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 很後現代's Blog – October 2018 Archive (6)

曹文軒:達夫詞典(下)

【質地】

 …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October 26, 2018 at 2:57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達夫詞典(中)

【架子】

 …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October 26, 2018 at 2:55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達夫詞典(上)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October 26, 2018 at 2:55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為什麽要談契訶夫 (下)

《一個文官的死》與《變形記》證實:只要是深刻的文學藝術,它們的深刻程度並不會因為時間上的“過去”與“現在”而有所不同。我們有什麽理由說卡夫卡的《變形記》就一定要高出契訶夫的《一個文官的死》呢、《變形記》就一定要比《一個文官的死》多出一些什麽呢?

我們這些本性喜新厭舊的人,何不再去走近契訶夫?

你也許會發現,古典形態的文學還有種種它特有的魅力。至少,它會讓你感覺到閱讀不是一個枯燥的求索過程,而是一個輕松的、詼諧的、平易近人的、順流而下的過程。

我更願意將契訶夫看成是一個當代作家。…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October 19, 2018 at 11:43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為什麽要談契訶夫 (上)

選擇契訶夫來作為話題,似乎有點不合時宜。因為今日之文學界,全心全意要昵近的是現代形態的文學——那些從事現代形態文學寫作的大師們。從作家到讀者,談論得最多的是卡夫卡、博爾赫斯、米蘭·昆德拉、胡安·魯爾福等,還有幾個人願意去談論巴爾紮克、狄更斯和契訶夫呢?即使偶爾提到這些名字,也只是知道世界上曾經有過這些作家,而他們的作品卻是很少有人讀過。筆者曾連續幾年在研究生面試時,都試著問考生們閱讀過契訶夫的作品沒有,被問者差不多都支支吾吾,而一談到幾位現代大師,則一副“門清”的樣子,侃侃而談,有時幾乎能說得天花亂墜。

人們相信:契訶夫時代的文學早已經過時了。

人們居然在無形之中承認了一個事實:文學是有時間性的,文學有先進與落後之分,文學史是文學的進化史。…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October 19, 2018 at 11:42pm — No Comments

曹文軒:櫻桃園的雕零——讀契訶夫

一九〇四年七月十五日深夜,德國療養地巴登韋勒。

與死亡之神已打了數次交道的契訶夫,躺在柔軟舒適的病榻上,聽著窗外潮濕的空氣流過樹林時發出的細弱聲響。“德意志的寂靜”濃厚地包圍著這位異鄉客。他終於聽到了生命樂章的最後一個音符,正從黑暗的遠方飄忽而來。他將臉側過來,以極其平靜而嚴肅的語調對他的德國醫生說:我要死了。

醫生讓人打開了一瓶香檳酒。

契訶夫接過杯子,望著妻子——莫斯科藝術劇院最出色的演員克尼碧爾,微笑道:“我好久沒有喝香檳酒了……”說罷,將杯中酒慢慢飲盡,然後側身躺了下去………

Continue

Added by 不是 很後現代 on October 16, 2018 at 8:50pm — No Comments

Monthly Archives

2022

2020

2019

2018

2017

2016

2015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7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