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na Conversation's Blog – November 2019 Archive (7)

小泉八雲《怪談》貉

在東京的赤坂大道上,有條坡道名為「紀國坂」──代表的含義是「紀伊國的斜坡」。為什麼要把這斜坡叫這個名字,我並不清楚,也許是因為紀州侯的藩府曾經建邸於此的緣故吧。

在這坡道的一側,有一道從古老年代留存下來的壕溝,既深且寬。溝上的土堤長滿青草,蜿蜒攀昇直通公園;而坡道的另一側,則一路伸展至皇宮巍峨宏大的高牆下。在以前沒有街燈和人力車的時代,一到天黑,此地就變得冷冷清清,寂靜無聲。因此,晚歸的行人,日落後寧可多繞幾里彎路,也不願單獨爬上紀國坂。

傳說,這其實是因為貉常在附近出沒而造成的。

最後一個看見貉的人,是住在京橋的一位年邁商人,而他早在三十年前就去世了。以下就是他講的故事:…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5, 2019 at 9:53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4)

那頭還咬著僧袍的袖子不鬆口,差役將袖子從回龍的肩膀上撕下來,呈上公堂。老法官來回翻轉頭顱,細細檢查,發現在脖子的頸背處,有幾道奇怪的紅印。他連忙招呼同僚們過來,大家一齊細觀,都沒有找到脖子邊緣有被利器砍斫的痕跡。相反,那紅印彷彿落葉從枝頭自然地掉落,光滑平整。

 

老法官道:

 

「現在,我確信這和尚說的是實話。這是一個轆轤首,《南方異物志》裡有記載,真正的轆轤首的頸背處,能夠看到紅色的印跡。這就是它的特徵:你們看,紅印可不是畫上去的。自古相傳,這種妖怪向來住在甲斐國的山裡……不過,大師,」他轉向回龍問道:…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4, 2019 at 4:49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3)

那樵夫的頭顱說道:

「哎呀,這個半夜來的行腳僧,長得多肥啊!要是吃了他,咱們的肚子早就飽了……我太蠢了,不該跟他講那些話──讓他為了我的懺悔而去念什麼佛經。只要他在唸經,咱們就沒法靠近他。不過天快亮了,說不定他已經睡熟了……你們誰去屋子裡看看那傢伙在幹什麼。」



一顆年輕女子的頭顱,立即快速地朝茅屋飛去,輕盈得像隻蝙蝠。一會兒後,它慌慌張張地飛回來,驚恐地大喊道:

「那個行腳僧不在屋子裡,他走了!但那還不是最糟的,他還移動了主人的身體,我不知道他把身體弄到那裡去了。」…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4, 2019 at 4:48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2)

回龍和他的嚮導走進茅屋,看到了四個人,有男有女,正圍在屋中間的爐火旁烤手。見到回龍,他們都向他鞠躬致意,禮數周全。回龍頗感奇怪,這些人這麼窮,又住得如此偏遠,怎麼會懂得優雅的禮節呢?他心下自語:「看來肯定有那位懂規矩的人,教過他們這些禮數。」等大家都向他致禮之後,他轉向那個樵夫,也就是主人,說道:

「從您的談吐和您家人的彬彬有禮來看,我想您不是一個樵夫。也許您以前是個有身份的人?」



那個樵夫笑著回答:…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4, 2019 at 4:47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轆轤首(1)

大約五百多年前,有一個武士,名叫磯貝平太左衛門武連,是九州大名【注二】菊池氏的家臣。磯貝武連的祖先英勇尚武,磯貝也繼承了先輩們的尚武精神,勤練武藝、身強力壯。還是個小男孩的時候,他就在劍術、射箭和長槍上,擊敗了授業恩師,顯示出勇武嫺熟的武士才能。此後,在「永享之亂」【注三】中,磯貝武連又屢立戰功,威名顯赫。但後來菊池氏沒落,磯貝失去了主家,雖然他輕而易舉地就能投侍另一位大名,可他並不貪戀自我的功名,內心依然忠於前主家菊池氏。抱著「忠臣不仕二主」的念頭,他甘願放棄了世俗的一切,削髮出家,成為一名行腳僧,法號回龍。…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4, 2019 at 4:47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食人鬼 (下)

夢窗默然半晌,詢問道:

「在村前的山上,不是有一位老和尚嗎?難道他從來不為亡者誦經?」

「什麼老和尚?」屋主頗感詫異,反問道。

「昨日傍晚老僧就是得他指點,才找到貴村投宿的。」夢窗說:「我本欲在那山上的廟裡寄宿一晚,不料被他一口回絕。幸而他還指引了來此的路徑。」

村民們聞言面面相覷,都露出了驚愕的表情。沉默良久之後,屋主才說道:

 …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4, 2019 at 4:38pm — No Comments

小泉八雲《怪談》食人鬼 (上)

昔時,禪宗有道高僧夢窗國師【注一】,曾孤身一人雲遊至美濃國【注二】化緣。美濃嶺脈綿延、山道崎嶇,夢窗不知不覺在山裡迷了路。他彷徨良久,始終尋不到出山的路徑,又找不到鄉人指引,失望之下,見黃昏已過,只得盤算著留在山中過夜,待次晨再覓出路。

日影西沉,粼粼餘暉中,夢窗突然望見山頂上有座孤零零的小廟,頗為陳舊,似乎荒廢己久,急忙趕了過去。破廟裡住著個年邁的老和尚,夢窗懇求他讓自己寄宿一晚,不料老和尚卻毫不猶豫地嚴詞拒絕了。不過,他另外給夢窗指點了一個去處,鄰近的山谷裡有個小村子,在那裡或許能找到食宿的地方。…

Continue

Added by Yuna Conversation on November 14, 2019 at 4:3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