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二十多歲的婦人,結實光滑的身體,長長的臂,健全多感的心,不完全是特意為男子夜來享受的麽?可是一個有權享受她的男子,卻安安靜靜睡到土里四年,放棄這權利了。其餘呢,又都不濟。

 

今天的黑貓真有點不同往常,在星光下想起的卻是平時不曾想到的男女事情。她本應在算賬這些糾葛上感覺到客人好壞的,這時卻從另一些說不分明的印像上記起住宿的客人來了。四個客,每年來去約在十五六次左右,來去全在此住宿也已經有數年了。因為熟,她把每一個人的家事全知道得清清楚楚。這些人全有家室是她早知道了的。只要中了意,把家中撇開,來做一點只有夫妻可以有的親密,不拘形跡的事體,那原無妨於事的。山高水長兩人分手又是一個月,正因為難於在一處或者也就更有意思。這些事,在另一時本來她就想到了,不行的仍然是男子中還無一個她所要的男子。此時的四個紙客,就無一個像與她可以來流淚賭咒的。她即或願意在這四碗菜中好歹選取一碗,這男子因為太與主人相熟,也就很難自信在這個有名規矩的婦人身上,把野心提起!

但奇怪的是今天這黑貓性情,無端的變了。

一種突起的不端方的欲望,在心上長大,黑貓開始來在這四個旅客中思索那可以親近的人了。她要的是一種力,一 種圓滿健全的、而帶有頑固的攻擊,一種蠢的變動,一種暴風暴雨後的休息。過去的那個已經安睡在地下的男子,所給她的好經驗,使她回憶到自己失去的權利,生出一種對平時矜持的反抗。她覺得應當抓定其中一個,不拘是誰,來完成自己的願心,在她身邊作一陣那頂撒野的行為。她思索這樣事情時,似乎聽得有人上山的聲音了。

 

她又從窗口去望天上的星,大小的星群無從數清,極大的星子放出的光作白色,山頭上顯得出廟宇的輪廓,無論如何天是快明了。

聽到雞叫的聲音,聽到遠處水磨的嗚咽聲音,且聽到狗的聲音。狗叫是顯然已有人乘早涼上路了。在另一時,她這時自然應當下床了,如今卻想到狗叫也有時是為追逐那無情客人而懷了憤恨的情形的,她懶懶的又把窗關上了。

那駝子原是一個極準確的鐘,人上了年紀,一到天亮他非起床不行,這時已在那廚竈邊打火鐮燃燈,聲音為黑貓聽到了。

 

黑貓在床上,像是生了氣,說,“駝子,你這樣早做什麽?”

“不早了,我知道。今天天氣又好,今年的八月真是菩薩保佑!”

駝子照例把燈一燃,就拿燈到客人房中去,於是客人也醒了。

一個客人問駝子天氣怎麽樣。

Views: 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