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kata Bachcha
  • Female
  • Parit Sulong,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Kolkata Bachcha'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Bayrut Alhabib
  • Chiron人馬
  • Suyuu
  • baku
  • ucun estutum
  • Jambatan Tamparuli
  • 趁還來得及
  • Dramedy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Malacca Light
  • 假如流水能回頭
  • 來自沙巴的沙邦
  • Bleach

Gifts Received

Gift

Kolkata Bachcha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Kolkata Bachcha's Page

Latest Activity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從聖地亞哥到彭塔

晨六時離開住地去機場。八時十五分,飛機起飛。一個多小時後,在一個叫Valdivia的地方停留半小時,我們不下機。十二時許到達地球上最南端的城市彭塔阿雷那斯。全程二千余公里。飛機剛離開聖地亞哥,可以看見下面是丘陵和農田,天邊是雪山。隨著高度增加,雪山也降到了我們的腳下,仿佛有一層看不見的玻璃罩在大地上空,在這玻璃上面,這里那里堆著一簇簇白雲,而雪山的尖頂穿破玻璃聳立著,像一頂頂白帳篷。有的雪山四周堆滿了雲,雲也像雪堆,分不清哪是雲哪是雪。不知何時,窗外只見連綿的雲層了。我注意到,如果下面是山谷,雲就稀少,地面景物歷歷可辨,如果是平原,則往往有濃密的雲層遮蔽。當飛機再次下降時,透過小窗看見了大海。飛機在海面上轉了一個灣,降落在簡陋的機場上。機場外的公路緊鄰大海,天格外開闊,也格外藍,滿天白色的雲朵。大巴載著我們穿越城市,駛向旅館。這是一家叫Savoy的小旅館,是中國考察隊固定的下榻點,居室還算整潔舒適。住處也近在海邊。也許,這個小城市的任何位置離海都不遠。我們到海邊去。不知什麽原因,近岸的大片海水都呈鐵銹色。海灘上到處是垃圾。從海邊小巷拐到主街,主街是一條林蔭路,一頭通往機場,另一頭連著全…See More
Saturday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聖地亞哥

濱鴻通過一個轉彎抹角的關系,與這里的一個華人聯系上。來了兩個人,各開一輛車,帶我們去遊覽。先到聖母山,山頂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大理石聖母雕像,還有一座小巧的聖母教堂。那座聖母雕像豐滿而家常,像一個普通婦女,很有人情味。在另一處的一個教堂里,我也發現聖母的雕像比耶穌的雕像大。智利是一個天主教國家,但我尚不明白,為何盛行聖母崇拜。聖母山是市區的制高點,從這里可以俯瞰市景。據介紹,智利共1500萬人口,其中600多萬居住在聖地亞哥。房屋密集而散布面卻很寬,看上去比較陳舊。乘車穿行市區時,我也發現這里的建築陳舊卻不古老,這是一個沒有悠久歷史的發展中國家。不過,一些富人區的幽靜美觀已趕上了發達國家。在一家餐館里大吃烤肉。然後,驅車穿過聖地亞哥西北方向的城市瓦爾帕萊索,到達與之毗連的海濱小城維尼亞-德爾馬。這個城名直譯是“海的葡萄園”,使我想起了聶魯達的一本題為《葡萄園的和風》的詩集。我們在海灘上坐下。海上浪很大,邵和何下海了,在浪里跳躍著。我沒有帶遊泳鏡,怕海浪會把輕飄飄的樹脂眼鏡沖跑,就只在離岸不遠的淺水里站了一會兒,被葛譏為滌足。海灘上滿是躺著曬太陽的人,基本上是智利當地人。有兩個姑娘在打沙灘板…See More
Oct 1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從北京到聖地亞哥

我們乘法國航空公司的班機,7日十一時左右從北京起飛,當地時間8日下午二時飛抵聖地亞哥。智利是離中國最遠的國家,這次航行是我生平歷時最久的一次飛行,全程兩萬余公里,飛行二十八小時,途中在巴黎停留九小時,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停留一小時,總計三十八小時。在巴黎停留時,因為沒有簽證,不能出機場。天下著細雨,更令人有一種幽幽的惆悵。正是北京入夜時分,無聊加上瞌睡,幾乎每個人都在候機廳的椅子上睡著了一會兒。候機廳的設計別具一格,像一個巨大的透明機艙。巴黎機場的設施十分先進,僅舉一個小例子:把旅客從飛機接到機場大廳的汽車,底盤是一個折疊式的升降機,可以把汽車一端的出口與候機廳的入口銜接得天衣無縫。我不禁想起不久前發生在這個戴高樂機場的協和飛機空難。人們很容易輕信技術,在先進技術的伺候下產生一種安全感,哪里想得到最慘烈的災難會降落在享受最先進設備的幸運兒頭上。從巴黎起飛,已是當地的深夜。我得到了一個靠窗的座位。透過小窗戶,我看見巴黎的燈火像一串串明亮的珍珠散落在黑夜里。飛機漸高漸遠,珍珠漸漸稀少,光芒漸漸微弱。終於,窗外是深不可測的無邊的黑暗了。在座位前的電視熒屏上隨時可以查看飛機的飛行方位。我們始終飛行…See More
Sep 25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啟程

終於到了動身的這一天了。早晨八時許,我和妻把兩只大箱子拖出家門。小寶貝在沙發上玩,我對她說再見,她看著我,也說了一聲再見。合上門,朝電梯走去,心里甚感落寞。這次南極之行,最使我牽掛的是這個僅兩歲五個月的女兒,她太小,令我放心不下,她太可愛,令我舍不得。沒想到的是,她好像也意識到了我這次出門不同往常,小小的年紀竟會表達戀戀不舍之情了。近些日子,由於我們經常談論,她已經知道爸爸要去一個叫南極的地方,也知道這是一個非常遠的地方。昨天,我們帶著她去了一趟海洋局,她看見記者采訪的場面,好像明白了我很快要走。返途的汽車里,她坐在我懷里,突然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爸爸不要去南極了吧,我不讓你去南極。我想你,想得不得了。”然後,仿佛自言自語似的,把“想得不得了”這句話重復了十幾遍.妻開車送我到機場。一路上,我們話語不多。自結婚後,這是我們第一次長久的離別,我又是去那麽遙遠並且在傳說中那麽險惡的地方。她是始終不願意我去南極的,可是一旦成行,她十分配合,還特地請了兩天假,替我做行前的準備。此刻我坐在她身邊,悄悄端詳著她的神情專注的臉龐,心中彌漫開依戀之情。據說去南極的人有必要給親人留下遺囑,我終於沒有留。…See More
Sep 7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出發前的猶豫

在去亞布力之前,有一天,我感到心臟不適,到同仁醫院檢查,發現心電圖有改變。從亞布力回來,按照預約,我又去做了運動試驗,即檢測運動狀態下的心電圖,結果仍是陽性。近幾年里,同仁醫院已三次診斷我可能有冠心病,我自己將信將疑。最近常有胸悶背痛的癥狀,看來應該正視了。到南極去,心血管病是最忌諱的疾病,因為那里沒有急救的醫療條件。曾經有一個患冠心病的話劇演員去長城站,在返途的船上心梗而死。那麽,還去不去呢?我不禁猶豫起來。其實,即使沒有健康方面的原因,我內心里對這次去南極也並非很堅定的。在那里呆兩個月,對於我是太長了。我舍不得離開我的愛妻和幼女這麽久,也放不下手頭正在做的一件很有意思的工作。我既不是去進行科學考察,也不是去探險,只是去那里看一看,獲得一點實地的感受,有半個來月就足夠了。我想象得到,長久地呆在那樣一片氣候惡劣的荒土上,我一定會感到單調。好友正來曾經如此責問我:“別人寫不出東西來,所以需要走這個地方那個地方,找些貌似驚人的材料以吸引讀者。你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自己想寫的東西還來不及寫,你為什麽要去什麽南極?”我聞言語塞。由於這件事成了新聞熱點,我就更感到自己好像做了錯事,有口莫辯。在…See More
Aug 2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在亞布力訓練

在距哈爾濱260公里的地方,有一片名叫亞布力的山林,一年的積雪期長達半年,現已辟為中國最好的滑雪場。在亞布力滑雪場內,極地辦設有中國南極考察訓練基地,供每年訓練越冬隊員之用。我們是度夏隊員,本不必去那里受訓,但阿正想讓我們有盡量完整的經歷和體會,便請求極地辦專為我們安排了一次訓練活動。1-01乘飛機到達哈爾濱,走出機場,迎接我們的是迷漫的大雪。極地辦派來的教練一直在擔心訓練場地的雪量不足,面對這場大雪頓時松了一口氣。然而,大雪卻也增加了行車的難度,使行駛時間大為延長。中巴載著我們顫顫巍巍,由於天氣和緯度,天黑得很早,車前燈小心地照亮一小截又一小截積雪的路,然後把它們拋在越來越濃的黑暗里。車終於停在一座燈光微弱的樓房前。我們住的這個招待所屬基地所有,設施簡樸,為了節省能源,不供暖氣和熱水。當地的氣溫,白天零下17度,夜晚零下24度,其冷可知。雪花仍在飛舞,周圍一片漆黑。不遠處,有一家賓館燈火通明,歌廳娛樂廳齊備,高音喇叭播放著流行歌曲,據說主要是接待當地權貴的。訓練和享樂,功能不同,咫尺天涯,該是在情理之中的吧。訓練——在亞布力住了三個整天。按照教練的安排,每天早晨六時半,我們便集合,排…See More
Aug 7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關於“極地沈思”

我們的這次行動有一個題目,叫做“極地沈思”。針對於此,常有人問我:“你打算如何沈思,沈思什麼?”我的回答永遠是:不知道。我的確不知道。在這方面,我沒有任何打算,不做任何計劃。我無法預先去設計一種“沈思”,尤其是一種在我從未到達過的地方的“沈思”。一切都要到時候再說。到時候我也不擺“沈思”的姿態,一切都順其自然。當然,書是要寫的。我應該寫,也願意寫。在那樣一個極端環境里,我應該會看見前所未見的事物,獲得前所未有的感受。我一定要勤快地記下我的所見所感,因為那是一筆不該丟失的財富。我從來喜歡思考一些世界和人生的道理,到了那里,我的思考大約不會中斷,我要一如既往地記下我的思考。這些就是我要寫的書的素材了。也許人們有一種期待:為了這不尋常的經歷,你的思考應該發生一個飛躍,你應該寫出一本不尋常的書。不,我不許這個諾。會不會發生飛躍,也要順其自然。頓悟不可制造,制造出來的決不是頓悟。據說現在流行“走的文學”,走西藏,走新疆,走歐洲,走世界文明源頭,如此等等。然而,迄今為止的事實證明,精心策劃的走並沒有創造出文學的奇跡,誰是什麼樣的人,誰就依然寫出什麼樣的東西。我非常感謝阿正和他所在的出版社,讓我一下…See More
Jul 16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哲學家與探險家

我幾乎是一個地理盲,因為要去南極,才認真查看了一下世界地圖。這一看才發現,原來地球上的陸地都集中在北半球,南半球陸地極少,基本是連綿的海洋。北極無洲,但是被有人居住的陸地環繞著。南極有洲,但是與有人居住的陸地遠隔重洋。難怪南極洲的發現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了。最早斷言南極洲的存在的是哲學家。畢達哥拉斯和柏拉圖認為,已知世界的反面必有一塊土地,以維持平衡,他們稱之為對應地(Antichtone)。希臘人用Arktos一詞指大熊星座,也指其下的北極地區,於是造出Antarktos一詞指相反的地區。可是,從這個詞的存在,到這個詞所指的地區的發現,經過了漫長的兩千多年。一直到十八世紀,又是哲學家率先開始空想,把南半球大陸描繪為新的伊甸園,一片炎熱富饒之地,那里住著純真、自由、未被文明汙染的“高貴的野蠻人”,過著幸福而又悠閑的生活。為了尋找這個烏托邦,一批又一批探險家啟程了。1773年,英國海軍上校庫克第一個穿越南極圈,但是未發現陸地。1819年,俄國探險家別林斯高津到達了離岸比較近的海面,他很可能是第一個看見南大陸的人。在南極探險史上,挪威的阿蒙森是幸運兒,他於1911年12月首先到達南極點,那…See More
Jun 19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誘惑和危險

有關消息通過媒體傳開以後,朋友們普遍感到驚奇,驚奇之余,有的表示羨慕,有的表示擔心。這兩種反應都很正常,因為在一般人的印象里,南極是一片既神秘又危險的土地。南極的魅力不容置疑。閉著眼睛想象一下吧:在那個晶瑩的冰的世界里,沒有人煙,沒有汙染,空氣無比潔凈;冰架向大海伸展,海面上布滿大小不等的冰山,在陽光下閃射奇異的光芒;海灘上棲息著無數憨態可掬的企鵝,海豹在岸邊自由地嬉戲。可是,南極的危險也不容忽視。張開耳朵聽一聽南極的“世界之最”吧:最冷,年平均氣溫零下17度,冬季低於零下40度,最低曾測到零下89.2度;風暴最頻繁最猛烈,局部地區風速可達每秒85米以上;冰雪最多,占全球總儲量的90%,冰蓋終年復蓋整個大陸,平均厚度2450米,最大厚度4750米;最干旱,有“白色沙漠”之稱,會使你的指甲一片片脆落。何況還有全球最大的臭氧洞,在紫外線直射之下,用不了幾小時,你的臉就會脫皮和變黑。與在南極長期生活過的老隊員聊一聊,每個人都會告訴你一些較輕微的驚險的經歷。那些最嚴重的驚險的經歷無人能夠告訴你,然而記錄在案。冰蓋下有許多冰縫,大者深幾百米,寬幾十米,皆被茫茫白雪掩蓋著,某年某月,某國考察隊連車…See More
Jun 16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天上掉下一個機會

如果在半年前,有某占卜者攔住我,預言我將要去南極,我一定會斥為信口胡言。然而,五個月前,確實有一個人特地飛到青島,親口對我說了這話。他不是一個占卜者,而是鷺江出版社的編輯阿正。當時,我正在青島出差,給一項競賽擔任評委。評委之中,還有葛劍雄教授。在我們下榻的旅館里,阿正興奮地向我們談了他的計劃。他的想法是,組織若干位人文學者去南極體驗生活,然後每人從自己的學科視野出發寫一本書,這項活動的經費將由鷺江出版社贊助。他引以自豪的是,這一舉動在世界上是首創性的,迄今為止還不曾有組織地讓人文學者去南極。至於人選,我和葛是他心目中的首選,其余的尚未確定。…See More
Jun 6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鄧正來《偶爾遠行》序:社會的“眼睛”與獨行的個人

這幾天閱讀好友國平兄《南極無新聞》一書,居然一發不可收拾,不僅認真讀完了全書,而且還產生了寫一篇評論文字的沖動。實際上,我從來就對那些刻意策劃的以及物理性的度假、旅遊和探險沒有興趣,而且偶爾閱讀相關的遊記類文字也頗感無聊。即使國平兄本人在南極未成行之前告訴我此事時,我也持反對態度,當然我有自己的理由,正如國平兄在該書中征引的我當時對他的那段責問文字:“別人寫不出東西來,所以需要走這個地方那個地方,找些貌似驚人的材料以吸引讀者,你是一個有獨立思想的人,自己想寫的東西還來不及寫,你為什麼要去南極?”當然,我這樣一個處於“閉關”研究之中且對這類事情無甚興趣的人之所以感到有評論這本書的沖動,也肯定不是因為國平兄在其南極行的過程中得到的兩項收獲:“一是得以欣賞那里大自然的美麗、奇特和原始,二是能夠在一個遠離塵囂的環境中安靜思考”──盡管我認為,國平兄經由這兩項獨行的收獲而透露出來的他對自然所保有的那種同樣自然的愛以及他對人生等論題所進行的極富哲理的思考一定會給讀者帶去啟示。我個人以為,國平兄《南極無新聞》這本書的真正價值不僅僅表現為他對南極景物的描寫和他在孤島上的思想劄記,更在於他經由此次南極行…See More
May 22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前言二

窗外飛揚著今年的第一場雪,轉眼又是冬天了。去年的今天,正是出發的日子,南極洲的喬治王島,地球最南端汪洋中的那一片陌生的土地,從天邊向我漂來,在我的生命中停留了五十八天。而現在,它又已經遠在天邊,成了封存在我的記憶里的一座歲月之孤島,猶如封存在琥珀中的一只美麗的昆蟲。距離產生魔力。荒島上的五十八個晝夜,在當時是足夠寂寞的。那些天里,我最經常的動作是,在屋里穿好羽絨服,戴好毛線帽,揣上防雪盲的墨鏡和防紫外線的黑色面罩,走到樓下門廳,從長椅下的一排長統雨靴中揀出貼著我的名字的那一雙,把裹著腳套的兩足插進去,然後獨自離開住地,朝某一個方向走一段路程。我沒有目標,方向是隨機的,路程的遠近也是隨興的。步履所至,到處一樣荒涼,永遠是海、礁石、山丘、冰雪和苔蘚。在我現在的回想中,這種獨自一人置身於千古荒涼的感覺竟是最值得懷念的。我清楚地意識到,在我的一生中,這樣的機緣不會再有第二次了,我注定將在人類世界的喧鬧中不斷地追思那千古荒涼的意味。在島上的日子里,我也有許多時間是在暫時屬於我的那間小屋里度過的。我常常坐在窗前,對著小窗外的海岸發一會兒楞,然後打開筆記本電腦,寫一段日記或劄記。這本書的主體部分就是…See More
May 14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國平《偶爾遠行》序

我不是一個好動的人,每一次出國的機會都不是自己爭取來的,而只是偶然地落在了我的頭上,我就接受了。所以,我的確只是偶爾遠行。雖是偶爾,走得還夠遠的,最遠到了南極的喬治王島。關於這次南極之行,我曾寫《南極無新聞》一書,由海南出版社於2002年出過單行本。我把這部分內容收在本書中,作為上編。單行本付印後,好友鄧正來讀了書稿,忽一日打電話來,興奮地朗讀他寫的評論。我驚奇又感動,因為他專注於學術,從不寫學術之外的東西,這是他第一次破例。評論對我的解讀異常準確,我當時就決定,如果書再版,一定用來做序,現在終於如願。下編是我幾次遊歷歐洲的記錄。其中,兩次到德國訪問或講學,各為半年,皆順便遊覽了歐洲別的國家,兩次分別到瑞士和德國短期開會。想到我不大會更多地出國,就覺得這有限的幾次經歷對於我自己還是比較寶貴的,便在最近整理了出來。我是依據當時所寫日記整理的,日記有簡有繁,大致遵照原樣,只在文字上做了一點潤飾。我不善於寫遊記,事實上這本書也不是遊記,只是我幾次在國外的生活和心情的實錄而已。周國平2006年5月17日周國平《偶爾遠行》前言一2000年聖誕節,我坐在喬治王島上的一間屋子里。我的窗口面對著一個海…See More
Apr 24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迅·中國地方誌(8.3)社會歷史的工筆畫卷

地方志中最為豐富多彩的,是關於社會歷史的記述。歷史上的重大事件,幾乎在地方志中都有反映,例如太平天國起義,凡太平軍所到之處,都有記錄。羅爾綱主編的《太平天國史料匯編》,一共引用了1600多種各類資料,其中地方志占730種。廣東、江西、湖南等省都出版過太平軍在本省活動的史料集,都是以地方志為主要資料來源。至於一些地區性的規模較小的事件,更是主要依靠方志記載。如上海小刀會起義時期,周之春等在青浦縣起事響應,首紮紅巾為號,占領了嘉定、川沙、寶山等縣,當地百姓踴躍參加,或者支援燈燭、幹糧。這段歷史,就是保存在這幾個縣的縣志裏。地方志是近百年來帝國主義侵略中國的歷史見證。例如,不少清末的志書記載了鴉片戰爭前後的情形。上海寶山縣由於地處海口,深受鴉片之害。《(光緒)寶山縣志》記載,當時寶山縣所屬的市鎮一般都有10多家煙館,多的達100多家,藏汙納垢,成為社會上的大害,“鴉片流毒,為禍烈矣。”《(光緒)鄞縣志》(浙江寧波)記1841年英軍入侵時,寧波依賴鎮海作屏障,毫無抵抗的準備。鎮海失陷的消息傳來,寧波城裏的文武官員從西、南兩個城門一下子全都逃光。英軍不戰而占領寧波,將市內店鋪所積的錢財洗劫一空,…See More
Mar 7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迅·中國地方誌(8.2)科學技術的珍貴記錄

我國的科學技術有過燦爛輝煌的歷史,曾經長期居於世界前列,只是最近二三百年才走了下坡路。封建時代的舊志,由於主要是“資治”之書,不太重視記載勞動者的發明創造。盡管如此,歷代志書中仍然留下了不少有關科學技術的生動記錄。歷代地方志大量記錄了自然界的各種“異常”現象,如日月食、彗星、隕石、反常的氣候、各種自然災害、植物的變異和珍禽異獸等。古代的人們不能科學地解釋這些現象,往往把它們看作上天向人類顯示的兇兆或吉兆,記入地方志的“災異”或“災祥”類,同一些有迷信成分的無稽之談混在一起。但以現代科學家的眼光看來,這些當時當地的觀測記錄,都是極為難得的科學資料。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曾根據幾千種地方志和其他史籍,輯出太陽黑子、極光、隕石、日月食、超新星、彗星、流星及有關天文學的人物、著作、學說、機構、儀器等的記錄一共幾百萬字,編成《中國古代天象記錄總集》和《中國天文史料匯編》。有一段時間,中外學者對“太陽活動蒙德極小期”討論很熱烈。由於史書上缺乏1645——1715年太陽黑子的資料,國外有的學者認為在這一段時間裏,“太陽活動實際停止了”。但是,從《中國古代天象記錄總集》看,在我國七個省、市、自治區的地方…See More
Mar 3
Kolkata Bachcha posted a blog post

周迅·中國地方誌(8.1)一座待開發的寶藏

歷代封建政府雖然很重視地方志,但是他們對地方志的認識相當狹隘,主要是看重它“資治”(輔助統治)的作用。明朝有個官吏叫鄭覆亨,被派到海州(江蘇東海)去做剌史,一進入海州地界,看到的是滿目荒涼,茅屋不飄炊煙,鎮子上只剩寥寥幾戶人家,孔廟也坍塌了。他立即去查考州志,想要研究海州這樣破敗的原因,他說,比如行醫,州的百姓就是病人,州的志書就是經過驗證的藥方,他要按病求方,再根據方子來治病。清朝四川保寧府(今閬中縣)有個太守也說過:“守,不知何以能守,不讀志何以能知。”(徐宗斡:《(道光)保寧府志序》)長期以來,地方志的功用基本上就局限在這個狹小的天地中。科學文明的進步開闊了人類的視野,地方志的真正價值才逐漸被人們所認識。在志書的記載中,我們看到了祖國山河的壯麗,物產的豐饒,人民的勤勞智慧和對侵略壓迫的堅強不屈;看到了一代又一代人生活和生產經驗的記錄;看到了自然科學和社會科學取之不盡的研究素材。地方志的“資治”作用仍然存在,但早已遠遠超出了原來的涵義,它不但是各級領導者認識國情的教科書,而且正在成為各行各業的決策參謀。地方志是一座信息密集的知識寶庫,在當前的社會主義物質文明和精神文明建設中,它的多…See More
Feb 13

Kolkata Bachcha's Blog

周國平《偶爾遠行》從聖地亞哥到彭塔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10:15pm 0 Comments

晨六時離開住地去機場。八時十五分,飛機起飛。一個多小時後,在一個叫Valdivia的地方停留半小時,我們不下機。十二時許到達地球上最南端的城市彭塔阿雷那斯。全程二千余公里。

飛機剛離開聖地亞哥,可以看見下面是丘陵和農田,天邊是雪山。隨著高度增加,雪山也降到了我們的腳下,仿佛有一層看不見的玻璃罩在大地上空,在這玻璃上面,這里那里堆著一簇簇白雲,而雪山的尖頂穿破玻璃聳立著,像一頂頂白帳篷。有的雪山四周堆滿了雲,雲也像雪堆,分不清哪是雲哪是雪。不知何時,窗外只見連綿的雲層了。我注意到,如果下面是山谷,雲就稀少,地面景物歷歷可辨,如果是平原,則往往有濃密的雲層遮蔽。…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聖地亞哥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10:14pm 0 Comments

濱鴻通過一個轉彎抹角的關系,與這里的一個華人聯系上。來了兩個人,各開一輛車,帶我們去遊覽。

先到聖母山,山頂有一座巨大的白色大理石聖母雕像,還有一座小巧的聖母教堂。那座聖母雕像豐滿而家常,像一個普通婦女,很有人情味。在另一處的一個教堂里,我也發現聖母的雕像比耶穌的雕像大。智利是一個天主教國家,但我尚不明白,為何盛行聖母崇拜。聖母山是市區的制高點,從這里可以俯瞰市景。據介紹,智利共1500萬人口,其中600多萬居住在聖地亞哥。房屋密集而散布面卻很寬,看上去比較陳舊。乘車穿行市區時,我也發現這里的建築陳舊卻不古老,這是一個沒有悠久歷史的發展中國家。不過,一些富人區的幽靜美觀已趕上了發達國家。…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從北京到聖地亞哥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10:14pm 0 Comments

我們乘法國航空公司的班機,7日十一時左右從北京起飛,當地時間8日下午二時飛抵聖地亞哥。智利是離中國最遠的國家,這次航行是我生平歷時最久的一次飛行,全程兩萬余公里,飛行二十八小時,途中在巴黎停留九小時,在布宜諾斯艾利斯停留一小時,總計三十八小時。

在巴黎停留時,因為沒有簽證,不能出機場。天下著細雨,更令人有一種幽幽的惆悵。正是北京入夜時分,無聊加上瞌睡,幾乎每個人都在候機廳的椅子上睡著了一會兒。候機廳的設計別具一格,像一個巨大的透明機艙。巴黎機場的設施十分先進,僅舉一個小例子:把旅客從飛機接到機場大廳的汽車,底盤是一個折疊式的升降機,可以把汽車一端的出口與候機廳的入口銜接得天衣無縫。我不禁想起不久前發生在這個戴高樂機場的協和飛機空難。人們很容易輕信技術,在先進技術的伺候下產生一種安全感,哪里想得到最慘烈的災難會降落在享受最先進設備的幸運兒頭上。…

Continue

周國平《偶爾遠行》啟程

Posted on June 18, 2018 at 10:13pm 0 Comments

終於到了動身的這一天了。

早晨八時許,我和妻把兩只大箱子拖出家門。小寶貝在沙發上玩,我對她說再見,她看著我,也說了一聲再見。合上門,朝電梯走去,心里甚感落寞。這次南極之行,最使我牽掛的是這個僅兩歲五個月的女兒,她太小,令我放心不下,她太可愛,令我舍不得。沒想到的是,她好像也意識到了我這次出門不同往常,小小的年紀竟會表達戀戀不舍之情了。近些日子,由於我們經常談論,她已經知道爸爸要去一個叫南極的地方,也知道這是一個非常遠的地方。昨天,我們帶著她去了一趟海洋局,她看見記者采訪的場面,好像明白了我很快要走。返途的汽車里,她坐在我懷里,突然自己說出這樣的話來:“爸爸不要去南極了吧,我不讓你去南極。我想你,想得不得了。”然後,仿佛自言自語似的,把“想得不得了”這句話重復了十幾遍.…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