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八雲《怪談》《向日葵》(下)

這種情形沒有持續多久。當他唱出「今日」這個詞時,低沉沙啞的嗓子意外地變得渾厚而柔和,其美妙無法用言語來表達;更加不可思議的變化發生了,他的音色變得圓潤清亮,如同管風琴般音階豐富,一種不同尋常的感覺扼住了我。他施了什麼魔法?他發現了什麼秘密──

這個愁容滿面的流浪者?啊!這世界上再沒有誰能像這樣歌唱了吧?他的歌聲悠揚,漸漸低沉──

房屋、草地,所有眼前可見的東西都在我面前顫抖漂浮。我本能地,畏懼這個人。我幾乎有些恨他了,因為他的歌聲裡似乎有一種能夠控制我的力量。這讓我既憤怒又羞愧,臉都紅了。

 

那個豎琴師拿了六便士,連聲謝謝都也沒有說就大步離開了。 

羅伯特憂鬱地說: 

「他的音樂都快讓我哭了。」這話使我的頭腦更加混亂。

 

「但是我覺得他肯定是個流浪漢。流浪漢是壞人,他們都是男巫。我們還是回樹林裡去吧。」 

我們又爬上山,蹲在松樹下光影斑駁的草地上,俯視著遠方的小鎮和大海。不過我們沒有像開始那樣玩鬧了:那男巫的魔音影響了我們。 

「或許他是個小妖精,」我壯起膽子說:「要不就是個仙人?」

 

「不,」羅伯特說:「他只是個流浪漢,而且說不定是個壞人。你知道,他們會偷小孩。」 

「要是他到這兒來,我們該怎麼辦?」我喘不過氣來,突然覺得我們處境孤單,頗感恐懼。 

「哦,他不敢,」羅伯特回答:「要知道,他們不敢在白天活動。」

 

※※※

 

就在昨天,在高田村附近,我發現了一朵花。這種花,日本人和我們都稱作向日葵。「朝著太陽轉」,四十年前那個令我顫抖的流浪豎琴師的歌聲又出現了── 

向日葵追隨日神的軌跡,太陽落下之時,向日葵含羞歛容;太陽昇起之時,向日葵容光煥發。 


我彷彿又看到了太陽斑駁光影下的威爾士山,那一刻羅伯特又站在了我身邊,依舊是如女孩子般清秀的臉龐和鬈曲的金髮。我們仍然在尋找著仙人圈…… 

但現實中的羅伯特已經發生了滄海桑田的巨變,沒有人比他更富有愛心,為朋友奉獻了自己的生命。 

 

【註】 仙人圈,原指春末夏初時,潮濕草坪上出現的直徑不一的暗綠色圓圈,寬度多為十─二十釐米。威爾士的古老傳說,只要人們在森林裡找到仙人圈,並許下願望,心願就會實現。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