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tu Empatbelas
  • Male
  • Iskandar, Johore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tu Empatbelas's Friends

  • 厚數據才厲害
  • Scarborough 黃岩
  • Uta no kabe
  • Khalak Khalayak
  • Pabango
  • 冬菜一斤
  • Wir sind ein volk
  • Berlin im Speicher
  • Mystikós kípos
  • 開麥啦 馬來西亞
  • Temer Loh
  • 美索 布達米亞
  • Curation Nation  策展國
  • 百万主播
  • Host Studio

Gifts Received

Gift

Batu Empatbelas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tu Empatbelas'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HUIMING LIU“被敘述的自身”――利科敘事身份/認同概念淺析(2)

身份/認同之敘事化 3《時間與敘事》(共三卷)是利科研究時間與敘事之間的相互構成關係的宏篇巨著。其梗要可概括為:針對時間的三大疑難,敘事詩學分別提出了相應的回答。其中,針對時間的第一大疑難,敘事詩學所給予的回答成效尤為顯著。簡言之,時間的第一大疑難是指“現象學時間觀”與“宇宙論時間觀”看似對立,兩者間卻又存在著交互掩映的關係。利科的敘事詩學指出,歷史敘事指涉與虛構敘事指涉之間所存在的交錯狀態,恰當地回應了兩種時間觀之間的掩映關係。“敘事身份/認同”就是利科分析這種交錯性關係過程中所產生的一個“衍生物”。 4  所謂敘事身份/認同,是“人類通過敘事的中介作用所獲得的那一種身份認同。”4 作為一種既可指派給個人(personne),也可指派給歷史性共同體(communauté)的特定身份,它是從實踐範疇意義上而言的。述說某個人或某個社團的身份就是回答下面的問題:“這(件事)是誰做的?”和“誰是施動者(l’agent),發起人(l’auteur)?”要回答“誰(qui)?”的問題,就得講述某個生命的故事;“講述一個故事就是述說誰做過什麽和怎樣做的”;5…See More
Tuesday
Batu Empatbelas posted a blog post

HUIMING LIU“被敘述的自身”――利科敘事身份/認同概念淺析(1)

簡介: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身份問題已發展為批評理論界所關注的熱點問題。某種意義上,身份問題由“去中心化”的主體性問題演變而來。鑒於主體哲學中“受傷的我思”的困境,世界著名現象學詮釋學家保羅·利科於1985年首次提出敘事身份/認同的重要概念,並分別在1986年和1988年繼續展開詳細討論。在眾多的主體性或身份研究中,利科的立場可謂獨樹一幟:1)突顯出敘事在主體構建過程中不可或缺的功能;2)對身份/認同概念內在蘊含的“相同性”和“自身性”進行區分,並藉由兩者間的辯證關係來化解身份研究中存在的某種混沌局面;3)肯定倫理維度在身份問題中的重要性。本研究旨在對這一重要概念的背景、內涵、特征和局限做出解析。 1 自20世紀90年代以來,身份(l’identité)/認同1(identification)/身份政治(la politique de l’identité)/身份危機(crise de…See More
Jan 4

Batu Empatbelas's Photos

  • Add Photos
  • View All

Batu Empatbelas's Blog

HUIMING LIU“被敘述的自身”――利科敘事身份/認同概念淺析(2)

Posted on January 3, 2020 at 5:06pm 0 Comments

身份/認同之敘事化



3《時間與敘事》(共三卷)是利科研究時間與敘事之間的相互構成關係的宏篇巨著。其梗要可概括為:針對時間的三大疑難,敘事詩學分別提出了相應的回答。其中,針對時間的第一大疑難,敘事詩學所給予的回答成效尤為顯著。簡言之,時間的第一大疑難是指“現象學時間觀”與“宇宙論時間觀”看似對立,兩者間卻又存在著交互掩映的關係。利科的敘事詩學指出,歷史敘事指涉與虛構敘事指…

Continue

陳芷凡·說故事的人:《老鷹,再見》的文化詩學與文化翻譯(8)

Posted on October 10, 2018 at 2:34pm 0 Comments

現實中的轉山經歷,與記憶中的原鄉往事,兩兩參照,現實和記憶的時空, 同樣重要。如果沒有西藏信仰的觸發,伊苞的流浪終究找不到自己;如果沒有原鄉記憶的支持,仍無法釋懷「我的膚色和身份是個沉重的負擔,我無法帶著我的傳統,我的文化,站在人和人競爭的舞台上。」(p.148)現實,對伊苞而言,需要有更多勇氣和智慧面對。《老鷹,再見》一文的後記,提及這趟轉山對她人生、表演藝術的影響:

 

藏西之旅開啟我的心靈,從整理、撰稿到導演「祭.遙」,這段期間,我發現了自己的心靈對外在事物的開放與接受度的寬廣。……藏西遼闊的天際和毫無障礙的視野,大自然無私的給予,什麼是「我」的呢?(p.206)…

Continue

陳芷凡·說故事的人:《老鷹,再見》的文化詩學與文化翻譯(7)

Posted on October 10, 2018 at 2:30pm 0 Comments

 《老鷹,再見》的文本裡,有關文化翻譯的思考如下:首先亦為一種「選取」題材的翻譯,即以排灣文化為基礎,伊苞進行編排選擇,以創造文本的歷程建構了文化翻譯的面向。第二,文本中原漢語言之間的翻譯,表面雖然是符號的轉化, 原住民漢語文學卻指涉語言背後繁複的文化場域,複雜了語文翻譯的面向。在這兩個向度中,此篇論文所關注的面向為前者,即伊苞運用什麼樣的書寫模式,形塑了她自己眼中的排灣族、原住民女性文學,以及其中所伴隨的文化翻譯問題。 

《老鷹,再見》中提及伊苞從小到大,常被問到:「妳要不要學習成為一個巫師?」在她的懷鄉記憶中,也隱約察覺巫師對她的深厚影響。文本中交待了排灣族巫師的部份概念:…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