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曉漁:一位持不同意見者的“西行漫記”(上)

晚清時帝國的暴力逐漸難以喚起恐懼,而是喚起公眾對反對派的尊重。當暴力開始塑造受難的英雄,更多的暴力只能塑造更多的英雄,並且增添悲情色彩。這會成為一種激勵機制,鼓勵更多的沖突和更多的反對者。

憲法不是擋箭牌

整整一百年前的一個傍晚。

宣統二年庚午十二月初七,即公元1911年1月7日晚七時許,天津士紳溫世霖正在寓所內晚餐,突然有兩三名警官闖入,將其傳喚至警察局。三天後,溫世霖因為領銜“散步”、主張即開國會,被“遣戍新疆,嚴加管束”。當時還是北洋法政學堂學生的李大釗,曾積極參與“散步”,後來在母校十八周年紀念日時回憶過這段歷史。溫世霖對學生的激烈態度有所保留,但還是義不容辭地參與了此次運動,以致被視為“黑手”。

從傳喚到遣戍的整個過程,基本沒有法治可言。溫世霖事發於領銜向政府請願並擔任請願同志會會長,雖然《欽定憲法大綱》已於1908年頒布,附錄“臣民權利義務”規定“臣民於法律範圍以內,所有言論、著作、出版及集會、結社等事,均準其自由”,同時規定“臣民非按照法律所定,不加以逮捕、監禁、處罰”,但憲法不是擋箭牌,因為正文“君上大權”第一條就規定:“大清皇帝統治大清帝國,萬世一系,永永尊戴。”

一部《欽定憲法大綱》,正文是“君上大權”,附錄是“臣民權利義務”。“欽定”、“君上”、“臣民”,無不說明這部憲法與限制政府權力、保障公民權利的憲政精神相去甚遠,僅具有象征意義;說明憲法從無到有,但頒布憲法,不等於實行憲政。《欽定憲法大綱》沒有成為民權抵禦君權的擋箭牌,反而成了君權揮向民權的殺威棒。

時任直隸總督的陳夔龍在《夢蕉亭雜憶》裏回憶,天津無賴某君,混入學界,“挾眾罷學,通電全國,幾至激成巨變,不可收拾”,於是“密拿到案,即日電奏發往新疆安置”。在沒有法律程序的情況下,與其說溫世霖被逮捕,不如說被綁架。雖然天津政治運動受到影響,但慶幸的是,溫世霖雖然被綁架,卻沒有被失蹤,各地媒體紛紛報道這一事件,社會各界進行營救活動,並未因此被視為同案犯而受牽連。

《昆侖旅行日記》是溫世霖寫於整整一百年前的日記,記載了他一路發配的“西行漫記”。我在打折書店偶遇,厚厚的一摞躺在那裏。留意這本書,是因為我對近代以降的日記和書信情有獨鐘。這段歷史多以宏大敘事為主,那種宏大敘事結構完整、邏輯清晰,但越是完整,越是清晰,越讓人懷疑它不是歷史,而是意識形態。盡管日記和書信常以自我為中心,但好處正在於只是一家之言、一人之見,並不宣稱自己是客觀公正的。

此前對溫世霖一無所知。讀過書中附錄文章,才知道他出身於天津的教育世家,與創建南開的張伯苓、嚴範孫是世交。天津有兩個溫氏教育世家,一為溫世霖家族,一為溫瀛士家族。前者於1905年創辦普育女子學堂,後者於1930年創辦第二所普育女子學堂。普育女子學堂被視為“北方女學先河”,溫世霖母親是第一任校長,1923年去世,孫中山譽為“民國賢母”。與溫世霖相比,溫瀛士算是晚輩。1945年,兩個溫家殊途同歸:溫瀛士弟媳任老普育校長,此時新普育已改名,溫瀛士與兒子溫剛同去老普育任教。2003年3月,在十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上,溫家寶這樣描述自己的家世:“我是一個很普通的人。我出生在農村的一個教育世家。我的祖父、父親和母親都是教員。”他的祖父即溫瀛士,父親即溫剛。

為國家而納妾

今人對流放的印象,大都來自《水滸傳》。林沖被發配,一路機關重重,如果不是魯智深相助,只能“被自殺”。兩位解差董超、薛霸,對林沖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後來羅貫中幫林沖報仇雪恨,盧俊義被發配,董超、薛霸再次聯袂登場,故技重施,被燕青結果了事。溫世霖比林沖、盧俊義要幸運許多,他遇到的解委像春天般的溫暖,一路鞍前馬後,你挑著擔,我牽著馬,迎來日出送走晚霞。

董超、薛霸陪伴林沖從開封走到滄州,清朝的制度與之不同,溫世霖一路途經直隸、河南、陜西、甘肅、新疆,每至一地更換文武兩名解委。

最初的兩名解委因為缺乏合法程序,公文欠奉,自覺理虧,“言語支吾”,而且因為相處時間短暫,沒有來得及培養出感情。此後各地解委都與溫世霖建立了“魚水情”。溫世霖對河南兩位解委的評價是,一位“人甚慷慨”,一位“照料格外周到,令人感激”,臨別時他們“彼此依依握手,黯然令人增感”。讀至此處,幾乎要聯想起江淹的“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和柳永的“執手相看淚眼,竟無語凝噎”。後來溫世霖和另一位解委話別時,就引用了江淹的這句名言,稱“當時之情景似之”。陜西兩位解委與溫世霖途徑臨潼縣,三人在夜晚同去華清池沐浴,溫世霖目疾初愈,行走不便,在解委扶掖之下,安然下池入水。在西安時適逢除夕,其中一名解委送來岳母手做的黃河鯉、蟹黃等菜。

甘肅解委李子珠尤為獨特,溫世霖對他的第一印象是“人極開通,頗有肝膽,與余一見如故”。此說絕非客套。李子珠聽說溫世霖案發緣由,極為打抱不平,建議溫世霖家人上訪。溫世霖感慨:“李君古道熱腸,令人感激。”到了蘭州,李子珠拿出家藏三十年老花雕,設宴招待溫世霖,並建議其納妾,理由是:“遣戍者孤身至新(指新疆——引者按),恐有監禁之虞;若攜家眷,則可通融,在城內賃屋居住。”李子珠稱家中有侍婢兩人,可供選擇,但被溫世霖謝絕。

溫世霖遣戍新疆與直隸總督直接相關,甘肅藩司系直隸總督胞叔,李子珠因為與溫世霖來往受到牽連,停職三年,解委也換為他人。但李子珠毫不介意,依然與溫世霖來往,不僅送去翅、參、雞、鴨和紹酒,還表示“一介微官”,即使受到處分,也不願意失去溫世霖這位良友。溫世霖非常感動,稱:“風塵知己,邂逅訂交,不謂齷齪世界中,尚有此肝膽照人,俠骨冰心之同志。一念及此,不禁熱淚縱橫矣。”從第一印象之“頗有肝膽”到日久見人心之“肝膽相照”,溫世霖對李子珠的印象一以貫之。

後來李子珠再次建議納妾,要將兩位婢女送來以供選擇,溫世霖再次拒絕。李子珠幹脆責之以大義,勸溫世霖“應知一身所負之責任極為重大,切宜為國家愛護保全”。眾多友人一致決定為溫世霖物色人選,在蘭州曾談妥孀婦一名,但因對方不願遠行,作罷。於是,他們集資百金,委托解委在涼州代為覓一佳麗。這位解委與於右任是關中書院同學,“為人頗有風骨”,慨然應允,並稱“絕不辱命”,後來果然兌現承諾,在涼州為溫世霖覓得一位女子。今天看來,納妾有違男女平等的精神,“為國家而納妾”的說法更是言過其實,但是,這在當時卻是一段佳話。

溫世霖在蘭州停頓時,曾有一位名為陳克義者,聲稱奉孫逸仙之命對他沿途保護。但溫世霖知道絕無危險,不會遇到董超、薛霸,辭謝了遠道而來的“魯智深”。溫世霖對一路同行的諸位解委稱讚有加,稱“所遇各省解委,鹹蒙熱心維助,是故天佑愚衷,默加呵護”。陪同溫世霖到新疆的甘肅解委,甚至產生了調到新疆當差以便“常常聚首”的想法。如此“魚水情”,在“躲貓貓”頻發的時代,讀來恍然如夢。

偶遇“張麻子”

在溫世霖的“西行漫記”中,一路“默加呵護”的不僅有解委,還有地方官員。雖然直隸總督通電沿途各省督撫對溫世霖嚴加防範,但也只有西安、蘭州這些城市的長官貫徹了這一精神。在絕大多數地方,如同《昆侖旅行日記》的編註者高成鳶先生所說,溫世霖“不像囚車裏的罪犯而像視察中的長官”。

欽犯溫世霖仿佛中央巡視組成員,一路不乏結彩懸燈歡迎者,甚至解委都可以狐假虎威。在河南靈寶,即近年來因為警方跨省抓捕網友而名噪一時的河南靈寶,一名解委大聲斥責地方差弁:“你們老爺對溫大人得罪得起嗎!他在北京罵了慶王爺,連攝政王都怕他,你們老爺是不想做官了!”在中央集權制下,對地方而言,所有“中央”來的、“上頭”來的,都具有一定的權威,哪怕欽犯也被視為上達天聽者。更何況,在一個缺乏法治的環境下,欽犯改日成為欽差大臣,也是完全有可能的,不能得罪。如果在患難之際雪中送炭,將是一筆性價比極高的投資。

但很多地方官員對溫世霖的盛情,並非出於投資心理,而是有著觀念上的認同。在陜西華山,溫世霖一行入住的地方,“室中陳設雅潔,簾帳被褥均新制,極華麗”,茶水點心,“極其適口”。最讓溫世霖意外的是,房間裏還放有幾本新小說,“此等閉塞地方,有此新書,直可謂之奇寶矣”。知縣“人極開通,思想新穎”,有兩個弟弟在日本留學,本來想與溫世霖碰面,但是限於官場規則,不便直接出面,派人再三致歉。在陜西鹹陽,知縣與溫世霖有同鄉之誼,又受朋友之托,雖然不便出面,但委托屬下盛情招待。

也有官員完全不避嫌疑。陜西臨潼知縣張瑞璣就與溫世霖一起“痛說革命家史”,觥籌交錯,相談甚歡,臨行時饋贈十二金,供購禦寒皮鬥篷之用。溫世霖稱他“言語爽直,精神奕奕,無絲毫官吏習氣,與余一見如故”。這與張瑞璣的思想傾向有關,張瑞璣自陳曾是戊戌黨人,與戊戌六君子之一楊深秀有會試同年及同鄉之誼,親赴菜市口為楊深秀收屍,並周恤楊深秀之遺孤。如果此段屬實,張瑞璣和楊深秀當為忘年交,楊深秀生於1849年,張瑞璣生於1872年,兩人相差二十三歲。晚清似乎沒有那麼嚴格的“政審”,以致張瑞璣這種“動亂精英”居然能潛伏下來,做到一縣之長,結交各路好漢,頗有些《讓子彈飛》裏張麻子的風格,只不過張麻子的事情發生在民國年間。

溫世霖盛讚張瑞璣:“風塵俗吏中而有此人,誠鐵中錚錚,庸中佼佼者矣,令人肅然起敬。”兩人相見是在1911年1月,十個月後,張瑞璣起事,後曾任國會議員,去世後章太炎為其撰寫墓表。1998年,北岳文藝出版社出版《張瑞璣詩文集》,該書曾於1988年自印出版。

在甘肅安定縣(1914年更名為定西縣,後因楊顯惠《定西孤兒院紀事》而聞名),縣令系晚清最後一位狀元劉春霖之胞兄,等候溫世霖多時未遇,後因公務進省,但囑屬下熱情招待,臨別前饋贈二十四金,足以購買兩件禦寒皮鬥篷。劉春霖也寫信給胞兄,“特囑從優照應”。在甘肅金縣(今榆中縣),知縣與溫世霖是同年,又是至好,所以聽說溫世霖途經本地,派家人在百裏之外預備酒席招待,自己則出境六十裏迎接,雙方亦是“一見如故”,臨別時知縣饋贈十二金。其余各地官員,迎來送往,不可勝數。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Latest Activity

家就在这里 posted a blog post
3 hours ago
Seltsames Denken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Paetiyo posted a blog post
4 hours ago
絲經 庫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O noc Sob posted a video

《向演講家致敬》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

one of the most stirring speech ~~ scent of a woman 《女人香》(英語:Scent of a Woman)是一部於1992年上映的美國電影。電影敘述了一名私立高中的學生,為一位脾氣暴躁的眼盲退休軍官擔任助手。由艾爾·帕西諾、克里斯·歐唐納(Chris O'Donnell)、詹姆士·瑞布霍恩(James Rebhorn)、菲利浦·西摩·霍夫曼以及賈布瑞·安瓦爾(Gabrielle…
5 hours ago
風華正茂 posted a blog post
5 hours ago
哆啦A夢 在沙巴 posted a blog post
8 hours ago
就是冷門 posted a blog post
9 hours ago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