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天氣!這種天氣是引姑娘上山睡覺,比走長路還合式的天氣!”

駝子的話把四個客人中有三個引笑了,一個則是正在打哈欠。這打哈欠的人只顧到打哈欠,所以聽不真。駝子像有意說話給這四個客人以外另一個人聽,接口說:“如今是變了,一切不及以前好。近來的人成天早早起來作事。從前二十年,年青人的事是不少,起來的也更早,但作的事情卻是從他相好的被里爬出回家,或是送女人回家。他們分了手,各在山坡上站立,霧大對面不見人,還可以用口打哨唱歌。如今是完了,女人也很少情濃心乾凈的女人了。”

 

主人黑貓在後房聽到駝子的話,大聲喊他,說,“駝子,你把水燒好,少在那里說呆話!”

“噢,噢,”這駝子答應了,還向這四個客人做一個爛臉,表示他所說的話不是無根,主人就是一個不知情趣的女人。他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說的是“世界變了,女人不好好的在年青時唱歌喝酒,倒來作飯店主人。作了飯店主人,又不……”他不把話說完,因為已到了竈邊,有竈王菩薩在。大約是天氣作的怪,這個人,今天也分外感到主人安分守寡不應當了。

聽到駝子發了感慨的黑貓,這時已起了床,趿了鞋過客人這邊房來,衣服還未扣好,一頭的髮隨意盤在頭上蓬起像鷹窠,使人想像到山峒狼皮褥上的媚金,等候情人不來自殺以前的樣子。客人中之一,聽到駝子的不平言語,見有黑貓的苗條身段,見到黑貓的一對脹起的奶,起了點無害於事的想頭,他說:“老板娘,你晚來睡得好!”

 

她說,“好呀!我是無晚上不好!”

“你若是有老板在一處,那就更好。”

黑貓在平時,聽到這種話,顏色是立刻就會變成嚴肅的。

如今卻斜睨這說笑話的客人笑。她估量這客人的那一對強健臂膊,她估他的肩、腰以及大腿,最後又望到這客人的那個鼻子,這鼻子又長又大。

 

客人是已起床了,各人在那里穿衣,系帶,收拾好的全到房外竈邊去套草鞋。說笑話的那個客人獨在最後。在三個夥伴出去以後,黑貓望到這大鼻子客人,真有一種說不分明的潛意識在,所以手揣到自己的懷里把身子搖擺著,想同客人說兩句話。

這客人雖曾與黑貓說了一句笑話,是想不到黑貓此時欲望的。夥伴去後見到黑貓在身邊,倒無一句可說的話了。他慢慢把裹腿綁好,就走出房了。黑貓本應在這時來整理棉被,但她只伏到床上去嗅,像一個裝醉的人作的事。

另一個客人,因為找那紮在床頭的草煙葉,從外面走來,黑貓趕即起來為客人拿燈照亮,客人把煙葉找到,也不注意到這婦人與往日大不同處,又走出去了。

 

黑貓拿了燈跟出房來,把燈放在竈上,去瞧水缸。水所剩不多了,她得去擔水,就拿了扁擔在手,又從方桌下拖水桶。 

把店門開了,外面的街有兩三隻狗走過身,她又忙把門關上。“駝子,近來怎麽野狗又多起來了!”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