Іле's Blog (141)

戴建業:家有名士——《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八

王汝南既除所生服,遂停墓所。兄子濟每來拜墓,略不過叔,叔亦不候。濟脫時過,止寒溫而已。後聊試問近事,答對甚有音辭,出濟意外,濟極惋愕。仍與語,轉造清微。濟先略無子侄之敬,既聞其言,不覺懍然,心形俱肅。遂留共語,彌日累夜。濟雖雋爽,自視缺然,乃喟然嘆曰:”家有名士,三十年而不知!”

濟去,叔送至門。濟從騎有一馬,絕難乘,少能騎者。濟聊問叔:”好騎乘不?”曰”亦好爾。”濟又使騎難乘馬,叔姿形既妙,回策如縈,名騎無以過之。濟益嘆其難測,非復一事。…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October 2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最”養眼”的風景——《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七

羊公還洛,郭弈為野王令。羊至界,遣人要之。郭便自往。既見,嘆曰:“羊叔子何必減郭太業!”復往羊許,小悉還,又嘆曰:“羊叔子去人遠矣!”羊既去,郭送之彌日,一舉數百里,遂以出境免官。復嘆曰:“羊叔子何必減顏子!”——《世說新語•賞譽》

 

有些人聽起來名聲震耳,一見面後就叫人興味索然;有些人暫時默默無聞,一會面就讓人一見傾心。前一種人浪得虛名,一經接觸就知道他“不過如此”,後一種人深藏不露,了解越多就越對他佩服得五體投地——這則小品中令郭奕三見三嘆的羊祜,無疑就屬於後一種人。…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October 20, 2020 at 10:00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詠矚自若——《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五

羊綏第二子孚,少有俊才,與謝益壽相好,嘗早往謝許,未食。俄而王齊、王睹來。既先不相識,王向席有不悅色,欲使羊去。羊了不眄,唯腳委幾上,詠矚自若。謝與王敘寒溫數語畢,還與羊談賞,王方悟其奇,乃合共語。須臾食下,二王都不得餐,唯屬羊不暇。羊不大應對之,而盛進食,食畢便退。遂苦相留,羊義不住,直云:”向者不得從命,中國尚虛。”二王是孝伯兩弟。——《世說新語•雅量》

 …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July 29, 2020 at 4:57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憎不匿善——《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三

郗超與謝玄不善。苻堅將問晉鼎,既已狼噬梁、岐,又虎視淮陰矣。於時朝議遣玄北討,人間頗有異同之論。唯超曰: 是必濟事。吾昔嘗與共在桓宣武府,見使才皆盡,雖履屐之間,亦得其任。以此推之,容必能立勛。 元勛既舉,時人鹹嘆超之先覺,又重其不以愛憎匿善。——《世說新語識鑒》

 

郗超與謝玄都出身於東晉顯貴豪門,又都以其出群才華和迷人個性見稱士林,超既卓犖不羈又善玄言,玄同樣也舉止不凡且語驚四座。他們曾經同在桓溫幕下任職,不幸的是,一個雞籠里容不下兩隻叫雞公,二人很有點像油和水,放在一塊卻合不到一塊。…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July 24, 2020 at 12:58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豈以五男易一女? ——《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二

樂令女適大將軍成都王穎。王兄長沙王執權於洛,遂構兵相圖。長沙王親近小人,遠外君子,凡在朝者,人懷危懼。樂令既允朝望,加有婚親,群小讒於長沙。長沙嘗問樂令,樂令神色自若,徐答曰:”豈以五男易一女?”由是釋然,無復疑慮。——《世說新語•言語》

 …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July 22, 2020 at 10:04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豈能長久——《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四

王導、溫嶠俱見明帝,帝問溫嶠前世所以得天下之由。溫未答頃,王曰:”溫嶠年少未諳,臣為陛下陳之。”王乃具敘宣王創業之始,誅夷名族,寵樹同己,及文王之末高貴鄉公事。明帝聞之,復面著床曰:” 若如公言,祚安得長!” ——《世說新語•尤悔》

 

晉“祚安得長”這句話,不是發自晉朝“階級敵人”的惡毒詛咒,而是出自晉明帝司馬紹的擔憂。司馬紹是東晉第二任皇帝,他享國的時間比晉祚更短——在龍椅上僅僅坐了四年,壽命僅僅二十七歲。…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July 20, 2020 at 10:30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巧舌如簧——《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一

 晉武帝始登阼,探策得 。王者世數,系此多少。帝既不說,群臣失色,莫能有言者。侍中裴楷進曰:臣聞天得以清,地得以寧,侯王得以為天下貞。 帝說,群臣嘆服。——《世說新語 言語》

 

這則小品沒有通常所說的“思想內容”…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22, 2019 at 10:02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名士風流——《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

諸名士共至洛水戲。還,樂令問王夷甫曰:“今日戲樂乎?” 王曰:“裴仆射善談名理,混混有雅致;張茂先論《史》《漢》,靡靡可聽;我與王安豐說延陵、子房,亦超超玄著。” ——《世說新語•言語》

 

這則小品通過名士在洛水遊樂,生動地展現了魏晉士族精神生活的一個側影,印證了顧炎武《日知錄》中的名言——” 名士風流,盛於洛下” 。

參加這次“洛水戲樂的” 名士” ,包括王衍、王戎、樂廣、裴頠、張華,他們全是西晉的社會名流和政壇的顯要,其中每個人都享高位、有盛名、善清談。這些名士們處處都要講究派頭與品位,談話要風趣優雅,思維要敏捷活躍,精神要超脫玄遠,哪怕是娛樂遊玩也不能稍涉鄙俗。…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22, 2019 at 9:52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小時了了——《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九

孔文舉年十歲,隨父到洛。時李元禮有盛名,為司隸校尉。詣門者,皆俊才 , 有清稱及中表親戚,乃通。文舉至門,謂吏曰:” 我是李府君親。”  既通,前坐。元禮問曰:” 君與仆有何親?” 對曰:” 昔先君仲尼與君先人伯陽有師資之尊,是仆與君奕世為通好也。”  元禮及賓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陳韙後至,人以其語語之,韙曰:”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文舉曰:” 想君小時,必當了了。” 韙大踧踖。——《世說新語•言語》

 

“ 三歲知老”  是古人的經驗之談。孔融小時出語敏捷機智,老來文章照樣嬉笑怒罵,語有鋒棱。先說一件他晚年與曹操書信往還的趣事。曹操在官渡之戰打敗袁紹後,將袁紹兒媳甄氏賜給兒子曹丕,孔融一得知此事便馬上給曹操寫信:” 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  曹操一時沒有悟出他語中帶刺,連忙問他典出何處,孔融回答說:”…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22, 2019 at 9:46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子敬首過——《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八

王子敬病篤,道家上章,應首過,問子敬:“由來有何異同得失?”子敬云:“不覺有余事,惟憶與郗家離婚。” ——《世說新語•德行》

 

王子敬即東晉大書法家王獻之,書聖王羲之第七子,書法史上被譽為“小聖”,與其父並稱“二王”。《晉書》本傳稱他“高邁不羈,雖閑居終日,容止不怠,風流為一時之冠”。門第、才華、氣質、風度、財富,一個男人希望擁有的王獻之樣樣都有——除了他的愛情和婚姻生活以外。

這樣近乎完美的男人怎麽可能沒有美滿的婚姻呢?…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22, 2019 at 9:35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活法——《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七

庾公乘馬有的盧,或語令賣去。庾云:“賣之必有買者,即當害其主,寧可不安己而移於他人哉?昔孫叔敖殺兩頭蛇以為後人,古之美談,效之,不亦達乎?” ——《世說新語•德行》

 

世上的人雖然種種色色,生活的態度雖然千奇百怪,但人的“活法”本質上不外乎兩種:要麽高尚,要麽卑鄙。寧可我負天下人,不可讓天下人負我,是一種活法;為了讓他人活命,寧可自己獻身,是另一種活法。為了煮熟自己一個雞蛋,不惜燒掉別人一棟樓房,是一種活法;只要民族能夠興旺發達,自己寧可承受苦難,是另一種活法。

本文圍繞到底賣不賣兇馬的盧這一事件,揭示了人性的高尚與卑劣,形象展示了人世兩種不同的“活法”。…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22, 2019 at 9:24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管寧割席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五

管寧、華歆共園中鋤菜,見地有片金,管揮鋤與瓦石不異,華捉而擲去之。又嘗同席讀書,有乘軒冕過門者,寧讀書如故,歆廢書出看。寧割席分坐,曰:“子非吾友也。” ——《世說新語•德行》 …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April 19, 2019 at 11:12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木猶如此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二

桓公北征經金城,見前為瑯邪時種柳,皆已十圍,慨然曰:“木猶如此,人何以堪!”攀枝執條,泫然流淚。——《世說新語•言語》 …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April 17, 2019 at 9:15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器度——《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四

郭林宗至汝南,造袁奉高,車不停軌,鸞不輟軛;詣黃叔度,乃彌日信宿。人問其故,林宗曰:“叔度汪汪如萬頃之陂,澄之不清,擾之不濁,其器深廣,難測量也。” ——《世說新語•德行》 



魯迅先生在《憶劉半農君》中將陳獨秀、胡適和劉半農三人做過一次有趣的比較,他說假如將韜略比作一間武器倉庫,陳獨秀在武庫外豎一面大旗,旗上寫道“內皆武器,來者小心”,但庫房卻是大門洞開,里面有幾枝槍幾把刀一目了然,別人根本用不著提防;胡適的庫房門是緊閉著的,門上還貼了一張紙條說“內無武器,請勿疑慮”,使見者難知虛實;劉半農則讓人不覺得他有“武庫”,他就像一條清澈見底的小溪,一眼就能見出他的深淺寬窄來。陳、胡有時叫人佩服,而半農則讓人親近。…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April 11, 2019 at 3:53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年在桑榆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三

謝太傅語王右軍曰:“中年傷於哀樂,與親友別,輒作數日惡。”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賴絲竹陶寫。恒恐兒輩覺,損欣樂之趣。” ——《世說新語•言語》 



王、謝兩家是東晉最顯赫的士族,是東晉前期政治經濟的主宰者和壟斷者。謝安的胸襟氣量一向為人稱道,時人認為他“足以鎮安朝野”。在淝水之戰前後,他那副鎮定自若的神情,使人覺得天塌下來有他來頂,人世任何變故都難以擾亂他內心的寧靜。…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April 11, 2019 at 3:53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佳物得在——《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一

庾法暢造庾太尉,握麈尾至佳。公曰:“此至佳,那得在?”法暢曰:“廉者不求,貪者不與,故得在耳。” ——《世說新語•言語》

 

俗話說,高枝先折,大木先伐,甘泉先竭。美人很容易惹禍,佳物也容易招災,因為美人總免不了有大批追求者,佳物也會讓人垂涎三尺。康德老先生說審美是一種超功利的靜觀,可現實中人們對美卻不像他說的那般超然——每個人都想把美人和佳物據為己有,正因為愛她(它)才想要她(它),所以,家有美人難免招蜂惹蝶,家藏佳物常常引來梁上君子,好東西引來許多乞求者更是人之常情。…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March 18, 2019 at 6:30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新亭對泣——《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

過江諸人,每至美日,輒相邀新亭,藉卉飲宴。周侯中坐而嘆曰:“風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異!”皆相視流淚。唯王丞相愀然變色曰:“當共戮力王室,克復神州,何至作楚囚相對?” ——《世說新語•言語》

 

西晉末年,西北遊牧民族趁晉朝八王之亂,陸續進入中原建立非漢族政權,中原士大夫相率南渡長江避難,瑯邪王司馬睿這時過江在建業(今天南京)建立東晉王朝。“過江諸人”就是指這些東晉王朝中的南渡士族,也就是史家所謂“南渡衣冠”。“新亭”即今天南京市南邊的勞勞亭,東晉初,從北方南渡的名士常於風清日麗的時候在此聚會。…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March 15, 2019 at 12:13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巾幗英豪——《世說新語》品讀之三十八

王經少貧苦,仕至二千石,母語之曰:“汝本寒家子,仕至二千石,此可以止乎!”經不能用。為尚書,助魏,不忠於晉,被收。涕泣辭母曰:“不從母敕,以至今日。”母都無戚容,語之曰:“為子則孝,為臣則忠。有孝有忠,何負吾邪?” ——《世說新語•賢媛》 



王經出生貧寒之家,生活的磨難使他為人踏實,迫切想改變命運又讓他誌存高遠,出仕以來頗有政績和政聲,累遷至二千石。漢魏內自九卿郎將外至郡守尉的俸祿等級都是二千石,後來二千石成了這類官的代稱。他母親對兒子的成就十分滿意,對兒子的官階更非常滿足,便勸告仍然奮斗不止的王經說:“你本為寒門子弟,官位已經達到了二千石,實話說你的所得大大超過了我的所望,現在可以到此為止了。”積極進取的王經哪聽得進母親這些告誡?他還是精神抖擻地拼搏不已,最後如願以償做了魏國的尚書。…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February 16, 2019 at 10:31pm — No Comments

戴建業:家娶才女——《世說新語》品讀之三十六

王凝之謝夫人既往王氏,大薄凝之。既還謝家,意大不說。太傅慰釋之曰:“王郎,逸少之子,人身亦不惡,汝何以恨乃爾?”答曰:“一門叔父,則有阿大、中郎;群從兄弟,則有封、胡、遏、末。不意天壤之中,乃有王郎!”——《世說新語•賢媛》 



娶到美女如果是一種福氣,娶到才女可能就是一種壓力,娶到美女加才女那簡直就是晦氣,娶到了謝道韞這樣的女孩就更別想喘息。…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31, 2018 at 12:22am — No Comments

戴建業:靈襟秀氣——《世說新語》品讀之三十五

謝太傅寒雪日內集,與兒女講論文義。俄而雪驟,公欣然曰:“白雪紛紛何所似?”兄子胡兒曰:“撒鹽空中差可擬。”兄女曰:“未若柳絮因風起。”公大笑樂。即公大兄無奕女,左將軍王凝之妻也。——《世說新語•言語》 



魏晉士人追求一種清明恬靜的境界,向往一種優雅飄逸的風度。我們不妨看看司馬道子與謝朗之子的一次對話:“司馬太傅齋中夜坐。於時天月明凈,都無纖翳,太傅嘆以為佳。謝景重在坐,答曰:‘意謂乃不如微云點綴。’太傅因戲謝曰:‘卿居心不凈,乃復強欲滓穢太清邪?’”司馬道子是一位昏醉終日權欲熏心的俗物,連他這種人也憧憬澄明光潔的境界。…

Continue

Added by Іле on December 27, 2018 at 9:58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