步下來,舉手叫車。…See More
Jul 17

Easy Tree's Blog

〔日本〕葉山嘉樹·水泥桶中的信

Posted on November 11, 2018 at 6:33pm 0 Comments

松戶與三弄完水泥了。外表雖然不很明顯,但頭發和鼻口都被水泥沾成灰色。他想把手指伸入鼻孔,摳掉像鋼筋混凝土那樣黏住鼻毛的混凝土,可是為了配合每分鐘吐出十立方尺的水泥攪拌器,根本沒有時間把手指伸向鼻孔。他一直擔心自己的鼻孔,卻整整十一個小時沒空清理鼻子。其間雖有兩度休息:午飯時間和三點鐘的歇息。可是,中午時間,肚子很餓;下午那次歇息時間要清掃攪拌器,沒有空間,所以始終沒有把手伸到鼻子上。他的鼻子似乎像石膏像的鼻子那樣硬化了。快到下班時間了,他用疲憊的手搬動水泥桶,一個小木盒從水泥桶中掉出來。



“是什麽?”他覺得很奇怪,但已無暇顧及這種東西。他用鏟子把水泥送入水泥升鬥秤量;再把水泥從升鬥倒進槽里,很快就要把那桶子倒光了。



“且慢,水泥桶中不可能出現盒子。”…



Continue

(印尼)阿蕉:搬家

Posted on November 9, 2018 at 5:44pm 0 Comments

馬先生十年內搬了五次家。每次搬家總要忙上幾個星期,很覺得是件苦事。租金年年上漲,一家人只好從大街搬到小巷,從磚屋搬到木屋。房子越搬越遠,越搬越小。一家五口省吃儉用,期望有朝一日有個自己的家。後來馬先生終於買了一幢房子,十年分期付款。為了應付首期,馬太太變賣了所有首飾,馬先生約了一份人情會,外加東湊西借,算是度過了這一難關。



“這該是最後一次搬家了。”



馬太太說:“不用的舊物統統扔了吧。搬來搬去,塞得家里滿滿的,最後還不是成了廢物。”…



Continue

(印尼)阿里安:應戰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2pm 0 Comments

自從一個月前他搬進這巷子里後,巷里人就對他敬而遠之。他皮膚黝黑,年紀四十左右,高大魁梧;右臂上紋刺著一條盤著身子、栩栩如生的蟒蛇,像要擇人而噬。他對巷里人說:“朋友們叫我神蟒。”…



Continue

(印尼)竹櫻:懺悔

Posted on October 26, 2018 at 10:32pm 0 Comments

我飄悠在半空中,迷惑地看著一群警察及記者,在忙著拍照並查看我那僵硬的軀體;突然一陣淒厲的哭喊聲,從外而入,我往門外一看,一群人哭哭啼啼,呵,是媽媽和妹妹,她們怎麼了?只見她們奔向我那躺著的軀體。



“苦命的霞兒呵,你怎麼這樣狠心,丟下那未滿周歲的小雄……”媽媽嘶啞地哭喊著。…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