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麥啦 馬來西亞
  • Kuala Lumpu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Friends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有格 台
  • Gai Lan Fa
  • se.gamat
  • Poèmes lieu
  • Tata Na
  • 心勢 紀

Gifts Received

Gift

開麥啦 馬來西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Page

Latest Activit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3)

一個二十多歲的婦人,結實光滑的身體,長長的臂,健全多感的心,不完全是特意為男子夜來享受的麽?可是一個有權享受她的男子,卻安安靜靜睡到土里四年,放棄這權利了。其餘呢,又都不濟。 今天的黑貓真有點不同往常,在星光下想起的卻是平時不曾想到的男女事情。她本應在算賬這些糾葛上感覺到客人好壞的,這時卻從另一些說不分明的印像上記起住宿的客人來了。四個客,每年來去約在十五六次左右,來去全在此住宿也已經有數年了。因為熟,她把每一個人的家事全知道得清清楚楚。這些人全有家室是她早知道了的。只要中了意,把家中撇開,來做一點只有夫妻可以有的親密,不拘形跡的事體,那原無妨於事的。山高水長兩人分手又是一個月,正因為難於在一處或者也就更有意思。這些事,在另一時本來她就想到了,不行的仍然是男子中還無一個她所要的男子。此時的四個紙客,就無一個像與她可以來流淚賭咒的。她即或願意在這四碗菜中好歹選取一碗,這男子因為太與主人相熟,也就很難自信在這個有名規矩的婦人身上,把野心提起!但奇怪的是今天這黑貓性情,無端的變了。一種突起的不端方的欲望,在心上長大,黑貓開始來在這四個旅客中思索那可以親近的人了。她要的是一種力,一…See More
Thursda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2)

歡喜白皮膚,苗族中並不如漢人嗜好之深。對於黑的認識,在白耳族中男子是比任何中國人還有知識的。然而黑貓自從丈夫死了以後,繼續了店中營業,賣飯、賣酒、且款待來往遠方的客人住宿,卻從不聞誰個人對黑貓能有皮膚以內的認識。凡是出門經商作事的人全不是無眼睛的人,眼睛大部分全能注意到生意以外的婦女們臉孔,但對於黑貓,總像她真是個貓,與男女事無關,與愛情無分。事情也並不怎樣奇怪,她不是平常的花腳族婦女。烏婆族婦女的風流嬌俏,在這婦人身上並不缺少,花腳族婦女的熱情,她也秉賦很多,同時她有那白耳族婦女的自尊與精明,死去了的丈夫讓他死去,她在一種選擇中做著寡婦活下來了。 她在寡婦的生活中過了三年,沒有見到一個動心的男子。白耳族男子的相貌在她身邊失了誘人的功效,布衣族男子的歌聲也沒有攻克這婦人心上的城堡。土司的富貴並不是她所要的東西,煙土客的揮霍她只覺得好笑。為了店中的雜事,且為了保鏢需人,她用錢雇了一個四十多歲的駝背人助理一切。來到這里的即或心懷不端,也不能多有所得,相約不來則又是辦不到的事。這黑貓的本身就是一件招來生意的東西,至於自黑貓手中做出的菜,吃來更覺得味道真好,也實有其人。因為這樣,黑貓在眾人所不…See More
Jan 14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1)

只有醒的人,去看睡著了的另一種人,才會覺到有意思的。他們是從很遠一個地方走來,八十里,或一百里的長途,疲勞了他們的筋骨,因此為熟睡所攫,張了口,像死屍,躺在那用乾稻草鋪好的硬炕上打鼾。他們在那里做夢,不外乎夢到打架、口渴、燒山、賭錢等等事。他們在日里時節,生活在一種已成習慣了的簡單形式中,吃、喝、走路、罵娘,一 切一切覺得已夠,到可以睡時就把腳一伸,躺下一分鐘後就已睡著了。這樣的人在各處全不缺少。生在都會中人,即或有天才也想不到這些人生在同一世界的。博士是懂得事情極多的一…See More
Jan 3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Blog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3)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3pm 0 Comments

一個二十多歲的婦人,結實光滑的身體,長長的臂,健全多感的心,不完全是特意為男子夜來享受的麽?可是一個有權享受她的男子,卻安安靜靜睡到土里四年,放棄這權利了。其餘呢,又都不濟。

 …

Continue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2)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2pm 0 Comments

歡喜白皮膚,苗族中並不如漢人嗜好之深。對於黑的認識,在白耳族中男子是比任何中國人還有知識的。然而黑貓自從丈夫死了以後,繼續了店中營業,賣飯、賣酒、且款待來往遠方的客人住宿,卻從不聞誰個人對黑貓能有皮膚以內的認識。凡是出門經商作事的人全不是無眼睛的人,眼睛大部分全能注意到生意以外的婦女們臉孔,但對於黑貓,總像她真是個貓,與男女事無關,與愛情無分。事情也並不怎樣奇怪,她不是平常的花腳族婦女。烏婆族婦女的風流嬌俏,在這婦人身上並不缺少,花腳族婦女的熱情,她也秉賦很多,同時她有那白耳族婦女的自尊與精明,死去了的丈夫讓他死去,她在一種選擇中做著寡婦活下來了。

 

她在寡婦的生活中過了三年,沒有見到一個動心的男子。…

Continue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1)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1pm 0 Comments

只有醒的人,去看睡著了的另一種人,才會覺到有意思的。他們是從很遠一個地方走來,八十里,或一百里的長途,疲勞了他們的筋骨,因此為熟睡所攫,張了口,像死屍,躺在那用乾稻草鋪好的硬炕上打鼾。他們在那里做夢,不外乎夢到打架、口渴、燒山、賭錢等等事。他們在日里時節,生活在一種已成習慣了的簡單形式中,吃、喝、走路、罵娘,一 切一切覺得已夠,到可以睡時就把腳一伸,躺下一分鐘後就已睡著了。



這樣的人在各處全不缺少。生在都會中人,即或有天才也想不到這些人生在同一世界的。博士是懂得事情極多的一 種上等人,他也不會知道這種人的存在的。俄國的高爾基,英國的蕭伯納,中國的一切大文學家,以及詩人,一切教授,出國的長虹,講民生主義的黨國要人,極熟習文學界情形的趙景深,在女作家專號一書中客串的男作家,他們也無一個人能知道。革命文學家,似乎應知道了,但大部分的他們,去發現組織在革命情緒里的愛去了,也仿佛極其茫然。…

Continue

張子房·感之趣

Posted on May 11, 2017 at 11:47am 0 Comments

搜集富有哲學意味的字,一向是我生活中的一個嗜好,經常為一個字的發現頓狂喜,“趣”便是個令我為之狂喜的字,我喜愛它到極點,更感謝造字祖先的巧思。 

我經常向朋友畫一個簡單的圖,表示人生的過程或旅程,由生到死像是在幾何圖上一畫而過。 

生命就是這樣簡單的一條拋物線,輕輕畫過。也可說生命就是這麽樣地走過。 

在生命的過程中,“趣”乃是在“走”的過程中,乘興而“取”的東西。“走”進書店,“取”下那麽多書中的一本,那一本一定是你感興“趣”的。在一個時刻裏,你有那麽多的選擇,當你決定選取一個目標時,那一定是你感興趣的。…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