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麥啦 馬來西亞
  • Kuala Lumpur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Friends

  • Crna Gor
  • Paetiyo
  • Bayrut Alhabib
  • 厚數據才厲害
  • Spratly Island
  • 等河水退去
  • Kaki Bukit
  • Passion for Form
  • 瑪琳娜
  • TV Plus
  • 有格 台
  • Gai Lan Fa
  • se.gamat
  • Poèmes lieu
  • Tata Na

Gifts Received

Gift

開麥啦 馬來西亞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Page

Latest Activity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阿金》(中)

這婚事阿金原是預備今晚上就定規的,抱兜里的錢票一…See More
Apr 21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阿金》(上)

黃牛寨十五趕場,鴉拉營的地保,在場頭上一個狗肉鋪子里,向預備與一個寡婦結婚的阿金進言。他說話的本領與吃狗肉的本領一樣好,成天不會饜足。“阿金管事,你讓我把話說盡了。聽不聽在你。我告你的事是清清楚楚的。事情擺在你面前,要是不要,你自己決定。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懂得別人不懂的許多事,——譬如扒算盤,九九歸一,就使人佩服。你頭腦明白,不是醉酒。你要討老婆,這是你的事情。不過我說,女人的脾氣太難捉摸了。 我們看到過許多會管賬的人管不了一個老婆。我們又承認,有許多人帶兵管將有作為,有獨斷,一到女人面前就糟糕。為什麼巡防軍的遊擊大人的笑話會遐邇皆知?為什麼有人說知縣怕老婆還拿來扮戲?為什麼在鴉拉營地方為人正直的阿金也……“話是說有些人是討不得的。所謂阿金者,這時聽厭了,起了身,想走。地保隔了桌子把阿金拉著,不放手。走是不行的。地保力氣大,能敵兩個阿金。“別著急!你得聽完我的話再走不遲!我不怕人說我有私心,願意鴉拉營的正派人阿金做地保的侄婿。我不圖財,不圖名,勸你多想一天兩天。為什麼這樣缺少耐心?我的話你不能聽完,將來哪里能同那女人相處長久?” “我的哥,你放我,我聽你說!”地保笑了,他望阿金笑,笑阿…See More
Mar 12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5)

“每年一到秋天就來了。我說了多久,要裝一個藥弩,總不得空。我聽人說野狗皮在辰州可賣三四兩銀子一個,若是打到一對狐種狗,我就可以發財了。”那大鼻子客人說,“豈止三四兩銀子?我是親眼見到有人化十塊錢買一個花尾獾子的。”“這話信不得。”另一個客人則有疑惑,因為若果這話可靠,那這紙生意可以改為獵狐生意了。 “誰說謊?他們賣獺是二十兩銀子,我親眼見的,可以賭咒。”“你親眼見些什麽呢?許多事你就不會親眼見到。若是你有眼睛,早是——”這話是黑貓說的。說了她就笑。他們都不知道她所說意義何所在,也不明白為什麽而笑。但這個大鼻子客人,則仿佛有所會心了,他在一種方便中,為眾人所忽略時,摸了一下黑貓的腰,黑貓不作聲,只用目瞅著這人的鼻子,好像這鼻子是能作怪的一種東西。 雖然有野狗,野狗不是能吃大人的獸物,本用不著害怕的,所以不久黑貓又開門出去擔水去了。大鼻客人也含了煙桿跟了出去,預備打狗或者解溲,總有事。這一擔水像是在一里路以外挑回的,回來時黑貓一句話不說,坐在竈邊烤火。駝子見大鼻客人轉來更慢,卻說以為客人被狗吃了。或者狗,或者貓。某一個地方總也真有那種能吃人的貓狗吧。被狗嚇的是有人,至於貓,那是並不像可怕的…See More
Mar 6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4)

“好天氣!這種天氣是引姑娘上山睡覺,比走長路還合式的天氣!”駝子的話把四個客人中有三個引笑了,一個則是正在打哈欠。這打哈欠的人只顧到打哈欠,所以聽不真。駝子像有意說話給這四個客人以外另一個人聽,接口說:“如今是變了,一切不及以前好。近來的人成天早早起來作事。從前二十年,年青人的事是不少,起來的也更早,但作的事情卻是從他相好的被里爬出回家,或是送女人回家。他們分了手,各在山坡上站立,霧大對面不見人,還可以用口打哨唱歌。如今是完了,女人也很少情濃心乾凈的女人了。” 主人黑貓在後房聽到駝子的話,大聲喊他,說,“駝子,你把水燒好,少在那里說呆話!”“噢,噢,”這駝子答應了,還向這四個客人做一個爛臉,表示他所說的話不是無根,主人就是一個不知情趣的女人。他一邊走一邊自言自語,說的是“世界變了,女人不好好的在年青時唱歌喝酒,倒來作飯店主人。作了飯店主人,又不……”他不把話說完,因為已到了竈邊,有竈王菩薩在。大約是天氣作的怪,這個人,今天也分外感到主人安分守寡不應當了。聽到駝子發了感慨的黑貓,這時已起了床,趿了鞋過客人這邊房來,衣服還未扣好,一頭的髮隨意盤在頭上蓬起像鷹窠,使人想像到山峒狼皮褥上的媚金…See More
Jan 29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3)

一個二十多歲的婦人,結實光滑的身體,長長的臂,健全多感的心,不完全是特意為男子夜來享受的麽?可是一個有權享受她的男子,卻安安靜靜睡到土里四年,放棄這權利了。其餘呢,又都不濟。 今天的黑貓真有點不同往常,在星光下想起的卻是平時不曾想到的男女事情。她本應在算賬這些糾葛上感覺到客人好壞的,這時卻從另一些說不分明的印像上記起住宿的客人來了。四個客,每年來去約在十五六次左右,來去全在此住宿也已經有數年了。因為熟,她把每一個人的家事全知道得清清楚楚。這些人全有家室是她早知道了的。只要中了意,把家中撇開,來做一點只有夫妻可以有的親密,不拘形跡的事體,那原無妨於事的。山高水長兩人分手又是一個月,正因為難於在一處或者也就更有意思。這些事,在另一時本來她就想到了,不行的仍然是男子中還無一個她所要的男子。此時的四個紙客,就無一個像與她可以來流淚賭咒的。她即或願意在這四碗菜中好歹選取一碗,這男子因為太與主人相熟,也就很難自信在這個有名規矩的婦人身上,把野心提起!但奇怪的是今天這黑貓性情,無端的變了。一種突起的不端方的欲望,在心上長大,黑貓開始來在這四個旅客中思索那可以親近的人了。她要的是一種力,一…See More
Jan 24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2)

歡喜白皮膚,苗族中並不如漢人嗜好之深。對於黑的認識,在白耳族中男子是比任何中國人還有知識的。然而黑貓自從丈夫死了以後,繼續了店中營業,賣飯、賣酒、且款待來往遠方的客人住宿,卻從不聞誰個人對黑貓能有皮膚以內的認識。凡是出門經商作事的人全不是無眼睛的人,眼睛大部分全能注意到生意以外的婦女們臉孔,但對於黑貓,總像她真是個貓,與男女事無關,與愛情無分。事情也並不怎樣奇怪,她不是平常的花腳族婦女。烏婆族婦女的風流嬌俏,在這婦人身上並不缺少,花腳族婦女的熱情,她也秉賦很多,同時她有那白耳族婦女的自尊與精明,死去了的丈夫讓他死去,她在一種選擇中做著寡婦活下來了。 她在寡婦的生活中過了三年,沒有見到一個動心的男子。白耳族男子的相貌在她身邊失了誘人的功效,布衣族男子的歌聲也沒有攻克這婦人心上的城堡。土司的富貴並不是她所要的東西,煙土客的揮霍她只覺得好笑。為了店中的雜事,且為了保鏢需人,她用錢雇了一個四十多歲的駝背人助理一切。來到這里的即或心懷不端,也不能多有所得,相約不來則又是辦不到的事。這黑貓的本身就是一件招來生意的東西,至於自黑貓手中做出的菜,吃來更覺得味道真好,也實有其人。因為這樣,黑貓在眾人所不…See More
Jan 14
開麥啦 馬來西亞 posted a blog post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1)

只有醒的人,去看睡著了的另一種人,才會覺到有意思的。他們是從很遠一個地方走來,八十里,或一百里的長途,疲勞了他們的筋骨,因此為熟睡所攫,張了口,像死屍,躺在那用乾稻草鋪好的硬炕上打鼾。他們在那里做夢,不外乎夢到打架、口渴、燒山、賭錢等等事。他們在日里時節,生活在一種已成習慣了的簡單形式中,吃、喝、走路、罵娘,一 切一切覺得已夠,到可以睡時就把腳一伸,躺下一分鐘後就已睡著了。這樣的人在各處全不缺少。生在都會中人,即或有天才也想不到這些人生在同一世界的。博士是懂得事情極多的一…See More
Jan 3

開麥啦 馬來西亞's Blog

沈從文《阿金》(中)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9pm 0 Comments

這婚事阿金原是預備今晚上就定規的,抱兜里的錢票一 束就是預備下定錢作聘禮用的東西。這鄉下人今年三十三歲,他手摸鈔票洋錢摸厭了。一雙數慣錢鈔的手,如今存心想換換花樣,算不得是怎樣不合理的欲望!但是經不住地保用他的老友資格一再勸告,且所說的只是一天的事,只想一天,想不想還是由自己,不讓步真像對不起這好人,他到後只好答應下來了。

 

為了使地保相信,——也似乎為了使地保相信才能脫身的緣故,阿金管事舉起杯,喝了一杯白酒,當天賭了咒,說是今天決不上媒人家走動,絕對要回家考慮,絕對要想想利害。賭過咒,地保方面得了保證,到後是近於開釋把阿金管事放走了。…

Continue

沈從文《阿金》(上)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8pm 0 Comments

黃牛寨十五趕場,鴉拉營的地保,在場頭上一個狗肉鋪子里,向預備與一個寡婦結婚的阿金進言。他說話的本領與吃狗肉的本領一樣好,成天不會饜足。

“阿金管事,你讓我把話說盡了。聽不聽在你。我告你的事是清清楚楚的。事情擺在你面前,要是不要,你自己決定。

你不是小孩子了。你懂得別人不懂的許多事,——譬如扒算盤,九九歸一,就使人佩服。你頭腦明白,不是醉酒。你要討老婆,這是你的事情。不過我說,女人的脾氣太難捉摸了。

 …

Continue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5)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4pm 0 Comments

“每年一到秋天就來了。我說了多久,要裝一個藥弩,總不得空。我聽人說野狗皮在辰州可賣三四兩銀子一個,若是打到一對狐種狗,我就可以發財了。”

那大鼻子客人說,“豈止三四兩銀子?我是親眼見到有人化十塊錢買一個花尾獾子的。”

“這話信不得。”另一個客人則有疑惑,因為若果這話可靠,那這紙生意可以改為獵狐生意了。

 

“誰說謊?他們賣獺是二十兩銀子,我親眼見的,可以賭咒。”…

Continue

沈從文《旅店及其他旅店》(4)

Posted on January 2, 2020 at 10:33pm 0 Comments

“好天氣!這種天氣是引姑娘上山睡覺,比走長路還合式的天氣!”

駝子的話把四個客人中有三個引笑了,一個則是正在打哈欠。這打哈欠的人只顧到打哈欠,所以聽不真。駝子像有意說話給這四個客人以外另一個人聽,接口說:“如今是變了,一切不及以前好。近來的人成天早早起來作事。從前二十年,年青人的事是不少,起來的也更早,但作的事情卻是從他相好的被里爬出回家,或是送女人回家。他們分了手,各在山坡上站立,霧大對面不見人,還可以用口打哨唱歌。如今是完了,女人也很少情濃心乾凈的女人了。”

 

主人黑貓在後房聽到駝子的話,大聲喊他,說,“駝子,你把水燒好,少在那里說呆話!”…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