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麥啦 馬來西亞's Blog (110)

沈從文《七個野人與最後一個迎春節》(7)

還有不同的,是這里漸漸同別地方一個樣子,不久就有種不必做工也可以吃飯的人了。又有靠說謊話騙人的大紳士了。又有靠狡詐殺人得名得利的偉人了。又有人口的買賣行市,與大規模官立鴉片煙館了。地方的確興隆得極快,第二 年就幾幾乎完全不像第一年的北溪了。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August 3, 2020 at 3:36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七個野人與最後一個迎春節》(5)

地方官忙於征稅與別的吃喝事上去了,所以這幾個野人的行為,也不會引起這些國家官吏注意。雖也有人知道他們是尚不歸化的,但王法是照例不及寺廟與山洞,何況就是住山洞也不故意否認王法,當然盡他們去了。

他們幾個人自從搬到山洞以後,生活仍然是打獵。獵得的一切,也不拿到市上去賣,只有那些凡是想要野味的人,就拿了油鹽布匹衣服煙草來換。他們很公道的同一切人在洞前做著交易,還用自釀的燒酒款待來此的人。他們把多餘的獸皮贈給全鄉村頂勇敢美麗的男子,又為全鄉村頂美的女子獵取白兔,剝皮給這些女子制手袖籠。

 

凡是年青的情人,都可以來此地借宿,因為另外還有幾個小山洞,經過一番收拾,就是這野人特為年青情人預備的。…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uly 1,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七個野人與最後一個迎春節》(3)

他凡事以身作則,忍耐勞苦,使年青人也各能將性情訓練得極其有用。他不禁止年青人喝酒唱歌,但他在責任上教給了年青人一切向上的努力,酒與婦人是在節制中始能接近的。至於徒弟六人呢?勇敢誠實,原有的天賦,經過師傅德行的琢磨,知慧的陶冶,一個完人應具的一切,在任何一個徒弟中全不缺少。他們把這年長人當作父親,把同伴當作兄弟,遵守一切的約束,和睦無所猜忌,日在歡喜中過著日子。他們上山打獵,下山與人作公平的交易。他們把山上的鳥獸打來換一切所需要的東西:槍彈,火藥,箭頭,藥酒,無一不是用所獲得的鳥獸換來。他們運氣好時,還可以換取從遠方運來的戒子絨帽之類。他們作工吃飯,在世界上自由的生活,全無一切苦楚。他們用槍彈把鳥獸獵來,復用歌聲把女人引到山中。…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une 1,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七個野人與最後一個迎春節》(2)

房中無一盞燈,但熊熊的火光已照出這七個樸質的臉孔,且將各個人的身軀向各方畫出不規則的暗影了。

 

那年長的漢子,撥了一陣火,忽然又把那鐵箸捏緊向地面用力築,憤憤的說道:“一切是完了,這一個迎春節應當是最後一個了。一切是,……喝呀,醉呀,多少人還是這樣想!他們願意醉死,也不問明天的事。他們都不願意見到穿號衣的人來此!他們都明白此後族中男子將墮落女子也將懶惰了!他們比我們是更能明白許多許多事的。新的制度來代替舊的習慣,到那時,他們地位以及財產全搖動了。……但是這些東西還是喝呀!喝呀!”

全屋默然無聲音,老人的話說完這屋中又只有火星爆裂的微聲了。…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une 1,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七個野人與最後一個迎春節》(1)

迎春節,凡屬於北溪村中的男子,全為家釀燒酒醉倒了。…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30, 2020 at 11:30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阿金》(下)

地保是候在那去媒人家的街口,預備攔阻阿金的。這關切真來得深厚。阿金知道這意思,只有趕快回頭一個辦法。

他回頭時就繞了這場走,到賣牛羊處去,看別人做牛羊買賣。認得到阿金管事的,都來問他要不要牛羊。他只要人。

他預備是用值得五隻黃牛的錢去換一個人。望到別人的牛羊全成了交易,心中難過,不知不覺又往媒人家路上走去。老遠就聽到那地保和他人說話的聲音,知道還守在那里,像狗守門,所以第二次又回了頭。

 

第三次是已走過了地保身邊,卻又被另一人拉著講話,所以為地保見到,又不能進媒人家的。…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9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阿金》(中)

這婚事阿金原是預備今晚上就定規的,抱兜里的錢票一 束就是預備下定錢作聘禮用的東西。這鄉下人今年三十三歲,他手摸鈔票洋錢摸厭了。一雙數慣錢鈔的手,如今存心想換換花樣,算不得是怎樣不合理的欲望!但是經不住地保用他的老友資格一再勸告,且所說的只是一天的事,只想一天,想不想還是由自己,不讓步真像對不起這好人,他到後只好答應下來了。

 

為了使地保相信,——也似乎為了使地保相信才能脫身的緣故,阿金管事舉起杯,喝了一杯白酒,當天賭了咒,說是今天決不上媒人家走動,絕對要回家考慮,絕對要想想利害。賭過咒,地保方面得了保證,到後是近於開釋把阿金管事放走了。…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9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阿金》(上)

黃牛寨十五趕場,鴉拉營的地保,在場頭上一個狗肉鋪子里,向預備與一個寡婦結婚的阿金進言。他說話的本領與吃狗肉的本領一樣好,成天不會饜足。

“阿金管事,你讓我把話說盡了。聽不聽在你。我告你的事是清清楚楚的。事情擺在你面前,要是不要,你自己決定。

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懂得別人不懂的許多事,——譬如扒算盤,九九歸一,就使人佩服。你頭腦明白,不是醉酒。你要討老婆,這是你的事情。不過我說,女人的脾氣太難捉摸了。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8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5)

“每年一到秋天就來了。我說了多久,要裝一個藥弩,總不得空。我聽人說野狗皮在辰州可賣三四兩銀子一個,若是打到一對狐種狗,我就可以發財了。”

那大鼻子客人說,“豈止三四兩銀子?我是親眼見到有人化十塊錢買一個花尾獾子的。”

“這話信不得。”另一個客人則有疑惑,因為若果這話可靠,那這紙生意可以改為獵狐生意了。

 

“誰說謊?他們賣獺是二十兩銀子,我親眼見的,可以賭咒。”…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4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4)

“好天氣!這種天氣是引姑娘上山睡覺,比走長路還合式的天氣!”

駝子的話把四個客人中有三個引笑了,一個則是正在打哈欠。這打哈欠的人只顧到打哈欠,所以聽不真。駝子像有意說話給這四個客人以外另一個人聽,接口說:“如今是變了,一切不及以前好。近來的人成天早早起來作事。從前二十年,年青人的事是不少,起來的也更早,但作的事情卻是從他相好的被里爬出回家,或是送女人回家。他們分了手,各在山坡上站立,霧大對面不見人,還可以用口打哨唱歌。如今是完了,女人也很少情濃心乾凈的女人了。”

 

主人黑貓在後房聽到駝子的話,大聲喊他,說,“駝子,你把水燒好,少在那里說呆話!”…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3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3)

一個二十多歲的婦人,結實光滑的身體,長長的臂,健全多感的心,不完全是特意為男子夜來享受的麽?可是一個有權享受她的男子,卻安安靜靜睡到土里四年,放棄這權利了。其餘呢,又都不濟。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3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2)

歡喜白皮膚,苗族中並不如漢人嗜好之深。對於黑的認識,在白耳族中男子是比任何中國人還有知識的。然而黑貓自從丈夫死了以後,繼續了店中營業,賣飯、賣酒、且款待來往遠方的客人住宿,卻從不聞誰個人對黑貓能有皮膚以內的認識。凡是出門經商作事的人全不是無眼睛的人,眼睛大部分全能注意到生意以外的婦女們臉孔,但對於黑貓,總像她真是個貓,與男女事無關,與愛情無分。事情也並不怎樣奇怪,她不是平常的花腳族婦女。烏婆族婦女的風流嬌俏,在這婦人身上並不缺少,花腳族婦女的熱情,她也秉賦很多,同時她有那白耳族婦女的自尊與精明,死去了的丈夫讓他死去,她在一種選擇中做著寡婦活下來了。

 

她在寡婦的生活中過了三年,沒有見到一個動心的男子。…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2pm — No Comments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1)

只有醒的人,去看睡著了的另一種人,才會覺到有意思的。他們是從很遠一個地方走來,八十里,或一百里的長途,疲勞了他們的筋骨,因此為熟睡所攫,張了口,像死屍,躺在那用乾稻草鋪好的硬炕上打鼾。他們在那里做夢,不外乎夢到打架、口渴、燒山、賭錢等等事。他們在日里時節,生活在一種已成習慣了的簡單形式中,吃、喝、走路、罵娘,一 切一切覺得已夠,到可以睡時就把腳一伸,躺下一分鐘後就已睡著了。



這樣的人在各處全不缺少。生在都會中人,即或有天才也想不到這些人生在同一世界的。博士是懂得事情極多的一 種上等人,他也不會知道這種人的存在的。俄國的高爾基,英國的蕭伯納,中國的一切大文學家,以及詩人,一切教授,出國的長虹,講民生主義的黨國要人,極熟習文學界情形的趙景深,在女作家專號一書中客串的男作家,他們也無一個人能知道。革命文學家,似乎應知道了,但大部分的他們,去發現組織在革命情緒里的愛去了,也仿佛極其茫然。…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1pm — No Comments

張子房·感之趣

搜集富有哲學意味的字,一向是我生活中的一個嗜好,經常為一個字的發現頓狂喜,“趣”便是個令我為之狂喜的字,我喜愛它到極點,更感謝造字祖先的巧思。 

我經常向朋友畫一個簡單的圖,表示人生的過程或旅程,由生到死像是在幾何圖上一畫而過。 

生命就是這樣簡單的一條拋物線,輕輕畫過。也可說生命就是這麽樣地走過。 

在生命的過程中,“趣”乃是在“走”的過程中,乘興而“取”的東西。“走”進書店,“取”下那麽多書中的一本,那一本一定是你感興“趣”的。在一個時刻裏,你有那麽多的選擇,當你決定選取一個目標時,那一定是你感興趣的。…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7am — No Comments

朱寅健·和偉人們並行

讀傳記有何目的?為了尋找樂趣。

翻開一頁,讀到:查·達爾文急急忙忙用右拳心捏住一只罕見的甲蟲,左手捏著另一只,突然又發現了第三只,也屬於非要不可的標本,怎麽辦!剎那間,他把手中一只甲蟲塞進嘴裏,伸手去捉那第三只。關在口中的甲蟲不喜歡挨禁閉,噴出一股酸液直灌查理斯的咽喉。他一陣猛咳,三只小生命全部放行。可笑嗎? 



翻到另一頁,見到了年輕的邁克爾·蒲萍。他站在移民局官員面前,宣稱他有三個美國朋友。官員問:“誰?”小夥子堅定地回答:“本傑明·富蘭克林、亞伯拉罕·林肯、哈里特·比徹·斯陀。”可笑嗎? 




還有:拉爾夫·華爾多·愛默生…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6am — No Comments

林潤翰·呵護世界

我曾經在一個開滿鮮花的公園裏散步,當我走近一座花壇時,一個像鮮花一樣美麗的小女孩擋住了我,輕輕地說:“叔叔,請你不要走過去,那邊有只漂亮的蝴蝶,請你不要驚嚇了它。”在我看來,這小女孩呵護的不僅僅是一個美麗的小生靈,她關愛的是自己面對著的美好的世界。 

在我們面對自己時時觸摸的生活,面對與你打交道的人們時,你是不是像這個小女孩一樣地小心呵護,給以關愛呢?我們是否常常因為自己的一聲斥責、一片怒容、一句搪塞,或是一時的沖撞,就這麽弄傷了對方的心靈,或是大煞風景,破壞了美好的景致?當然,我們承受著生活的壓力,常常有不順心的時候,會常在心裏懷著一股的怒氣和怨恨,假若任憑這些情緒到處流瀉感染,無疑會使眼裏的世界變得灰暗,沒有什麽美好可言。正因為每個人的生活都不容易,這世界更需要我們投入關愛和呵護。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6am — No Comments

林清玄·告訴梅芳

他有一位朋友發生車禍,生命垂危,他去看他,正好聽到臨死前的最後一句遺言:“告訴梅芳,我愛她。”說完,朋友就斷了氣。 

他一直不知道梅芳是誰,也無從查起,不能對梅芳說朋友最後的交代。兩年後,他在一個聚會上遇到梅芳,那時梅芳還沈浸在朋友逝去時的憂傷裏,他想對她說起,為了怕她增加傷心,終於吞了回去。自己常在長夜中反覆思量。“告訴梅芳,我愛她。”那句話成為一團空氣,整個包圍他。 

十年後,他又遇見了梅芳,她已經是兩個孩子的母親,過得幸福安好,他終於脫口說出朋友的最後遺言。梅芳輕嘆一口氣,微笑了。 

他才驀然想起,他替梅芳整整背負了十二年的包袱,這個包袱經過時間,已化成一道空氣,散在四周。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5am — No Comments

林清玄·好雪片片

要信義路上,常常會看到一位流浪的老人,即使熱到攝氏三十八度的盛夏,他著一件很厚的中山裝,中山裝裏還有一件毛衣。那麽厚的衣物使他肥胖笨重有如木桶。平常他就蹲坐在街角歪著脖子,看來往的行人,也不說話,只是輕輕地搖動手裏的獎券。 

很少的時候,他會站起來走動。當他站起,才發現他的椅子綁在皮帶上,走的時候,椅子搖過來,又搖過去。他腳上穿著一雙老式的牛伯伯打遊擊的大皮鞋,搖搖晃晃像陸上的河馬。 

如果是中午過後,他就走到賣自助餐攤子的前面一站,想買一些東西來吃,攤販看到他,通常會盛一盒便當送給他。他就把吊在臀部的椅子對準臀部,然後坐下去。吃完飯,他就地睡午覺,仍是歪著脖子,嘴巴微張。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44am — No Comments

修祥明·黑髮

娘長得俊。俊得賽過劇院裏的戲子,墻上的美人畫。 

娘的頭髮長,洗完頭,娘密密的長發蓋過膝蓋,像一棵雨後的垂柳兒。 



娘的頭髮黑,比墨還黑! 




娘的髮髻就又大又亮,像個棒槌形的線穗子。 




娘姓肖,沒有名。男人叫相德,人們便叫她相德女人,相德老婆,相德家裏的,相德媳婦。兒子叫大金,人們便叫她大金他娘。 




不少農村婦女都是這樣被人稱呼的。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11, 2017 at 11:36am — No Comments

王海·關於風流一代的調查報告

由《海上文壇》編輯部策劃的“誰是最輝煌的一代”的調查,涉及66屆初高中畢業生即“老三屆”、70年代的“小三屆”(泛指1970年至1977年的中學畢業生)、如今的“六八式”(60年代出生,80年代大學畢業),年齡橫跨25年。由於各自所處的時代和環境極其不同,所以成為事實上的三代人。另有少部分被調查者或比老三屆稍許年長,或比六八式年輕。 

老三屆:一只翻來翻去的“兩面黃”43.3%的被調查者認為老三屆最輝煌,36.7%認為六八式最輝煌,13.3%則選了小三屆,另有6.7%認為三者無法比較,不置可否。 …

Continue

Added b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on May 6, 2017 at 6:3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