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runga's Blog (62)

黃碧雲《後殖民誌》序言

乍看書名,幾乎以為是本硬書。盯住「後殖民」大字,站在書店展示櫃前,眉頭快要揪成結了,心裏想,黃碧雲在幹嘛?

原來是很多很多短篇。從黑女瑪莉聖誕晚餐開始,講女身,一段話:「如果你不曾擁有一個女身,你說你明白,但你無法感覺,那種火辣辣。有經期他們說你髒,到你沒經期他們笑你更年期,不是女人了。你為女身感到煩惱不安,他們就說,因為你沒有陽具。」然後是人們,沒有掌握權力的人們,戰壕裏知道自己快要死,會哭會叫會像豬牛一樣流屎流尿的人們:在與共產中國接壤邊境收屍的男子大衛;僑居英國三十多年的香港阿麗;清代四大條約港裏講野雞英語、做什麼都my can…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February 12, 2018 at 8:48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讓心靈在所有方向上充分湧流(下)

 跟他們接觸讓我變得很有激情

  

□您說過的一句話讓我很感動,您說,“我把這本書(《回家的路》)獻給比我年輕的人們,獻給那些生活在未來時代,目前活得並不幸福,甚至感到非常苦惱的人們,獻給那些渴望回家的人。”那麽,您想對“下一代人的前途”傳達些什麽呢?

  

■1996年的時候我特別想找那些60、70年代出生的人對話,我當時感覺到我們50年代出生的知識分子其實‘氣數已盡’,已經走不下去了,看不到什麽前途了,或者說是‘沒有未來’,在‘未來’方面我是徹底的悲觀主義者。但是我與這些年青朋友有過的一兩次對話都不很成功。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anuary 1, 2018 at 6:18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讓心靈在所有方向上充分湧流(上)

受訪人: 汪丁丁(北京大學經濟研究中心教授) □采訪人:柯凱軍

  

  對我而言所有的知識領域都是一個過渡

  

□汪先生您好!在書中您把自已歸入“通才型”的學者一類,首先請您簡要概述一下您思想路徑中的幾次重要轉變。

  …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anuary 1, 2018 at 6:18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社會過程及其評價(3)

已知的人類情感,多數是負面的,少數是正面的。可名的情感——不是“無以名之”的情感,通常由許多因素聯合作用而生,並且在不同情境內可分解為不同因素的組合。如前述,人類是社會性哺乳動物的一種。哺乳動物的情感中樞是“外緣系統”,它的解剖位置在大腦之外,它只接受理性中樞(大腦)的調節但不能被理性完全控制。在腦的各項功能當中,只有“理性”是一種可將具體感受抽象為普遍規則的能力。與此相比,一般動物和植物只生活在具體情境內,它們的情感離開了它們生活的具體情境就可發生障礙——“精神癥狀”。在目前的演化階段,人類行為不能也不應完全地理性化。因為人類情感與哺乳動物情感一樣,離開了本土社會就可發生障礙。

  

  在方法論個人主義視角下,一個“美好社會”(good society)其實是它的社會成員尋求更好的社會選擇(也稱為“社會集結”)從而使每一社會成員實現美好人生的過程。…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anuary 1, 2018 at 6:17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社會過程及其評價(2)

上述的奈特社會演化學說,在兩方面需要更詳細的敘述。首先,如果一個社會格外缺少社會學家所謂的“縱向流動性”(vertical mobility),那麽該社會的重要成員的集合就是一個自我封閉的群體,從而基於該群體共識的具有重要性的事務,未必是對全體社會成員具有重要性的事務。其次,奈特指出,現代的理性社會的真正基礎是“自由討論”(free discussion)。真正自由的政府,不是根據美國人通常相信的與林肯總統的偉大名聲聯系著但缺乏實證準則的“人民的和人民參與並為著人民的政府”(a government of the people,by the people,and for the people),而是根據“基於討論的政府”(a government by…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anuary 1, 2018 at 6:17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社會過程及其評價(1)

——為天則會議---改革三十年的評價問題撰寫的發言稿

摘要:社會對它自身演變的評價,長期而言,決定了它自身的演變。最早定義了這樣一個主動過程的經濟學家,是奈特(Frank Knight),他的思想影響了阿羅(Kenneth Arrow)和布坎南(James Buchanan)。阿羅系統地批評並顛覆了公共政策的“卡爾多-希克斯”判據的合理性。布坎南則確立了數量遠大於帕累托改善之可能性的帕累托不可比的社會狀態之間的政治對話理論。最後,可以視為對布坎南政治對話理論的支持,森(Amartya Sen)提出的一個命題表明,在社會成員對諸如“自由”、“效率”、“民主”這類理想或“美好社會”(good…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anuary 1, 2018 at 6:16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微信行為學(九)—— 常識淺談(下)

附錄:兩篇舊作,記錄了我自己的思考過程。

 常識丟失 

無疑,我們生活在一個常識被遮蔽的時代。於是,怎樣拾回常識?這是一個問題。在我們能夠回答這一問題之前,我相信,我們先要回答一個預備性的問題:什麽遮蔽了常識?…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anuary 1, 2018 at 6:16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創新與標準化

 前些日子,我看了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明星經濟學家達龍·阿塞莫格魯與另外兩位作者去年發表的論文《經濟增長的兩大引擎:創新與標準化》。他們的思路是這樣的:如果只有創新而沒有適時的標準化,則創新的成果就很難轉化為經濟福利和未來創新的制度基礎。但若過分強調標準化,則容易形成官僚化的管理體制從而扼殺創新。健康的增長模式,是在創新與標準化之間權衡。我們可以想象一條彩虹形的曲線,對應於創新與標準化的不同比例有不同的GDP增長率,並由這條曲線唯一的峰值決定一個最優的“創新-標準化”比例。

  極端而言,如果完全沒有標準化或標準,就根本不會有“商品分類”。你到商店買一只水杯,可以見到許多形狀不同的“水杯”,有些很細小,有些很粗大。你可以想象最細小的水杯其實是“試管”,而最粗大的水杯其實可演變為“酒桶”和“臉盆”。當然,你還可以將你個人的情感賦予它們,例如,你特別鐘情於其中一只水杯,哪怕任何他人都無法感受到它與那裏擺放的其他水杯的任何差異。…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8pm — No Comments

陳嘉映:語言轉向之後(4)

你哪怕思考一件很局部的事情,比如你是該考研究生繼續學業還是立刻找份工作,也總是滲透著這些普遍概念。你依著各種各樣的道理來思考,這些道理,或明或暗地牽涉到這些普遍概念。不難看到,我這裏所講的概念普遍性和一般理解的道理的普遍有效性或普遍可應用性是完全不同的普遍性。人們常認為:哲學關心那些普遍的道理,而不是那些限於確定領域的道理。圍棋的道理、解牛的道理是些局部的道理,物極必反,萬物萬事都一分為二是“普遍真理”。這類道理也許是普遍有效的或曰普遍可應用的,麻煩當然在於我們老是弄不準什麽時候事情就到了“物極”之點。…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7pm — No Comments

陳嘉映:語言轉向之後(3)

這裏所做的區別的內容,可以從多方加以解說。冷熱語言vs.…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陳嘉映:語言轉向之後(2)

寬泛地說,科學是事實研究或事質研究,而哲學家若把自己的工作即概念考察誤當作或混同於事質研究,那麽,他不是把哲學變成了科學,而是幻造出了一種東西:形而上學。例如,“什麽是正義”本來是個語言-概念問題,形而上學卻把正義視作某種像銀河系那樣現成存在在那裏的東西,仿佛它是宇宙中的一種存在物,仿佛我們是在研究這種存在物,掌握它的本質和屬性等等,並力求獲得關於這一存在物的終極的、惟一的真理。

常聽說,現代哲學反對形而上學。人們對“形而上學”有多種理解,所謂反對形而上學也有種種意義上的反對。上引維特根斯坦的理解只是其中的一種,但在我看,它的確是澄清形而上學概念的一個深刻視角。

 

語義學?…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6pm — No Comments

陳嘉映:語言轉向之後(1)

內容提要:“語言轉向”的核心意義在於堅持哲學之為概念考察,以抵抗把哲學轉變為偽實證科學的傾向。然而,這一努力被廣泛理解為應將哲學問題視作語言問題,引使人們把哲學混淆於語言學和語義學。本文通過明確哲學的反身性質,劃清哲學和語言學、語義學的界限。

 

“語義學上的發現”

 

19 世紀20 世紀之交開始的語言轉向帶來的結果,最簡要地可以表述為:所謂哲學問題,其實是語言問題。這個表述含有不少可疑之處,但很多大哲學家的想法可以大致這樣概括。…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August 11, 2017 at 11:34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互聯與深思(4)

  波默爾關於制度和企業家才能之間關系的文章(參閱:William Baumol,1990,“entrepreneurship: productive, unproductive and destructive”《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vol.98,no.5,Part 1,pp.893-921)與上述主題密切相關。圖8取自2011年我在北京大學講授的新政治經濟學研究生課程第六講,充分表現了波默爾這篇文章的涵義。人格心理學家Hans…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26, 2017 at 2:59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互聯與深思(3)

許多作者考察了現實世界的網絡結構,例如經典文獻:H.E. Stanley,et. al.,2000,“classes of small-world networkds”《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of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vol.97,no.21,pp.11149-11152。根據這些考察,網絡社會科學界達成共識的結論之一是(Matthew Jackson,2008,《Social and Economic Networks》,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關於合作(或不合作)的信息(或病毒)在小世界網絡裏有足夠小的傳播成本,並且小世界網絡的局部團聚性足夠支持各種合作行為,所以,“小世界”是最有利於合作秩序不斷擴展的社會網絡。與此相比,合作秩序在洞穴人的社會網絡裏難以擴展,而在完全隨機的社會網絡裏又太缺乏信任感支持。…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26, 2017 at 2:59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互聯與深思(2)

  大量關於原創思想的記錄和研究報告表明,原創思想伴隨著激情。思想者,恰如羅丹的同名雕塑,沈浸於激情之中。更確切的心理學描述是:對將要發生的突破性進展的預期與直覺,指引著思考的路向並激勵思考者緊張地探索一切可能的突破方向。

   圖1

  

   這裏需要探討的問題是:(1)伴隨原創思想的激情是否為某一類特殊情感,或是僅由緊張思考引發的情緒波動;(2)完全的無激情狀態,是否不可能產生原創思想,與此相關的是情感交往和網絡社會科學的研究課題。稍後,我將回到這一主題。…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July 26, 2017 at 2:58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神話是公共夢境,夢境是私人神話

        這篇文章的標題取自神話學家坎貝爾(Joseph Campbell,1904-1987)的名言,原文是“the myth is the public dream and the dream is the private myth”。他和他的妻子(也是他以前的學生)晚年在紐約和檀香山兩地生活。他在檀香山辭世(食道癌),那時我在檀香山讀書。

  坎貝爾繼續寫:the dream is an exhaustible source of spiritual information about yourself(夢境是關於你自己精神信息的可耗竭資源)。隨著工資的增長,人類的時間價值越來越高。於是,只要生命是有限的,人類就無法回避這樣的經濟學問題:既然睡眠的機會成本越來越高,那麼,怎樣從睡眠獲取更高價值?

  1980年,Stephen…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25, 2017 at 6:27pm — No Comments

汪丁丁·微信、信息革命,以及下一次金融危機

        恰如Robert Shiller今年在倫敦經濟學院演講時感慨的那樣,百年以後,歷史學家怎樣考察今天我們的世界?

  可以斷定,希臘財政危機或烏克蘭危機或其他危機都不會成為顯著事件,但“信息革命”幾乎肯定是具有歷史意義的事件。微信,是信息革命的一部分。我贊美微信和騰訊,但我畢竟認真體驗了兩年微信生活,我的觀察是,微信和低頭族在全世界的泛濫,正在實現我2012年在財新北海會議上的預言:網絡的平面化趨勢最終很可能導致思維的平面化或同質化。在一個不再有網絡局部性的世界裏,生活將不再有魅力。

  我被加入的微信群早已過百,其中絕大多數在幾天之後就被我設置為“免打擾”一類。只有與我的日常工作密切相關的五個群,以及另外的五個群,保持在“頂端”。…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22, 2017 at 8:06pm — No Comments

張旭東:重歸總體性思考,重建中國認同(下)

中國人在近現代吃了那麽多苦頭,不能白費力氣,必須把新的民族性闡發出來。毛澤東時代一直有意識地創造社會主義新人,從內在規定性上去改造人,但是做得太猛太生硬,

以至於高處不勝寒,讓人消受不起。人人嘴上願意高尚,但是心裏不願意。但這不等於說,毛時代的新人就是個空洞概念,因為即使不願意的人經歷過這番歷史,也不是原來的人了,有了很多新的特質。…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22, 2017 at 8:03pm — No Comments

張旭東:重歸總體性思考,重建中國認同(上)

社會觀察:在1980年代自由和啟蒙的氛圍裏,您去美國選擇了左翼學者、馬克思主義文化批評家傑姆遜(中文名詹明信)做導師,這是偶然的還是有原因的?…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21, 2017 at 6:50am — No Comments

張五常:教你一點有實用性的思考方法(上)

據說熊彼德(J.A. Schumpeter)曾在課堂上批評牛頓,指責這個如假包換的物理學天才只顧閉門思想,沒有將他思考推理的方法公開而留諸後世!這批評有點道理。但牛頓在物理學上的豐功偉績,是他在逃避瘟疫的兩年中想出來的;其後就再沒有甚麽重大發現——雖是曇花一現,但這"一現"卻是非同小可。愛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屢見經傳:可惜他天賦之高,遠超世俗,要學也學不到。

有些朋友以為愛因斯坦既然可以不用資料而將相對論想了出來,他們也可照樣推理。但愛因斯坦所能辦到的,跟他們有甚麽相幹?不自量力,以此為最!愛因斯坦的思考方法很可能是那自命不凡的人的一種思想障礙。我不僅不敢與牛頓或愛因斯坦相比,就是半個天才也算不上。但正因為這個緣故,我倒可以寫一點有實用性的思考方法。我的思考方法是學回來的。一個平凡的人能學得的思考方法,其他的凡夫俗子也可以學。天才的思考方法是天才的專利權,與我們無關。…

Continue

Added by Virunga on March 12, 2017 at 11:04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