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yrut Alhabib
  • Male
  • Beirut
  • Lebanon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Bayrut Alhabib's Friends

  • 朋豐 婆鳳
  • Kolkata Bachcha
  • Bir Tanem
  • Syota ElNido
  • Paetiyo
  • Chiron人馬
  • 厚數據才厲害
  • baku
  • Dushanbe 杜善貝
  • Ashgabat
  • SRESCO
  • ucun estutum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Almaty 蘋果

Gifts Received

Gift

Bayrut Alhabib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Bayrut Alhabib's Page

Latest Activity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9)

印度人中有這樣一個傳說故事:有一位國王,靈魂誤入一個婆羅門死者的身軀;國王的身軀則被一個駝背人的靈魂占據了。於是這個駝背人成了國王,國王則成了那個婆羅門。後來有人引誘這個駝背人顯示本領,把他的靈魂引入一個死了的鸚鵡體內,這時,那國王的靈魂便乘機重新返回了自己的體內。馬來人中也有類似的故事,不過具體情節略有不同而已。有位國王的靈魂不慎誤入一個猴子的體內,一位大臣機智地把自己的靈魂鑽進國王的體內,從而占有了王后和王位,那真正的國王卻在猴子的外形下在宮廷里受折磨。有一天那假國王觀看公羊抵角並且還下了很大賭注,不料他下賭金的那頭羊斗敗身亡了,用盡了各種辦法都不能使死羊復生,假王出於運動員競賽中特具的本能,使自己的靈魂進入了死羊體內,那羊終於復活了。那真國王的靈魂在猴子體內發現了自己時機的到來,急中生智,立即撲進自己的體內,重新佔有了自己的身體,那個篡位者的靈魂在公羊體內得到了應得的被屠宰的下場。靈魂離體,有時候並非自願,而是受鬼魂、惡魔或巫術逼迫的。因此,如有出殯者經過人家門口時,卡蘭人 [緬甸南部和東南部的土人]…See More
Apr 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8)

人在睡眠時,靈魂離開身體,有其危險性。因為萬一靈魂被阻長久不得返回體內,則此人必將因失去靈魂而死亡。日耳曼人相信人睡熟後,靈魂以白老鼠或小雞的形態離開了,如果不讓它再回此人體內,此人便有送命的危險。在特蘭西瓦尼亞 [中羅馬尼亞高原地區] 人們說小孩子睡覺時不能嘴巴張開著,否則孩子的靈魂就會以耗子的形狀溜出來,孩子就永遠不會再醒了。人睡著了靈魂被羈不得回來,其原因很多。例如,這人的靈魂可能遭遇另一睡眠中人的靈魂,這兩個靈魂可能會打起來。有一個幾內亞黑人早上醒來筋骨酸痛,便以為是夜里睡夢中被別人的靈魂打了。也可能是遇見一個新死者的靈魂,被他強行帶走。在阿魯群島 [在新幾內亞西南阿拉富拉海上] 上,凡有死人的屋里,當天夜晚別人都不敢在那兒睡覺,因為人們認為死去的靈魂還留在屋內,害怕睡夢中會與他相遇。人睡著了,靈魂在外可能受意外災禍或物質力量的阻攔而不得回人體內。一個達雅克人如果夢見自己落水的話,便以為是他的靈魂真的掉入水中,於是請來術士,在盛水的面盆里用網撈取他的靈魂,直到撈著後送回他的體內。桑塔爾 [印度南部科拉爾地方的土人]…See More
Mar 2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7)

菲律賓群島的巴戈波人給病人的手腕或腳踝戴上銅絲套環,也是為了這同樣的目的。另一方面,南美的伊多拉瑪人蒙住臨死的人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以防其靈魂離開身體並把別的靈魂也帶走了。出於同樣的理由,尼亞斯人害怕新亡人的靈魂,他們檢查呼吸,驗證死亡,堵塞死者的鼻孔,綁住死者的上下顎,想法使其飄遊的靈魂仍舊寄居於塵世的軀殼之內。澳大利亞的瓦克爾布拉人在離開死人屍體時,總要在他耳邊放上一些燃燒著的煤塊,目的是使死者靈魂留在體內不得馬上出來,等到他們走得遠了再出來也追不上他們了。在南西里伯斯 [印度尼西亞的島嶼,在婆羅洲之東。]…See More
Feb 11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6)

一位歐洲傳教士對一些澳大利亞的黑人說:“我不是像你們想像的那樣只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那幾位黑人聽後大笑了。這傳教士繼續說道:“你們愛怎麽笑就怎麽笑,不過我告訴你們:我是兩個人合成為一個人的;你們看到我的這個身軀是一個我,在這個身體里面還有一個小我,那是看不見的。這個大的身軀死亡了,埋葬了,在大的身軀死亡時,小的身體就飛走了。”對於這一點,一些黑人回答說:“是的,是的,我們也都是兩個,我們胸中也有一個小我。”在問到人死後這個小我到哪里去了的時候,有人說它到樹叢後面去了,也有人說它到海里去了。還有些人說不知道。休倫人 [印第安人氏族聯盟的成員,聚居於美國的俄克拉荷馬與加拿大的魁北克。] 以為靈魂有頭有身軀和四肢,總之,是人本身一個完全的小自我。愛斯基摩人相信靈魂跟所附屬的身體具有同樣的形態,不過是具有更聰敏更靈妙的性質罷了。按照盧特卡 [印第安人的一個部落] 人的看法,靈魂的形體是一個很小的小人,住在人的頭部正中。只要它直立在那里,他的主人就精神矍鑠,身體健壯。如果由於任何原因使他不能保持直立,他的主人就失去知覺。下弗雷澤河 [在加拿大西部]…See More
Feb 10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5)

王位的重負:神權與世俗政權的分離附加於王位或祭司職務的許多厭煩的規章自然要產生影響:或者都不肯就任這種職務,使王位或祭司之位趨於無人繼任,或者雖然有人繼任,但卻被壓在這些規章禁忌的重負之下而淪為萎靡不振無精打彩的傀儡或遁世的隱士,以致政府的統治權從他那軟弱無力的手中滑入那些慣於不具其名而實際支配著君權的人的堅強掌握之中。 有些國家,最高權力中出現的這種裂隙逐步加深,終於導致了神權與世俗政權徹底的永恒的分離:古老的王室保留著他們純宗教的職權,政權則轉入更年輕有力的家族手中。舉例說吧。本書前面曾經說到:在柬埔寨,常常需要把水火之王的王位強加給不願就任的後繼人。在野人島 [位於太平洋中南部,湯加群島東面。] ,那種君主制實際上已經終結,因為無法勸誘任何人去接受這個危險的榮譽。 西非有些地區,國王死後,王室總要開一個秘密會議決定王位繼承人,選中了誰,就突然把誰抓了起來,捆綁著送入神屋內監禁起來,直到他同意接任王位才放出來。有時,王位繼承人也找到逃避這種強加於他的榮譽的方法。…See More
Dec 21,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4)

古時候,他每天早晨必須在王位寶座上坐幾個鐘頭,頭戴王冠,像一尊塑像那樣手、足、頭、眼,全身任何部位都一動也不動,認為這樣就可以保持他的帝國和平穩定,萬一不幸他的身軀向一側移動,或目光向他的領土任何地區注視一會兒的話,就被理解為戰爭、饑饉、火災或其他重大災難即將降臨全國。 不過後來人們發現王冠才是和平與安全的保障,只要使它保持不動,就能保障帝國的和平,從而認為讓皇帝本人解除這些負擔,悠閑逸樂,享受尊榮是有益的,於是就改為每天早晨把王冠在皇帝寶座上放幾小時。他的食物每次必須裝在新的器皿里,用餐時放在新盤子里送到桌上。雖然都是普通陶器,卻都必須潔凈。 由於價格便宜,用過一次以後就可棄置一邊,或將它摔碎。一般總是把它們砸碎,以免落入凡人手中。 人們相信如果凡人竟敢用這些神盤盛吃的東西,吃後嘴巴和咽喉就要發炎腫脹。他的神服也會給人造成可怕後果。人們相信如果一個凡人未得皇帝命令或應允,擅自穿了神服,周身就要腫脹疼痛。關於天皇還有更早的記述,大意與此相似。…See More
Dec 19,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3)

古代的意大利,每棵橡樹都是奉獻給朱庇特(意大利的宙斯) 的。在羅馬的朱庇特神殿里,朱庇特不僅作為橡樹之神,而且也是作為雷雨之神受崇奉的。一位羅馬作家曾經對比了美好往昔人們對神的虔誠和今天這個時代對神的懷疑,即:不信天堂之說,對朱庇特不屑一顧。作家寫道:“往昔,貴族太太們經常跣足散發、滿懷誠敬地爬上卡庇托山的長坡,祈求朱庇特賜降甘霖。果然,頃刻之間就大雨滂沱,人人都淋得像落湯雞似的回到家里。可是,”他接著寫道,“今天我們不再迷信天神了,大地也就躺在那里如炙如灼。”從南歐到中歐,在聚居於廣袤無垠的原始森林里的野蠻的雅利安人中間,仍可遇到那偉大的橡樹之神與雷神。高盧 [歐洲西部一古國,包括今天意大利北部地區、法國、比利時、荷蘭、德國、瑞士。] 的克爾特族巫師們認為最神聖的東西莫過於槲寄生…See More
Dec 17,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2)

我們還聽說這水火二王中火王更有權威。對於火王的神通,從來無人懷疑。火王主持人們的婚禮、節慶、和祭祀神靈(當地人把這種神靈叫做魘神) 。每逢這些場合,都給他安設專座。凡他經過之處,一路上都鋪設白布。對於火王的家族,也都同樣優禮敬重。理由是火王全家的成員都擁有一定的著名符(筆下改為錄)…See More
Dec 12,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1)

局部自然之王本書前幾章的探討,證明了這一事實,即:我們看到的那種神職與君王稱號相結合的現象,如內米的森林之王、羅馬的祭司兼君王,以及雅典稱之為王的最高行政長官,在古希臘羅馬之外也經常出現,而且是從野蠻社會到文明社會各歷史階段社會的共同特征。 高貴的祭司常常不僅名義上而且實際上都是國王,既掌握君權,又掌握神權。這一切都證實了關於古希臘和意大利等共和國專職國王和祭司性國王的起源的傳統看法。至少,通過說明世界上許多地方確實存在過神權與政權合一這一事實(古希臘羅馬的古老傳說保留了這種史實) ,我們就排除了那種以為這種傳統不可能的懷疑。 因此,我們現在可以公平地問一句:森林之王是否也可能如傳說告訴我們的那樣,有像羅馬的祭祀之王和雅典的徒有名義之王同樣的淵源呢? 換句話說,他的前任諸王是否可能是君王一脈,而那些國王在共和國的革命中被剝奪了政治權力只剩下宗教方面的職能和虛設的王冠呢?至少有兩點理由可以對此問題作出否定的回答。一是從內米祭司的住處來加以推論,另一是從他的稱號——森林之王——來推論。…See More
Oct 17,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0)

宗教和巫術的這種混淆還一直殘留在那些文化程度較高的民族中,既曾經流傳在古印度和古埃及,也絕沒有從現代歐洲農民中消失。關於古印度的情況,一位名聲顯赫的梵文學者告訴我們說:“據我們掌握的詳細資料,早期歷史上的獻祭儀式普遍帶有最原始的巫術的精神。”在談到巫術在東方特別是在埃及的重要性時,馬伯樂教授 [1846~1916,法國學者,東方學家。]…See More
Oct 12,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9)

希伯來的先知們出於對上帝的美好與神聖的崇高信念而孜孜不倦地教誨人們的,正是宗教的這一倫理學的方面。正如彌迦 [公元前8世紀希伯來的先知之一] 所說:“世人哪,耶和華已指示你何為善。他向你所要的是什麽呢?只要你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與你的神同行。”…See More
Sep 27,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8)

巫術與宗教上一章所收集的事例,可能足以闡釋交感巫術兩個分支的一般原則。那兩個分支我們曾分別命名為“順勢巫術”和“接觸巫術”。我們看到,在前面所列舉的某些事例中,首先確認有神靈存在,並且還以祈禱和奉獻供品來贏得神靈的庇護。但總的說來,這類事例尚屬少數,它們只表明,巫術已染上了和摻和了某些宗教的色彩和成分而已。無論在任何地方,只要交感巫術是以其地道、純粹的形式出現,它就認定:在自然界一個事件總是必然地和不可避免地接著另一事件發生,並不需要任何神靈或人的干預。這樣一來,它的基本概念就與現代科學的基本概念相一致了。交感巫術整個體系的基礎是一種隱含但卻真實而堅定的信仰,它確信自然現象嚴整有序和前後一致。巫師從不懷疑同樣的起因總會導致同樣的結果,也不懷疑在完成正常的巫術儀式並伴之以適當的法術之後必將獲得預想的效果,除非他的法術確實被另一位巫師的更強有力的法術所阻擾或打破。他既不祈求更高的權力,也不祈求任何三心二意或恣意妄為之人的贊許;也不在可敬畏的神靈面前妄自菲薄,盡管他相信自己神通廣大,但決不蠻橫而沒有節制。他只有嚴格遵從其巫術的規則或他所相信的那些“自然規律”,才得以顯示其神通。哪怕是極小的疏…See More
Aug 17,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7)

交感巫術:接觸巫術到此為止,我們主要考慮的一直只是交感巫術的一個分支,它稱為順勢巫術或模擬巫術。它的主要原則,如我們已經看到的那樣,是“同類相生”或“果必同因”。交感巫術的另一大分支,我曾稱之為接觸巫術。它是在這樣的概念上建立的:事物一旦互相接觸過,它們之間將一直保留著某種聯系,即使他們已相互遠離。在這樣一種交感關系中,無論針對其中一方做什麽事,都必然會對另一方產生同樣的後果。因而,就像順勢巫術一樣,接觸巫術的邏輯基礎仍然是一種錯誤的聯想;它的物質基礎,如果我們可以這樣稱呼這種東西的話,也和順勢巫術一樣是某種類似現代物理學里的“以太”那樣的中介物,以它來聯系遠距離的兩個物體,並將一方的影響傳輸給另一方。接觸巫術最為大家熟悉的例證,莫如那種被認為存在於人和他的身體某一部分(如白髮或指甲)…See More
Aug 15,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

關於人可以用他的行動或狀況來順勢地影響植物的這種概念,曾十分清楚地被一個馬來婦女的行為所說明。在問到她為什麽光著上身去割稻子時,她解釋說這樣做是為了使稻殼變得薄些,她很厭倦搗碎那很厚的稻殼。顯然,她想的是穿的衣服愈少,稻殼也會變得愈薄。巴伐利亞和奧地利的農民都熟知那種用孕婦傳遞生殖力的巫術效應。他們以為:如果把一棵果樹的第一個果實給懷上孩子的女人吃了,到來年這棵樹必將果實累累。另一方面,巴干達 [東非烏干達境內布干達地區的居民。班圖族的烏干達支系。]…See More
Aug 10,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5)

與此相類似,當一個達亞克醫師被請來治病時,他先躺下來裝死。於是他被當成一具屍體用席子裹起來擡到屋外放在地上。大約一個鐘頭後另一個醫師解開席子,把這個裝死的人救活過來;而在他復生的同時病人也似乎是得到了康復。…See More
Aug 6, 2018
Bayrut Alhabib posted a blog post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4)

交感巫術:順勢或模擬巫術在各種不同的時代,許多人都曾企圖通過破壞或毀掉敵人的偶像,來傷害或消滅他的敵人。他們相信,敵人將在其偶像受創傷的同時,本人也受到傷害,在偶像被毀掉的同時,本人也會死去。這可能是“同類相生”這個原則的最常見的應用了。只要從大量事實中列舉少數例證,即可說明這種習俗在全世界流傳之廣和持續年代之久。數千年前的古代印度、巴比倫、埃及以及希臘、羅馬的巫師們都深知這一習俗,今天澳大利亞、非洲和蘇格蘭的狡詐的、心懷歹意的人仍然采用這種做法。我們還聽說過北美印第安人也有一種類似的做法:他們把某個人的像畫在沙子上、灰燼上、泥土上,或任何其他被認為可以代替其真身的東西上,然後用尖棍刺它或給予其他形式的損傷。…See More
Aug 2, 2018

Bayrut Alhabib's Blog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9)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19 at 2:10pm 0 Comments

印度人中有這樣一個傳說故事:有一位國王,靈魂誤入一個婆羅門死者的身軀;國王的身軀則被一個駝背人的靈魂占據了。於是這個駝背人成了國王,國王則成了那個婆羅門。後來有人引誘這個駝背人顯示本領,把他的靈魂引入一個死了的鸚鵡體內,這時,那國王的靈魂便乘機重新返回了自己的體內。



馬來人中也有類似的故事,不過具體情節略有不同而已。有位國王的靈魂不慎誤入一個猴子的體內,一位大臣機智地把自己的靈魂鑽進國王的體內,從而占有了王后和王位,那真正的國王卻在猴子的外形下在宮廷里受折磨。有一天那假國王觀看公羊抵角並且還下了很大賭注,不料他下賭金的那頭羊斗敗身亡了,用盡了各種辦法都不能使死羊復生,假王出於運動員競賽中特具的本能,使自己的靈魂進入了死羊體內,那羊終於復活了。那真國王的靈魂在猴子體內發現了自己時機的到來,急中生智,立即撲進自己的體內,重新佔有了自己的身體,那個篡位者的靈魂在公羊體內得到了應得的被屠宰的下場。…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8)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19 at 1:56pm 0 Comments

人在睡眠時,靈魂離開身體,有其危險性。因為萬一靈魂被阻長久不得返回體內,則此人必將因失去靈魂而死亡。日耳曼人相信人睡熟後,靈魂以白老鼠或小雞的形態離開了,如果不讓它再回此人體內,此人便有送命的危險。



在特蘭西瓦尼亞 [中羅馬尼亞高原地區] 人們說小孩子睡覺時不能嘴巴張開著,否則孩子的靈魂就會以耗子的形狀溜出來,孩子就永遠不會再醒了。



人睡著了靈魂被羈不得回來,其原因很多。例如,這人的靈魂可能遭遇另一睡眠中人的靈魂,這兩個靈魂可能會打起來。有一個幾內亞黑人早上醒來筋骨酸痛,便以為是夜里睡夢中被別人的靈魂打了。也可能是遇見一個新死者的靈魂,被他強行帶走。



在阿魯群島 [在新幾內亞西南阿拉富拉海上]…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7)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19 at 1:52pm 0 Comments

菲律賓群島的巴戈波人給病人的手腕或腳踝戴上銅絲套環,也是為了這同樣的目的。另一方面,南美的伊多拉瑪人蒙住臨死的人的眼睛、鼻子和嘴巴,以防其靈魂離開身體並把別的靈魂也帶走了。



出於同樣的理由,尼亞斯人害怕新亡人的靈魂,他們檢查呼吸,驗證死亡,堵塞死者的鼻孔,綁住死者的上下顎,想法使其飄遊的靈魂仍舊寄居於塵世的軀殼之內。



澳大利亞的瓦克爾布拉人在離開死人屍體時,總要在他耳邊放上一些燃燒著的煤塊,目的是使死者靈魂留在體內不得馬上出來,等到他們走得遠了再出來也追不上他們了。在南西里伯斯 [印度尼西亞的島嶼,在婆羅洲之東。]…

Continue

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16)

Posted on February 10, 2019 at 1:45pm 0 Comments

一位歐洲傳教士對一些澳大利亞的黑人說:“我不是像你們想像的那樣只是一個人,而是兩個人。”那幾位黑人聽後大笑了。



這傳教士繼續說道:“你們愛怎麽笑就怎麽笑,不過我告訴你們:我是兩個人合成為一個人的;你們看到我的這個身軀是一個我,在這個身體里面還有一個小我,那是看不見的。這個大的身軀死亡了,埋葬了,在大的身軀死亡時,小的身體就飛走了。”



對於這一點,一些黑人回答說:“是的,是的,我們也都是兩個,我們胸中也有一個小我。”在問到人死後這個小我到哪里去了的時候,有人說它到樹叢後面去了,也有人說它到海里去了。



還有些人說不知道。休倫人 [印第安人氏族聯盟的成員,聚居於美國的俄克拉荷馬與加拿大的魁北克。] 以為靈魂有頭有身軀和四肢,總之,是人本身一個完全的小自我。



愛斯基摩人相信靈魂跟所附屬的身體具有同樣的形態,不過是具有更聰敏更靈妙的性質罷了。按照盧特卡 [印第安人的一個部落]…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