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eung Po Tsai Cave's Blog (116)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10 人間。人間一群故事在流傳

一群故事流傳在人間兇兆吉兆的時刻尚恨不及

萬劫不復又添進你的罪孽

被審去千年

歌頌罪孽這周而復始蠱惑人心的可惡習俗

 

誰滯留人間,又被誰的細節

肢解

並寫著一群故事脫下歷史的外衣落荒而逃…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9 眼睛的對證

以一隻眼睛打探你的井底

歲月生出水仙的根鬚

隔著樂而不淫的兩個世界那西蘇思憔悴在自審的界面溺斃

罪過罪過,誰鬼影幢幢誰認錯同一個身份

希臘美少年

 

以另一隻眼睛秘而不宣

將幻想吊在井臺上…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3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8上帝的自白

誰於漆黑的早晨漏網,誰單行於一條路

誰將一片風景暴露

誰犯下白日案

在同一個地點侵入世襲的領地

誰佐證誰的前科

 

誰將風哭得遮天蔽日,揮淚如雨

誰瀑下前衛的短髮…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6 歌的瞬間

平原的綠洲

你的形態長在誰似是而非的景色之外

稻草人讓風識破

遍野的偶像啊,古墳塋之花為誰綻放

誰藏在那里孕育你的祖輩

父親尋找著誰的

孩子

你無路可行從正午被帶回紅榴花開的子夜…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7幽會

誰在幽會時分迂回,那前塵所落之處

疑問的聲音哭誰的春夢

你繚繚繞繞糾纏火的異性

火搖身一變

繼而是水對火的臨摹

水與火的長度不可捉摸並被你手持,距離標出關於你的蹤跡

最津津有味的答案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詩陽《世紀之末,關於同路的紀行》5 謫放者

輾轉悱惻面對羞於見人的回憶

攜木枷出門

將一板面孔刻進身世妳犹如

聖徒

臉色發青

 

謫放是學問可能的自我轉移

誰穿過無法的測度

誰穿過停放玫瑰的靈柩…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30, 2020 at 9: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在時間的島上》

從零開始倒計時

從此我們退出理念的迷津

當夢從沙漏里慢慢流下

一個有關島的想法在腦海上出現

它與我們的睡眠相符合

並且開始升高

天空改變主意向遠處退去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15, 2020 at 12:00a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寫作》

此時孤燈的看法

是一把無言的尖刃

劃開夜的胸膛

此後的心跳在露天進行

時間加快

準備對高潮的方法做出推理

 

這把尖刃

挑開夜的後方與逃亡的血液遭遇…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August 11, 2020 at 10:28pm — No Comments

[德]漢斯·里鮑《吻公主》

我去北海休假。當天晚上,當我要喝一杯啤酒的時候,你猜我遇到什麽樣的好事?——慈善募捐晚會。“上帝啊!”我對坐在我旁邊的一個面像尖酸刻薄、胖得像柏油桶似的先生說,“我想,這恐怕不是舉行什麽舞會,倒像是要剝人的皮了。這個晚會所募得的款子將會裝進誰的口袋?” 

“在這樣光明正大的場合是決不會剝人的皮的,”那個柏油桶對我說,“您捐獻的錢將用於美化海濱的林蔭大道。”我口袋里只有200馬克,所以無意為美化什麽林蔭大道去捐款。這時飄來一位姑娘——我該怎麽說呢,說她是一位貌美的妙齡女郎,倒不如說她更像《一千零一夜》里的公主。啊,要是能跟這樣的一位女士說說話,然後跟她一起從這兒消失——哎呀,都想到哪兒去了!公主可沒跟我說話,她朝那個柏油桶微笑著。柏油桶打了個手勢,她就坐到了他的身旁。…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ly 23, 2020 at 7: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致半島與太陽的影子—— 我願以里拉琴,換取阿波羅的影子》(4)

有如春草連天的交季時節,綠葉的隊伍在漂遠的傳奇里擱淺,妳的影

子被阿芙樂爾的歌聲吹散。

 

如神靈一般,妳彌散在人間最莊嚴的時刻,我怎能不願以悠揚的里拉

琴,換取妳金色的影子。

 

這春草連天的荒島啊,在我心目中,已如羅得斯島一般。而妳,已成…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ly 19,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致半島與太陽的影子—— 我願以里拉琴,換取阿波羅的影子》(3)

有如海底的古剎躍出沈沙,妳的影子,以飛檐的慣性,劃開人生空寂

的浪濤,在島的一側。

 

一切都平靜下來,妳的影子有如年輪一圈圈擴散,環心如一朵無瑕的

聖像。大海是藍色的鏡子,以永恒的存在盛接又一個黑夜,和在黑夜里憂

傷的孤島。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ly 18,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致半島與太陽的影子—— 我願以里拉琴,換取阿波羅的影子》(2)

有如沙漠之風,妳的影子,飛旋著盤繞走向內陸的駝隊的征帆。

 

島上開著不甘宿命的野花,原始的印像被妳的影子拉回,酣睡在蓬鬆

的枯叢中,等待百年一次的七彩淚虹。

 

而我真正的生命也走向內陸,在沙漠之中,川流之上。妳的影子是征

途的航舵,是隱蔽的迷津,面對我清澄的現實與綠洲。…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ly 16,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致半島與太陽的影子—— 我願以里拉琴,換取阿波羅的影子》(1)

有如乾涸的流星雨之後眺望,我看得見妳轉動的影子,無形無蹤,在

神秘的時光里沈吟,在青春如許的天空里流動。

 

半島的西邊,白日的巨輪正在沈落,我的意念毫無拘束地醒來,從風

景的一角,跌進不朽的光明。妳的影子正在飄向幽藍深處,在異域的夕暉

之上,以閃閃的每一個瞬間換取天宇般的永恒。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ly 15,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都市啟示錄·之一:舞廳》

金屬般的音樂將整個世界分裂成碎片

千萬條饑餓的視線捕捉安琪兒的徘徊

昂首甩掉的光屑總是復又撒在擁擠的身前

萌動的脈博撥快陌生的腳步向四處遁走

剎住時間 讓每個人退卻到選擇的起點

與其讓身影紛亂地互相磕碰

或是在拾起回憶時被踐踏得遍體鱗傷

 

 

1995.3.21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5,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渡》

也只是一條河

緩慢地流過了一年

它是醒來的事物

用時間的運作來問

用岸的無聲來答

 

渡,以流動的方式脫離靜止

穿過所有擱淺的可能性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5,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關於一本書》

我筋疲力竭

在錯綜複雜的街道里迷路

太多的人擠進章節

他們跪地長拜

熊在我面前直立而起

逃成為肉體的企圖

前面是

比墻更頑固的骨骼

我在臉色的邊緣坐定…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5,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詩陽詩選《遺墟日記》

千年的遺墟,妳的方位是風

在一個不為人知的日子里

妳竊據了我的想法

 

我的軟弱是虛偽的沼澤地

我無法逾越生命的鴻溝

我不得不說話,將聲音的草頭壓低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5, 2020 at 5:00pm — No Comments

陳祖芬《我就是打工的—記王蒙》(下)

王蒙唱起了《東北人都是活雷鋒》:“老張開車去東北,撞了。肇事司機耍流氓,跑了。來了一個東北人,送到醫院縫5 針,好了。俺們這旮都是東北人……翠花,上酸菜!” 

聽前文化部長像街頭混混那樣地學唱流行,夠顛覆。 

王蒙在生活里隨處發現可笑的、可愛的、有趣的、好玩的事,再用他的嘴一加…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2, 2020 at 3:42pm — No Comments

陳祖芬《我就是打工的—記王蒙》(上)

我近期一個人流落江南,偏偏夢溪幾次來電要我去青島。我真是不知“驢”(如)何是好。夢溪說那是王蒙60年的創作研討會啊!我說王蒙寫了60年啦?王蒙今年是69歲呀。夢溪在電話線那頭掰著腳趾頭算減60等於多少,嘴里還念念叨叨的,終於算出是創作生涯50年。 

我認識王蒙是二十多年前,八十年代初,那時候是北京作協的極盛時期,每次開會三十來個作家濟濟一堂。有次會議休息時王蒙笑指我:祖芬一開會就沒精神,我一講話她就來神了。…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12, 2020 at 3:41pm — No Comments

陳祖芬《我對今天說:買單》(下)

兩個人的邂逅變成四個人的邂逅,上個世紀的風子和這個世紀的風子,還有上個世紀的徐虹和這個世紀的徐虹。同樣是相隔20年,如果是從五十年代到七十年代,不會有隔世之感。但是,從現在倒回20年,就有隔世之感。那時候,總想著一件衣服穿一輩子似的,怕冷,再加一脖套,怕胳膊肘那兒先破,就加上袖套。媽媽們“見了面永遠談脖套和袖套。”“儲存的大白菜得用棉被蓋上”,蜂窩煤爐子,“廢報紙一燃就著了。” …

Continue

Added by Cheung Po Tsai Cave on June 9, 2020 at 2:46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