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ste chateau
  • Female
  • Kulim, Kedah
  • Malaysia
Share on Facebook
Share

Triste chateau's Friends

  • ucun estutum
  • Zenkov
  • Kehtay Dream
  • Qyzylorda
  • quién soy
  • Spílaio skiá
  • Récupérer
  • Uta no kabe
  • 東方求敗
  • Tata Na
  • 心勢 紀
  • 三演 義國
  • 柏圖校友
  • 風華正茂
  • A'Lessy

Gifts Received

Gift

triste chateau has not received any gifts yet

Give a Gift

 

triste chateau's Page

Latest Activity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下)

(現在) 安藤由紀子的屍體被發現的四天後,刑警來到了我家。當時我正在穿鞋,準備到岸田家去一趟,就聽門鈴響起。 其實,昨天時枝太太就已經給我打過電話,告訴我說警察到他們家去了。看來警方對屍體身份的判別,比我們預想的要快得多。但刑警卻沒有纏著問個不休,就只是把安藤由紀子的照片給拿了出來,問說有沒有見過這女的。據說那照片就是安藤上次拿出來的那張,太太當然回答說沒見過。 刑警共兩人,自稱高野和小田。高野身材較高,總是一副面色凝重的樣子。小田則給人一種銀行職員般的感覺,金絲眼鏡下的目光卻炯炯有神。兩人說有點事想打聽一下,我回答說只有十分鐘時間。 “您認識岸田這戶人家嗎?” 高野問。我故意一臉茫然地回答:“認識啊。我在他們家做家教。” “似乎是的。您每天都會過去嗎?” “除了周六周日,每天都去。其實現在我也正準備過去呢。” “妨礙到您出行,真是抱歉。” “沒事。話說回來,岸田家出什麽事了嗎?” 刑警從灰色的防水服衣兜裏掏出一張照片來,遞到我的眼前。“請問您有沒有見過這個人?” 來了,我心想。那照片似乎就是安藤之前手上的那張,照片上的由紀子滿臉笑容。…See More
Feb 25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中)

(現在) 玄關處傳來了人聲,應該是正樹或者創介回來了吧,但總是感覺有些怪怪的,我站起身來,把耳朵貼到客廳的門上。 “……對。我說了,聽說她是想來采訪我丈夫。” 屋外傳來了太太說話的聲音,我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看來來人正是安藤由紀子的哥哥,之前他不是說要打電話過來的嗎? “采訪啊?那由紀子她到府上來叨擾了吧?” “不清楚……因為最近來找我丈夫的客人挺多的,所以我也記不清是什麽時候了。” “也沒多久吧。大概就只是一周前的樣子。” “這樣的話,那就只能請你找我丈夫詳細問問了。” 太太的話讓人感覺有些不妥。如果這時創介剛好回來,而之前又沒統一口徑的話,形勢就會變得很不利。 “那您丈夫是否回來了呢?如果他回來了的話,請您讓我見一見他。” 安藤說話的語氣慢條斯理,而且糾纏不休,這種男人是最難對付的。我嘁了一聲,雅美似乎也看到了我的樣子,一臉擔心地湊了過來。 “他今天還沒回來……今晚可能要到很晚才會回來。” “是嗎?這可真是遺憾啊。那您家的其他人呢?” “我兒子也還沒下班回來的。” “哦?都挺晚的啊。”…See More
Feb 24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上)

(夜晚) 拓也抓起手腕,把指尖貼在脈上,搖了搖頭。 “不行了。”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感到胸口一陣揪心的痛楚。 “死了嗎?” 創介說。就連這樣一位滿頭銀發,說話穩重的紳士,聲音中也不免帶著一絲顫抖。 “對。”拓也回答,“沒有脈搏了。” 他的呼吸也有些不大規則。這也難怪,我心想,我也是好不容易才忍住沒叫出聲來的。 “大夫……現在立刻請個大夫來看看的話,應該還會有救的吧?” “不行了。” 他的聲音聽起來充滿絕望,“已經晚了。還有……這麽做的話,必定會引起軒然大波。你準備怎麽和醫生解釋插在胸口上的刀。” “……是啊。” 創介似乎並沒有想好自己該怎樣回答,於是只好緘口不語。 “究竟該怎麽辦才好……” 時枝太太楸住創介問,然而她的丈夫依舊緊閉著雙唇。不光只是他一個,在場的其余四個人——這對夫婦的兒子正樹、隆夫,還有隆夫的家庭教師拓也和我——全都無法回答她的問題。 各人都沈默不語,時間漫長得讓人喘不過氣,但其實並沒過太久。 拓也掏出手帕來攤開,他似乎是要用它來蓋住屍體的臉。幾個人當中,感覺還是他比較沈著冷靜。 “毋庸置疑。”…See More
Feb 18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美]西爾維婭·普拉斯:願望盒

孫仲旭譯艾格尼絲·希金斯的丈夫哈羅德早上喝橙汁、吃炒蛋時,臉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極樂表情,個中原因,艾格尼絲知道得再清楚不過。“哎,”艾格尼絲嘲弄地問他,一邊把海濱李果醬一下一下狠狠地抹在烤面包片上。“昨天晚上你又夢到什麽了?”“我只是想起來,”哈羅德說,他仍以一種極樂的恍惚神情發著呆,目光直直地穿過他妻子那非常漂亮的有形實體(那個九月清晨,他妻子跟通常一樣,臉頰粉紅,一頭蓬松的金發,穿著有玫瑰圖案的晨衣)。“我正在跟威廉·布萊克一起討論的手稿。”“可是,”艾格尼絲反駁道,她勉強沒讓自己的不快表露出來。“你怎麽知道那是威廉·布萊克?”哈羅德似乎吃了一驚:“怎麽了?當然是根據他的畫像。”對此,艾格尼絲又能說什麽呢?她悶頭喝著咖啡,心裏跟那種奇特的嫉妒感做著鬥爭。他們的新婚之夜僅僅是在三個星期以前,她在那時發現了他所做的夢,嫉妒從此就像某種暗色的惡性腫瘤一樣,一直在發展著。他們蜜月的第一個晚上,三四點時分,艾格尼絲正在沈睡,哈羅德的整個右臂突然抽搐著扯動了一下,把艾格尼絲從無夢的酣眠中驚醒。她當場嚇壞了,就把哈羅德搖晃醒,用溫柔的、母性般的語氣問他是怎麽回事;她以為他可能是在惡夢中苦苦搏鬥。但…See More
Feb 16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美)福克納:乾燥的九月

許志文譯九月如血的黃昏,62個無雨日子的不幸結果;謠言、傳聞,無論它們是什麽,仿佛幹草一般燃燒了起來。這是與米尼·庫坡小姐和一個黑人有關的事。受攻擊、侮辱、驚嚇的,並不是他們,星期六晚上聚集在理發室裏的人們。天花板的電扇使勁吹著,卻沒能使它冷卻,濁熱的空氣,又吹回向他們,在變質的塗發乳和護膚液的氣味反覆翻騰中,他們散發出自己渾濁的氣息和臭味,在仔細打聽究竟發生了什麽事。“誰幹也不會是威廉·莫耶斯幹的,”一位理發師說。他是個中年男子,削瘦,淡黃色皮膚,一張和善的面孔。他在替顧客刮胡子,說:“我了解威廉·莫耶斯,他是個好黑人,我也了解米尼·庫坡小姐。”“你了解她什麽?”第二個理發師問。“她是誰?”顧客問,“一個女孩子?”“不,”理發師回答,“她大約四十歲,我估計。她沒結過婚。那是為什麽我不相信……”“相信。見鬼!”一個穿著汗漬斑斑的綢衫笨拙粗大的年輕人說,“你不相信白人婦女卻情願信黑鬼的話?”“我不信威廉·莫耶斯做了那事,”理發師說,“我了解威廉·莫耶斯。”“那麽說可能你知道誰幹了那事。也許你已經護送他逃出鎮子了。你這該死的親黑鬼的家夥。”“我不相信任何人做了任何事情,不相信任何事情發生過…See More
Feb 14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印)泰戈爾:素芭

謝冰心譯當這個女孩子起名叫素芭細妮①的時候,誰會想到她竟是一個啞巴呢?她的兩個姐姐名叫素可細妮②和素哈細妮③,為了使名字相似,她的父親把最小的女兒起名叫素芭細妮。大家為了方便,都叫她素芭。①意為“妙語”。②意為“美鬟”。③意為“巧笑”。…See More
Feb 10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日)星新一:貓

S先生獨個兒住在郊外的一片樹林的深處。不,說得準確點,是和一只貓住在一起。那是一只昂貴、毛色齊整、好看的貓,主任十分喜愛,簡直當作自己的寶貝一樣。他買了好多有關養貓的書籍,反覆研讀,最後幾乎本本都背得滾瓜爛熟。他研究貓所愛吃的事物,每天都做給它吃。並且,每當貓的身體稍有欠佳,他便會急急忙忙地去請醫生。大多的人,一到晚上,總愛看看電視,可S先生倒寧可歡喜去撫摩幾下貓背。有一天晚上,發生了一件事情。屋外響起了一種陌生的聲音,接著,又響起了敲門聲。S先生停止同貓玩耍,打開門,朝外張望,不禁納悶住了:敲門的竟不是一只手,而是一條淡茶色的細長的東西。它既象鱷魚的尾巴,又象章魚的腳。“究竟是誰在搗鬼?”S先生說著,湊著暗淡的光線細細一看。這下子,他可嚇暈過去了。原來那條淡長茶色的細長的東西,並不是工具、玩具之類的,而是身體的一個部分。大小雖同人差不多,可形狀全然不同。這種生物從前面看像個撲克牌中的梅花,從旁邊看又像黑桃;從上看近似紅心;懸起一只腳,留下的腳印也許是方塊形狀。它有一條淡茶色的長臂從頭頂邊上伸展著。這種生物地球上是不可能有的,一定是從遙遠的紙牌星來的。紙牌星人鉆進大門,來到室內。貓無聊…See More
Feb 8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英)毛姆:教堂司事

聖彼得教堂下午有一場洗禮,所以奧伯特·愛德瓦還穿著他的司事長袍。他總是把新袍子放在做喪禮或婚禮的時候才穿(哪些講究時髦的人總是選聖彼得教堂來舉行這些典禮),所以,現在他所穿的只是稍微次一等的。穿這袍子,他感到自傲,因為這是他職位尊嚴的標志。這位子來之不易。折疊和熨燙袍子的事情他總是要親手幹。在這家教堂當了十六年的司事,這樣的袍子,已經有過好多件,但他從來都不肯將穿舊的袍子扔掉,所有的袍子都用牛皮紙整齊地包好,存放在臥室衣櫥下面的抽屜裏。司事現在是在小禮堂等著牧師結束他的儀式,這樣他就能將這裏收拾整齊,然後回家。“他還在那裏磨蹭什麽呀?”司事自言自語地說。“他難道不知道我也該回去喝杯茶了。”這位牧師是最近才任命的,四十來歲,紅光滿面,是個精力充沛的人。而奧伯特·愛德瓦還是為先前的牧師感到遺憾,那是一個舊派的教士,從不大驚小怪,不像現在這位,樣樣事情都要插上一手。不久,他看到牧師走了過來。“佛曼,您能到小教堂裏來一會兒嗎,我有些事情要同你說說。”“好的,閣下。”他們一起沿著教堂走去,牧師將奧伯特·愛德瓦領進了小教堂。奧伯特·愛德瓦看到這裏還有兩位教堂執事,有一點兒驚訝,他並沒有看到他們進來…See More
Feb 5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日)村上龍:她走了

和她見面是在我常住的赤皈高層飯店。當時她只有二十幾歲,是一家旅遊雜志社的編輯。在電話中她說是我的影迷,於是我接受了她的采訪。我叫櫻井洋一,早先是一家小廣告公司的廣告片剪輯師,後來自己開了一家公司拍了幾部電影,也接了一些廣告制作。憑著一張巴黎劇場的照片讓我名利雙收。日本女孩對巴黎有種近乎癡狂的迷戀。有了航空公司的讚助,我更可以到各地去拍電影,先是巴黎,接著是紐約、倫敦、羅馬、香港,一年拍一部,大家都叫我國際導演。我賺了很多錢,但生活方式也因此而發生改變,結果老婆離我而去,原因是雜志上刊登了我和倫敦篇的那位女主角,後來我們正式離婚了。離婚後,和女演員談戀愛又分手,我漸漸成了招人討厭的角色。我拍戲全都是為了錢,有時我也很懶,但我的電影卻是部部賣座,於是我的工作量越來越大,盡管要支付前妻和孩子們的贍養費,但我還是有很多錢。因為我的知名度和財勢,很容易就會有女人主動投入我的懷抱。我差不多兩個月換一個女人,這樣的生活持續了三、四年。我跟各種女演員都交往過,也跟模特兒、女護士發生過關系。因為又抽煙又喝酒,生活沒有規律,每天都是大魚大肉,所以氣色變得很差,肌肉也開始松弛,胃、肝和心臟都出現毛病。我不過…See More
Jan 15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美] 林·拉德納:冠軍

孫仲旭譯“矮子”凱利十七歲時,就完成了第一次一拳擊倒,被擊倒的是他弟弟康尼,比他小三歲,還是個殘廢人。獎金為一位女士給康尼的五角錢,…See More
Jan 10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英] 伊恩·麥克尤恩:玩具娃娃

孫仲旭譯從記事起,彼得就跟妹妹共用一個房間,多數時候他無所謂,凱特還行,會讓他笑。還有一些晚上,彼得從惡夢中醒來,挺高興房間裏另外還有一個人,即便那是他七歲的妹妹,在跑進彼得的夢中追趕他的紅皮膚、身上有黏液的動物面前,一點都不頂事。他醒來時,那些怪物就溜到窗簾後面,或者鉆進衣櫥。因為凱特在房間裏,讓他在下床並全速沖過樓梯平台時,就是有那麽一點點容易了。可是也有些時候,他的確不樂意共用一個房間,凱特也是。有過一些漫長的下午,他們互相惹得不高興。小吵變成大吵,大吵變成打架,真的是拳頭打、指甲抓、扯頭發那樣打架。因為彼得大三歲,大打出手時,他估計自己會打贏。從某種意義上說,他確實能打贏,他可以一直拿得準先哭的會是凱特。但是那真的能稱得上打贏嗎?凱特會憋住氣用力,讓她的臉變成熟透的李子那種顏色。然後,她只用跑下樓給媽媽看“彼得幹的好事”。要麽她可能躺在地上,喉嚨格格作響,讓彼得以為她快死了,他就得跑下樓叫媽媽。凱特也會尖叫,有一次,她正大肆制造噪音時,有輛經過這幢房子的小汽車停了下來,一個憂心忡忡的人下了車,擡頭盯著睡房的窗戶看。彼得當時正好往外看,那人跑過院子重重地敲門,他很肯定裏面正在發生…See More
Dec 29, 2016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歐湘林·裸泳

這是一次有意義的旅行,要去的地方是趙村。去年“三八”那天,她們曾帶著書籍、衣物之類的東西和兩千元現鈔,去看望一個在電視裏報道過的輟學小姑娘趙竹娟……一年多了,趙竹娟的情況如今怎樣?大家心裏都惦記著哩。眼下正值酷暑,氣溫高達四十攝氏度,工廠已放了“停產假”。有位去年去過趙村的老大姐倡議,利用這個假期再去看看小竹娟,也順便到鄉下涼快涼快。老大姐的倡議馬上就得到了女同胞們的響應,向輟學孩子獻愛心。廠長又答應了派車,說來也巧,這次派出的司機是個女同胞,中巴車上成了清一色的女人天下。第二天,赤日炎炎。中巴開出市區後,曠野裏的風就灌進了車廂,女人們大叫好涼快,爽死人了。跟著就有人唱“是你給我愛,愛向我走來……”唱歌的是楊妹子,唱得滿車人都笑,笑楊妹子才出城就想男友了。誰知楊妹子偏偏是個愛逗趣的人,見大家高興馬上就換了歌兒:“真的好想你……”於是,大家又笑,一路歡歌笑語。當中巴爬上一個土崗時,車上的人驚叫起來!原來是看見了土崗後的一個大水塘。塘水好深,水也很清;塘的四周長了好些雜樹,像是給水塘裝了道屏風。看見水塘,司機停了車,她提了個水壺向水塘走去,一見中巴要加水了,車上的人就一窩蜂地下了車。有的去…See More
Dec 20, 2016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德國)庫森別格爾 :輕蔑的一瞥

電話鈴響了,警察局長拿起聽筒——“餵!”“我是克爾齊警長。剛才有一位過路人輕蔑地瞧我。”“或許你弄錯了吧,”警察局長要他考慮一下,“幾乎每個碰上警察的人都感到心虛,不敢正視。這看起來就像是輕蔑。”“不,”警長說,“不是這麽回事。他輕蔑地打量我,從制服、帽一直到皮靴。”“你為什麽沒有把他抓起來?”“當時我楞住了。在我想到這是侮辱的時候,那人已經不見了。”“你還認得出他來嗎?”“肯定,他蓄的是紅胡子。”“你現在覺得怎麽樣?”“相當難受。”“堅持一下,我叫人來換班。”警察局長打開了話筒。他派出一輛救護車到克爾齊那個區去,同時命令把所有蓄紅胡子的公民抓起來。配備有無線電話器的巡警隊接到命令的時候,正在值勤。兩個人正在試驗哪一輛車跑得快,另外兩個人在酒館裏慶賀店主的生日,三個人幫著一個同事搬家,其余的人在街上買東西。但一聽到事情的經過,他們就急忙驅車直奔市中心區。他們封鎖了一條又一條街道,逐戶搜查。他們跑進商店、飯館、住宅,凡找到一個紅胡子,就把他拖走。到處交通停頓。警報的鳴叫聲使居民驚惶不安,謠言風傳:這次搜捕的目標是一個大殺人犯。圍捕剛開始了幾小時,虜獲可觀:五十八個紅胡子給帶到警察總局來了…See More
Dec 4, 2016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丹)安徒生:小鬼和商人

從前有一個名副其實的學生:他住在一間頂樓①裏,什麽也沒有;同時有一個名副其實的小商人,住在第一層樓上,擁有整幢房子。一個小鬼就跟這個小商人住在一起,因為在這兒,在每個聖誕節的前夕,他總能得到一盤麥片粥吃,裏面還有一大塊黃油!這個小商人能夠供給這點東西,所以小鬼就住在他的店裏,而這件事是富有教育意義的。①頂樓(Qvist)即屋頂下的一層樓。在歐洲的建築物中,它一般用來堆破爛的東西。只有窮人或窮學生才住在頂樓裏。…See More
Nov 15, 2016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美)馬拉默德:女仆的鞋子

呂俊、侯向群譯這個女仆把她的名字留給勤雜工的老婆。她說她想找一份穩定點的活兒,幹什麽都行,就是不願意侍候老太太。可是臨了,又囑咐說,如果只能如此的話,她也可以答應。她今年四十五歲,看上去遠不止這個歲數。她的臉雖然蒼老,可頭發還挺黑,眼睛和嘴唇也挺好看。她已經沒有幾顆好牙了,所以笑的時候總是不敢張開嘴,顯得有點兒窘。那年的羅馬,天氣冷得早,十月初那些賣炒栗子的小販已經燒起炭火爐開始他們的生意了。這個女仆還穿著一件破舊的羅棉布裙,左側靠臀部的接縫的地方有個…See More
Nov 8, 2016
triste chateau posted a blog post

(西班牙)加巴立羅:麗花公主

從前有一個父親,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當了兵到美國去了,他在那邊住了好多年。當他回來的時候,他的父親已經死了,而他的弟弟又享有了一切財產,變成富翁了。他到他弟弟的屋子去,看見他正從樓梯上下來。“你認識我麽?”他問。這位兄弟回答得很不客氣。於是兵士自己介紹了他自己。他的兄弟便告訴他有一只舊箱子在倉屋裏,說這就是他父親所遺傳下來的。說了這些話之後,他便走他自己的路,絕不去款待他的哥哥。他到了倉屋裏,找到一個很舊的箱子。他自言自語地說:“我要這個破箱子做什麽呢?天啊!至少我可以把它生個火暖暖我的骨骼,因為天氣正十分冷哩。”他便掮了這個箱子帶到了他的寓所裏,他就開始去用斧頭把它劈成一片片。有幾片紙頭從一個秘密的抽屜裏落了下來他拾起這種紙來並且讀了,知道這是一份別人欠他父親許多錢的債票。他收了這筆數目,於是他便富有了。有一天,他正走過街去,遇到一個婦人,她是哭得很傷心,他便問她為什麽哭。她告訴他說她的丈夫是病得很厲害。不但她沒有錢去買藥,而且她的丈夫還有被送到牢獄去清債他的債主的危險。“不要憂慮,”何賽說:“他們不會把你的丈夫關到監牢裏去的,也不會賣掉你們的東西,因為我會替你安排好。他的債和醫藥費…See More
Nov 5, 2016

Triste chateau's Blog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下)

Posted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09pm 0 Comments

(現在)



安藤由紀子的屍體被發現的四天後,刑警來到了我家。當時我正在穿鞋,準備到岸田家去一趟,就聽門鈴響起。



其實,昨天時枝太太就已經給我打過電話,告訴我說警察到他們家去了。看來警方對屍體身份的判別,比我們預想的要快得多。但刑警卻沒有纏著問個不休,就只是把安藤由紀子的照片給拿了出來,問說有沒有見過這女的。據說那照片就是安藤上次拿出來的那張,太太當然回答說沒見過。



刑警共兩人,自稱高野和小田。高野身材較高,總是一副面色凝重的樣子。小田則給人一種銀行職員般的感覺,金絲眼鏡下的目光卻炯炯有神。兩人說有點事想打聽一下,我回答說只有十分鐘時間。



“您認識岸田這戶人家嗎?”…



Continue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中)

Posted on February 23, 2017 at 10:10am 0 Comments

(現在)



玄關處傳來了人聲,應該是正樹或者創介回來了吧,但總是感覺有些怪怪的,我站起身來,把耳朵貼到客廳的門上。



“……對。我說了,聽說她是想來采訪我丈夫。”



屋外傳來了太太說話的聲音,我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看來來人正是安藤由紀子的哥哥,之前他不是說要打電話過來的嗎?



“采訪啊?那由紀子她到府上來叨擾了吧?”



“不清楚……因為最近來找我丈夫的客人挺多的,所以我也記不清是什麽時候了。”…



Continue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上)

Posted on February 16, 2017 at 8:00pm 0 Comments

(夜晚)



拓也抓起手腕,把指尖貼在脈上,搖了搖頭。



“不行了。”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感到胸口一陣揪心的痛楚。



“死了嗎?”



創介說。就連這樣一位滿頭銀發,說話穩重的紳士,聲音中也不免帶著一絲顫抖。



“對。”拓也回答,“沒有脈搏了。”…



Continue

[美]西爾維婭·普拉斯:願望盒

Posted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27pm 0 Comments

孫仲旭譯

艾格尼絲·希金斯的丈夫哈羅德早上喝橙汁、吃炒蛋時,臉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極樂表情,個中原因,艾格尼絲知道得再清楚不過。

“哎,”艾格尼絲嘲弄地問他,一邊把海濱李果醬一下一下狠狠地抹在烤面包片上。“昨天晚上你又夢到什麽了?”

“我只是想起來,”哈羅德說,他仍以一種極樂的恍惚神情發著呆,目光直直地穿過他妻子那非常漂亮的有形實體(那個九月清晨,他妻子跟通常一樣,臉頰粉紅,一頭蓬松的金發,穿著有玫瑰圖案的晨衣)。“我正在跟威廉·布萊克一起討論的手稿。”

“可是,”艾格尼絲反駁道,她勉強沒讓自己的不快表露出來。“你怎麽知道那是威廉·布萊克?”…

Continue

Comment Wall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 No comments yet!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