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iste chateau's Blog (74)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下)

(現在)



安藤由紀子的屍體被發現的四天後,刑警來到了我家。當時我正在穿鞋,準備到岸田家去一趟,就聽門鈴響起。



其實,昨天時枝太太就已經給我打過電話,告訴我說警察到他們家去了。看來警方對屍體身份的判別,比我們預想的要快得多。但刑警卻沒有纏著問個不休,就只是把安藤由紀子的照片給拿了出來,問說有沒有見過這女的。據說那照片就是安藤上次拿出來的那張,太太當然回答說沒見過。



刑警共兩人,自稱高野和小田。高野身材較高,總是一副面色凝重的樣子。小田則給人一種銀行職員般的感覺,金絲眼鏡下的目光卻炯炯有神。兩人說有點事想打聽一下,我回答說只有十分鐘時間。



“您認識岸田這戶人家嗎?”…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24, 2017 at 8:09pm — No Comments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中)

(現在)



玄關處傳來了人聲,應該是正樹或者創介回來了吧,但總是感覺有些怪怪的,我站起身來,把耳朵貼到客廳的門上。



“……對。我說了,聽說她是想來采訪我丈夫。”



屋外傳來了太太說話的聲音,我的心咯噔地跳了一下。看來來人正是安藤由紀子的哥哥,之前他不是說要打電話過來的嗎?



“采訪啊?那由紀子她到府上來叨擾了吧?”



“不清楚……因為最近來找我丈夫的客人挺多的,所以我也記不清是什麽時候了。”…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23, 2017 at 10:10am — No Comments

(日)東野圭吾:沒有殺手的殺人夜(上)

(夜晚)



拓也抓起手腕,把指尖貼在脈上,搖了搖頭。



“不行了。”



聽到這句話的瞬間,我感到胸口一陣揪心的痛楚。



“死了嗎?”



創介說。就連這樣一位滿頭銀發,說話穩重的紳士,聲音中也不免帶著一絲顫抖。



“對。”拓也回答,“沒有脈搏了。”…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16, 2017 at 8:00pm — No Comments

[美]西爾維婭·普拉斯:願望盒

孫仲旭譯

艾格尼絲·希金斯的丈夫哈羅德早上喝橙汁、吃炒蛋時,臉上一副心不在焉的極樂表情,個中原因,艾格尼絲知道得再清楚不過。

“哎,”艾格尼絲嘲弄地問他,一邊把海濱李果醬一下一下狠狠地抹在烤面包片上。“昨天晚上你又夢到什麽了?”

“我只是想起來,”哈羅德說,他仍以一種極樂的恍惚神情發著呆,目光直直地穿過他妻子那非常漂亮的有形實體(那個九月清晨,他妻子跟通常一樣,臉頰粉紅,一頭蓬松的金發,穿著有玫瑰圖案的晨衣)。“我正在跟威廉·布萊克一起討論的手稿。”

“可是,”艾格尼絲反駁道,她勉強沒讓自己的不快表露出來。“你怎麽知道那是威廉·布萊克?”…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15, 2017 at 8:27pm — No Comments

(美)福克納:乾燥的九月

許志文譯

九月如血的黃昏,62個無雨日子的不幸結果;謠言、傳聞,無論它們是什麽,仿佛幹草一般燃燒了起來。這是與米尼·庫坡小姐和一個黑人有關的事。受攻擊、侮辱、驚嚇的,並不是他們,星期六晚上聚集在理發室裏的人們。天花板的電扇使勁吹著,卻沒能使它冷卻,濁熱的空氣,又吹回向他們,在變質的塗發乳和護膚液的氣味反覆翻騰中,他們散發出自己渾濁的氣息和臭味,在仔細打聽究竟發生了什麽事。

“誰幹也不會是威廉·莫耶斯幹的,”一位理發師說。他是個中年男子,削瘦,淡黃色皮膚,一張和善的面孔。他在替顧客刮胡子,說:“我了解威廉·莫耶斯,他是個好黑人,我也了解米尼·庫坡小姐。”

“你了解她什麽?”第二個理發師問。…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14, 2017 at 12:56pm — No Comments

(印)泰戈爾:素芭

謝冰心譯

當這個女孩子起名叫素芭細妮①的時候,誰會想到她竟是一個啞巴呢?她的兩個姐姐名叫素可細妮②和素哈細妮③,為了使名字相似,她的父親把最小的女兒起名叫素芭細妮。大家為了方便,都叫她素芭。

①意為“妙語”。

②意為“美鬟”。

③意為“巧笑”。…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9, 2017 at 5:00pm — No Comments

(日)星新一:貓

S先生獨個兒住在郊外的一片樹林的深處。不,說得準確點,是和一只貓住在一起。

那是一只昂貴、毛色齊整、好看的貓,主任十分喜愛,簡直當作自己的寶貝一樣。他買了好多有關養貓的書籍,反覆研讀,最後幾乎本本都背得滾瓜爛熟。

他研究貓所愛吃的事物,每天都做給它吃。並且,每當貓的身體稍有欠佳,他便會急急忙忙地去請醫生。

大多的人,一到晚上,總愛看看電視,可S先生倒寧可歡喜去撫摩幾下貓背。

有一天晚上,發生了一件事情。

屋外響起了一種陌生的聲音,接著,又響起了敲門聲。…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8, 2017 at 8:20am — No Comments

(英)毛姆:教堂司事

聖彼得教堂下午有一場洗禮,所以奧伯特·愛德瓦還穿著他的司事長袍。他總是把新袍子放在做喪禮或婚禮的時候才穿(哪些講究時髦的人總是選聖彼得教堂來舉行這些典禮),所以,現在他所穿的只是稍微次一等的。穿這袍子,他感到自傲,因為這是他職位尊嚴的標志。這位子來之不易。折疊和熨燙袍子的事情他總是要親手幹。在這家教堂當了十六年的司事,這樣的袍子,已經有過好多件,但他從來都不肯將穿舊的袍子扔掉,所有的袍子都用牛皮紙整齊地包好,存放在臥室衣櫥下面的抽屜裏。

司事現在是在小禮堂等著牧師結束他的儀式,這樣他就能將這裏收拾整齊,然後回家。

“他還在那裏磨蹭什麽呀?”司事自言自語地說。“他難道不知道我也該回去喝杯茶了。”…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February 5, 2017 at 3:05pm — No Comments

(日)村上龍:她走了

和她見面是在我常住的赤皈高層飯店。

當時她只有二十幾歲,是一家旅遊雜志社的編輯。在電話中她說是我的影迷,於是我接受了她的采訪。…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January 15, 2017 at 11:56am — No Comments

[美] 林·拉德納:冠軍

孫仲旭譯

“矮子”凱利十七歲時,就完成了第一次一拳擊倒,被擊倒的是他弟弟康尼,比他小三歲,還是個殘廢人。獎金為一位女士給康尼的五角錢, 那位女士差些把康尼的靈魂從他孱弱的身體裏撞出去。

康尼不知道“矮子”也在家,否則絕不會冒險把賞錢放在屋裏坐著最不舒服的一張椅子的扶手上,來更好地欣賞這枚錢光閃閃的多麽漂亮。“矮子”從廚房裏進來時,這個殘廢孩子用手捂住硬幣,動作卻不夠快,未能逃脫他哥哥敏銳的眼睛。

“你那是什麽?”“矮子”問他。

“沒什麽。”康尼說。…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January 9, 2017 at 4:44pm — No Comments

[英] 伊恩·麥克尤恩:玩具娃娃

孫仲旭譯

從記事起,彼得就跟妹妹共用一個房間,多數時候他無所謂,凱特還行,會讓他笑。還有一些晚上,彼得從惡夢中醒來,挺高興房間裏另外還有一個人,即便那是他七歲的妹妹,在跑進彼得的夢中追趕他的紅皮膚、身上有黏液的動物面前,一點都不頂事。他醒來時,那些怪物就溜到窗簾後面,或者鉆進衣櫥。因為凱特在房間裏,讓他在下床並全速沖過樓梯平台時,就是有那麽一點點容易了。

可是也有些時候,他的確不樂意共用一個房間,凱特也是。有過一些漫長的下午,他們互相惹得不高興。小吵變成大吵,大吵變成打架,真的是拳頭打、指甲抓、扯頭發那樣打架。因為彼得大三歲,大打出手時,他估計自己會打贏。從某種意義上說,他確實能打贏,他可以一直拿得準先哭的會是凱特。…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December 29, 2016 at 11:03am — No Comments

歐湘林·裸泳

這是一次有意義的旅行,要去的地方是趙村。去年“三八”那天,她們曾帶著書籍、衣物之類的東西和兩千元現鈔,去看望一個在電視裏報道過的輟學小姑娘趙竹娟……一年多了,趙竹娟的情況如今怎樣?大家心裏都惦記著哩。

眼下正值酷暑,氣溫高達四十攝氏度,工廠已放了“停產假”。有位去年去過趙村的老大姐倡議,利用這個假期再去看看小竹娟,也順便到鄉下涼快涼快。老大姐的倡議馬上就得到了女同胞們的響應,向輟學孩子獻愛心。廠長又答應了派車,說來也巧,這次派出的司機是個女同胞,中巴車上成了清一色的女人天下。…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December 19, 2016 at 9:01pm — No Comments

(德國)庫森別格爾 :輕蔑的一瞥

電話鈴響了,警察局長拿起聽筒——“餵!”

“我是克爾齊警長。剛才有一位過路人輕蔑地瞧我。”

“或許你弄錯了吧,”警察局長要他考慮一下,“幾乎每個碰上警察的人都感到心虛,不敢正視。這看起來就像是輕蔑。”

“不,”警長說,“不是這麽回事。他輕蔑地打量我,從制服、帽一直到皮靴。”

“你為什麽沒有把他抓起來?”

“當時我楞住了。在我想到這是侮辱的時候,那人已經不見了。”

“你還認得出他來嗎?”…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December 4, 2016 at 12:47pm — No Comments

(丹)安徒生:小鬼和商人

從前有一個名副其實的學生:他住在一間頂樓①裏,什麽也沒有;同時有一個名副其實的小商人,住在第一層樓上,擁有整幢房子。一個小鬼就跟這個小商人住在一起,因為在這兒,在每個聖誕節的前夕,他總能得到一盤麥片粥吃,裏面還有一大塊黃油!這個小商人能夠供給這點東西,所以小鬼就住在他的店裏,而這件事是富有教育意義的。

①頂樓(Qvist)即屋頂下的一層樓。在歐洲的建築物中,它一般用來堆破爛的東西。只有窮人或窮學生才住在頂樓裏。



有一天晚上,學生從後門走進來,給自己買點蠟燭和幹奶酪。他沒有人為他跑腿,因此才親自來買。他買到了他所需要的東西,也付了錢。小商人和他的太太對他點點頭,表示祝他晚安。這位太太能做的事情並不止點頭這一項——她還有會講話的天才!…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November 13, 2016 at 11:59pm — No Comments

(美)馬拉默德:女仆的鞋子

呂俊、侯向群譯

這個女仆把她的名字留給勤雜工的老婆。她說她想找一份穩定點的活兒,幹什麽都行,就是不願意侍候老太太。可是臨了,又囑咐說,如果只能如此的話,她也可以答應。她今年四十五歲,看上去遠不止這個歲數。她的臉雖然蒼老,可頭發還挺黑,眼睛和嘴唇也挺好看。她已經沒有幾顆好牙了,所以笑的時候總是不敢張開嘴,顯得有點兒窘。那年的羅馬,天氣冷得早,十月初那些賣炒栗子的小販已經燒起炭火爐開始他們的生意了。這個女仆還穿著一件破舊的羅棉布裙,左側靠臀部的接縫的地方有個 兩英寸長的裂縫,連內衣都露了出來。她已經縫過多少次了,這回又綻開了。她那粗壯但很勻稱的腿上沒有穿襪子。她去找勤雜工的老伴談話時就穿了一雙在室內穿的拖鞋;她剛給這條街的一位太太洗了一天衣服,鞋子用一個紙袋裝著提在手裏。這條起伏不平的街上有三個較新的公寓大樓,她給每幢公寓都留下了她的名字。…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November 8, 2016 at 7:46am — No Comments

(西班牙)加巴立羅:麗花公主

從前有一個父親,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當了兵到美國去了,他在那邊住了好多年。當他回來的時候,他的父親已經死了,而他的弟弟又享有了一切財產,變成富翁了。他到他弟弟的屋子去,看見他正從樓梯上下來。

“你認識我麽?”他問。

這位兄弟回答得很不客氣。

於是兵士自己介紹了他自己。他的兄弟便告訴他有一只舊箱子在倉屋裏,說這就是他父親所遺傳下來的。說了這些話之後,他便走他自己的路,絕不去款待他的哥哥。

他到了倉屋裏,找到一個很舊的箱子。他自言自語地說:“我要這個破箱子做什麽呢?天啊!至少我可以把它生個火暖暖我的骨骼,因為天氣正十分冷哩。”…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November 4, 2016 at 11:54pm — No Comments

馬欣專欄/從〈我呸〉到〈大風吹〉,探討歌詞的魯蛇旋風

代表主流音樂的蔡依林唱出〈我呸〉,與獨立樂團「草東沒有派對」的〈大風吹〉不約而同地在諷刺當今社會文化。

音樂只是「魯」的形式之一,意欲彰顯的是想要推翻高牆的決心。從早期的勵志歌曲,到如今魯蛇歌曲的流行,有趣的是,群體這樣積極的魯蛇法,直接挑戰成人成功主義的歪斜,這在台灣是前所未見的。魯蛇未必是人們看到的一團爛泥,而有可能是種革命式的重建,音樂是年輕人能表態的有限形式之一,但令人好奇的是:這樣積極的 LOSER 風潮,是否真能推翻堅固無比的世代之牆?

80 到 90…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October 31, 2016 at 10:55am — No Comments

(哥倫比亞)馬爾克斯:有人弄亂了玫瑰花

今天是星期天,雨停了,我想選幾朵紅色的和白色的玫瑰花帶到我的墓地去,這些玫瑰花是她為祭壇做花環而種的。今年冬天沈悶得令人害怕,雨後的早晨充滿了淒涼的情景,我不禁想起鎮上埋死屍的那座山頭。那是片光禿禿的坡地,看不見樹木,一陣風過後,偶爾會飄來幾朵樹絨。雨停後,晌午的太陽肯定會把山坡上泥濘的土地曬幹,不僅如此,它還會一直鉆進我的墓穴裏,使我幼小的軀體腐爛,與昆蟲殼和草根混雜在一起。…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October 30, 2016 at 10:32am — No Comments

Honeypie·從「鹿港小鎮」談起

「鹿港小鎮」是羅大佑第一張個人專輯《之乎者也》的開場曲,轟轟烈烈地標誌了新時代的開端。這個名字,是讓當代華語流行音樂從「天真」跨向「世故」的轉捩點。

羅大佑歌喉粗獷、咬字含糊,以彼時「金韻獎歌手」的標準來看,恐怕「不登大雅之堂」。然而一旦融入搖滾曲式,配上辛辣沈鬱的歌詞,卻成了最完美的載體。羅大佑的黑衣墨鏡爆炸頭、充滿壓抑與批判的歌詞、桀傲不馴的態度,都是台灣樂壇從未領教過的苦藥。然而深究其作品,仍然可以找出與「民歌」時代絲絲縷縷的牽連:他跟楊弦在1975年不約而同選擇替余光中的「鄉愁四韻」譜曲(儘管「羅版」遲至1982年才問世),在他的早期幾張專輯中,我們也看到了鄭愁予的「錯誤」和吳晟的「吾鄉印象」,呼應了民歌時代「以詩入歌」的傳統。而這段時期和羅大佑合作密切的錄音師徐崇憲,正是當年「金韻獎」全盛時代的王牌錄音師。…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October 30, 2016 at 8:11am — No Comments

何家干《閒閒書話》(四十一)

小奚奴·瀟湘夜雨,胡琴幽咽 

“文起八代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忠犯人主之怒,勇奪三軍之帥。”這幾句概括韓愈的形狀事跡,是蘇軾發自肺腑的極高評價。按此並非空穴來風,皆有所本,韓愈倡導古文運動,以儒門道統繼承人自居,諫迎佛骨表遭貶,孤身深入叛軍說降朝廷,凡斯種種,舉世無二。而這幾句用以移評《笑傲江湖》裏衡山派掌門莫大先生,倒也有幾分恰切。當然,倘若一一對號排說,定難免穿鑿之譏,不過清夜無聊,何妨“自尋煩惱”,附會一番。…

Continue

Added by triste chateau on October 25, 2016 at 10:03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