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生靈》(下)

六兵衛聽完這一席話,不知所措,他自然相信外甥所言句句是實,但實在沒有令人信服的理由,能夠說明外甥腦海中會為何出現陰影。 

須知,生靈的出現,要麼是因為強烈的愛,要麼就是由於極度的恨,除此之外,別無他途。而喜兵衛的妻子已經五十多歲了,外甥與她之間不可能有什麼愛情。那麼,換個角度思考,興許外甥做了什麼招人憎厭的事,才惹來了生靈?可是,外甥品行良好、禮貌謙恭、忠於職守,完全沒有可以挑剔責難的地方啊!

 

這一神秘事件讓六兵衛困惑不已,經過反覆考慮,他毅然決定將整件事都告訴老闆喜兵衛,請老闆來協助調查。 

喜兵衛聽完稟告,大吃一驚,四十多年來,他從未懷疑過六兵衛說的話。所以,他立即將妻子喚到跟前,委婉地盤問她,關於年輕的助手患病的原委。

 

妻子登時面色蒼白,抽泣不語。過了一會兒,她才吞吞吐吐地坦白道: 

「關於生靈的事,那個年輕人所言不虛。儘管在事實上,無論是說話還是行止,我都並不討厭他。可是,您也知道,他在生意上是把好手,能言會道,乖巧伶俐。同時您又給了他較大的權力,可以在店裡隨意差遣學徒和幫傭。正因為如此,我倆的獨生子──本應接掌這家店鋪的繼承人──就很容易由於心性單純,被那年輕人給騙了。我一直認為那個聰明的年輕人極有野心,必然會想方設法蠱惑咱們的兒子,謀取咱們的家產。 

「無論何時,只要一看到那年輕人,我就惡向膽邊生,始終覺得在他親切溫和的笑臉下,時刻都存著想奪取咱們兒子地位的險惡用心。這種憂慮與日俱增,我巴不得他立刻死掉,甚至還想親手殺了他……是的,我也知道這種念頭是錯的,但我無法抑制憎厭他的情緒,每天晚上我都咬牙切齒地詛咒他。他對六兵衛所說的『生靈』,大概就是這麼來的吧!」 

 

「這太荒謬了!」喜兵衛生氣地責備妻道: 

「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來?僅憑一個荒誕的念頭,就要置一個無辜的人於死地?妳把那年輕人給害慘了……好吧,如果我把他跟六兵衛,調到其城市的分店去,你能保證從此不再起害人之心嗎?」

 

「只要看不到他的臉,聽不到他的聲音,」妻子答道: 

「讓他徹底離開江戶,遠離我們家,我就不會厭惡他了。」

 

「那就這麼辦吧!」喜兵衛道: 

「要是你繼續詛咒那個無辜的年輕人,他肯定會死的。那麼妳一生都要背負這筆孽債。更何況,他還是我的好幫手。」 

喜兵衛立刻安排在別的城市開設分店的事,六兵衛和他的外甥被派到了分店打理生意。從此以後,生靈再也沒有出現過,年輕人很快就恢復了健康。

Views: 5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