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asy Tree
  • Male
  • 太平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Easy Tree's Friends

  • Malacca 皇京港
  • Jemaluang 三板頭·
  • Crna Gor
  • Copil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厚數據才厲害
  • Dushanbe 杜善貝
  • ucun estutum
  • Qyzylorda
  • Macclesfield
  • 1 Dimensional Man
  • Passion for Form
  • Virunga
  • écriture

Gifts Received

Gift

Easy Tree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Easy Tree's Page

Latest Activity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夏目漱石:夢

做了這樣的夢。背著六歲的孩子;的確是自己的兒子。然而,怪的是,不知什麽時候,眼睛竟然盲瞎,變成毛頭小夥子了。我問:“你眼睛什麽時候瞎的?”回道:“很早以前。”聲音確是小孩子的,用詞卻是大人的,而且彼此對等,沒有尊卑之分。左右是碧綠的田。道路狹小,鷺鷥的影子時時映在黑暗中。“走到田里了?”背後說。“你怎麽知道?”回首向後問道。“不是有鷺鷥鳴叫嗎?”對方回答。鷺鷥果然叫了兩聲。縱是自己的兒子,我也覺得有點恐懼。背著這樣的東西,前途不知會變成怎麽樣。難道沒有可拋置的地方?我望著前方,發現黑暗中有一大片森林。那地方大概可以,才這麽一想,背後就發出聲音:“呵,呵。”“笑什麽?”孩子沒有回答,只問道:“爸爸,很重嗎?”“不重。”“會越來越重噢!”我默默朝森林走去。田間道路不規則,蜿蜒如蛇,很難走出去。不一會,來到雙岔路。我站在路口歇一下。“應該有石碑。”小夥子說。不錯,有一塊八寸寬的方形石頭聳立著,高及腰際。在黑暗中也可以明顯看到上有“左往日窪,右往堀田原”的紅色字樣。紅字的顏色很像蠑螈的腹部。“往左邊好了。”小夥子命令。往左看,前方森林暗黑的影子從高空投向我倆頭上。我有點猶豫。“不必顧忌。”小夥…See More
May 1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芥川龍之介:英雄之器

“項羽這個人畢竟不是英雄之器!”漢將呂馬童把一張長臉拉得更長,撫著稀疏的鬍鬚說。他的臉孔四周,有十幾張臉在正中央的燈火映照下,紅冬冬地浮現在營幕的黑夜中。每張臉都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因為今天取得西楚霸王首級的戰勝喜悅仍然沒有消逝。——“這個嘛——”一張鼻子高挺、眼光銳利的臉孔,望了一眼呂馬童,唇角泛起有點諷刺的微笑。不知為什麽,呂馬童似乎有些狼狽。“說強嘛的確很強,據說舉起過塗山禹王廟的石鼎哪!今日之戰亦然。我當時還認為這下可沒命了。李佐被殺,王恒也被殺。但是氣勢卻沒有了,說強嘛的確很強。”“。”對方的臉依然微笑,大大方方地頷首。營幕外,沈靜無聲,除了遠處傳來幾次角笛外,連馬匹的嘶叫也聽不見,只偶爾飄來枯葉的芳香。可是,呂馬童環視眾人的臉,仿佛為了“可是”這個字,眨了一下眼睛。“可是,畢竟不是英雄之器。這可以今日之戰為證。楚軍被追到烏江時,只有二十八騎,對我方如雲霞般的大軍,根本沒有戰勝的機會。據說,烏江的亭長還特地用舟來迎接他到江東去,如果項羽有英雄之器,就應該含垢忍辱渡江,再圖卷土重來。根本不必管什麽丟臉不丟臉!”“這麽說來,所謂英雄之器,就是要精於計算?”隨著這句話,眾人不禁發出沈…See More
May 7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井上雅彥:鬼打墻

“胡扯,真是胡扯。我絕不相信。”“喲,說得那麽疾言厲色的,這正表示你是相信的。說真的,你其實也害怕了吧。”“我和你不同,不是親眼看到,就絕不相信。你會為這樣的事害怕緊張,這倒叫我羨慕。你似乎還以害怕緊張為樂事呢。”“喲,你怎麽會這樣想。”“聽著怕人的故事而發抖——你在這樣子的時候最有魅力。我就愛看你那樣子,所以才特地在半夜里跟著你來。……嗯,真邪門。”“怎麽了?”“現在說的這句話,剛剛好像才說過。”“不記得啊。不過,你真不相信地方上的人說的這些傳說嗎?”“當然。這地方古時候是個刑場,這樣的地方總不免有迷信的附會,十之八九總是杜撰的。”“那也不盡然。這一帶最近才有過這樣的事呢。一個年輕的警察外出做例行巡邏,卻好久好久都不回來,大家不禁為他擔心起來,於是找尋到祠堂附近去,卻看到他老在同一個地方繞著圈子走。後來一查,發現他是繞著半徑約莫二十米的地方打轉,還一本正經地在巡邏著呢。”“他自己難道不知道?”“他自己雖然也急著想回去,可是再怎麽走,總是走回原先的地方去。如果不是有人找了來,他還會一直在那兒走下去呢。這一定是狐貍作弄的無疑了。”“什麽?狐貍作弄人啊。”“古時候的文獻就有類似的記載啊。過…See More
Apr 17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武田泰淳:信念

將軍回到故鄉,什麽人也不見。鎮里的人不知道他已返鄉。他已經憔悴得別人見了也不會認得了。他登上有古城堡的山丘,那兒建了他的銅像,背靠著藻類浮遊的藍黑色護城河。銅像手握寶刀,傲然俯視全鎮。前將軍悄然在自己銅像四周走來走去。現在,銅像宛如陌生人,傻楞楞的,但是他依然苦笑相看,不肯離去。一天,銅像被一群年輕人推倒,遺棄在護城河邊,準備送到別地方去。銅像藍黑僵硬的臉仰望天宇,依然狂傲之至。他摸摸倒在地上的銅像軀體,比石頭還冷;突然看見一個老太婆蹲在銅像泛白的基石上,石上放了一束花。“這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她說,並沒有發覺自己說話的對象是誰。她的兒子入伍後分發到將軍指揮的師團里。“因為遺骨和公報都沒有,只有這先生最可靠。”她告訴他說,她每天都來拜銅像;接著又說:“如果這先生活著,我兒子也會活著;他死了,我兒子也一定死了。”前將軍吃了一驚,停下腳步,隨即離開了老太婆和銅像。從那天起,他很怕見到那個老太婆。銅像還沒搬走,渾身沾滿泥巴,髒汙不堪。自己的化身如此淒慘邋遢,使他非常難過。那情景仿佛自己裸身倒在地上,丟人現眼一般。“最好推落到護城河中!”他想。銅像底下的泥土已被雨淋得松軟,也許稍一用力,就會…See More
Apr 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小林多喜二:傷痕

“紅色救援會”①打算在群眾的基礎上發展壯大組織,決定以“小組”為單位,直接在各個地區的工廠中紮根。××地區的××小組,每開一次會都要增添一兩個新組員。新組員在加入時都作簡單的自我介紹。有一次,新加入了一位四十歲左右的婦女。組長給大家介紹說:“這位是中山同志的母親。中山同志最近終於被送到市谷監獄里去了。”中山的母親顯得有些局促不安。“我覺得,因為自己的閨女進了監獄就冒冒失失地跑到救援會里來,總有點兒不好意思……”閨女只要兩三個月不回家,管區的警察就打電話,叫我到某某警察局去把她領回來。我每次都大吃一驚,幾乎是哭著跑去的。他們把她從下邊的拘留所里帶上來。她的臉又蒼白又髒,不知在里頭待了多少天了,渾身發出一股難聞的氣味。——據閨女講,她是因為當什麽聯絡員被他們抓去的。“可是她在家里只待上十來天,突然間又沒有影兒了。過了兩三個月,警察局又來傳我啦。這回是另一個警察局。我到那兒一個勁兒地鞠躬,說都怨我這作娘的對孩子管教不嚴,認了錯,賠了不是,才又把她領了回來。大概就是這一次吧。閨女說警察嘲弄她說:'你還幹聯絡員嗎?'這使她很氣惱。我說這有什麽可氣的,只要你能早出來就比什麽都好。“閨女回到家里,給…See More
Mar 3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艾美爾

那個機器人造得實在好。那是女機器人。正因為是人造的,所以要把它造成什麽樣子的美人,就不折不扣,是什麽樣子的美人。又因為造的時候,把一切美人的優點都網羅在內,所以造出來的,真是一具完美的美人。當然,這美人多少令人覺得冷若冰霜,可是冷若冰霜不也正是美人的一個條件嗎。想來,大概別無他人會動腦筋去制造什麽機器人。制造一個只做和真人同樣也做的動作的機器人,那才是愚不可及的事。要有這麽些費用,大可以去制造些效率更好的機器,何況這世上失業的人還真不少。造出它當然還是由於趣味。造它的人就是酒吧的主人。大凡一個酒吧主人回到家里,再怎麽也不會想喝酒。對他來說,酒是他的生財器材,絕不是拿來自己喝的。喝酒的酒徒使他賺足了錢,又有的是空閑,所以就用來造這機器人。這純粹是趣味所致。正因為是趣味所致,所以造出來的美人也真精巧別致。尤其那肌膚的觸覺,真像真人的一樣,難以區別出真偽來。猛一看,還真比實在的好得多。盡管如此,腦子里卻近乎空空如也。對於這一點,他倒也真的束手無策了。它只能回答的不過是些許簡單的話,而動作也只限於喝酒。造出了這美人後,他就把它拿來擺到酒吧里。酒吧里當然也有桌椅之類的座位,但是為了怕出醜,他還是…See More
Mar 27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超車

在耀眼的陽光照射下,公路平坦地伸向遠處。那男子所駕駛的最新型的轎車,就在那上面滑著也似地向郊外飛馳而去。因為車子新,所以跑起來自然也就安穩愜意。這會兒,他正駕著這輛車子,要去拜訪新近才開始來往的女孩的家。“轎車還是要新型的才好。不,豈止是轎車。女孩子也是一樣。凡是型式老舊了,就一個一個讓出去,弄個新型的到手。這就是我的原則。”嘴里這樣自言自語著,他更加地把速度加快。車子的窗子並未完全關緊,這會,風就從孔隙間吹進來,拂在他那頗具風流貌的臉上。連綿不歇的輕快的振動,使他想起前些日子廉讓出去的一輛型式過時的車子的事。這同時也使他聯想到前些日子才告分手的那女孩的事。“你對我已經生厭了,對不對?”當他提起要分手的話時,那個當模特兒的女孩,便蹙眉不悅,以那種似要纏人的聲音,這樣對他說。“不是,我不是那個意思……”他的回答實在夠得上是含糊其辭,可是那女孩子卻因而更認了真。“不要。我不願和你分手。請你不要甩掉我。”“可是再這樣交往下去,我想,那對你對我都毫無意義啊。”“如果我再不能和你在一起,那倒不如死了好。”像這樣的話,可聽得多了。女人只要是聽到分手的話,總是會這樣子說。可是這一招如果管用,那麽,在…See More
Mar 2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強盜的苦惱

黑社會的強盜們聚在一起,商議著下一步的行竊計劃。“真想痛痛快快地干它一樁震驚社會又成功無疑的大買賣呀!”一個歹徒異想天開地說,誰知這個集團的首領竟接著他的話爽然應允道:“說得對!我也一直這麽盤算著,現在想出了些眉目,大夥準備一下吧,我要幹活了。”這一番話讓強盜們吃驚不淺,大家爭先恐後地問道:“究竟怎麽幹呢?”“乾咱們這一行的,大家都把行動時間選在夜里,但由於四周太安靜,下手時難免惹人注目。這次我打算反其道而行之,出乎人們意料之外地搞它一家夥……”“有道理,您到底不愧是咱們的頭兒,想出的主意總是高人一招。不過,如何下手呢?”“光天化日之下,持槍闖進銀行搶劫!”首領的話恍若囈語,嘍們不禁大失所望。“別開玩笑啦!簡直不著邊際。照你說的去幹,恐怕還沒跨進銀行的大門,就被抓去蹲牢房了。”“蠢貨,你們的腦子里怎麽總少根筋。好了,聽我來說個端詳……現在我們編寫了一個電視劇腳本,送給銀行附近的交通警察,然後大家裝扮成電視攝制組的工作人員,到銀行去拍攝一個襲擊銀行的場面,這樣銀行方面毫無防備,必定給打個措手不及,到時候,大家只管動手搶錢,即使萬不得已開了槍,警察也會無動於衷,只當作劇情所需而特意安排的音…See More
Mar 15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壺

古昔某地的領主。其城堡里的庭院,栽植著好幾棵松樹。那一年,春天平靜地過去,初夏時分,某一天黃昏,每一棵松樹上都見有一條蛇爬了上去,每一條蛇都從枝丫上向外伸出了頭。因為事出突然,於是眾人都跑了來看個究竟。仔細看去,但見每一條蛇的蛇頭似乎都朝向地面某一處。“把那地方挖掘挖掘看看。”領主這樣命令。先是一些小石頭。把那些小石頭弄掉,再挖下去,好像挖到了什麽。“挖到了一個壺了。”家臣說。“把它打開看看。”“這,妥當嗎?”“如果照舊又把它埋回原處,咱們恐怕也無法釋然吧。”“說的也是。”於是小心翼翼地動手。先是看到了蓋子。輕細的壺口上,用一個小碟子蓋著。這壺蓋用糨糊一般的東西黏著。花了一點工夫,總之,終於把壺蓋拿掉了。突然間,一股像是什麽邪氣似的黑煙冒了出來,飄散到空中去。不好!恐怕壞了事了。從那年秋天起,一連數年,年年都鬧歉收。家臣也好,百姓也好,連連有人死去。草啦,蟲兒啦,都拿來吃了。連活下去的力氣都沒有;不能拼命的人,一個接一個地消失了。到了最後,終於只剩下了一些精銳,身心都強韌的人。“我們攻到鄰國去吧。沒什麽該不該,好不好的。我再也想不出什麽別的良策來。我想神也會原諒我們吧。”領主這麽說,每…See More
Mar 1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筒

好粗的一個竹筒子漂上了海岸邊。竹皮還是青青的,大概是因為長久漂流海上的緣故,上頭吸附著不少貝殼。撿拾到的人以為這是稀罕東西,便把它交到村長那里去。這地方是漁村,住的人也不少。又因靠近好漁場,也就是說附近的海獲魚量極好,所以從事制造儲存性海鮮食品的人家亦自不少。魚乾、魷魚乾、鹽漬魚、鰹魚乾、沙丁魚。竹筒子到底做什麽用,誰也不知道。往里頭一瞧,可以瞧見那一頭。村長拿起它,擺在嘴上,說了話。“什麽玩意啊,這是。”從那一頭傳出來的,竟是另一種言語。“弗里拉,巴基尼。”聲音也變了。再說了別的一些話,依然還是會變成叫人摸不著頭腦的話來。“看起來,這是小孩子的玩具了。誰想試一試?”“雖然稀罕,如果只不過這麽一點趣兒,也不用再試了。小孩子玩它幾次,恐怕也就厭倦了。一次,玩玩倒也罷了。還是把它擺在這里吧,總是會有帶著小孩的客人來訪啊。”作用、還有存放處都弄明白了,這事兒也就結了。不多久,大夥兒也都漸漸忘了這回事。有一天,也不知是哪一家人家的孩子,開始說起一些誰也聽不懂的話來。“塔卡洛連,索拉基巴茲。”那女孩兒的母親以為自己的女兒腦袋有了問題,便帶了她到村長那里,找村長幫她設法。“這是怎麽一回事兒?這可怎…See More
Mar 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綠

在某領主的領地內,有一個農民,每年照例都很勤勉地種他的水稻。那一年,櫻花開得稍嫌早了些,不過水稻倒都成長得很好,只有某一個角落上的,甚至於都到了秋天了,依然還是一片綠。那些水稻結了稻穗,稻穗是綠的,收割後曬乾、脫谷,米也是綠綠的米。把這情形向村長報告了之後,領主也知道了,便命令管農耕的官吏前來查驗呈報。“真真稀罕。因何如此,實在費解。以往,也從不曾有過這等事。把這些米悉數充做年貢繳納了吧,不足之數,也准予免繳。”官吏把那些米運了去,然後也到一個以釀酒為業的百姓家,把那米取了些來,叫他釀些酒試試。不久,釀酒的前來報告,說是酒已釀成,便前往看個究竟,但見竟是一些綠色的酒。“品嚐過沒有?”“還沒有。像這樣的酒,我還是平生第一遭。喝了它後,萬一有什麽異樣,可就不妙啊。”那官吏於是拿了那些酒到領主邸第去,向領主報告。道理是說不上來。酒,綠綠的,很澄澈,看起來很美。領主的母親、妻子、兒子,幾個隨從,都圍過來看它。領主於是對那個官吏說了:“你就嚐一嚐看吧。”“這樣貴重的東西,屬下怎敢僭越,還是領主您先請……”“不用顧忌這些,你就嚐一點兒看看吧。”既然是命令,當然不得不從。看著注在碗內的那些酒,覺得仿…See More
Mar 3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雪

從前,有一個以伐木為業的樵夫。這樵夫經常上山采伐柴薪,然後搬運到山下來。他也燒炭。那地方因為是經常下雪的雪鄉,木炭自然也很好賣。有一天早上,樵夫在屋外清除頂上的積雪,當他歇手眺望遠處時,看到的景象使他感到好不納悶。他看到,從河邊起,好像有什麽斑斑點點一直往山的那個方向伸延而去。他於是穿上禦寒用的衣服,決定前往看個究竟。就近一看,原來真的是些腳印。那些都是人的腳印。連腳趾都可以清楚地分辨出來。照這情形看來,一定是有人赤足在雪地上行走的了。為了什麽?而且,往何處去?腳印一直向山的方向連續不斷延伸著。這種情況向來都不曾有過。樵夫先走到河邊探看了一回。可是也未能看到足可當做線索的蛛絲馬跡。樵夫於是決定往山上走一趟。“如果是野獸的足跡,這還有道理,甚至於,如果是傳說里常聽的河童,也該有腳蹼印啊。真叫人費解。”不知不覺里,他已來到了山的斜坡上。這樣子大冷的天氣,到底是怎麽一回事?腳印看起來變得大了一些。這也是許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吧。再往前走下去,腳印變得比方才看到的更大了些。想必是陽光照射了之後,雪融掉了,所以看起來就大了些。剛看到腳印的時候,以為它一直連續著延伸到遠處,大概也是這緣故了。不過,形狀…See More
Mar 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夜

大城市里的一家商家。夜里,正當這家主人要就寢的時候,發現身邊居然有隻狐貍。“你怎麽會在這里。難道說打算變這變那好來愚弄我、迷惑我不成?反正我也無聊得很,讓你稍微戲弄戲弄也無所謂。好歹以後還可以拿來當跟別人胡扯的話題。”“不是不是,我哪里敢。”“那麽,你是怎麽進來的?”“大凡養貓的人家,要進來可簡單得很,〔不是留得有貓的出入口嗎〕,人家總以為是自家的貓在進進出出,也就不在意了。”“也罷,看你怎麽變,怎樣來戲弄我。”主人這樣子自言自語,狐貍聽了忙說道:“請你別變啊、戲弄啊,說得這麽難聽好嗎。狐貍本來就是很正派的動物哪。”“那你做什麽到這里來?”“這,說起來話就長了。很早以前,你這店里有一個叫熊吉的男子在這里工作。”“對啊。年紀約莫二十上下,很能幹。可是後來私下拿走許多錢卷逃了。我實在不該太信任他。他,現在怎麽了?”“讓人逮到了,可不就得給帶回來,受處罰?所以總不斷地到處逃啊。萬一被什麽人發現了行蹤,說不定還會立刻通知這里呢。可是他總得吃啊。錢,早就花光了,現在只管當起行商來。不過,賣的東西也不固定是哪一樣。走到哪里,便在那地方批些當地名產,到別地賣去。也不過靠此賺些吃食費用而已。”“這可不…See More
Feb 24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日本〕星新一·竹

某地被鄰國的軍隊攻了進來,把領主和有關一干人都殺戮殆盡。成了新領主的那男子經過一番深思熟慮後說:“這地方以往的領主聽說還有個年紀尚幼且長得很秀氣的兒子。如果我連這個幼兒也都殺掉,眾人恐怕會把我視為惡魔厲鬼,往後也難統治這地方。你們可在山崗的那一邊蓋造一座小屋,派個乳母照顧他,把他關在那里。那就是說,把他終生軟禁在那里。”底下的人照做了。那地方,從山岡上也容易監視,很難脫逃到別地去。約莫過了兩年,離小屋有一段距離的四周圍開始長出了竹子,就像要把小屋遠遠地包圍起來一般。竹子成長了後,仿佛就是一道竹樹垣。監視者的視線自然漸漸難以一覽無遺。哨崗上的人問那個專為遞送三餐食物而挑選出來的農夫。那個農夫卻這樣子回答:“那些竹子真不錯。連梅雨時節看起來都覺得清爽。如今夏天都快到了,一定會叫人格外覺得涼爽。冬天,它又可以阻擋北風,里頭準是很暖和的了。”那竹樹垣益愈變得寬廣,簡直就是竹林子了。據那農夫所說的,在里頭居住著,更比以前讓人覺得舒適。許是竹子的作用,再或許是此一時彼一時,那小孤兒如今據說已變成一個好不英俊的青年。新的領主於是又命令道:“都已經長大變成青年了?這可得提防著些才好。如果讓他再學會一身…See More
Feb 21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斯里蘭卡〕古納瓦爾特那:如此警察

“抓小偷……抓小偷……快來人哪!……”突然,隔壁人家傳來一陣急促的呼喊。時間是下午四點半。左鄰右舍聞聲後,紛紛趕到出事地點。站在門邊往里面瞧去,只見一個衣衫襤褸的家夥被人打翻在地,一人掐著脖子,一人騎在身上,使他半點動彈不得。英雄難找用武之地,值此機會,誰不想大顯一番身手?幾個身強力壯的小夥子,口吐穢言,推開人群沖殺上去。此刻,房東老板正在蔬菜店里營業。得知消息後,他立刻派人去報告了警察局。想到自己多年來被盜的失物今天終於有了追查的線索,老板頓時喜出望外,樂上眉梢。 “警察來了!警察來了!”有人在門口向老板報告說。 “啊……真的來啦?……是不是那位賽桑老爺?……”老板急切問道。其實,他心中早就有數,這類公務一般都由這位老總親自出馬處理。說話間,只見賽桑老爺手提警棍,大搖大擺地走進屋來,他身材魁梧,儀表威嚴,一副軍人氣派。老板急忙在夥計耳邊低語了幾句。不料這個家夥不識時務,竟然當場討價還價起來。 “賞錢以後不能要嗎?還不給我快去店里取錢!”老板頓時把他訓斥了一頓。 有我賽桑老爺在此,料他不敢逃跑!”警察沖著兩個擒賊的好漢大聲喝道。小偷從地上慢慢爬起,兩眼流露出驚恐的神情。…See More
Feb 16
Easy Tree posted a blog post

〔瑞典〕謝爾瑪·拉格洛芙:日食

有山脊窩的斯蒂娜、烏歌的麗娜、小澤的凱莎、天峰的瑪雅跟芬黑的蓓達,還有老兵那兒新娶的太太伊琳以及二、三個其他的農婦——她們全都住在斯卓胡頓下頭,教區的最末端,那是個荒涼、多巖的地區,大農莊的地主都懶得碰手。一個把她的木屋蓋在山崖上,另一個住在沼澤邊上,還有一個家住在陡峭的山頂上,爬上爬下地,吃足了苦頭。其他的人若能在較好的地面上蓋個小屋的話,準保是緊緊地挨在山邊,好把太陽從秋季的艷陽天一直擋到蒙告日。雖然極為艱苦,每個人倒也在小屋鄰近種了一小塊洋芋地。不錯,山腳下有好多種土壤,但是作個半死那片地上也長不出什麽東西來。在有些地方,他們得在田里翻走好多石頭,要是在莊園上,都夠蓋個牛欄的了;有的則挖了像墳坑那麽深的溝渠,另外的人用口袋把土壤裝來撒在石塊上。土質雖然不算頂差,可怎麽也敵不住頑強的薊、藜,鋤了又生,茂盛得似乎洋芋田圃是為它們開辟的。從早到晚,這些婦人成天都獨守在陋屋里,就算是有丈夫跟孩子的,也是男人一早去上工,孩子去上學。幾個年老的婦人中,有成年的子女,但也都去了美國。有些雖有年幼的孩子圍繞在身邊,然而,當然了,這麽小的孩子,怎麽說也算不上是伴兒。生活既是如此孤單,有時候她們真該…See More
Feb 15

Easy Tree's Blog

(日本)夏目漱石:夢

Posted on May 11, 2019 at 8:43am 0 Comments

做了這樣的夢。背著六歲的孩子;的確是自己的兒子。然而,怪的是,不知什麽時候,眼睛竟然盲瞎,變成毛頭小夥子了。我問:“你眼睛什麽時候瞎的?”回道:“很早以前。”

聲音確是小孩子的,用詞卻是大人的,而且彼此對等,沒有尊卑之分。左右是碧綠的田。道路狹小,鷺鷥的影子時時映在黑暗中。

“走到田里了?”背後說。

“你怎麽知道?”回首向後問道。…

Continue

(日本)芥川龍之介:英雄之器

Posted on May 6, 2019 at 5:09pm 0 Comments

“項羽這個人畢竟不是英雄之器!”漢將呂馬童把一張長臉拉得更長,撫著稀疏的鬍鬚說。他的臉孔四周,有十幾張臉在正中央的燈火映照下,紅冬冬地浮現在營幕的黑夜中。每張臉都不自覺地露出微笑,因為今天取得西楚霸王首級的戰勝喜悅仍然沒有消逝。——“這個嘛——”一張鼻子高挺、眼光銳利的臉孔,望了一眼呂馬童,唇角泛起有點諷刺的微笑。不知為什麽,呂馬童似乎有些狼狽。

“說強嘛的確很強,據說舉起過塗山禹王廟的石鼎哪!今日之戰亦然。我當時還認為這下可沒命了。李佐被殺,王恒也被殺。但是氣勢卻沒有了,說強嘛的確很強。”

“。”…

Continue

〔日本〕井上雅彥:鬼打墻

Posted on April 17, 2019 at 9:03am 0 Comments

“胡扯,真是胡扯。我絕不相信。”

“喲,說得那麽疾言厲色的,這正表示你是相信的。說真的,你其實也害怕了吧。”

“我和你不同,不是親眼看到,就絕不相信。你會為這樣的事害怕緊張,這倒叫我羨慕。你似乎還以害怕緊張為樂事呢。”

“喲,你怎麽會這樣想。”

“聽著怕人的故事而發抖——你在這樣子的時候最有魅力。我就愛看你那樣子,所以才特地在半夜里跟著你來。……嗯,真邪門。”

“怎麽了?”…

Continue

(日本)武田泰淳:信念

Posted on April 5, 2019 at 4:40pm 0 Comments

將軍回到故鄉,什麽人也不見。鎮里的人不知道他已返鄉。他已經憔悴得別人見了也不會認得了。他登上有古城堡的山丘,那兒建了他的銅像,背靠著藻類浮遊的藍黑色護城河。銅像手握寶刀,傲然俯視全鎮。前將軍悄然在自己銅像四周走來走去。現在,銅像宛如陌生人,傻楞楞的,但是他依然苦笑相看,不肯離去。一天,銅像被一群年輕人推倒,遺棄在護城河邊,準備送到別地方去。銅像藍黑僵硬的臉仰望天宇,依然狂傲之至。他摸摸倒在地上的銅像軀體,比石頭還冷;突然看見一個老太婆蹲在銅像泛白的基石上,石上放了一束花。

“這是一個了不起的人物。”

她說,並沒有發覺自己說話的對象是誰。她的兒子入伍後分發到將軍指揮的師團里。…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