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pil
  • Chisinau
  • Moldova, Republic of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Copil's Friends

  • Crna Gor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Suyuu
  • Dushanbe 杜善貝
  • TASHKENT HOLIDAY
  • 未知 非可怕
  • Virunga
  • Gai Lan Fa
  • 水牆 繪
  • Dramedy
  • se.gamat
  • 柏圖校友
  • 旅遊 庫
  • Marketing Link

Gifts Received

Gift

Copil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Copil's Page

Latest Activit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鷹和雲雀

一頭鷹和一隻雲雀在一座高山的一塊巖石上相遇。雲雀說:"祝您早安,先生。"鷹鄙夷地瞧著雲雀,有氣無力地說道:"早晨好。"雲雀說:"我祝願您萬事大吉,先生。""是啊,"鷹說,"我們是萬事大吉大利。可你要知道,我們是眾鳥之王,我們還沒有開口,你就不應該先招呼我們。"雲雀說:"我以為咱們是屬於同一個家族的哩。"鷹以鄙夷的神色瞧著雲雀,說道:"究竟誰說過你和我是屬於同一個家族的?"於是雲雀答道:"不過,我倒要提醒你這一點:我能飛翔得同你一樣高,我還能唱歌,給大地上其他生物以樂趣。而你既不給人愉快,又不給人樂趣。" 這話觸怒了鷹,他說:"愉快和樂趣!你這没用的小東西胡扯些什麽!你的身材不過我的一隻腳那麽大。只要我的嘴巴一啄,就能結果你的性命。"於是雲雀飛起來,撲在鷹的背脊上,啄起鷹的羽毛來了。這可大大激怒了鷹,他快飛高翔,想借此甩掉那隻小鳥。然而他失敗了,怎麽也甩不掉。他終於又落在高山的那塊巖石上,小東西可依舊撲在他的背脊上,他越發憤怒,咒罵著這倒霉的時辰。此時此刻有一隻小烏龜經過,對著眼前的景象哈哈大笑,她笑得前仰後合,幾乎要翻身摔倒。 鷹瞧不起小烏龜,說道:"你這慢慢爬行的東西,你這永遠爬在土…See More
Sunday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先知和孩子

有一天,先知莎里亞在一個花園里遇見一個孩子。孩子跑到先知跟前,說道:"早上好,先生。"於是先知說:"早上好,先生。"一忽兒以後,又說,"我看你是獨自一個人吧。"孩子哈哈大笑,高高興興地說道:"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擺脫了我的保姆。她以為我是在那些籬笆後面;可你豈看不到我在這花園里嗎?"孩子凝望著先知的臉,又說道,你也是獨自一個人啊。你怎麽對付你的保姆的?"先知答道:"啊,那可是另外一回事了。說句老實話,我沒法兒時常擺脫我的保姆。不過,現在我進入這個花園的時候,保姆正在籬笆背後尋找我呢。" 孩子拍著手大聲說道:"那末,你跟我一樣是迷途失蹤的人了!迷途失蹤豈不很好嗎?"接著,孩子又問,"你是什麽人戶那人答道:"人家管我叫先知莎里亞。你也告訴我,你是什麽人?""我只不過是我自己,"孩子說道,餓的保姆正在尋找我,她不知道我在哪兒。"於是先知凝望著天空說道:戲也是躲開我的保姆一忽兒,不過她會發現我的。" 孩子說:"我知道我的保姆也會發現我的。"就在這片刻之間,聽得見有個女人在呼喚這孩子的名字。"瞧,"孩子說,"我告訴你保姆會找到我的。"與此同時,聽得見另一個聲音在叫喚:"莎里亞,你在哪兒?"於是先知說…See More
Feb 3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隱士和野獸

從前,在蒼翠山嶺間住著一個隱士。他是個精神純潔和良心清白的人。大地上的一切走獸和天空裏的一切飛禽都成雙成對地來到他的面前,他就對它們講話。它們心悅誠服地聽他講話,它們圍了攏來,不到天黑不願離開;天黑時他就送它們走了,以他的祝福,把它們委托給風和森林。有一天晚上,當隱士講到愛情的時候,一頭豹擡起腦袋對隱士說道:"你給我們講到戀愛,先生,請告訴我們,你的伴侶在哪兒呢?"隱士說:"我沒有伴侶。" 於是在飛禽走獸群裏騰起了大為詫異的喧嘩之聲,它們開始嘰嘰喳別地互相議論:"他自己對此一無所知,怎麽能給我們講戀愛和結婚呢?"它們悄悄地鄙夷地走掉了,剩下隱士孤零零一個人。那天夜間,隱士臉孔朝下倒在席子上,接著就捶胸痛哭。See More
Feb 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在市集上

一個十分秀麗的姑娘從農村來趕集。她的臉上是百合花和玫瑰花的顏色。她的頭髮好比夕照,而曙光在她的朱唇上微笑。這美貌的陌生人出現在年輕男子眼前不久,他們便都來追求她包圍她了。這一個要同她跳舞,那一個要切一塊蛋糕招待她。而他們大家都想吻她的面頰。因為說到底,難道這不是市集嗎?然而這姑娘吃驚而又害怕,認為這些年輕男子都不是好人。她斥責他們,她甚至打了一兩個人的臉。接著她就從他們身邊逃跑了。 那天黃昏時分,在回家的路上,她心裏說道:"真叫人厭惡。這些男人多麽沒有禮貌、沒有教養。簡直叫人忍無可忍。" 一年過去了,在這一年裏,這個十分秀麗的姑娘念念不忘市集和年輕的男子們。於是她再來趕集了,帶著她臉上的百合花和玫瑰花,帶著她頭髮裏的夕照以及她嘴唇上的曙光似的微笑。然而,如今年輕的男子們一看見她都轉過身去了。整整一天她都是孤零零的,沒有人來追求她。黃昏時分,在走回家去的路上,她心裏在嚷道:"真叫人厭惡。這些青年多麽沒有禮貌、沒有教養。簡直叫人忍無可忍。"See More
Jan 16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兩位王妃

在沙瓦基斯城裏住著一個王子,不論男子、婦女、兒童,人人都愛他,甚至田野裏的動物也都來向他致敬。但老百姓都說:"他的妻子,即王妃,卻不愛他;不,她甚至恨他。有一天,毗鄰的城市裏的一位王妃,來訪問沙瓦基斯城裏的王妃。她們坐在一起談話,講到了她們的丈夫。 沙瓦基斯城裏的王妃激動地說道:"我真羨慕你和你丈夫——王子一一共同生活的幸福,盡管你們已經結婚好些年頭了。我憎恨我的丈夫。他不是只屬於我一個人的,我確實是世界上最最不幸的女人了。"要訪的王妃便凝視著對方,說道:"我的朋友,事實的真相是你愛你的丈夫。是的,你對他還有一份尚未用盡用掉的熱情,那可是一個女人身心裏的生命,好比花園裏的春天。然而可憐我,也可憐我的丈夫把,因為我們不過是在默默無言的忍耐中互相容忍著罷了。而你和其他的人還以為這就是幸福哩。"  See More
Jan 11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肉體和靈魂

一個男子和一個女人坐在開向春天的窗子旁邊。他們緊緊地挨在一起。女人說道:"我愛你。你生得漂亮,家境富裕,始終衣冠楚楚。"男子說道:"我愛你。你是一種美麗的思想,一件超脫得難以掌握的事物,是我夢幻中的一支歌曲。"但那女人憤憤地轉過身去,說道:"先生,請你現在就離開我吧。我不是一種思想,我不是經過你的夢境的一件事物。我是個女人。我願意你指望我成為一個妻子,一個未來子女的母親。" 於是他們分手了。那男子在心里說道:"瞧這另一個夢如今竟化成一片霧氣了。"這女人說道:"唉,他竟把我看成是一片霧氣一個夢了,這是個什麽男子漢呀?"See More
Jan 8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情歌

從前,有個詩人寫了首情詩,詩是美麗的。他複寫了幾份,分送給他的朋友們和相識者,男的女的都送了,甚至送給了一位他只遇見過一次的、住在山嶺那一邊的年輕女子。一兩天後,那年輕女子派人給他送來了一封信。她在信中寫道:"讓我推心置腹地向你保證,我深深地被你寫給我的情詩感動了。現在就來吧,來看望了我的父親和我的母親,咱們就可以為訂婚作好安排了。"詩人覆信,他在信中對她說道:"我的朋友啊,這不過是出之於詩人心靈的一首情詩,由每一個男人吟唱給每一個女子聽的。"她再一次寫信給他,說道;"玩弄語言的偽君子和說謊者!從今天到我去世之日,我將因為你的緣故而憎恨一切詩人。"See More
Jan 3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流浪者》

我在十字路口遇見他,一個光穿一件披風,支一根拐杖的人,臉上蒙著一層痛苦之紗。我們互相致意問好,我向他說:來我家裏來做客吧?"他就來了。 我的妻和我的孩子們在大門口迎接我們,他對她們莞爾微笑.她們歡迎他的光臨。 我們一同坐下來就餐。同這個人在一起,我們感到愉快,因為他身上自有一種沈靜和一種神秘。See More
Dec 21,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懺悔

某人趁著月黑之夜遊入鄰居的菜園,揀了最大的一個西瓜偷回家中。打開一看,卻是隻生瓜。然後奇跡發生了:他良心發現,悔恨不已,為自己偷了西瓜而懺悔。臨終者告兀鷲稍等,稍等一會,我急迫的朋友,很快,我就交出這無用的皮囊。徒勞無益的疼痛,在消磨你的耐心;我不會讓你再等長久,誠實而饑餓的夥計。但這鎖鏈,雖系氣息制成,卻不易粉碎,死的願望——強似一切的願望,正被生的願望——弱似一切的願望羈絆。原諒我,夥計,我滯留得太久。記憶在控馭著我的靈魂:那是列隊而過的遙遠時光,是夢中的青春幻想,是一張臉龐告訴我的眼瞼不要閉闔,是徘徊在耳際的一個聲音,是撫摩我手臂的又一手臂。原諒我,你等得太久。現在好了,一切都已雕萎——臉龐、聲音、手臂,還有領它們前來的輕霧。結扣已打開,繩索已斷裂,那非食物、非飲料的已撤去。靠近些,饑餓的朋友,餐桌已備好,食物雖不豐厚、簡陋,卻是和著愛奉獻。來吧,先啄這里,左邊,將這小鳥衔出籠子,鳥翼已不會撲騰,我要它隨你高飛到雲霄。現在就來,朋友,今夜我作東道,歡迎你,我的賓客!See More
Jul 20,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外的海洋

一條魚對另一條魚說:“在我們這片海域上面,還有另一片海洋,那里也有生物嬉遊,就跟我們生活在這里一樣。”另一條魚答道:“這純粹是幻想!你不知道嗎:無論什麼只要離開我們的海域一英寸之距,在外面呆上片刻,就會死去。你憑什麼證明別的海洋里也有生物?”See More
Jul 15,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價值

一個男人在自家地里挖出一尊絕美的大理石雕像。他帶著雕像,找到一位酷愛各種藝術品的收藏家,準備出賣。收藏家出了高價買下,事畢後兩人分手。回家的路上,賣主手里擺著大把的錢,心喜地自語:“這筆錢會帶來多少榮華富貴呀!怎麼還有人不惜如此代價,換取一塊在地下埋了若干年,做夢都無人夢見的頑石?不可思議!”同時,收藏家卻在端詳著雕像,心里也在自語:“真是氣韻生動,巧奪天工!何等美麗的一個精靈,酣睡了若干年之後再度復生!何以有人會以如此稀珍,換取毫無趣味的幾個臭錢?”See More
Jul 8,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最後的守望

子夜時分,當黎明的第一道氣息隨風而至,那先驅,就是自稱是未聞之聲的回音的人,離開臥室,登上了自家的屋頂。他久久伫立著,看著下面熟睡的城郭,然後拍起頭,呼喚著,仿佛城中睡者不眠的精魂,已圍聚他的身邊。他說:“朋友們,鄰里們,每日自我門前經過的人們:在你們睡時我要向你們宣講,在你們夢幻的谷地我要赤身無羈地行走;覺醒時你們最不經心,百音灌耳時你們充耳不聞。”“我愛你們,甚久,甚切。”“我愛你們中任何一人,就如他是你們全體;我愛你們全體,就像你們是一人。值我心之春天,我在你們的花園里吟唱;當我心之夏日,我守望你們的谷場。”‘啊,我愛你們全體。巨人和侏儒,患病的與受福的,在黑夜跌仆的和在白晝起舞於山崗的,我都摯愛著。”“你,強人,我愛,雖則你鐵硬的趾甲還在我肉體上留著印記;你,弱者,我愛,雖然你辜負了我的信任,枉費了我的耐心。”“富人,我愛你,縱然你的甜蜜在我口中變得苦澀;貧者,我愛你,縱使你以我的囊空如洗為羞辱。”“你,詩人,在斷弦的古琴上隨心所欲地彈撥,你得到我分外的垂青;你,學者,孜孜搜集陶工田地里腐爛的屍衣,也得到我的厚愛。”“你,牧師,置身昨天的靜寂里探問我明天的命運,我愛;你們,崇拜…See More
Jul 4,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學者與詩人

蛇對雲雀說:“你會高飛,但你無法到大地深處探幽;在那里,生命的元氣在完美的靜謐中湧動。”雲雀答道:“是呀,你無所不通,豈止如此,你的智慧簡直無與倫比。可惜不會飛翔!”蛇好像沒聽到雲雀答話一樣,繼續說道:“你見不到蘊於深處的奧秘,無由在地下王國的寶藏中蠕動。就在昨天,我還在一個紅寶石洞里棲身,那里和成熟石榴的肚里一樣,最微弱的光線也會將寶石映成火紅的玫瑰。除我之外,誰有幸一睹如此奇觀?”雲雀:‘是呀,只有你能匍伏於往古的晶瑩紀念里。可惜——你不會歌唱!”蛇:“我還知道有一種植物紮根於地心深處,誰食用此根,就會變得比阿施塔特還要俊美。”雲雀:“惟有你,惟有你才能揭示大地深奇的思想。可惜——你不會飛翔!”蛇:“一座大山的底下,有股紫色的水流,誰飲用此水,就會變得同神靈一樣長生不朽。我確信,再沒有別的鳥獸知道這紫色水流。”雲雀:“如你願意,你自然會同神靈一樣長生不老。可惜——你不會歌唱!”蛇:“我還知道一座理在地下的聖殿,每月都去那兒尋訪一次;那聖殿由早被遺忘的一個巨人部落所建。墻壁上銘刻著天地古今的種種奧秘,誰讀此銘文,就能夠博古通今,無所不知。”雲雀:“真的,你若願意,你蜷曲的身軀里可以包…See More
Jun 28,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在我的孤獨之外

在我的孤獨之外,另有一種孤獨;於其間的居者,我的孤寂竟是嘈雜的鬧市,我的靜默竟是紛亂的喧聲。我是過於年輕而造次了,依然未尋到這更高的孤獨;遠處山谷的回聲還在耳際鳴響,山谷的倒影擋住了我的去路,我不能前往。在那些山巒之外,另有一秀美的叢林;於叢林的居者,我的平和竟是一陣急風,我的秀美,只是一種幻覺。我是過於年輕而恣肆了,依然未尋訪這神奇的叢林。我的嘴里還留著血腥,先輩們的弓箭還執在我手中,我無法前往。在受羈的自我以外,另有自由的自我;與它相比,我的夢想竟是薄暮中的廝殺,我的向往只是骨骼嘎嘎的裂聲。我是過於年輕而多難了,實現不了自由的自我。我不滅殺了受羈的自我,眾生不得到自由,我如何成為自由人呢?我的根鬚不在黑冥中枯死,我的葉片怎樣在風中高飛歌唱呢?我的雛鳥不離開我用瞟築起的小巢,我心中的雄鷹怎樣向著太陽翺翔呢?See More
Jun 26,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白紙如是說

一張雪一樣清白的紙片如是說:“我生來純潔無瑕,願今後永續這份純潔。我寧可被焚,化為灰燼,也不願黑色玷汙我,不願髒物靠近我。”墨水瓶聽了白紙的話,在自己黑色的心中暗笑,後來便再不敢接近白紙。彩筆聽了白紙的話,也再不去碰它了。果然,這張白紙得以永續自己的潔白和純凈了:潔白,純凈,又空空如也See More
Jun 20, 2019
Copil posted a blog post

紀伯倫《先驅者》真知與半知

浮在河邊的一根木頭上趴著四只青蛙。突然沖來幾個浪頭,木頭頂浪向下遊慢慢飄去。青蛙們非常高興,因為這是它們的首次航行。不多久,一隻青蛙說話了:“這根木頭實在神奇,它會運動,就像有生命一樣,真是聞所未聞。”第二隻青蛙說:“不,朋友,這根木頭跟別的木頭一樣,是不會運動的;運動的是河水,它流向大海,也帶動了我們和這根木頭。”第三隻青蛙卻說:“木頭和河水都不會運動,運動的是我們的意念;沒有意念,一切運動都不復存在。”三只青蛙為究竟是什麼在運動爭辯起來,它們越辯越熱鬧,嗓門也越來越大,但到底還是互不服氣。於是它們轉向第四隻青蛙,它一直在細心聽著各方的言論,並未作聲。青蛙們請它發表見解。它說:“你們都對,說得都不錯。運動的既是木頭,也是河水,也是我們的意念。”那三隻青蛙聽罷勃然大怒,因為誰都不想接受:自己的觀點不是完全正確,人家的觀點不是完全錯誤。接下來怪事發生了:三隻青蛙同仇敵氣,一起使勁把第四隻青蛙推進了河中。See More
Jun 19, 2019

Copil's Blog

紀伯倫《流浪者》鷹和雲雀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20 at 12:32am 0 Comments

一頭鷹和一隻雲雀在一座高山的一塊巖石上相遇。雲雀說:"祝您早安,先生。"鷹鄙夷地瞧著雲雀,有氣無力地說道:"早晨好。"

雲雀說:"我祝願您萬事大吉,先生。"

"是啊,"鷹說,"我們是萬事大吉大利。可你要知道,我們是眾鳥之王,我們還沒有開口,你就不應該先招呼我們。"

雲雀說:"我以為咱們是屬於同一個家族的哩。"

鷹以鄙夷的神色瞧著雲雀,說道:"究竟誰說過你和我是屬於同一個家族的?"於是雲雀答道:"不過,我倒要提醒你這一點:我能飛翔得同你一樣高,我還能唱歌,給大地上其他生物以樂趣。而你既不給人愉快,又不給人樂趣。"…

Continue

紀伯倫《流浪者》先知和孩子

Posted on February 3, 2020 at 12:00pm 0 Comments

有一天,先知莎里亞在一個花園里遇見一個孩子。孩子跑到先知跟前,說道:"早上好,先生。"於是先知說:"早上好,先生。"一忽兒以後,又說,"我看你是獨自一個人吧。"

孩子哈哈大笑,高高興興地說道:"我花了好大功夫才擺脫了我的保姆。她以為我是在那些籬笆後面;可你豈看不到我在這花園里嗎?"孩子凝望著先知的臉,又說道,你也是獨自一個人啊。你怎麽對付你的保姆的?"先知答道:"啊,那可是另外一回事了。說句老實話,我沒法兒時常擺脫我的保姆。不過,現在我進入這個花園的時候,保姆正在籬笆背後尋找我呢。"

 …

Continue

紀伯倫《流浪者》隱士和野獸

Posted on January 31, 2020 at 1:11pm 0 Comments

從前,在蒼翠山嶺間住著一個隱士。他是個精神純潔和良心清白的人。大地上的一切走獸和天空裏的一切飛禽都成雙成對地來到他的面前,他就對它們講話。它們心悅誠服地聽他講話,它們圍了攏來,不到天黑不願離開;天黑時他就送它們走了,以他的祝福,把它們委托給風和森林。

有一天晚上,當隱士講到愛情的時候,一頭豹擡起腦袋對隱士說道:"你給我們講到戀愛,先生,請告訴我們,你的伴侶在哪兒呢?"隱士說:"我沒有伴侶。"

 

於是在飛禽走獸群裏騰起了大為詫異的喧嘩之聲,它們開始嘰嘰喳別地互相議論:"他自己對此一無所知,怎麽能給我們講戀愛和結婚呢?"它們悄悄地鄙夷地走掉了,剩下隱士孤零零一個人。…

Continue

紀伯倫《流浪者》在市集上

Posted on January 15, 2020 at 10:25pm 0 Comments

一個十分秀麗的姑娘從農村來趕集。她的臉上是百合花和玫瑰花的顏色。她的頭髮好比夕照,而曙光在她的朱唇上微笑。

這美貌的陌生人出現在年輕男子眼前不久,他們便都來追求她包圍她了。這一個要同她跳舞,那一個要切一塊蛋糕招待她。而他們大家都想吻她的面頰。因為說到底,難道這不是市集嗎?然而這姑娘吃驚而又害怕,認為這些年輕男子都不是好人。她斥責他們,她甚至打了一兩個人的臉。接著她就從他們身邊逃跑了。

 

那天黃昏時分,在回家的路上,她心裏說道:"真叫人厭惡。這些男人多麽沒有禮貌、沒有教養。簡直叫人忍無可忍。"

 …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